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95|回复: 0

妹妹与朋友足下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1-21 11:08:02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哈,哈,不要再弄了……啊~”
        我正被眼前的女生踩着我的老二,她的白棉袜脚在我的老二上碾来碾去,我一下子失去了抵抗力,痛苦并快乐着。
        “我看你的表情,好像很享受啊?”女生一边说着,一边脚下加大了力度。
        “哈,不要再踩了,再踩就要……唔!”
        我话还没说完,女生把力度都集中在了脚跟上,狠狠地踩着我的老二。我憋着气抵抗这股强大的压迫感,强烈的刺激感侵袭着我的神经,我的表情不受控制地漏出一副享受的模样。
        女生的眼神里充满了戏谑与鄙夷,更加刺激着我。“被妹妹的脚踩着,都能硬的起来,哥哥真是变态呢。”妹妹冰冷的语气更加激发着我的欲望。我的理智终于被冲破。“请,请更用力的踩踏我吧!”
        “哦?”妹妹嫌弃地看着我,“真是恶心的家伙呢。”妹妹抬起了脚,朝着我的裆部狠狠地跺了下来。
        “唔!”疼痛感从裆部蔓延开来,妹妹用手捂着我的嘴巴,让我没有喊出声来。
        “怎么样,爽吗?”妹妹一边左右碾动着,一边用调戏地口吻问道。
        ……
        没错,踩我的这个十多岁的女生,是我的亲妹妹,桐乃。一切都要从那场人生咨询说起。本来我和妹妹在长大后关系便一直冰冷,她嫌我碍眼,而我也把她当成空气。某一天夜里,她的突然跑进我的房间,要对我进行“人生咨询”。原来表面上各方面都优秀,在别人面前人见人爱的她,却拥有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喜欢玩h的游戏。这个秘密她藏在心里很久,始终没有人倾吐,于是她便找到我这个兄长,来分享这一难以启齿的秘密。说实话,对于她找我人生咨询的事,我感到很吃惊,毕竟那个时候,我们的关系还很冰冷。而因为由于人生咨询,我们的关系得到了缓和。在这个过程中,她对我的态度慢慢地发生了转变,虽然还是那么傲娇,但是心底里似乎已经不再抵触我这个哥哥。身为兄长的我,自然也不会再对她由介怀,我们仿佛回到了长大前的样子。
        由于她敞开心扉的向我人生咨询,某一天的晚上,我不知道哪根抽了,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把自己的癖好给告诉她了。于是,妹妹的脚下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
        “啊,再踩就要出来了……”
        “呵呵,又不是第一次被你妹妹踩出来,恶心的公猪”妹妹脚下加速地搓动着,阵阵兴奋感让我完全沉沦在她的玉足之下。
        那次把癖好告诉她后,她虽然惊讶,但是由于她自己也有奇怪的爱好,所以很快地接受了。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她把她细嫩的美脚踩到我的弟弟上。桐乃平时会兼职做模特,身材自然无可挑剔,皮肤也是晶莹剔透。触电般的感觉刺激我的全身,我竟然一下子被她踩射了出来。那便是我第一次被她踩出来的经历。(妹妹虽然是兄控(当然这是后话),但是对于我射出来的行为依然感到恶心。要不是兄控属性估计就没有然后了)
        白棉袜与我的阴茎不断地摩擦着,我很快便有了射的感觉。妹妹干脆两只脚都踩了上来,前后迅速地搓蹂着,随着我的一声低吼,白色的精液便从我的龟头中发泄了出来。妹妹松开了她的白袜脚,突然间她含住了我的老二,一阵酥麻感传遍我每一根神经,我完全没想到她会帮我口交。“妹你在干嘛……啊!”她用力一吮吸,最后的精液喷涌而出,整个人都虚弱下来。
        桐乃舔着嘴角残余的白色的液体,两只脚丫子放在我的身上。要不是刚射完,眼前这幅景象,我就要狼性大发,让德国骨科给我留一个床位了……
        “这个算是对你‘人生咨询’的奖励吧~变~态~哥~哥~”她腿一跨,从我的床上下去,回去她自己的房间。射完的我也异常疲惫,沉沉地睡了过去。
        ……
        自从我们关系变好之后,桐乃也没打算掩饰她兄控的一面,只要能够黏在一起的时候,她绝不对离开我半步。
        “再见啦。”我跟她走到了她学校门口。她的学校在我学校的路途上。
        “再见啦,下午我要去拍照,你先回家吧。”桐乃跟我说道。
        “嗯。”
        分别过后,我们各自回到了学校当中。
        ……
        “我回来了。”
        家里没有人回应。我换下鞋子,餐桌上放着一张纸,上面是父母留下的话——“我们今晚出去吃饭,晚饭放在冰箱里了,你们俩兄妹热一下吃了吧。”
        “父母不回来吃饭了啊……” 我放下书包,跑进了房间,开始攻略起还没玩完的游戏。
        约摸过去了一个小时,我起身活动活动筋骨。刚走到客厅,接了一口水喝,妹妹便从门外走了进来。“哟,下贱的公猪,我回来了~”听到妹妹这么叫我,我顿时一头黑线。作为兄长,怎么能没有一点威严呢。我挺直了腰板,正色道:“谁允许你这么叫兄长的,给我重新叫一遍。”妹妹眯着眼睛,玩味地看着我:“哦?那我回房间换衣服了。”
        啪!
        “好妹妹,我就是一头下贱的公猪。”我跪在了妹妹的跟前,抱着她的腿,腿上诱人的白色长靴正顶着我的裆部。妹妹刚刚拍完照回来,身上还穿着拍照时的淡蓝色的裙子,腿上一双白色的高跟长靴,靴筒差不多到膝盖的位置。身为模特的她,姿色自然不用多提,配上这套服装,简直让人神魂颠倒。妹妹肯定是注意到我从她进门就一直在看她了。尽管我只是用余光,却还是逃不过她的法眼。兄长的威严嘛,就让他随风而去吧。
        她翘着二郎腿,我蹭着她的一条腿,她另一只脚踩在我的脸上,轻轻地碾着。“真是一头又变态又下贱的公猪啊。”她眼神一凛,表情充满了鄙夷,脚上慢慢加大了力度,靴底上的泥土踩到了我的脸上。“现在不要叫我妹妹,叫我女王大人。”
        “是,女王大人。”我享受着脸颊蹭她的靴底的感觉,微微感到有些兴奋。
        “下贱的公猪,想舔主人的靴底吗?”妹妹戏谑地问道。
        “想!”
        妹妹轻笑一声,把脚从我的脸上挪开,挪到我的嘴唇上。“舔吧。”
        我伸手捧住妹妹雪白的美靴,这双靴子穿的少,靴底上都是她拍完照走回来时粘上的尘土。我伸出舌头,忘我地舔舐着,靴底上的尘土仿佛山珍海味一般。妹妹的另一只脚,朝着我的裆部不重不轻地踢着。她现在已经大致掌握踢我的落点了。她一脚接一脚,踢在我的阴囊上,爽快感油然而生,我舔靴子的速度也更加快,含住了她的靴跟,享受地吮吸着。很快,一只靴底就舔干净了。
        “不错嘛,以后我的鞋子都让你舔干净好了。”妹妹满意地欣赏着被我舔干净的这只靴子,然后把另外一只脚给翘上来,肮脏的靴底暴露在我的视野中。我饿虎扑羊般,抱住她的这只靴子,又开始舔了起来。妹妹的脚也没有停着,继续力度适中地踢着我的阴囊,我的弟弟已经兴奋地一柱擎天了。把第二只靴子也舔完,我急促地呼吸着,大脑已经完全被欲望占领,弟弟在裤子上撑起一个大大的帐篷。
        “想射了吗,亲爱的哥哥?”妹妹用温柔地声音对我说道,听得我一阵酥软。
        “想,帮我弄出来吧,妹妹。”
        妹妹眼色一冷,猛地朝我阴囊狠狠踢了一脚。我疼得嗷一声叫出来,捂着裆部弓起了身子。       
        “忘了我刚刚怎么告诉你的吗,下贱的公猪!”
        “请帮我弄出来吧,女王大人。”
        妹妹这才脸色缓和下来,用靴跟把我的裤子扯了下去,又粗又硬的阴茎暴露在了空气当中,她一只脚抵住我阴茎的根部,让我的阴茎搭在靴面上,然后另一只脚踩在我的阴茎上,冰冷的靴底刺激着我的阴茎,我舒服得轻轻哼了一声。妹妹开始轻轻地搓动起来。她的这个双脚夹我的阴茎的动作可谓炉火纯青,只见她力度和速度都渐渐加快,我的呼吸也随之急促起来,这双靴子的靴底很平滑,没有硌得生疼的感觉,很快便有了想射的感觉。妹妹的靴子越搓越快,刺激感达到了最顶端,乳白色的精液喷涌而出,溅到妹妹的靴子上。她见我的呼吸缓了下来,她的脚也跟着渐渐停下。
        “帮我把靴子脱下来吧。”
        我把她的长靴从腿上褪下,两条雪白细嫩的长腿就这样暴露在了我眼前。这两条腿能迷倒多少人啊,我心里想着。妹妹看我的动作呆住,催促道:“别看了,又不是没看过,快帮我脱掉吃饭啦。”我尴尬地笑了笑,连忙帮她把靴子完全脱下来。她闷在靴中的脚丫子散发出少女的芳香。我使劲嗅了嗅,“啊,真香呐。”妹妹自然知道我在说什么,她脸红了一下,嗔笑道:“快帮我把靴子擦干净,我去热饭。”
        我嬉皮笑脸地拿着她的靴子走进了洗手间。用布把靴子上的精液都擦干净后,我又忍不住,把头埋进靴筒里。因为穿得次数不多的缘故,靴子里只有淡淡的味道。我闻了一会儿,自觉无趣,便提着靴子出来,放回到妹妹的鞋柜里。
        “咦,我的饭呢?”
        走到饭桌前,妹妹刚热好饭,准备开始吃,但是桌上只有她自己的一份饭,我的饭并没有出现在桌子上。
        “你往下面看。”
        我往桌子底下看去,发现妹妹正光着脚踩在我的饭上,米饭和菜汁都沾到了她脚上。我咽了一口口水,兴奋感又涌了上来,真恨不得立马抱住妹妹以表达内心的喜悦。
        “妹妹,你真是太棒了。”
        “我开动了。”妹妹双手合十,捧着筷子做饭前的祷告,余光瞟向我有些跳动的裤裆,“哥快吃饭吧,别想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刚刚才射完呢。”
        我讪讪一笑,钻到她脚底下,兴奋地舔食着她脚上的食物。妹妹的臭脚依然散发着浓郁的气味。[作者lxcask]要是其他人,一定会为这么漂亮的女孩的脚,却散发着这么浓郁的脚臭味,而感到惋惜吧。但是这正好符合我的口味。香喷喷的饭菜混合妹妹的玉足散发的芳香,这顿饭我吃得是津津有味,大吃一斤。
        晚上吃完饭,我们回到各自的房间,直到晚上睡觉之前,她才跑到我的房间,让我陪她玩h的攻略游戏。睡觉前,她白嫩的脚丫子踩到我的弟弟上,一阵蹂躏。不过下午弄过的原因,我没有让她再帮我弄出来。她踩了一阵子后,和我拥抱了一下,便回到房间睡觉了。
        ……
        “妹妹,我现在很想弄啊。”
        “哥哥你忍忍啦!到晚上再帮你弄!”
        这是一个周末的下午,我跟她待在家里面。现在是三伏天,燥热的天气让我的欲火也跟着一起躁动不安。
        “我现在真的很想弄啊,忍不住了。”
        “可是,待会黑猫要过来了啊!”
        黑猫,是桐乃的一个好朋友,真名叫五更琉璃。本来只是网上认识的网友,在和我“人生咨询”之后,在机缘巧合之下,桐乃和这个网友在现实中见面了。两人投缘,虽然偶有拌嘴,但是因为共同的无法公开的兴趣爱好而成为了好朋友。因为桐乃的缘故,我和黑猫也算是认识了。今天闲在家里没事,桐乃便邀请黑猫过来做客。其实还邀请了另外一位同样是无法公开的兴趣爱好而认识的朋友,但是她没有空。黑猫还没有到,趁着这个间隙,我便向桐乃提出了这个要求。
        “她还没到呢,万一她到了,她敲门的时候我们停下来不就好了。”
        “可是……”
        “好妹妹哟”
        在我的苦苦哀求之下,妹妹终于还是答应了。她换上了我要求的白丝,用她擅长的招牌动作——一只脚在下面抵住,另一只脚踩在上面蹂躏,来帮我搓弄着。
        “今天怎么这么久都没射哦。”妹妹搓蹂了很久,我的阴茎还是硬邦邦的,没有一点射出来的势头。她的脚都已经搓累了。
        “可能是今天欲望比较旺盛,持久时间也跟着延长了吧,哈哈。”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实话我也没想到今天为什么这么久还没有感觉,按照往常,妹妹穿上白丝,这么一踩,我已经缴械一半了,轻轻搓一阵子,我就发泄出来了。
        就在我们关着房门,在房间里交谈的时候,黑猫已经来到了我们家的门口。她正准备敲门,突然发现门好像没有锁,轻轻一推就打开了。她以为是我们故意留给她的,便直接走了进来。
        且说我们完全没留意到门外的动静。搓了半天,妹妹有鼓着嘴,站了起来,朝着我坚挺的弟弟狠狠地踩了上来,用力碾踩着。“让你不射,我的脚都搓酸了,哼。”妹妹把不满都宣泄在了脚丫子上,我的阴茎被她狠狠地碾压着。我只觉得说不出的爽快。
        “小桐乃,京介哥哥,下午好……啊——!你们在干嘛!”
        我们呆滞地看着毫无征兆出现在房门的黑猫。黑猫捂着眼睛,显然是刚刚看到了桐乃踩着我的阴茎的一幕。我这才反应过来,我的裤子还没提起来,阴茎暴露在空气当中……
        “啊————!”
        “啊————!”
        ……
        黑猫坐在床上,一脸羞愤地看着我们。
        妹妹低着头站在旁边,而我则低着头跪在黑猫的面前,弟弟早就在惊吓当中软了下去。我和妹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黑猫也不好意思问出口,三个人都充满了羞耻感,场面气氛十分尴尬。
        “你们……你们刚刚在干什么!”黑猫终于打破了寂静,她的脸还是红红的,显然还在害羞当中。虽然说这是《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的同人文,不过人物性格都是按照我自己的喜好而写的,所以不会和原作里的角色性格吻合哈。标题里所写的XX篇,只是代表主角是XX,并不是不会出现其他角色。有桐乃篇,自然还会有黑猫篇,麻奈美篇,纱织篇……就像是平行世界一样,不同的世界线。
罗德岛的那个系列,我有点卡壳了,没有弃坑,等我灵感来了再继续。
不知不觉写了好多篇原创文咯,说实话脑子里想起来简单,要写出来还真不容易,希望大家多点支持,点我看更多的原创文章,谢谢。
以下是正文。

        “哈,哈,不要再弄了……啊~”
        我正被眼前的女生踩着我的老二,她的白棉袜脚在我的老二上碾来碾去,我一下子失去了抵抗力,痛苦并快乐着。
        “我看你的表情,好像很享受啊?”女生一边说着,一边脚下加大了力度。
        “哈,不要再踩了,再踩就要……唔!”
        我话还没说完,女生把力度都集中在了脚跟上,狠狠地踩着我的老二。我憋着气抵抗这股强大的压迫感,强烈的刺激感侵袭着我的神经,我的表情不受控制地漏出一副享受的模样。
        女生的眼神里充满了戏谑与鄙夷,更加刺激着我。“被妹妹的脚踩着,都能硬的起来,哥哥真是变态呢。”妹妹冰冷的语气更加激发着我的欲望。我的理智终于被冲破。“请,请更用力的踩踏我吧!”
        “哦?”妹妹嫌弃地看着我,“真是恶心的家伙呢。”妹妹抬起了脚,朝着我的裆部狠狠地跺了下来。
        “唔!”疼痛感从裆部蔓延开来,妹妹用手捂着我的嘴巴,让我没有喊出声来。
        “怎么样,爽吗?”妹妹一边左右碾动着,一边用调戏地口吻问道。
        ……
        没错,踩我的这个十多岁的女生,是我的亲妹妹,桐乃。一切都要从那场人生咨询说起。本来我和妹妹在长大后关系便一直冰冷,她嫌我碍眼,而我也把她当成空气。某一天夜里,她的突然跑进我的房间,要对我进行“人生咨询”。原来表面上各方面都优秀,在别人面前人见人爱的她,却拥有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喜欢玩h的游戏。这个秘密她藏在心里很久,始终没有人倾吐,于是她便找到我这个兄长,来分享这一难以启齿的秘密。说实话,对于她找我人生咨询的事,我感到很吃惊,毕竟那个时候,我们的关系还很冰冷。而因为由于人生咨询,我们的关系得到了缓和。在这个过程中,她对我的态度慢慢地发生了转变,虽然还是那么傲娇,但是心底里似乎已经不再抵触我这个哥哥。身为兄长的我,自然也不会再对她由介怀,我们仿佛回到了长大前的样子。
        由于她敞开心扉的向我人生咨询,某一天的晚上,我不知道哪根抽了,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把自己的癖好给告诉她了。于是,妹妹的脚下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
        “啊,再踩就要出来了……”
以下为隐藏内容
        “哈,哈,不要再弄了……啊~”
        我正被眼前的女生踩着我的老二,她的白棉袜脚在我的老二上碾来碾去,我一下子失去了抵抗力,痛苦并快乐着。
        “我看你的表情,好像很享受啊?”女生一边说着,一边脚下加大了力度。
        “哈,不要再踩了,再踩就要……唔!”
        我话还没说完,女生把力度都集中在了脚跟上,狠狠地踩着我的老二。我憋着气抵抗这股强大的压迫感,强烈的刺激感侵袭着我的神经,我的表情不受控制地漏出一副享受的模样。
        女生的眼神里充满了戏谑与鄙夷,更加刺激着我。“被妹妹的脚踩着,都能硬的起来,哥哥真是变态呢。”妹妹冰冷的语气更加激发着我的欲望。我的理智终于被冲破。“请,请更用力的踩踏我吧!”
        “哦?”妹妹嫌弃地看着我,“真是恶心的家伙呢。”妹妹抬起了脚,朝着我的裆部狠狠地跺了下来。
        “唔!”疼痛感从裆部蔓延开来,妹妹用手捂着我的嘴巴,让我没有喊出声来。
        “怎么样,爽吗?”妹妹一边左右碾动着,一边用调戏地口吻问道。
        ……
        没错,踩我的这个十多岁的女生,是我的亲妹妹,桐乃。一切都要从那场人生咨询说起。本来我和妹妹在长大后关系便一直冰冷,她嫌我碍眼,而我也把她当成空气。某一天夜里,她的突然跑进我的房间,要对我进行“人生咨询”。原来表面上各方面都优秀,在别人面前人见人爱的她,却拥有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喜欢玩h的游戏。这个秘密她藏在心里很久,始终没有人倾吐,于是她便找到我这个兄长,来分享这一难以启齿的秘密。说实话,对于她找我人生咨询的事,我感到很吃惊,毕竟那个时候,我们的关系还很冰冷。而因为由于人生咨询,我们的关系得到了缓和。在这个过程中,她对我的态度慢慢地发生了转变,虽然还是那么傲娇,但是心底里似乎已经不再抵触我这个哥哥。身为兄长的我,自然也不会再对她由介怀,我们仿佛回到了长大前的样子。
        由于她敞开心扉的向我人生咨询,某一天的晚上,我不知道哪根抽了,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把自己的癖好给告诉她了。于是,妹妹的脚下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
        “啊,再踩就要出来了……”
        “呵呵,又不是第一次被你妹妹踩出来,恶心的公猪”妹妹脚下加速地搓动着,阵阵兴奋感让我完全沉沦在她的玉足之下。
        那次把癖好告诉她后,她虽然惊讶,但是由于她自己也有奇怪的爱好,所以很快地接受了。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她把她细嫩的美脚踩到我的弟弟上。桐乃平时会兼职做模特,身材自然无可挑剔,皮肤也是晶莹剔透。触电般的感觉刺激我的全身,我竟然一下子被她踩射了出来。那便是我第一次被她踩出来的经历。[作者lxcask](妹妹虽然是兄控(当然这是后话),但是对于我射出来的行为依然感到恶心。要不是兄控属性估计就没有然后了)
        白棉袜与我的阴茎不断地摩擦着,我很快便有了射的感觉。妹妹干脆两只脚都踩了上来,前后迅速地搓蹂着,随着我的一声低吼,白色的精液便从我的龟头中发泄了出来。妹妹松开了她的白袜脚,突然间她含住了我的老二,一阵酥麻感传遍我每一根神经,我完全没想到她会帮我口交。“妹你在干嘛……啊!”她用力一吮吸,最后的精液喷涌而出,整个人都虚弱下来。
        桐乃舔着嘴角残余的白色的液体,两只脚丫子放在我的身上。要不是刚射完,眼前这幅景象,我就要狼性大发,让德国骨科给我留一个床位了……
        “这个算是对你‘人生咨询’的奖励吧~变~态~哥~哥~”她腿一跨,从我的床上下去,回去她自己的房间。射完的我也异常疲惫,沉沉地睡了过去。
        ……
        自从我们关系变好之后,桐乃也没打算掩饰她兄控的一面,只要能够黏在一起的时候,她绝不对离开我半步。
        “再见啦。”我跟她走到了她学校门口。她的学校在我学校的路途上。
        “再见啦,下午我要去拍照,你先回家吧。”桐乃跟我说道。
        “嗯。”
        分别过后,我们各自回到了学校当中。
        ……
        “我回来了。”
        家里没有人回应。我换下鞋子,餐桌上放着一张纸,上面是父母留下的话——“我们今晚出去吃饭,晚饭放在冰箱里了,你们俩兄妹热一下吃了吧。”
        “父母不回来吃饭了啊……” 我放下书包,跑进了房间,开始攻略起还没玩完的游戏。
        约摸过去了一个小时,我起身活动活动筋骨。刚走到客厅,接了一口水喝,妹妹便从门外走了进来。“哟,下贱的公猪,我回来了~”听到妹妹这么叫我,我顿时一头黑线。作为兄长,怎么能没有一点威严呢。我挺直了腰板,正色道:“谁允许你这么叫兄长的,给我重新叫一遍。”妹妹眯着眼睛,玩味地看着我:“哦?那我回房间换衣服了。”
        啪!(各种sm资源的加扣3587165401)
        “好妹妹,我就是一头下贱的公猪。”我跪在了妹妹的跟前,抱着她的腿,腿上诱人的白色长靴正顶着我的裆部。妹妹刚刚拍完照回来,身上还穿着拍照时的淡蓝色的裙子,腿上一双白色的高跟长靴,靴筒差不多到膝盖的位置。身为模特的她,姿色自然不用多提,配上这套服装,简直让人神魂颠倒。妹妹肯定是注意到我从她进门就一直在看她了。[作者lxcask]尽管我只是用余光,却还是逃不过她的法眼。兄长的威严嘛,就让他随风而去吧。
        她翘着二郎腿,我蹭着她的一条腿,她另一只脚踩在我的脸上,轻轻地碾着。“真是一头又变态又下贱的公猪啊。”她眼神一凛,表情充满了鄙夷,脚上慢慢加大了力度,靴底上的泥土踩到了我的脸上。“现在不要叫我妹妹,叫我女王大人。”
        “是,女王大人。”我享受着脸颊蹭她的靴底的感觉,微微感到有些兴奋。
        “下贱的公猪,想舔主人的靴底吗?”妹妹戏谑地问道。
        “想!”
        妹妹轻笑一声,把脚从我的脸上挪开,挪到我的嘴唇上。“舔吧。”
        我伸手捧住妹妹雪白的美靴,这双靴子穿的少,靴底上都是她拍完照走回来时粘上的尘土。我伸出舌头,忘我地舔舐着,靴底上的尘土仿佛山珍海味一般。妹妹的另一只脚,朝着我的裆部不重不轻地踢着。她现在已经大致掌握踢我的落点了。她一脚接一脚,踢在我的阴囊上,爽快感油然而生,我舔靴子的速度也更加快,含住了她的靴跟,享受地吮吸着。很快,一只靴底就舔干净了。
        “不错嘛,以后我的鞋子都让你舔干净好了。”妹妹满意地欣赏着被我舔干净的这只靴子,然后把另外一只脚给翘上来,肮脏的靴底暴露在我的视野中。我饿虎扑羊般,抱住她的这只靴子,又开始舔了起来。妹妹的脚也没有停着,继续力度适中地踢着我的阴囊,我的弟弟已经兴奋地一柱擎天了。把第二只靴子也舔完,我急促地呼吸着,大脑已经完全被欲望占领,弟弟在裤子上撑起一个大大的帐篷。
        “想射了吗,亲爱的哥哥?”妹妹用温柔地声音对我说道,听得我一阵酥软。
        “想,帮我弄出来吧,妹妹。”
        妹妹眼色一冷,猛地朝我阴囊狠狠踢了一脚。我疼得嗷一声叫出来,捂着裆部弓起了身子。       
        “忘了我刚刚怎么告诉你的吗,下贱的公猪!”
        “请帮我弄出来吧,女王大人。”
        妹妹这才脸色缓和下来,用靴跟把我的裤子扯了下去,又粗又硬的阴茎暴露在了空气当中,她一只脚抵住我阴茎的根部,让我的阴茎搭在靴面上,然后另一只脚踩在我的阴茎上,冰冷的靴底刺激着我的阴茎,我舒服得轻轻哼了一声。妹妹开始轻轻地搓动起来。她的这个双脚夹我的阴茎的动作可谓炉火纯青,只见她力度和速度都渐渐加快,我的呼吸也随之急促起来,这双靴子的靴底很平滑,没有硌得生疼的感觉,很快便有了想射的感觉。妹妹的靴子越搓越快,刺激感达到了最顶端,乳白色的精液喷涌而出,溅到妹妹的靴子上。她见我的呼吸缓了下来,她的脚也跟着渐渐停下。
        “帮我把靴子脱下来吧。”
        我把她的长靴从腿上褪下,两条雪白细嫩的长腿就这样暴露在了我眼前。这两条腿能迷倒多少人啊,我心里想着。妹妹看我的动作呆住,催促道:“别看了,又不是没看过,快帮我脱掉吃饭啦。”我尴尬地笑了笑,连忙帮她把靴子完全脱下来。她闷在靴中的脚丫子散发出少女的芳香。我使劲嗅了嗅,“啊,真香呐。”妹妹自然知道我在说什么,她脸红了一下,嗔笑道:“快帮我把靴子擦干净,我去热饭。”
        我嬉皮笑脸地拿着她的靴子走进了洗手间。用布把靴子上的精液都擦干净后,我又忍不住,把头埋进靴筒里。因为穿得次数不多的缘故,靴子里只有淡淡的味道。我闻了一会儿,自觉无趣,便提着靴子出来,放回到妹妹的鞋柜里。
        “咦,我的饭呢?”
        走到饭桌前,妹妹刚热好饭,准备开始吃,但是桌上只有她自己的一份饭,我的饭并没有出现在桌子上。
        “你往下面看。”
        我往桌子底下看去,发现妹妹正光着脚踩在我的饭上,米饭和菜汁都沾到了她脚上。我咽了一口口水,兴奋感又涌了上来,真恨不得立马抱住妹妹以表达内心的喜悦。
        “妹妹,你真是太棒了。”
        “我开动了。”妹妹双手合十,捧着筷子做饭前的祷告,余光瞟向我有些跳动的裤裆,“哥快吃饭吧,别想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刚刚才射完呢。”
        我讪讪一笑,钻到她脚底下,兴奋地舔食着她脚上的食物。妹妹的臭脚依然散发着浓郁的气味。[作者lxcask]要是其他人,一定会为这么漂亮的女孩的脚,却散发着这么浓郁的脚臭味,而感到惋惜吧。但是这正好符合我的口味。香喷喷的饭菜混合妹妹的玉足散发的芳香,这顿饭我吃得是津津有味,大吃一斤。
        晚上吃完饭,我们回到各自的房间,直到晚上睡觉之前,她才跑到我的房间,让我陪她玩h的攻略游戏。睡觉前,她白嫩的脚丫子踩到我的弟弟上,一阵蹂躏。不过下午弄过的原因,我没有让她再帮我弄出来。她踩了一阵子后,和我拥抱了一下,便回到房间睡觉了。
        ……
        “妹妹,我现在很想弄啊。”
        “哥哥你忍忍啦!到晚上再帮你弄!”
        这是一个周末的下午,我跟她待在家里面。现在是三伏天,燥热的天气让我的欲火也跟着一起躁动不安。
        “我现在真的很想弄啊,忍不住了。”
        “可是,待会黑猫要过来了啊!”
        黑猫,是桐乃的一个好朋友,真名叫五更琉璃。本来只是网上认识的网友,在和我“人生咨询”之后,在机缘巧合之下,桐乃和这个网友在现实中见面了。两人投缘,虽然偶有拌嘴,但是因为共同的无法公开的兴趣爱好而成为了好朋友。因为桐乃的缘故,我和黑猫也算是认识了。今天闲在家里没事,桐乃便邀请黑猫过来做客。其实还邀请了另外一位同样是无法公开的兴趣爱好而认识的朋友,但是她没有空。黑猫还没有到,趁着这个间隙,我便向桐乃提出了这个要求。
        “她还没到呢,万一她到了,她敲门的时候我们停下来不就好了。”
        “可是……”
        “好妹妹哟”
        在我的苦苦哀求之下,妹妹终于还是答应了。她换上了我要求的白丝,用她擅长的招牌动作——一只脚在下面抵住,另一只脚踩在上面蹂躏,来帮我搓弄着。
        “今天怎么这么久都没射哦。”妹妹搓蹂了很久,我的阴茎还是硬邦邦的,没有一点射出来的势头。她的脚都已经搓累了。
        “可能是今天欲望比较旺盛,持久时间也跟着延长了吧,哈哈。”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实话我也没想到今天为什么这么久还没有感觉,按照往常,妹妹穿上白丝,这么一踩,我已经缴械一半了,轻轻搓一阵子,我就发泄出来了。
        就在我们关着房门,在房间里交谈的时候,黑猫已经来到了我们家的门口。她正准备敲门,突然发现门好像没有锁,轻轻一推就打开了。她以为是我们故意留给她的,便直接走了进来。
        且说我们完全没留意到门外的动静。搓了半天,妹妹有鼓着嘴,站了起来,朝着我坚挺的弟弟狠狠地踩了上来,用力碾踩着。“让你不射,我的脚都搓酸了,哼。”妹妹把不满都宣泄在了脚丫子上,我的阴茎被她狠狠地碾压着。我只觉得说不出的爽快。
        “小桐乃,京介哥哥,下午好……啊——!你们在干嘛!”
        我们呆滞地看着毫无征兆出现在房门的黑猫。黑猫捂着眼睛,显然是刚刚看到了桐乃踩着我的阴茎的一幕。我这才反应过来,我的裤子还没提起来,阴茎暴露在空气当中……
        “啊————!”
        “啊————!”
        ……
        黑猫坐在床上,一脸羞愤地看着我们。
        妹妹低着头站在旁边,而我则低着头跪在黑猫的面前,弟弟早就在惊吓当中软了下去。我和妹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黑猫也不好意思问出口,三个人都充满了羞耻感,场面气氛十分尴尬。
        “你们……你们刚刚在干什么!”黑猫终于打破了寂静,她的脸还是红红的,显然还在害羞当中。
        我们脑子紧张,根本想不出什么借口来搪塞,更何况是在好朋友面前,不想做出隐瞒她的行为。既然连h游戏等爱好都说出来了,这点爱好相信她能够理解的吧。[作者lxcask]妹妹向我投来了询问的眼色,我点了点头。妹妹深呼吸一口,准备跟黑猫解释。
        “阿诺撒,正如你看到的那样,我哥喜欢被女生用脚踢或者踩他的……嗯……踩他的那个地方。”妹妹将我喜欢被女生虐待的爱好简单地告诉给了黑猫。
        “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爱好,虽然我们也没资格这么说……可是你是他亲妹啊,他是你的亲哥啊。”
        “你知道的,我的爱好分享给了我哥,在我哥的帮助下,我才能结识你们。后来他把他的爱好告诉给我,我也想帮他一把,所以……”
        当然,妹妹没有把她是个兄控的事情告诉给黑猫,而她也不知道,其实我也是一个妹控,这一点我没有告诉给任何人……
        黑猫似乎慢慢地接受了这个事情。接着她羞涩的把她的黑丝脚往我的方向伸了伸,将信将疑地问道:“京介哥哥……真的喜欢这样?”
        看到黑猫的举动,我无疑被吓了一跳。难道黑猫也想踩我试一试?我连忙甩掉脑海中的想法,我是绝对不能让黑猫做这种事情的,让她撞见已经足够羞耻了。妹妹虽然也吃了一惊,但是她脸上很快就露出了坏笑。“黑猫,你要不要试一下?这些臭男人们对黑丝袜脚可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的哦。”
        这家伙,居然怂恿黑猫!我连忙制止,结果被妹妹一脚插进嘴里,让我说不出话来。“闭嘴,现在没有你说话的份!”妹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转头用期待地眼神看着黑猫。
        黑猫闭上了眼睛,胸口上下匍匐着,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做一个重大的决定。她睁开眼睛,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然后用坚定地口吻说道:“京介哥哥也是我的朋友,虽然是一个恶心的变态,但是我,我还是愿意帮助他的!”
        喂喂,不要加恶心两个字好不好。不过黑猫居然同意了!这下轮到我不好意思了,让她知道这个爱好就算了,现在居然还要让她来满足我?虽然说黑猫的黑丝袜脚确实很诱人……但是我还是很抗拒啊!我拼命挣扎,以表示不赞同。然而妹妹朝着我的裆部狠狠地一脚跺下,我瞬间失去了反抗能力。
        “人家黑猫都自愿同意了,哥哥你就别矫情了,乖乖地享受吧。”
        “嗯呢,变态京介哥哥,我是自愿帮你的,你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
        妹妹生拉硬扯地把我拉到床沿,让我躺在了黑猫的脚边,弟弟的位置正对着黑猫的脚底。既然黑猫本人都发话了,我也只好乖乖享受了。
        黑猫看着我的裤裆,缓缓地伸出了脚,黑丝脚悬停在我的裆部上面。犹豫了好一阵子,都没有落下来。黑猫的脸已经红透了,两眼汪汪,似乎要滴出眼泪来。看她这幅模样,我忍不住打断她:“不要勉强了黑猫,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把脚收回去吧好不好?”妹妹也有了劝阻她的意思。然而黑猫却没有停止的意思。我们的劝慰反而激起了她的情绪。她把头扭过去,闭上了眼睛,然后黑丝脚紧紧地踩上了我的阴茎。黑猫的黑丝袜脚的温暖的触感瞬间刺激到我的每一条神经,我忍不住轻轻呻吟了一声。黑猫已经脸红到脖根了,用害羞的口吻小小声地问道,“是,是这样吗?”不等我回答,妹妹就帮我接话了。
        “没错,就是这样,这个变态……哥哥可舒服了。”妹妹忍住了说公猪的念头,“我都说了,这些臭男人对黑丝袜是没有抵抗力的。”
        黑猫的脚在我的裆部轻轻地挪动着,虽然经验不足,但是刺激感一点也不少,我的阴茎快速地勃起着。感受到我下体的变化,黑猫颤抖了一下,害羞地问道:“京介哥哥这是……兴奋了吗?”
        “是啊,变态哥哥老兴奋了,对吧?”妹妹调戏地看着我,同时把她的脚也伸了过来,和黑猫的脚一起踩住了我的阴茎。
        一个黑丝,一个白丝,一起踩在我的阴茎上,黑白丝袜交相辉映,两股美妙的触感刺激着我的阴茎,这个场景别提有多爽了。我的阴茎坚挺到了极点,不断地跳动着,这是想射出来的前兆。
        妹妹自然也明白,她把另外一只脚伸到了下面,踩到我的阴囊上,然后发力,前脚掌狠狠地踩在我的阴囊上,疼得我龇牙咧嘴。闭着眼睛的黑猫没有看到,妹妹这么做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不要在黑猫面前射出来。在她的暴力踩蛋之下,我的阴茎慢慢地软一些。
        “咦,怎么又变小了?”黑猫已经适应了一些,语气中的羞涩减弱了许多,倒是多了几分好奇。
        “啊,变态哥哥得到满足了呗,咱们黑丝加白丝踩他那里,他得多爽啊。”
        “这样啊,那我把脚收回来咯。”
        “嗯嗯,收回来吧。”
        黑猫慢慢地把脚收了回去,由于害羞的缘故,她还是没敢完全转过头来。妹妹连忙坐了过去,用身体挡住黑猫剩余的视线,然后白丝袜脚夹住我的阴茎,快速地搓动起来。本来就处在兴奋状态的我立马就硬了起来,射的感觉也随之而来。在妹妹的搓动之下,我很快便缴械了。妹妹给我示意了一个眼神,我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床上爬了起来,回到了我的房间,让妹妹单独和黑猫相处。我望着沾满精液的裤裆,笑了笑,说不出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谢谢你,帮我大忙啦。”
        一个戴着眼镜的短发女孩向我道谢。
        “不用客气啦,我们这么要好,还有其实你搬的比我还多orz”
        这个女生是我的青梅竹马,田村麻奈实,性格温和,明明才十几岁,却给人一种老奶奶一般的感觉。她喊我来帮忙搬东西,我才搬了两箱子,她自己都搬了三箱子了。她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人,虽然没什么特别突出的地方,但是什么都会做,虽然相貌平平,但是在学校里非常受欢迎。她给我泡了一壶茶。
        “来,喝茶吧~”
        “谢啦。”
        我和她坐在她的家中,我们从小就一起长大,我们经常串门,有时候甚至当做是自己家一样。今天她的家里人都出去了,家里只剩下我跟她两个人。天气炎热,加上刚刚搬完东西,我们两都出了汗。
        “好热啊。”她一边拉着衣服的领口一边说道,丝毫没有在意旁边有个男生坐着。衣领一摆一摆的,里面的春光呼之欲出。
        我的脸微微有些发烫。我咳了一声,喝了口茶,站了起来。“我去洗个澡。”
        “要不要一起洗啊。”麻奈实语出惊人,我差点把口里的茶喷出来。当然她只是开玩笑,从她面不改色、平平淡淡的语气就可以看出来。
        “好啊,一起洗啊。”我不甘示弱道。这回轮到她差点把茶水给吐出来。她脸红到了耳根,当然我也半斤八两。对峙了好一会儿,我才拿起毛巾进了洗澡房。
        出来的时候,发现麻奈实已经换了件衣服。无意间,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往下瞟去,麻奈实的袜子没有换,还是刚刚那双米黄色的棉袜。[作者lxcask]因为刚刚搬东西的缘故,袜子上隐约冒着一丝丝的白气。尽管我很快就收回了目光,但是依然被她捕捉到了。一起长大的她,一举一动她都能敏锐地察觉出来,只是大多数时候不戳破而已。麻奈实坐靠近过来了一些,装作无意般地把脚放到了我的腿上。我身体一僵,整个人呆滞在那里。
        “啊,脚上都是汗了呢。”麻奈实装作无意地说道,
        看着她冒汗的小脚,我的心砰砰直跳。“要,要帮你揉揉脚嘛。”尽管我们是青梅竹马,但是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是心里有龌龊的想法,让我更加愧疚。
        “jj确定是想揉吗,嗯?”麻奈实慢慢地向我凑过来,脸上一副坏坏的表情,眼睛眨了眨“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吧?”
        小时候,我们还不懂事,有时候我会让麻奈实站在我的身上,踩来踩去,后来玩嗨了,还让她伸脚给我闻,给我舔。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这么做,但是没有拒绝我。她无论什么事情,只要不违背原则,都不会拒绝我。有一次,我不知道起了什么贼胆,让她踩我的裆部。我们还不懂男女的事,我只觉得好玩,而她充满着好奇。突然间,有个作客的叔叔敲门,才打断了我们。再后来我接触了成人游戏,才知道那件事有多么的羞耻。
        “你,你说的是哪一件?我们一起长大,事情多得数都数不完。”
        麻奈实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视线的焦点正好落在我的裆部上,然后坏笑地说道:“你知道的哟”她的两只脚叠在一起,两只袜子磨出沙沙的声音。“你想干什么,我不介意哟。”
        我吞了口唾液,面对这样的诱惑,我哪里能把持得住。“麻奈实,你是在搞事情!你在挑衅一个壮年的雄性动物!”我一把握住她的脚,拿到我的鼻子跟前,用力地嗅了嗅。不是所有女生的脚都是臭的,有些女生的脚即使出了汗,味道也不大,麻奈实就是这样的例子。她的脚刚刚搬东西出了汗,米黄色的袜尖上显现着淡淡的汗渍,可是散发的脚味很淡,并没有酸臭味。我闻了两下,就握住她的脚往下放,按在了我的弟弟上。敢挑衅我,不让你尝点厉害你都不知道我会发威,哼哼。
        却说麻奈实以为我只是拿她的脚闻,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完全能接受。其实这不是第一次了,即使我没有明说,她也多多少少猜出我对女生的脚有异常的喜好。然而她没想到我会拿她的脚放在阴茎上。饶是熟悉如她,也忍不住叫了一声。
        这下看你还敢不敢挑衅我,我心里想着。“不要挑战一个雄性动物的威严。”我自认为帅气地说出了这句台词。我以为她会挣扎把脚收回去,我也没打算制止,本来就是想吓唬她。
        麻奈实脸已经红到了耳根上,别过了头,可是她却没有把脚收回去,而是轻轻发力,米黄色的棉袜隔着裤子在我的阴茎上小幅地搓动着。“舒服吗?”她小声地问道。
        被她的举动惊讶到,反倒是我开始脸红了。这种美妙的感觉就像吸毒一样,明知道不可为,我却没有力气去拿开她的脚。没想到我被麻奈实反将一军。她看我呆滞在哪里,害羞的情绪渐渐地收敛起来,气势重新回到了她身上。麻奈实不再回避目光,虽然脸还是红红的,但是她玩味地看着我,把另一只脚也搭到我的阴茎上
以下为隐藏内容
,两只脚一前一后,夹着我的阴茎,来回地搓动着。我忍不住轻声地呻吟起来。        “别,别弄了,麻奈实,我……我会忍不住的。”
        “没关系哟,我,我不介意的。”一向软绵绵的她竟然坚定地说出了这句话。她似乎看出了我想把阴茎掏出来的心思,棉袜脚竟然往我的裤头上钻。
        “真,真的可以吗?”此时我已经精虫上脑,不再顾忌着什么。
        “嗯,没问题的。”麻奈实小声地回答道。
        我喘着粗气,迫不及待地把阴茎掏了出来。硕大而坚挺的阴茎暴露在了她的视野里,她小嘴成o型,小声地惊呼了一下。“小,小京介好像很兴奋呢……”她羞涩地说着,把两只脚都踩了上来,夹住我的肉棒,前后地搓揉着。“是,是这样吗?”
        “对,速度再快一点。”
        麻奈实的双脚加速地搓揉着,我的阴茎开始跳动起来。没想到一向老实的麻奈美在这方面却异常地有天赋,她时不时地搓到我的龟头,使我感到更加刺激;脚趾在我的阴茎轻轻抓动着,让我更有快感。我重重地喘了一口气,白色的精液喷涌而出,溅到麻奈美的袜子和小腿上。发泄完后,我的理智也瞬间回归。
        “麻奈实……”
        “没关系,是我自己愿意帮京介弄的。”麻奈实早就猜到我会感到愧疚,把我想道歉的话堵回到嘴里,“我自己清理就可以了,京介你先回去休息吧。”
        麻奈实一直低着头,显然她也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我。我继续留在这只会更加尴尬,只好跟她道个别,离开她家。
        拖着略感疲倦的身体,我走回到家中。我想着回到家倒头睡上一觉,补充补充精力。结果刚推开门,一个娇嫩的身影便扑了上来。
        “哦尼酱~哦开伊利~(哥哥,你回来啦)”
        桐乃整个人扑到我的怀里,少女的芬芳钻入我的鼻子。我暗道不妙,刚刚才被麻奈实踩射,现在身体还很虚弱。我想把她放下来,可是她紧紧地拽着我,不肯松手。[作者lxcask]她只穿了一件白色的睡裙,葱白的美腿没有任何遮盖。她笑嘻嘻地看着我,伸腿往我两腿之间蹭。我尽力想让弟弟硬起来,可是没有用。我知道我完蛋了。桐乃蹭了一会儿后,发现我的弟弟一点动静都没有,心里开始产生疑惑。她上下打量着我,即使我费力掩饰,也被她察觉出我虚弱的状态。她叉着腰,盯着我说:“哥哥,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这么虚弱?”
        “妹,你先让我回房间休息一下先,好不好。”说着我走向了房间。
        没走两步,妹妹就拽住了我,“不行,你老实交代!”她抬起腿,用脚丫子踩住我的裆部,脚趾抓了抓我的弟弟。逗弄了几下,确认我没有反应后,又放下了脚。“这不像是一般的虚弱……像是我帮你弄完的感觉!”我心里直冒冷汗,怎么妹妹的观察力如此细微,看来是搪塞不过去了。妹妹一脸怒容,恶狠狠地瞪着我。“高,坂,京,介,你给我从实招来!”
        ……
        我的房间里。桐乃坐在床上叉着手,翘着二郎腿,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而我低着头,跪在了她的脚边。
        “所以,是麻奈实姐姐把你弄出来的?”妹妹语气冰冷地问道。
        “嗯…”我不敢抬头,看着妹妹的玉足回答道。
        “你不是说只告诉给了我妈?麻奈实姐姐也知道?”
        “我没有告诉过她,只是她多多少少也有看出来一点……”
        如果换做别的女生,桐乃一定气势汹汹地去找她算账,然后再回来收拾我。但是,麻奈实,琉璃,纱织,绫濑,这几个人都是妹妹心目中重要的人,她没法去找她们计较。
        “麻奈实姐姐的话就算了。不过……”妹妹用冰冷到能杀人的眼光盯着我,“你这头变态,恶心,下贱的公猪!准备好接受女王的惩罚了吗!”
        我全身汗毛竖起,这是动物遇到危险的本能的反应。我赶紧埋下头,给妹妹重重地磕头。“女王大人饶命,女王大人饶命!”
        “哼,出去把我的高跟靴用嘴叼过来!”
        我连忙从房间爬了出去,把她的高跟皮靴用嘴给叼了过来。
        “贱狗,给我马上把靴子穿好,慢一秒就踢你蛋蛋一脚!”
        我听了,慌忙把靴子给她的脚套上,越是着急却越是做不快,给她拉上靴子的链子的时候卡了一下,我的额头直冒汗,只能把链子全部拉下来,再重新拉回上去。
        “十五秒,踢你十五下,跪好!”
        我心想着平时也没少给她踢,强撑十五下,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我跪直在她的跟前,双腿分开,手背到了后面。[作者lxcask]桐乃把脚抬到跟我裆部一样高的位置,狠狠地踢了过来。靴头和我蛋蛋来了个亲密接触,发出清脆的响声。我没想到这小妮子踢这么大力,才一脚我就双腿发抖,有点承受不住了,脸部都因疼痛而变得扭曲。她不给我缓的时间,接着又是一脚,踢得比刚刚还重,我没跪稳,一下子弯下身子,捂住裆部,神情痛苦。
        “才踢两下就受不了了?你这只恶心的公猪!赶紧起来!”
        她踢了踢我的身体。我颤抖着抬起头来,对她说:“妹……真的受不了,太疼了……”
        “哼,少废话,跪直起来!还有,谁允许你叫我妹妹了?叫女王大人,下贱的公猪!”
        我不是不记得要喊她女王大人,而是真的疼得不行了。不过看妹妹怒气正盛,只好强撑着跪直了起来。她见我跪直起来,毫不留情地就朝我的蛋蛋踢来。我闭上眼睛,蛋蛋挨了一脚,但是想象中的剧烈疼痛并没有到来,她生气归生气,但也知道分寸,她看得出我的痛苦不是装出来的,所以收敛了力度。她又踢了两下,第二下的时候,我忍不住要伸手去挡。
        “睁开眼睛,把手背到后面去!挡一次就加五脚!现在加五脚!”
        刚刚的十五下还没踢够一半,现在又加五脚,我想死的心都有了。“别啊女王大人。”
        “别跟我讨价还价!”她又狠狠踢了一脚,“再说就再加,把你踢废为止!”
        我知道她是吓唬我,可我也不敢以身试法。我默默地闭上了嘴,硬抗她的暴力踢裆。
        妹妹一口气踢完,我疼得几乎晕了过去。
        “你这头恶心变态的公猪,这回爽死你了没。”妹妹冰冷地俯视着地上的我。
        我捂着裆部倒在地上,不知道躺了多久,只有妹妹用冰冷的靴底碾着我的脸,让我感觉到我还存在。
        “行了,起来了,别装死了。”
        她碾着我的脸说道。后面她踢得虽然用力,但不至于让我承受不了。我从地上爬了起来,艰难地跪倒她的跟前。她用靴跟挑了挑我的弟弟,又用靴底踩了踩,“怎么没有以前硬了,踢得不够爽,不够兴奋?要不再踢几脚?”
        “不是不是,只是蛋蛋有些痛,所以就没那么兴奋了。”
        “这么说,你在埋怨我踢得太重了吗?”
        “没有没有,女王大人踢得刚刚好,贱猪感觉很舒服。”
        “很舒服啊,那我再用力点,让你更舒服。”说着又收起脚准备踢来。(各种sm资源的加扣3587165401)
        我吓得往后一缩。不过这一脚没有落在我的裆部,而是踢在了我肚子上。
        “我知道你已经受不了了,我现在不踢你下面。给我跪好。”
        我重新跪直在她的跟前。她就像是在踢一个没有感情的木人桩一样,一脚接一脚得狠狠得踢着我的肚子。我的肚子上都是红红的印记。踢了一会儿,我吃痛一叫,还没叫出声音来就被她另一只靴子堵住了嘴。
        “不要发出恶心的猪叫!”
        我赶紧闭嘴,可是妹妹没有停下来,依然朝着我的肚子狠狠地踢着,踹着,坚硬的靴底与靴跟在我肚子上留下了许多印记,时不时还踢我的弟弟。就这样被她踢了二十多分钟,她也踢累了,往后一躺,躺在了床上。
        “爬过来,给我舔靴底。”
        我赶紧爬到她的脚边,不顾肚子的疼痛,伸出舌头舔舐她的靴底。
        “舔认真一点!”
        “是!”
        我捧着她一只靴子舔着,她另一只靴子沿着我的身子往下探,伸到了我的弟弟下面。突然间小弟弟一痛,我就知道小弟弟挨了一脚。可是我不能停下舔她的靴子,她继续弹腿踢了十几次,精准地踢到我的小弟弟上。夹杂着怒气地高跟靴踢十几次一点都不好受。
        舔了十多分钟,妹妹才稍微感到满意,从床上坐了起来。弟弟已经不知道挨了多少脚。
        “把你的小弟弟放在这。”她用靴跟敲了敲地板。
        “女王大人,我错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少废话!你是不是忘了我说的,再讨价还价就踢废你!”
        看她刚降下去的一点怒火又要升起来,我连忙闭上嘴巴,忍者疼痛乖乖地躺在她的脚下,把弟弟挪到她的靴底。只感觉到冰冷的触感踩到我的小弟弟上,轻轻地,柔柔地,一点一点地碾踩着,一点都不痛,甚至有点点爽。我憋住气防止自己呻吟出来,小弟弟又重新矗立起来。
        “舒服吗,公猪?”
        妹妹继续慢慢地蹂着,蹂了接近十分钟,我已经有要射的感觉了,妹妹踩过我这么多次,自然也看得出来,就在我想爆发的时候,她突然松开了脚。
        我楞了一下,发现妹妹没有要帮我弄出来的趋势。精虫上脑的我,把手伸到了弟弟上。
        “把你的猪爪子拿开!我没允许你自己弄!”妹妹一脚踢开了我的手。
        踢我踢得再怎么狠我都不说什么,可是现在把我弄硬了之后不管我,也太狠了吧?!迫于她的淫威,我不敢出声,只能任由弟弟这么硬着。没过一会儿,我实在忍不住了,向她哀求道:“女王大人,好妹妹,哥实在忍不住了,你让我弄出来吧。”
        妹妹正玩着手机,她瞄了我一眼,把手机给放下了。“行吧。”
        看见妹妹松口了,我松了一口气。性感的皮靴重新踩到了我的弟弟上,我立马就有了想射的感觉。妹妹轻轻地蹂着,蹂着。“啊,啊~”我舒服地呻吟着,我感受到子孙液已经准备好喷涌而出了!突然,妹妹的脚戛然而止。她拿出了手机,自顾自地玩了起来。我准备伸手自己解决的时候,又被她踢开,并踩住了我的双手。我实在忍不了,扭动着身体,用坚挺的阴茎去蹭妹妹的皮靴,然而妹妹抬起脚,又踢到我的球球上,疼得我捂着裆在地上打滚。
        我难受地呻吟了一声。妹妹刚开始以为我只是在装样子。可是她无意间低头瞄一眼,看到小弟弟因为长时间充血,加上被踢,已经有些发紫了。她被吓了一跳,连忙把靴子抓了下来,用细嫩的玉足柔柔地附抚摸搓动,帮我给射了出来。
        “啊!”
        因为憋得太久,我一股脑喷射出来,精液横冲直撞,沾到了她的脚上,还溅到她的靴子上。她完全不管,把我扶到了床上,然后清理起我的精液。清理的时候,看到我的阴囊也红红的,她更加慌张,用手轻轻地帮我揉着。(后来我问她为什么这么紧张,她说她气已经消了大半了,看到我弟弟这幅模样,简直吓坏了,以为要把我玩出事了,)
“那么,哥哥再见~”
妹妹走到了她的学校,与我分别,目光还朝我裆部瞟了一眼,眼神中充满了得意。
我怎么可能没留意到这小妮子的目光,心里充满了无奈。
场景回到今天早上,我刚醒来,妹妹就出现在了我的床前,白嫩的脚丫子正踩在我早上高高隆起的老二上。对于这种场景,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哈啊——早啊,桐乃。”
“你竟然不感到羞耻吗,大早上在你妹妹面前勃起。”
我白了她一眼,“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是晨勃,而且你都早上来踩过我多少次了。”
她眯着眼睛,不知道又在想什么馊主意。
“切,你就是一头色猪。”她松开了我的弟弟,坐了下来,“快去洗漱,然后回来房间。”
“你又在想什么鬼点子?”我满脸狐疑地问道。
“哎呀你照我说的去做就是了。”
我盯了她一会儿,她却什么也不说。算了,管她呢。我走出房间去洗漱。
正常来说,洗漱完我会换上校服再去吃早餐,不过这个妮子在我的房间里,得等她出去才能换。
回到房间时,我发现她的脚丫子上多了一双粉色的棉袜。
“你到底想做什么啊。”
她盯着我,盯得我有些发毛。她嘴角往上一扬,我心里有些不祥的预感。
“把裤子脱掉。”她面不改色地说道。
我差点就摔倒在了地上。
“你,你在说什么啊。”
“我说,把裤子脱掉,快一点。”她把手伸了过来,想要强行脱掉我裤子。
我连忙拨开她的手,“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虽然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看这形势,我只能照做了。我有点不好意思,就算平时她帮我足交的时候,也没少看到我的弟弟。妹妹当然也很害羞,脸上装作平淡的样子,耳朵根都红了。面裤脱完,妹妹继续指示,“内裤也脱掉。”
“哈?”
“快,快点。”
我把内裤也给脱掉,老二就这样暴露在了视野中。
妹妹也毫不避讳,抬脚就踩上我的弟弟,搓动了两下。
“去把你要穿的裤子拿过来。”
我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想干嘛,但是还是照做了。
“帮我把袜子脱下来。”
她这双袜子似乎穿的时间不长,没什么味道。我把她的袜子脱下来,拿到了手上。
“套在你的弟弟上,内裤不用穿了。”
“哈??”
我对她的要求感到十分的不解。
桐乃瞪了我一眼,“你就照我说的去做!”
我把她的袜子套在了弟弟上,然后被她盯着穿上了裤子,她这才满意。
“喏,这只袜子给你拿着,你要是忍不住发泄出来了,就拿这只袜子来换上。你的妹妹很贴心吧~”
“贴心个鬼咯,这感觉很奇怪耶。还有,难道你哥光是套着你的袜子就忍不住?在你心里我到底是有多没下限啊!”
“哦,是吗?”她不怀好意地看着我的裆部,“你的小兄弟好像不是很赞同你说的话哦。”
我的脸色有些挂不住。弟弟上套着她的袜子,就像被她的棉袜脚踩着的感觉,弟弟已经不受控制地有一些勃起了。她用嫌弃地眼神看着我说道:“别一直硬着,要是在外面你也一直硬着怎么办?”
“让你穿着我的袜子,是为了防止你又在外面惹什么女人。你套着我的袜子,就不信你还敢让别的女生帮你弄。”
她说得显然是那次被麻奈实踩出来的事情,竟然想出这种方法来。
“桐乃,我肯定不会再干出这种事了,你就饶了我吧。”
“我不管,你要是心里没鬼,你就给我穿着!”
得,我也是没办法给她了,穿着就穿着吧。
回到刚刚分别的场景,她不怀好意地瞄了一眼我的裆部,就是因为我的弟弟上,正套着她的袜子呢。其实习惯了也没什么异样,只是不能去想,如果一想着弟弟上是她的袜子的话,会忍不住硬的!
……
艰难的一天终于挺过去了。
“我回来了。”我无精打采地打招呼道。
“哥哥,穿着你亲爱的妹妹的袜子,感觉怎么样啊?”妹妹一脸得意地问我。
我白了她一眼。
“还好意思说,简直是在练我的定力,费好大功夫才忍住。”
“嘻嘻,辛苦咯,我现在就帮你弄出来。”她晃了晃白色短袜的小脚,“今天下午可是上了体育课哟。”
咕噜,我吞了一口口水。
“体育课?”
望着她的那双诱人的短袜,我大脑逐渐兴奋起来,那隔着老远都似乎能闻到那袜底散发出来的芳香。
以下为隐藏内容
艰难的一天终于挺过去了。
“我回来了。”我无精打采地打招呼道。
“哥哥,穿着你亲爱的妹妹的袜子,感觉怎么样啊?”妹妹一脸得意地问我。
我白了她一眼。
“还好意思说,简直是在练我的定力,费好大功夫才忍住。”
“嘻嘻,辛苦咯,我现在就帮你弄出来。”她晃了晃白色短袜的小脚,“今天下午可是上了体育课哟。”
咕噜,我吞了一口口水。
“体育课?”
望着她的那双诱人的短袜,我大脑逐渐兴奋起来,那隔着老远都似乎能闻到那袜底散发出来的芳香。
“瞧你那迫不及待的贱样,我进房间啦,你把我放门口的运动鞋给拿进来吧。”
说着妹妹就走进了房间。
我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玄关处。看着地上妹妹刚脱下来的白色运动鞋,鞋口似乎还冒着丝丝白气。我蹲了下来,把头趴在鞋子处,狠狠地闻上一口。
“啊,真香。”
脚汗的酸臭味钻入我的鼻子,这阵沁人心脾的脚味让我欲罢不能,弟弟微微有些兴奋起来。我把鞋子拿起来,往房间走去。
“怎么样,我的鞋子香吗?”
“你,你怎么知道……”
妹妹一脸鄙夷地看着我,“用脚趾头都知道你拿鞋子的时候肯定会闻。”
她把脚伸到我面前,轻轻地晃动了起来,“来吧。”
我望着妹妹脚上诱人的短袜,把脸凑了过去。她把双脚踩上我的脸,在我的脸上来回的搓动着。本来穿着棉质的短袜脚就很热了,刚刚还上完体育课,脚上已经全是脚汗了,连袜子都湿了,味道更是比平常重的多。我尽情地嗅着。
“好闻吗?”
“嗯嗯,太香了,太好闻了。”
其实我不用回答,妹妹从我坚挺的裤裆都可以看出来了。
她腾出一只脚,伸到我的裤裆处,用脚背贴着我的下体轻轻地摩挲着。
“唔!”
我的脸上还贴着她的玉足。上面呼吸着她汗脚的芳香,下面被她的嫩脚摩擦着,真是太幸福了。
“可以,可以掏出来吗?”我已经不满足于隔着裤子的感觉。
虽然妹妹每次一提到这个,都会摆出一副嫌弃恶心的表情,但是不会抗拒。其实我也一样,被她踩了那么多次,但掏出来的时候,依然会感到不好意思。我把裤头给解开,把裤子拉下来。里面并没有穿内裤,老二就这么暴露出来,上面还套着她早上命令我套的袜子。她颇为得意地欣赏着自己的“佳作”。我把袜子给取下来,放到一边,把她的脚拿到我的阴茎上。运动完的余温还没散去,她的脚依然还是热热的,混杂着脚汗的袜子踩在我的阴茎上,弄得我阴茎上湿漉漉的。
“拿我的鞋子来闻吧,我要玩小京介了,嘻嘻。”
妹妹把踩在我脸上的脚拿了下来,两脚都踩到我的弟弟上,轻轻地搓揉着。
我拿起妹妹的运动鞋,按在鼻子上闻。
“啊,好舒服,这味道简直太棒了。”
本来弟弟就憋了一天没有释放,已经充盈了精液。
“来,躺下吧。”
我躺到了地上,妹妹一只脚踩在我的阴囊上,用脚趾逗弄着,另一只脚踩住我的阴茎,脚跟用力地踩住,脚趾盖在龟头上,敏感的龟头被她用脚趾夹住,和袜子不断地摩挲着。很快我就承受不住,射了出来。她用两只脚包裹住我的龟头,让精液全部沾到了她的袜子上,和她的脚上。精液混杂着她的脚汗,弄得她脚上黏糊糊的。
“咦惹,好恶心的感觉啊,快去帮我拿纸过来。”
我起身帮她拿纸巾,她已经把袜子脱到了一边。我帮她擦干净了脚上的精液。
“去帮我把袜子洗了吧。”
我看着地上的运动鞋,心里还有些不满足。跑完步的运动鞋对我来说充满着诱惑力,怎么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呢。
“妹……”
我还没说出口,妹妹就看穿了我的心思。“你帮我洗完,我去换双袜子。”
我心中一喜,连忙拿起她刚刚帮我撸完的袜子,以及今天套在我弟弟上袜子,走近了洗手间。
看着手上这双被我的精液玷污了的袜子,我不免觉得有些可惜。一个星期只有这么一次机会她的脚会出那么多汗,这双袜子本来可以用来做更多事情。
“哎,算了,让她明天的袜子穿多一天好了。”
我哼着小曲儿,把她的袜子给洗完晾了起来。
……
回到房间,妹妹已经换好了袜子,穿的是那种丝质蕾丝边的白袜,脚上穿好了运动鞋,正等着我回来。
“躺下吧。”
我躺在了她的脚边。坐在床边,两只脚在我的身上踩来踩去,粗糙的运动鞋鞋底在我的身下留下一个一个黑色的鞋印。鞋子在我的腹部、胸膛上游走,慢慢往上踩,一只脚踩到了我的脸上。妹妹戏谑地看着我,鞋底在我嘴唇边上踩踏着。
我自然忍不住,伸出舌头,舔舐她的鞋底。她平时穿运动鞋的次数不多,鞋底没有多少积灰,都是今天跑步踩到的浮灰。我一遍一遍地舔着,苦涩的灰尘夹杂着橡胶味吞入口中。
妹妹把脚收回到我的身体上。坐着踩已经无法满足我。她扶着床边,整个人站在了我的身上。妹妹才初中,体重自然很轻,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
“是不是很爽呀,贱狗~”
她用运动鞋碾着我的乳头,让我欲罢不能。
“是,请女王大人更加用力地践踏我吧!”
……
……

“加奈子,你喊我出来干嘛?”
现在是傍晚时分,眼前这个可爱的女生,来栖加奈子,拉着我走到了演出场附近的公园里。
“无聊死了,找你出来陪我透透气,不可以吗?”
她正穿着梅露露的cos服,却岔开双腿坐在石凳上,姿势丝毫不符合她身上可爱的服装。
“你这样溜出来,你的经纪人不是得找你找疯了,到时候被骂的人是我啊?”
梅露露是一部宅男圈中很火的动漫。因为加奈子cos的梅露露,简直和原型一模一样,所以她的人气高到不行,是名副其实的全民偶像。而这个全民偶像正毫无形象地坐在我面前。
“嚯,你不就是我的经纪人吗?”
“那次的事情就麻烦你忘掉吧。”
加奈子眯着眼说道,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我,搞得我一阵寒颤。
“喂,想舔我的靴子吗?”她伸出一只粉色的靴子,用很不淑女的语气说道。
“喂什么喂,你好歹是个偶像啊……你说什么?”
我心中一惊,桐乃跟她是同班同学,难道是桐乃告诉她的?不对,桐乃不会告诉其他人,更何况她们是死对头。就在我内心思索的时候,加奈子观察着我的反应。其实她只是随口一说,不排除我真的可能想做,但也没觉得我会照做。不过看我的反应,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事情并不简单。
“多少男生可是求着我都没有这个机会哟,现在是本姑娘赏赐你的。”
“你这个短腿小破孩儿谁稀罕啊。”我口是心非地说道。
“你说谁是短腿小破孩儿!”
加奈子从石凳上弹起来,怒气冲冲地朝我一脚飞来,很巧合地踢到了我的裆部。我一下子捂着裆部跪了下来。
其实加奈子并没有打算踢我的裆,只是不小心踢到了。她担心地看了我一眼,转而又想到我刚刚的话,心里怒气未消,便收起担心,嘟着嘴对我说道,“给本姑娘舔靴子道歉,不然我可不放过你!”
我喉咙咕噜一声,眼前这么好的机会,再不珍惜就真的要打自己了。我把头凑过去,加奈子也很配合地伸出了脚。她的靴子很干净,我在靴面上轻轻舔舐着。
加奈子毕竟不是桐乃。她看我舔了几下,心中的怒意便消去。
“好了,可以啦。”她笑了笑,“你舔靴子的样子,真像一条小狗呢。”
“我愿意做主人脚下的一条小狗。”
精虫上脑的我,心里的话脱口而出。话刚说完,我就暗叫不好。
“你,你说什么?”
加奈子显然是被我的话给震惊到了。
我绞尽脑汁想要说点什么来补救,可是燃烧的欲望却阻止着我,甚至想把我的想法全盘托出。两股想法像天使与魔鬼一样在我脑海中交战。最终,欲望还是把我的大脑侵蚀了。加奈子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其实,其实我……”
我把自己喜欢被虐的事情,想被她用靴子踩小兄弟的想法告诉给了她。我低着头,等待着她的回应。她的嘴巴张得圆圆的,一时间说不出什么话来。
良久,她终于回过神来,坐回到石凳上。
“你说,你想要被我踩你下面那个恶心的东西?”
我点了点头。
加奈子表情变换着,最终漏出一副轻蔑的模样。
“贱狗,爬过来,给我躺在这里。”
她用靴底敲了敲地板。我连忙爬过去,在她的脚下躺好。
“把它给拿出来吧。”
我犹豫了一下,第一次被加奈子踩,直接就拿出来吗?不过她都不介意了,我何必纠结呢。我解开裤带,把略微挺起的老二给掏了出来。
冰凉的靴底立马踩了上来。加奈子两只靴子踩上我的阴茎,毫无章法地蹂躏着,cos靴的靴底没什么纹路,滑滑的,踩起来并不是很疼,阵阵快感侵袭而来。
“让你做我的男朋友你不愿意,却当我脚下的一条狗,你说你怎么这么贱?”
(之前加奈子曾经向我表白,我以有喜欢的人为由拒绝了,不过加奈子直言她不会放弃。)
她一边说着,脚下一边用力,疼得我欲仙欲死。
“主人,主人踩得我好爽啊。”
我舒服地呻吟着,猥琐的呼吸声引得加奈子一阵发毛。她抬脚踹了几下。
“好恶心啊你。”
加奈子不断地蹂躏着,我的阴茎已经勃起到了最大点,可是没有要射的感觉。加奈子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依旧用力地踩着。
“主人,可以帮我踩出来吗?”
她一愣,脸瞬间烧了起来。
“你,你这条恶心的贱狗,居然,居然想要那个!”加奈子说道,“要,要怎么弄?”
虽然表面上很抗拒,却还是愿意帮我弄出来。我内心有些愧疚,我知道这是利用了她喜欢我的心理。如果不是喜欢,她早就一脚踹开我这个变态了吧。
不过被下体支配的我,还是很耿直地开始指引她踩射。她把一只脚踩在我的阴茎上,另一只脚顶在阴茎和阴囊连接处,用脚背托住我的肉棒,然后用上面的脚蹂躏搓动。这是桐乃一开始踩射我最常用的方法。本身就兴奋的我,很快就被加奈子踩了出来。
看着精液涌出,加奈子脸上充满了鄙夷。随即脸上又显现一片红晕。“京介,原来你喜欢这样子的啊。”
刚发泄完的我,没有留意她说什么,但却给后来埋下了祸根。


……

这是一个平静的周末,我和桐乃正坐在沙发上,我看着电视,她看着杂志。当然,我们可不会这么安分,她的脚正被我抓在手里,轻轻地放在裤裆处。她时不时动一动脚,让我爽一爽。过了一会儿,我觉得不够刺激,干脆把她的脚塞进裤子里面。她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然后主动把脚伸了进去,用脚趾玩弄着我的龟头。

“有人在吗?”
加奈子正站在我们家的门口。准备按门铃的她,发现门是打开着的。【京介哥哥,你在家里吗?】加奈子编辑了这么一条短信,发给了我。
叮。
我拿起手机,看到加奈子的短信,没有多想,随手回了一个【嗯】字,就把手机丢到了一边。
桐乃踢了踢我的裆部,问道:“谁的消息?”
“应用通知而已。”
因为我只是回了一个字,在桐乃看来,我就是拿起手机看一眼就放下了,所以也没有再问。
“看来京介哥哥故意给我留门进去的呀,嘻嘻。”加奈子偷偷乐着,突然想到这样蹑手蹑脚地走进去,就像是偷情一样,不免有些脸红。
然而此时的我和桐乃完全没有警觉。被弄了一会儿,身体有些燥热,我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弟弟上,而桐乃帮我弄了那么多次,作为老司机的她自然也感觉到了我的不安分,正用脚不断地挑拨我,感受着我弟弟的躁动。
“京介哥哥,早……”
加奈子的笑容凝固到了脸上。我和桐乃也是一惊,双双扭头看向加奈子。我连忙摆正坐姿,桐乃也立刻抽脚,然而她的脚正塞在我的裤裆里,被裤子卡住,没能第一时间收回去。我赶紧拉开裤头,她这才把脚收了回去。
加奈子怔怔地看着我们,我们一脸窘迫。这场景,怎么有点似曾相识啊!
“加,加奈子,你,你怎么来了啊,怎么,怎么不说一声。”我鼓起勇气,率先打破这尴尬的寂静。
“我,我不是有在短信跟你说吗?”
听到这句话,桐乃往我这边望了一眼。我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
“你只是问我在不在家啊。”
“我看你门没关,就直接进来了……”
这下可好,场面一度尴尬无比。加奈子知道我的爱好,只是震惊于妹妹会帮我做这样的事情。而妹妹不知道加奈子知道我的爱好,她以为加奈子撞破了妹妹足交两个秘密,心里慌得一批。而最煎熬的自然是我了,且不说加奈子撞见了我跟妹妹的事,要是让妹妹知道加奈子帮我踩过……接下来几天我可能都没法正常上厕所了。
滴答,滴答,滴答。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两女心中各自猜疑着。从慌张与震惊中恢复过来,两个死对头又开始对峙了起来。
加奈子走到我的身边,嗲着声音对我说:“京介哥哥,这种事情你应该跟加奈子说呀,加奈子也愿意帮你做的,跟妹妹做不觉得不合适吗?”
她这话摆明是要向妹妹挑衅的,我心里都提到了嗓子眼,幸好她没有把那天的事情给抖出来。
“你就吹吧,我帮我哥解决生理难受怎么就不合适了?”妹妹自然也不示弱。
“哦,敢不敢来比一比?”
“怎么比?”
“咱们各自帮京介哥哥弄一次,看谁用的时间更少?”
妹妹轻蔑一笑,“你把脚碰到那儿就该害羞的缩回去了,还想跟我比?”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
“那我就让你输个明白吧。”
我一脸懵圈地看着两女争辩,“我还没同意呢……”
“你闭嘴!”“你闭嘴!”
两个人倒是意外的默契呢……
……
我躺在桐乃和加奈子面前。
“喏,别说我占你便宜,让你先来。”妹妹很大气地说道,她拿捏准了加奈子没法让我射出来。
“你会为你的自大后悔的哦”
加奈子毫无客气地把脚给伸了上来,粉色的短袜踩到了我的阴茎上。我舒服地“啊”了一声。她开始轻轻地搓动起来。
“不错嘛,竟然没有缩回去。”
妹妹眉头一挑,她看着加奈子用双脚夹住我的阴茎,轻轻地搓揉,脸上有些狐疑。
“看起来加奈子好像不是第一次足交啊。”
我心头一紧,加奈子不会把事情都和盘托出,说出来我可完蛋了啊。
加奈子小脸微红,镇定地说道:“我有在网上看到过一些恋足的男生,就喜欢这样的。”
听到加奈子没有泄密,我松了一口气。加奈子毕竟经验还是不够,上来就直接夹住我的阴茎开始搓。她感受到我的肉棒伸长,就以为我已经硬了。这种感觉虽然很舒服,离射出来还差很远。加奈子越搓,越觉得不对劲,皱着眉头,脚上还是增大力度,棉袜与我的肉棒快速地摩擦着。
妹妹在旁边看着,嘴角露出轻蔑的微笑,“加奈子,要不你直接放弃吧,这样子是射不出来的。”
“你,你闭嘴!”加奈子气鼓鼓地瞪了妹妹一眼,又转向了我,“喂,你怎么这么久都不射啊!”一边说着,一边增大了力度。
我也不是不想射啊,我的姑奶奶哟。这对双方都是折磨,她的脚搓得也累,我硬着不射也累。我脑子里拼命回想着妹妹踩射的舒服的场景,试图寻找那喷涌的感觉。
妹妹在一旁看着,终究是看不下去了。她踢开了加奈子的脚,踩到我的阴茎上,脚跟踩住我的龟头,用脚趾玩弄着我的阴囊。又时不时用脚掌轻轻地摩擦着我的阴茎,很快我就来了感觉。她转过脚尖,改用脚跟轻轻压住我的阴茎根部,用脚趾抓弄我的龟头,然后前后搓动,我的精液被她慢慢地挤了出来。
“我承认我是输了,不过,”加奈子露出一副恶心的表情,“你们平时是做过多少次才这么熟练啊。”

……

“这次我们换个比法,我们一人踢他一脚,谁先踢出来谁就赢。”
“哼,这次肯定是我赢!”
喂喂,你们倒是问问我的意见啊……
我弯膝站在她们面前。她们分别穿上了靴子。加奈子穿的是一双平常的白色小短靴。而妹妹穿上了一双比较性感的黑色长靴。
“那么,开始咯。”妹妹说着,雪白的长腿一闪,踢到我的弟弟上。
加奈子紧接着也踢来,也是踢到了我的弟弟上。
目前弟弟还是软趴趴的,不过这两脚引起了他的注意,垂下去的头慢慢地抬了起来。
妹妹看似随意地踢一脚,精准地踢到了下面弟弟根部处。加奈子自然不知道,她只是朝着我的弟弟踢着。她们你一脚,我一脚地踢着,我很快就被踢硬起来。
“哈!”妹妹又是一脚,准确地踢到了我的蛋蛋上。
“唔。”我吃痛弯了弯腰,现在已经有了想射的感觉了,谁能踢出来就全凭运气了。
啪。加奈子踢出一脚,不偏不倚地踢到了我的龟头上,有一些精液已经要漏出来了。
桐乃的眼尖,趁加奈子不注意,朝着我的阴茎根部用力地踢一脚,踢完脚没收回去,还踩上来用力地搓了一下,我的精液便随之射了出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