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35|回复: 0

鬼灭之刃蜘蛛姐姐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鬼灭之刃蜘蛛姐姐1
那田蜘蛛山!夕阳西下,黄昏退却了最后一抹阳光,蜘蛛姐姐看着逐渐到来的黑暗,伤痕累累的她嘴角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以为到了黑夜,你就有活命的机会了吗?”祢豆子冷笑着看着蜘蛛姐姐!

  :“你的弟弟被我很残忍的虐杀了!接下来轮到你了!蜘蛛姐姐!”一向看似胆怯的我妻善逸在被蜘蛛弟弟击晕苏醒之后,变得无比的残忍!

  他的嘴角带着嘲讽的笑容!一步一步走向了蜘蛛姐姐!

  :“看起来不用伊之助和炭治郎到来,这那田蜘蛛山一行的斩鬼任务就要圆满完成了呢!”祢豆子也是神色轻松,看着我妻善逸的背影!

  :“你们当真以为!就这样拿捏住了我吗?”蜘蛛姐姐看着夜幕到来,面对着亲手虐杀自己弟弟的我妻善逸,她并不仇恨,甚至有些愉悦和兴奋,因为她从小就是被欺负的那个孩子,所以父母的死还有弟弟被残忍的虐杀对于蜘蛛姐姐来说,根本就不是事!

  可是如果他们这些猎鬼人还打算把自己也除掉的话!那就得另当别论了!

  :“咯咯咯!咯咯咯!”蜘蛛姐姐看着越来越近的我妻善逸,突然发出了极其怪异的笑容,这些笑声传入我妻善逸的耳中,直让他一阵眩晕,还有祢豆子也是如此!
刚刚还挂着胜券在握的笑容在蜘蛛姐姐发出第一声鬼笑之时就变了脸色,一张小脸瞬间苍白无比!

  :“啊啊啊!这是什么!”祢豆子痛苦的软到在了地上,她只感觉头都要炸裂了,再抬眼一看我妻善逸,居然是直接跪在了蜘蛛姐姐的脚下,因为距离蜘蛛姐姐的距离太近,所以我妻善逸受到的伤害是最大的!

  :“就你们这样的猎鬼人,也想杀我!下贱的东西!”蜘蛛姐姐抬起自己的赤裸小脚白皙而苍白的小脚直接踩住了我妻善逸的脑袋!

  把他的脑袋死死踩进了地面之下,还有另外几个队友同样是如此,在面对蜘蛛姐姐的鬼笑时,一个个失去了力量,全部倒在了地上!

  蜘蛛姐姐看着倒了一片的猎鬼人,嘴角露出了嘲讽的笑容,她没有第一时间将我妻善逸杀死,因为还有用!

  可是其他的队员就没有这么的好运了,蜘蛛姐姐对准了一个猎鬼队员,直接就是一脚将那个猎鬼队员的脖子踩断!

  “噗嗤!!!”一大片鲜血洒落在蜘蛛姐姐的赤裸美脚上,看起来无比的妖艳!

  :“你!你你你!”祢豆子一边痛苦的忍受着蜘蛛姐姐鬼笑带来的眩晕,一边恐惧的看着蜘蛛姐姐脚下刚刚被踩死的队员!她情不自禁的开始往后挪动!

  :“哦!你这只小蚂蚁刚才可是很嚣张的呢!怎么?现在感到恐惧了么?”蜘蛛姐姐玩味的看着祢豆子脸上的恐惧表情,很是满意,她不着痕迹的又来到一个被眩晕的猎鬼队员面前,嘴角露出了残忍的獠牙!

  再次一脚踏下,这个猎鬼队员同样是死的无比的凄惨!

  :“你!你不要过来!炭治郎和伊之助马上就要来了!你现在跑还来得及!等炭治郎和伊之助来了,你还是死!”祢豆子色厉内荏的看着缓缓逼近的蜘蛛姐姐,内心恐惧到了极点,她还不想死!

  尤其是在那田蜘蛛山这几乎完美的一战中,除了这个蜘蛛姐姐,蜘蛛一家的弟弟和父母都被杀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死亡,祢豆子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

  就在蜘蛛姐姐再次露出残忍的笑容,想要复制之前两个鬼杀队员的死法,将祢豆子一脚踩死之时!

  一声大喝传来!

  :“住手!”千钧一发之际,伊之助高高跃起,大刀直接朝着蜘蛛姐姐劈来!就在不久前,他和炭治郎被蜘蛛妈妈的无头鬼傀儡纠缠住了,这才慢了几分!

  如今蜘蛛妈妈死了,他和炭治郎也到来了,这一次的那田蜘蛛山一行,终究是要完美的落幕了!

  祢豆子看着伊之助的背影,嘴角露出笑容!

  可是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伊之助一刀将蜘蛛姐姐砍的节节败退,然后蜘蛛姐姐居然还不忘记用自己那沾着两个鬼杀队员惨白小脚再次踩死了一个队友!

  炭治郎眼睁睁的看着那只本来还白皙的美脚刺进那个鬼杀队员的脖颈,白皙的美脚染上了鲜血,无比的妖艳!

  :“你这是在找死!”祢豆子和伊之助都目眦欲裂!没想到这种情况下,蜘蛛姐姐居然还敢如此嚣张!

  不知为何,炭治郎却是没有和他们一样愤怒,反倒是吞咽着自己的口水,有些心猿意马的看着蜘蛛姐姐那染着鲜血的美脚!

  一股强烈的跪在蜘蛛姐姐脚下舔脚的冲动占据了炭治郎的所有脑海!在所有人都愤怒于自己队友死亡的时刻,他居然在想着这么下贱的事情!

  舔鬼的脚!

  蜘蛛姐姐被愤怒的伊之助和祢豆子联手逼的眼看就要被斩杀!

  :“砰!”伊之助一刀将蜘蛛姐姐砍翻在地,蜘蛛姐姐的白皙染血美脚重重的踩在地面上,脚指头都揪了起来!

  这一幕让炭治郎看着蜘蛛姐姐那揪起来的美脚更是胯下都有些蠢蠢欲动了!大鸡巴肉棒高高的鼓起来了,把他的裤子直接顶了起来!

  :“死吧!”伊之助最后一次高高的跃起,拼尽全力朝着蜘蛛姐姐一刀砍下,可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一幕发生了!!!

  炭治郎从背后偷袭了伊之助,并且将所有围攻着蜘蛛姐姐的鬼杀队队友全部杀了一个干净!

  :“炭治郎!你在做什么!”祢豆子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炭治郎,伊之助被炭治郎从背后直接打晕了过去!

  炭治郎回过头,看着祢豆子,然后又看了一眼自己面前近朱者赤的蜘蛛姐姐,看着她那揪起脚趾的赤裸美脚,强行吞咽了一口口水,对准祢豆子道:“对不起了!豆子!”

  然后再次朝着祢豆子攻击而去,祢豆子刚才被蜘蛛姐姐的鬼笑声震伤了,直接就是和伊之助一样晕了过去!

  :“有意思!鬼杀队的成员居然自相残杀了起来!哈哈哈!”蜘蛛姐姐艰难的站立着,看着炭治郎的眼神里面有不解,但是更多的还是疯狂!

  是的,她看见那些被杀死的鬼杀队友很是兴奋!可是在看见炭治郎缓缓朝着自己逼近的时候,蜘蛛姐姐还是有些慌乱了!

  :“这是到我了吗?”蜘蛛姐姐以为自己死到临头,也不再躲闪什么,就这样冷笑着看着炭治郎,仿佛在嘲讽!

  可是这样的目光落在炭治郎的眼里,却是让他的内心深处犯贱的想法加剧了几分,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把脸埋在了蜘蛛姐姐带着艳红鲜血的脚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蜘蛛姐姐美脚上的气息!

  :“你这是做什么?”蜘蛛姐姐感受着自己脚背上温热的气息,她知道,这是面前脚下这个强大男人呼出来的气息!

  可是蜘蛛姐姐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我!我喜欢您的美脚气息,想用舌头舔干净您脚上的污渍!!!”炭治郎一边闻着蜘蛛姐姐的美脚气息,一边身体颤抖的说出了这羞耻的话语!

  是的,炭治郎感觉自己无比的下贱,内心的正义感和自尊心让他说出这些话语的时候,整个身心和灵魂都在发颤,可是那又如何呢?

  看着蜘蛛姐姐赤裸美脚脚背上的血管,还有自己鼻息间的美脚气息,炭治郎只感觉无比的陶醉!

  :“什么?你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居然愿意跪在我的脚下舔我的脚!哈哈哈!”

  蜘蛛姐姐仿佛听见了什么可笑的话语,她抬起自己的赤裸玉足美脚,用脚尖勾起了炭治郎的下巴,俯视着他道!

  :“你说的是真的吗?”

  炭治郎被蜘蛛姐姐的赤裸美脚勾起下巴,然后仰望着蜘蛛姐姐脸上的不屑和鄙夷笑容,下体的大鸡巴肉棒在剧烈的羞耻感下鼓胀了起来!

  把裤子顶起来了一个大帐篷!

  :“啊啊啊!是的!我愿意跪在你的脚下,一辈子舔您的高贵玉足美脚!看在我把那些队员全部打败击晕的份上,奖励我舔您高贵的美脚吧!”

  炭治郎羞耻万分的看着蜘蛛姐姐把内心深处最下贱的想法全部说了出来!

  蜘蛛姐姐听见炭治郎的话语后,呆了片刻,然后哈哈大笑着一脚踩在了炭治郎扬起的脸上,赤裸的玉足美脚碾压着炭治郎的脸庞,把他的后脑勺使劲的往地面碾压摩擦!

  :“啊哈哈哈!你这个贱货,你背叛了这么多的队友,居然让我奖励你跪舔我的美脚!你是脑子烧坏了吗?”蜘蛛姐姐用自己的赤裸美脚脚趾夹住了炭治郎的鼻子,强迫他再次和自己的目光对对视着!

  炭治郎明明可以轻而易举的将蜘蛛姐姐的美脚直接砍断,可是却任由她用这种高傲的姿态踩住自己的脸庞,用那带着脚气的美脚夹住自己的鼻子!

  炭治郎呼吸着蜘蛛姐姐玉足美脚脚趾的气息,下体一阵抽搐,很是兴奋与激动,被强迫和蜘蛛姐姐那充满了不屑目光的眼睛对视着!

  炭治郎颤抖着身体开口道:“是的主人!我想成为主人美脚下的玩物!呼吸您玉足美脚的气息,一辈子做主人的鞋奴脚奴!”

  :“嘶!!!”蜘蛛姐姐听见了炭治郎的话语后,绕是以鬼的变态心里,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惊讶的看着炭治郎,俯视着他问道:“什么!你这是疯了吗!!还是脑子烧坏了!”

  面对着蜘蛛姐姐那话语里面的嘲讽和质疑,炭治郎的屈辱感爆棚了!

  蜘蛛姐姐再次开口了:“那你告诉我,主人的美脚气息如何,让你这样的痴迷!这是我的鞋子,你也把脸埋进去闻闻?哈哈哈!”

  蜘蛛姐姐取出自己的一双白色木屐足袋,很是揶揄的把木屐足袋丢在了炭治郎的面前!

  炭治郎看着自己面前的足袋,抖动着身体,把自己的脸埋了下去,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木屐里面的足袋,闻着蜘蛛姐姐的美脚气息!

  蜘蛛姐姐一脚踩住了炭治郎的脑袋,把他的脸死死的踩进了自己的足袋里面,然后嘲讽的开口道:“你这个贱货东西,来!告诉主人,主人的足袋味道怎么样!哈哈哈!”

  炭治郎的脸被踩进了蜘蛛姐姐的鞋子里面,他只能发出沉闷的声音回答,在足袋里面开口道:“啊啊啊!主人的足袋里面的美脚脚汗简直和待着天堂一样美妙!贱货甚至想永远待在主人的鞋子里面,一辈子呼吸着主人的美脚气息!”

  蜘蛛姐姐听见了炭治郎的话语h后笑的不行:“哈?埋在我的鞋底里面真好,就像待在天堂一样,你想永远待在这里!!!哈哈哈!”

  蜘蛛姐姐一脚踢开了炭治郎的脑袋,直接把自己的赤裸美脚踩在了炭治郎的脸上,不屑的开口道:“看见主人脚上的鲜血了吗?这些可都是你们那些鬼杀队的队友身上的血液!你居然想舔这样一只踩死了你几个队友的脚!真是太贱了!”

  炭治郎闻言想到了蜘蛛姐姐用玉足直接踩进那几个队友脖子里面的画面,赤裸白皙的玉足进去之前还是苍白的,插进队友的脖子之后就瞬间被染红了!

  本就无比诱人的赤裸美脚,在鲜血的浸透下越发的迷人!

  :“啊啊啊!是的主人,呼吸着您带着队友血液的美脚,让贱货感觉到了无比的刺激,您的美脚上的气息让贱货只感觉无比的愉悦!”

  炭治郎看着蜘蛛姐姐近在咫尺的赤裸美脚,看着上面斑斑点点的血迹!

  蜘蛛姐姐再次震惊!

  :“你果然是疯了吗?这真的让你很刺激!你知道我的脚多久没有洗了吗?”

  :“啊啊啊!可是贱货就是喜欢您没有清洗过的美脚啊!太陶醉了,太香了!太愉悦了!”炭治郎已经彻底沉沦在了蜘蛛姐姐的美脚下,情不自禁的开始想要被蜘蛛姐姐的美脚踩踏大鸡巴肉棒了!

  蜘蛛姐姐终于放下了心,她哈哈大笑着坐在了一个鬼杀队员的身体上,直接把赤裸美脚脚趾点在了炭治郎的嘴巴上面!

  :“哈?主人没洗过的美脚让你感觉愉悦!那就好好用你的舌头舔干净主人的美脚!废物东西!实力强大又怎么样,我只要一双脚!就可以让你变成一个失去理智,放弃尊严的梦想的脚奴!舔吧!废物!”

  蜘蛛姐姐的话语不再和之前那样有剧烈的情绪波动了,毕竟岛国的性教育方面一直是很开放的,像炭治郎这样的情况还是有的!

  所以蜘蛛姐姐已经彻底放心了,她的语气轻松,带着对炭治郎的蔑视和命令!

  炭治郎听着蜘蛛姐姐那高高在上命令口吻,自己仿佛成为了她的奴隶,他再也顾不得其他,呼吸着点在自己嘴巴上的美脚气息!

  炭治郎直接张开了自己的嘴巴,把蜘蛛姐姐那无比诱人的美脚脚趾含在嘴里,舌头不停的开始吮吸着!

  :“废物东西,把你的舌头探进主人的脚趾缝里面,鬼可是从来不会洗脚的,啊~~~还是第一次被如此强大的人类用舌头清理我肮脏的脚呢!咯咯咯!!!舔吧!用力的舔!”

  蜘蛛姐姐疯狂的把自己的赤裸美脚插进炭治郎的嘴巴里面,感受着如此强大的炭治郎卑贱的跪在地上,舔舐自己的美脚的快感!这种践踏死敌和强者的感觉,让从小就被母亲弟弟和父亲欺负的蜘蛛姐姐无比的迷恋!

  她甚至有些明白,为什么父母和弟弟都喜欢欺凌自己了,因为这种把别人踩在脚下,看着他犯贱颤抖不敢反抗的模样简直是太令人沉迷和陶醉了!

  炭治郎听话的将自己的嘴巴用力的包裹住蜘蛛姐姐的美脚脚趾,将那上面的鬼杀队员的血液舔的干干净净,然后就是舌头不停的探进蜘蛛姐姐的脚趾缝隙尖,把那里面的气息全部舔干净!

  蜘蛛姐姐的美脚上的脚趾气息和味道带着一股酸涩的感觉,这让炭治郎十分的敏感,这种气息和味道说不上美味,可是却让炭治郎无比的刺激,下体剧烈的鼓胀,一根根青色血管在炭治郎的下体疯狂的充血着!

  :“主人的脚趾气息太美妙了,那种酸酸涩涩的味道,让贱货的大鸡巴肉棒光是呼吸着您美脚的气息,就可以射出来!!啊啊啊!要射了要射了!太刺激了!”

  炭治郎的身体剧烈的抖动着,嘴巴里面的脚趾味道让炭治郎一边呼吸着吮吸着蜘蛛姐姐的美脚,一边情不自禁的开始用手探进了自己的裤裆里面,他握住了自己的大鸡巴肉棒,开始疯狂的撸动了起来!

  可是蜘蛛姐姐却是抽出来了在炭治郎嘴巴里面的美脚,她一脚踩住了炭治郎那撸着大鸡巴肉棒的手臂!

  同样是十分的兴奋,蜘蛛姐姐带着无比的新鲜感问道:“什么?我脚趾上的味道酸酸甜甜,你只是闻着主人的脚趾气息就要忍不住的射出来了?而且主人美脚的味道也是让你更加的兴奋了,你居然在一边闻着吮吸着主人的脚时就开始自慰了!”

  炭治郎的一切动作和心里都被蜘蛛姐姐清晰的说了出来,这种就仿佛被脱光了衣服被人丢在大街上的女人一样,全身上下的秘密都暴露了出来!

  炭治郎却是在短暂的羞耻和屈辱过后,就如同一条哈巴狗一样,露出讨好的笑容道:“是!是的主人!主人说的对!”

  蜘蛛姐姐的嘴角上扬,咧嘴笑道:“哇哦!你这个变态居然还真的更兴奋了!哈哈哈哈!说真的,我的脚就这么让你满足吗?光是舔着闻着就要射出来了!那主人要是把这双美脚踩在你的大鸡巴肉棒上面,那岂不是要把你这个贱货刺激的直接晕厥过去!哈哈哈!”

  蜘蛛姐姐哈哈大笑着,因为太兴奋一脚一脚的踩在了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上面,还有脸上,完全把炭治郎当成了一个脚下玩物!

  :“啪啪啪!啊啊啊!”前者是蜘蛛姐姐疯狂用赤裸美脚拍打炭治郎脸颊的声音,后者是炭治郎因为大鸡巴肉棒被践踏发出来的剧痛惨叫声!

  但是下体大鸡巴肉棒被蜘蛛姐姐美脚践踏时的感觉除了疼痛之外,还有无比的刺激!

  蜘蛛姐姐看着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被自己一脚一脚无情的踩踏着

  蜘蛛姐姐陶醉的享受着这种践踏着炭治郎下体的感觉,她看着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被自己踩的甩来甩去,甚至有时候还会抽打在自己的脚上!

  :“呵呵呵!!!真可怜啊,主人每次用脚摩擦着你的下体大鸡巴肉棒时,你的废物狗鸡巴都会兴奋的跳起来回应主人,现在的你感觉这么样呢?下贱东西!蠢猪炭治郎!!!”

  炭治郎听见蜘蛛姐姐的话语羞辱后,感受着自己的大鸡巴肉棒在蜘蛛姐姐的赤裸美脚脚底下反复弹跳的动作,他无比满足的开口道:“啊啊啊!贱货的下体快要被主人的玉足美脚踩烂了,但是能被主人的玉足沾染上是贱货的一种荣幸啊!!!”

  炭治郎已经快要忍不住自己的大鸡巴肉棒被踩射了,只感觉一大堆的精液被堵在了大鸡巴肉棒里面,憋的他无比的难受!

  蜘蛛姐姐却是兴奋的开口道:“什么?已经快要被主人把下体都踩烂了,还说能够沾染主人美脚上的芳芳是一种荣幸!你不但是一个蠢猪,还是一个猪猡!哈哈哈!”

  已经快要憋不住射出的炭治郎听见蜘蛛姐姐的羞辱,卑贱的哀求道:“求求主人让贱货射在主人的美脚上吧!求求主人了!贱货快要憋不住了!啊啊啊!”

  炭治郎的整个身体都开始火热,下体大鸡巴肉棒里面堆积的精液仿佛要把他自己的身体给点燃了!

  蜘蛛姐姐却是重重的抬起了自己的赤裸美脚,狠狠的将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踩在了脚底下疯狂的碾压着!

  :“啥?你这个贱货居然想射在主人的脚上,你想都别想!”

  蜘蛛姐姐的无情话语让欲火焚身的炭治郎十分失望,可是他还是不愿意放弃继续苦苦的哀求道:“啊啊啊!求你了!我的主人,我的女王!你就是贱货的神,射在主人的玉足美脚上是贱货毕生的愿望啊!求求主人了!”

  :“什么!你说这是你的毕生愿望!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可不会关心这个!蠢货东西!还求你了?你刚才说什么?我的?我的女王?我的神?呵呵,你真是够恶心的了!”

  炭治郎颤抖着身体,抱住了蜘蛛姐姐的赤裸美脚,大口大口的用舌头吮吸起来:“真的!真的啊,求求主人了!满足贱货的愿望吧!啊啊啊,贱货要憋不住了啊!”

  蜘蛛姐姐却是一脚踢开了炭治郎的脸,恶狠狠的道:“闭嘴吧!你这个让人作呕的家伙,想!都!别!想!你的狗鸡巴肉棒只配被主人踩在脚下玩弄,然后射在肮脏的地面上,主人的玉足美脚岂是你这个蠢货可以玷污的!下贱的东西!!!”

  :“啊啊啊!那好吧!那主人就把贱货的大鸡巴肉棒踩爆,踩烂,让贱货痛痛快快的射出来了吧!贱货真的真的要憋不住了啊!”

  炭治郎疯狂的哀求着蜘蛛姐姐,他看着自己的大鸡巴肉棒无比的鼓胀,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呼出来的鼻息都无比的滚烫!

  他现在已经完全的了失去了理智,只想着被蜘蛛姐姐那性感迷人的美脚活生生踩射!

  :“哈哈哈!下贱的东西!”蜘蛛姐姐笑着把自己的白皙美脚踩在了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上面,因为她是鬼,所以蜘蛛姐姐的美脚冰凉无比,踩在炭治郎滚烫火热的大鸡巴肉棒时无比的刺激,蜘蛛姐姐的美脚脚底蹂躏着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

  将的肉棒棒身踩进泥土里面,然后又用脚趾插进炭治郎的肉蛋里面,没有刺破,就是把他的肉蛋挤压的扭曲变形,然后又用脚趾夹住了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龟头,使劲的夹,用脚指甲不停的剐蹭着炭治郎的肉棒!

  :“啊啊啊!”炭治郎发出了如同野兽一般都嚎叫声,被蜘蛛姐姐冰冷的玉足美脚不停的蹂躏着大鸡巴肉棒,那各式各样的蹂躏和踩踏,让炭治郎十分的满足他的腿张开,尽情的享受着蜘蛛姐姐的美脚踩踏!

  蜘蛛姐姐的白皙玉足美脚重重一踩,早已经憋了许久的炭治郎身体只感觉一阵空虚,一股无比火热的滚烫精液从身体里面迅速的汇聚到了大鸡巴肉棒上面,可是炭治郎的龟头却被蜘蛛姐姐的美脚脚趾踩住了,死活不愿意让他射出来!

  炭治郎的眼睛都泛红了,他看着蜘蛛姐姐的眼神无比火热,但是却不敢反抗,他哀求道:“主人!贱货快要不行了,让贱货射吧!求求主人了,让贱货射出来吧!啊啊啊!”

  
炭治郎脸色潮红的躺在蜘蛛姐姐的赤裸美脚下,他的大鸡巴肉棒被压抑的太难受了!

  :“主人!求求你让我射吧!”他一边哀求着,一边用自己的大鸡巴肉棒使劲蹭着蜘蛛姐姐的美脚脚底心,感受着上面的冰凉!

  蜘蛛姐姐的美脚脚趾夹住了炭治郎的龟头,戏谑的看着炭治郎:“你这样的贱货,只配轮为玩具!”

  :“主人!只要主人让贱货射出来,贱货愿意用余生来侍候主人啊!”
炭治郎再也无法憋住,他是有力量可以挣脱蜘蛛姐姐的赤裸美脚的,于是他把力量汇聚在自己的大鸡巴肉棒上面!大鸡巴肉棒硬生生的把蜘蛛姐姐的赤裸美脚顶了开来!

  并且因为蜘蛛姐姐是坐在一个鬼杀队队员的尸体上,所以两只脚都被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震开之后,直接用两只美脚脚底心夹住了炭治郎的肉棒!

  蜘蛛姐姐自然不愿意就这样让炭治郎射出来,所以也在挣扎着,她的力量不如炭治郎,所以就形成了蜘蛛姐姐用两只白皙美脚一下一下的摩擦着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

  久而久之,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本来就憋了许久,在蜘蛛姐姐这不像是反抗,反倒是帮助炭治郎足交的挣扎方式,彻底释放了炭治郎体内堆积的精液!

  :“啊啊啊!!!”炭治郎目光火热,一片血红的盯着蜘蛛姐姐的美脚,看着她的那只美脚一下一下的替自己的大鸡巴肉棒蠕动着,终于是射了出来大片大片的白色滚烫液体直接从大鸡巴肉棒的龟头里面射出!

  “滋滋滋!”这些滚烫的白色精液落在了地面上后居然发出了这种声音,让蜘蛛姐姐都叹为观止!

  因为蜘蛛姐姐的赤裸美脚是剧烈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最近的,所以不可避免的把蜘蛛姐姐的美脚射了一脚,白皙中带着血液的脚背!

  滑嫩滑嫩的赤裸美脚脚底心位置,也是被炭治郎的白色滚烫精液黏住了!还有那十个圆润的玉足美脚脚指头,里面的脚趾缝隙之间,都有着炭治郎射出来的精液!

  :“好!好爽啊!”炭治郎整个人都躁动开始一点点的褪去,他刚才整个人都被蜘蛛姐姐的美脚支配了,成为了没有理智,只要欲望的发情状态!

  和发情的野兽一般无二,可是在这一次近乎于喷发的射精下,炭治郎的理智开始一点一点回归,每一丝白色精液的射出,炭治郎的眼睛里面那熊熊燃烧的欲望之火就消退了几分!

  当炭治郎那坚硬如铁的大鸡巴肉棒上面彻底不再射出精液之后!他看着自己那已经绵软无力垂落下去的大鸡巴肉棒,上面的龟头位置还斑斑点点的布满了一些残余的精液!

  看起来无比的恶心!是的!恶心!

  炭治郎只感觉刚才自己那跪在蜘蛛姐姐脚下哀求的模样太过于下贱和羞耻,他不想回忆起!

  一想起自己刚才的下贱模样,炭治郎整个人都因为羞耻而身体抖动!

  :“怎么?下贱的东西?射完了?舒服了?还不死过来给主人舔干净脚上的精液!”蜘蛛姐姐无比嫌弃的抬起了自己的赤裸美脚!

  上面本来就带着鬼杀队队员的血液,此刻再加上了炭治郎那粘稠滚烫的精液,平添了几分诱惑!

  蜘蛛姐姐根本没用发现炭治郎的神色变化,已经没有了最初面对自己的火热和卑微!

  :“舔干净?”炭治郎抬起自己的头,无比嫌弃的看着蜘蛛姐姐的美脚!

  :“嗯哼?怎么着!你这个贱货难道还敢违抗主人的命令不成!”蜘蛛姐姐却是心中一慌,她看着炭治郎脸上那冰冷的表情,暗叫一声糟糕!

  :“刚才的我并不是我,一定是被你给使用了什么下贱的手法,才让我失去理智,成为你的奴隶!”

  炭治郎虽然嘴上这样说着,却是心里比谁都明白,只是因为自己太久没有释放,此刻见到了蜘蛛姐姐的赤裸美脚,这才起了色念!

  :“啊!哈哈哈!你这样的贱货明明就是自己内心下贱,还在这里指责我!难不成你这样的贱货还要反抗主人不成!嗯哼?”

  蜘蛛姐姐也是脸色一阵冰冷!

  炭治郎却是不愿意再提起刚才的一幕幕,自己真的太下贱了!他深呼吸一口气,看向蜘蛛姐姐的眼神变的无比冰冷!带着一股浓郁的杀意!

  :“死吧!你这个鬼!和你的家人团聚吧!”炭治郎直接朝着蜘蛛姐姐发动了攻击,无比霸道的一刀让蜘蛛姐姐直接吐出鲜血,她就是在刚才和伊之助还有鬼杀队员的围攻下受了伤!(各种sm资源的加扣3587165401)

  如今又是和最强的炭治郎交手,根本没有多少悬念,第一时间就不敌,蜘蛛姐姐大口大口吐出鲜血!摔落在了地面之上!

  炭治郎闭上眼睛,想要绝杀了蜘蛛姐姐!这样子就没有谁可以知道自己刚才下贱的替鬼舔脚,被蜘蛛姐姐用脚踩射的事情了!

  还有自己说的那些肮脏下贱的可耻话语,将永远和蜘蛛姐姐一样埋在地下!

  千钧一发之际,蜘蛛姐姐暗中一咬牙,抬起自己的赤裸美脚,尖锐锋利的脚指甲直接点在了一旁的祢豆子脖颈上!

  脚指甲直接潜入了祢豆子的脖颈皮肤,一丝丝鲜血从蜘蛛姐姐的美脚脚趾上溢出!

  :“啊~~嗯~~”祢豆子虽然已经昏迷了,可是自己的脖子受到伤害,还是在昏迷状态下身体本能的发出来了呻吟声!

  炭治郎已经恢复了理智,此刻看见蜘蛛姐姐的动作,他的心里一凉!

  :“你要做什么!!!”炭治郎愤怒的看着蜘蛛姐姐!他的愤怒不知道是因为祢豆子还是自己刚才下贱!

  :“做什么?反正主人都要被你这个下贱的猪猡给杀了!为什么不拉上几个垫背的呢?哈哈哈!”蜘蛛姐姐疯狂的大笑着,她看着炭治郎的眼神,知道自己脚下踩着的女人,一定是他无比在意的人!

  :“你要是再敢这样面对我,我就把她的脖子给踩断,就像这样!”蜘蛛姐姐盯着炭治郎一字一句的开口道!

  然后把祢豆子身旁的一个鬼杀队员一脚踩死,白皙的美脚插进了鬼杀队队员的脖子里面,直接就是洞穿!犀利无比!!!

  炭治郎的眼神微微收缩!

  :“你想怎么样!你不要乱来啊!”炭治郎同样是死死的盯着蜘蛛姐姐!

  :“怎么样?很简单啊,跪下!你已经是我的奴隶了,刚才居然还妄图反抗主人,对主人出手!这是主人绝不会容忍的!”

  蜘蛛姐姐的话语中带着嘲讽,还带着不屑和一丝丝的愤怒!她的确很享受被炭治郎当做主人的快感,这样蹂躏虐待一个比自己强大的男人,不是每一个女鬼都该有的想法吗?

  :“你做梦!”炭治郎听见蜘蛛姐姐再次提起刚才发生的事情,简直是要气炸了!

  :“哦?看起来,这位祢豆子要和我一起死咯!”蜘蛛姐姐却是嘴角轻佻,那踩在祢豆子脖子上的美脚脚趾轻轻刺进了祢豆子的皮肉里面!

  顿时有更多的鲜血从里面流出来了!

  :“你!你!你停下来!”炭治郎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祢豆子被蜘蛛姐姐用脚杀死!

  蜘蛛姐姐回过头,轻蔑的看着炭治郎,并且把自己刚刚插进祢豆子脖子里面的美脚抽出来,用沾着血液的美脚脚趾对着炭治郎不停的扭动着!

  :“想要她死!你就继续嘴硬!想要她活,就自己露出狗鸡巴,爬到主人的面前,把主人的美脚上的污垢一口一口舔干净!记住了,是和狗一样爬到主人的脚下!”

  蜘蛛姐姐的神态轻松,没有了什么紧张,毕竟她其实也只有这两个选择,要么一脚踩死祢豆子,和她一起死!要么继续成为炭治郎的主人,这样不但可以继续享受蹂躏强者的快感,还能发泄这个贱货刚才对自己的不敬!

  :“啊啊啊!你不要欺人太甚了!蜘蛛姐姐!”炭治郎身体在颤抖,明明已经不愿意再去回忆,可是蜘蛛姐姐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提起!

  :“六!五!四!三!二!………………”蜘蛛姐姐却是根本不看炭治郎,而是把自己的白皙玉足美脚脚趾头再次插进了祢豆子的脖子里面,随着她口中的倒计时越来越短,插进祢豆子脖颈的美脚脚趾部位就越来越深!

  :“不要!不要啊!我愿意!我愿意!主人不要!”炭治郎刚才把一些队友击晕,结果导致了他们几个有倒霉的被蜘蛛姐姐用脚踩死了,已经恢复理智的炭治郎本来就在内心忏悔,觉得很是愧疚,此刻哪里能再眼睁睁的看着祢豆子因为自己的缘故被蜘蛛姐姐用脚虐杀了!

  炭治郎看着蜘蛛姐姐,屈辱的跪在了地上!

  蜘蛛姐姐看着炭治郎缓缓跪下的模样,哈哈大笑着:“哈哈哈!下贱的猪猡,你就是一个蠢货,居然还敢反抗主人!还不爬过来,下贱的东西。”

  炭治郎听着蜘蛛姐姐羞辱自己的话语,一步一步的爬到了蜘蛛姐姐的面前!

  :“看见主人的美脚脚趾上的血液了吗?用你肮脏的嘴巴全部舔干净!”蜘蛛姐姐抬起自己的白皙玉足美脚,扭动着自己的脚趾!在炭治郎的眼前摇来晃去的!并且同时束缚住了炭治郎的身体,让他没有办法再复制刚才的场景!

  :“啊啊啊!”炭治郎屈辱的张开嘴巴,一口含住了蜘蛛姐姐的美脚脚指头,吮吸着脚趾上的脚气还有鬼杀队员留在上面的血液!

  腥甜无比的脚趾味道让炭治郎一开始还有些反胃,可是随着自己越舔越用力,居然再次觉得蜘蛛姐姐的美脚气息是那般的芳芳!

  那本来已经绵软无力的大鸡巴肉棒开始再次勃起,在蜘蛛姐姐似笑非笑的目光注视下,就这样直挺挺的立了起来!

  :“明明就是一个为了舔主人美脚而出卖队友的贱货,居然还想杀死主人,你这个该死是猪猡!”

  炭治郎的身体一阵颤抖!

  :“怎么?难道主人说错了吗?你这样的贱骨头终究还是会屈服在主人的脚下!你胯下的狗鸡巴肉棒就是最好的证明!好好享受主人的玉足蹂躏吧!哈哈哈!”

  蜘蛛姐姐说着抬起来了自己的赤裸玉足美脚,点在了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上面!

  而炭治郎因为嘴巴里面的美脚脚趾被抽出,再也感受不到那腥甜的脚趾气息,一时间居然有些恍惚了!

  :“难道!难道我真的是一个贱货吗?”炭治郎在内心质问自己!

  当蜘蛛姐姐的玉足美脚脚趾点在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上面时,那种冰冰凉凉的感觉触及大鸡巴肉棒,让炭治郎的整个人再次陷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下!

  只感觉蜘蛛姐姐的美脚踩在自己的大鸡巴肉棒上面时是这般的美妙!

  :“怎么样?猪猡!主人踩的你舒服吗?嗯哼~~~”蜘蛛姐姐的话语中带着一丝丝魅惑,并且尾音还拉长了几分,而她的白皙玉足也是没有停下动作,直接就是开始用脚底心夹住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

  两只玉足美脚的脚底心发力,将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夹的快要变形了!啊啊啊!炭治郎看着自己的大鸡巴肉棒被蜘蛛姐姐的美脚完全夹住了,又爽又痛的发出呻吟!

  蜘蛛姐姐看着炭治郎的模样,心里不屑的冷哼一声,然后越发用力的夹紧了炭治郎的狗鸡巴肉棒,并且还把一只玉足美脚的脚底心凑到了炭治郎的脸颊上!

  蜘蛛姐姐一脚踩住了炭治郎的脸庞,刚刚还摩擦过炭治郎大鸡巴肉棒的脚底心不停的堵住了他的鼻子和嘴巴!

  :“来!好好闻一闻你这个贱货下贱的狗鸡巴肉棒,和主人的玉足美脚对比一下!”炭治郎贪婪的呼吸着自己脸上的美脚脚底心!

  上面有一股自己的大鸡巴肉棒味道,还有蜘蛛姐姐的美脚玉足气息!闻着两股不同的气息,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越发的坚硬了!

  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缓缓立了起来,在少了一只蜘蛛姐姐的玉足美脚之后,他的大鸡巴肉棒死死的贴着肚皮肚脐眼的位置。

  大鸡巴肉棒的龟头上面还有刚刚射精时残留的液体,蜘蛛姐姐笑眯眯的抬起了自己的另外一只白皙玉足美脚,直接用美脚脚底踩住了炭治郎的龟头!

  :“啊!!!”炭治郎发出来了一声惨叫之声,只感觉大鸡巴肉棒快要被蜘蛛姐姐给活生生的踩断了!

  可是蜘蛛姐姐还不罢休,她一只脚踩住了炭治郎的脸,让他给自己闻脚底的气息,另外一只脚站了起来!然后缓缓抬了起来!

  一时间蜘蛛姐姐的身体重量全部落在了炭治郎的脸上这只玉足美脚,而蜘蛛姐姐的另外一只玉足美脚,则是对准了已经再次鼓胀起来了的大鸡巴肉棒!

  她的脚缓缓的落在了大鸡巴肉棒上面,炭治郎的脸部压力一轻,那是因为被自己的大鸡巴肉棒分担了蜘蛛姐姐的身体重量,可是!可是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怎么可能遭受的住呢!

  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直接被踩的弯曲,幸亏它不是完完全全的坚硬,还有柔韧性!蜘蛛姐姐的身体本来是稍微悬浮在距离地面十几厘米的位置上!

  可是随着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垂下,她的玉足美脚再次滑落,将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踩进了地面!

  :“真是一个没用的废物呢!下贱的东西!”蜘蛛姐姐轻蔑的看着自己脚下的大鸡巴肉棒!

  :“不是!才不是!”炭治郎居然和蜘蛛姐姐争吵了起来,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允许被一个异性说自己的下体废物,哪怕这个人是一个女鬼!

  蜘蛛姐姐踩住了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下面的蛋蛋,脚后跟踩在龟头上面,她轻蔑的俯视着地面上躺着的炭治郎,笑眯眯的道:“现在?还试图反抗主人的美脚吗?你不想要每一天都被主人的玉足踩射吗?你不想每一天起来都可以舔到主人的原味脚趾吗?乖,听话,以后彻底成为主人的性奴隶!主人会让你爽的!”

  蜘蛛姐姐的脚后跟微微挪动着,将炭治郎的肉蛋里面的肝丸拼命的挤压,里面堆积的精液被直接挤压出来,进入了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里面,然后蜘蛛姐姐的脚趾夹住了炭治郎的龟头,依旧不让他射出来!

  就是死死的憋着他!

  :“主人!主人的美脚太诱人了,踩的贱货居然又起来了反应!”炭治郎口干舌燥的看着自己的肉棒上面,肉蛋被脚后跟踩住,龟头被脚趾夹住,并且因为自己被蜘蛛姐姐的丝网束缚住了,身体里面的力量无法发挥,所以哪怕是蜘蛛姐姐的脚指头,他也无法像上一次一般挣脱出来,只能无比难受的憋着!

  :“啊啊啊!主人,不要再这样憋着贱货了,贱货以后都是主人的奴隶!求求主人了!”炭治郎疯狂的哀求着,肉蛋里面的两个肝丸几乎要被挤压到了一起,根本就无法再有多余的空间留给里面的精液!

  :“哈哈哈!你刚才不是很威风吗?嗯哼!刚才不是觉得跪在主人的脚下很可耻吗?呸!”蜘蛛姐姐一口口水吐在了炭治郎的脸上,炭治郎感受着自己脸上的口水,浑身都在抖动!

  自己居然再一次被这个女鬼踩住了下体,一模一样的场景,可是上一次自己可以靠着力量挣脱,这一次!!!

  炭治郎的精液在蜘蛛姐姐的脚后跟的挤压下进入肉棒里面越来越多,他的大鸡巴肉棒棒身已经不正常的鼓胀了整个肉棒的棒身都几乎要被撑爆了!

  :“让我射!让我射出来啊!啊啊啊!”炭治郎的脸色无比疯狂,他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可是失去了力量的他就像是一只蛆虫一般,一股无力感涌上来炭治郎的心头!

  随着越憋越久,炭治郎的眼睛里面开始充血,开始疯狂,他伸出舌头,对着蜘蛛姐姐露出了无比讨好的笑容!

  炭治郎一边喘着粗重的热气,一边下贱的把舌头伸出来,舔着蜘蛛姐姐的小腿,一口一口的舔舐着!

  :“嗯哼~~~真像一条狗呢!”蜘蛛姐姐柔媚的声音传入了炭治郎的耳中,对于此刻再次发情的炭治郎来说,简直是一剂猛药!

  蜘蛛姐姐微微松开了夹住炭治郎龟头的脚趾,炭治郎的龟头里面出现了一条极小的缝隙!顿时一股无比细小的精液从那条缝隙里面射出!

  可是缝隙太小了,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反倒是因为这条缝隙越发的痛苦了!

  蜘蛛姐姐就这样不停的玩弄着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死活不愿意让他射出!

  终于,再足足憋了半个小时之后,蜘蛛姐姐这才松开了踩住了炭治郎的大鸡巴肉棒上面的美脚,脚后跟一离开肉蛋,炭治郎的两颗肝丸几乎都要被肉棒吸入射出来了!

  :“啊啊啊啊!!!!”炭治郎彻底疯狂,大片大片的精液从龟头里面射出,他的肉蛋肉眼可见的极具收缩着,很快就变成了皮包骨,可以清晰的看见一层皮把炭治郎的两颗肝丸包裹住了!

  而蜘蛛姐姐抬起了自己的白皙玉足美脚,用脚底心迎接着炭治郎那疯狂射出来的精液!

  :“舔吧!舔干净主人脚下的精液!从今以后彻底成为主人的玩物!”

  蜘蛛姐姐看着远处再次出现的朝阳,夕阳西下时,她是被鬼杀队猎杀的目标,如今日出之时,她成为了鬼杀队最强的炭治郎的主人!

  就这样,炭治郎彻底成为了蜘蛛姐姐的脚下奴隶,他的眼里只有蜘蛛姐姐的美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