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0|回复: 0

[近亲] 两队母子的乱伦夜(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深了。灯光明亮。

  谁知道就在这静静的夏夜中,这裡竟然有如此浓的爱意。

  在如此温馨的夏夜,有谁会想到,这小小的房间中,这明亮的灯光下,竟然
有四具白生生的肉体,两具坐在沙发上,两具站在她们的面前。更没有人想到,
这四个一丝不掛的人,两个是妈妈,而另外两个,却是她们的亲生儿子。

  浓浓的乱伦的气流,已经在这裡聚结,凝固,此刻,就算是这裡刮起十二级
的强颱风,也无法刮走这股气流了。

  「看到没有,」妈妈的另一隻手慢慢地往下滑动关,滑过她那光滑可鉴的嫩
美的肌肉,一直滑到她小腹下面的三角地带。「这叫阴阜,每一个女人都有的,
你看,长满在我们的耻丘上的耻毛,不是很可爱吗?」

  起居室中,慾火更浓,不断地响著沉重的呼吸声,还有响亮的吞嚥口水的声
音。无需妈妈再次要求,我们的手已经在不知不觉得中摸到我们的肉棒上,轻轻
地握著它,两眼紧紧地盯著妈妈的手,看著她不断地在她那密密的耻毛上磨动,
我们的手也在不断地上下抽动起肉棒来了。

  「看到没有?你们男人不是常常把我们这裡叫做蜜桃吗?这,就是女人的蜜
桃,每一个男人都想玩,想看的水蜜桃。」妈妈的手轻轻地按在她两腿中的小秘
缝上,小心地在上面作著短促的滑动。

  小小的秘缝,还在两边那突然隆起的肌肉,真是奇特的结构!虽然,以前我
已经无数次看「花花公子」那种杂誌,也不止一次地从杂誌上看过女人的裸体,
但,我从来没有一次看得如此的真实,以前的刺激,也从来没有一次有现在妈妈
把她的裸展示给我们看这般令人震撼!虽然,还是那一条小小的秘缝,还是那一
个小小的肉丘,但此刻,在灯光下,在浓浓的乱伦的情感的包围下,那小小的秘
缝竟渐渐地幻变起来,在我的眼前,在我的脑海中,它仿如尼加拉瓜大瀑布,两
边的肉丘,就像是瀑布两旁的巖峰……

  看样子,妈妈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她两腿张开,抬起,脚跟搁在沙发上……

  在我们的脑海中,一股无法控制的洪流正在大瀑布的缺口上往下衝,汹涌澎
湃,势不可挡地往下倾泻著……

  「这是阴蒂,女人的敏感点之一。」就是洪流的衝击中,妈妈那明显带著颤
抖的声音,仍然在我们的耳边响著,她那按在阴蒂上不断地旋动的手指,不断地
刺激著我们的感官……

  洪流汹涌而过,咆哮著,怒啸著,一泻千里……

  「看吧,小伙子们,这叫花唇,在花唇的庇护中,这裡便是女人的小穴,男
人叫它淫穴。你们正是从这裡钻出来的……」

  水,是冷的。但此刻,在我们心中不断汹涌的水,却是暖的,会燃烧的,它
火辣辣地往下蔓延著,一直往下,往下……

  在我们的面前,母亲的手指插入了她那个早已经湿淋淋的小淫穴,一出一进
的,不断地抽插著……

  在赤条条的母亲的面前,两个大男孩手握著坚硬无比的肉棒,站在那裡不断
地抽动著……

  婶婶两眼紧紧瞪著我们的肉棒,不断地伸出舌头,弄湿著自己的嘴唇,她的
手,已经不知不觉中摸上自己那个大乳房上,先是慢慢地搓弄著,渐渐地,她越
揉越用力,整个乳房在她的手中不断地变换著形状……

  妈妈的口中发出令人炫醉的呻吟声。

  婶婶的口中也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呻吟声扑进我们的耳鼓,洪流更猛,温度更高,它们不断燃烧著我们的心,
焚炙著我们的血。心在狂跳,血在沸腾!

  我们的手越抽越快,越抽越快……

  此时的情景,奇特极了,古怪极了,赤裸的妈妈,赤裸的儿子,四个人赤条
条地相对著,母亲在手在玩弄著自己的秘部,儿子的手在抽动著自己的肉棒。

  一切,便是如此,大家儘管在傻呼呼地,自己干著自己!

  哈,真妙!

  「噢,我的,亲爱的芭芭拉,他们已经很大了!」妈妈的手指在自己的小穴
中不断地出没,她的口中发出呻吟一般的声音。

  「唔……唔……」婶婶在回答,她用她的呻吟声来回答。此刻,她的手也像
妈妈一样,早插入她那个小穴中去了。

  洪流更猛,血液更热,它们不断地下沉,一直衝向我们的肉棒。肉棒在我们
的手中,已经硬得不能再硬,胀得不能再胀,在我们的抽动之中,它们连连地弹
动,发出一阵阵的胀痛。

  胀痛刺激著我们的神经,突然,洪流瞬间倾泻,先后灌入我们的肉棒中,
「卟卟卟」地化作一道道优美的絃线,往外狂喷而出……

  完了,随著屁股的不断抽搐,我们的肉棒先后在一阵阵的抖动中结束了它的
任务。

  兴奋仍然如涟漪一般,尚在我们脑海中扩散,但一切已经结束了。我们只是
两手仍然握著那喷完精液的肉棒,低低地俯著头。

  我们不敢看我们的妈妈!

  作为儿子,赤条条地在自己母亲的眼皮上手淫,喷精,我们还有什麼好意思
看她们!

  「好迅猛的喷射!」妈妈两眼发光,待我们的精液结束的时候,她才把自己
的手指从小穴中抽出来,湿淋淋的,轻盈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终於结束了。」妈妈甜甜地说道,「过来吧,我亲爱的小伙子们,来。坐
在沙发上。」

  我们低著头,向著沙发走过去。

  芭芭拉也不得不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给我们让坐。呵,
一直都处於保守状态的她,手指也像妈妈一般,湿淋淋地粘满一手指她小穴中的
淫液!

  我们毫不客气地坐在沙发上。然后,妈妈看著我们说:「现在,该是教你们
如何从一个小男孩变为大人了。」

  她笑咪咪地看著我们,问:「你们準备好跟我们一起作爱了吗?」

  火,又让妈妈的话燃点起来了。

  我们又能说什麼!

  「唔,哦,是的!」我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也无法正常地进行回答。

  「那好吧。」妈妈赤条条地两膝跪在地上,她跪在我跟罗拔的中间,然后,
伸出两手,仍然湿满著她的淫液的手,左手握起我的肉棒,右手则捏著罗拔的鸡
巴不断地抽动了起来。

  「虽然,已经射过精了,但过一会儿,它们又会变成大丈夫了。」一边抽动
著,妈妈一边看著我们说。

  「你看,你们的肉棒又开始发硬了。它已经想著马上要当大丈夫了。」妈妈
笑著对我们说。一边说著,她的手一边在我们的肉棒上抽动著。

  「噢……」她的口中发出唱歌一般的呻吟声。

  「现在,我的孩子,我们就从口交开始我们的授业吧。」说著,她把头往我
的胯下俯下来,张开她那性感的小嘴,吐出舌头,先连连在我的龟头上舐起来,
然后,头一俯,我的肉棒已经全部没入她的小嘴中。

  在这之前,我一直有过无数的幻想,那些幻想中,当然有女人为我口交的场
面,只不过,我完全没有想到,第一次口交竟然在这个夏夜中进行,而第一个为
我进行口交的,并非别人,却是生我养我的母亲!

  我想,此刻罗拔的两眼会冒烟吧!当他看著我的妈妈为我口交,看著我的肉
棒湿满著妈妈的唾液,不断地从她的小嘴中出没,虽然,我妈妈的手仍然握著他
的肉棒,一边为我口交,一边不断地为他上下抽动著,但看著我那十分享受的模
样,他的两眼不冒烟才怪!

  妈妈的头在起伏,我的肉棒在她的小嘴中不断地吞吐著,想不到,她的小舌
头是如此的温暖,如此的湿滑,它始终卷在我的肉棒上,随著它的一出一进,不
断地上下拖动著。

  舒服哦,我的头仰进来了。口中再也无法压得住我的呻吟声。一股暖暖的爱
意,渐渐地再次从我的心底中升起来……

  但是,妈妈并没有让我过於的放纵,她一听到我的呻吟声,当即停止了为我
口交的动作。她把我那胀挺的肉棒从她的口中抽了出来,然后,看著罗拔,用她
那柔软的小手连连的为他抽动著。

  她的头又慢慢地俯下去,一直俯到他的肉棒上,像刚才对我那般,吐出红红
的小舌尖,轻轻地挑动著他的马眼。一会儿才慢慢地含著他的肉棍子,一直往她
的喉咙深处插进去。

  此刻,婶婶赤条条地站在一旁,但她的两眼不眨地看著,她看著我妈妈为她
的儿子口交。

  「芭芭拉,难道你不想吗?」妈妈抬起头,突然对正看得入迷的婶婶说道:
「你看,你儿子的肉棒多大!」

  她一边说著,一边用手把罗拔的肉棒抽动了两下。然后,她把自己的位置让
了出来。

  芭芭拉没有说什麼,她两膝跪下,两眼紧紧地盯著自己儿子那又长又粗的肉
棒,然后轻轻地握在手中,缓缓地抽动了起来。

  「孩子,你喜欢妈妈这样做吗?」婶婶抬起头来,勇敢地看著自己的儿子,
温柔地问。

  「当然,妈妈,你舐它吧,就像苏珊婶婶一样舐它吧。」罗拔答道。

  芭芭拉听著儿子如此说,她再没有说什麼,只是把头向儿子的胯下俯去,用
嘴叼著罗拔的肉棒,慢慢却有点不自然地抽动起来了。

  儘管,她的动作很不自然,但罗拔却并不在意。他只管在尽情地享受著。

  是呀,肉棒在女人的口中,就算再慢,但温暖的舌头,湿润的嘴巴,还有女
人的温柔,那一点不令我们男人陶醉,我们还能说些什麼?还是享受吧!

  就在婶婶为罗拔含舐的时候,妈妈并没有停下来,她把头俯在我的胯下,小
嘴张开,再一次把我的肉棒吞进去,然后,她开始全心全意的口交授业了。

  与婶婶不同,妈妈的动作流畅,放纵而又稍带点粗野,她的头不断在上下起
伏,她的嘴唇紧紧地夹著我的肉棒,一边抽动,一边还在不停地吮吸著,当即,
起居室中响起了「嘖嘖嘖」的吮吸声……

  呻吟声,又开始在这火热的房间中不断。我在呻吟,罗拔在呻吟,我们的妈
妈也在呻吟。只是,我和罗拔的呻吟是情不自禁,是响亮的。而我们的妈妈的呻
吟却只从她们的喉咙中发出,沉闷地发出。

  无论是什麼声音,呻吟总是呻吟,它时时在表达著自己的快意。

  我两手时而握著拳头,时而紧紧地抓著沙发,时而,又用力地扯著妈妈的头
髮,把她的头压下去,拖起来,又压下去。

  罗拔头往上仰著,浑身紧紧地绷著,口张得大大的,成了O型,久久不能合
拢。

  不管我们的反应如何,我们的妈妈还是那样,不断地把她们的头起伏著,让
肉棒不停在她们的小嘴中出没。

  「哦………」一阵阵的快感传入我的脑海,当我意识到它的出现时,已经迟
了,我只觉得从我那光滑的龟头上不断地传来一阵阵快感,我浑身发紧,下体一
抽搐,一股暖流已经衝向马眼,向著妈妈喉咙的深处射了进去。

  就在我射精的时候,妈妈并不介意,肉棒仍然不停地大在她的小嘴中吞吐,
从我马眼中狂喷而也的液体,滑入她的喉咙,滞於她的口中,随著我的肉棒不断
往下滑落著,妈妈一边吮吸著,一边把我喷出的精液往肚子裡吞著,直到肉棒在
一连串的弹动之后,液体已经乾涸时,她才有点恋恋不捨地用她的舌头,小心地
为我清洁著,把最后一滴液体捲入她的腹中。

  呵,那是一次多麼美妙的口交,而妈妈给我的却又是何等热情的款待!

  此时,罗拔也已无法控制自己,他两眼看著肉棒在他妈妈的嘴中出没有著。

  当儿子的精液往婶婶的小嘴中狂喷而出时,她两眼睁得老大老大的,好像不
点不相信,她不相信自己的儿子的精液竟会射入自己的喉咙!然而,她终於美美
地闭上两眼,不失时机地把口中的的营养品吞进自己的肚裡. 一边吞,她的嘴仍
然不停地含著著她儿子的肉棒,催促著它加速喷射。

  终於,我们的肉棒在妈妈的舌头下再次清洁乾净了。

  我们美死了,我们已经在天上飘动!

  我们终於第一次尝试过口交的滋味,我们第一次在妈妈的口中射精,这是何
等值得怀念的事!

  「哈哈哈,真的不愧是处男,连喷出的精液比别人的要香。」妈妈神情满足
地说著。

  我,罗拔已经懒得出声,我们还在刚才妈妈嘴裡射精的兴奋中。仍然迷醉在
乱伦的高潮中!

  妈妈站起来,对我们说道:「现在,我们的小伙子们,是时候到我的房间去
了。」

  说完,她自己已经抢先往楼上走去。到她的房间?我们已经知道那意味著什
麼!跟著妈妈的背后,我和罗拔的步履无比轻鬆地走著,跟刚才下楼的时候,已
经有头天渊之别,尤其,在我们的面前,是妈妈的屁股。那用牛油和乳脂製成的
屁股!

  一路往上走,我的目光真的是忙不过来,它始终盯在妈妈那雪一般白的屁股
上!我偷眼楂了罗拔一下,他的目光同样粘在那雪白的臀瓣上,看著他,我怀疑
他会不会连口水也流出来。

  可惜的是,芭芭拉婶婶却在我们的背后!

  随著妈妈进了房间。妈妈站定了。

  床,就在她的后面,但她没有坐,也没有躺,她只站在我们的面前。那一身
雪白的肌肉嫩生生地裸在的我们的眼前。虽然,刚才已经看过了,看得很彻底。
但现在,我们好像都得了健忘症,已经忘记了刚才所看到的一切。两眼,再次盯
在她的身上,上下移动著,越看越想看,越看越爱看。

  「我美吗?孩子?」妈妈两手按著自己那条雪白的腿,慢慢地往上滑著,无
形中,我们彷彿著了魔,两隻眼睛也随著她的手,移到她那两条白生生的玉腿上。
妈妈的腿,修长,结实,浑圆,充满著野性的力量。她那两隻同样雪白的手,紧
紧地贴在它的上面,划上小腹,她好像无意地滑向她的耻丘,绕著耻丘,她慢慢
地划著圆,在她悠然的动作中,我们发现,她的耻毛虽然浓浓的,黑呼呼的一大
片,但它们的排列却是分佈得那麼有规律,中间密密的一团,越往外长,便越稀
少,那些不多的边缘区,却一根一根的往外伸延著,令人担心它会在我们不注意
的时候,突然往外爬了出去。

  看著妈妈的耻毛,我突然想起了电波,不断往外幅射开去的电波!眼前,那
往外扩散的无数耻毛,不正是那有形的,往外幅射著的电波吗!

  妈妈的手开始按到她那些黑呼呼的毛儿上,悠悠地向上移动,我们两眼紧紧
地盯著她的手,欣赏著耻毛被她的手吞没,再调皮地从她的指缝中探出头来,然
后害羞地躲回妈妈的手中,慢慢地现出它们的本来面目。当最后一根耻毛也从她
的掌中露出来的时候,妈妈的手并没有停下来,她滑上她那柔软的腹部,用指尖
点著她那个又大又深的脐眼,轻轻地环绕,划起圈子来。

  她的一手在划著圈子,另一隻手却慢慢地继续往上移,滑过那清晰可见的腓
骨,推上她那两团丰挺的肉球,然后,好像是一个艰辛的攀登者,慢慢地往上游
著,一边游动,一边还不断地揉弄著那团白肉,白肉在不断地变形,她的屁股也
开始了轻轻地扭动。待她两隻手指紧紧地捏著她那个早已经尖挺的蓓蕾时,她的
口中已经开始唱歌一般的呻吟。

  妈妈,你在干什麼?

  但,无论妈妈她在干什麼,已经足够了,因为,我们的性慾再次被挑动起来
了!

  妈妈的手重新回到腹上,并没有停留,她重新滑回肚子上,然后再次慢慢地
往下滑著。於是,我们的目光又再次落回她那往外扩散的有形电波上。电波消失
了,手掌按住了它们压在它们的上面,慢慢地往下推去,随著手的下没有,它们
一根一根了耸立起来,惺惺然地,向著我们发出强烈的挑逗。

  「我美吗,孩子?」妈妈再次问起了我们。

  眼睛已经被她的手粘住了,我们不能抬起来看她,口,不知怎的,口水特别
多,我们只顾著不断地吞嚥著口水,不能回答她。但,她不美吗?她真的美,此
刻的她,不但美,简直美得足以跟希腊的女神维纳斯相比。但我们说不出话来,
我们只能在吞著口水,连连把头点个不停。

  「谢谢你们的讚赏,我的小伙子们。」妈妈一边说著,向著我们撩人心弦地
一笑。她的手一边按在她那两腿之间的挤压处,轻轻地按著那个小分叉。此时,
我们的两眼已经不再受她的控制了,我们不但看著那条小肉缝,我们还把目光移
进她的两腿之间,深入到它们的深处去。那裡,在两腿的挤压中,两片肌肉可爱
地隆起著,褐褐的顏色,似垅,似墁,更像一个发酵到恰到好处,刚刚被烤熟的
麵包,麵包的中间,一道切痕,正好端端正正地把那高高隆起的麵包切为两半。

  我们在吞嚥著口水,用力地吞嚥著。是不是肚子饿了,真的想要吃点什麼?

  「嘻嘻嘻,美吗?」妈妈的手伸到下面去,用力地把麵包拉开。裡面,红红
的秘缝,显得更加清晰可见。最妙的,就在那条粉红色的秘缝上尖尖地露出红红
的一根硬肉芽,逗人地往外吐著。

  女人,我们并非没有看过,不穿衣服的裸体女人,我们在杂誌中也看过不少,
坐的,站的,裸裎著一双豪乳的,暴露出圆圆的大肥臀的,拢著两腿躺在床上,
张开秘部趴在床上的,各式其式,应有尽有,但是,我们从来没有看过如此性感、
如此令人心动、如此教人热血澎湃的女人!真的!此刻,我们的两鼻几乎要喷血,
连两眼也简直要跳出来了!

  太美了!太妙了!

  慾火,又在心中急剧地升腾。本来已经疲软的肉棒,已经开始再次要作怪了!

  我和罗拔楞楞地站在那裡,不知自己到底要干什麼. 芭芭拉到什麼地方去了?
我们已经再也顾不上了,只听见,在我们的背后,也传来响亮地吞嚥口水的声音。

  「还要看吗?」妈妈一脚踏在床面上,一脚仍然在地上不动,她那双柔软的
手,轻轻地,搂著自己雪白的腿,慢慢地抚摸著,当手滑到上面来,她就会一路
摸上她的秘部,拉开她的小花蕾,露出她颗红红的小肉粒,尖尖的手指用力地按
在它的上面,一圈又一圈了反覆揉弄起来,另一隻手慢慢地摸到她那个小穴中,
竖起中指,轻轻地推开花唇,小心地往裡面插进去。

  慢慢地拉出来,再慢慢地插进去。

  她没有再看我们,只顾著自己在揉弄著,抽插著,她的口中,那令人陶醉的
呻吟声更是醉人。

  我们的两眼要喷火了,热血在我的体内势辣辣的焚炙著,肉棒越挺越硬,越
挺越硬了。

  唉,真的难受极了!

  妈妈好像完全不理会我们的感受。她把脚放了下来,身体开始在我们的面前
慢慢地转动,她那个用牛油和乳骼製成屁股,再次圆圆的,紧紧地绷起,轻微带
著颤动,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她两手伸到背后,轻轻地拍打著,让她那个雪白的
部位在我们的面前,湖水一般地不断发出一串串的涟漪。涟漪从她的屁股上开始,
一直颤呀,颤进我们的心裡去,太动人了!

  涟漪还在微微地泛动著,却让她的两手制止了。她两手在她那片白花花的臀
瓣上,渐渐地用著力。本来紧紧地併拢在一起,只露出窄窄的一道小缝的部位,
随著她两手的用力,慢慢地张开。一边拉动,她的上身再次慢慢地往下俯著。

  臀瓣,被用力地分开著。身体,慢慢地往下俯著。

  她最神秘的地方,慢慢地现出它们的原形。先是她那浅红色,佈满著褶皱的
小屁眼,然后,是她那个紧紧地併拢在一起的小蜜桃。

  蜜桃,仍然泛著水光,清清楚楚地暴露在我们的眼著。

  此刻,女人在我们的面前,已经再没有什麼秘密,但,即使是再没有秘密的
女人,却有她的吸引力。

  妈妈的吸引力在迸发。势不可挡!

  「孩子,看到了吗?」我也说不清,到底妈妈是在发问,还是在呻吟。

  她一边说著,一手仍然留在手面,另一手却重回到前面去。

  前面的手,透过她的两腿,伸到后面来了。

  后面的手,已经放开了臀瓣,慢慢地滑下去。

  一手,插入她的小穴中。

  另一手,却慢慢地压在她的屁眼上!

  然后,妈妈两手肘支著床面,慢慢地从地上爬到床上。小心地仰面躺了下来。

  「芭芭拉,你了来吧。」

  在妈妈的招呼声中,芭芭拉也爬了上去,一起躺著,只留下我们呆呆地站在
地上,目不转睛地看著她们的肉体。

  「现在我们该怎麼办?」罗拔问。

  「怎麼办?当然是把精液再次射出来了。」妈妈俏皮发答道。

  芭芭拉让妈妈的话逗笑了。

  我和罗拔相互的看了一眼,像我一样,他的手也握著自己的肉棒,张大著嘴
巴,正在慢慢地抽动著。然后,我们再看著床上的妈妈。

  床上,我妈妈的手指仍然插在自己的小穴中,像我们一般,正在慢慢地抽动
著,她一边让自己的手指在小穴中滑出滑进,一边看著有点不知所措的我们,微
笑著说:「我的小男人们,难道,你们还想在我的小穴前手淫一次吗?」

  转过头去,看著也有点难堪的芭芭拉,她用肘子顶了顶她,说:「芭芭拉,
把你的小穴张开一些,好让我们的孩子知道自己该怎麼办吧。」

  彷彿,她在给芭芭拉作著提示,她两腿慢慢地往腹下收著,随著她的两腿的
收缩,她下体的秘穴渐渐地分开了,本来,已经张开的小缝,越张越大,光溜溜
的,带著她小穴中渗出的淫水,在灯光下微微地泛著淫猥的光泽。光泽似在告诉
我们,那是宝贝,让我们去採摘。

  玉腿慢慢地顶著她那个雪一般白嫩的屁股,她并没有再分开,反是紧紧地併
拢起来,用两手紧紧地抱著,把自己的腿慢慢地往胸前拉过去,随著她那两条玉
腿的渐渐升高,她的秘唇再次暴露无遗在我们的眼前,跟刚才不同的是,刚才还
是一马平川,大河宽敞而浩荡,两岸两堤低平,现在是风光尽敛,不溪乍现,两
岸高高地耸立,於壅在一起,紧紧地挤压著,小溪浅窄,只成一线。

  像麵包,也像一个过熟的蜜桃,带著微微的褐色,却平添几分吸引力。

  她两腿继续往上收拢,本来软绵绵地冒在穴下的肉团,渐渐地消失,慢慢地
被压得扁扁的臀部再次构成一个圆,极美,极美,明显地带著挑逗力的圆。

  蜜桃、密缝、圆臀,还有那道深不可测的臀沟,一切,再一切在倾泻著男人
无法抵挡的魅力……

  与我妈妈不同,芭芭拉也把两腿张开了,只是,她没有用手搂,只是平平地
张开著,可能,在她的内心,慾火已经焚烧起来了吧。她一边把她那片小花瓣大
大地拉开,尖尖地从她那粉红的秘缝中挺起一隻孤舟,孤舟微微泛黑,似钢铁所
铸,就在那微微的黑色中,仿如初绽的花朵,一点白白的影子隐约出现在孤舟的
顶端。孤舟乘著风,破著浪,已经在她那条浅浅的小沟中啟航。她的另一隻手,
也并没有閒著,那尖如春笋的手指正紧紧地压在孤舟的旁边,慢慢地转动著。

  虽说,她只是两腿微线,但她那平日最隐密之处,此刻己是暴露无遗,虽然
小秘缝的顏色与我妈妈的无甚差异,但是,她两岸似是用肥沃的泥土堆砌的,褐
色更深,黑光更显,更妙的是,肥沃的泥土上,竟有几根芳草,在风中微微地抖
动。

  她柔弄著,一开始,还是慢慢地在罗拔的面前绕著圈,但随著时间的推移,
她越压越用力,越旋越快,喘息声已经从她的鼻孔中隐约可闻,她揉著、压著、
转著,两腿不断地压在床面上,把她那佈满芳草的小肉丘挺起,就在她不断往上
挺的时候,她的口中已经开始发出令人感觉梦囈的呻吟!

  呻吟迷濛,只是,床面上那一黑一白的下体,却极为明显,我们两眼顿有忙
不过来的感觉。

  「孩子,你们真的不愿过来吗?」就在婶婶那梦囈一般的呻吟中,妈妈用同
样迷濛的音调对我们说。

  於是,我们醒来了,从梦幻中醒来了。

  是呵,如此妙人,如此妙处,已经全部为我们展开,我们为什麼还在它们的
面前徘徊!

  於是,我和罗拔连忙扑了过去,彷彿,他害怕我一下子佔有了他的妈妈,他
一爬上床,就往婶婶的身边偎去,而我,嘿嘿嘿,就算你不抢,当然也会选择我
的妈妈!

  「孩子,妈妈美吗?」

  又是那一句话,还是那种令人梦游一般的声音,我的妈妈两腿仍然压在她的
胸前,只是梦囈一般地问著。

  「美!美!当然美!」我情不自禁,马上忙不迭地回答。

  「既然这麼美,孩子,你不想玩一玩吗?」

  「玩?怎麼玩?」真是有点傻呼呼,我不知道为什麼会问那一句话来。

  「是不是要妈妈教你才懂呢,我的小男人!」

  嘿嘿嘿,那还用教吗?妈妈一言提醒梦中人。

  到底罗拔在干什麼?我只听见婶婶发出呻吟声,但我却不再去管他了。我把
头俯到妈妈的秘唇著,两手按著她那个刚被烤透,新鲜出炉一般的小麵包,小心
地分开著,緋红緋红的,神秘的小河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如此的近,以致那刚
被剜出的小蚌肉那粘糊糊地包裹著一层什麼的,我也亲眼看得清清楚楚,跟婶婶
的一样,同样是孤舟,但妈妈的却不同,妈妈的孤舟并非用钢铁所铸,是似玉非
玉的物质铸成的,特别的动人。

  就在孤舟的顶端,我惊异地发现,在一层薄薄的皮的包裹下,裡面亮亮的,
半隐半露地现出一个小白点,那白点,像我的龟头,也是如此的光滑,也是如此
的鲜嫩!在书中,我不止一次地看到过,这,便是女人的阴蒂,但亲眼所见的,
而且如此奇异地看到的,却是我的第一次!

  我激动了,心跳得很厉害,忍不住,我用手指轻轻地揉弄起它来。

  「嗯……」妈妈浑身一抖,鼻翼当即发出响亮的喘息声。

  「别弄得那麼大力,会痛的。」在喘息中,她轻轻地提醒著我,梦囈一般地
提醒著我。

  「知道了。我会小心的。」我兴奋地回答道。

  「哦……哦……好,太好了……」在我的旁边,婶婶芭芭拉正在大声地呻吟
著。

  她的呻吟声吸引了我,我偷偷地斜著眼睛一看,原来,罗拔正在为他的妈妈
吃著小穴,只见他用舌面紧紧地压在婶婶的秘唇上,用力地往上拖动著。

  哈,原来如此。

  我的兴趣,仍然在妈妈的小豆豆上,刚才,妈妈和婶婶已经不止一次地干过
给我看,就算是白痴,也懂得如何揉弄那小点点了。我把拇指压在那光滑的小点
上,一按一轻,一轻一按,随著我的每一下动作,妈妈的身体同时作出最适当的
反应,颤抖,一次又一次地颤抖著,不止如此,她那个佈满著小褶縐的菊穴,也
在我的按动下一张一合地,可爱极了。

  像她们那般,我用力地压著,慢慢地向四周旋转起来,这一下,妈妈再也受
不了了,她的口中已经开始呻吟,随著她的呻吟声,我感觉到,她那两片肥肥的
秘唇,也彷彿在颤抖著。

  小穴、小穴呢?从书上看得多了,但是,我从来没有看过妈妈的,我要看一
看,我要亲眼看一看。

  我的手指慢慢地张她那两片肥厚的花唇,一直滑向她那紧紧地挤拢成一个蜜
桃模样的下部,就在两腿的分叉处,我轻轻地把花唇张开,就在小河过,我找到
了妈妈那两片薄薄的小肉片,欣赏著那跟大花唇顏色深浅的别的小肉片。我轻轻
地把它们分开,立刻,一片的嫣红出现在我的眼前,就在那一片的嫣红中,清清
楚楚地现出了一个小小的孔穴。

  很奇怪,小小的小孔,只有小指般的大小,那能容纳下那麼多的东西,我知
道,我是从这地方出生的,为什麼这地方如此奇怪,如此的窄窄之处,竟然生出
一个那麼大的人来。

  一时间,我楞住了,真的令住了。我楞在茫然中,楞在迷惑裡. 「孩子,既
然已经把它张开了,你不去看一看吗?」妈妈仍然是用她那梦囈一般的呻吟声在
对我说著。

  对,我为什麼不进去看一看呢。於是,我像妈妈那样,竖起中指,小心地对
著那个圆圆地露出的小孔,轻轻地插进去。

  「嗯……」我的手指才进了半截,妈妈的嘴裡已经哼了出来,她浑身又是一
抖,两腿用力的紧绷了起来。

  湿湿的,滑滑的,暖暖的,一种令我无比舒适的感觉,当即把我的手指紧紧
地包裹了起来,隐约中,彷彿有一种轻微的吸力,把我的手指往裡面微微地吸动
著。我无法再抵受它的魅力了,再也顾不上妈妈,稍稍一用力,我的整隻手指已
经全部插到她那个温暖的小穴中去。

  呵,多美妙的感觉!这就是女人!我当年从这裡出生,现在,我的手又回到
这裡来了!

  看来,它仍然没有把我忘记,它以它的温暖和热情,紧紧地搂抱著我,让我
尝到再次回到老家的感觉。

  我的轻轻地把手指拉出来,只见一层晶莹的液体,湿淋淋地粘在我的手指上
面。我知道,这是我妈妈的淫液!

  手指,已经不再听我的使唤了,它刚从我出生的地方抽出来,再次马上插回
那裡去,一出一进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哦、哦,美、美,」妈妈的手有点无法搂动她那两条白生生的玉腿,她的
腿不断地滑著,随时準备溜回床面上去。

  「太好了,好,快一点。对,再快一点,我美死了!」

  妈妈在喘息。妈妈在呻吟。妈妈的身体在颤抖!

  在妈妈的呻吟中,我的手指更加用力地插动著,随著我的插动,妈妈不断地
颤抖,不断地呻吟。

  终於,我抽回了手指,伸到鼻子底下嗅了嗅,但,我无法分辨得出,那是什
麼味道。

  手指没有给我什麼味道,但从妈妈的秘唇上,却发出一阵我刚才在起居室中
嗅过的气味。

  气味,有点不寻常,因为,它不断地钻进我的鼻孔中,不断地激起我心内的
慾念。我知道,那也是从妈妈的小穴中渗出的,但我就是不明白,为什麼密唇跟
我的手指的味道完全不一样呢?

  我伸出舌头舐了舐,仍然是那样。

  为什麼?我疑惑了。

  刚才,肉棒已经有点不听我使唤,开始作软了,但从妈妈的秘唇上传来的气
味,却令它再次地振奋,它又在跳动了。

  我把鼻子凑在妈妈的秘唇,轻轻地呼吸著,让那种令我亢奋的味道慢慢地沁
入我的心脾。突然,我想起了堂哥。

  对,堂哥在吃他的妈妈,我为什麼不也试一试吃一吃妈妈呢?

  我吐出了舌头,看著妈妈那孤舟,舌尖对著那个更加隐密的小白点,轻轻地
挑了一下。

  「呀……」想不到,就那麼轻轻地挑,妈妈竟然尖叫起来了。

  妈妈的尖叫声更惹起了我的好奇,我坚硬地挺起我的舌尖,更加用力地对著
它,迅速地连连挑逗著。

  此时,妈妈好像已经浑身乏力,她的两手再也无法搂抱自己那两条白生生的
玉腿了,她鬆开手,按著我的头,她的两腿重重地放到床面上。

  「哎呀……哦……噢………」妈妈不断地呻吟著,她发出不同的呻吟声,看
来,她兴奋极了。

  侧著我的小舌尖,我沿著她那道緋红的小秘缝,慢慢地往下舐去,就在我的
舐动下,妈妈的身体不断地从床面上挺起,然后,再无力地躺回床面去,她按在
我头上的手,时而紧紧地把我按著,时而又用力地扯著我的头髮。

  舐著她那两片薄薄的小花瓣,我先是用舌尖把它们分开,然后,又好奇地用
两唇紧紧地把它们夹著,用力地吸入我的嘴裡. 「噢……」

  妈妈的身体僵硬地绷著,两腿紧紧地把我夹在她的中间。但就是这时候,我
的舌尖已经开始在她的玉门前面试探了一下,接著,像深深地插向她那个小小的
淫穴中。

  这一次,我又感受到了她的縻肌的温暖和热情。我只觉得,我的舌头一插进
去,一股带著硷味的液体,已经流进我的口中!

  是什麼?我已经没有再去注意,我尖尖地挺著我的舌头,不断地,一下又一
下地,往那个滑溜溜的地方插著。

  「哦,美死妈妈了。美死妈妈了!」

  在我的舌头的抽插中,妈妈的身体不断地扭动著,绷紧著,时而挺起,时而
直直地,一动不动,但她的手,却始终没有离开我的头,她紧紧地按著,用力地
按著,每当我把舌头插到她淫穴中的时候,她就死死地压著它,不想让我动,只
好让我尽量地深入……

  「噢,我受不了了,孩子,来吧,妈妈再也受不了了。」妈妈在不断地呻吟
著,她的两腿大大地分开,但她的手却按著我的头,不让我自由地摆动。

  妈妈的喘息越来越重,我的呼吸也越来越浊。

  终於,我离开妈妈的下体了……

  我的肉棒已经在开始作痛起来了!

  「来吧,孩子。」妈妈在连连地催促著我我。

  我才压向妈妈的肉体,她已经急不及待地伸出手来,紧紧地搂抱著我:「孩
子,该是真正的性交开始了。」

  我的肉棒已经贴著她的小穴,她把手伸了下去,摸到我的肉棒,然后,轻轻
地握在手中,慢慢地引导著我,对著她的穴门,情至此时,已经无用她再指点我
什麼,我已经知道我该如何办了。

  轻轻一点,凑著妈妈的小穴的淫水,光滑的龟头已经进了一部份。妈妈身体
一抖,口中「嗯」地一声,随即又叫道:「对、对,我的孩子,就是这样了。插
吧,插进去,快点插进去吧。」

  在妈妈的呻吟声中,我慢慢地,向著她那个发紧的小穴插著。嘿,真的不可
思议。想不到妈妈的小穴,比迪士尼乐园更有趣!

  我刚一进入,暖暖的,湿湿的,滑滑的肌肉当即就把我的肉棒紧紧地裹了起
来,我插得越深,它裹得越紧,滑溜溜的,一种不可思议的火热,不断地刺激著
我那充满著陌生,充满活力的年轻宝贝。爽呀,爽得我当即「哦」地一声,美上
天去了。

               【全文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