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58|回复: 0

魔女妈妈第三章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9-15 12:27:00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夜疯狂之后,满脸潮红的妈妈穿上了一身黑色紧身皮质女王装骑跨在人马的背上意犹未尽的从房间里出来了,白皙得亮瞎狗眼的修长美腿在空中一晃一晃的,围绕在她身旁的女仆们连忙熟练的用嘴将那双早就准备好的吊带黑丝袜为妈妈换上。
  
  而在房间之内,横七竖八的满是森森白骨,几个小时之前他们还都是健壮的男人,不过他们也是幸运的,在死之前还可以与那位妖艳妩媚的魔女女王亲密接触,被魅惑众生的魔女亲自吸干!
  
  “前几天我设计的那双靴子呢?做好了吗?”
  
  半眯着的媚眼间浮现出一丝阴毒,妈妈冷冷的看着在自己脚下瑟瑟发抖的女仆们,内心中更加感觉到了自己的高贵,只要妈妈一个眼神,就会使奴隶们心惊胆战,生怕哪里做得不如妈妈的意,那等待着他们的就只能是生不如死的惩罚!
  
  “妈~~!您的靴子在我这呢~~!”
  
  早就等候在一旁的我双手捧着那双活剐了上百位婴儿的皮做成的高跟靴邀功般的爬到了妈妈脚下,顺势用自己的脸去蹭了蹭那半悬在空中的黑丝美腿,妈妈紧绷着玉足,用自己那绝美的黑丝玉足轻抚着我的脸,俯视着像条狗一样趴在她脚下的我,眉目间满是笑意,似乎这样的相处方式她已然习惯了。
  
  略显笨拙的我生疏的用嘴将那双黑色的及膝高跟靴为妈妈穿上,也只有这样的材质做出的靴子才配包裹着妈妈的美腿。高跟靴的前端是用金属特制的,尖利异常,轻轻地一脚就可以踢爆奴隶的脑袋!而靴底那泛着金属光泽的靴跟长达十五厘米,看似光滑的靴跟上布满了细小的倒刺,脚踩着高跟靴的妈妈更像是地狱来的魔鬼一般!
  
  伸出那包裹在黑色皮质及肘长手套内的芊芊玉手轻抚着我的脑袋,妈妈贪婪的瞥了一眼狗笼子里关押着的婴儿,心领神会的女仆连忙将其中一位婴儿抓了出来,直接一把捏着婴儿胯下那细小的小弟弟,猛的拉扯着,在婴儿如野兽般垂死挣扎的惨叫声中,活生生的将他的小弟弟给拔了下来!
  
  波涛汹涌的双峰在女王装内呼之欲出,深吸一口气,樱桃小嘴微微嘟起,一缕缕血红色的雾气从婴儿那空荡荡的下体里被吸进了妈妈的嘴里,睁开半眯着的双眸,深邃撩人的媚眼恶毒的看着自己脚下的奴隶,早就被妈妈残忍的举动吓得瑟瑟发抖的奴隶们只是一个劲的对着妈妈磕头,乞求着魔女妈妈饶恕他们。而那婴儿早就在妈妈的吸食下变成了一具皮包骨头的干尸!
  
  “哼~~!你们还不配做老娘的人牲~!”看都没看自己脚下的奴隶们一眼,妈妈用自己那冰冷尖利的高跟靴前端戏虐的拨弄着浑身赤裸着的我胯下那蠢蠢欲动的小弟弟,柔声说道:“早起有些饿了~~!不过你胯下这东西反应也太大了点吧~~!果然是妈妈越残忍你就越兴奋吗?”
  
  娇嗔的瞪了我一眼,妈妈对于我的反应还是很满意的,的确,现在没有谁可以忤逆妈妈的意愿,无论是谁,都只能匍匐在妈妈的脚下等候着魔女妈妈的玩弄踩踏虐杀!
  
  就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妈妈俯身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儿子~~!是不是还没看过瘾啊?没事,妈妈这就带你去见识见识我的手段!话说有的仇也该报了!”
  
  说话间妈妈顺势一脚踢到了胯下人马的腹部,尖利的高跟靴前端瞬间在人马的身体上划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之下人马似乎毫无察觉,只是心领神会般的朝着地下室爬去,我也连忙跟在妈妈的身后进入了阴森的地下室中。
  
  完全按照妈妈意愿改造的地下室内每隔几米都会用狗链子套着一条人犬,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们的胯下空空如也,原本坚挺的小弟弟是被妈妈用高跟靴给阉割了的。而地下室的地面上时不时的爬行着被踩烂了四肢的人彘,那些则是被妈妈玩废后没有吸食的男宠,他们现在唯一的用处就是每天定时喷射精华,妈妈会用他们的精华来洗脚!
  
  宛如人间地狱的地牢中平日里妈妈是不允许我来的,这里是她化身为魔女血腥虐杀奴隶的场所!扭头瞥了我一眼,人马在转角处一间血红色的大门口停了下来。双手一撑,妈妈优雅的从人马背上下到了地上,打了个响指,血红色的大门慢慢的打开,对着我招了招手,脚踩着高跟靴的妈妈扭动着妖娆娇躯走进了那用人骷髅装饰着的房间里!
  
  ‘哒哒哒’高跟靴踩踏地面的声音宛如催魂的乐曲一般,刺眼的灯光下,满是刑具的房间之内,三位浑身赤裸着的男人被绳子捆着双脚倒吊着挂在架子上,双手被活生生的砍断了的他们像条蠕虫一般的无助挣扎着。
  
  “他们是当年我在工厂打工时的同事~~!他们的手曾经接触过我,所以我就砍断了他们的双手~~!”厌恶般的瞥了一眼架子上的男人,报复的快感刺激得妈妈敏感的蜜穴间微微有些潮湿了。
  
  优雅的抬起那紧紧贴合着自己黑丝美腿的及膝高跟靴,顺势一脚踩到了其中一位男人的两腿之间,因为是倒吊着的关系,妈妈的高跟靴前端刚刚好踩在男人的低垂着的子孙袋上,而那泛着金属光泽,看似光滑的靴跟则是朝下踩到了那蠢蠢欲动的小弟弟上!
  
  伸出被黑色皮质长手套包裹着的芊芊玉手,接过女仆递来的一根黑色短皮鞭,妈妈戏虐的瞥了一眼自己身旁的那位男人一眼,玉手轻挥,猛的一鞭子精准的抽打到了男人的小弟弟上!
  
  “啊~~!!!”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偌大的房间之中,男人无助的挣扎着,可这一切只能更加激起妹妹虐杀的欲望,又是一鞭子抽打到了男人的子孙袋上,从我的角度看去可以清楚的看见男人的子孙袋在急剧的收缩着。
  
  与此同时,妈妈那踩在男人小弟弟上的高跟靴快速的揉搓着,被倒吊在木架子上的男人在妈妈高跟靴的玩弄下在惯性的作用下身体朝着反方向摆动着,妈妈似乎来了兴致,微微翘起玉足,用高跟靴的前端一脚一脚轻轻地蹬踏着男人的小弟弟,看着男人像钟摆一样被自己踢出,然后犯贱般的又来接触自己的高跟靴!
  
  “儿子~~!看着好玩?要不要妈妈也这样来玩玩你啊~~!我的贱狗儿子~~!”玩弄奴隶的同时妈妈还不忘继续用语言来挑逗着我,瞥了一眼我胯下那坚硬如铁正对着她颤抖的小弟弟,玩弄般的嘟起樱桃小嘴,一股强大的吸力瞬间将我的小弟弟包裹了起来,体内积聚的精华无助的躁动着!这是妈妈要吸食奴隶的前兆!
  
  “妈~~!!”呻吟着,我挺立着身体,颤抖着的小弟弟等待着将一切都缝隙给魔女妈妈。
  
  “乖儿子~~!妈妈现在可舍不得吸干你~~!”~
  
  ‘啪’的一声脆响,妈妈那鬼魅般的皮鞭精准的抽打到了已经挨了十几鞭子越发兴奋的男人那躁动的蛋蛋上,紧接着‘噗’的一声,男人的蛋蛋竟然是被妈妈给活生生的抽爆了!
  
  而那位被妈妈的高跟靴蹬踏了好几脚的男人也忍不住了,卑贱的小弟弟在妈妈的高跟靴下积聚的膨胀着,一股股浓浓的精华顺势喷涌而出,乳白色的精华喷射到妈妈的高跟靴上到处都是!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消逝,成为了滋养妈妈娇躯的养料!
  
  炫耀般的,妈妈脚踩着高跟靴走到了屋子中间,两位中年妇女呈大字四肢被死死地固定在了地上,嘴里戴着口球的她们发情般的还在呻吟着,扭动着身体双眼渴求着望着那紧紧贴合着妈妈黑丝美腿的及膝高跟靴!
  
  “看见她们的肚子了吗?”妈妈伸出自己那被黑色皮质及肘长手套包裹着的芊芊玉手指着两人那就像是孕妇一般高耸着的腹部,漫步到她们身边,优雅的抬起玉足,轻轻地一脚踩到了其中一个女人的肚子上,掩面轻笑道:“这里面被塞满了我不要的各式袜子,她们俩是我当年在工厂里的朋友,哎~~!我是真不行这样对待她们,可谁让她们在背后说我坏话呢~~!那就怪不得我了~~!”
  
  残忍的笑着,妈妈瞥了一眼女人胯下那淫液直流的蜜穴,居高临下的戏虐问道:“还想要吗?可惜你的身体已经不配接触到我的美腿了~~!”
  
  “妈~~!您对她们做了什么啊?”房间里的一切似乎都在诉说着魔女妈妈的残忍无情,内心的奴性已经被完全激发出来的我跪着了身体将自己的脸贴合着妈妈那圆润坚挺的翘臀,讨好般的蹭着。
  
  “也什么啊~~~!就是把我的脚顺着她们胯下的蜜穴塞进她们的身体里啊~~!你没见过吧,她们被我的玉足玩弄的时候可是很兴奋啊~~!对了,到最后我可以穿着高跟靴将整只小腿完全踩进去~~!你没看见她们在看见我的时候眼神里那种欲望吗?果然都是贱狗啊~~!”
  
  跪在妈妈脚下的我看着可怜的两位女人,胯下那犯贱的小弟弟积聚的膨胀着,情不自禁的我大着胆子扭动着身体用自己那坚硬如铁的小弟弟去摩擦着妈妈脚下那双及膝的高跟靴。我的一举一动都被妈妈看在眼里,在人前是冷酷无情以虐杀为乐的魔女妈妈只是扭头娇嗔的瞪了我一眼,玉足微微抬起,冰冷的靴跟刚刚好朝后抵住我那火热的小弟弟根部。
  
  “嗯~~!!!”冰冷的触感瞬间袭来,条件反射般的我呻吟了一声。可怜兮兮的我抬起脑袋哀求着望着魔女妈妈,此时只要妈妈玉足稍微一用力,我胯下那犯贱的小弟弟就会瞬间被妈妈的靴跟阉割掉!
  
  妈妈轻抚着我的脑袋,浅尝即止的又收回了高跟靴,伸手指着不远处那摆放整齐的狗笼子对着我柔声说道:“走吧~~,那里的几条狗你应该很熟悉的~~!”
  
  说话间妈妈将我带到了狗笼子边,眼见妈妈漫步而来,狗笼子里的人就像是见到了魔鬼一般的蜷缩在一起,而这个时候我才发觉狗笼子里关着的赫然是李姨一家,浑身赤裸着的李姨抱着自己的一对儿女瑟瑟发抖!我疑惑我望向女王妈妈,在我的记忆中李姨曾经可是她最好的闺蜜!
  ~
  “很奇怪吗?其实这没什么的~~!你妈我现在可是残忍无情的魔女啊~!无论是谁,都只能在我脚下摇尾乞怜!再说了,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给过她机会的,可她自己不珍惜啊~~!那可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可现在的妈妈我却有些看不懂了,打了个响指,跪伏在一旁的女仆连忙打开了狗笼子,将李姨的女儿拖了出来。十七八岁的少女正值花季,可她却瑟瑟发抖的瘫软在了妈妈脚下,不知道经历了什么的她根本不敢抬头看着妈妈,只是低眉顺眼的蜷缩着。
  
  “贱母狗~~!还想试试被灌肠的感觉吗?”居高临下的魔女妈妈戏虐的看着自己脚下卑微的少女,对着一旁的女仆使了个眼色,女仆连忙将一根长水管拿了过来,。
  
  软着的少女一看见水管浑身一颤,拼尽全力的爬到了妈妈脚下,双手死死地抱着那紧紧贴合着妈妈黑丝美腿的及膝高跟靴,哀求着说道:“不~~!不要~~!求求您,求求您,您直接踩死我吧~~!!!”
  
  “想死吗?可我还没玩够呢~~!”直接一脚把少女踢开,两位女仆用脚死死地踩着少女的大腿,另外一位女仆残忍的将那水管子塞进了少女的后庭菊花内!忘情的呻吟着,少女扭动着身体,无助的挣扎着,可一切都是徒劳的!
  
  “准备好了吗?要开始了哦~~!!!”
  
  话音刚落,女仆打开了水龙头,一股股强烈的水流顺着管子源源不断的喷进了少女的身体里,从我的角度看去可以清楚的看见少女的肚子在慢慢的变大!
  
  “主人~~!求求您,饶了我姐姐吧~~!!”男孩不知什么时候从狗笼子里也爬了出来,跪在妈妈的脚边只是一个劲的磕头,小时候被妈妈当成儿子一样呵护着的男孩经常被妈妈带到屋里逗弄,在我不在妈妈身边的时候,男孩就像是我的替代品一般,他到现在都不明白往日里那个温婉恬静的阿姨怎么会变得如此残忍!而自己的妈妈虽然精心保养可依旧可以看见岁月的痕迹,可眼前的魔女却似乎越来越年轻了。
  
  “小狗狗~~!想让我饶了你姐吗?很简单啊~~!看见我的靴跟了吗?用你的舌头给我舔干净就行了~~!”妈妈优雅的扭动着玉足,冷冷的看着卑贱的男孩爬到自己的脚边,戏虐的继续说道:“要舔干净哦~~!”
  
  没有丝毫的犹豫,男孩将自己的脑袋伸到了妈妈的高跟靴下,张开嘴伸出舌头对着那看似光滑的靴跟直接舔了上去,居高临下的魔女妈妈嘴角带着阴毒的笑意,眼角的余光却是一直看着还蜷缩在狗笼子里的那个女人,那位自己曾经的闺蜜,现在的笼中狗!
  
  “游戏开始了~~!你准备好了吗?”
  
  说话间妈妈优雅的抬起玉足,残忍的高跟靴正对着男孩胯下那疲软的小弟弟就是一脚恶毒的踩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