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96|回复: 0

媚黑母亲为了谄媚黑人,出卖全家给黑人当性奴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1-23 15:35: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高考结束后,发现妈妈变成了媚黑的雌畜,她趁我不备把我铐住,还想让我变成媚黑的绿奴!


我的父亲死了。


他是一名正义的警察,因为调查黑人贩毒的事件而被报复,被发现时死状凄惨,他的四肢和生殖器被切断,全身纹满黑桃♠️的纹身并浸泡在不知名的化学物质中,在他的被撑破的肛门内,发现了他的生殖器、警察证和一根巨大的黑色假阳具。


到达现场后,我的妈妈柳元当场晕倒。而我和姐姐安澜也因为这个场景而感到强烈不适呕吐起来。此时的我并不知道,眼前这款黑桃♠️纹身,将会给我的生活到来怎样的变化....


母亲因为父亲的离去变得极度悲伤,作为柳河外贸集团董事的她也无暇照顾公司,把工作交给我的二姨柳念后就辞职在家了。每天拿着父亲的照片以泪洗面。


我和姐姐都忙于学业,在这个时候很难给到我妈妈陪伴,姐姐因为功课早早返回了大学,我也因为要准备高考要住校几个月,我在临走前看着憔悴的妈妈,心疼无比,但一狠心还是提着行李箱前往了学校。


不久高考结束了,我也自由了,我一边期待着和妈妈见面,一边按响了家的门铃。


妈妈打开了门,我拥上去抱住几个月没见的她。
因为继承了爸爸的基因,我的个子很矮,只有一米五多,在穿着高跟鞋的妈妈面前我只能到她的胸口处。
我一边用头蹭着母亲如同蜜瓜般巨大的豪乳,一边闻着妈妈的气味,我眉头一皱。
妈妈的身上,除了正常的味道外,还有浓郁的香水味,母亲不是一个喜欢浓妆艳抹的女人,怎么会喷这么厚重的香水?
难道是因为庆祝我回家才喷的吗?我这样想到。
不仅如此,妈妈的乳沟之中还有两股味道,一股是母乳味,因为母亲生下我后母乳从未停过,至于原因,用妈妈自己的话说是因为太爱我了,身体止不住的想让我喝她的乳汁。所以这个味道是我熟悉的,是正常的。
而另一股味道就不对劲了,是强烈的腥臭味,是连香水都难以掩盖的腥臭味,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类似于精液的感觉,但是他的味道比普通精液(我只闻过自己的精液)浓厚的多。
我抬起头看着妈妈,想和许久不见的憔悴妈妈撒撒娇,但是我看到妈妈的脸后却打了个冷颤。
妈妈脸上的疲惫一扫而空,反而油光满面,看上去十分滋养,和我记忆中悲伤无比整天痛哭的妈妈截然不同。
她带着奇怪的笑容看着我,这种笑容看上去不像是对儿子归家的喜悦,而像是母狮看到了难得一见的猎物。
令我打冷颤的原因是,我在母亲的眼睛下面,看到了一个熟悉的纹身,黑桃♠️,更准确讲,是黑桃Q。
妈妈呵呵的笑着,摸着我的头,簇拥着把我迎了进来,她指着饭桌说道:“宝贝然然,你回来了,妈妈真是想死你了,先来吃饭吧,妈妈为你做了一桌子菜呢️”
我咽了咽口水,从一进门,妈妈总给我一种奇怪的气质,让我感觉妈妈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强烈的不安感环绕着我。
我放下行李箱和书包,跟着母亲上了饭桌。看着满桌的饭菜,我的不安感随之消散,什么嘛,妈妈还是妈妈,她还是那个最疼爱我的妈妈。
我坐上了座椅,一边吃饭一边和妈妈唠起了家常,妈妈有一声没一声的应着,眼睛只盯着放在我旁边的牛奶。
这个场景我瞬间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妈妈是个母爱泛滥的人,她的母乳总是满溢着的,我小时候她会以各种名义喂我母乳,在我大一些后,她为了满足自己的哺乳欲望,会把母乳加在牛奶里喂我喝,或者放在饭菜里喂我吃。
哼,妈妈这点小心思,我一猜就中!
我故意拿起牛奶,一饮而尽,最后一口在嘴里像是漱口一样反复冲刷着自己的口腔,让妈妈“母乳”的味道充满我的口腔,喝完后还张开嘴给妈妈看。
我对妈妈说:“妈妈,你看,你为我专心准备的牛奶,我喝的很干净。”
我一边自以为识破了妈妈的小意思的洋洋得意,一边因为自己满足妈妈的欲望而为自己的孝顺而感慨时。
妈妈也露出了笑容,这笑容不是曾经喂我喝母乳后满足的笑容,而是像是阴谋得逞后的嘲笑。
我此刻也感觉刚才的牛奶不太对,首先是粘稠度,这牛奶部分的粘稠度有点略高,完全不像是牛奶的口感,另一方面,这里面混合着的“母乳”味道也太腥臭了,就像是我一开门在妈妈胸口里闻到的一样。
我现在满口腥臭味,看着妈妈嘲笑的表情,自讨没趣的低下头吃饭。全然没有了刚刚的得意。
妈妈说道:“然然真是个乖孩子,妈妈为你准备的“特制牛奶”,你一滴不剩的喝掉了,妈妈很开心,你很有当绿奴的潜力呢️”
“什么率怒?”
我全当是妈妈的玩笑,一声不吭的吃着米饭和菜,妈妈炒的菜几乎全是绿色菜,除了炖了一条王八外,剩下全是绿色蔬菜,就连炖王八,也配了几根青菜作为装饰,好一个活脱脱的绿王八。
妈妈一边给我夹着炖王八,一边说道:“来吧,宝贝️,多吃点绿王八,吃什么补什么”
我心想:“绿王八补什么?补绿?还是补王八?我被妈妈逗笑了。不知妈妈是从哪里看来的冷笑话...”
我吃的差不多了,看着妈妈在一脸潮红,满足的玩着手机,我便问妈妈:“妈妈,你的气色现在真好,看到你能从爸爸的事情中走出来,我真的很高兴。”
“闭嘴!别提他!”
妈妈像是有些生气的打断了我,还用眼睛盯着我,我和妈妈对视,看着妈妈眼睛下面的黑桃♠️纹身,我不由自主的谦卑的低下头。我有点诧异,看来妈妈并没有从当初的事情中走出来吧,她这副模样就是不愿意提起当初的往事,她只是在逃避过去而已。
算了,逃避就逃避,反正妈妈能不再悲伤,我就很开心了。
我从新抬起头,看着翘着二郎腿玩着手机的母亲,我很好奇。于是装作站起来伸手拿葡萄汁的样子,顺便伸头看看母亲的手机。
妈妈的警惕性很强,我只看了一眼,只看到了妈妈是在和什么人聊天,她就把手机扣住了,她再次瞪住我了。
“你刚才在干什么?”
“我...我..拿个葡萄汁。”
妈妈上来就是一耳光。
“黄畜就是黄畜,满口谎话!下贱的物种!想看我的手机?你配吗!不要脸的东西!”
她说完便又是一耳光。
我被妈妈突然的谩骂和两个耳光打晕了,什么情况,刚刚还和我讲冷笑话的妈妈怎么突然生气了,还动手打我。
我捂着脸,无辜的看着妈妈,我看见她脸上的黑桃♠️Q,又谦卑的低下头。
“跪下。”
妈妈对我说道。
我愣住了。
“跪下,我不想再重复了。”
我看到母亲生了这么大的气,也不敢再惹她,赶忙跪下来了。
“很好,把额头贴在地上。”
我接着照做,把自己的上半身放低,让自己额头贴在地上,双手撑在地上,像是日本人的士下坐一样,只不过样子更加低贱。
妈妈站了起来,她把脚才在我的头上,高跟鞋的脚跟踩的我头疼。
她一边用高跟鞋碾压着我,一边缓缓说道:“刚才我在与一位大♠️人交谈,他的身份很高贵,我和他的聊天内容不是这你这种低贱狗能看的,懂吗?你虽然是我生的,但是你是一个黄种男人,黄种男人就要乖乖当好出畜牲,不要想别的。对你好是因为你是我儿子,我应当善待你,但是不要想着依靠这层关系越界,听懂了吗!”
说罢,她更加用力的踩我的头。
我疼痛难忍,连忙说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妈妈别踩了,别踩了....”
妈妈这才收回脚,然后对着自己高跟鞋上吐了一口口水。
“乖乖舔干净,你就可以滚回你的房间了。”
我不敢怠慢,跪着挪过去,舔着妈妈的高跟鞋和丝袜,一股膀臭的味道涌入我的鼻子,心想着妈妈这丝袜多久没换了,我一边舔,一边小心的抬头看着,我看到妈妈的脚踝也纹着黑桃♠️Q的纹身。我接着往上看,妈妈的这条丝袜上面布满了一片又一片污黄色的斑点。
我再往上看,妈妈专注的使用着手机,没看我。
我舔完妈妈的高跟鞋,快速离开餐桌,一只手拿着行李箱,一只手拿着书包,大步往着我的房间走。
“慢着,把碗筷收拾了。”
妈妈撂下一句话,然后一脸幸福荡漾的小步跑向她的卧室。
我放下行李,收拾起来东西。收拾完后,正要回卧室,但是好奇心还是是我往反方向走去,我蹑手蹑脚的朝妈妈房间看去,妈妈正在仔细的化着妆。我不敢再看。
我到了自己的卧室后,吓了一大跳。
房间太乱了。
我的床铺上,被子和褥子脏的不成样子,用过的卫生纸和避孕套扔的到处都是。墙上地板上都是干涸的黄污色痕迹。
联想到避孕套和妈妈丝袜上的痕迹,我断定。妈妈丝袜上的和我房间墙上的都是精液的痕迹。
恐怕妈妈这段时间在外面有男人了,而且他们经常来我的房间肏屄。(因为我的房间离门口最近)
仔细想想也能理解,父亲不在了,母亲找一个精神寄托挺好的,但是这个男人看样子不是很爱搞卫生啊。
我有点烦躁的打扫起卫生,看样子妈妈刚才聊天的人大概率也是这个男人了,不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等我把整个房间收拾到焕然一新时,天都黑了。
我正准备把疲惫的身体丢到床上,好好休息休息时,就听到了门口的换鞋声。
我伸出头看向门口。
妈妈披着黑色坎肩,穿着肉色连体露背裙和褐色的油光丝袜,正在门口鞋架旁弯着腰换一双10cm鞋跟的高跟鞋。
她穿好鞋后,我看到了她露在后背的巨大的黑桃♠️Q纹身,旁边还写着QOS和BBC,我咽了咽口水,低声问道:“妈妈,你要去哪里?”
妈妈回过头来,我看到了她画着浓妆的脸露出妩媚的笑容,她向我抛了个媚眼并隔空吻了一下我后低声说道:“妈妈去哪里?妈妈要去见几个人,然然你要乖乖看家️,晚饭在冰箱里,妈妈不一定晚上会回来哦。”
妈妈的语气温柔似水又带着点兴奋,丝毫没有中午被我偷看手机后的狂暴。
看着前后差异如此之大的妈妈,我又担忧又疑惑,今天妈妈有的时候很温柔,就像以前一样,但是有的时候却变得异常暴躁,就像是带着想要杀了我的怒气一样。
导致前后变化唯一的原因就是我偷看了她的手机。
而手机里我看到的是妈妈在和陌生人在聊天,这个陌生人很可能就是妈妈新认识并钟情的男人。
我越发的好奇这个男人是谁,我想把这个疑问问出口,但是到了嘴边又不敢说出去了,我一旦说出去,我不确定妈妈会不会又像中午一样生气。
就这样,伴随着防盗门的关闭,妈妈踏入了夜色之中。
闻着妈妈在门口留下的香水味,又想起妈妈穿着的性感艳丽,我下体的肉棒硬了起来。我前往了妈妈的房间,想要闻着妈妈的内衣丝袜撸鸡巴,却发现妈妈的房间锁了。
我挠了挠头,只能放弃了。
我走向自己的房间,忽然发现了在沙发上,有妈妈脱下的上一条丝袜,就是我中午舔的那条。我扑向沙发,如获至宝拿起丝袜,我把丝袜套在头上,狠狠地闻嗅丝袜的气息,然后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自己勃起后只有6cm的短小鸡巴,狠狠的撸动。
丝袜上的香水味和神秘男人的精液味不出意外的厚重。
我摘下丝袜,套在自己的鸡巴上,一边撸着鸡巴,一边暗想,这个男人把我妈妈肏了,他就成了我的野爹,我妈妈今天出去,说不定也是去找野爹去了,挨野爹的肏!
我把神秘男人称作野爹,幻想着他把妖艳的母亲肏的哭爹喊娘的场景,仅仅十几秒的时间,我就射出了像米汤一样稀薄精液。
看着手上被自己玷污的丝袜。我不由得后悔起来,不是因为弄脏妈妈的丝袜后悔。而是因为自己居然不知不觉中向着这个陌生男人低头示弱而后悔。
“可恶可恶,安然,你居然管这个陌生人叫野爹!他可是操了你的妈啊!”
我不禁痛骂了起来。
我现在心里很复杂。
第一,因为这个男人使我母亲走出来悲伤,变回了温柔的熟母,我衷心的为我母亲高兴;
第二,我恋母癖很重,这个男人把我妈肏了,肏的我妈这么迷恋他,我非常嫉妒;
第三,初次发现了把自己代入到苦主视角,看着妈妈被别人狂肏,自己下贱的叫着对方野爹,这种莫名的刺激感让我异常兴奋和羞耻。我为了掩饰自己的羞耻,所以自欺欺人的骂着他。
我把丝袜扔在一边,把冰箱的饭热了热就吃了。我一边吃饭一边拿着手机搜索黑桃纹身,但是翻遍了网络,也没找到这纹身的出处与含义。
一个恐怖的想法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父亲死的时候身上被画满了这个纹身,我妈妈会不会也要遭到这样的危险!


恐怖的想法在我心中蔓延,我坐立难安,我不知道妈妈的纹身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我只知道,如果我的猜想正确,这个纹身只会带来祸端。
我开始胡乱幻想自己的对策,写在自己的手机备忘录上,写着写着,在焦虑和慌张中,我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咔哒咔哒哒...”
这是防盗门被开启的声音,这声音吵醒了我,我看了看阳台,天刚蒙蒙亮,看来是妈妈回来了。我装作睡着的样子,眯着眼睛观察着门口。
妈妈打开门后,先是头伸进来张望了一下,看到了在沙发上睡着的我,脸上露出了心疼的表情。
然后迈腿走了进来。
妈妈的黑色外套上明晃晃的粘着大片大片的精液,她的丝袜更是夸张,原本就是油亮的褐色,现在看上去像是被在精液桶里泡过一样,一面透露着粘液的光泽,一面依然闪烁着丝袜的油光。
而妈妈穿的肉色露背裙已经被撕烂了,纹着黑桃♠️Q和BBC的两颗大奶就这么袒露着,不知道她是怎么回来的。
她褪下高跟鞋,我看到,高跟鞋里满是精液,妈妈一路上是踩着精液回来的。
一想到这里我的鸡巴又立起来了。
妈妈踩着满是精液的丝袜靠近沙发,把包放在了沙发旁边的茶几上。然后坐在没有被我占据的沙发上,温柔的看着我,离得近了,我也看到了妈妈的妆完全花了,眉毛和头发上还有残留的精液。
闻着妈妈的香水味和精液味,让我的鸡巴顶着裤子越发的疼。
妈妈的脸贴近了我,我赶紧闭紧眼。她的唇与我的唇交合在一起,一股温热的东西借着母亲之口进入到了我的嘴唇里。
这股腥臭的味道,又是精液。
我以为妈妈过来是体贴我,看到了我为等她而在沙发上睡去而感动的吻我。
可实际真相是妈妈吻我只是为了把嘴里陌生男人的精液喂给我!
可恶,怎么老给喂我精液,昨天中午牛奶里掺着精液,昨天冰箱里冻着的晚饭我尝出了精液,现在还要喂我精液,到底居心何在?
妈妈的舌头在我嘴里搅拌,一点一点把精液喂我喝下去,在确定我把精液喝下去后。妈妈的红唇离开了我的嘴,她开始在自己的包里搜寻着什么,然后...
她拿出了一副手铐!迅速的把我的双手手铐在了背后。
我本来想装睡,所以任她摆布,现在她都开始拷我了,我不能在装了。
我睁开眼睛,正要起身询问妈妈原因,妈妈把食指放在了我的嘴前。
“宝贝然然先别动️,你不是很喜欢妈妈吗,妈妈看到了你的小鸡鸡硬起来了,想帮你处理一下️”
我看着妈妈食指上的红色指甲油,又看看妈妈的脸,妈妈的微笑温柔无比,我硬挺着的身体乖乖的放松了。
看到我不再反抗,妈妈一边摸着我的头,一边温柔的说:“好孩子,好孩子,然然最乖了️”
然后拿出了另一副更大的手铐,把我双脚也铐住了。
我慌张了起来,“妈妈你这是要干什么?为...为啥要拷住我?”
妈妈不急不忙的拿出一副带着链条的项圈和一条沾满精液的情趣内裤,这条内裤毫无疑问是妈妈昨天穿去的。她把内裤塞进我的嘴,阻止我说话,又把项圈戴在我的脖子上。
这项圈很紧,有点勒我脖子。
做完这些准备工作后,她终于开始了处理我的性欲,她脱下我的裤子,我的裤子因为脚铐的缘故只能脱到一半。
她看着我6cm长的鸡巴,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黄畜就是黄畜,没用的废物,看看这鸡巴,这勃起了吗?怎么这么短啊,有我一根手指长吗?这种废物鸡巴有什么意义吗,这种鸡巴能满足女人,妈妈我都想给你画个妆去接客了,这种短小鸡巴,嫖客看了都不会把你当男人的️”
突然转变的态度让我想起了昨天中午的她。
她开始拿出手机拍照,记录这滑稽的景象。拍完照,她看到我的手机了,然后拿起来打开了我的手机。
“嘻嘻嘻️,这么短的鸡巴,也算是世界之最了,儿子你也可以骄傲骄傲了...”
话说到一半,她就看到了我手机备忘录上写着的保护母亲的计划了。
她仔细的读着,还没读完就开始笑。
“哈哈哈哈...这是..是什么东西哈哈哈,妈妈️拯救计划哈哈哈哈....,欧呦我的天哈哈哈...然然你真的是...可爱的️令人发笑哈哈哈哈”
妈妈一边嘲笑我,一边笑弯了腰。
妈妈嘲笑声令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的鸡巴也因为害羞而颤抖。
“烂鸡巴不怕️,烂鸡巴不怕️,妈妈在妈妈在️哈哈哈哈”
妈妈一边轻轻拍打我的鸡巴,一边像是过家家一样哄着我的鸡巴。
“你手机写的这东西回头再找你算账,先让妈妈给你这世上最小鸡巴留个念️”
妈妈拿着我的手机给我的小鸡巴拍了不少照,还给我现在半裸、嘴里塞内裤、手脚都被铐住的场面拍了不少特写。
妈妈对着我的手机一顿操作,等的我鸡巴都萎了,她拿起我的手机给我看。
“然然,我把你被妈妈束缚的图片作为头像放在你手机的所有社交软件上了哦️,你这么喜欢妈妈,把妈妈和你恩爱的场景作为头像不是很适合吗?”
“还有你的小鸡巴,妈妈拍了照,发到了你的qq空间,微信朋友圈和其他各种平台了呵呵️,你有这这么与众不同的鸡巴,就该给大家看看,让大家看看你的鸡巴多么短小,多么无力,多么废物!”
她说完,就给我的废物鸡巴吐了一口口水。
我的鸡巴立马立了起来。
我扭动挣扎着想脱离手铐脚铐的束缚,她居然把那么羞耻的东西发在我的设计平台上了!我要赶紧删除它啊啊啊!!!
“别挣扎啦,宝贝️,不想让妈妈给你撸鸡巴吗?嗯?”
我看到事情没法改变,也就不挣扎了,只想着赶紧射精,快点结束。
妈妈一只手拿着昨天被我射过的丝袜,套在了我的小鸡巴上,另一只手拿出手机,给我播放起了一段录像。
“呵呵呵,来看吧️,没有配菜,怎么方便撸管呢️”


录像里是不知道哪家ktv,还是哪家酒吧,总之是个昏暗却又闪着霓虹灯的地方,几个个子一米八的黑人大汉,正在肏着妈妈,妈妈躺在一个大茶几上,旁边摆放着几个假鸡巴和拉珠,一个黑人用大鸡巴插着妈妈的骚屄,一个黑人的大鸡巴抽插着妈妈的嘴穴,妈妈的左手和右手还分别抓着一根20多厘米的黑粗鸡巴。除此之外拿着摄像机的也是一个黑人,这凌乱的场景,说明他们和我妈妈已经在这里肏屄肏了很久了。
他们猛烈的干着我妈妈。
插着妈妈嘴的那个黑人,双手拽着妈妈的头发,用鸡巴狂暴的进进出出,我妈妈也跟着节奏不停的哼哼着。他的鸡巴一直没有拔出来,光是留在外面的部分就比我的鸡巴长多了,他肏着我妈妈的红唇,妈妈的口红反复涂抹着这根在妈妈喉咙里爆插的鸡巴,于是这根鸡巴有一半都被口红染成了红色,看上去分外妖娆。
突然,他揪头发的力度加大了,看上去快射精了,他用力的动着腰,疯狂的糟践着妈妈的嘴,妈妈也在这突然的大力中哼哼声变成了呜呜声。
他干脆放弃了头发,直接上手用力的掐住了妈妈的脖子,好像妈妈的脖子是他的飞机杯一样,妈妈的脖子在他的暴力下

写的还不错我还想接着往下看下载地址:https://www.leipans.xyz/s/uaiaeyn5OU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