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27|回复: 0

当沉迷于绿奴癖好的渡边彻,为深爱着自己的两名大小姐妻子加载了NTR系统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1-23 14:2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深夜时分,东京市郊的一栋四层豪华别墅内,渡边彻躺在柔软喧松的大床上沉沉地睡了过去,在半个多小时前,他喝下了一杯牛奶,那杯牛奶中放有足够剂量的安眠药,他非常清楚这一点,所以怀着兴奋异常的心情,将牛奶尽数饮净。


  而递给他牛奶的,则是已经与他成婚三年之久的九条美姬,这位九条家族的现任家主,冷艳高贵,有着日本颜值巅峰之称,在众多屌丝男人心中犹如高岭之花般只可远观的女王大人,此刻正坐在房间的沙发上,望着自己躺在床上的丈夫,清冷妖治的眉弯与眼眸间闪烁着一丝异样的神色。


  在确定自己深爱的丈夫在安眠药的作用下陷入沉睡后,九条美姬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以命令般的口吻,冷冷地说了几句后随即挂断。


  渡边彻的确是睡着了,且睡得跟死猪一样,但是早在一个多月前,他就在这间自己与两位绝美妻子共住的别墅内每一个角落,都安装上了带有夜视功能的8K全高清摄像头,以确保让自己不会错过在这间别墅内发生的每一件事情。


  而渡边彻的改变,也正是从一个多月前开始。


  在与九条美姬和清野凛这两位各具特色的绝美佳人成婚的三年内,各种各样的艳福,渡边彻也都享受地差不多了,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他接触到了绿奴这一类型题材的故事。


  一经接触,他便疯狂地迷恋上了这一属性,渐渐发展到了不可自拔的程度,直到一个多月前,他终于对自己的两名美艳妻子下了手,用自己的系统修改了她们的常识,为她们两人各加上了一项相同的词条。


  ‘越是被其他雄性奸淫玩弄,便代表着自己对渡边彻的爱越是深沉。’


  ......


  在听到别墅外响起汽车引擎的轰鸣声后,九条家的美人家主从沙发上站起,脱下自己身上的睡衣,赤身裸体地走到了卧室内的衣柜前,拿出一套早就准备好的服饰,在房间内巨幅的落地穿衣镜前换好。


  ‘咚咚咚。’


  “进来。”


  站在落地镜前的冷艳御姐薄唇轻启,给了卧室外敲门之人的准入许可。


  现在的她穿着及其大胆,一头乌黑顺滑的如瀑青丝款款披肩,如羊脂玉般光洁白皙的脖颈上绑着一条黑色的皮革项圈,下面是精致有型的锁骨,两颗酥软白嫩的F罩杯豪横爆乳,没有外衣的遮掩,仅仅是包裹在小了一号罩杯的黑色蕾丝奶罩内,奶罩纹绣着情趣蕾丝花边的上沿只能堪堪遮住她的乳头,露出了大片圆润诱人的南半球,以及半圈淡粉色的乳晕,中间则是一道令人神往不已的深邃沟壑。


  再往下看,这位高冷御姐苗条有型,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肢间,系着一条黑色的吊袜带,吊袜带的金属挂钩笔直垂下,勾住了黑丝渔网袜的袜口边缘,在这两条修长匀称,肉感十足的大长腿之间的股间位置,两瓣肥美诱人紧紧闭合的大阴唇竟直接裸露在了空气中,周围的黑色蕾丝情趣内裤竟然是一个开档的设计款式,薄如蝉翼般透明的蕾丝布料紧紧地贴在她的腹股沟间,蕾丝布料勒着她的阴唇,刻意地将她呈骆驼趾模样的外阴凸显而出。


  裹在黑丝渔网袜内的两条绝美大长腿,正踩在一双及膝的黑色尖头高跟皮靴内,站在更衣镜前的九条美姬缓缓地为自己的两条玉手,分别套上黑色的真丝及肘手袜,整理好手袜布料在穿戴时堆叠而出的皱褶,做好这一切后,才悠然地转过身,看向了从门口内走进来的三名男人。


  “咕噜......”


  在她转过身后,男人们此起彼伏的吞咽口水声立刻充斥着整间卧室,其中一位名为本多根硕的小老头反应最为激烈。


  现年五十六岁的他,本是九条家族内的一名普通清洁工,平日里与其他清洁工一起负责九条家庭院与厕所的清洁,就在半个多小时前,他突然被身边的两名大汉蛮不讲理地拉上了车,并在车上听到了一件让他难以置信的事情。


  这两名大汉告诉他,要带他去肏九条家现任家主,那名冷艳高贵,平日里从来都没有正眼瞧过他一眼的强气女王御姐,九条美姬的骚穴!


  在车厢内,本多根硕的内心是崩溃的,他在九条家已经兢兢业业地工作了三十多年了,在这些年岁里,他一直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地履行着自己的义务,没有任何企图与野心,为何要被如此对待?


  在他的意识中,他认为自己此行就是前往自己的埋骨地,但当那两名壮汉将腿脚发软的他强行架进这间大别墅,来到这个房间,看到了一身穿着简直只能用‘诡异’来形容的九条美姬后,他的两条腿更软了,但第三条腿却邦邦硬。


  九条美姬皱着眉头,用看垃圾一样的冷漠眼神打量着眼前被两名西装壮汉架在中间的小老头,眉头皱得更厉害了,不过在扫到对方股间裤裆处支起的那处颇具规模的小帐篷后,她的嘴角微勾,绝美妖治的面庞上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她勾了勾手,两名西装壮汉立刻松开本多根硕,三下五除二地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其中一名光头壮汉走到冷艳御姐的面前,直接跪在地上,四肢着地,任由对方‘哒哒哒’地踩着高跟长靴走到他的面前,弯下腰,两瓣被蕾丝丁字裤勒地紧紧的挺翘肥臀直接坐在了他的背上。


  而另外一名生着一副国字脸,看上起正经八百的壮汉在同一时间跪在了九条家的美艳家主面前,竟然满脸痴呆笑意地学着狗一样吐起了舌头。


  “垃圾,你在发什么呆?还不过来?”


  九条美姬有些不悦地看着呆愣在原地的本多根硕,示意对方走到自己面前来。


  “九...九条家主...我,我是本...本多...”


  “闭嘴,我不想听到垃圾的名字。”


  坐在一名男畜背上的九条美姬翘着二郎腿,将一条裹在黑色真丝手袜内的纤纤玉手,塞入了身旁如一条宠物狗般的国字脸壮汉口中,任凭对面欢快地舔舐着自己根根白皙的手指,将恶臭粘稠的涎液涂抹在自己黑色的真丝手袜上。


  “脱掉我的鞋。”


  “这...咕噜...”


  小老头撑着两条抖如筛糠般的腿走到了自己的家主面前,颤颤巍巍地跪倒在地上,看着对方翘在自己面前,穿在黑色尖头高跟靴内的修长美腿,干燥地咽了口唾沫,口中支支吾吾地说着,却迟迟没有伸出手。


  “真是废物!没听到我说的话么!”


  九条美姬不耐地大吼一声,用高跟靴狠狠地踹了一脚本多根硕保洁员制服内干瘪瘦弱的胸膛,将小老头踹倒在地,“我九条家怎么有你这么废物的佣人?你们是怎么找的人?啊?”


  这位衣着性感的冷艳御姐,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根带着荆棘倒刺的黑色皮鞭,用它狠狠地抽打着自己胯下的光头男畜,和身旁‘人模狗样’的国字脸男畜。


  “是不是平时对你们太好了?竟然敢找这么废物的老头来糊弄我!真是两头该死的畜生!”


  随着‘啪啪啪’皮鞭落在皮肉上的刺耳声响,两名男畜的身上随即出现一道道通红刺目的鞭印,而两名男畜并没有发出任何惨叫声,反而脸上都是挂着一副极端兴奋的表情。


  “别,别打我,九条大人,别打我!我脱,我帮您脱!”


  当冷艳御姐手中的皮鞭朝向自己后,早已吓得面如土色的本多根硕赶忙从地上爬起,一把将对方一条腿上的黑色高跟长靴给脱了下来。


  在脱下黑色高跟长靴后,小老头猝然愣在了原地,呆愣楞地盯着眼前那一条光洁夺目,白如凝脂,裹在黑色吊带渔网袜内,网袜足尖加固处,根根可爱的玉趾上还涂绘着艳红色美甲的绝美丝足。


  然而在下一秒,这条网袜丝足的足底就直接蒙在了他的脸上,略带粗糙质感的网袜尼龙布料,与美人足底的娇嫩软肉摩擦着他的老脸,鼻腔内除了淡淡的皮革味道外,满是馥郁沁鼻的清新足香。


  他下意识地用自己的嘴唇亲吻着对方足底的嫩肉,张开臭嘴伸出舌头想要纵情地舔舐,然而正当他的舌尖将要接触到冷艳御姐的网袜美足时,对方却撤下了丝足,搭在了他的裤裆上,将另一只美腿伸到了他的面前。


  “垃圾,还有这只脚呢,给我把鞋脱掉!”


  在九条美姬严词的命令下,早已被那只香香软软的网袜美足勾走了魂魄的本多根硕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脑海已经被满满当当快要溢出的雄性欲望给完全支配,立刻脱下了眼前这只尖头高跟皮靴,双手紧紧地抓着了那条裹在黑丝渔网袜内的香软玉足,直接将其塞入了自己的臭嘴内,用嘴唇和舌头大肆的吸吮舔舐了起来。


  这一次九条美姬并没有抽回自己的玉足,任凭自己的网袜脚被小老头的那张臭嘴‘强奸’着,搭在对方裤裆上的网袜脚随即开始活动,包裹在网袜足尖加固处内的根根玉趾灵活地解开对方的裤链,掰开内裤,让那根足有16CM长的大鸡巴露了出来。


  “哼,还算是有根不错的东西呢。”


  高冷御姐眯着眼,口中吐出徐徐的热气,网袜丝足随即狠狠地踩上小老头勃起的肉屌,将其的一端压在对方小腹处的衣物上,用裹在网袜丝足内的玉趾,上下来回撸动着肉棒输精管所在的另一端。


  在几次撸动后,网袜脚上传来的触感,让九条美姬对本多根硕的这根鸡巴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这是根典型的黄种人大鸡巴,肉棒长度虽然不及欧美人的长,但是坚硬无比,比欧美人那些跟剥皮香蕉一样的软塌塌的肉棒更能带给女性快感。


  “让我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她足交的力度与频率开始加剧,对方肉棒马眼处分泌出的先走液顺着冠状沟留下,滑过肉棒茎秆处,为足交提供了足够的润滑,在用网袜脚撸着对方肉棒的时候,她被对方含在口中的网袜脚也开始活动,根根涂着艳红色美甲的玉趾挑逗着对方的舌头,像是在用自己的网袜脚与对方舌吻。


  十几分钟后,高冷御姐脸上的笑意愈发深沉,因为这名小老头在她的熟练足交下,虽然肉棒已是尿颤频频,但是仍旧没有缴枪,这让她颇为满意。


  “很好,我很满意你们找来的这个人,是时候给你们一些奖励了。”


  “汪!汪!!!”


  她身旁国字脸的男畜听到这话,立刻吐着舌头,大声地狗叫了几声,眼中闪着兴奋的光泽。


  九条家的美人家主伸出自己套着黑色真丝手袜的玉手,抚上了自己左胸的那只黑色奶罩,将奶罩纹绣着蕾丝花边的上沿翻开,让一颗白皙挺翘的大奶倏然弹出,随后将奶罩的上沿压在了柔软的乳肉下。


  这一番操作,让本就豪横的F罩杯乳球更加明显突出,那颗早已在兴奋中挺翘而起的紫红色娇艳蓓蕾令国字脸男畜看呆了眼,大滩粘稠恶臭的涎液从嘴角流出,滴落在了地上。


  在看到自己的女王主人微微点头后,国字脸男畜立刻兴奋地扑了上去,含住那颗娇艳的蓓蕾大肆舔舐,还贪婪地通过吸吮排出口中的空气,让更多香甜白皙的乳肉能够被自己吸入口中。


  “嘶...”


  胸前传来的刺激让九条美姬深吸一口气,裹在黑色真丝手袜内的玉手紧紧地箍着了自己男畜的脖颈,催促他舔地更卖力一点。


  与此同时她也没有忘记自己网袜脚上的工作,在感觉到那根肉棒已经撑到了极限后,她弯曲自己裹在网袜足尖加固处的根根玉趾,扣在对方肉棒的马眼处,让对方在射精时,大部分的精液都能射在自己的网袜脚上。


  本多根硕一边射精,干瘦枯槁的身体一边痉挛抖动,他的肉棒在高冷御姐丝足美脚的刺激下,急促地射出了在他丧偶十几年内一直积蓄着的第一发精液。


  “真是没想到,你这垃圾一样的小老头,不仅有着如此大的鸡巴,还有这么惊人的精液量,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坐在光头男奴背上,被国字脸男奴吸着奶子的九条家美人家主,冷笑着看着自己满是白浊浓精的网袜脚,微微弯腰,伸出一只裹在黑色真丝手袜内的玉手,沾了一坨浓精放入口中,细细地品味了起来。


  “哈嗯...味道不错,是相当浓厚的精液,看来,你是一名可以满足我的垃圾呢。”


  刚刚在对方网袜脚刺激下射出一发浓精的本多根硕,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冷艳御姐一边津津有味地品尝着自己的精液,一边将自己被射满粘稠浓精的一只网袜美脚重新塞回黑色尖头高跟皮靴内。


  “咕嗞...”


  九条美姬站起身,吸着她奶子的国字脸男奴也跟着站起身,不过并没有松开自己口中含着的美乳,仍在兴奋地吸得‘啧啧’作响,另外一只手也不安分地攀上了另外一只爆乳,九条美姬哼了口气,伸手将自己另外一只爆乳的奶罩如法炮制,让自己男奴的禄山之爪能捏得更放肆,给自己带来更大的快感。


  “想不想在这只脚上,也留下你的精液?”


  看着眼前的高冷御姐踩在自己鸡巴上,刚刚被自己含在嘴里,美美地舔过一番的网袜美脚,小老头立刻亢奋地连连点头,刚刚才爆射过一发的肉屌毫无疲软之意,甚至比之前更加坚硬炙热。


  “那就满足你。”


  九条家的美人家主冷笑着将小老头踢翻在地,网袜美足粗暴地踩在他的肉棒上,与其说是足交,不如说是蹂躏,然而本多根硕并没有任何的抗拒,毕竟此时他的肉棒上传来的快感已经将被蹂躏的痛感彻底淹没。


  就在他沉浸在被高冷御姐丝足蹂躏的快感中时,那名四肢着地,趴跪在地上的光头男奴已经站起身,他舔着嘴唇,吞着口水,一双闪着兴奋精光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御姐主人微微弯下的两瓣雪白肥臀,以及被情趣丁字裤布料紧紧勒住的两瓣肥美阴唇。


  他在手上吐了口唾沫,揉搓润滑着自己胯下不逊于本多根硕的大肉棒,悄咪咪地走到九条美姬的背后,双手猛然按住那两瓣挺翘的雪白肥臀,同时将肉棒对准那两片已经微微吐水的美蚌,奋力挺腰。


  “吚齁哦!!!!不,不可以,我......哈啊......我还没允许你这么做......咿呀......哦齁齁齁齁齁!!!”


  被突如其来的大屌粗暴插入淫穴的九条美姬方寸大乱,口中发出不符合自身御姐形象的甜腻娇喘,蹂躏着地上小老头肉屌的网袜美脚也失了章法,直接踏在了对方阳根的茎秆上狠命摩擦着。


  这一下,让本多根硕也有点反应不及,被美人御姐网袜丝足玩弄的肉棒竟然像一个没出息的早泄男一样仓促地射了出来,好在他射精的时候,对方的网袜美足正在蹂躏着他的龟头,让他的精液尽数射在了对方的足底。


  正当小老头呆愣地躺在地上,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到手足无措时,国字脸的男奴吐出了口中早已被自己吸得肿胀发紫的娇嫩乳头,松开另一只被自己捏得满是通红指印的白皙爆乳,急不可耐地捡来另外一只黑色尖头高跟皮靴,小心翼翼地为九条美姬沾黏着新鲜精液的网袜脚套上。


  随后国字脸男奴一把拉起地上的本多根硕,将诧异不已的他扶正,随后粗暴地抓着九条美姬一头柔顺的乌黑长发,牵引着美人御姐的螓首,一口含住了小老头仍旧傲然勃起的大鸡巴。


  “唔......噗呜......滋溜......不,不可以......太粗,太粗暴了......彻,彻他还在睡觉呢......不可以......嗞噜嗞噜......”


  听到这段混杂着媚叫的话语,本多根硕这才反应过来,这个像是卧室一样的房间内还有另外一个人,那就是自己胯下,正被光头壮汉以后入式肏着骚穴,被自己干着口穴的高冷御姐的正牌丈夫,渡边彻!


  但在意识到这一点后,小老头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太久,因为自己胯下九条家的美人家主正激烈地吞吐着他的肉棒,舌头滑过肉棒的茎秆,刺激着冠状沟与龟头,她的动作与之前说出的话语完全是两个意思!


  “唔啊!!!”


  在雄性冲动支配下的本多根硕将所有的问题都抛诸脑后,双手按住美人御姐的螓首,如野兽一般地扭着腰,将对方湿热温润的檀口当做飞机杯一样粗暴地使用着。


  “啪啪啪!!!”


  而光头壮汉显然也已经进入了状态,正扬着自己粗糙的手掌,一下又一下地狠狠抽打九条美姬丰满白皙的肥臀,在留下大片鲜红醒目指印的同时,掀起一阵阵肥腻的雪白肉浪。


  “唔......唔呜呜呜......哦齁齁齁齁齁......咿齁齁齁齁齁......”


  光头男畜打在九条美姬雪臀上的每一巴掌,都会让这名高冷御姐含着小老头大肉屌的口中,发出一阵甜腻含混的呻吟,也让她本就紧致湿热的花径内骤然收缩,对光头壮汉那条在她阴道内横冲直撞的巨龙,施以更大的刺激。


  而国字脸男畜则蹲在九条美姬被两个大鸡巴前后夹击,呈现出一个‘厂’字形的身下,美滋滋地把玩着那两颗如水袋般挂在她的胸前,沉甸甸的喧松爆乳。


  十几分钟过去后,终是小老头率先缴枪,即使刚刚才被这位九条家美人家主的网袜脚榨出了两发精液,但是自丧偶后几十年来就未曾沾染‘荤腥’的他实在是抵御不住对方湿热口穴的刺激,在一次奋力抽插后,让自己的肉棒卡在对方柔软的喉管出,开始了狂躁的口爆射精。


  被突然口爆的刺激感与窒息感让九条美姬身体骤然抽搐,引起的连锁反应就是阴道大幅蠕动吮吸,让正干着她骚穴的光头男畜也是一个没忍住,直接在她的蜜穴里来了一次无套中出。


  “哦...”


  本多根硕眯着眼,回味着美人口穴湿漉漉的触感,这种感觉好像浑身上下只有鸡巴在泡温泉一样。


  他才刚刚回味了不到一分钟,身体就被一阵蛮横的力道牵引而动,当他睁开眼时,发现刚刚才在九条美姬淫穴里内射了一发的光头男奴正拉着他的肩膀,而国字脸男奴正抱着九条美姬的身体,双手箍着她穿着黑色吊带渔网袜的修长美腿,形成了一个面朝着他的淫靡M字开腿。


  看着这位被国字脸男奴抱在身前,满脸迷离之色,一副痴女母猪模样,已经没有一丝一毫方才御姐女王之姿九条家美人家主,本多根硕的有些半软不硬鸡巴再度勃起。


  光头男奴淫笑着架着他的身体,将他的鸡巴对准九条美姬肥美多汁的大阴唇内,正在一张一合,泊泊留着白浊浓精的蜜穴口,猛得推了他一把,让他的鸡巴在各类淫液的润滑下,畅通无阻地插入了御姐女王的淫穴内。


  与此同时,国字脸男畜也猛然挺腰,让自己的肉棒有些艰涩地插入了九条美姬在上一次的淫趴中,才被开了苞的菊穴内。


  作为九条家卑微保洁员的本多根硕,如机械般地扭着腰,让自己的肉棒每一次都整根没入对方的蜜穴内,现在的他神情恍惚,脑海里空无一物,感觉眼前的事物极度不真实。


  这可是九条美姬啊,这可是那个被誉为全日本的颜值巅峰,大家心目中高贵冷艳,受万人所敬仰的高岭之花啊!


  ‘对,这是做梦,这一定是在做梦!’


  小老头在恍恍惚惚中反复地暗示着自己,让自己相信这是一场梦。


  ‘家主大人怎么可能会是这么一个淫乱下贱的婊子呢?而且她都已经结婚了,就算是那个叫做渡边彻的家伙是个废物早泄男,不能满足她,她想去找乐子的话,全日本,不,全世界的男人都会蜂拥而至,就算是轮奸也轮不到自己好吧!’


  在想到这些后,本多根硕开始更加坚信自己正在作一场梦,即使胯下肉棒被湿热紧致的名器淫穴吸得爽上了天,龟头连连颤抖,尿颤频频,都被他给选择性地忽视了。


  “臭婊子!老子早就想干死你了!”


  沉浸在臆想中,已是神志不清的本多根硕突然面色狰狞地大吼一声,双手粗暴的袭向了九条美姬胸前,那两团在双穴齐通,前后夹击下活蹦乱跳的酥媚巨乳,同时张嘴狠狠地吻住了对方娇喘连连的红唇。


  “唔!!!哈唔......太,太过分了......咕啾......嘶溜......接,接吻什么的......不,不可以......哈啊......呸喽呸喽......嗞噜......哈啊......”


  即使被渡边彻用系统修改了常识,但灵魂高冷坚韧的九条美姬仍旧保留着自己的一丝底线,一方面是自己长久以来的御姐姿态所致,另一方面则是现在的她仍旧深爱着渡边彻,即使为了表达自己的爱意,可以献出身体让其他男人玩弄,但接吻这种事情,在她的认知中,仍旧是只能和相爱之人做的事情。


  “唔噗......哈唔......啾啾啾......

写的还不错我还想接着往下看下载地址:https://www.leipans.xyz/s/v2Yfia2K9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