查看: 269|回复: 0

从绿我开始的黑人同学(1)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9-15 13:10:38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Leftsword2020年5月5日我叫陈小龙,今年16岁,我的名字可能很多人都认识,但是我的父母在华国却是无人不知。

我的父亲陈天曾经是下海第一批商人,年仅26岁便创办了如今全球五百强的跨国公司陈方集团,可惜,却英年早逝,年仅30岁便离开了我们。

而我的母亲方雪儿如今已经也不过33岁(他们17岁生下了我和妹妹陈水儿),用了三年时间将整个公司的知名度和收益成倍的上升,在公司也是拥有绝对的股权地位。

如今母亲也没有改嫁,她说要陪我们一辈子,这让我和妹妹发誓,日后一定要孝顺母亲。

我在房间里正在同我的女友唐冰儿打着电话,她是我母亲的闺蜜也是得力助手唐颖儿的女儿,她家也是个单亲家庭,因此有时候工作忙她也会来我家和妹妹陈水儿一起住,我们算得上是青梅竹马,虽然我们是男女朋友,但是唐冰儿依旧和在校园一样,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高冷,不过我还是能看出她对我的爱意。

“冰儿,今天礼拜六你还要去学生会帮忙,真的辛苦你了。”

该死的学生会,要不是冰儿是学生会副会长,我才不会让她折腾自己陪那些家伙做事呢,顺带一提,冰儿是只有我们一家才能喊的爱称,虽然只能在只有我们两个人时才能喊,但我依旧很开心。

“嗯……没事……还……还有水儿帮忙呢……有她在……我……省心多了。”

我才想起来,今天水儿也要和冰儿一起去帮忙,毕竟她是学生会的会计,过几天运动会的经费也是她负责,可惜了,我什麽也不会,只是个公子哥。

“抱歉,冰儿,我什麽也帮不上忙,真的辛苦你了,等你忙完,我请你去那家五星级饭店,你肯定喜欢。”

没办法,我全身上下只有钱了。

“……呜……啵”

我好像听到了‘啵’的一声,是冰儿在嗦冰棒吗?

我赶紧说道。

“冰儿,我都说了别吃那1块钱的冰棒,你要想吃,我让我妈拿钱,给你在学校门口开家哈根达斯你想怎麽吃就怎麽吃,玩意吃坏肚子怎麽办?”

我的声音充满了焦急和关心,可没想到冰儿突然语气冷冷地说道。

“陈龙!”

我心里一惊,每次冰儿说出这句话时我就要挨骂,这也是我妈赋予她的权力,管教我。

“我说过多少次,不要张口闭口就是钱,你现在不好好念书学习,将来怎麽继承方阿姨的公司!”

我的成绩总是在全校中下游,全校高三1000人,我在7000名,而冰儿则是每次都在前10,可以说是我们京都高中的天之骄女,不仅如此,整个高三前十都是美女,也是我们京都高中的十朵金花。

她们分别是我的女友唐冰儿,忘了说了,冰儿还有个妹妹唐静儿也是年级前十,和她姐姐一样,性子也是十分高冷,只有和我们在一起时才会露出迷人的微笑。

剩下八位则是,苏红鱼,蒋欣然,叶婉儿,赵仙儿,林影儿,林月儿,上官燕,南宫妃。这八位家庭那都是政商界赫赫有名的家庭,随便出去说句话,下面的人也是得抖三抖。

“可我就是笨,我怎麽学也学不进去。”

我有些无奈,毕竟就这脑子,前段时间我还和妈妈说以后等我和冰儿结婚不如就让冰儿管理公司。

这话一出,不止妈妈方雪儿,还有妹妹陈水儿,阿姨唐颖,以及我的女友唐冰儿,和她妹妹唐静都对我进行了斥责。

五个女人都对我轮番说教,说我为什麽不能像爸爸那样出人头地,可是,我的脑子在学习上是真不行。

“你!”

冰儿似乎被我气到了,我赶紧道歉,但是冰儿却是甩给了我句话就挂了。

“如果你再不好好学习,和我上不了一个大学,我就和你分手,你这样没有上进心,就不配和我在一起。”

冰冷的话语打在我的心上,让我心中一凉,我知道冰儿是为了我好,可我……不行,为了冰儿,为了妈妈和妹妹,为了爸爸,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冰儿现在还在学校帮忙都不忘了督促我,甚至只吃街边摊那种垃圾冰棍省钱,我不能这样浑浑噩噩,我要学习!

于是,我从书包里拿出了试卷,开始了今天的学习,现在还是上午,不急,等下午冰儿结束再道歉,请她吃饭,她一定会原谅我的,说不定还会亲我一口,嘿嘿。

想到这我露出了一个痴汉的笑,没想太多,开始学习。

…………京都高中学生会。

此时正在学生会的讨论室中,正有着三人,两女一男,仔细一瞧,这男人竟然浑身皮肤黝黑,一身健壮的肌肉,浑身上下散发着男性的荷尔蒙,就如同草原上的雄狮,彰显着自己的魅力。

再看着两名女生,一个则是高冷傲人,另一个则是古灵精怪,可以说二人在性格上是完全搭不来的组合。

这二人自然一个是我的女友,也就是学生会副会长唐冰儿,另一个则是我的妹妹陈水儿。

不过二人的姿势却是在外人看来有些入不得眼。

此时的唐冰儿正如同东瀛动画中的少女一样,鸭子坐在学生会长得办公桌下,而在她面前的则是那名黑人男生大马金刀的坐在她的真皮座椅上,裤子则是被冰儿早早的拉在在脚下。

冰儿的双手则是一起握住黑人男生胯下的长枪,却也只是握住了不到四分之一的长度,长枪上散发着男生全身上下最浓烈的荷尔蒙,令冰儿欲乱情迷,她的嘴边也是正流着口水。

“嘿,刚刚和你的小男友聊得怎麽样?”

黑人男生嘿嘿一笑,打趣冰儿道,顺手在冰儿那不合常规的36D巨乳上摸了一把,弄得冰儿小脸也是通红。

冰儿此时的样子要是让我见到必定是惊讶不已,我从来没见过冰儿的脸竟然能红成这般,而且还充满着不属于她这个年纪少女所能拥有的气质,就如同一名深处闺中的少妇一般,眼神充满着对黑人男生的崇拜,听到小男友一词,鄙夷。

“犬一郎大人,您真坏,提那个家伙干什麽?刚刚都是那家伙的电话,害的我给你吃鸡巴的时间都少了不少,就连您刚刚喷在我脸上的精液我都没来得及吃。”

冰儿一边表示着对我的厌恶,一边用她的柔薏将鼻子上,额头上,头发上,嘴唇边,这些地方的精液全都剐到嘴边,再全被含在嘴里,张着嘴,再改变坐姿,变成了我们常用的跪姿,如同一名奴隶,将自己含着精液的嘴巴向上伸,残留的精液,不过此时的她只是努力的将脸伸向犬一郎。

犬一郎看了看,满意地点了点头。

“嗯,不错,咽下去吧。”

听到犬一郎的夸奖,冰儿瞬间露出来欣喜若狂的表情,一口便将那看起来浓厚无比的白色精液全部吞咽进了肚子里,还有舌头舔了舔嘴唇,若是让我看到冰儿此时的骚样,我敢保证,不用三十秒,我就会射出来。

“谢谢犬一郎大人。”

“说了多少遍了,要叫我

主人,犬一郎大人这个称呼是在外人面前喊得。”

犬一郎听到冰儿的称呼有些不满意。

冰儿听后急忙在地上磕头,磕在犬一郎的鞋子上。

“对不起,主人,冰儿以后不会再犯了,请主人责罚冰儿。”

冰儿的声音里既有害怕,期盼,似乎很希望得到惩罚。

犬一郎又怎会不知道她的小心思,只是挥了挥手。

“下不为例。”

眼见着犬一郎没有惩罚自己,冰儿也是有些失望,不过没关系,能陪在主人身边,她就很满足了。

“对了,你的那个小男友的家庭资料我让你整理了下,你整理好了吗?”

犬一郎靠在真皮座椅上,悠悠地说道。

冰儿听到提问,立即回答。

“报告主人,冰儿和他相处多年,对他家的信息了如指掌,如果有冰儿不知道的,您还可以问问水儿妹妹。”

冰儿一边说着,一边指向跪在椅子右边的另一个女生,若是让我在场,我一定会大吃一惊,这个正跪在犬一郎右边的女孩正是我的妹妹陈水儿,而且也是和冰儿一样,全身上下的衣服全都已经脱光,只露出少女光滑的肉体,令人无限遐想。

犬一郎瞥了水儿一样,忽然椅子一转,狠狠地踹在水儿的胸部上,那可是36C的胸部啊,只可惜没有任何防护作用,那一脚直接把水儿踹得在地上打了两个滚。然而冰儿却是一句话也不敢说,赶紧爬起来,继续跪在原地,不敢动弹。

“昨天让你考试给老子抄点,你居然还挡得严严实实得,要不是昨天冰儿给你求情,老子早就让你滚出去了。”

水儿听到后,大眼睛中闪烁着泪花。

“犬一郎哥哥,不是的,昨天水儿想直接把自己的试卷给你的,只是那个监考老师一直站在你后面,我……我给不了你。”

这麽一说,犬一郎一想倒也是,他虽然成绩不算特别好但也不是特别差,主要是那个女监考员,总是歧视他的肤色,觉得自己不是好人,经常和自己作对,早晚自己会把她收到自己的胯下,做自己的厕奴。

这麽想着,犬一郎的心情也是好了不少,便对着妹妹水儿喝道。

“那你就把衣服穿上吧,为了惩罚你,今天就不操你了。”

“啊?”水儿一听也是露出失望的神情,没想到犬一郎居然不操自己,那自己小穴已经流了这麽多水了,岂不是难受上一天。但是她看到冰儿姐姐正在给自己使眼色也是明白犬一郎主人没有生气,只是要适当惩罚自己,也只好穿上衣服,坐在一边,去做自己今天的会计工作。

看到水儿去工作,犬一郎也是没再关注她,这个小骚蹄子,自从上次操了她后,天天都想被自己操,要是不管管她,他作为主人的威严何在。紧跟着,他便示意冰儿将我的信息说出来。

只见冰儿从旁边弄出了一份文件,上面赫赫都是我的个人信息,冰儿张嘴,厌恶,但是眼神又是时不时向上瞟几眼,看着她此时的主人犬一郎,内心也是欢乐不少。

“姓名,陈龙,年龄,17,身高,170,体重,45Kg,尺寸,5cm”一说到五厘米这三个字时,冰儿的口中充满着说不出的厌恶与失望。

犬一郎也是来了兴致,语气充满了嘲讽,“没想到这家伙还是个阳痿,怪不得你会认我为主。”

冰儿一听也是赶紧说道,“不是的,主人,自从那一天后,我就认同您是我的主人了,虽然……也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我是真心想认您作主的。”

听到冰儿的话,戏谑,“那你说是我的鸡巴好,还是他的鸡巴好?”

冰儿二话没说,一口咬定,“当然是主人您,我曾今不小心看到过着家伙的鸡巴,当时还没觉得有什麽,可是自从被主人您操过后,我就认定您是我的主人了。”

冰儿的话语中处处充满着对犬一郎的崇拜以及对我的鄙夷。

犬一郎也是摸了摸冰儿的头,点头微笑,对她的话表示满意,又示意她继续说。

冰儿被犬一郎摸了头,有些兴奋,“陈方集团董事长之子,其母方雪儿,年龄,33。身高,175,体重,45Kg。主人,这是照片。”

随着冰儿说到妈妈,方雪儿,也是递过了一张照片给了犬一郎,犬一郎接过照片,瞬间整个人气喘如牛,勐然间胯下充血。

冰儿的脸上瞬间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没想到犬一郎主人的鸡巴还能再涨几分,原来犬一郎的鸡巴就至少有二十公分出头,没想到看到妈妈方雪儿的照片后竟然硬到了二十五公分。

人间尤物,而且居然只有三十三岁,这不是一名完美的少妇吗?

看着照片上的穿着黑色高叉旗袍的美女,头梳成后又盘了起来,再插上金钗,脚下踩着一双7公分高的红色高更鞋,修长的玉腿若隐若现,手中的折扇则是挡在大腿根部的私密处,眼神透露着无尽的欲望,犬一郎瞬间明白,这是个饥渴的女人,她的内心深处对他这样的人,或者说他的鸡巴一定是充满着无尽的渴求。

转念间他又问道,“这小子他爹呢?”

胯下的冰儿正为主人因为方雪儿阿姨而硬吃醋,没有及时反应,也是赶紧说道,“陈叔叔已经死了三年了。”

犬一郎大笑起来,“真是天助我也。”

别看这家伙是个黑人,用起成语来也是造句顺畅。

冰儿的眼神有些热烈,“主人的意思是?”

“这个女人和你们一样都会爱上我。”犬一郎的话语中充满着对自己的自信。

冰儿十分开心,若是主人真能把方阿姨搞到手,那自己以后和水儿就不急遮遮掩掩了。

“冰儿和水儿一定会帮助主人,尽早将阿姨(妈妈)收入主人囊中。”

冰儿和水儿异口同声,犬一郎听后也是开心的大笑起来,然后便是把冰儿拉了起来,让她趴在了办公桌上。

“哼,刚刚给你那个傻逼小男友打断了我们的休息时间,现在老子要狠狠地操你的骚逼,你愿意吗?冰狗?”

狗冰儿是犬一郎对她们的称呼,他也称水儿为狗水儿,毕竟他名字的第一个字就是犬,这个名字倒也合适。

只听见冰儿兴奋地大喊,“狗冰儿愿意。”彷佛对她来说,喊她狗并不是在侮辱她,而是在赞美她。

我要是在此,绝对想不到,人前高贵冰冷的冰儿此时此刻在犬一郎的胯下竟然显现出如此下贱的表情和呐喊。

“狗冰儿,没想到你竟然已经流了这麽多水了!说!是不是馋我的大鸡巴,我的鸡巴是不是比你那个傻逼男友鸡巴大!”

“是!是!狗冰儿馋主人的大鸡巴,狗冰儿最喜欢吃主人的大鸡巴了,不管是上面的嘴还是下面的嘴还是后面的嘴都喜欢主人的大鸡巴!主人的鸡巴就是比小龙的鸡巴大,比他的鸡巴大好多,小龙的鸡巴就是根牙签,和主人的鸡巴比起来就是自不量力。”

犬一郎听后也是用自己粗糙的黑色大手重重地拍打在冰儿的雪臀上,我最多也只是看到过冰儿

穿着短袖在家里走来走去,只是见过她洁白的玉臂,没想到冰儿在这里噘着自己的雪臀供着家伙玩弄。

没几下,冰儿的雪臀上两边都出现了两个红辣辣的巴掌印。

“狗冰儿,说,那家伙是个傻逼,狠狠地骂他,你骂他越狠,我就操你越起劲。”

听到犬一郎的诱惑,犹豫,毕竟相处多年,方阿姨也对她很好,我也对她言听计从,尽管她在犬一郎这对我充满鄙夷,骂我鸡巴短小,但真要如此粗口骂我,心中也是有些舍不得。

犬一郎彷佛看出了冰儿的疑惑,心中也是怒火起来,从旁边的桌子上掏出一只毛笔,直接对着冰儿粉红的屁穴里插了进去,尽然还一次性插到了底。

“啊!!!”

冰儿的屁穴还没被开发过,犬一郎也是内心充满了愤怒,也没用润滑油什麽的,直接将毛笔狼毫毛的尖端刺进了冰儿的屁穴内。冰儿只觉得屁穴处一根如针一般痛的东西贯入进自己的肠中,后续也是细杆子,可是尖端的刺痛感却是真实的,没有小穴里的快感,只有刺痛。

冰儿立刻大叫起来,“主人,主人!我错了,狗冰儿错了!狗冰儿错了!”

犬一郎嘴角翘起一个弧度,“哦?你错哪了?我怎麽不知道?”一边说着,犬一郎还一边扭转着狼毫毛笔的末端,还一边进出,只感觉屁穴中的褶皱阻碍着前进,不过却是看到点点红色的血迹从屁穴处慢慢渗出。

冰儿听到犬一郎的话,自知这是主人的气话,同情也是消失,“狗冰儿没有听主人的话,竟然违背主人的意愿。陈小龙就是个傻逼,他就是个傻逼儿子,他不仅自己是个傻逼,他的鸡巴也是,他的鸡巴和主人您的鸡巴比起来就是个傻逼鸡巴,而且他的妹妹水儿妹妹和他的妈妈雪儿阿姨都要归主人所有,雪儿阿姨要不了多久也会成为狗冰儿的姐妹,变成主人的狗雪儿。”

“哦……哦……主人不要再弄狗冰儿的屁穴了,好疼啊,主人,不要玩弄狗冰儿的屁穴了,快干狗冰儿的小穴把,小穴里的水都快把地板弄湿透了。”

犬一郎听到冰儿的话也是十分满意,右手一拉,狼毫毛笔便从冰儿的屁穴处拔了出来,上面竟然上面东西都没有。

“狗冰儿,上次我让你回去灌肠你还真做了?”

冰儿听到这也是十分兴奋,“是的主人,上次听了您的指令我回去当晚就做了。”

“不错不错,既然如此,主人我就奖励你我黑人血统的大鸡巴。”

说罢,没有任何多馀动作,只见犬一郎双手扶住雪儿的两瓣臀部,胯下的黑龙勐地刺进那早已水漫金山的小穴,没有任何阻拦,被淫水湿透了的小穴早已通畅无比,就等着犬一郎的大鸡巴的侵犯,或者说赏赐。

犬一郎也是吸了口凉气,真是穴如其名,冰儿不仅在外人面前性子冰冷,就连这小穴也是寒意十足,自从上次夺走了冰儿的第一次后,他身上的诅咒便解开了,这个诅咒现在不适合解释,留到后文再说。

此刻冰儿的小穴就彷佛是台小空调,从小穴深处的子宫里时刻间都在往犬一郎的鸡巴上迸发着寒气,冰凉之意。

不过他是何人,又怎会怕着区区寒意,扶着冰儿的美臀便是一次又一次的勐烈撞击,臀浪和冰儿的淫叫如海浪般潮起潮落。他的阴囊也是在雪儿的雪臀上充满规律的撞击着,直叫冰儿感受到这根黑龙的美妙。

“啊……啊……主人的鸡巴,好粗……好大……好有力……狗冰儿……好舒服……啊……啊……主人……加把劲……冰儿的小穴离不开你……”

“啊……啊……主人……太快了……慢点……冰儿的……下面都快……被你……戳穿了。”

“啊……啊……啊……主人的大鸡巴怎麽又大了……好胀……好粗……小穴要被撑坏了。”

一声声淫叫,冰儿的脚此刻已经是脚尖撑住地板,整个身体随着犬一郎的撞击,自己的臀部也是被一点一点的撞向前方,未动。冰儿的口中此刻也是流着口水,整个人的思想都被这根巨大的鸡巴搅乱了心神,眼珠子也是随着犬一郎鸡巴的深入翻白着眼。

每一次鸡巴插在她紧闭的子宫口处,她的白眼就会翻一次。

“哦,好狗冰儿,你的小穴真的舒服,又紧又滑,特别是你的子宫里跟个小空调似的,以后和你出去,我就把鸡巴放你小穴里降温了。”犬一郎一边说,胯下的动作也是不停,噗呲噗呲的水声在整个房间里回荡,一股气味也是在充斥着房间,让一旁辛苦工作的陈水儿也是难以忍受,双手也是摸向自己的小穴,双腿也是扭在一起。

冰儿听到后心中充满着兴奋。

“好的……谢谢主人能用狗冰儿的小穴降温……狗冰儿小穴就是主人的鸡巴套子……是主人鸡巴的小空调。”

犬一郎左手拉起冰儿的左肩,将冰儿整个身体的角度变了下,顺便将冰儿身前的36D巨乳显现在眼前,若是从学生会正门看,两团巨乳在犬一郎鸡巴的冲击下,正在疯狂地摇摆,让人眼花缭乱。

紧跟着,将冰儿拉至背部与犬一郎的胸部紧贴,二人如同情人一般紧密的贴合在一起,贴合在一起的还有二人小穴与鸡巴的交合处,扭过冰儿的头,犬一郎露出了自己的舌头与冰儿的灵巧小舌搅在一起,含着冰儿的舌头,疯狂着吸吮着冰儿的香紧,又往冰儿的嘴里吐了口浓痰。

冰儿也是没在意,居然一口吞了下去,彷佛犬一郎的痰是最好的补品。

紧跟着犬一郎的右手攀附在了冰儿的两团乳肉前,大力的揉捏着,引得冰儿娇喘连连。

“啊……主人的……手……揉得狗冰儿……好……疼……好……舒服。”

此刻的冰儿也是欲乱情迷,犬一郎的手也由大力的揉捏改为在冰儿的粉嫩乳头上仔细研捏,仔细看还能看到冰儿的乳头处渗出一些液体。

许是看着一旁的水儿的样子有些忍不住了,犬一郎也是大手一挥,水儿看到后也是立刻跑了过来,蹲在了二人的交合处,香舌在小穴与鸡巴的交合处又节奏的舔舐着,如何一只小奶猫。

寒气,犬一郎的鸡巴上又是如同火一般的炽热,这冰火两重天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酸爽。

淫液也是被水儿不停地舔进口中,吞咽进肚子里。

“狗水儿,好吃吗?”犬一郎也是一脸淫笑。

水儿蹲在二人胯下,小小的脸上也是露出痴笑,只是发出哼哼的声音。

“好……好吃。”

犬一郎也是摸了摸水儿的头,“好吃你就多吃点。”这是他来华夏学到的一句广告词,没想到用在着了。

今天还有事情,所以犬一郎不想在现在操逼的事上多费心思,毕竟像操冰儿和水儿他随时可以,只有把这次运动会的活动等等办理好,他在校内学生会长的地位就会越牢固。

他作为全校唯一一个国外留学生,虽然成绩不是特别好,但能做到学生会长自然也与他的血统和肤色以及留学生的身份有关,毕竟国家政策,而且还有冰儿和水儿的推荐。但是他只有干出实绩,才能在这个位置上坐稳。



狗冰儿,主人要射了,准备好怀上主人的孩子了吗?”

冰儿听后变得更加兴奋了,嘴里喘着更加粗重的喘息。

“主人……快……快射给狗冰儿把,冰儿要给主人怀上孩子,要生个黑宝宝然后继续做主人的狗冰儿。”

啪啪啪啪啪啪啪……犬一郎也是不愿意继续等待,本来以他的能力,轻轻松松操上冰儿几个小时那也是绰绰有馀,天生的基因让他在这方面有着十分强大的能力,现在他想射自然也是十分简单的事情。

只见犬一郎两手抓着冰儿左右两个奶子,胯下黑龙在冰儿粉嫩的小穴里来回进出,淫水变得更加多了起来,兴许是冰儿更加兴奋地愿因,淫水浸湿了水儿的小脸,眼睛都给迷的睁不开。

“狗冰儿,主人的精液要来了,给我接住。”

吼!

随着犬一郎一阵低吼,浓厚粘稠的白色腥臭精液从他的马眼处喷发出来,如同潮水般一波又一波向着冰儿的子宫发起进攻,在子宫处不停拍打,令的冰儿浑身痉挛起来,玉腿,雪臀都在止不住地颤抖。

滚烫的精液将冰儿小穴内的寒气全部吞噬再一并打入冰儿的子宫内。

“哦……好烫啊……主人的精液好温暖……狗冰儿……狗冰儿……好舒服。”

紧跟着,犬一郎的下半身还在颤抖,他的精液量实在太大了,冰儿的小穴又窄,自然装不下,大量的精液从二人交合处飞溅出来,溅得水儿满脸都是,不过她也是如同冰儿一般,奉犬一郎的精液为圣物,全部吃到了嘴里。

过了十分钟,犬一郎今天的第一发精液终于全部射了出来,鼓起,犬一郎的精液量太恐怖了,我每次想象着冰儿打飞机时也不过射出来两三道精液,还都十分的澹,一点都不黏稠,要是让我看到,估计我能自卑一天。

啵!

犬一郎将鸡巴拔了出来,大量的精液没了堵塞从冰儿的小穴里往外涌出,而冰儿也因为没了犬一郎的支撑,整个人滑下了桌子,整张脸上都是高潮的样子。

犬一郎也是没想太多,习惯地拽着冰儿的头发,粗暴的将她的头按向自己的长枪,抵抗,赶紧将犬一郎的鸡巴含在嘴里,疯狂地吸吮着他马眼里剩馀的精液,并且用舌头与口水将犬一郎的鸡巴舔舐干淨,等到鸡巴从冰儿的嘴里出来,又是乌黑锃亮。

犬一郎拍了拍冰儿的小脸,“不错,舔得很干淨,今晚别那麽急着回去,主人我会好好奖赏你的。”

冰儿一听也是一喜,“谢谢主人,狗冰儿一定会继续用心服侍主人的。”

“嗯,干活去吧,外面那群傻逼应该都把东西搬得差不多了,去吧。”

“是,主人。”

冰儿听后也是将身体简单擦拭了下,穿上了校服,将刚刚披肩的长发梳成了马尾,眼神又变回了原来的冷澹,与刚刚在桌上淫叫连连的女生简直就不是同一个人,紧跟着走了出去,不一会儿,门外便响起了冰儿的斥责声。

一旁的水儿也是看向犬一郎,小声问道,“主人,那我呢?”

犬一郎也是笑道,“小贱货,你就给我回去负责安定你那个傻逼哥哥的心,让我今晚能舒舒服服操冰狗儿就行了,等以后有机会,主人自然会操你的。”

这小女生被自己的黑人鸡巴操过几次后是真的爱上了自己的鸡巴。

水儿听后也是笑道,“谢谢主人,狗水儿一定会完成主人给的任务。”

“滚吧。”

此刻的犬一郎也是在想,怎麽才能把我的妈妈方雪儿变成自己的母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