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88|回复: 0

性奴 黑人 轮奸 重口 肉便器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1-22 17: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麻烦从加油站开始


  故事开始在2000年夏天,那时候我已经跟随我爸妈来美国两年了,我们
所在的镇是底特律周边的卫星城。这个地方见证了汽车时代的繁荣,随着三大汽
车公司的不景气而明显破落了。镇上大部分住宅和厂房建于四五十年代,经过半
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人去搂空,早已是年久失修,摇摇欲坠。白人中产阶级早
已经离开这里,到南部和西岸新兴的城市寻找出路,留在当地的居民中黑人十居
其九,一大半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这样的环境是孳生罪恶的温床。当地黑帮横行,枪支泛滥,谋杀、抢劫、强
奸等罪案层出不穷,犯罪率高出全国平均数一百多个百分点。
  我们还留在这里的唯一理由是,我爸爸在镇上一所学院里访问学习,这也是
我一家当初来美国的原因。这所学院本来是一家「三大」汽车公司的职工培训中
心,后来慢慢扩大规模,被州政府接手,对外招生,最风光的时候在校师生有两
万人。如今这所学院也在慢慢败落下去,只不过是在州财政的支持下得以苟延残
喘。
  我爸爸当年学的是汽车工程,毕业后一直在上海一家汽车厂任职,直到争取
到来美国访问学习两年的机会。我爸妈的计划是借此机会把我弄到美国来念高中,
然后争取留在美国读大学。我妈妈本来在医院做护士,为了照顾我,也跟着来到
美国。
  因为我爸爸访问学习期间只能在学院里做助教(TA),加上学院本身也财
政紧张,因此他的收入很有限,每个月只有900美元。虽然我妈妈外出打工补
贴家用,因为没有汽车,只能在附近一家小小的中餐馆打杂。餐馆在这样一个破
落的镇,生意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即便如此,我妈妈在餐馆打工一天只能收入二十多美元,一个月下来才60
0美元。钱虽然少,但附近实在没有什么别的工作可以干,只好将就着干。我们
住在学院补贴的一室一厅公寓里。爸爸和妈妈住房间,我睡在客厅的沙发床上。
  除掉每月的租金、水电、电话和三个人的生活费,每月也能有四百多美元的
节余。
  生活虽然过得挺艰苦,但银行里的存款在缓慢增加。
  前一年年底,也就是我们到美国一年零四个月的时候,我妈妈生了一个女儿,
医疗费全部由政府负担,此外还有一些营养补贴。2000年五月初,我收到被
附近一所大学录取的通知,八月底开学,学费和医疗保险全免,自己负担生活费。
  夏天一开始,我开始在我妈妈工作的那个餐馆送外卖,正好送外卖的老林家
里有事回国去了,我得以顶替老林的位置,开着张伯的破轿车在破落的街区里送
外卖。与此同时,我妈妈也回到餐馆打工。因为没有人照顾,我五个月大的小妹
妹不得不托人先带回国让我外婆帮着带。
  我爸爸的访问合同到8月底就要期满了,他本想按时回国,但我妈妈放心不
下我一个人,想在美国多留几年,也想多存点钱带回国养老,因此我爸爸在考虑
是否延长他的合同。我妈妈结婚早,这时才36岁,因为注意保养,外表上看上
去更年轻,鹅蛋型的脸庞,明目皓齿,皮肤光滑细嫩,美发披肩。要不是我妈妈
在小餐馆里打工,被油烟熏了两年,不知道的人准还会当她是我姐姐呢。
  小妹妹回国的第二天是星期一,也就是6月12日,我爸爸正好到东北部去
出差五天。那天晚上9点一刻左右,我送外卖回来,跟我妈妈一起走路回我们的
公寓。这时天刚刚要黑下来。我们走过一家加油站的时候,我妈妈跟我说家里卫
生纸没了,先去加油站的便利店买一点。
  在店里,我看到架子上的电池,想起我们的电视遥控器没电了,就拿了一个
小包装的两节电池。因为本来只是想买厕纸,我们也没有提购物篮,我顺手就把
电池塞进我妈妈挎着的手提袋里,她没注意到,我也没跟她说。到门口付钱的时
候,我光顾着看电视里报道附近的枪击案,忘了那两节电池还在我妈妈手提袋里。
  一直到我们出了门走出几十米远,听到后面有人在喊我妈妈,「Ma' am!
  Ma' am!
  (女士!女士!)」我妈妈停下来,是刚才店里一个高个的黑人男子,自称
是店里的保安,让我们跟他回去一下。
  回到店里,我妈妈这明白,原来他们说她拿了东西没付钱,要查看她的手提
袋。我妈妈顿时觉得受了侮辱,态度非常生硬,坚持说他们是在诬陷好人,不肯
让他们查看手提袋。这时我忽然想起那两节电池,正要跟我妈妈说,那个黑人保
安已经抢过手提袋翻过来,手提袋里的东西散落在柜台上,包括我妈妈的护照和
一串钥匙,当然那两节电池赫然在内。我妈妈顿时哑口无言,只用不解的目光看
着我。因为没有驾照,我妈妈常常随身带着护照,以便买东西的时候证明她的年
龄。
  那天天气热,我妈妈穿着淡绿色的短袖袖低领上衣和白色短裙,露出白嫩的
脖颈、圆润的胳膊和光洁的大腿。小妹妹才回国,我妈妈还没来得及回奶,在餐
馆里打工一天,从中午忙到现在,她的奶胀了大半天一直没有挤。不知不觉间,
渗出的奶水把她里面的乳罩和外卖的上衣濡湿。我妈妈两个奶头附近的衣服已经
变成半透明,紧贴在她高耸的乳房顶端,饱满凸出的奶头轮廓透过衣服看得清清
楚楚,连奶头和乳晕的颜色都略微透出来。柜台后面那个五十多岁的秃顶黑人老
头翻开我妈妈的护照,看了看上面的照片,又用色迷迷的目光盯了我妈妈半分钟。
  那个保安问那个老头要不要叫警察,他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然后慢吞
吞的对我妈妈说,「MissYang?Ms。Yang?……IamJimm
 y……Nowlisten……itisclearthat……you
   tookthese……batterieswithout……
      payingforthem……Wehave…
  …twooptions……wecaneither……callthepolice……theywill
                co
  megetyou……youwillbechargedwith……shoplifting……and…
                …p
  robablygotojail……or……ifyouwant……wecan…
 …letyougo……and……youdon'tEVERcomeb
  ack……」那老头自称名叫吉米,他这一通话,意思是说她在店里偷东西
被抓住了,证据确凿,人赃俱获,现在他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叫警察来把我们抓
进监狱,一个是他放我们走,下不违例。
  我妈妈听到他说到要叫警察来把我们抓进监狱,吓得脸都白了,嘴唇都在发
抖,后来听到老吉米说可以放我们走,忙不迭的道谢,「Thankyou!T
hankyouverymuch!Pleaseletusgo!(谢谢!
  非常感谢!请让我们走吧!)」。
  老吉米一抬手,接着说,「Ms。Yang,excuseme……I' m
           notfinished…
                 …
 ifyoudon'twantmeto……callpolice……
         Iwillhaveto……sear
 chyou……beforeI……letyougo……youunde
  rstand?」意思是,我还没说完呢,如果要我放你们走,你得让我搜
身,明白吗?
  我妈妈茫然的看着他们,问道,「But……how……willyou…
  …searchme?(但是……你……怎么……搜身?)」老吉米狡猾的
笑了笑,说,「Ms。Yang……
  youwillhaveto……takeoffyourclothes
……allclothes!(杨女士,你得把衣服脱掉,全部脱掉!)」
  我妈妈听明白他的意思后顿时脸色煞白,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我连忙在她
背后扶住她。我妈妈定了定神,愤怒的说,「Noway!(不可能!)」这时
我也明白了,老吉米这是赤裸裸的威胁。脱光衣服只是第一步,谁也不能担保后
面将要发生什么。
  老吉米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妈妈说,「So……youhavemadeyo
             urchoice…
                 …
  Ms。Yang?(这么说你选择好了,杨女士?)」我妈妈坚决的说,「
Yes,justcallthepolice!(是,叫警察来吧!)」「O
        kay……I'llcallthem…
 …notjustyou……butyourson……willbe……
         throwninjailtoni
               ght…
                 …
 (好……我叫警察了……不单是你……还有你儿子……今晚都要被抓起来…
                …)
  」
  我妈妈听到最后一句话,身体明显的颤抖了一下。她转过头来,用一种复杂
的眼神看着我。我低着头不敢正对她,但脑子里转过了几十个念头。平心而论,
如果让我来选择的话,我当然选择不叫警察,让他们放我们走。我可不想被抓起
来。即使让我妈妈在老吉米他们面前脱光衣服也没关系。说心里话,我妈妈连给
小妹妹喂奶的时都避着我,我还从来没见过我妈妈脱光衣服的样子,心里痒痒的。
  我心里很想让我妈妈同意脱光衣服让他们搜身。
  那个保安已经抓起电话,我连忙抬起头来对我妈妈说,「妈,别叫警察!」
  老吉米见状对那个保安说,「Holdonasecond,Todd!
  (等等,托德!)」
  我妈妈双眼含泪看着我,又看了看举着电话的托德,就是不敢直视正盯着她
领口看的老吉米,费了好大劲才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Please……do
n' tcallthepolice。(求求你……别叫警察。)」老吉米不慌
不忙的问,「So……Ms。
  Yang……thatmeans……youwill……takeoff……allyourclothes
                 …
 …andletus……searchyou……(这么说……杨女士……
         你会脱光……所有衣服……让我们…
  …搜身……)」我妈妈咬着嘴唇点点头,不再看我。老吉米又问一句,「A
reyousure……Ms。Yang?
  (你肯定吗,杨女士?)」我妈妈轻轻的说,「Yes,Iamsure,
butpleasedon' tdoithere。(是,我肯定,但别在这儿。)」
  说着看了看我。
  老吉米不置可否的晃晃脑袋,让托德去把大门锁上,把印着「CLOSED
               (关闭)
  」的牌子对着外面,然后对我妈妈和我说,「Youtwocomewit
hme。(跟我来。)」我妈妈用蚊子一样的声音问,「Please,let
mysonstayhere!(求求你,让我儿子留在这儿!)」


              第二章、脱衣见奸夫


  老吉米转过头来,看了看我妈妈,又看了看我,狡猾的笑了,对着我说,「
         Youngman……Iknow…
 …youcan'twait……toseeyourmommy……to
  tallyNAKED……canyou?
 (年轻人……我知道……你等不及……要看你妈妈……脱光衣服……是不是
  啊?)」我涨红了脸,语无伦次的否认,
           「No——Ididn't—
  —(不——我没有——)」
  我妈妈闻言忽然脸色微红,象喝了酒一样,正要说什么,老吉米说,「He
MUSTcomewithus!
  (他一定得来!)」我极力掩饰心里的狂喜,垂着头不敢看我妈妈的目光。
  老吉米带我们穿过一条过道,打开过道尽头的门,里面是一个堆放杂物的储
藏室,左右两排结实的铁架上堆了一些箱子,中间是一条两人宽的走道。这时托
德也跟在我们背后进来,并且把门关上。储藏室没有窗,只有一盏日光灯发出惨
白的光。
  老吉米对托德努努嘴,托德把我双臂别到背后,推到墙边,按着肩膀踢膝盖
弯让我跪下。我妈妈以为他要打我,惊慌的哀求,「Please……don'
tbeathim!
  Please!(求求你……别打他!求求你!)」托德不知道从那里抽出
一根绳子,把我双手和双脚全绑在一起。我只能靠墙跪坐着。托德在我耳边轻轻
的说了一句,「Enjoy!(好好看吧!)」我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看来不是让我妈妈脱光衣服那么简单,后面还有好戏。
  我妈妈就站在离我不到一米远的地方看着我,美丽的双眼盈满泪水。老吉米
「啪——啪——」拍了两下巴掌,让我妈妈转过脸去对着他。「NowMs。Y
               ang…
  …asyouhaveagreed……pleasetakeoffyourclothes……allof
  them!
  (现在……杨女士……请你脱掉衣服……所有的衣服!)」
  我妈妈茫然的迎着老吉米和托德色迷迷的目光,空气里的汗味带着一股淫魅
的气息。老吉米再次提醒她,「Co
  meon……takeoffyourclothes……andshowus……yourgoodies…
                …i
     t'sokay……don'tbeshy……(来吧…
  …脱掉你的衣服……让我们看看……你的本钱……没关系的……别害羞……)」
  我妈妈这时只好慢慢把手伸到胸前,开始宽衣解带,她先把低领上衣前襟的
扣子解开,裸露出上体白嫩的肌肤,胸前傲人的双峰耸立在从国内带来的白色棉
质哺乳胸罩下,就是肩带很宽,开口在前面的那种。她把上衣脱下,用莲藕一样
的胳膊把上衣递给托德。
  然后,我妈妈解开短裙在后腰上的扣子,拉开拉链,把裙子顺着双腿滑到脚
踝,然后先后抬起穿着高跟鞋的双脚把裙子彻底脱下。我妈妈短裙里面只穿着白
色三角内裤,内裤的后部只能遮住两瓣屁股的各一半,在脱裙子的过程中,她不
得不弯下腰,高耸的双乳中间挤出深深的乳沟,光洁的大腿和丰满圆润的屁股一
览无遗。
  我妈妈站在两个素昧平生的黑人男性和自己成年的儿子面前,身上只穿着贴
身内衣,在三双火辣辣的目光注视下已经羞得满面通红。这时她大概也注意到乳
罩已经被奶水濡湿几乎完全透明,透过乳罩可以清楚的看到奶头。我妈妈有意的
用手和胳膊遮挡,还轻声对我说,「小健,闭上眼睛,不要看!」我一面假装应
承着,只是在她看我的时候假装闭着眼睛,实际上并没有闭紧,而是把眼睛眯成
一条缝,从缝里往外看。
  老吉米有点不耐烦了,「Ms。Yang……lookslike……yo
uneedsomehelp?
  (杨女士……看来……你需要帮忙?)」我妈妈转向他哀求道,「Plea
se,letusgo!Please!(求求你,放我们走吧!求求你!)」
  老吉米狞笑着说,「Isaid……ALLtheclothes……is
itALL?Comeon!Takeoffthe……damnedbra!
  (我说……所有的衣服……你全脱了吗?快点!脱掉那……破奶罩!)」
  老吉米缓慢的语调里带有一种威胁。我妈妈迟疑着把手伸到胸前,一颗一颗
的解开乳罩的搭扣,然后转过身背对着他们,一面对我轻叱一声「小健别看!」,
实际上等于是在预告好戏来了。两只乳杯间的连接处分开,我妈妈傲人的双峰失
去了支撑,晃荡着垂在她雪白的胸前。
  老吉米的声音再次响起,「Nowturnaround……andlet
usseethem!
  (现在转过身来……让我们看看!)」我妈妈双手遮住乳房,慢慢的转过身。
  托德早就等不及了,「Putyourhandsdown,bitch!
  Andgivemethatstupidbra!
  (把手放下,臭三八!把那破奶罩给我!)」我妈妈当然只得照办,放下遮
着乳房的双手,把乳罩沿着胳膊褪下,递给托德。她顿时上体赤裸,全身仅剩下
一条小小的三角内裤勉强遮羞。
  我妈妈那对哺乳期的乳房沉甸甸的,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两颗硕大的绛红色
长奶头,从奶头顶端到底座高度超过一节手指。奶头的顶端正中有浅浅的凹陷,
奶头的底座周围是一大圈深褐色的乳晕,呈半球形向外鼓出。我妈妈勃起的长奶
头和隆起的大乳晕显示着她乳腺的发达,潮润的奶头上还沾着一些渗出的汁液,
绵软丰盈的乳房里更是胀满奶水。
  在苍白的日光灯下,我妈妈在两个黑人面前赤裸着上身无助等待着即将到来
的命运。古语云,脱衣见夫,我妈妈这还是第一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看到她赤裸
的乳房和奶头,最妙的是,她的乳腺还在分泌乳汁。她的乳晕和奶头正好处在乳
房顶端略微偏上的部分,两颗红樱桃一样的奶头微微上翘,好象随时期待着被人
吮吸。
  虽然突如其来的强烈羞耻感让她无所适从,我妈妈不敢再有任何遮挡胸部的
动作,而是任凭她那对丰满乳房被一览无遗。我妈妈此时身上只剩下一条内裤遮
羞,她又停下来,下嘴唇颤抖着,神色凄惨,好象想对我说什么话,但什么也说
不出来。
  托德忍不住赞叹,「LookatTHOSETITS——Theymus
tfeelGOOOOD!
  (看那奶子——摸起来一定棒!)」老吉米冷冷的盯着我妈妈说,「Isa
idTAKEOFFALLYOURCLOTHES——(我说过了,全脱)」
  我妈妈抿着嘴,眼泪夺眶而出,她再次转过身背对老吉米他们,把白色的内
裤慢慢脱到膝盖,再弯腰,磨磨蹭蹭的将它全部脱下。这时候我妈妈侧面对着我,
因为穿着高跟鞋,为了保持身体的平衡不得不挺胸收腹,往后略微撅着屁股,她
成熟女性肉体前凸后翘的美妙曲线一览无遗,光屁股却正对着老吉米他们。更要
命的是我妈妈要抬起腿才能把内裤完全脱下,只见老吉米他们的目光马上被吸引
到两瓣毫无遮拦的屁股中间。我妈妈抬腿时等于是把阴部完全暴露在老吉米和托
德的目光下,她转过身去的脱内裤动作如果不是故意卖弄春光,就是象把头扎进
砂子里的鸵鸟那样愚蠢。
  果然,两个黑人在大饱眼福之际淫心大炽,老吉米首先蹲下身体,一边用手
扶着我妈妈的腰和大腿,让她把屁股再撅高一点,双腿叉开一点,一边用嘴凑近
她双腿之间赤裸的阴部。我妈妈晃动着硕大的乳房勉强挣扎了几下,几乎是象征
性的低声哀求,「NO——PLEASE——STOP——(不要——求你——
停止——)」,但托德早已褪下短裤,绕到她面前,抓住她的头发强迫她伏下身
体,头正对着他的裆部,把阳具硬是塞进她嘴里,然后我妈妈只能发出含糊的「
唔……唔……」
  的声音,伴随着粗壮的肉棒在她嘴里抽送。
  老吉米蹲下身来,把嘴凑到我妈妈裸露的阴部舔弄她的阴蒂,用舌头伸到蜜
洞周围逗弄。我妈妈的阴部很快被唾液湿润,老吉米舔弄一阵,就用手指抚弄大
阴唇,挑逗小阴唇和阴核,还把手指试探着插进蜜洞。我妈妈脸颊和脖子一片通
红,双眼紧闭,身体微微颤抖,撅着屁股急促的呼吸,她双腿之间的这朵美丽的
花朵终于要被我爸爸以外其他男人的阳具插入并享用了。
  我没有想到的是,首先品尝我妈妈花蜜的是保安托德。他从我妈妈嘴里抽出
肉棒时,胯下的阳具已经赫然变成二十几公分的粗黑巨炮,充血的龟头泛着红光,
勃起的阴茎呈弧形略微上弯,阴茎根部黝黑的卵袋里透出的睾丸轮廓有鸡蛋那么
大。显然,年轻的托德体内已经充满了燃烧的欲望,需要用我妈妈柔软的膣壁来
抚慰他跳动的阳具,用她成熟丰腴的女性生殖器来接受他滚烫的精液。
  老吉米直起身来,跟托德换了一个位置,站到我妈妈身体前面,拉下自己的
裤子,掏出他脏兮兮潮乎乎的男性器官,一股强烈的尿臊味连我都能闻到。在我
妈妈身后,托德强迫她撅起赤裸的屁股,叉开双腿,充分暴露出她肥嫩的阴部,
阴部因为被老吉米舔舐导致的性兴奋而充血。托德双手抓着我妈妈柔软浑圆的双
臀,两只大拇指伸到她的阴部,交替揉弄她的阴唇和阴蒂。我妈妈湿淋淋的膣口
微微张合,从里面散发出潮乎乎湿唧唧的淫荡气息,相信大部分的男人闻到这种
气味都会忍不住想用阳具深深的插进去享受一番,最后在里面注入精液。
  黑人托德当然不会放过我妈妈这口送上门来的肥熟骚屄,他稍稍下蹲一点,
让龟头卡进她膣口周围的凹陷,再站直身体,摆正角度,胯部往前一挺。「噢—
—」随着我妈妈发出一声绝望的呻吟,两行泪水从她脸颊滑落,我知道她的最后
一道防线已经沦陷。从这一刻起,黑人托德成了我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却远不
是最后一个干爹。我妈妈脸色煞白,额头上冷汗直冒,托德干爹的巨炮已然全根
尽没在她体内!


              第三章、妈妈被内射


  虽然我妈妈是第一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插入性器,而且托德干爹的阳具比我
爸爸的大许多,他在插入过程中却没遇到什么阻碍,而是相当顺利的进入我妈妈
体内。托德干爹稍微停了停,大约是适应我妈妈柔软的膣壁摩擦龟头的强烈快感,
片刻后才开始缓慢而有力的抽送。
  抽插缓慢的持续了几十下后慢慢顺畅起来,托德干爹这时加快了抽插的频率,
乌黑粗壮的阴茎根部青筋暴起,看起来十分狰狞,而且已经被爱液沾湿。对比之
下,我妈妈成熟的女性下体在黑人托德干爹野兽般阳具面前显得分外柔弱娇嫩,
本来就丰满的阴唇因为充血而更加肿胀,本来只有手指那么大的膣口被相当于我
妈妈手腕那么粗的阴茎撑得满满的。
  托德干爹的双手此时已经从我妈妈的臀部移到她的腹部,再往上到胸部,托
住她那两只晃动的乳房,双手握住奶头和乳晕周围的部分,用力揉捏。我妈妈急
促的呼吸,乳晕肿胀隆起,奶头保持坚挺的勃起状态,一滴滴白色的奶水从奶头
顶端滴下。我妈妈黏稠的爱液从膣口汩汩涌出,她和托德干爹性器官结合的部位
很快就被沾湿,白浊的液滴沾在托德干爹卷曲的阴毛上,多余的汁液顺着我妈妈
的大腿淌到她的脚后跟。
  这时老淫棍吉米象发现新大陆一样叫起来,「Milk!She' sgot
milk!
  (奶!她出奶了!)」,正骑在我妈妈屁股上的托德干爹也兴奋起来,「O
hyeah!
  Baby,you' vegotmilk,huh?(哦好啊!宝贝,你有
奶,哈?)」「Nojoke!
  Comeandsuckhertits!(真的!来吮她的奶子!)」「
Oh……yeah,firstletmefillherwithmyCUM!
  (哦……好,我先让她受精吧!)」
  从我妈妈两颗绛红色奶头里源源不断渗出一滴滴白色的奶水,如同火上浇油
一般,使正在糟蹋她的两个黑人更加情欲高涨,尤其是阳具插在她体内的托德干
爹,他兴奋的喘着粗气,全身大汗淋漓,额头上青筋暴起,「Oh……y
                ouf
  uckingbitch……OH……FUCK……OH——(噢……操你个臭
  三八……噢……操……噢——)」
  而站在我妈妈面前的老吉米也惬意的扭动着胯,享用她柔软的女性嘴唇和紧
窄的喉部对他阳具的刺激。他一只手抓着我妈妈的头发强迫她配合自己的抽插,
一只手在她赤裸的肉体上肆意游走,时不时握住她晃动的乳房抚弄和揉搓。
  时间仿佛把这里遗忘了,野蛮的淫辱似乎没完没了,托德干爹肌肉发达的黝
黑下体跟我妈妈白嫩丰腴的女性下体赤裸裸的靠在一起,他们的生殖器官紧紧结
合在一起。我妈妈大概从来没曾想过会以这种方式失身给一个黑人。
  不知过了多久,托德干爹猛烈的抽插嘎然而止。我妈妈发出一声痛苦的哀鸣,
晶莹的泪水再次从她眼中涌出。托德干爹深深的插入我妈妈的下体,至少有二十
多公分长的阴茎全根尽没,他野兽般的嗥叫预示着我妈妈极度恐惧却又无法避免
的时刻即将到来,「OH——OH——OHHHHHHHH……」
 近在咫尺的我可以看到托德干爹乌黑的阴囊里隐藏的阴茎根部的轮廓开始有
  节奏的抽动,带动阴囊的皮肤皱褶一抖一抖,与此同时,我妈妈双眼紧闭,
泪水婆娑,脸色苍白,气息微弱,全身的肌肉都在抽搐,脸部的表情惊人的同时
交织着极度的痛苦与快乐。不用说,黑人托德干爹深插在我妈妈膣腔里的龟头正
在喷射精液。
  过了好一会儿,托德干爹才意犹未尽的从我妈妈体内抽出沾满爱液的肉棒。
  这时老吉米才把已经勃起的肉棒从我妈妈嘴里抽出,替换托德干爹的位置,
站到我妈妈的光屁股后面准备插入。
  他用一只手把我妈妈左腿抬起,让她的左脚踩在旁边的架子上,另一只手淫
亵的抚摸她湿乎乎的阴部,食指和中指夹着她的阴核,大拇指和无名指拨开肥厚
肿胀的阴唇揉弄。浓稠的精液从我妈妈膣口渗出,象鼻涕一样挂在她阴户下面,
晃动了好几下才滴在地上。
  老吉米的右手继续在他自己黑乎乎的阳具上套弄着,好让他的小弟保持勃起
状态。他点了点头,似乎对两人即将结合的男女性器官还算满意,粗壮的阳具对
准我妈妈湿乎乎的阴户,肿得发红的龟头在她微微张合的膣口挑逗性的摩擦了几
下,然后缓缓插入她的下体,开始前后抽送。这时托德干爹又站到我妈妈身前,
把沾满精液和爱液、开始疲软的阳具插入她嘴里强迫她舔干净。
  五十多岁的黑人吉米老干爹用肥胖的身躯伏在我妈妈赤裸的背上,一前一后
不知疲倦的扭动他丑陋的黑屁股,沾满爱液的肉棒抽插时发出「滋——滋——」
  的声音,伴随着他象狗一样的喘息。经过一番抽插,吉米老干爹的阳具终于
膨胀到它应有的尺寸,每次回抽时,肉棒上面都沾满了我妈妈的爱液,白浊的黏
液源源不断从膣腔里涌出,滴在地上成为粘稠湿滑的一滩。我妈妈嘴里插着阳具,
发不出声,但她屁股和小腹上的肉微微抽搐,乳房顶端坚挺的奶头变成深红色,
乳晕高高隆出乳房,泄露出她成熟女体正处在春潮勃发的状态。
  站在我妈妈屁股后面的吉米老干爹渐渐加快了抽送的力度和频率,受到女性
下体爱液的滋润,他原本不那么起眼的丑陋阳具变得象一头体形庞大的恐怖巨兽,
贪婪的扎在我妈妈潮润丰腴的下体里,享用她女性下体里涌出的蜜汁。
 吉米老干爹硕大的睾丸在晃动的阴囊里一下下结实的撞击我妈妈赤裸的白嫩
  屁股,发出「噗……噗……」的撞击声。
  我妈妈两只松软丰满的乳房没有约束,在肉体的撞击声中猛烈晃动,在白色
的灯光下形成眩目的乳浪,翻腾不息终于,在猛烈抽送了几百下后,吉米老干爹
咕哝着,「OH——FUCK…
  …(哦——操……)」,接着从喉咙里发出一阵熟悉的嗥叫,「AH——A
H——AHHHHHHHH……」,显示他即将射精。
  黑人吉米老干爹深深插入我妈妈的身体,开始射精。他乌黑粗壮的阳具已经
全根尽没在她体内,被阴道包夹着不能象手淫射精时那样上下跳动,因此带动我
妈妈的下体微微颤动,以至于看起来她整个下半截身体都在颤抖。与此同时,吉
米老干爹巨大的卵袋也在有节奏的晃动,卵袋紧贴着我妈妈的阴唇,卵袋里的睾
丸似乎也在抽搐,正是在给深入我妈妈体内泵入精虫。
  在整个射精的过程中,吉米老干爹的上身一直伏在我妈妈赤裸的背和腰上,
双手抓住她那对还在抽送的余波中前后晃动的乳房,用力在乳晕四周挤压,每挤
一下就有几股不规则的奶线从我妈妈两颗绛红色的奶头顶端喷射出来,白花花的
奶水撒在地上。终于,吉米老干爹满足的从我妈妈下体里抽出肉棒,沾满爱液的
龟头带出一条细长的黏液。我妈妈被肉棒撑大的膣口慢慢恢复原先大小,一股白
浊粘稠的浓精从里面缓缓涌出,滴落下来。
  几乎同时,托德干爹把已经被我妈妈舔干净的肉棒从她嘴里抽出,象吉米老
干爹那样拉上裤子,过来把我的绑绳解开。我那一丝不挂的妈妈依然俯着上身,
撅着屁股,神情恍惚。吉米老干爹走过来猥亵的托了托她垂在胸前的赤裸乳房,
拍拍她的屁股,「Getup……Ms。Yang……youcangonow
(起来……杨女士……你们可以走了)」托德干爹拿起旁边架子上我妈妈的衣服,
把上衣和裙子丢在她背上,把玩着她的乳罩和内裤说,淫邪的笑着说,「You
ain' tneed' emnomore!Wekeep' em……(你不需要
这些了!我们留下作纪念……)」一边说着,一边跟着吉米老干爹开门出去了。
  我好不容易才帮我妈妈穿好上衣和短裙。上衣很薄,很明显能看到我妈妈深
褐色的乳晕和绛红色的奶头,它们的轮廓在布料下面高高的凸显出来。奶头附近
的部分很快就被渗出的奶水沾湿了,因为上衣的布料并不吸水,湿的部分很快就
蔓延开来,使她奶头和乳晕四周几乎变成透明的。我妈妈的短裙虽然能够遮住她
的阴部和屁股,但她的性器不断有粘稠的液体涌出,因为没有内裤来承接而沿着
大腿内侧淌下来。

写的还不错我还想接着往下看下载地址:https://www.leipans.xyz/s/JNBvuu0YJ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