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67|回复: 0

不一样的迷奸,纯爱母子乱伦,无绿无雷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1-21 16:5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言:


  写在正式章节之前,因为这本书题材特殊,是我之前一直诟病的下药题材,
不过依然是纯爱母子乱伦文


  本来想着明年再写的,不过这题材确实挠到我痒处,就提前写出来


  一直以来我就对下药、灌醉等迷奸行为奸母表示嗤之以鼻,认为主角能得逞,
别人也能得逞,无疑是拉低母亲这个身份的价值


  但是前段时间看到一本母子文,儿子温情接触表达感情引起母亲情欲,结果
母亲转身与外人约炮出轨,主角撞见后强奸母亲导致决裂,之后母亲跳楼自杀、
主角上吊


  这无疑也是比较贴近现实的母亲,大多数母亲未必会接受乱伦,即便在你得
逞以后,通过性爱、爽感把母亲操服这个我认为也是不现实的


  因此我就在想,是否能通过其他方式得到母亲,随即就想到下药


  本文虽然是下药迷奸文,但也是非常规的下药迷奸文,具体不多说,大家自
己看




  
  1


  我叫楚小南,因为名字的缘故,从小被人起了个绰号叫处男,我对此倒是没
有感到自卑,不过今年十八岁的我确实是个处男。


  十八岁的我已经在上高三,现代年轻人初中破处的都不少,我之所以高三还
是处男,倒不是因为长得丑没人要。


  身高175,容貌清秀、性格温和的我,即便未曾主动勾搭,也曾经有过女
同学对我表达好感。


  不过被我果断拒绝,我之所以这样做的缘故,是因为我的心里有着另外一个
女人。


  那个女人是我的母亲,杜怜云。


  [ 妈,我回来了。]


  我回到家里,关上门就往沙发上一倒,厨房里我的母亲正在忙碌,里面传来
她的声音回话道:


  [ 回来就回来了,瞎喊什么,咱家就咱们两个人,不是你回来了难道还能是
鬼回来了。]


  我的父亲,某企业主管,在我八岁那年,也就是十年前,因为跑业务出车祸
身亡,从小就是母亲带着我相依为命长大。


  这么多年过来,母亲起初是因为父亲不想再找伴侣,后来是年纪也到了四十
岁,又有我这么大个儿子。


  能找到的相亲对象基本都是些歪瓜裂枣,没有什么心仪的合适对象,也就放
下了那方面的想法,我对此还挺高兴的。


  母亲这时候也端着菜盘子出来,看到我像是个大爷似的坐在沙发上,也是喊
道:


  [ 过来替我端菜啊,怎么生出你这么个不懂得心疼妈妈的儿子。]


  我看着母亲娇怒的神情,不由得呆了,在我看来,我的母亲实在是太漂亮了。


  清澈明亮的眼睛、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着,小巧的鼻梁、白
皙无暇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般娇艳欲滴。


  母亲的身材相比相貌让人更为惊艳,胸前的规模在我看来大概有D,是单手
都握不住的饱满,翘乳时常让胸前的衣服紧绷着,好似想要跳出来一般。


  母亲又常年在家练习健身操,美臀翘起如蜜桃,虽然母亲的身高才165,
但双腿也是修长的,美腿挪移之间总是吸引我的目光与视线。


  母亲开着一家女士服装店,营收还不错,这说明她的眼光更是不差的,穿着
打扮时尚前卫,也就是在家里才不怎么打扮。


  直到母亲把菜放到桌上,我这才回过神来,笑着回道:[ 放心吧妈,儿子一
定会好好心疼你的。]


  说着就去替母亲端菜,杜怜云欣慰的看着儿子的背影,显然没有想到自己的
宝贝儿子话里有话,这句话又会给她带来怎样的噩梦。


  吃完饭后我回到屋里将门反锁,检查起自己准备的物品,安眠药一份,保证
可以让人从早睡到晚,期间怎么折腾也不会醒的那种。


  这正是为我的母亲准备的,从小学六年级男女之间开始有好感开始,我就发
现自己格外的痴迷母亲,也许是因为单亲家庭的缘故吧。


  长大之后我更是疯狂般的迷恋着母亲,但是碍于儿子的身份,什么也不敢做。


  我知道母亲刻板传统的性格,如果我敢对她动手动脚,她估计就敢打断我的
手脚。


  温情路线是不可能走通的,强奸这样的暴力路线更是不可能,即便成功,母
亲肯定也会先给我一刀,然后自己跳楼自杀。


  因此我只能想到下药迷奸这一条路,为此我已经准备数年,直到近来才敢实
际操作,毕竟高考以后我就要出远门上大学,那就更没机会了。


  下药时间被我定在明天周六的晚上,想到明天我就能得到梦寐以求的母亲身
体,我心底也是不由得一阵激动。


  第二天我格外的乖巧懂事,什么事情都依着顺着母亲,就连母亲都为之侧目
问道:[ 楚小南你这是又怎么了,是想要钱还是又给我惹事了?]


  我苦笑着回应道:[ 妈,难道儿子就不能孝顺孝顺您吗?]


  母亲又狐疑的看了看我,这才相信我确实没啥别样的想法道:[ 好,我儿子
终于懂事了,妈妈以后也就放心了。]


  母亲显然不知道,我此时献殷勤的举动,幕后隐藏着怎样的疯狂计划,毕竟
哪个妈妈又会想着防范自己的儿子呢。


  我之所以这样献殷勤,无非是想要拉近与母亲之间的关系,让她在下药之前
不要对我起疑。


  母亲平时对外的防范意识可是很强的,她从来不喝外面人给她的东西和食物,
不过估计母亲做梦都想不到,儿子会给她下药吧。


  晚上的时候,在母亲睡觉前,我悄悄把那颗安眠药捏碎放入了水杯里,随后
这才端给母亲道:[ 妈,喝杯热牛奶吧,美容又养胃。]


  母亲看了我一眼,感觉自己这个儿子似乎今天是有些不一样,不过也没有多
想,听到美容、养胃的字眼,只要是女生都会动心的。


  又想到这是儿子的一番心意,杜怜云也就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喝下去十分
钟左右,药效开始发作,也没有多想,说了句困了就回屋睡觉。


  我见到母亲连门都没关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心知也终于到了我上场的时候,
我进入母亲的房间,爬上她的双人大床。


  自从父亲车祸去世以后,这张床就再没有男人爬上来过,没曾想今日是身为
儿子的我有了这样的荣幸。


  我看着娇美的睡在床上如同童话故事里睡美人一般的母亲,也是伸手在她脸
上轻柔的抚摸着。


  当手指与母亲接触的那一刹那,我浑身只感觉如同电击一般的哆嗦。


  母亲在睡梦里估计是察觉到脸上发痒,但是碍于安眠药的强大药性,就连想
要翻个身或者抬手挠痒都做不到。


  我见到母亲确实在安眠药的效果下熟睡,胆子也是逐渐大了起来,对着母亲
那美丽精致的容颜就低头吻了下去。


  说是亲吻,不如说是舔舐,母亲回家是卸了妆的,我倒不用担心舔个一嘴粉
的情况,就这样让嘴唇与母亲的脸亲密接触的,不时伸出舌头舔舐。


  将母亲的脸舔了个遍,留下满脸我的口水,母亲在睡梦中显然也是感到相当
不适。


  但还是没有醒过来的痕迹,我不由得感叹经过多次动物实验购买的安眠药确
实够劲。


  毕竟要是母亲突然醒了,那乐子可就大了,无疑会触发前面提到过的悲情结
局。


  最后我一路吻到母亲的双唇,母亲的双唇是粉嫩饱满的,也许是她常年对那
些同为女性的客人介绍服装锻炼出来的。


  毕竟想要让女人买东西,没有一份三寸不烂之舌可是不行的,我轻柔的吻住
母亲的嘴唇,随即细细吸吮着、轻咬着、摩挲着。


  直到良久以后我这才把舌头也探入母亲的美嘴当中,她此时是熟睡状态,牙
齿闭合着,我便用舌头顶开母亲的牙齿,伸入其中搅动着她的口腔。


  当然此时我也是把手指伸了出来抵住母亲的口腔和牙齿,以免她在梦里把我
的舌头当成吃的,一口咬下来估计我舌头都要断掉。


  我的舌头在母亲的嘴里摸索着她的柔舌,由于母亲在熟睡,她的舌头也是有
气无力的躺在口腔里,任由我挑拨也是一动不动。


  我只能用我的舌头用缠绕母亲的柔舌,带动着她的柔舌一起在口腔里动摇着,
如同一个男人搀扶着醉酒的女人起舞。


  母亲的嘴里经过我的骚扰也是分泌着唾液,我细细吸入我的嘴里,只感觉甜
甜的、香香的,母亲津液全都被我咽了下去。


  这一吻直到母亲口中干涩我才停下,又取来水杯,喝了一口嘴对嘴给母亲喂
了点水,我可是知道睡觉时嘴里发干是很难受的。


  我放弃了母亲的唇与舌,手攀上了母亲的胸脯,翘挺的美乳即便在睡梦中也
是挺立的。


  由于我的亲吻似乎勾起母亲身为母亲的情欲,手掌更是能摸到两颗挺立的乳
头。


  我脱下母亲的睡衣,也给她取下胸罩,这才轻柔的在上面抚摸着,滑嫩软腻
的D杯巨乳在我的掌心中摇动着,随着我的揉捏变幻形状。


  我很想狠狠揉捏,但又怕留下印子,第二天起来被母亲察觉,下药迷奸这种
事情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


  我的嘴唇也是在母亲的耳朵、脖子上舔舐着,一路往下,到达胸脯上更是把
乳房一口含住,舌头在挺立的乳头上戏弄着。


  不过母亲不是哺乳期,自然是没有奶水的,我舔了一会,舔的又是自己嘴里
发干这才停下。


  我这时也是将目光继续往下,终于到达母亲的绝对私密部位,她下身蜜穴所
在之处,也是人们常说的女人的逼所在之地。


  我脱下母亲的睡裤,倒是不着急去脱母亲的内裤,将身子整个趴伏在母亲的
美腿上,将这双滑嫩美腿抱在怀里,嘴唇也在上面亲吻着、舔舐着。


  一路从大腿舔到小腿,一直到母亲娇嫩的玉脚,依然没有停下的意思,从脚
背、脚趾、脚心,母亲脚上的每一处都有着我的口水。


  母亲的腿上有着轻微的汗味,并不刺鼻,反而让我感觉受到更多刺激,我更
是直接一口将母亲的脚趾含入嘴里,用舌头搅动在母亲的脚指缝。


  从头玩到尾之后,我这才看向母亲的内裤,纯棉的白色内裤,母亲在内衣裤
穿着的上面倒是完全不跟时尚沾边。


  我将脸直接贴在内裤上面,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感受母亲蜜穴里的气味,有
些许尿骚味,闻着甚至让我有些上头,女性荷尔蒙的味道更是让我蠢蠢欲动。


  我也是直接在上面舔舐着,倒是不用担心内裤湿了的问题,今晚的事情肯定
是会留下痕迹的。


  我已经认定主意打死不认账,母亲如果问起就说是她自己尿床的问题。


  舔了没两分钟,我就感觉到母亲的蜜穴在我的舔舐下也是开始有了反应,蜜
穴里面的嫩肉抽搐着,挤出些许滑腻的液体,我吃起来酸酸甜甜的。


  我下身的鸡巴,早已挺直成一根壮硕的肉棒,我以前量过足有14厘米,直
径3厘米,属于正常男性的范畴,甚至还要多出平均标准一些。


  不过我也没有直接插入,在明亮灯光的照射下,我更想看清楚母亲下面蜜穴
的模样。


  随即猛然扒下内裤,顿时就看到母亲下体的样子,些许黑色阴毛像是杂草似
的掩盖着蜜穴,母亲平时应该是有打理的,阴毛多而不密、密而不疏。


  按下阴毛,就看到两瓣红嫩的阴唇盖在母亲的蜜穴上,我扒开阴唇,这才终
于看到母亲蜜穴里的景象。


  粉粉嫩嫩的,与平时在AV里看到的黑色完全不一样,蜜穴里有着些许淫液,
看起来晶莹剔透的同时更是显得蜜穴水嫩。


  我也是感觉口腔干燥,直接一口咬在上面,将两瓣阴唇含在嘴里,上挑下弄,
母亲在睡梦中遭遇这样的刺激,也是挣扎了两下,发出嗯哼的呻吟。


  我许久才放过阴唇,把口水混着淫艳咽了下去,越发显得饥渴,下面的肉棒
涨得发疼,我知道我的动作要加速了。


  这才又顺着外阴两侧舔舐,母亲也是被舔的连连挣扎,突然将两只手放在我
的脑袋上抓住,更是夹紧双腿夹住我的脑袋。


  我浑身顿时一紧,心说母亲不会醒了吧,还好随着我舔舐的动作停下,母亲
的双手、双腿也松了,只不过依然搭在或者夹在我的脑袋上。


  我顿时放下心来,继续舔舐着,母亲睡梦中不自觉的反应反而让我更为兴奋,
仿佛此时母亲正清醒着正在被我舔弄下体一样。


  直到一阵舔舐后,母亲淫液越来越多,我也是顺着淫液出来的通道,把舌头
塞入了母亲的阴道,这里面倒是紧致,我的舌头挤了又挤这才成功进来。


  舌头进来后又是一阵搅动,母亲挣扎的顿时更厉害,尤其是当我把舌头缩起
如一根圆棍,猛然往里面一顶,母亲顿时嘤咛一声。


  身体一紧,蜜穴深处顿时喷涌出大量的淫液,我躲闪不及,直接糊了我满脸。


  我顿时感觉更兴奋了,毕竟我是手淫过的,知道敏感达到巅峰时就会迎来高
潮,无论男女都是一样的。


  没曾想到母亲的身体这般敏感,我仅仅只是舔舐一番她就高潮喷水了。


  我这时感觉也是差不多了,这才取出避孕套,看着我那根粗壮灼热的鸡巴,
在心底给自己打着气。


  这些年自从我筹备以来,查过很多资料,说是男生第一次做爱可能会早泄,
为此我专门健身练下蹲,据说可以增加男生持久度。


  平日里也有刻意吃补肾的食物或者药材,基本要不了几个钱,主要就图个心
安,以免出现好不容易能爬上母亲的床,结果自己阳痿、早泄的尴尬境地。


  将避孕套戴上之后,我这才将鸡巴找准蜜穴小洞,探入那紧致温暖之地,只
感觉随着鸡巴的伸入,母亲浑身也是一紧,本来紧致的蜜穴也是更为紧致。


  夹得我甚至有些疼痛,已经生育过我的母亲还能这般紧致是我没想到的,也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穴太多年没有使用过的缘故。


  我缓缓的探入着,开拓着这久未使用的矿坑,虽然艰难,但是成就感满满,
直到最后抵达最深处,鸡巴也已经尽数没入。


  母亲的眉毛是紧拧的,喘着粗气,估计久未使用的蜜穴被这样一根壮硕的鸡
巴插入,我想她也是相当敏感与难受的。


  我心底有些担心,虽然早就想到迷奸母亲,第二天可能会被母亲察觉到身体
上的反应,甚至已经为此想好借口,但是心底难免还是紧张。


  不过事已至此,总不能再把鸡巴抽出去,心里想着人死鸟朝天、大路走一边
的豪言壮语,也是开始在母亲的蜜穴里抽插着。


  母亲的蜜穴虽然紧致,但是好在水多,抽插起来以后鸡巴的每一下拔出都会
带出大量淫液,我也顾不得床单渐渐被打湿,心里只想着干就完了。


  [ 嗯……老公……] 母亲这时突然伸手抱住我,口中喊着老公,吓了我一跳,
以为动作太大把母亲肏醒了。


  要是让她这时候醒来看到我鸡巴插在她的逼里,估计就直接拉着我去跳楼了。


  对于母亲喊父亲,我心里还是有些愧疚的,毕竟父亲是为了家庭努力工作才
出车祸死亡的,结果我这个儿子现在干着他的老婆。


  不过相比起母亲被儿子暴肏,我更不希望母亲投入别的男人怀抱,母亲身边
的闺蜜曾不止一次劝过母亲找个男人将就。


  母亲每次都说等我高考以后,也是因此我才越发不能忍受,最终做出迷奸母
亲的事情,相信父亲泉下有知也能理解的吧。


  我翻了翻母亲的眼皮,确实是眼球上翻的熟睡状态,这才继续抽插起来,动
作也不由得大着胆子快了起来。


  双手揉捏着母亲的美乳,嘴亲在其中一个乳房上面,下身腰间肆意的挺动着,
传来跨间与屁股撞见时啪啪啪啪的脆响。


  [ 妈,我好爱你,我爱你爱到发狂,给我肏好不好,给儿子肏好不好。]


  我也是感觉越来越刺激,嘴里说着胡话,诉说着平时不敢对母亲诉说的爱意。


  由于母亲是睡着的,也不好换什么姿势,我抽插一阵感觉不得劲,远远没有
要射出来的意思。


  也是起身抱住母亲的两条美腿抗在肩上,不再去做其他的事情,认真的抽插
起来。


  我的肉棒死死的抵住母亲蜜穴深处的花心嫩肉,我想那就是生育我的子宫,
我扛着母亲的两条腿将蜜穴尽量掰开。


  抽插起来也是越发用劲,每一次抽插都好似打桩机似的直达底部,将母亲蜜
穴深处那团花心嫩肉撞得左摇右摆。


  母亲终于也是又一次难忍快感,发出好似痛苦又好似愉悦的低吟,这次也不
喊老公了,只发出嗯嗯啊啊的呻吟。


  还好窗户被我紧闭,我们房子的质量也还过关,不用担心被邻居或者外人听
到什么不能听到的声音。


  直到又抽插上百次后,我看了时间基本有十分钟了,正常性交做爱也就10
- 20分钟,第一次能有10分钟已经很不错了,我也就不再忍了。


  直接猛然一顶射了出来,把自己的处男之身,第一次做爱的经历,就这样交给了我的亲生母亲,从今往后,我再也不是处男了。


  母亲居然也是同样抵达极限,被我一顶之后也是再一次高潮,我的精液由于有着
避孕套的阻拦没有能射出来。


  母亲高潮的蜜液倒是全都浇灌在我的鸡巴上面,灼热的蜜液让我的鸡巴也是
舒服的一阵抽搐。


  之后我又做了两次,正常男人不吃补药一天也就三次,不然多了也是伤身体,
我是平日里锻炼加滋补,才能感觉可以射4- 5次的样子。


  不过射了三次以后我也有些累了,毕竟母亲全程躺尸,就我一个人主动,体
力顿时有些不支,收拾了一下母亲的床。


  又拿毛巾来给她全身擦干净,又将三个避孕套扔入马桶冲掉,这才松了一口
气。


  至于母亲明天醒来看来湿了的床单与内裤以及最要命的下身蜜穴可能会传来
的不适感,那就不关我事了,反正我是打死什么也不会说的。


  次日清晨杜怜云朦胧醒来,顿时就感觉浑身腰酸背痛,但是又有着一种难以
言喻的满足和愉悦感,好似得到了什么求而不得的东西一般。


  脸上、耳朵、脖子、胸前、大腿到脚趾上,全身上下也感觉酥酥痒痒的,至
于上面的口水倒是都已经被毛巾擦拭干净,对此杜怜云是不知道的。


  随即就感觉到下身敏感部位传来的轻微不适,包括紧贴着蜜穴的内裤是湿润
的,床单也是湿透的,杜怜云的脸色顿时惨白。


  [ 我这是怎么了,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杜怜云摸了摸自己的蜜穴,又在上面翻看着,倒是没有红肿,就是感觉比平
时红润粉嫩不少。


  想到自己身上的怪异,杜怜云心中有着许多猜测,莫名想到一种可能,自己极有可能是在昨晚被
奸了!


  而且是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只是她这是在家里,又有谁能来奸她呢。


  杜怜云的脸色又是一变,想到那种自己都不敢想的可能。


  那就是有可能是儿子昨晚奸了她,又想到儿子昨晚给她递来的那杯牛奶,这
种猜测更是仿佛被证实一般。


  [ 啊!] 想到自己可能被儿子下药迷奸的事情,杜怜云双眼顿时通红,怒吼
咆哮一声,把床头柜上的一堆东西全都掀翻在地。


  我听到母亲清晨醒来以后的咆哮,心想估计是昨晚的事情事发了,连忙爬起
来跑到母亲房间问道:[ 妈,大早上的你这是怎么了,发这么大的火?]


  随即就看到母亲通红的双眼朝自己看过来,眼里仿佛有着杀意,之后就被母
亲猛然按倒在地,掐着我的脖子问道:


  [ 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说,说啊!]


  听到母亲的质问,我装作一脸无辜的回道:[ 昨晚?没怎么啊,我看你睡了,
看了会电视也就去睡了。]


  母亲怒极反笑道:[ 还在装是不是,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不是,你这个畜生,
我是你妈啊,你怎么能对我做出那种事情!]


  我不管母亲怎么说,就是不承认,对着母亲说道:[ 妈,你昨晚是不是做噩
梦了,我做错了什么你可以告诉我,我知错能改还不行吗?]


  [ 你改不了!] 母亲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着,她反正是认定我迷奸了她,我
也是不承认,眼见她就要去拿刀,我连忙躲到房间里锁上门。


  母亲一边踹门一边说道:[ 你个畜生,给我开门,对你亲妈做出那种事情,
我也不想活了,我先杀了你,再跟着自杀去见你爸。]


  我把床推到门前抵住哭着回应道:[ 妈,你冷静一点,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啊,
你肯定是昨晚做噩梦了,别因为一个梦就把气撒在我身上啊。]


  杜怜云踹了半天门,听到儿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死不承认,也是不由得怀疑
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也觉得儿子说的有点道理,如果昨晚儿子没有下药迷奸她,那她把儿子杀了
死后又怎么好意思去见自己老公。


  当即把刀一丢,对着儿子说道:[ 小南,你先出来,妈现在冷静了,我们好
好谈谈。]


  我这才敢开门,拿着个枕头当做盾牌,唯恐开门瞬间母亲一刀捅过来,虽然
这样的结果是我早有预料的,但是当真正发生的时候心底还是难免恐慌。


  母亲在我开门以后也只是死死的看着我,盯了半天之后回到自己房间检查起
来,估计是想要找到我下药迷奸她的证据。


  只是可惜这一天我早就准备了无数天,没有留下丝毫线索,由于是戴套的缘
故,也未曾留下精液,至于口水,昨晚我也用毛巾给母亲全身擦过。


  她现在唯一能感受到的,估计就是她下身那与平常不同的感觉,我这时也是
跟着母亲走入房间,看着湿透的床单道:


  [ 妈,原来你昨晚尿床了啊,也不至于因此发这么大火啊,你尿床这种丢人
的事情我又不会往外说。]

写的还不错我还想接着往下看下载地址:https://www.leipans.xyz/s/eMzUb2E8sQ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