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52|回复: 0

火影后传啊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1-23 11:01:51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从第四次忍界大战结束以后,忍界进入了和平期,民用科技日新月异,从破旧的电视到如今的大银幕,从木质的楼梯到如今的电梯,从通灵术外交到如今的无线电,总之,无论是安全性还是便利性都已经不同往日。 与之对应的,忍者这一职业走向了衰弱,如同当初忍宗初现时的武士和阴阳师一般。 如今,愿意做忍者的人越来越少,毕竟,天下太平了不是吗,至少对于平民们而言就是如此。 现在除却忍者家族以外,只有些许平民会愿意让自己的子女去上忍者学校。甚至,他们的目的,仅仅是让孩子们掌握一些生活用的非杀伤性忍术,便于未来的工作。 而五大忍村中,木叶的发展速度,更是后来居上,反超了云忍村。这可不是一句木叶位于最为富饶的火之国可以解释的。 由于现在是和平年代,五大国的大名都缩减了军费,因此忍村的发展,离不开开源和节流,节流有奈良鹿丸把控,而开源,开明大方的火影夫人雏田功不可没。 雏田一直都很清楚,鸣人是一个极具人格魅力的男人,她不可能一直把他拴在家里。 这些年,在雏田的默许下,鸣人有了数位颇具身份地位的情人:楼兰女王萨拉,雪之国大名风花小雪,鬼之国巫女紫苑。 在她们的资助下,木叶的发展,可谓是日新月异,只是,这让原本就忙碌的鸣人,少有回家睡的机会,本体几乎没有离开火影办公室的时候,而影分身在几位情人那常驻,所谓的幸福的烦恼,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在生下博人和向日葵以后,雏田的白眼意外的进化成了转生眼,一身实力也逐渐达到了六道级。关于这一点,雏田并没有告诉鸣人,或许是因为没有时间,又或者是因为没有必要了吧,毕竟,和平了呢。 不过,也许是摄入太多的阴属性查克拉,还是对雏田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比方说,一如当年未婚时的体态,再比如,她逐渐开始对同性产生了莫名的性趣。 不过,雏田毕竟是名门千金,一直压制着自己的欲望,直到那一天…… 花火和好友一起在外面喝了个酩酊大醉,之后,担心被父亲说教的花火,便来雏田家借宿。 不知道是因为太累,亦或者是喝醉了,花火还没来得及脱掉鞋子,就倒在玄关处。 雏田无奈的将花火抱到自己的房间,在确认博人和向日葵已经睡下以后,简单的清洗了一下身体,便回到卧室。 望着床上的睡美人,雏田无奈的摇了摇头。 她慢慢的为花火脱下忍靴,一股颇重的酸臭味漫漫弥漫在空气中,奇怪的是,雏田居然没有半分不适,反倒不由自主的多闻了几次。 渐渐的,雏田的目光变得有些迷离,一直以来压抑的欲望,似乎探出头来。 空气中酸臭的脚味一直刺激着她..她压抑着那份冲动,已经很久了。 雏田终于控制不住了,看着面前的穿着白色短袜的小脚丫,悄悄的走到花火脚边,慢慢跪坐下来,她的脸离花火的脚越来越近,越近她就越入迷。雏田此时又兴奋又紧张。 双眼看着花火脚上的白色短袜,袜底脚掌的位置被汗浸湿了,白色的袜底变成了黄褐色。 雏田和花火的脚近在咫尺,酸臭味变的浓郁..可越是贴着花火的脚,雏田越难以自已。 头慢慢的前伸,雏田的呼吸变的很乱,呼吸急促,粗重起来。 当鼻子贴在花火脚底的时候,雏田已经兴奋的呼吸都颤抖起来..她顾不上花火会不会醒,把鼻子狠狠的贴在花火脚掌,大口的呼气,又狠狠的吸气..时间象是静止了一样,好久好久雏田才和花火的脚分开,人好象虚脱了一样,闭着眼回味着那背德的快感。  好半晌,雏田才从这种诡异的状态下恢复正常,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雏田不禁羞的红起了脸,一如当年……  自从那天,雏田便开始变得难以自已,总是动不动想要闻和舔同性的脚和鞋子,从一开始的用自己和向日葵的,到在浴池偷闻鞋子,但一直无法得到满足。 终于,还是让雏田等到了机会。这一天,父亲日向日足去火之国国都拜访朋友去了,偌大一个日向宅,只剩下花火和一个女仆。 如今的日向宅不同往日,已经从族地里迁出,地处木叶边缘。 用日足的话说,现在是年轻人的时代了,他这个老人家,也要好好享受和孙子孙女玩闹的日子了。  当得知花火又一次喝醉了以后,雏田不动声色的与女仆小姐告别,待到半夜,偷偷潜入日向宅。 此时的花火,正躺在床上,忍靴都没有脱,极没形象的睡着。 在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以后,雏田跪在床边,抱住花火的一只脚,慢慢抬高,双手抚摸着靴沿。她又把脸贴上去,在靴面上蹭了蹭。 雏田把花火的忍靴脱下,又细致的除去花火的袜子,仔细的端详起来。 她把脚面抬高,和自己的视线平齐。看着花火五个可爱的脚趾,脚趾下的软肉,还有脚上浅浅的纹络。雏田轻轻探出舌头,舌尖触碰花火的脚底。 舌尖传来的温软的触感让雏田的生理和心理都燃起欲火。她把花火的这只脚盖在自己脸上,仰面被妹妹的这一双大脚踩着,看着笼罩自己所有视线的脚底纹络,伸出舌头不管不顾地舔舐着花火足底的肌肤。如法炮制地除去花火另一只脚上的鞋子袜子,自己主动迎合着“被踩脸”,直到,雏田突然发现门外似乎有动静。 雏田整理了一下仪容,一个瞬身来到门外,发现是一个扎着紫发麻花辫,穿着水手服的女生。 这个女孩子正一脸羞红的看着自己。 不等雏田开口,那女孩便鞠了个躬,“伯母好,初次见面,我叫笕堇,是博人君的同学,也是花火老师的学生。” 笕堇的名字,雏田也听花火和博人提到过,只是,现在可是半夜,笕堇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仿佛是看出了雏田的疑问,笕堇继续说道,“今天训练的时候,我受了点伤,因为这里离训练场近,所以才会……” “那你刚刚看到了吗?” “嗯,我刚刚起来上厕所,结果发现,花火老师的房间里似乎有动静,我还以为是花火老师醒了呢,结果看到伯母你在给花火老师舔脚丫。” 雏田的心提了起来,果然,最怕的事情发生了。 “伯母,不用担心,我可以给你保密的,而且,如果你想的话,我的脚也可以给你闻的呢。”笕堇面带微笑的说道。 “那条件呢?” “没有条件呢。我妈妈和我说过,许多人在做坏事的时候,其实都是有苦衷的,我们应该选择包容她。不过,如果可以的话,还请伯母以后不要偷偷舔花火老师的脚丫了,一旦被发现,对你们俩都不好。” 雏田深深的望着笕堇,看来是她想多了,多么善良的女孩啊,曾几何时,她也单纯过…… “谢谢。” 被意外的浇了盆凉水,雏田也没有了兴致,很快便打开天之御中,一步跨入。 第二天早上,在博人和向日葵出门以后,雏田也换上一件和服,走向日向宅。 不出意料的,花火已经出门,女仆小姐正在打扫卫生。 和女仆小姐打过招呼,雏田径直走向练习场。 笕堇已经吃过早餐,正在练习场做着锻炼,虽说不能剧烈运动,但低烈度的锻炼,还是没有问题的。 “早上好啊,笕堇。” “早上好,伯母。”笕堇礼貌的打着招呼,然后又问道,“伯母,你这是来找花火老师的吗?” 雏田有些难以启齿,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她也想清楚了,除非一直用幻术控制花火,否则,要是她一直盯着花火的脚丫,她们俩姐妹的情谊可能都会受影响。而笕堇不同,只要小心一点,一定不会被别人发现的。 “不是的,我是来找你的。” “欸?找我吗?”笕堇有些疑惑。 “是的,昨晚你说的话当真吗?我可以舔你的脚……”雏田的话说的结结巴巴,要说出这般变态的话,还是在一个十二岁左右的女孩面前。 “哈哇哇……”笕堇愣了一会儿,显然是被吓到了,她昨晚这么说,只是为了增加自己为雏田保密的说服力,没想到……,“可以的,那么,伯母你是来给我舔脚的吗? “呃,不是的,笕堇,我是想,请您……呃,踩踏我的身体,可以吗?”雏田下意识的用了您,仿佛她才是后辈似的。 笕堇静静的看着雏田,没有动作。停滞了大概十秒钟,笕堇才再一次歪了歪头:“可以请您,再说一次吗?” “……您、您没有听错,我是想让您,踩踏我,的……”雏田能感觉到自己脸已经红了。 就算出门前自己也做过这样的心理准备,但真到了说出口的时候还是尴尬无比。 听到雏田亲口予以确认后,笕堇也同样做了次深呼吸。 大概是镇定了下心神以后,笕堇很不容易的仍旧保持着礼貌的语气道:“呃,我还以为伯母只是喜欢给女孩子舔脚丫,原来……如果是需要我用脚踩您的话,我是可以接受的……那、那么,我、我应该如何……做?” 显然雏田成功的让笕堇也尴尬了起来,毕竟比起舔脚,踩踏的羞辱性更胜一筹。 雏田有些负罪的咬了咬牙,她似乎玷污了笕堇的纯净。 只是,雏田终于还是输给了自己的欲望,仰躺在了地面上。 “请您,直接踩在我的身上就可以,我能承受的。” “咦……这样吗?”笕堇犹豫了下,看了看自己的双脚,“我、我需要脱掉忍靴吗?” 雏田歪过头去,看了一眼笕堇的双脚。似乎是由于羞涩,笕堇的足尖稍稍缩了下,脚趾蜷曲起来。 看着这副美景,雏田默默咽了下口水:“呃,不需要了,直接踩上来吧。” “这样吗……”笕堇小声的嘟囔着,左脚试探着踏上了雏田的身体,不过只是很轻微的接触着,并没有用力,甚至还处于提着脚的状态。 这种程度就是雏田能感觉到腹部上与一个物体接触了,但并没有任何实感。 显然,笕堇还是有些担心会伤到雏田,所以有意的控制着腿部的力度。不过连只靠重力放在雏田身上都不敢是不是也太小心过头了…… 虽然想象着笕堇的玉足隔着忍靴踏在自己身上,这个场景就已经让她相当兴奋了,但……果然,没有压迫感还是不太够的,雏田还是更喜欢被“踩踏”的感觉,而不仅仅是用腹部去感受一个物体。 “唔,笕堇,您可以多用一些力量的,我比花火要强很多的。” 听到雏田的话,笕堇犹豫了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以笕堇的体重加上忍靴的重量,就这样放着对已经隐隐超过鸣人的雏田来说和没有踩着基本毫无区别。  明明笕堇的样子让自己挺兴奋的,但却感受不到最关键的疼痛感,这就太难受了点。 无奈之下,雏田犹豫了会,决定还是牺牲尊严以快感为主——反正这里只有她俩。 “笕堇……你可以再用力些吗?” 笕堇咬咬牙,用力的把雏田的腹部踩陷下去。 这个程度……大概可以了,雏田感受着身体的状态。如果笕堇踩着自己腹部的脚能用力踩到这个程度,雏田应该就真的会吃痛了——当然也就意味着会很兴奋。 “笕堇,请继续以这个力度踩我。” 笕堇也理解了雏田的意思,看向自己踩在雏田腹部的脚。呃……脚底踩着的忍靴几乎已经完全陷进雏田身体里了,这样踩真的没有问题吗? 虽然笕堇心中还有疑虑,不过雏田已经说过了保证,再想想之前雏田说的自己很强的,笕堇最终相信雏田能承受住,不再考虑那么多,继续保持着这种状态。 持续三分钟。 雏田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笕堇并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什么。她以为雏田的意思就是让她这样踩着不要动…… 雏田在心里苦笑了一声。不过,这也说明笕堇以前是真的没有经历过这种事,真是个单纯的女孩啊。 被这样的女孩踩着,雏田反而觉得体内的兴奋更加强烈了。 “笕堇,我的意思是……您可以用力的,像踩一样没有生命的东西一样,踩踏我的腹部,并不是就这样踩着不动……” 这话放到婚前的雏田身上估计压根就说不出来,但现在的雏田也就是说完后脸红了红。 听到她的话,笕堇呆了一会才明白雏田的意思。犹豫了下,笕堇抬脚,然后又缓缓的用力,慢慢踩了下去:“是、是这样吗?” 雏田发现笕堇的脸也已经红了……看来这件事对她来说也一样很令人害羞。 雏田本来的想法是让笕堇像正常走路一样踩着自己。小巧的玉足快速落下,让忍靴的底部给自己的腹部重重一击,而后不待自己稍作回味,小恶魔般的玉足便轻巧的离开;还没等自己喘息一下,忍靴便再次落下……这是雏田想象中的场景。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笕堇这样的慢动作让自己更加清楚的感受到了笕堇的忍靴陷入自己腹部的全过程,这种特殊体验也让雏田相当新鲜。于是,雏田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就是这样就可以了,笕堇。” “唔……这样啊……”笕堇小声嘟囔着,开始重复着这一个动作。重复的踩着雏田柔软的腹部,感受着自己的小脚陷入别人肉体的感觉,笕堇突然觉得,这样做,其实还挺好玩的。 笕堇此刻的心态,已经开始由“满足雏田伯母”逐渐向“玩弄雏田伯母”转变了。反正,雏田伯母也是自愿的呢! 次数多了以后,笕堇也有点累了。犹豫了下以后,笕堇看了看闭着眼享受你雏田,觉得她应该是不会介意自己换一只脚的。于是,笕堇收回左脚,换成右脚踩在了雏田的身上,仍旧是刚才的动作。雏田立刻察觉到了异样,不过睁眼看了眼情况,发现笕堇是换了只脚后,也就没有说什么,默许了笕堇的做法。 随着笕堇的玉足与忍靴一起反复的深入雏田的腹部,雏田体内的兴奋感也在逐渐增强。不过过了会后雏田就郁闷的发现,像笕堇现在这样缓慢的踩踏只能让自己兴奋到这个程度而已,想要再更激动一点,那就做不到了…… 看来……还是需要让笕堇再踩的频率,更快一点才行…… “呃……笕堇,可以请你……踩的更快一些吗?” 雏田说出来这句话简直用了全身的力气,羞得她都能感觉到脸上冒出的热气。听到后,笕堇显然也更害羞了,甚至没有出声,只是点了点头作为回应。随后,笕堇尝试着,用更快的频率踩踏着雏田的腹部——这样确实更像踩了一些,刚刚更像是在练习舞蹈。 不过实验了一下以后,笕堇就有些为难了,又试了几下,笕堇还是不得不开口询问:“那个……如果这样的话,我没办法很好的控制力度……没问题吗?” 这个啊……说实话,雏田也不清楚自己现在有多强,用上查克拉的话,即便是尾兽玉,大概也很难对雏田造成什么损伤吧。 所以,笕堇的这个问题,雏田确实是并不担心。 “没事的,笕堇你随意就好,我没有那么容易受伤的。” “是、是吗,好的……”笕堇还是有点半信半疑。但她现在有点喜欢上这种感觉了,确实也想进行更进一步的尝试。想想刚刚雏田的样子,笕堇最终决定相信雏田确实不会那么轻易就被自己踩的受伤。  这个思想上的障碍解决后,笕堇就放松了很多,动作稍稍的随意起来。这正是雏田希望的状态,虽然还是不够爽吧…… 不过笕堇很快就意识到了问题。用更快的频率去踩雏田确实是雏田所希望的,但这样,很累。真的,以前笕堇还没有发现,原来一直用一只脚快速的踩东西原来是这么累的动作……况且,她的伤还没好呢! 笕堇很快就觉得有点支撑不住,只好询问雏田:“那个……伯母,这样……有点累……” 听到这雏田已经理解了情况了。确实,雏田有点过于自己享受了,没考虑笕堇的感受。正当雏田想回答让笕堇坐下来踩踏自己时,雏田突然有了个别的想法。 看笕堇的体重……应该是不够让自己受伤的吧? 不如…… “我了解了,是我忽略了笕堇的感受,真是对不起。不如……笕堇像正常走路一样从我的腹部上走过去吧。” “啊?这……”笕堇本来的想法是慢点踩雏田的,至少也搬一张椅子来坐下。听到雏田有别的想法,笕堇本来也准备就照做,但听清楚雏田的请求以后,笕堇却仍然被震惊了。在笕堇的理解中,人体,尤其是腹部位置应该是很柔弱的,即便是上忍,也强不了太多。 要是像正常走路一样走过去,那不就代表着这个部位要承受自己全部的体重吗?而且走路的时候自己显然是只有单脚踩在雏田的身上的,这……真的不会伤到她吗? 笕堇显然高估了雏田的下线,在雏田使出掌仙术后,她便放下心来。 在不知不觉中,笕堇已经有点喜欢上这样踩踏雏田的感觉了。 像踩在地面上一样让自己的一只脚踩在雏田柔软的腹部上,感受着自己的小脚陷入雏田身体里的感觉,笕堇其实……在心底深处,有种征服的快感。(各种sm资源的加扣3587165401) “那么……失礼了……”笕堇小心翼翼的抬脚,轻轻的放在雏田肚子上,随后深呼吸,另一只脚抬起,又迅速落下,以极快的速度完成了这一步。 虽然时间很短,但也足够雏田感受到那特殊的疼痛——也即是快感。笕堇玉足下踩着的忍靴深深的陷入自己身体内,身体器官受到强大的压迫而产生疼痛的感觉,再加上,“自己柔弱的腹部正被笕堇这样的女性用全体重单脚踩着,连她脚下的鞋子都已经陷入自己身体”这一事实本身,都足以给雏田带来巨大的快感。 只可惜就是太短了点…… “这样就可以的,笕堇。如你所见,我并不会有什么事的。”就算要引导,也还是要一步一步来,雏田还是先安慰了下笕堇,让笕堇放下心,等到随后再告诉笕堇以更加自然的姿态踩踏自己也并不迟。 笕堇点了点头,自己踩在雏田腹部的时候,虽然隔着忍靴,也仍然能清楚的感觉到雏田腹部的柔软,而这让笕堇更加清晰的意识到了自己这种行为有多么容易伤到雏田。倒也不是害怕自己做的不好让雏田受伤了,只是笕堇对这种……掌控的权利,其实也不错呢。必须承认,这样踩着别人的感觉……笕堇,有点喜欢。 所以这次她没有用点头来回应,而是转身,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动作。虽然这次踩着雏田的时间仍然很短,不过仍然能带给雏田极大的欢愉。 笕堇没准备就此停下,开始一遍一遍的从雏田身体上走过。如果说前几次笕堇仍然在注意尽量减少自己踩在雏田身上的时间,那等到笕堇第十次、二十次、三十次从雏田身上踏过时,她的脚步就已经相当自然了,就像是踏在没有生命的地板上一样。 而笕堇也确定了,这样踩踏着另一名女性的身体,真的是一件很好玩的事。随着她的腹部肌肉下陷,自己的小脚所感受到的那股柔软的触觉,真的相当美妙。 笕堇觉得自己喜欢上这种感觉了。 雏田呢? 雏田目前已经处于高潮的边缘了。 在自己有意没有用力抵抗的情况下,自己的腹部不断受到来自笕堇玉足的重击,有几次雏田甚至觉得笕堇的忍靴都要贴到地面了。这样自然会让雏田疼的死去活来,但自己不做抵抗任由笕堇踩踏自己的行为,也一样让雏田相当兴奋。能抵抗而没有抵抗,与不能抵抗,这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觉。 不过话说回来,雏田其实并不确定现在的她,是喜欢被所有的女性穿着忍靴踩踏呢?还是仅仅喜欢被笕堇踩着忍靴踩踏……这个问题实在难以回答。 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自己,恐怕要把持不住了啊…… 说起来,是笕堇太能够吸引自己了吗?仅仅是被来回踩着腹部居然已经能让自己高潮了…… 本来雏田是想感受一下笕堇那小巧的裸足的,但没想到仅仅是笕堇的忍靴就已经能让她得到足够的快感,这雏田就实在没有想到。 随着笕堇又一次踏上雏田的身体时,雏田的身体突然紧绷,随后骤然泄力。 笕堇吓了一跳,还以为是伤到了雏田,急忙转过身来观察雏田的情况。不过看到雏田轻微抽搐的身体,上过生理课的笕堇倒是松了口气。 放下了心后,笕堇意犹未尽的回味着刚刚的踩踏。那个柔软的触感,真的好美妙……不知道去掉忍靴踩在上面时,又会是什么感受呢……  雏田花了一会时间才收拾好自己而起身。地板上难以避免的留下了一滩水渍,发现这点的雏田又一次红了脸。“对不起,我会清理干净……”  “没关系,雏田小姐,请让我打扫就好。”笕堇仍然用礼貌的声音回复了雏田。不过当雏田看向笕堇时,她却发现了后者眼神里多了些什么。  在雏田准备离开时,笕堇的声音在她响起:“欢迎伯母下次再来哦。” “那就多谢啦。”雏田很是正式的鞠了个躬,就这一副贵夫人的样子,很难把她和刚刚肆意泄欲的肉块联系在一起呢。   许多事情只有不做和无数次,在体验过笕堇的足下按摩以后,雏田甚至觉得鸣人对她的吸引力,都比不上笕堇的脚丫。 在随后的日子里,每当花火带着除了笕堇之外的两个学生出去训练时,雏田便会通过天之御中来到笕堇身边。 从单纯的舔脚服侍,足下按摩到羞辱性的足打耳光,吃口水,凡是雏田提出来的玩法,无论有多么惊世骇俗,笕堇都予以满足。 笕堇并不是什么都不懂,也并非单纯善良可以形容,她只是想看看,雏田这位未来可能会成为她母亲的女人,会在她脚下堕落到何种地步,以便她完成已故父亲的遗愿。 母亲的教导,让她能保持正常的善恶观,因此,她从未主动引导雏田堕入深渊;但同时,父亲那重建根部门的遗愿,令她对雏田的一切要求听之任之。 笕堇知道,想要完成父亲的遗愿,身为火影夫人的雏田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至少在雏田完全服从于她,乃至是臣服于她提前,她绝不能透露出自己的目的。 其实,雏田若是想要解决自身的欲望,并非只有泄欲一路,最简单的方式其实就是战斗亦或者修行,调用体内大多数查克拉,就能很好的抑制阴属性查克拉对身体的影响,但逐渐沉迷于肉欲的雏田,早已忽视了这方面的问题。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笕堇原本受到的伤就不是很严重,在日向宅修养了将近十天,经宇智波樱女士确认,笕堇已经完全康复。 也因此,笕堇又要回到以往的训练以及完成任务的日子里了。 笕堇对此倒是无所谓,毕竟,到目前为止,所谓的玩弄雏田,更多的是满足雏田的欲望,她虽然享受雏田的服侍,但同样,感到挺累的。要知道,她也是需要修行的。 但对于,短短数日就沉迷于笕堇足下的雏田而言,却有些难以忍耐。其实对于这一点,即便是雏田本人也难以相信,她居然对笕堇的脚如此沉迷。  “妈妈,你在想什么?”向日葵有些疑惑的看着一副魂不守舍的雏田问道。 “还能是什么?混蛋老爸今天又没回家,当火影有什么好的。”博人很是气愤的说道。 “博人!不准你这么说你爸爸。鸣人他为木叶的发展做出了那么多的贡献,你要向你爸爸学习哦。”雏田从恍惚中回过神,一如继往的训斥道。 “嗨!反正我以后一定不会做一个不顾家的男人……”博人不忿道。 “博人,你再这么说,妈妈我可是要生气了哦!” 离上一次见笕堇已经过了一周了,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七天没有尝到笕堇的玉足,对雏田而言可以说是艰难无比。 不只是因为什么原因,雏田用以往的方式自慰,乃至向鸣人索取了一晚,居然都没能达到绝顶。 长时间的濒临高潮而不可得,才是雏田这几日经常失神的原因。 倒不是雏田不想去找笕堇,而是笕堇这些日子都很忙。  前几天和博人他们班一起跟着木叶丸去执行了一个任务,昨天上午才赶回木叶。 这还不算完,据说笕堇受博人的鼓励,退出了花火的第15班,转而加入了科学忍具班。 科学忍具班现有两位指导上忍,一个是主研究战斗用忍具的远野方助,另一个则是雏田的熟人,原本可能成为她嫂子的天天。天天作为木叶村有名的忍具使,如今却改行做了民用科学忍具研究者。 现在的笕堇,同时接受着两位指导上忍的指导,可以说是累极了。 晚上,雏田终于在笕堇家见到了笕堇。这是一个不大的公寓房,一室一厅一卫一厨房,笕堇正疲惫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白天记下的笔记。察觉到雏田的到来,笕堇也不惊讶,雏田之前来过她家,用的是一种时空间忍术。 “伯母,你来了。” 看到雏田跪在地上给自己磕头请安,笕堇不禁苦笑道,“看样子伯母这些天也憋得很辛苦呢,不过,今天恐怕要让伯母失望了呢,我已经没有力气了呢!” 雏田也知道,笕堇此时很疲惫,倒也没强求,在磕完头以后便跪坐在笕堇脚边与笕堇聊起了天。 最后,当雏田正准备返回的时候,被笕堇叫住了。 “伯母就准备这么走了吗?一直以来都是我给伯母服务,今晚伯母不如留下了,帮我洗一洗忍靴?”笕堇的话语虽说是在征求意见,但就语气而言,更像是在命令。 雏田自是不会拒绝。 “我之前做任务回来,换下的忍靴和今天穿的,加起来有三双,就拜托伯母了。哦,对了,我忘了说,伯母你要用你的舌…头……给我的忍靴做清洗哦。如果嘴干了,可以用便池里的尿漱口哦。想来对付伯母这种能对同性发情的大变态啊,用忍靴就足够了。我去睡觉了,晚安,伯母。”  等笕堇上床以后,雏田便来到拿起一只贴在自己漂亮的脸上,伸出滑嫩的香舌,贴在鞋面上一寸一寸地舔起来。淡淡的脚汗味儿和少女特有的体香味混杂着忍靴的塑胶味,慢慢地进入了她的鼻腔。气味不算刺鼻,但也怪难闻的,但是雏田依旧托着忍靴,一边呼吸着散发出来的气味,一边品尝着那独特的味道。  忍靴的鞋巢舔干净后,雏田又对着忍靴底舔了下去。泥土、灰尘、碎石子、橡胶碎片乃至疑似是鸟屎的物质,统统进入口腔之中,那味道,即便是雏田这般承受力,也不由得皱起眉头。 低下头颅,用便池里的尿水漱了漱口,把脏水吐回便池里。浓郁的尿骚味充斥着味蕾,但欲火焚身的雏田已经顾不得这些了。 雏田周而复始的忙碌了起来。直到凌晨,才完成清洗工作。之后,雏田又自发的为笕堇打扫起卫生,用舌头感受着常年被笕堇踩于脚下的地板,想来就是最脏的狗狗也不会做这些事吧?雏田自嘲的笑了笑。 为笕堇准备好便当以后,雏田趴在笕堇的床下,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雏田被睡眼惺忪的笕堇踩醒。看着一身狼狈的雏田,笕堇也是被逗笑了。 用过雏田准备好的早餐,笕堇有些严肃的问道,“伯母,我有一个问题,请你老实回答我。” “笕堇,你问吧。”雏田一边整理着仪容一边说道。 “伯母你是希望一直和我玩这种私密游戏还是想要更进一步,比如说sm?”笕堇晃了晃手上的亲热天堂。 亲热天堂是鸣人的老师,三忍自来也的作品,雏田私下里也看过,可以说她和鸣人的性生活,都来源于这本书。  雏田有一些犹豫,一方面,她确实不满足于和笕堇玩这些浅尝辄止的游戏;可另一方面,她比笕堇更了解亲热天堂描写的sm,她可能会堕入更深的欲望之中。 最终,难以自已的欲望以及对自身实力的自信,促使她回答道,“我想要更进一步。” “那你希望到哪一步?单纯的羞辱,亦或者当一个任我差遣的女奴,甚至是母狗?”笕堇有些小小的激动,这可不是她逼迫雏田的呢。 “笕堇,我想成为你的母狗。” “伯母,我还是劝你,再认真冷静地考虑几天,不要草率做出决定,免得日后后悔。要知道,按照书上说的,做母狗,可不是嘴上说的那么轻巧,也绝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一旦成了我的母狗,至少在私底下,你就不是人了,你很可能在我眼里连一只狗都不如了,那时的你对我而言仅仅是一个母狗,仅仅是我脚下消遣的玩物,仅仅是我发泄郁闷的工具,仅仅是我吐痰的痰盂,仅仅是我尿尿的尿壶,仅仅是我拉屎的马桶,那时的你将会失去作为人的所有自由,所有权利,甚至你连拉屎尿尿的自由都会没有的,我乐意怎么折磨你就怎么折磨你,愿意怎么处置你就怎么处置你,就连你的生和死也会由我决定。现在,我已经给你说的很清楚了,我可以给你几天考虑的时间,你也可以现在就答复我,但前提是,你必须考虑清楚了,一旦成为我的母狗,就没有反悔的可能了。” “谢谢你的好意,笕堇,我已经想好了,我要当你的母狗,无论你是否怜惜我,我都不会后悔的。”雏田坚定的说道。 “那好吧,那么,签下这个吧。”笕堇取出一个通灵卷轴,“这是最新研制的通灵卷轴,它对通灵兽的约束力比原版的强至少十倍,一般用于那些不受控制的通灵兽,当然,这个是改版的,签下了它,你可就没有回头路了。” 雏田甚至没有看条约,直接咬破手指,签了下来。 卷轴上的咒文爬上雏田的脖颈,形成了一个项圈。雏田感受着源于咒文的束缚感,只要她用些力就能挣脱,便任由咒文固定在身上。 “伯母,这是我在私底下最后一次叫你伯母了,以后我会认真的把你当成母狗看待。对了,我最近比较忙,可能没时间调教你,不过嘛,我给你找了一份兼职工作,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科学忍具试用人员?” “是啊,天天老师发明了许多民用科学忍具,一直找不到试用人员,正好由你来。放心吧,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