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55|回复: 0

为了报复,邻家的富豪美艳正太伪娘儿子恋上了我之后竟主动将姐姐跟妈妈一起献上任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1-22 18: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名字叫王潮田。


性别男,年龄是二十四岁,职业为刚刚上岗的无业游民外加光荣的犯罪者预备役。


顺便一提,我在这段时间内过得有些心烦意乱。


因为我最近被一个小鬼给缠上了。


“大哥哥,人家的身体感觉不舒服。”


“那就去医院看医生。”


“可是大哥哥,人家不舒服的感觉就是因为觉得自己体内好空虚,好寂寞,好冷。好想有个人过来把我狠狠填满,抱抱我,把我搞得乱七八糟的啊。”


“建议找根胡萝卜和黄瓜自慰,必定能让你里里外外,全身心都感受到被填满。”


“大哥哥大哥哥,我现在感觉自己身体好热啊,浑身上下都好似有一股火焰在燃烧一样呢。”


“你特么不是才刚刚说自己感觉空虚寂寞冷吗?”


“大哥哥大哥哥,人家啊,最近喜欢上了一个男人。他什么都好,就是脑袋像根木头,不管人家怎么暗示和怎么明示就是不知道和不明白人家的心意呢……我好希望他可以像头普普通通的色狼痴汉一样直接扑过来强奸我啊。”


“那你速度去报警吧,我们的国家是有明确的法律法规和规定禁止炼铜的。你才十三四岁,是属于典型的未成年,不让他赶紧去吃牢饭都对不起这个社会,对不起这个国家了属于是。”


“大哥哥……“


“我好饥渴……大哥哥求求你不要再压抑自己了好不好?如果是大哥哥的话对我做什么事情都是可以的,尽情来吧宝贝!”


“你知不知道我的汽水很贵的?你要是觉得热就去浴室里洗澡,我的桌子才刚刚打过蜡,你不要再在这里爬来爬去的,滚出去!”


那刚刚跟我说话的是一名肤白貌美,明眸皓齿,容颜精致,眉清目秀,五官秀丽漂亮到好似一位清纯稚嫩的娇小少女那般可爱,惹人不禁怜惜垂爱的年幼俊美少年。


他的名字叫作南宫露娜,身份是我隔壁有钱富豪企业人家里的小儿子,目前在读初中二年级。


他是被人们俗称叫做伪娘正太萝太的中性存在,有着一头如卷云般散开的乌黑秀发,而这头秀发正柔顺地披散在他圆润的两边香肩之上。


他白皙透亮的肌肤上还泛着红润健康的元气色泽,真不愧是有钱人家里的大少爷,可以感觉到他从里到外都保养的非常得当,南宫露娜的皮肤水润美妙到好似传闻中的羊脂琼玉那般细腻光滑,我的肉眼仔细望去,都难以察觉到他有任何一根汗毛,一丝毛孔。美少年的脸蛋上还挂着一对可爱的小酒窝,他一双黑漆漆的清澈眸子里不断闪烁着狡黠智慧的光芒,他高挺的琼鼻之下两瓣粉粉嫩嫩的薄薄樱唇正微微向上翘起着,嘴角缓缓勾勒出了一个香甜治愈的灿烂笑容。


他四肢匀称,体态修长,腰肢曼妙苗条而毫无一丁点的多余赘肉,身材曲线瘦削纤细的同时但又具备着黄金比例级别的无上优美。他穿着一身纯洁无瑕,点缀有金色繁复花边,款式似乎极其华贵,仿佛像是被天使亲吻祝福过的白色洛丽塔裙装,而他的洛丽塔洋装裙摆下的两条圆润修长,诱惑好看到会让人侧目而视,不禁流口水想舔想摸,打算放到自己手中来好好把玩一番的美腿玉足之上还套着一件纯白色的,半透明蕾丝裤袜和一双棕黑色牛皮玛丽珍鞋。


他的身高在我的胸口以下,体量有些矮个子或者说娇小玲珑,估摸着很难说有一米五出头,现在正使用不知名的诡秘手段非法入侵了我的住宅,并且一见到我回家的身影就迅速地从客厅的沙发上跳了起来紧紧拥抱着我,甚至还语气十分欢喜地用他那柔弱无骨般的纤细双臂环绕住我的腰,南宫露娜旋即将头埋在我的胸口处轻声地诱惑着说道:“来嘛来嘛大哥哥,做人不要那么冷酷无情和正人君子嘛。来炼铜嘛,如果不炼铜该怎么强国壮兵呢?求您了大哥哥。请不要在乎区区的性别隔阂和社会伦理道德关系嘛。请千万不要因为我是一朵娇花而怜惜我哦。恳求您了大哥哥,露娜的屁眼小穴可是至今都还没有人碰过的呢,又烫又紧又润,水很多,灌过肠,干干净净的,我保证大哥哥一旦插入进去铁定会让大哥哥你感觉到欲仙欲死的哦。那可是专门为大哥哥所准备的泄欲孔洞呢。”


我:“我不打算进行这种忤逆社会道德和公俗良知的恋爱关系,谢谢亲。”


废话!你是什么年龄?小小年纪后门要是被人碰过了还得了?不得立马正义执行执行?


他旋即又发出那种嘤咛一样的可爱声音,冲我嗲嗲叫嚷道:


“露娜找人调查过的哦,大哥哥前阵子因为得罪上司被人炒鱿鱼了。现在可没有工作和工资吃饭交房租了。大哥哥要不要考虑一下入赘南宫家被露娜包养呢?我们家族可是很有钱的,这样大哥哥以后就可以不用再为生活奋斗了。除了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之外,露娜每个月都会给大哥哥好几百万的零花钱做月工资,而大哥哥的职责就只有每天需要做打桩机器和种马陪露娜我睡觉就好了。怎么样?很轻松吧?这可是每个男人的终极梦想不是吗?”


鬼知道那是领导和新来女员工调情,听到有人喊救命,不要不要,亚麻跌的,我还以为是主任他兽性大发想要搞非礼强奸。怪我道德感过剩,做出头鸟啊!


不过不得不承认,这个小鬼现在对我所说的话和做得事情全部都好有诱惑力啊。但是,我王潮田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向那些喜欢自以为是的家伙说,不!


我:“但是我拒绝。”


“为什么啊大哥哥?”


果不其然,在下一刻,南宫露娜脸上的表情就突然转变成一副好像是快要哭出来的可怜样子。


“是觉得钱不够多吗?如果嫌钱太少的话露娜还可以给大哥哥更多钱的。”


“实话实话非常多。多到我出卖灵魂和底线来给你做牛做马舔马桶都没有问题。”


“那是因为露娜不够漂亮和可爱的关系吗?还是说不喜欢露娜是男孩子的缘故?如果实在不行的话露娜我还有个可爱漂亮的姐姐也可以送给大哥哥你一起玩弄的哦。姐妹花不行,姐弟井可以吗?”


“倒也不是这个的问题,你的颜值已经达到了惊天地泣鬼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足以令人发狂到无视其本身性别的地步。”


“那究竟是因为什么呢?大哥哥。说出来吧,大哥哥有哪里不喜欢的话露娜都可以改正的。”


“那自然是因为……”说着说着,我就弯下腰蹲下身子来,与南宫露娜的眼睛形成了平视距离。旋即我就直视着他的目光。紧跟着我与他的视线相交重叠起来,美少年那一双好似秋日晴空一般明净,又仿佛一泓清泉那样盈盈流动,并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清莹秀澈双眸里正倒映着我的面庞和身影。随即,我又将双手搭靠放在了南宫露娜的肩膀上,语气深情地柔声说道:


“因为爱情……所以你悲伤……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因为爱情……所以你那么沧桑……所以一切都是幸福模样……年轻的模样……”


然后,毫无预警的,我就被一记突然伸出的,迅速而猛烈的,小巧玲珑的,修长纤美的,五根手指洁白如玉的漂亮拳头给打倒在地了。


砰!


咚!


随之砰的一声大响自然而然的响起!


我的耳朵里紧跟着轰隆作响的!啊!好痛!我的头!我的脑壳和帅脸!


我大意了啊!没有闪!南宫露娜你不讲武德!来骗!来偷袭!我这个二十四岁的老同志!我劝你这个年轻人好自为之!好好反省!


“多事,麻烦,欠打。明明不过是一件非常简单,只需要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乖乖享受就好的皮肉交易。为什么大哥哥你非得要显得这么欠扁呢?是露娜的态度太过宽容了以至于梁静茹给了大哥哥你这么大胆放肆的勇气和理由吗?”


话音刚落,说完,视线内,那名俊美无涛的稚嫩少年就缓缓收回自己的那条看似纤细,弱不禁风的如玉手臂。但不过随即,我就又注意到了他的拳头上那时刻竟隐隐约约缠绕散发着一道道明显,突出的粗壮青筋以及某种透露出来万夫不当之感的强横拳意!


嘶,三尺之内,人尽敌国,当今之世,有他无敌的那种强横到几乎凝形成实质,粉碎真空,武道巅峰之恐怖拳意!一拳下去可以打死的水牛或者说被粉碎的树木绝对可以环绕某点中文网站和地球周长好几圈的那种哦!就问你怕不怕!


而此时此刻,我的脑海里就不由得忽然回想起来了一系列过往我不曾放上心过的事情——露娜他好像以前特地跟我说过他似乎是什么八极拳高手,隐世宗师的真传大弟子来着?


嘶,这样子看,本大爷岂不是说我今天怎样都贞操不保,在劫难逃,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只能乖乖躺下来撅起屁股挨肏了?


那种事情不要哇!!!!!!!那么大的东西插进来真的会死人的啊!!!!!!!呀咩咯!!!!!!!!!!


“这是我托人从国外买回来的进口强效催情药和麻药。嘛,其实我主要是不太想把大哥哥你绑起来或者灌醉呢。毕竟不是玩SM,又或者是凌辱虐待龟甲缚什么的重口玩法,露娜我还是更喜欢神志清醒一点的大哥哥哦。虽然说我更希望大哥哥你可以好好铭记一下今晚,我们美好的第一次呢……”


然后,说着说着,我便看到南宫露娜他不知道从哪里又掏出来了一个针筒注射器,而那个针筒注射器的里面现在还正装满着泛滥出各种诡异颜色光泽的不明液体。旋即他就一步步地朝我走来,蹲在了我的身侧。只见南宫露娜随之忽地用两手捧住自己脸庞,伪娘大少爷原本白皙俊美的俏脸之上紧接着莫名浮现出了两抹鲜艳夺目胜过那天边晚霞的羞涩薄红,他的眼睛里充斥着病态,兴奋,期待,痴迷爱恋而不似丝毫作伪,但又像是猫捉到老鼠一样的玩味神采。


不知道这家伙究竟打算想干嘛。不过渍,这小鬼的性子本质看起来整个一小恶魔嘛。


哇,你们别说,从小到大,我也是头回发现自己原来是这么值得拥有的男人。合着老子就这么香,在别人的眼睛里居然也算得上是个珍贵的抢手货色吗?真好奇如果我接下来仍旧选择不答应他,从了他,这小鬼会不会突然来一句喜闻乐见的,他南宫露娜得不到的东西,就干脆毁掉!让别人也休想得到呢?


虽然这个问题我并没有打算用自己的小命来试探,犯不着。


“露娜,我想问你个问题。”


紧跟着,我偏过头来望向那一旁忙活着的俊美少年。他这时候顺势抬起了我的胳膊,并撸起袖管,还想方设法地往我的静脉里面打进去什么东西。


“大哥哥问吧,露娜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哦。只要大哥哥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和怎么放你离开就好。”南宫露娜闻言就微微歪了歪头,他声音热切地询问道。他现在的表情笑吟吟的,显然是一副心情极好的欢乐模样。


“不不不,我是不会说出来那种三流小说里面的龙套台词的。我只是忽然很好奇你是不是病娇。”


“可能?或许?大概吧?嘛,最近学校放假了,就让我和大哥哥一起来好好享受一下这难得的,甜蜜销魂的二人时光吧。”伪娘大少爷微笑着说道,没有做出什么反驳,他说完就摸了摸我的头。这家伙看来铁了心要把我当宠物玩物养了呢。


随即,我想那个药物大概是起作用了,一阵强烈的眩晕感很快涌现上来,并灌入到我的意识当中。我真想知道这是哪国的药物居然如此带劲和快速见效。中原武林的两大奇珍,含笑半步癫和一日丧命散是吧。而后,我的意识就开始逐步陷入了模糊和混沌交织而成的欲望漩涡之中。与此同时,还有一股灼热的,激昂的,无比痛苦的激烈感觉猛地蔓延至了我的全身各处,我能感应到我下身裤裆里面的那根东西正在缓缓地复苏了——那根牛子,我的好兄弟,它在冲我挣扎冲我咆哮道它要去打桩,它要去插人,它要去奸淫!它必须得去犯罪!去忤逆道与德!它打算去搞黄色!它向我无声诉说着它的饿与空虚!它说它好渴望着一场激烈无比的性爱,希冀着突破裤子的束缚,去捅入谁人的紧凑肉孔穴之中狠狠滴做那活塞运动!


无论是谁都好!我的大鸡巴在跟我说它好想要去肏逼呀!!!!!!!!!!


去把谁给奸淫到喵喵乱叫啊!!!!!!!


“露娜你学坏了啊。”我眼睛充血,视界模糊,并微微喘起了粗气,紧接着便注意到自己的身体现在开始变得滚烫发热。


“明明以前还算是个好孩子来着。现在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连下药这种卑鄙手段都玩上了?就不能继续威逼利诱……主要得必须要是设计各种好处来利诱我,开各种各样的条件用金钱和美色来迫使我屈服于你吗?”


虽然我更想要吐槽的是负责下药的角色不是应该是我才对嘛……尽管我也不排斥逆推什么的就是了,毕竟负责主动的人不是我,耶。老子只需要躺下好好爽和奋力射精就好了。


“那实在是太麻烦了,露娜看出来了哦,对大哥哥采取用软硬兼施的办法比较好呢,而且想要拿到什么东西就去努力做到争取。这可是大哥哥你以前教会我的道理啊,大哥哥你不记得了吗?”南宫露娜听后扑哧一笑,他说完就继续动手动脚,扒拉起来我身上所穿着的衣服。


“好的不学学坏的。我的原话是指干这个的吗?实话不怕告诉你!你就算得到了我王潮田的人,也得不到我王潮田的心!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听罢,我就又大声呵斥起来伪娘大少爷,指出了他所犯下的不正当行为与罪责。希望他可以改过自新,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浪子回头金不换什么的巴拉巴拉。


算了还是别吧,这小子这么主动倒贴的,长得还真算漂亮,不上我就真亏了,我鸡巴都还没射舒服过呢,最起码得等我爽完了以后有了贤者时间再做那不近美色的正人君子比较好。


“人家就是喜欢大哥哥这种明明都死到临头了却还要坚持嘴硬的特点呢。露娜可是非常希望大哥哥的鸡巴接下来也有这么硬邦邦的哦,要不然让我们宝贵的第一次留下什么不应该有的遗憾就不好了。”


话音刚落,露娜的脑袋就忽然垂落了下来,他的目光直视着我,并紧盯着我的眼睛,眼神似水荡漾与柔和,旋即他的长发便紧随其后地刮擦到我的鼻尖之上,让人不由得感觉到皮肤有点痒痒的。他精致而清秀,白净而无暇,又粉粉嫩嫩的俊美面庞正在向我逐渐的移动和靠近。我看着他微微嘟起的红润嘴唇,那两瓣樱桃小口儿,思索着他这是打算想要亲吻我吗?小屁孩子居然还学大人们搞什么非礼和霸道总裁的套路。但就在我的意识彻底陷入黑暗之前,我却又莫名回想起来了从前与他第一次见面,相遇相处的光景。


……


人生若只如初见。


我和露娜的事情还得从很久之前开始说起。


而我们一切的故事都始于三月初的那一个阴雨绵绵的夜晚。


那是个阴沉的雨天,朵朵乌云不知从何处飘来升起,疯狂遮蔽着天空,并吞没着人们的视线,随之在一片片浑浊黑暗的各式阴影里,有着一道道刺眼夺目的璀璨闪电浮现划空而过,轰隆低沉扩散。余音袅袅震耳,白光很耀眼,霉运与意外也很突如其来。在下班的时候,我因为没能来得及赶上公司的最后一辆夜晚末班车,旋即就只不过是我一瞬间的迟疑和踌躇,城市的街道上就忽然掀起了一阵阵猛烈无比的大风。那飞沙扬尘,满天啸呼的恐怖景象,以及湿润的水汽弥漫升腾,随后便是仿佛永不会停息的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哗啦啦,哗啦啦。紧接着,电业局打来了手机通报,说是因为雷雨天故障的缘故他们迅速关闸停了电,现在整个城市便在刹那之间陷入进了黑暗的世界里面。然后我无奈又郁闷,只能一路狂奔,独自站在某处屋檐的尖角之下仰首避雨,见那点点滴滴,无尽难言的水幕化作了遮天蔽日的朦胧珠帘,目睹那从苍穹而来,狂暴降下的浩瀚铅灰色席卷了人间,涤净了尘世所有所有的尘埃。雨夜悲凉入骨,我又看到了满大街一片狼藉,潦水漫灌,败枝残叶遍地都是的景象,结果,我便遇见了呆望着的,正一言不发,安静躲着雨的他。


“……”


减缓的时光。


潮湿的空气。


慌乱的人群。


雨滴的味道。


吵闹的街道。


躲雨的屋檐。


碰撞的视线。


交汇的眼神。


而后,我们就忽然彼此十分默契地互相眨了眨眼。


以此为分界线——


那浑身湿透,滴落着雨水的曼妙丽人啊,他俊美动人到令人雌雄难辨。


而他那身华美长裙所包裹遮掩下的,若隐若现的,被肮脏的泥水污染了的,紧贴着,显露出的美好嫩白是——


青涩的,优美曲线。 


“……”


“大哥哥的眼神好下流,是想要对露娜做什么坏事吗?”


礼貌的问候语,一道好听清脆,所谓珍珠落玉盘也不过如此的美妙声音浮现在了我的耳畔。


那温润如玉的俊美少年自然而然的,紧随其后地就注意到了我的到来,我的存在,他随即就偏过头来,目光炯炯,眼神兴趣盎然。不过他对我开口所说的第一句话真是让我深觉尴尬与羞愧啊。


我初见他时,他与我一般,同样的衣着不整,狼狈不堪。我远远望去,一个孤独瘦小,遍体是伤,我见犹怜,分外凄凉凄惨的纤细身影正屹立在磅礴大雨中的街道之上,其周边有无数由钢筋水泥所铸成的高楼大厦参天林立。他活像一只被雨水淋湿的小麻雀,萧瑟寂寞,瑟瑟发抖着。他的手中没有伞,身边也并没有什么同伴,浑身上下都浸湿透了,从膝盖到脚上的靴子里全部都沾满了泥水,尘土,好像刚从泥地里爬起来那样似的,就连头上的一根根乌黑发丝都不断滴落着豆大的水滴。


他宛如像是个离家出走,无处可归,天下之大,竟无一方自己容身之处的流浪猫,悲苦孩童,身上的那件原本应该很是昂贵精致的衣物不知道为何,竟然变得破破烂烂的,到处遍布着被暴力撕裂痕迹的褴褛洞口,一张俊美精致的娇颜上透露着些许苍白与疲惫的色彩,还持续渗出着不知道是汗珠还是雨水的透明液体,就连纤细苗条的四肢和躯干上都有着鲜明的,青紫色的殴打痕迹与斑斑血痕,看起来显得十分楚楚可怜,分外叫人怜悯,就如同看见一件精美纤巧又昂贵无比的艺术品因为某种愚蠢到不可理喻的缘由而出现了裂痕一样。


再之后,他向我做了个自我介绍。他跟我说他的名字叫作南宫露娜,是个可爱清秀的男孩纸,至于家庭住址嘛……他说他就住在我的隔壁,虽然我从没有见过他这个邻居。尽管我也不清楚这是否是因为我们的社会阶级差距过大而造成的缘故,嘛,总而言之,秉持着我们的政府所提倡的人道主义关怀精神和从小经受的善待同胞教育,我觉得把未成年的受伤小孩子抛到大街上一边不管不顾确实是太过分,太过于冷血了一些,就又陪他聊了一会儿,紧跟着趁雨水开始变小一些的时候,带着这个家伙回去到了我家里。


“你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别告诉我是摔得?是车祸还是校园霸凌?又或者是小混混看你穿着有钱来打劫?”


“不是啦,大哥哥就爱瞎猜呢,是露娜家里是干黑社会的啦,我那个死鬼老爹的仇家估计是看我年龄小好下手就找上门来寻仇了呗。”


“你有没有啥事?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我打电话帮忙叫救护车?”


“不用麻烦啦大哥哥,都只是一些区区皮外伤而已。露娜可是练过很久的格斗术的。我没事就代表着那群家伙都被我干掉啦。”


“……你刚刚是不是告诉了我什么你这个年龄段的人不应该去做得事情?”


“请大哥哥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呢。”


“……你别回去叫人把我灭口了就好。”


推开家门,进入客厅,嘱咐好各种杂七杂八的琐碎事情。我紧接着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昏暗当中仔细摸索,翻箱倒柜,找寻着自己想要的事物。再过了有一会儿以后,我借助手中握着的手机灯光的照亮,得以在柜台之中找到了自己从前储备好的灯火蜡烛,将其一根根点亮放置好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处之后,我旋即又来到了客厅里,抱起那个乖乖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年幼孩子走到了浴室里面,准备帮他好好洗个热水澡驱寒,露娜那轻若无骨,飘飘然,就宛如一片羽毛般的重量在我手掌中并没有体会到什么实感。结果忽然,一件令我们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房子里居然又来电了。旋即,我便注视着眼前,自己手中的那具稚嫩青春,赤裸裸,光溜溜,漂亮白皙的年幼胴体。


嘶,你还别说这小鬼头的裸体真就是满好看的,如果我是外边那些地痞无赖现在应该都准备要吹口哨调戏了。


“哦?灭口?大哥哥是不是弄错了一件事情?我就算现在想要对你做什么事情大哥哥你莫非又能阻止我吗?”


但随即,一个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我竟然被一个才只有十几岁出头的小孩子给推到在墙上,甚至抵住双手双脚,压住躯干,周身动弹不得。而他那纤细和看似苗条的身躯里竟然隐藏着远胜于我,使我无法抗拒做出抵抗的强大力量。


“嘛,我仔细一看,大哥哥长得还算过得去。虽然是有点邋遢和没精神,额……外加没出息没前途的样子,不过稍微打理打理的话,带出去见人应该不会丢脸,放在家里养着做个宠物和人肉电动棒什么的似乎勉勉强强吧?又或者还不错的样子?”


歪起脖子好好思考了一会儿,他仔细端详着我的脸半天后说道,旋即,南宫露娜精致白皙的清秀面庞与我的脸几乎紧贴在一起。其眸光流转,春意阑珊的模样,让我的喉咙本能地咽了咽几口唾沫。他深邃清澈,仿佛有一方浩瀚无垠的玄奥星空潜藏在其中漂浮旋转的美丽双目紧紧直视着我的眼睛,片刻不离,而后,从他鼻子里喷出的温热芳香的气息打在我的身上使我不由得感觉到皮肤有些痒痒的。

写的还不错我还想接着往下看下载地址:https://www.leipans.xyz/s/vquYza4iG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