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7|回复: 0

[母子] 换母俱乐部(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27 10: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换母俱乐部2(**俱乐部)

    part@1(再奸惠安)

    @@伯恩离开惠安的身体穿上了衣服,并叫浩然与石门从楼上走了下来就先出去了。

    @@两人帮惠安解开了麻绳,这时蕙安的红通通的肉穴,**刚被伯恩操得**直流,加上先前射在里面的精液,而惠安大致完全开放的大腿根部,美丽的花瓣张开嘴发出淫邪的光泽,先前的精液覆盖在阴埠上,在惠安那肥美的肉唇旁也还有稀疏的阴毛所包围着,暗红的阴蒂骄傲的挺立在两人面前。

    @@而最令两人吃惊的是惠安的阴蒂与**简直是肥美到极点,**与阴蒂那皱折的淫肉因为充血而明显地裸露在外,与之前两人的穴比起简直肥美得诱人,一对大**沉甸甸微微抖动,头发有点散乱,脸上露出索求之色。在感官的刺激下,和女人**的神色中,两人的**早已高举,色迷迷地注视惠安两只不停在空气中颤动而高挺着**。

    @@昏沉中的惠安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东西要进入自己的嘴巴,很自然的含入**并开始吸吮着浩然与石门的**,帮两人打起手枪,直至射精完毕!而惠安已经躺在地上动也不动,如死人般,嘴角残留的精液流出。而她张大了空洞失神的眼,泪水不断向两旁流下,不知要到何时才能脱离魔手。而两人在玩弄完惠安的**後,露出满意的微笑,然後穿回衣服各自回家。

    @@一如往常伯恩回到家里,不同的是在家里等不是妈妈而是一个成熟的女体。一个任由自己玩弄的玩具,伯恩心里面想着。

    @@甫一进门,碰巧惠安刚刚洗玩澡出来正在找吹风机。惠安∶“伯恩,吃饱了吗?桌上还有饭菜。“

    @@伯恩∶“我在外面先吃了,你在找什麽?”

    @@惠安∶“吹风机啊!刚刚洗玩头发要吹乾它。”

    @@伯恩∶“在我房间里有一只,我先去洗澡了今天留了一身汗。”说完伯恩就进浴室洗澡去了。

    @@惠安闻言走到伯恩的房间要拿吹风机,顺便就吹起头发来。却找不到镜子,幸好衣橱内有镜子,惠安一边吹着头发一边帮伯恩整理一下衣橱,可是老天却让她看到了不该看得东西┅┅

    @@一个黑色不起眼的咖啡色包包引起她的注意,好奇心令她坠入了一个万劫不覆的淫欲世界。惠安拿着包包坐在床头一打开,一根造成雄伟的男性象徵映入眼帘,还有许多的**玩具!惠安心跳加速,久久不能接受自己的儿子竟然会有这样的东西。

    @@惠安一件件把它们从袋子里拿出,每件东西都好像似曾相识,身子慢慢的发热,惠安不禁奇怪怎麽会有这样的感觉。最後床上都是琳琅满目的色情用品,而袋子里只剩下三本精美相簿,随手拿起一本标示着“teacher”的相本翻开,内容都是一些女性**时的相片,有的是**、菊门、有一些sm的裸照,还有如厕时的照片,上面还细心的着名日期与地点。心底突然一震,一张正在**的脸孔不就是郁涵吗?被凌虐的女子不就是郁涵吗?惠安心底凉了半截,自己的儿子竟然会干下这种事。

    @@换了另外一本上面用英文写了“nurse”也是一样,郁涵身着护士服,全身被夸张的绑着露出胸部与**,**上夹着夹子、**下被人插入一只露出一半的性具,正痛苦的咬住绑在嘴里的圆球,泪水与口水从圆球的空洞留下。

    @@惠安手颤抖的拿起最後一本标示为“mom”的相本,慢慢的翻起第一页,一张被放大的四乘六相片里面的主角正是自己,躺在床上的照片。惠安今天穿着她性感的白色透明丝质睡衣,那美艳的睡姿┅┅

    @@时间似乎回到当时,惠安觉得衣着越来越少,浩然与石门的行为也越来越不规矩。惠安觉得自己好像又被强奸了,终於让惠安的心碎了,不但**被凌辱,连精神也丧失了,因为自己的淫照竟然在儿子的衣橱里┅┅

    @@惠安终於崩溃了,只是呆呆的拿着相本面无表情的坐在床上,双眼中的光华也不见了,整个人好像行尸走肉般。

    @@伯恩在浴室叫着惠安要帮他拿换洗内衣裤,叫很久都没听见回应,只好在重要部位披着一条毛巾,走到房门口,刚刚好看到惠安拿起最後一本相本,伯恩不动声色的在门外观看着。看了很久,伯恩发觉惠安的情形不太对,急急忙忙跑过去。惠安的思想已经陷入混乱之中了,伯恩叫她也不回应,只是一直重复着说∶“我是个**的女人!我是个**的女人!”

    @@伯恩也慌了手脚,不知道要怎麽办。就在这当头伯恩的毛巾掉了下来,伯恩灵机一动,腰一挺,**就往惠安嘴里插去。

    @@**滑进正叫闹着不停的惠安淫嘴,直顶到喉头,只隐约听到“我是┅┅**的┅┅是┅┅乱┅┅伦┅┅不┅┅”,接下来由於**不住的澎胀,惠安的小嘴就只能吞吐着我的**,再也讲不出话来了。

    @@渐渐的,惠安的双眼有了光辉,本能的要抗拒。伯恩见方法有用了,急急忙忙的将**从惠安的嘴里抽出,这时气氛显得很尴尬。

    @@还是伯恩先打破沉默,说∶“妈,你还好吧?”

    @@惠安的眼泪终於溃堤,不断的责骂伯恩∶“你为什麽会有我这些相片?”惠安问着。

    @@面对着惠安的质问,伯恩无言以对,伯恩想∶你既然已经恢复神智,那我就不用烦恼了,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伯恩要将**插入惠安的嘴中。惠安紧闭着口抵死不从,伯恩突然一拳打向她肚中,惠安惨叫一声,张开了口,**便塞入她的口中,大力抽动着。

    @@而看到惠安因为羞耻、伤心而哭泣的伯恩,反而有另一种强奸的快感。有了上次母的经验,所有的道德良知早已消失不见,脑中只有惠安那阴蒂与**。伯恩双手更不自觉狂暴地挤压惠安的**,并用舌尖舔弄着渐渐挺立的花瓣,因为充血而明显地裸露在外,再用舌头舔遍惠安的**。

    @@惠安极力的反抗,可是身上的衣物在伯恩的魔手下一一的被撕裂,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惊惶地叫∶“伯恩,快住手!”同时开始想推开伯恩。

    @@而伯恩哪里会放手,他双手按住惠安的双腿,继续地吸吮着。没多久惠安已经完全放弃抵抗,叫不出来了,身体更剧烈的淫动起来,只是一直发出淫荡的哼声,再也叫不出来,整个淫嘴被**征服了。

    @@那副极度淫乐的失神模样与平常端庄高雅贤淑,慈母的形象简直判若两人,令伯恩欲火焚身,双手用力掰开惠安的花瓣,用手轻触惠安的阴洞,只觉温暖潮湿,丝丝蜜露从内泌出。

    @@惠安给伯恩手指爱抚阴部,感觉如遭雷殛,浑身趐麻,已不知身处何地,待感觉身体被人重压时才清醒起来。全身**的伯恩压在惠安身上,而两腿已顶开了她双腿,一条坚硬而灼热的柱状物体正在惠安阴缝中揩擦。

    @@“ㄝ┅┅伯恩┅┅不要┅┅求求你不要┅┅伯恩┅┅”惠安无意识的说着,脸上的表情哀求道。

    @@伯恩的**此时已抵着惠安的**口,虽然耳边听见妈妈的哀求,但浓浓的欲念已控制了理智,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干穴”,就算是妈妈的穴那也要操。

    @@**已钻进了一小半进内,惠安“嗯┅┅噢┅┅呜┅┅”淫叫着,伯恩慢慢的抽动**,让**摩擦着阴肉不理会惠安继续抽送着,“啪、啪┅┅”声不绝。

    @@惠安仍然如泣如诉的哀求着∶“呜┅┅饶了我吧┅┅请饶了我吧!”惠安像在说梦话般的喃喃自语,下半身不停地发抖。

    @@伯恩的**粗暴地在**口进出,还不时发出赞叹声。猛烈地摇动着腰,**在阴部内粗暴地抽动。惠安大叫,身体震动着,她绝望的呻吟声不断地传遍了整个屋内。

    @@“嗯,这小的功能真不错,光是插进去就令人觉得舒服呢!”伯恩故意用淫荡的语气说。

    @@这时惠安**里的肉壁柔软而紧密地裹着**的粗干,一点也没有松弛的触感,尤其是在慢慢抽动的时候,那种紧合感更令人舒服得魂似要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伯恩说∶“妈妈的穴部真是一级棒的!”

    @@“啊,你不要说了┅┅”惠安猛烈地摇着头,心中有着无比的耻辱与羞愧,可是身体却又不断的迎合**。

    @@伯恩骑在这全身裸露的惠安身上,**插入她那肥厚的**内,“妈妈,你的**果然是最上等的,跟我之前干过的穴不一样,你是不是觉得很爽啊?”伯恩看到惠安那因羞愧而发出不绝於耳的呻吟声,沉浸在一种满足的征服感。

    @@後来惠安越来越主动,起初还欲拒还迎的反抗着,但後来竟不住的摇摆着美淫臀迎合**上下的**,惠安兴奋得连两条小腿也弯曲了起来,紧紧的夹住了伯恩的腰际。弹簧床褥被压得在“吱吱”作响,**由惠安的里不停地流,湿透的大腿内则在灯光的反映下份外觉得晶盈雪白。

    @@惠安∶“啊┅┅好舒服┅┅哎┅┅哟!”屁股摇摆得更厉害。

    @@伯恩双手捧着她的屁股,拼命地挺送,愈插愈快,比下午还来得狼劲。

    @@惠安又发出无意识的淫叫∶“快一点┅┅再快一点!”并且浑身巨震起来,“噢噢”乱叫一通∶“哎哟┅┅好舒服啊┅┅啊┅┅我要泄喇!伯恩┅┅呀┅┅糟糕┅┅不可以在里面射,快┅┅抽出来┅┅”

    @@伯恩并没有听惠安的话,伯恩**喷出无数的稠浓的精液,如喷泉般往子宫射去。射完後伯恩并没有将**从惠安的**中拔出无论惠安怎样挣扎,仍然是紧压着她的腰。

    @@“妈┅┅舒服吗?你的小洞很暖,让我留多一会吧!”

    @@惠安推开伯恩,在床上哭着说∶“伯恩,为什麽?你要这样子对我┅┅?”浓浓的精液由她饱涨的罅缝处溢出来,一直流到大腿处。

    @@过了一会儿,惠安突然掴伯恩一巴掌∶“坏儿子、禽兽,妈妈你也干,你还是不是人,你叫我以後怎麽见人?呜┅┅呜┅┅”

    @@“妈,对不起,你别恼我,我知道是我错,禽兽不如,但我真的忍不住,我整天都想干女人,也没心思去读书,你又是那麽漂亮,我真是忍不住了。我知道不能干妈妈,但只要我们都高兴就行了,我们不说,有谁会知道?刚才你也有**,我看你被的几次都没有这次那麽激。”

    @@惠安考虑一下,伯恩立即说∶“妈,爸已经出海这麽多年,我也知道你很辛苦,你就把我当成爸爸,白天我做儿子,晚上我做你老公,好不好?”

    @@伯恩见惠安态度软化了,就伸手去摸她身体,另一只手去摸捏她的**,又接着说∶“现在这个时代都没所谓了,你看那些相片里,那个郁涵给我干得多爽啊!我**足足有七寸长,一定可以给你很多欢乐,而且米已烧成饭,你都给我干了,时光也不能倒流,不如放开怀抱,开开心心给我干更好。”伯恩说完就伸舌头去吮吸惠安的奶头。

    @@“不要吧┅┅好吧?”伯恩说完就真的去把自己留下的精液舔进嘴里。在伯恩舔精液时,惠安在床上笑看着自己的儿子为自己服务。

    @@伯恩一直往下舔去,舔到惠安的**上,然後用舌头去逗弄她的**隙缝∶“惠安,你的**有很多汁,好香,**肉红红的,舔得全嘴都是淫汁┅┅我很久没这麽兴奋┅┅呀!”伯恩再用力地吸吮,惠安全身都颤抖了**又来了,只是“呀呀嗯嗯”地**着,完全就不能招架。

    @@惠安主动的把位置掉换了过来形成六九式,小嘴一张,把伯恩的**含进嘴里。惠安这时早已认定**是美丽的,那娇羞无限的惠安已经永远消失在伯恩的回忆中┅┅

    @@此後只要伯恩一回家,惠安便马上成为伯恩的禁脔。不管惠安在干什麽,只要伯恩想要,就立刻剥开惠安的衣服,干起淫肉、来。有时惠安正在跟人讲电话,伯恩也不客气的让惠安妈咪像母狗趴下,起淫嫩穴,害的惠安只能对着电话“嗯┅┅嗯┅┅”不绝,对方还以为惠安在热烈的回应他,哪里知道┅┅

    @@更有时惠安在厨房台做饭,看惠安摆动的淫臀肉,似乎在挑逗着他,当然免不了又是上前推倒,一阵的狂的惩罚。

    @@後来惠安乾脆连内衣裤都不穿,每晚与伯恩睡在一起,以方便正值青春期的伯恩的“需要”。

    part@2(秀琪小阿姨)

    @@日子一如往常,平静的生活里伯恩与惠安依旧沉浸在**的欲海里,却被隔壁新搬来的住户给打乱┅┅

    @@故事又进入新的一章。

    @@某一晚伯恩与惠安温存时,惠安∶“伯恩,我们隔壁刚搬来一对夫妻,对人还不错欧,还送我们一盒礼品。”

    @@伯恩∶“哪你有没有去打过招呼?”

    @@惠安∶“有啊!原来他们是我们远房的亲戚,男的在一家贸易公司上班,叫育贤,女的叫秀琪,从事广告企划。”

    @@伯恩∶“欧,我知道了!”伯恩并没有注意的听,只是专心的眼前的**。

    @@不过秀琪好像跟惠安特别投缘,常常一起聊天、购物,再加上秀琪并不用到公司去,只要在家中构思企划案,惠安刚好对她最近的一个企划案有帮忙,三天两头的往惠安家跑。当然啦!企划案顺利的过关,秀琪理所当然请惠安星期日到家里吃便餐。惠安要伯恩一同前往,反正不过也是在隔壁而已。

    @@由於是非正式的餐会,男女主人也只是穿着一般的家服。一进门,育贤一边礼貌上的打个招呼,一边叫秀琪快一点。从厨房走出来的秀琪手里端着一盘麻婆豆腐,笑容满面的走了出来,招呼大家吃饭。

    @@伯恩目不转睛的盯着“豆腐”,胯下的老二立即做出反应,虽然是穿着家居服,但是身材相当的不错,一对大约34寸的**束缚在小小的乳罩下,纤细的腰身再配上浑圆涨满而又弹性的肥丘,加上身材高挑、胸部坚挺,走起路来两片淫臀左摇右摆的,很是诱人,长的又超像瞲萱的,是那种幼幼型的女人。

    @@这一顿饭,伯恩在心里不断的盘算着要如何奸淫秀琪?

    @@回到家里没多久,秀琪神色匆忙的来找惠安,两人在房间里讲了好久。只见秀琪手里拿着一个纸袋匆匆的从惠安房里离去。刚好这一切被伯恩看到,秀琪表情尴尬的向伯恩点头後就离开了。

    @@伯恩心知有异,问着惠安∶“秀琪来干吗?”

    @@惠安一五一十的告诉伯恩,那个纸袋里都是一些**玩具和性感内衣,育贤下星期要出差到国外一个月,秀琪说想和育贤造爱,不然留她一个人守空闺很无聊。育贤一时性起,就要秀琪向惠安询问哪有色情用品店?要玩些新花样,想不到惠安早就备有花样齐全的玩具,二话不说就借给了秀琪。

    @@秀琪当然没见过这麽多的玩具,也不知道要借哪些回去,只好向惠安借了个袋子回去慢慢挑选。伯恩心底暗自高兴。

    @@隔天一早就看着秀琪笑咪咪的送育贤出门,临行前还不忘打情骂俏一番。

    @@上完课後伯恩直接就到秀琪家中,游说秀琪来家里作客。本来秀琪还在犹豫着,碰巧电视上播出某某大楼独居女子遭人**,秀琪一方面为了安全考量,就答应伯恩的邀请┅┅

    @@伯恩计划中的第一步已经实现了,雏儿已经进了笼中,该是进行第二步的时候了。当晚伯恩故意要惠安洗完澡後穿着性感内衣,要来看看秀琪的反应,很显然的秀琪对男女这档事并不是很了解,一双眼睛紧紧盯着惠安。

    @@这一下子思想保守的秀琪不禁问起惠安来∶“你不觉得穿着暴露吗?”

    @@惠安反问道∶“有什麽关系,反正大家都是女人,你有的我也有,露一点又不会少块肉。”

    @@看着眼前的惠安身穿一袭黑色薄纱,重点部位透过那蕾丝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暗红色的乳晕。

    @@惠安又接着说∶“其实偶尔展现一下自己的身材,对於男人是最有用的法宝了,昨天你老公是不是好像变一个人?”

    @@秀琪脸红的不敢回答,想起昨晚与跟育贤的缠绵,一张粉脸更是俏红。於是秀琪有样学样,不过只是挑了一件样式较为保守的。

    @@在浴室秀琪看着自己镜中倒影,玲珑有致的身段若有若无的内衣不禁迷恋起来,双手分别对着自己的**有节奏的按摩,两个**随着双手作韵律性的波动着。秀琪似乎有了快感,**有股热流要冲出来,急急忙深深的吐了一口气,难以相信到自己的**的过程变化,育贤走不到一天,自己已经完全**了起来,现在的身体火热发烫竟期盼能够达到**┅┅

    @@秀琪在浴室里将自己的全身淋湿来降低自己的欲火,一直到心情稍微平静一点才披上浴衣走出来,不过那套性感内衣还是紧紧的穿在秀琪身上。

    @@回到卧室时,床上的惠安早已入梦,秀琪也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渐渐的进入梦乡。

    @@一连几天过去了,秀琪的欲火不但丝毫没有减退,反而困扰着秀琪,只有藉着电动按摩棒的慰藉才能稍稍抒发。

    @@某天晚上秀琪很早就进房睡了,半夜里被一阵尿意惊醒,睡眼朦胧的走向厕所,回来时却发现伯恩还没睡,半掩的房门传来一阵阵男女交媾的声响。秀琪的睡意马上消失,从门缝里偷看着,以前报上所刊登的**事件,如今活生生的发生在自己眼前。

    @@秀琪只觉得全身发热,尤其是**更是肿胀得难受,秀琪马上回到床上,但久久不能入睡。不久,惠安神情愉快的进入到卧室,也没发觉秀琪的异状就睡着了。

    @@原来这是伯恩的第二步要引诱秀琪成为自己的性奴隶,所以故意的叫惠安在卧室里上演这一出活春宫来刺激秀琪的**。

    @@理性与**不断在秀琪内心里斗争,在床上翻来覆去心烦意乱,不过传统的道德观念还是压抑住满腔的欲火,只是天也已经亮了。伯恩看见秀琪的狼狈模样就知道自己的计谋已然成功,此後接连的几天内,伯恩与惠安更是夜夜春宫,丝毫没有顾及到秀琪的存在,看得秀琪目瞪口呆。

    @@在惠安的刺激下,秀琪渐渐的对性的需求越来越大,按摩棒已经压抚不住痒,只是却找不到藉口跟惠安讲需要男人的**。经过这半个月的调教,秀琪差不多已经是一个标准的**玩具了,所差的是伯恩的**替她开启**的泉源。

    @@一个周休二日晚上,伯恩终於要来开发这块处女地了。在晚餐时,伯恩故意在饭菜中加入了不少的春药,没多久惠安的身体敏感的起了反应。

    @@惠安离开饭厅时,故意用媚眼抛向伯恩,聪明的秀琪即知道好戏又再要上演了,所以也就很识趣的到客厅去看电视┅┅秀琪的身体也开始发烫,电视上的频道早已转到锁码台,就躺在沙发上自慰起来┅┅

    @@迷迷糊糊中看着伯恩穿着一条内裤走来自己面前∶“秀琪,放开你心里的顾忌吧!别怕!”伯恩说着,就拉着秀琪的手去握自己的**。

    @@“啊┅┅伯恩┅┅”秀琪惊呼了出来,但是却没有松手,而顺从的握着我的**。

    @@伯恩这时已全部将秀琪的小裤裤褪下了,反过身就将嘴贴向秀琪的**,开手拨开那两片肥嫩的**,开始用舌头细细的舔弄。

    @@“啊┅┅啊┅┅嗯┅┅伯恩┅┅”秀琪舒服的忍不住发出淫声,并开始套弄**。

    @@由於伯恩是反过身来,姿势有点不自然,於是乾脆跨坐在秀琪**上,舔弄她的**,并企图将**靠近秀琪的嘴边,让秀琪用嘴去含它。秀琪在伯恩有计画的策划下,哪里经得起这样的逗弄,在伯恩一阵吸吮的强烈刺激下,她最後终於放开心结,一口含住了我的**,开始吞吐的吸吮。

    @@一但打开了秀琪的心防,一切就容易多了,不久伯恩离开秀琪的**,翻转过身来,马上抱紧秀琪又亲又吻,不让她有停下来思考的机会。

    @@“嗯┅┅嗯┅┅伯恩┅┅好┅┅好┅┅好舒服┅┅”

    @@“秀琪┅┅我让你更舒服┅┅好不好┅┅”

    @@“好┅┅好┅┅让┅┅我更舒服┅┅”秀琪已经淫性大起,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麽了。

    @@“┅┅嗯┅┅啊┅┅啊┅┅啊┅┅啊┅┅啊┅┅嗯┅┅啊┅┅啊┅┅嗯┅┅啊┅┅啊┅┅好┅┅我┅┅好久没吃到┅┅这麽好的**了┅┅太爽了┅┅伯恩┅┅你好厉害┅┅”

    @@伯恩偷偷的握着**,抵着秀琪的穴口,“啊┅┅不┅┅”等秀琪惊觉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伯恩不顾一切往前一顶,“滋”一声,顺着秀琪的**,一下子将**全根没入秀琪的**里面。

    @@“┅┅鸣┅┅你骗我┅┅你说不┅┅不插进来的┅┅完了┅┅现在什麽都完了┅┅”秀琪这时因为根深蒂固的道德感破灭,一时不知所措,嚎啕大哭起来。

    @@“秀琪┅┅对不起┅┅你别难过了┅┅事情没有那麽严重啦!”伯恩所有动作完全停止,**仍然插在秀琪的**里面。

    @@“伯恩┅┅你们已经**了,你知道吗?这还不严重?”

    @@“秀琪,其实你知道吗?**这种道德观念,只是老一辈的人为了避免纷争所订定和创造出来的。中国人**了几千年了,也是最近十几年我们的法律才规定表亲不可以结婚的,不是吗?而**对我们母子来说,其实没有妨碍的,因为我们一家就我们母子俩,你看我和惠安不也是过的很快活吗?只要我们不说,当作我们的秘密,不是皆大欢喜吗?”

    @@秀琪∶“好啦,说不过你啦!一大堆歪理。”秀琪说到这已经闭上眼睛,表示已经被伯恩说服了。

    @@伯恩将姿势调整了一下,开始轻轻的抽送。

    @@“嗯┅┅”秀琪已经豁出去了。

    @@有那麽多性经验的伯恩一会儿又加快速度,一会儿又放慢,挑逗她的**。

    @@“啊┅┅啊┅┅好棒┅┅伯恩┅┅好舒服┅┅你┅┅怎麽┅┅好厉害┅┅哪里学的┅┅啊┅┅伯恩┅┅好┅┅不┅┅不要┅┅”

    @@“不要停┅┅┅┅啊┅┅好┅┅就是这样┅┅啊┅┅伯恩┅┅吻我┅┅”

    @@伯恩俯下身体吻上秀琪的嘴唇,秀琪狂热的回应,伸出舌头来让伯恩吸吮,又吸进他的舌头贪婪的舔弄。於是上下两面的夹攻,整个房内“滋┅┅滋┅┅”声音不断,**极了。

    @@这一夜,伯恩与秀琪一次又一次的**,一直到天快亮了才双双睡着。

    @@一旦堤防溃决了,奔腾汹涌的波涛就如千军万马般的四处渲泄,想挡都挡不住。原本只在夜晚时秀琪才敢卸下心防,慢慢到了後来,乾脆跟惠安和他一起玩起3p,也都会主动来诱惑,有时用言语挑逗,有时用性感的内衣,有时更什麽都不做,一进门就脱光了等伯恩,这倒是伯恩始料未及的事。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要过去了,惠安与秀琪已经完全臣服在伯恩的淫威下。当然伯恩也介绍秀琪给浩然和石门,他两人sm的玩法搞得秀琪差点虚脱,而同样初试sm的她就可怜多了,经历了将近一个半小时的折腾,已经再无半点力气而半昏迷在床上了,浑身汗涔涔的,粉嫩的**和白晰的屁股、柳腰,都留下了壮汉粗暴的证据;娇嫩的菊穴也红肿不堪,穴口还有混合着鲜血的精液流出,嘴角还流着浩然残液的脸庞,幼稚的脸庞上却露出疲备而满足的表情。

    part@3(新的淫兽【母女的**】)

    @@地点是学校的厕所,一名男子神色匆忙的从厕所离去,只留下一名衣不蔽体的女子在厕所里暗地的哭泣,仍不敢相信一向文质彬彬的国文老师会对她伸出魔手。

    @@今天郁涵上完课要回到宿舍时,可能是喝了太多的茶,下体好像再也无法忍受,亟需找个地方排泄出来,距离宿舍又还有一段距离,只好走进学校的厕所,虽然不是很乾净的厕所,但现在不能过份讲究。

    @@偌大的厕所只有一盏不断闪烁的日光灯,郁涵一直走到门的最里面,却发现每个门锁都已经损坏,但这时候忍耐已经达到限度,只好撩起裙摆并将门掩住了自己。这一天郁涵身上穿胸口有缎带花的粉红上衣和纯白的裙子。

    @@就在郁涵松一口气享受解放感时,门突然打开。“啊!”想关门已经来不及了,有一个男人进来,反手把门关上。“唔”在这刹那间郁涵还以为自己在做恶梦。

    @@“你敢叫就杀了你!”把她很漂亮的长发抓住,锐利的刀锋对着她的脸。

    @@“啊!”郁涵嘴动了几下,但是没有发出声音来,不要说是逃跑,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站起来!”那个男人发出兴奋而沙哑的声音。

    @@头发被他抓住的郁涵尽量把双腿夹紧,然後站起来。温热的尿液顺着大腿流下来,把褪在大腿上的内裤也弄湿了。

    @@男人的手向郁涵的大腿根摸过去。

    @@“你不是文成老师吗?为什麽要这样对我呢?”还没有叫完,文成的拳头打在她的肚子上,“喔!”的发出声音,第三拳又已经打过来了。

    @@郁涵呼吸感到困难,眼睛因为泪水使视线朦胧,“饶了我吧!”郁涵用颤抖的声音恳求。

    @@锋利的刀锋抵在脖子上∶“你想死吗?”郁涵摇摇头。

    @@“不想死就老实一点。知道吗!”文成让她趴在马桶上,掏出早就胀得快爆掉的老二让她的小淫嘴湿润一下,便马上捉着她那如丝的秀发猛烈的着淫嘴。只见郁涵她发出咿咿唔唔的呻吟声,两颊更是红通通。

    @@被郁涵的口水滋润後的**黝黑又笔直,文成抽出来准备下一步的行动,双手把她的衣物扯得粉碎,露出雪白的粉臀与美乳,自径玩弄起她的美乳来。

    @@(竟有粉红色的乳晕,不会吧!)

    @@而空着的手也没闲着,玩弄起她的来。不一会郁涵的**就湿得不像话,文成用手拨开两片充血的阴瓣,马上将火热的**插入那片乌亮阴毛下的桃花源里,不断的**,直得郁涵喘气嘘嘘,失神的呻吟起来,哀求文成道∶“饶过我吧,我快受不了。”

    @@终於,厕所里只剩下郁涵与一地的破碎衣物。

    @@隔天郁涵便匆忙收拾回家去了,想不到文成如影随形。

    @@郁涵进家门没多久,门铃就响了。一开门,文成二话不说又把她给强奸了一次。

    @@郁涵∶“你不怕被小如知道吗?”

    @@文成∶“有什麽关系,反正她也是跟你一样被我强暴後才嫁给我的。要不是她长得还不错,我还不娶她呢?”

    @@郁涵得到这样子的回答,一个复仇的念头在心底滋长着。

    @@浩然与石门自从上次伯恩与惠安发生亲密关系後,两人不约而同的也和自己的母亲发生了关系。郁涵将文成强暴她的事告诉了石门,并将复仇的计划与石门仔细的研讨。

    @@在郁涵的策划下,文成因为酒後驾车而去世,只留下了也是在学校教书的小如与他们的十八岁女儿淑华。在这段时间内,郁涵与小如成为好朋友。郁涵见时机已经成熟,就叫石门准备准备,真正的复仇马上就要开始。

    @@某天郁涵邀请小如过来吃顿饭,席间不断的劝酒,小如的酒量又不是挺好,马上就喝得烂醉如泥,郁涵见机不可失,就叫石门送小如回家,并交待要好好伺候她,醉眼惺忪的小如还在夸赞说石门真乖。

    @@石门露出狰狞的笑容,送小如回家以後,先将小如安置在床上,就打了通电话叫伯恩和浩然。在等候的时间里,石门又前後的巡了一下确定没人。

    @@没多久伯恩与浩然双双到来,一行三人在客厅静静的等着淑华回来┅┅

    @@刚刚从学校回来,身上的校服与身材与实际年龄明显不同的淑华很小心的锁上门,然後进入客厅。淑华与小如都是典型的美女∶淑华的身材高挑,是留着长发的女孩子。绿色的百折裙、背心与上衣,因为有修长的双腿,校裙显得很短。**也好像比小如大。

    @@石门双腿间的**开始膨胀。

    @@“妈妈?!你在吗?”叫一声之後,淑华就说不出话来。这也难怪,房间里小如**的,双手被捆绑,伯恩和浩然也**裸的露出下体。淑华想逃,回头一看房门却看见石门站在那里阻挡。

    @@“哇┅┅痛┅┅唔┅┅”一拳下去淑华已痛得大哭起来。石门怕她哭声惊醒邻居,连忙用手印在淑华的樱唇上。

    @@“尽管骂吧!等一下我就用我的**操得你哇哇大叫了,哈┅┅”

    @@淑华想要挣脱,接着又一拳击中她的腹部,淑华随即倒下。

    @@石门道∶“臭娘们!本来我想要温柔地对你,既然你不识相,老子就用强奸的方式来干你!”

    @@淑华躺在地上,默默的流出痛苦的眼泪。石门拿出胶带,将淑华的手脚牢牢的绑住,一边露出淫笑,一边开始脱下自己的衣服。淑华整个人被石门丢在沙发上,不断的发出呻吟。

    @@在房间里的伯恩与浩然看到石门已经搞定,也就继续搞小如。伯恩把浑身发软的小如抱起来放在浩然身上,小如的**因为激烈的**红肿而发烫,神色痛苦地一直地扭动哀嚎着,但如此更令两人兴奋,浩然死命地用**戳往小如的**,两颗**在浩然的脸上一上一下地狂跳着,小如脸上流出的不知是汗还是口水。

    @@伯恩配合着浩然把小如的肥臀举起,再狠狠地往下压,让浩然的**能更深入,而小如淫叫得也就更大声。房间内只见小如她发出“咿咿唔唔”的呻吟声,两颊更是红通通。

    @@这时伯恩也把自己的**对准了小如的菊门,用手把小如的肥臀分开,缓缓的进入小如的体内,与浩然有默契的一前一後不断的进出。可怜的小如怎麽受得了两人这样的凌虐,早就晕了过去,可是美艳的**还是不断的被两人侵犯,精神与**一直处於极度兴奋,不断的清醒与昏迷。

    @@终於小如从昏迷中回到现实,可是身上到处都是未乾的精液与口水,尤其是下部撕裂般的痛楚,好像是刚生产完般那样的疼痛。

    @@“醒了吗?”伯恩问道,随後一个按摩棒又插进了小如的**内,不停的转动,原本逐渐消退的**随着转动又不断的扩散,把疼痛的感觉驱散了。但是刺激好像不太够,小如的手按上了自己的**来刺激自己,但是还是没用,此时小如多希望谁能来帮帮她。

    @@看到小如渴望的眼神,浩然走到她的面前,原本在胯间的**转眼间已经在小如的嘴里。她希望这个东西再变大一点,只好用嘴下去吸,浩然指点着小如怎麽做,小如心底想着∶这就是所谓的**吧┅┅

    @@客厅里,石门不断的在淑华的私处摸索着,不断的刺激淑华的**,手慢慢的掀开被白色胸罩包住的胸部,捏着淑华粉红色的**。可是淑华的身体却不听自己使唤,没有任何经验的淑华在石门的凌厉攻势下,身体本能的发出淫荡的叫声,一张俏脸更是害羞而变得通红,尽管淑华刻意要压制着自己,却还是不由自主有了反应。

    @@淑华只觉得全身暖洋洋的,四肢发软,理智的防线正一点一点的溃散,迷迷糊糊中居然张开了小嘴,伸出舌头要去亲吻石门,腰更轻轻的摆动起来。

    @@石门“嘿嘿!”笑了两声,将淑华的内裤脱下,露出里面粉红色的**,**上长着短短细细的阴毛┅┅充满弹性的**闭的紧紧的┅┅**口有着闪闪的**。

    @@石门用手指不断的拨弄藏在**中小巧可爱的阴蒂,渐渐的**里流出越来越多的**。石门挺着露出包皮的**,将淑华的双腿打开成八字形,对准小奋力的进入淑华狭小的**里。

    @@淑华脸上露出痛苦难当的表情,下体好像要被撕裂般疼痛,大腿肌肉紧缩双腿乱踢∶“不要啦!痛┅┅好痛啊┅┅”

    @@“嘿┅┅谁叫你不乖乖的听话!”

    @@“呜┅┅好痛┅┅”

    @@石门等到淑华适应後,慢慢的开始一出一入**起来,畅快的操着淑华那鲜嫩的少女小,石门享受着被温暖狭隘的阴肉重重包围的痛快感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