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66|回复: 0

[母子] 尽职的母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27 10:5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尽职的母亲

    我是一个重视儿子起居生活的母亲,经常帮儿子整理房间是了解他最好的途径。

    直到一天,当我是拿他的衣服准备去洗时,发现地板有一些脏的卫生纸。我接近看这纸片,觉得奇怪,那个沾染似曾相识,像以前在我兄弟及我的床旁的东西是一样的。没错!是我年轻儿子的精液。

    才注意到儿子最近的举止有些不同,没想到在我心目中的儿子,已经变成一个成熟的男人了。

    想着间,感觉到在我的浪穴里传来一阵莫名的快感。此时从浴室传来淋浴的声音,在心里已做出了决定,从地上拿了一些东西在手上。儿子此时正刚走出浴室,看见了我,尴尬的站在那里。

    我一直以为他体形不壮,没想到体格如此之棒,他的手移动到他的下体,稍微遮掩着,儿子站着淋浴间的门口看着我。

    此时我以好奇的声音,拿着手中的东西问他:“这是什么呢?”

    他的脸在一瞬间变的通红。他穿着一个件短的浴袍,抓着浴衣下摆,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答。

    “这看起来好像精液吗?”我意图震撼他说着。

    他站在那里,打开双唇,他的脸变得更加的红润了。

    他突然注意到放在桌上的这一些卫生纸。

    “是吗?”我再问着。

    他耸耸肩,不看着我……

    “是的……它是我的……精……液。”他头低低的说着。

    “好,”我说:“我喜欢这东西,没想到我儿子已经是个大人了。”

    他用狐疑的眼光看着我,我把手中的纸片放着桌上,我走过去靠近他,并把一只手放在他的肩上。

    他是一个英俊的年轻人,我突然地妒忌那些可能跟儿子有关系的女孩子们。

    此时儿子说:“大家都是如此的。”

    “差不多。”我微笑着说着。

    我的脸变红了一些,说道:“想不想跟妈做一件快乐的事?”

    “妈,你是说……你是说……”

    我微笑的看着儿子,此时他的眼睛张大,他的脸同时变成酱红色。

    我告诉他这个主意,同时刺激着他并使他为难。在他还没回答前,我开始解开我的上衣。

    “妈,你是说真的吗?”

    我点头表示着。

    他激动着看着我,我抛掷我的上衣在地板上,转过身去对儿子说:“你能帮我解开胸罩的扣子吗?”

    儿子以颤抖的声音说:“是的,妈。”

    儿子伸出双手,不知所措的解着扣子,良久才解开。转头过去看他,已经满头大汗了。

    我让胸罩顺着身体慢慢滑落到脚边,此时儿子喉头咕噜的发出声音来。

    我徐徐弯下身,脱去了我的短裤,只留下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内裤在身上。我走过去,半躺在床上看着儿子的浴袍,已无法遮住昂首的阳具了。

    “我的好儿子,再过来帮妈脱下裤子。”为了进一步刺激儿子,我这样挑逗的说着。

    他靠了过来,缓缓的蹲下身,以近似迟顿的动作,慢慢的脱下我身上最后一件衣物。

    我金黄色的阴毛随着裤子的脱下而起舞着,此时我已全裸的呈现在我可爱的儿子眼前。

    我以手指温和地抚弄我的阴毛:“我可爱的儿子,过来占有妈妈吧!”

    他移动他的手,颤抖地抚摸着我的大腿。想着眼前抚摸着自己的,是自己亲生儿子,浪穴不由自己的流出美妙香甜的汁液来。

    儿子移动他的手,接近我毛绒绒的浪穴,他以不熟练的动作,抚摸着我的阴唇、拨弄着阴核,异样的快感激荡着我全身的细胞。

    我的全身不知不觉地疯狂,激烈的兴奋着,乳头因兴奋而变的坚硬,我的腿也上上下下猛烈抽动着。

    儿子此刻更用他舌头,吸舔着我已泛滥成灾的阴户。

    “噢!我的乖儿子……好儿子……你舔得妈好爽……啊……妈受不了了……快……舔死妈妈吧……把妈的浪穴吸乾吧……天呀……”

    儿子一边吸着,一边用手搓揉着我的乳房,此刻的我已接近崩溃的状态。

    一阵抖擞过后,一股阴精奔流而出,儿子照单全收舔个精光。我无力的双手抚摸着儿子的头发,看着儿子脸上沾满我的爱液,觉得自己淫荡无比。

    接着对亲爱的儿子说:“现在用你的大屌来填满妈饥渴的浪穴吧。”

    我张开了双腿,儿子迟疑了一会,终究按捺不住满腔的欲火,用手扶着阳具对准洞口用力的挺进,因有淫水的润滑,大屌毫不费力的穿刺了进来。

    儿子发出爽快的哼声,并开始有节奏的前后挺进着。

    “噢……干……用力的干……我的好儿子……妈妈需要你的大屌……快!用力的干妈吧!啊……妈被你干的好爽……好爽……妈永远都属于你……啊……”

    儿子一边干着,一边用手搓揉着我的乳房,并用嘴吸着、用舌头拨弄着。因高潮而坚挺的乳头,上下的快感相互冲激着,使得我陷入疯狂的状态。

    “我的好儿子……好丈夫……你干死妈了……用力的干吧……妈愿意为你而死……用力干妈吧……妈快去了……”

    儿子听到我的浪叫,一阵兴奋,更加卖力了。狂插之后,一阵酥麻感从他尾椎涌了上来。

    “妈……我……快受不了了……妈……”

    “好儿子……没关系射进来吧……快……将它射

给妈吧……妈……啊……”

    一阵哆嗦,一股阳精朝浪穴深处射了去。遭到热液的冲击,我也因兴奋再度喷出爱的汁液跟精液交融着。之后两母子相拥一起,互相抚摸着身体,因疲劳同床而眠了。

    近亲交配

    近亲交配

    我幻想的内容是我和我那美丽的母亲。在幻想中,她是个三十六岁,但看起来要更年轻的女子,而我则是十六岁大,老是在勃起的男孩。在夏日中的一个星期天早上,我们到乡下去散步。那天,天清气朗,而且十分温暖。

    我母亲穿着一件白色的朴素洋装。由于小径很窄,所以我走在她身后。我不由自主地瞧着她那双美腿。她双腿曲线美好,像个倒立的保龄球瓶似的。当她走动时,裙襬飞扬着,向我展露出她那如凝脂般的大腿来。她把长长金发扎成马尾,与她那张圆脸极相配,使她看来年轻了不少。

    她无意中轻轻摇晃着她那硕圆的双臀。当她弯身摘取一朵花时,露出了她裙底下的大腿及雪白内裤裹住的丰满、可囗的屁股。

    等我们走到了一个僻隐之处后,妈想要小便。我假装自己也要,便转过身去。当我一边拉着裤档转过身来时,我既让我母亲看到我那巨人、昂然而立的东西,也看到了她的私处。我母亲有些窘,不过她偷瞥了我那勃起老二一眼。我不知道我母亲对我的鲁莽是喜是恼。女人对我们男人来说,是太精灵了一点。

    我们继续散步。我们来到一间农庄,园里用近亲交配的方式来繁殖赛马。我们看到有人试着要让一匹种马攀上牝马背上,我母亲建议我们停步好我,近亲交配,可以让马的血统更佳。那匹正要轧上牝马的种马,正是她的儿子。我们对种马那根巨大的阴茎都十分入迷。我们满怀赞叹,看着种马在人的协助下,终于找着了门道,把那巨大的老二插入牝马的产道中。母亲看来似乎很兴奋,把她大腿紧紧地互相摩擦着。

    我问她,既然近亲交配可以培育出较佳的后代,为什么人不跟马一样?她似乎不知道正确的答案是什么,只是告诉我,社会习俗不赞成这种配对方式。

    稍后,我母亲告诉我,这是社会学上的问题,而非生物上的问题,因为这会造成兄弟姐妹之间的竞争。然而,我没有兄弟姐姝,父亲也早就遗弃她了。

    “路是人走出来的,”要是这句话是真的,那么它必然也可以用在我和母亲身上。两个相爱的近亲之间的性结合,难道不会使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形美好吗?当然会。我母亲同意我的说法,并且认为有很多事都毫无道理可言。

    她是个实际的女人,她觉得只要没人知道,我肏她也没关系。在我们一边看着马匹交配时,我从后面上了我母亲。我的老二,在我母亲那甜美、虚纳的屄里颤抖、膨胀。我不敢进进出出地抽送,以免自己太快到。如此容易,如此自然而然……我怀疑人们那种大惊小怪是从哪儿来的。

    肏我母亲,是我这一辈子里最美,也最值得的经验。

    下面是我第二个幻想。

    我和母亲成为恋人已有四年。

    这天,我们无比欢欣地庆祝四周年。晚餐中,我们享用着精致美食,鱼子酱以及最好的香槟。我母亲穿着一件黑色的无带睡袍,底下没有内裤胸罩,她那白细滑腻的肌肤闪闪发光。她还穿着黑色的长丝袜及吊袜带。

    我们对坐在桌前,在烛光摇曳,音乐缓流中,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对方。

    接着,我和母亲共舞。她将臂膀围绕在我颈上,而我则双手紧握住她的丰臀,爱恋地抚弄着。我母亲用她的阴部摩娑着我那颤跳的硬家伙。

    然后,我们坐到沙发上,看着电视。她坐在我膝上,撩起睡袍,将自己钉在我那巨大的屌上。我们这样坐了好一会儿,我则轻抚她的胸脯。接着,她转过身来,与我面对面,跨坐在我身上,将我抱住。我也抱住她,然后抬起她,走向床。

    我母亲是个身形硕大的女人,可是我更壮,因此这样抱动她,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到了床上,我将她双腿跨在我肩上。这种体位可以让我插入得最深、最满足。我无限爱恋地,久久地肏她。

    我为什么喜欢肏我母亲?为什么人们登山?为什么有人要以独木舟横渡重洋?为什么人类登上了月球?因为这是一种挑战。我要向自己证明,不一定要当个白痴,才能享受乱伦。我要向自己证明,我可以这么干,之后还能活下去。有哪个年轻、健康的男人没对他们那可爱的母亲想入非非过?

    由于我成长过程中少了父亲,因此是我母亲启蒙我,教我性的一切知识。知道解决我们性需求的答案正在我们身上,真是件喜事。它如此方便,因为我们都很忙。

    我母亲要作画,而我则每天花六小时练音乐,外加工作。我们没时间去接触外面的世界。当然我有一天会遇上一个好女孩,并同她结婚,可是,现在怎么办?

    我母亲心满意足地看着她的小男孩长大成人。我是她理想中的男人。我可以为她做一切我爹办不到的事。她愿意教导我性是多么地美好。她让我不带罪恶地纵情交媾,让我了解性既正常又自然,如同呼吸。

    从十三岁左右起,我便常常肏我母亲。同她性爱,让我建立自信,成为一个男人……

    今天的女人比较会保养,使她们看起来年轻得多了。对她们那年轻又激昂的儿子来说,她们是很有魅力的。每当我看到沙滩上那些衣不蔽体的年轻女孩,我常在怀疑,她们的父亲怎么可能抗拒她们?

    很多父亲肏女儿。兄弟肏姐妹就少得多。可是,肏母亲向被认为是罕见的。这使我更快乐。

    我与众不同。我独特。我大胆。我办到了许多年径人梦寐以求却没有勇气去干的事。有多少年轻人晓得他们母亲的屄看起来是什么模样?她们是性冷感,还是热情如火?用老二穿入那己身所从出的子宫是什么滋味?重访那滋育你九个多月的地方,又是什么感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