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08|回复: 0

纳西妲被洗脑成了喜欢舔脚的下贱奴隶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1-21 10:29:03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里是,哪里...?”
纳西妲睫毛微颤,打算睁开眼睛,但她的眼皮刚张开一道缝隙,就感到强光猛然刺来,让她感到十分痛苦。
“虚空...调整...架构...”
“再实验...处理...锁定...”
“赛塔蕾大人...结束...”
纳西妲能感受到自己似乎是躺在某个地方,耳畔不断响起一些严肃的女声,似乎还有一些较为匆忙的脚步声,可纳西妲意识十分朦胧,听不清她们的谈话,从这些传来的只言片语当中,她也没办法提取什么信息。
身体没办法动,连一根手指都没办法抬起来。
“......开始吧。”
不知过了有多长时间,谁人突然出声,这句话纳西妲却听得异常清楚。
“开始...开始什么?...啊?!哈!嗯!!!啊!!!!”
迷茫间,纳西妲只感觉一瞬之间有无数的知识和记忆片段涌入脑海之中,她顿感头痛欲裂,不由得抱头痛苦地嗷叫起来。

净善宫。
此时,一大堆教令院的学者前往此地,周围路人皆是有些好奇,却无一例外地避她们而远之,因为她们来势汹汹,怎么看也不像是带有善意的样子。
为首的学者是一位年轻棕色皮肤的女子,脸蛋十分精致,原来是赛塔蕾,她把前任贤者赶下位,成为了须弥最年轻的贤者。赛塔蕾带队缓步走向净善宫的大门,举起手来在面前的虚空上点了几下,净善宫的大门竟然应声而开。为首的女子漫步一般地走了进去,看到面前的光景,晃得她面门都泛起了翠绿的颜色,不由得邪魅一笑。
只见那净善宫中,无处不是由翠绿色,仿佛草元素纯净的结晶所凝结成的,类似于藤蔓一般的东西,肆意蔓延,净善宫的天花板已经完全被其所笼罩,而在那藤蔓的正中心,有一道小小的倩影,被严严实实地束缚在半空中,手,脚,腰间,五道藤蔓紧紧地缠绕着那少女的身躯,少女则是细眉微蹙,双目紧闭,面露痛苦之色。
“那就是小吉祥草王...”下面的学者惊呼着。而为首的女子看向小吉祥草王,笑容更甚,一番操作,无数藤蔓瞬间化作斑斑光点,瞬间破碎而去,而那小吉祥草王单薄的身影,也随着束缚她的藤蔓的消散而快速坠向地面,如同断翼的鸟儿一般。
没有人伸出手接住她,她就这样狠狠地摔在了地面上,发出一声闷响。身为须弥的神明,这点儿冲击固然不算什么,她也因为落地的冲击而缓慢睁开了眼睛,然而,她的眼睛中似乎蔓延着一丝混沌,让她整体的气质都低下了几分。
“起来。”
为首的女子淡淡地朝着小吉祥草王命令道。小吉祥草王听到女子的声音,瞬间就有了反应,似乎是从骨子里对女子产生了服从的情绪,她缓慢起身,站在原地,仰视着不远处的女子。
看到小吉祥草王的反应,女子非常满意,忍不住冷笑一声,再次命令道:“给我下跪,跪在我的脚下,舔舐我的鞋子。”
“...是,赛塔蕾大人...”
小吉祥草王似乎是没有自主意识一般地,双膝一弯,就这样“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女子面前,恭敬地将头低下,用小脸不断蹭着女子的鞋子,同时,她伸出香软的小舌头,在女子的鞋子上不断地舔舐着,表情也变得有些暧昧了起来。
“吸溜...吸溜...赛塔蕾大人的鞋子...吸溜...喜欢...”
小吉祥草王舔地无比卖力,仿佛在舔舐什么珍馐一般,哪怕长时间的伸出舌头让她的唾液横流而出,表情变得十分放荡,也丝毫不愿意放慢服务赛塔蕾的速度。
而赛塔蕾则是不明所以地一怒,竟然抬起靴子,狠狠地踢向纳西妲,一脚直接揣在了纳西妲粉嫩的舌头上,甩出不少她晶莹剔透的唾液,将纳西妲踹得后翻了起来,直接摔倒在了地上,看上去颇为的凄惨。
“混蛋母狗,我让你私自说话了吗?足交性母狗就要有母狗的样子,汪汪的叫就好!”
纳西妲倒在地上,明明被踹倒在地,还被女子狠狠地辱骂,可不知为何,她的表情变得更加的暧昧,脸上也泛起了红晕,就好像是被女子粗暴的对待,她就会有感觉一样。
“汪...汪汪!”
纳西妲手脚并用,一边用狗叫声回应主人的命令,一边撅起屁股,手脚并用地爬向赛塔蕾,在赛塔蕾的脚边叩首,然后像狗一样蹲坐在地上,伸出小舌头不断地喘着气,双手蜷缩在胸前,等待赛塔蕾的下一个命令。
看到纳西妲的反应,包括赛塔蕾在内的众人都不禁欢喜起来,赛塔蕾更是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笑道:“哈哈!看来,针对虚空的数据篡改实验顺利成功了!这样一来,我们的造神之路就再无阻碍了!”
众人也都忍不住满意地笑了起来。
“什么小吉祥草王,照样是在我们教令院学者脚下发贱的母狗罢了!”
“赛塔蕾大人,既然这小吉祥草王的洗脑如此成功,我们何不一起品尝一下,这神的小穴的滋味儿?”
“我想用她的小嘴儿!吗的,我已经硬得不行了!”
“这母狗的小骚脚真美,真想放在手里好好地玩儿。”
而赛塔蕾则摆了摆手,道:“你们听我说,绝对不能够让这小吉祥草王高潮。如果她高潮了,数据崩坏导致洗脑失败的可能性就会更高。所以啊,这小吉祥草王的小穴,恐怕是没办法用了。”
闻言,众人皆是失望地叹了口气。
“不过...”
赛塔蕾话锋一转,笑着抓起小吉祥草王雪白的秀发,将小吉祥草王抓了起来,看着她有些放浪的潮红之脸,道:“别的部位,可以任由你们使用。”
说着,她一把扯下小吉祥草王胸前的白裙,露出她尚未发育完全的胸部,她直接就抓住了小吉祥草王左胸的粉嫩奶头,用手指用力地揉捏了起来。
“啊...汪...汪...啊...~~那里汪...~不要汪...~啊...~~”
但是奈何小吉祥草王的胸实在是太过娇小,根本没有什么把玩的余地,赛塔蕾才揉捏了几下,就玩腻了,放下小吉祥草王,抬手在虚空键盘上不知道按了一些什么,突然,那小吉祥草王的小穴之上,就出现了一个紧实的贞操带,将她的小穴紧紧地锁住。这贞操带还有些特殊,能锁住小穴,但特地留出了屁穴的位置,看起来是还有着能够供人插入的空间的。
“把小吉祥草王带回教令院吧。回去之后,我们还有一些工作。”
赛塔蕾小手一挥,马上有两个学者走上前去,架住纳西妲的双臂,众学者就这样抬着纳西妲返回了教令院。
回到教令院后,纳西妲被抬到了赛塔蕾的办公室,其她人则返回去继续工作了。虽然她们也想要亲自品尝一下小草神的身体,但奈何赛塔蕾霸权在此,没办法,众人只能让赛塔蕾先行一步了。
纳西妲乖巧地躺在赛塔蕾的沙发上,表情还是有些空洞。而赛塔蕾则是坐在纳西妲的身旁,用手轻轻捧起纳西妲的美足,另一只手不断地揉捏把玩着,用手指在纳西妲粉嫩的脚趾上不断游走,用手掌在纳西妲的脚心蹭着,表情略显痴迷。
“啊...主人...痒痒的...啊~~”
纳西妲呻吟着,被捧起的美足脚趾不断张开,迎合着赛塔蕾的玩弄,同时,另一只脚也十分听话地伸向了赛塔蕾的下体,在赛塔蕾隆起的裤子上玩弄着。
赛塔蕾笑着问道:“纳西妲,你的脚是做什么用的?”
纳西妲俏脸微红,有些扭捏地道:“我的骚脚是主人的足交肉便器~是为了让主人...把玩~舔舐...”
赛塔蕾哈哈大笑起来,纳西妲则顺势用双手环抱膝盖,将自己的一双小脚抬起,举在赛塔蕾的面前,满面羞红地道:“请...主人品尝,母狗的小脚...”
纳西妲的小脚完全展现在了赛塔蕾面前。只见她的脚趾个个都是颗粒饱满,吹弹可破,粉里透红,用手触摸上去,能感受到无比的软嫩感。她的脚心也是触感极佳,用手指在上面轻轻按压,甚至能够让你的手指微微凹陷进去,触感如同果冻一般。
赛塔蕾满意地点了点头,顺势抓住纳西妲的小脚,将其并拢在一起,让她的两只美脚能够完全覆盖在自己的面门之上,同时用鼻子开始吮吸起纳西妲脚上的味道,发出很大的吸气声音。
”吸...啊...真不愧是神明...明明是光脚行走...吸...呼...脚下竟然还这么干净...吸...呼...不过...吸...呼...就算没有灰尘...脚下还是有湿润的脚汗啊...“
纳西妲羞愧地低下头,道:”主人...对不起...纳西妲的脚没有什么味道...我下贱......我不是一个合格的骚母狗...下次一定让主人闻到酸臭的足汗...“
似乎在纳西妲的认知里,作为一个母狗就需要有一双闷出很大味道的臭脚。这样的知识自然是赛塔蕾输送给她的。
”吸...无妨...脚汗的味道,还要属指缝的地方最为浓厚啊...“
说着,她开始吮吸起纳西妲指缝之间的味道。
”吸...啊...小母狗的足汗闻起来倒是和竹子挺像的...只不过酸臭味只有微微的一丝...闻上去没什么感觉啊...用舔的好了。”
赛塔蕾也不客气,双手抱住纳西妲的双脚,伸出舌头,在纳西妲的脚心上轻轻地舔舐起来。
“还不错...吸溜...母狗的小脚...吸溜...可惜...没有什么味道...脚趾张开。”
“啊...是~”
纳西妲双目紧闭,脸红地像是圣女果一般。赛塔蕾的舌头在她的脚心上游走,让她感到十分瘙痒,这种瘙痒一定程度上转化成了快感,让她小手不自觉地想要放在双腿之间,但马上就触碰到那坚硬的贞操带,让她感到欲火焚身,双腿不住地夹紧,想要依靠一点儿微弱的挤压来获得快感。不过,还是要先遵从赛塔蕾的命令,脚趾全都微微张开。
“哈姆。”
赛塔蕾一口含住纳西妲的两个大脚趾,如同吃棒棒糖一般,用嘴唇紧紧地裹住,放在嘴里狠狠地吮吸起来,同时,嘴里的舌头在纳西妲脚趾肚上舔舐着,从上到下,将纳西妲脚上短暂行走产生的脚汗全部舔到肚子里面去。
“吸溜...母狗没有高潮的资格...吸溜...给我记住了...吸溜...啊...硬死我了,妈的,这母狗的脚没什么味道,舔得没劲。过来,从沙发上下来,跪在我面前。”
赛塔蕾最后用牙轻咬了一下纳西妲的脚趾,让纳西妲爽得浪叫一声,赶紧跪好在赛塔蕾的面前,头紧紧地贴在地面上,呈现出完全的臣服模样。
赛塔蕾敞开大腿,股间的肉穴就那样暴露在纳西妲的面前。她左脚踩在纳西妲的脑袋上,轻轻踩踏了几下,让纳西妲雪白中带有点点绿色的秀发上朦上了一层灰尘,然后用鞋尖抬起纳西妲的下巴,命令道:“把我的鞋脱下来。”
“是~”
纳西妲用手捧住女子的脚,轻轻取下了赛塔蕾的鞋子,露出里面黑色的短袜,瞬间,一股脚汗闷住的酸臭味道释放出来。女人的袜子不知道已经几天未换,袜子的下面已经和女子的脚面粘在了一起,袜心尤其是脚趾踩踏的地方已经开始反光,看上去已经有一些硬了。
然而,正是这样的一双臭脚贴在纳西妲的面前,纳西妲却是双眼放光,眼中露出向往和崇拜之色。
赛塔蕾则是狠狠一笑,道:“母狗,看看主人的臭袜脚,好好用你的狗鼻子在主人的脚心吸一吸,看看够不够味道?”
纳西妲竟然是眼中有着爱心闪过,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鼻子贴在女子味道最大的指缝出,贪婪地吮吸着上面的味道,同时有些放浪地道:“主人的脚..吸....好臭...母狗好喜欢...吸...比母狗的香脚...臭上无数倍...吸...主人真的太厉害了...袜子硬硬的...吸...又酸又臭...还有主人的脚汗味...”
赛塔蕾笑着道:“母狗就朝着主人的臭脚努力,早日把自己的脚变得又酸又臭,这样才是合格的骚母狗啊~对,把主人的脚臭都吸到自己鼻子里,好好地感受...”
“是~吸...吸...呼...主人,母狗想要用嘴...想要用嘴感受主人的臭脚...想舔主人的脚...吸...啊~~”
一边吸着女子袜子的足臭味,纳西妲一边扭动着屁股,舌头不住地在半空中甩动着,似乎是抑制不住对女人脚底的渴望。
赛塔蕾却假装没听到一样,道:“什么?你想舔什么?骚母狗怎么连话都说不明白了?”
纳西妲更加卖力地吮吸起来,同时,她浪叫道:“母狗想用骚贱的舌头...舔主人...半个月没有脱鞋...吸...啊...又酸又臭...和袜子已经...吸...粘连在一起...比母狗没有味道的脚...臭无数倍的...尊贵的...美味臭脚...吸...“
说着,从纳西妲的贞操带之中,竟然渗出了不少汁液。看来,不能高潮,让纳西妲积攒的快感无处发泄,只能通过更快速地摇晃屁股来缓解小穴的瘙痒感。
赛塔蕾听到智慧之神,须弥的神明竟然小穴一边留着水,一边摇晃着屁股,吮吸着自己的臭脚还浪叫不止的样子,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一下子把纳西妲踹倒在地,把自己另外一只鞋子脱下来,双脚直接并拢,一下子踩在了纳西妲的小脸之上。纳西妲身材实在是太过娇小,女子这一踩,直接双脚覆盖了纳西妲整个小脸,只能在女子双脚的缝隙之间才能够隐约看到纳西妲那还在卖力吮吸女子脚臭味的小鼻子。
”臭母狗,给我狠狠地吸!什么时候给主人吸高兴了,主人或许会赏赐你舔主人的臭脚!“
说着,赛塔蕾还不断用双脚在纳西妲脸上揉搓玩弄着,用足指拨弄着纳西妲的小嘴唇,又或是用两个大脚趾轻轻堵住纳西妲的鼻孔,让纳西妲费力地呼吸自己指甲缝的味道。
”吸...是...主人...吸...哈...“
纳西妲躺在地上,足足吸了五分钟的时间。隔了这么长的时间,赛塔蕾的肉穴充血地像是要爆炸了一般。她性欲高涨,尽管让纳西妲为自己吸食脚底有一种无可比拟的支配欲满足感,但她的肉穴实在是需要一些温柔的安抚。没办法,赛塔蕾只能命令纳西妲起身。
”母狗,到那边洗洗脸,然后躺到沙发上,给主人准备足交。“
”吸...是...“
纳西妲还想再吸一口,奈何赛塔蕾一下子把脚抬了起来,她就只能恋恋不舍地站了起来,遵从主人的命令到一旁洗脸去了。
回来时,只见赛塔蕾早已经坐好在了沙发上,看到纳西妲回来,赛塔蕾不耐烦地招了招手:“快点过来,臭母狗,洗脸这么长时间!去那边,把润滑液拿来,好好地涂抹在主人的肉穴上。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是~”纳西妲不敢怠慢,坐到沙发上,伸出粉嫩的双脚,手上沾上一些润滑液涂抹在自己的脚心之上,然后双脚脚心并拢,慢慢地相互揉搓起来,十个足指相互交织,让晶莹剔透的润滑液浸湿她脚心的每一处。再分开双脚时,她的双脚之间有着润滑液被拉伸出的细丝,显得十分淫荡色情。
纳西妲小脸羞红,双脚伸向赛塔蕾的肉穴,先是用双脚每个脚趾肚下方的部位微微合拢,形成一个足穴,从赛塔蕾的肉穴上从上到下撸动了几下,感受到润滑液变得均匀了之后,她改变了足交的姿势,抬起一只脚用大脚趾的趾心在赛塔蕾肉穴的冠状沟处上下刮弄着,其她脚趾轻轻扶住赛塔蕾的肉穴,另一只脚则是从左面开弓,用五颗红润软嫩的脚趾依次在赛塔蕾的肉穴里面游走玩弄着,如同刮奏弦乐一般,动作充满着协调的美感。”啊...小母狗还挺会的...啊~~专门刺激主人的下面...啊...真她妈爽...啊...对......多蹭一蹭...用指甲也没关系~“
纳西妲熟练的足交让赛塔蕾爽得不能自拔,不住地呻吟起来。不过,被母狗一味的刺激可不符合她主人的身份,只见她抬起大腿,脚趾轻轻地踩在纳西妲粉嫩的香唇上,用脚趾撬开纳西妲的嘴唇,纳西妲会意,满面潮红地张开小嘴,将女子的臭袜脚趾含在口中吮吸起来。
”啊嗯...吸溜...主人...母狗的足交...您可否满意?吸溜...如果您...吸溜...满意的话...母狗...想要舔舐您的脚汗...请您赏赐...吸溜...母狗...您的酸臭的美味裸足...“
说着,纳西妲一边忘我地舔舐着女子隔着黑色袜子的臭脚,一边变换着足交姿势。只见她双脚脚心夹住赛塔蕾的肉穴位置,左右一前一后地搓动了起来,一边搓动,一边还灵活地闪动着十个脚趾,让她的小脚可以完全刺激赛塔蕾的整个肉穴。
”啊...臭母狗...啊...不行...这样太刺激了...停一下...啊...不行...这样的话...马上我...啊...马上就要喷出来...停...啊...我知道了...允许你脱下我的袜子...啊...先撸肉穴以下就好...“
显然这样的足交姿势实在是太过刺激,赛塔蕾顿时爽得浪叫不止,精门顿时如同泄洪一般大开,她赶紧叫纳西妲改变姿势。
”吸溜...是...主人~“
得到主人的许可,纳西妲顿时喜笑颜开,急忙用手像是在拆解定情信物一般小心翼翼地剥下赛塔蕾的袜子。赛塔蕾的袜子早就和她的脚心粘连在了一起,脱袜子的时候还能听到”撕拉~“的声音,可想而知女子的脚到底是有多大的味道。
脱下袜子,女子已经微微发黑的脚心完整的呈现在纳西妲面前,同时,一股极为浓烈的脚汗的酸臭味席卷了纳西妲的大脑,让她感到一阵生理上的恶心。但理性又告诉她,脚越臭,地位越是尊贵,像她这种双脚几乎没有味道的人,只能够在须弥做最下贱的母狗。所以,拥有这样极致足臭的赛塔蕾自然就是她至高无上的主人了。
当然,这样荒唐的道理自然是赛塔蕾洗脑时灌输给她的。
自己觉得主人的脚臭得让人恶心,恰巧证实了自己下贱的母狗身份,没办法体会这种足臭的尊贵之处。
再仔细看去,女子的指缝间满是黑色的污垢,指甲里也淤积了不少黑泥,脚心上满是足汗,看上去无比令人恶心。
但刻在纳西妲内心深处的奴性却令她不由自主地张开小嘴,在女子的趾缝间吮吸舔舐起来。强烈的酸臭气味直冲纳西妲的脑门,让纳西妲爽得几乎要翻出白眼来。
看来赛塔蕾还给纳西妲植入了极度的抖M和喜恋女子臭脚的情绪。
一边舔舐着女子的臭脚,她双脚一边微微下移,用脚心包裹住赛塔蕾的肉穴,为了不让主人过早的喷喷而减缓了速度,只是简单地开始撸动肉穴以下的部分。
如此反差的场景让赛塔蕾血脉喷张,身为智慧之神须弥神明的纳西妲一边忘我地舔舐着自己的臭脚,痴迷地翻起了白眼,一边还用她绝美的小脚为自己认真地足交,真的是把赛塔蕾的性癖演绎到了极致,将她的支配欲放大到了天理层面上。毕竟,有几个人能够让一个神明闻着自己的臭脚闻到翻白眼,还能一边给自己用美脚好好地服务呢?
唯一的遗憾就是纳西妲不能高潮,不然,赛塔蕾一定双手环抱住纳西妲的双脚,一边把脸埋在纳西妲双脚的脚心之中吮吸,一边疯狂地插入纳西妲的小穴,让她被操得双眼满是眼泪,一边翻着白眼,吐着舌头,一边还带着自己袜子制成的口罩,呼吸自己脚臭的味道。
”对...慢慢地...温柔地...真是听话的好母狗...可惜小穴没办法用...对了...把主人的袜子捡起来,一边舔主人的臭脚...一边给主人足交...一边把主人的袜子盖在鼻子上...这双袜子就送你当作口罩吧...另一只袜子也给主人脱下来...对...两只袜子叠好盖在鼻子上...脚下的动作别停...啊...脚趾给我动起来,好好的撸...肉穴也走一走...“
“...好母狗...爽死主人了...真是受不了...主人的脚也举累了...别舔了,吸一吸主人的袜子得了...啊~...妈的...小脚真会弄啊...老娘好像是要喷了...给我夹紧,加快速度~”
精门再一次开始松动,这一次,赛塔蕾腿也抬不动了,干脆放下脚,闭上眼睛好好地享受纳西妲的足交。而纳西妲对肉穴的刺激可以说是无比娴熟,很快就把赛塔蕾的淫气给攒满了。
纳西妲则是脱下赛塔蕾的另一只袜子,痴迷地将其都贴在鼻子上,卖力地吮吸起来。感觉仅靠鼻子并不能完全将袜子上的脚汗全部都吸到肚子里,纳西妲竟然张开嘴,将其中一只袜子含在嘴中,开始不断咀嚼起来,感受到赛塔蕾的脚汗在她的口腔中融化,她的小脸上露出极为满足的淫荡神色,眼中仿佛有着爱心浮现,脚下的动作也开始加快起来。
在赛塔蕾疯狂地吼叫之中,她的肉穴猛地一抖,无数爱液顿时喷涌而出,大部分都喷在了纳西妲的脚心之上,其她喷得更远的爱液则是全都喷到了纳西妲的两腿之间或是肚子上,足足喷了有20秒,赛塔蕾这才意犹未尽地松开纳西妲的小脚。
纳西妲却没有放下双脚,而是再一次将双脚合拢,开始涂抹和揉搓了起来,将赛塔蕾的爱液涂抹在自己美足的每一个部位,和她足上残留的润滑液混合在一起,变成乳白的颜色,黏糊糊的。纳西妲则一边张开着脚趾,将指间的爱液拉成丝状,一边抬起脚,将已经满是粘稠液体的粉嫩脚心展示给赛塔蕾看。
“组淫(主人)...”
纳西妲嘴里还含着袜子,说话有些不清晰。
“谢谢组淫的嗓赐(谢谢主人的赏赐)...某狗很雍星...(母狗很荣幸...)...”
几个小时后,教令院。
“嗯...这些学者为何都趋之若鹜?真令人费解。”
艾尔海森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处理着自己作为书记官的工作。不过,从刚才开始,就有许多学者面露不雅的表情不断冲进教令院深处,怎么看也不像是抱有什么正直的目的。艾尔海森对于这种无聊的热闹并没有什么兴趣,但接下来她要处理的事件的相关人士似乎也冲进了教令院深处,周围也没有能拜托的手下,看来还是只能由她亲自过去查看一下了。
“唉,希望这些人的脑袋里能够多装些知识吧。”艾尔海森站了起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便随着人群慢慢走向了教令院深处。
艾尔海森来到了深处的房间,轻推房门,里面的光景顿时令她大吃一惊。
只见一个小小的倩影一丝不挂地双膝跪地,俏脸上紧贴着一双已经发黑发黄的白色女人袜子,就像口罩一般盖住了少女的口鼻。她四周皆是各种裸体的教令院学者。有两个学者站在女孩两侧,女孩则是伸出小手,灵活地撸动着二人的肉穴,二人用手指在女孩的小乳头上拨弄着。女孩身后,有一个女子正趴在地面上,用手指不断玩弄着女孩的屁穴,看上去似乎是她的屁穴太小,就连女子的小拇指都塞不进去,女子正努力想给女孩扩一下肛的样子。
而这个女子的身旁,两个女子躺在女孩的脚下,一左一右,不断地伸出舌头,舔舐着女孩跪在地上的双脚,用舌头探入她的指缝,在里面游走舔舐,享受舌头被夹紧的感觉。
而其她没有排上号的学者们,只能在远处看着女孩的模样,手伸向自己已经硬得不行了的肉穴,自己撸起管来安慰自己。
同样的,屋内的污言秽语也不堪入耳。
“小骚货喜欢臭袜子是吧?主人的臭袜子穿了一周了,喜欢吗?”
“喜欢~...吸...哈~主人的脚好臭...母狗好喜欢...~吸...又酸又臭...比母狗的脚臭多了...吸~母狗很荣幸~”
“哈哈!这贱货就是小吉祥草王,真是让人难以置信。这母狗,越臭的袜子她越喜欢,越酸的袜子她闻着就越发贱!你们谁的脚最臭,赏给这母狗好好地吸一吸啊?”
闻言,纳西妲更卖力地服务起了一众女子起来。只听“噗呲”一声,她身后的女子也如愿以偿地将小拇指插进了纳西妲的屁穴之中,爽得纳西妲浪叫一声,小脸变得更加潮红了。
眼见此景,艾尔海森震惊地无可附加,刚要说些什么,却听到身后有着赛塔蕾的声音响起:“怎么,吃惊地说不出话来了?”
艾尔海森应声回头,只见赛塔蕾正笑着朝自己走过来,只不过那笑容之中怎么看都是有一些阴险的意味。
艾尔海森皱了皱眉头,道:“你用大慈树王留下的系统改造了小吉祥草王是吗?”
赛塔蕾哈哈一笑,道:“怎么会,我只是激活了她的本性而已。那小吉祥草王本来就是下贱的苗子,我只不过是小小得推波助澜一下而已。”
艾尔海森冷哼一声:“胡说八道。找我有什么事?”
赛塔蕾闲庭信步般地在艾尔海森身边走着,道:“你也看到了,那发情的母狗就是现在须弥的神明,好不荒谬。就算是这样的神明,也有愚蠢的人想要为其庆生呢...这花神诞祭,在我看来,实在是愚蠢之至。不过,那个叫做妮露的舞姬,倒是还有一些可取之处。我要你带着塞塔蕾她们找到那个叫做妮露的女孩,把她带到教令院中来。”
艾尔海森双手抱胸,道:“为什么偏要我去?”
赛塔蕾闭口不谈,反而从怀中掏出一个罐装知识,缓缓地道:“这是小吉祥草王神识的一部分,有了它,你能掌控的草元素之力就能够翻倍。对于你来说,这应该是求之不得的好事吧?至于为什么要派你前去,我建议你还是不要问太多,是为了你自己好。另外切记,那个妮露,一定要趁她熟睡的时候将她带来,万不可迷倒她,也不能将其叫醒,我要自然睡眠。”
赛塔蕾急忙想赶走艾尔海森的原因很简单,草元素的神之眼似乎会影响对纳西妲的洗脑,没办法,赛塔蕾只能想办法支走艾尔海森。
艾尔海森沉默了一小会儿,旋即冷哼一声,一把抓起手中的罐装知识,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
赛塔蕾则是淫笑着看了看不远处被狠狠玩弄着地纳西妲,一边转身离开,一边笑着低吟道:”有了妮露的梦境,正机之神的完成就是近在咫尺了,呵呵呵~“
而另一边,几个小时之前。艾尔海森处。
艾尔海森离开教令院,并没有前往大巴扎寻找妮露。她可不打算乖乖地听从赛塔蕾的命令。既然赛塔蕾白送了自己一罐罐装知识,那自然是不用白不用,她直接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操作了几下,就成功激活了罐装知识。
“嗡~”
那罐装知识顿时嗡鸣起来,同时,无数的记忆片段如同走马灯一般在艾尔海森面前浮现,让她感到头痛不止,不由得站在原地晕眩了起来。
“啊...这是...这不是增强草元素之力的罐装知识,这是...洗脑技术??!!!”
艾尔海森脸色大变,刚要做出一些反应,她的眼神突然就变得无光起来,手中的动作也是一顿,再一转眼间,她的眼神就改变了,看上去,似乎变得十分冰冷。
“妮露...大巴扎...”
他冰冷却没有神采的眼睛发出淡绿色的光芒,嘴里不知道嘟囔着一些什么,便径直前往大巴扎方向去了。
翌日。
“简单带这母狗清洗一下身体,准备好狗链,我要出去遛狗了。”(各种sm资源的加扣3587165401)
赛塔蕾冷漠地看着地上毫无响应的纳西妲,单手在虚空之上操作了几下,纳西妲的眼中突然就有了神采,不过,并不是正常的神采。
纳西妲转动头,看到身为主人的赛塔蕾站在自己的面前,她急忙挣扎着跪倒在赛塔蕾面前,小脸在赛塔蕾的露指凉鞋上不断蹭拭着,因为带着袜子口罩,她没办法舔赛塔蕾的脚,只能用柔软的小脸轻轻地刮蹭,来表示她的服从。
不过,马上就有两个学者带着手套,一脸嫌弃地看着已经在爱液中泡了一晚上,浑身污浊不堪的纳西妲,然后一人一边,将其驾着腋下架起,抬走去清洗身体去了。
过了一会儿,再回来的时候,只见纳西妲已经干净了不少,重新换上了她那一套草神之服,若不是表情仍然显得有些淫荡,倒是真有几分草神的风范。
而在纳西妲雪白的细颈之上,一个红色的项圈显得格外引人瞩目。那项圈上还连着长长的细绳,最末端是一个抓手,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狗链。
她刚走来,就赶紧跪倒在赛塔蕾面前,嘴里“汪汪”的叫着,同时伸出舌头,不住地哈着气,模仿着母狗的下贱姿态。
赛塔蕾满意地笑了笑,抓起狗绳,道:“做得不错。身为须弥的神明,你不仅要为教令院的学者服务,须弥的一般民众自然也是你服侍的目标。来,过来把脚给主人,让主人闻闻。
纳西妲马上就躺在地上,将双腿抬起,双脚并拢,将自己的小脚展示给赛塔蕾。
赛塔蕾略微俯身,鼻子埋在纳西妲的双脚之中闻了闻,旋即皱了皱眉,一边闻一边道:”还是没什么臭味,只有一股竹子的清香。果然神明的体制和常人不同么...“
”走吧,让我们出去稍微遛遛狗吧。像狗一样,在地上爬着走。“
”是~~~“
纳西妲高兴地叫着,摇晃着屁股,手脚并行地在赛塔蕾身旁爬行起来,赛塔蕾则不紧不慢地握紧手中的狗绳,牵着纳西妲慢慢地向教令院外走去。
”呼,这里的药草应该要加量一下~“
健康之家中,暂时没有病患上门的戈尔珊并没有选择休息,而是带上眼镜,翻看着以前的病历记录,并仔细研究起前辈医师们开出的药方。
”真的好深奥啊...看来我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呢...草神大人...“
研究了许久,戈尔珊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睡眼有些朦胧地眨了眨,支起胳膊躺在了桌子上,深灰色的秀发垂下,她用手指玩弄着自己的一绺头发,权当是无聊时刻的些许消遣了。
美目无所事事地随便抬了起来,戈尔珊只见不远处,一个中年精瘦的女子似乎牵着什么东西一样地笑着朝这边走来,而周围路人的目光都充满了震惊,戈尔珊有些不解,目光稍稍下移,只见那精瘦女子的脚边,一个身着白色带些翠绿窎裙的白发少女正在地上下贱地爬行着,脖子上带着项圈,上面的狗绳一直连接到身旁女子的手中。而少女非但不感觉到羞辱,反而是配合地伸出舌头,像狗一样”哈~哈~“地呼吸着,屁股也是刻意地扭动着,满脸潮红,脸上满是服从之色。
而且那少女的装束,是不是和草神大人有些相像?
戈尔珊一下子睡意全无,赶紧直起身子,仔细地观察起了那好似母狗般在地上爬行的少女。
鎏金镶绿的发饰,碧绿的眼眸,耳边发光的树叶,无论怎么看,那少女的装束都与传说中的草神大人别无二致。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戈尔珊正惊讶间,那女子已经牵着少女走近了她。她似乎是嫌弃少女爬行地太慢,不耐烦地抻了抻绳子,少女急忙狗叫一声,同时加快了手脚爬行的速度。
女子自然就是赛塔蕾。她注意到了不远处面露震惊之色的戈尔珊,心中一些不好的念头油然而生。于是,她牵着纳西妲朝戈尔珊笔直走去,嘴里淫笑着,不知道在念叨着些什么。
”草...草神保佑,希望病人们...都能早日康复...“
来者是客,作为见习医师的戈尔珊急忙站了起来,迎接赛塔蕾,但由于太过紧张,导致她连说话都有一些磕巴,目光总是时不时地飘向地上跪着的纳西妲,小脸也变得俏红了起来。
赛塔蕾摆摆手,淫笑着道:”免了免了。我记得,当时建立阿弥利多学院并展开医学研究的领头人,就是草神没错吧?“
戈尔珊声音颤抖地点头称是,此话确实是不假。
赛塔蕾邪魅一笑,猛地一拉手中的狗绳,纳西妲会意,直接上半身直立起来,俏脸羞红,小嘴大张,任由舌头在嘴外随着她身体的运动而自然甩动着,同时双手举在胸前,双腿岔开,蹲在地面上,活生生的一幅下贱母狗模样。
”草神大人亲自来指导你们的工作了!感恩吧~“
”是~“
说着,赛塔蕾俯身拍了拍纳西妲的屁股,纳西妲直接就浪叫一声,重新在地上摆出狗爬的姿势,淫荡地爬到了戈尔珊的面前,同时再次坐了起来,看着戈尔珊的眼睛,表情如同发情一般地下贱淫荡。
戈尔珊此时已经满脸通红,嘴唇颤动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脑袋都有一些迷糊了。谁能想到自己一直崇拜的草神大人此时竟然如同一条母狗一般跪在自己的面前,淫荡地吐着舌头呢。
”草神...大人...要如何指导我的工作呢...“
戈尔珊憋了半天,这才满脸羞红地憋出了这么一句话来。这样的场景属实是让她的脑袋有些过载。
纳西妲则低下头,深情地看向戈尔珊那藏在绿淡蓝色长裙下若隐若现的裸足小脚。戈尔珊今天穿着平底鞋,鞋上几根缎带简单系在她的脚脖上,如同礼物包装一般。纳西妲用她粉嫩的小脸轻轻地蹭着戈尔珊的小脚,同时嘴里不断地浪叫道:”一个医师最为重要的...就是拥有一双足够臭的小骚脚...所以,我想要亲自检查一下...看看你是不是有作为医师的基本水准...坐在床上吧~“
”呜嗯~“
戈尔珊羞地说不话来,只能顺从纳西妲的话,后退几步,尽可能保持优雅地坐到了床上。双脚微微离地。
”真听话~“
纳西妲慢慢地爬向戈尔珊的脚边。赛塔蕾则是笑着也走过去,把手中的狗绳交给了戈尔珊,同时用脚踩在纳西妲的屁股上,笑着道:”母狗,就这么想要别人的脚闻吗?真的是十足的贱货啊~“
”是~“
纳西妲抬起手,轻轻扶住戈尔珊的鞋,小手灵巧地帮戈尔珊解去鞋上的带子,然后如同打开宝箱一般地,握住戈尔珊的鞋跟,将其轻轻地褪下。
”草神大人,不要~啊~“
随着自己的鞋子被草神脱下,自己已经满是汗水的红润脚心一下子接触到了吹拂的微风,感到有些凉凉的,更让她感到害羞的是,自己的脚一整天闷在鞋里,必然已经积攒了许多闷热酸臭的味道,这样的脚竟然要毫无遮掩地全部展现在自己所崇拜的草神大人面前什么的...
太羞耻了!
戈尔珊恨不得找到一个地缝钻进去,五个小巧玲珑的粉嫩脚趾也忍不住蜷缩起来。但就是这样的动作,反而让她指缝只见的汗水被挤压而出,发出下流的水声,味道也是在微风的吹拂下被更加完美得散发出来,闷了一早上的裸足显得格外酸臭,戈尔珊自己的体香几乎要被足臭给完全吞没而去,她的五指之间的指缝的味道更甚,里面还有淡白色的污垢。
而就是这样一只可爱的美脚毫无保留得展现在纳西妲的面前,让她不由得露出渴望的表情,嘴角仿佛要融化一般,小鼻子再也忍受不住,直接插入了戈尔珊的指缝之间,在足汗和之间淡淡的污垢中疯狂地吸吮了起来,同时粉嫩的嘴唇也微微翘起,亲吻着戈尔珊的足心。
”吸~啊~酸臭酸臭的...是主人的味道...喜欢...吸~呼...有这样完美的...小脚...你的医术一定会有所长进~吸...呼~脚指粉嫩粉嫩的~脚心也很有弹性~吸...呼~每一次吸气~都能吸到很酸臭的味道~母狗好幸福~戈尔珊大人~母狗想要另一只脚~“
”啊...哦哈哈...呜呜...是~“
戈尔珊羞地没法正常说话,只能勉强从嘴唇中蹦出几个字来,脑袋嗡嗡作响,此时发生的事情已经完全超越了她的接受范围。纳西妲的鼻息十分清凉,每次吹在自己的指缝中,她都能感受到自己脚底嫌人的味道被纳西妲贪婪地吸走,纳西妲的鼻尖插在她的指缝中,让她感到脚底发痒,而另一边,纳西妲用嘴唇亲吻着自己的脚心,用嘴唇在上面游走,将上面的脚汗不断地涂抹在她软嫩的嘴唇上,也不断地在自己的脚心上涂抹均匀,让她感觉脚心有些痒痒的。
再加上纳西妲完全崩坏的淫荡浪叫,草神大人竟然说喜欢吸自己闷臭的汗脚什么的...而且,现在草神大人真的跪在自己的脚下,如同品尝御赐珍馐一般地吸吮着自己的脚汗,没有自己的命令,她甚至都不敢用舌头将自己的脚汗都舔舐到嘴巴里,在自己又酸又臭的脚下淫荡地发贱着。这样的感觉...
也太让人把持不住了吧?!
另一边,纳西妲一边将鼻子凑到自己的指甲盖下方,闻着指甲缝中最为浓郁的味道,一边用手深情地为自己另一只脚脱着鞋,看上去,这件事情就像是为恋人带上结婚戒指一般的神圣无比。尤其是鞋刚刚离开脚面,脚心上满是足汗,微风拂过,将刚刚开葆的足底的脚汗味道吹向自己鼻子的那一瞬间,最是让纳西妲感到无比愉悦。
刚一脱下戈尔珊的另一双鞋子,还没等纳西妲有所动作,戈尔珊直接是猛地一拽手中的狗绳,将纳西妲的小脸拉得往前一移,同时双脚并拢,一下子主动盖在了纳西妲的脸上,湿漉漉的脚汗全部踩在了纳西妲的小脸上,纳西妲则是贪婪地抽起鼻子,为吸吮戈尔珊脚下还未干涸的珍贵脚汗而努力吸起气来。
看着脚下如母狗一般跪地吸吮自己脚汗的纳西妲,戈尔珊心中的某种性癖油然而生。她十个脚趾在纳西妲的脸上轻轻划动着,脚心轻轻拨弄着纳西妲的软嫩嘴唇,感受着纳西妲下贱的鼻息,声音逐渐大胆了起来,笑着道:”没想到草神大人竟然是会在子民的臭脚下发情的母狗啊~草神大人,我的脚好闻吗?是什么味道的?“
草神一边吸着气,一边淫荡地回答道:”好闻~吸~呼~纳西妲~是喜欢臭脚的骚母狗~戈尔珊大人的脚~十分的酸臭~母狗好喜欢~母狗想舔戈尔珊大人的脚...求戈尔珊大人成全~吸~哈~~~“
戈尔珊则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支配快感,让她的内裤都有些微微发湿,小穴都有些瘙痒了起来。但她还是强横地用脚趾踩在纳西妲的嘴唇上,堵住了她的发言,同时一边拨弄着纳西妲的软嫩红唇,一边冷笑着道:”你说什么?你想要用什么来舔什么?可不可以请草神大人再重复一下呀~“
”是~母狗想要用自己~为舔主人臭脚而生的淫荡舌头~舔舐主人~神圣的~满是美味足汗的~香喷喷的~美足~吸~呼~母狗已经变成没有主人的脚舔~就活不下去的淫荡模样了~“
被玩弄嘴唇的纳西妲一边说话,戈尔珊颗粒分明的软足趾就闯了进来,在她的舌头上玩弄游走着,但没有主人戈尔珊的允许,她还不敢用嘴唇含住,或是用舌头舔舐戈尔珊的脚趾,她只能在被玩弄着的同时,费力地用被拨弄着的舌头吐出极为下贱的话语,鼻子那边也没有闲下来,更为卖力地吸吮着戈尔珊的脚味,脸上被踩踏的满是脚汗,只为能够讨得面前这双美脚的主人的欢心。
戈尔珊满意地笑了笑,道:”好吧,允许你给主人好好地舔舔脚吧~好好含住~“
终于得到戈尔珊的同意,纳西妲再也忍受不住,张开小嘴,一口将戈尔珊的两个大足指含入口中,卖力地吸吮起来,发出极为淫荡的水声,舌头在戈尔珊趾心左右舔舐着,舔得戈尔珊脚心发痒,明明只是被舔着脚趾,却不知为何,她的小穴变得更加欲求不满起来,脚下的瘙痒感让她感到浑身发热,小脸也变得俏红了起来。
一旁的赛塔蕾看得也是下体发硬,看到戈尔珊有些发情了的模样,不由得淫笑一声,走过去坐在了戈尔珊的身旁,笑着拍了拍戈尔珊的肩膀,道:”怎么样?这母狗可还和你的心意?“
这一拍拍得本就有些欲求不满了的戈尔珊娇喘一声,有些敏感地夹动着双腿,一边享受着纳西妲极上的足部口交舔舐服务,一边害羞地点了点头。
赛塔蕾淫笑着,手往下顺势移了移,握住戈尔珊盖住自己有些发痒的小穴的手,笑道:”看你脸这么红,小穴早就已经发水了吧?这母狗的口交很舒服对吧~“
”嗯~没有~很舒服~小穴也没有~出水~嗯啊~~~“
戈尔珊”噫~“了一声,头埋了下去。赛塔蕾的手离自己的小穴连一厘米的距离都不到,这让她感到十分害羞,但隐约之间,她也有一些渴望赛塔蕾能够填满她现在欲求不满的小穴一样,并没有甩开赛塔蕾的手,女性的手在自己瘙痒不堪的小穴上悬着,这让她的小穴更为想要了起来。
纳西妲则是卖力地为戈尔珊舔着脚,时不时用小牙轻轻咬着戈尔珊的指肚,刺激着戈尔珊的性欲。
”主人的肉穴... ~母狗非常喜欢~吸溜~戈尔珊大人一定也会喜欢~吸溜~“
“啊~~~”
戈尔珊更加害羞,刚要说些什么,纳西妲突然用舌头从她的脚跟向上,舔舐到了脚趾,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戈尔珊浪叫一声,赛塔蕾趁机把手探入戈尔珊的两股之间,用手隔着裙子在戈尔珊的小穴前按压着。
“果然还是湿了啊~被人舔脚还这么有感觉,看来你也是十足的变态啊?”
“唔~不要~我才不是变态~哈~不要用手指~哈啊~~按~”
一边被纳西妲熟练地舔舐脚底,一边被陌生的中年女子抚摸着小穴,这强烈的反差刺激转换成了快感,反映在了戈尔珊的身体上,她的小穴不断渗出淫液,甚至浸湿了她的裙子,让赛塔蕾的手指都沾上了黏糊糊的淫水。
见状,赛塔蕾笑道:“不要?明明小穴留了这么多的水,分明是很想让小穴被填满吧?乳头也翘成这个样子,做人还是像草神大人一样实诚一些,才更容易满足哦~”
说着,赛塔蕾缓缓解开戈尔珊的裙带,露出里面已经满是淫水的白色内裤,同时另一只手伸入戈尔珊的衣服之中,扒开她的胸罩,粗暴地玩弄起了戈尔珊已经高高翘起的粉嫩乳首。
“啊~不要~不要这个样子~玩弄我的乳头~嗯啊~~~这样玩弄的话~我~啊~~”
“你会怎么样啊?”赛塔蕾将手深入戈尔珊的内裤,抚摸着戈尔珊的蜜穴口,在她的小豆豆上轻摸着,但就是这样轻轻的挑逗,让戈尔珊的身体更加想要了起来。每次拂过戈尔珊的穴口,赛塔蕾都故意用手指稍微探入一小部分,带着她穴中的淫水,却故意不向内再深入半步,感受着小穴被微微张开,却又无法得到彻底释放的感觉,她银牙紧咬,嘴中不住地发出娇喘声。
一边被心爱的草神大人用心清理着足底,一边被不认识的陌生女子玩弄着乳首和小穴,这种非S非M的奇特感觉几乎是要摧毁戈尔珊的理智。
“小穴真紧啊~这小脚~不愧是裸足穿鞋~闷出来的味道真是美味~这酸酸带一丝微臭的脚汗味~就像是钢琴的弦音一样美妙~吸~哈~怎么样,肉穴舒服吗?”
一边抽插,赛塔蕾还一边用手挑逗着戈尔珊的阴蒂,用手指快速拨弄着,生怕戈尔珊的身体受到的刺激太少。
“啊~啊~ ~好热~好舒服~ ~啊~啊~好棒~再快一点~啊~啊~再这样玩弄~啊~阴蒂~的话~啊~我要~我会~高潮~”
下面的纳西妲则是乖巧地爬上床,用手开始拨弄起了戈尔珊的翘挺乳头,同时她美目含波,色情地伸出舌头,靠近戈尔珊的嘴唇,带着她自己嘴内的清香味道和戈尔珊留在她嘴里的足臭味道,就这样含住了戈尔珊的红唇,将舌头探入其中,同时用嘴唇开始吸吮了起来。
二人就这样开始了淫乱地唾液交换。戈尔珊能明显地闻到纳西妲嘴中自己的足汗臭味,但这个味道在纳西妲的嘴中被闻到,反而让戈尔珊感到更加兴奋了起来,嘴唇慢慢开始迎合起纳西妲的动作。
“嗯~~啊~~~”
“啊~好爽~草神大人~在和我舌吻~啊~小穴要坏掉了~乳头那样拨弄的话~啊~我要高潮了~不行~快一点儿~用肉穴狠狠地插我~啊~快~~~”
下体的快感越来越强,戈尔珊再也不管什么身份什么地位,只知道自己的小穴被人用强壮的肉穴狠狠侵犯着,同时身体的各个部位都得到了极致的挑逗,她放荡地叫着,小穴也变得越来越紧。空气中,水声和三人放荡的叫声不绝于耳。
“老娘也要喷了...这小穴又紧了不少~啊~不行了啊啊啊~给我接好~~~要内喷了哦哦哦哦哦!!!!”
“嗯~肉死我吧~啊!!啊!噫~~~~~~!!!!!”
“呲!!!!!!”
“噗呲!!!!”
戈尔珊满脸崩坏的表情,直接高潮,喷出了金黄色的尿液,全部喷在了赛塔蕾的身上。
赛塔蕾足足喷了半分钟才意犹未尽地停了下来。她缓缓地拔出已经变得半软了的肉穴,戈尔珊的小穴慢慢合拢,从里面流出不少赛塔蕾的白浊爱液,和浸湿床单的戈尔珊的尿液混合到了一起。戈尔珊则全身无力地瘫倒在了床上,双腿大角度分开,露出她有些变得红肿了的小穴,穴口不断开合,里面的爱液看上去无比的色情。
赛塔蕾拿纸简单地擦了擦身子,穿上衣服站了起来,拿起狗绳,只见在不远处的地面上,纳西妲早就已经犬坐在了地上,满脸羞红,伸出舌头等待着主人的命令。
赛塔蕾邪笑一声,接着牵着纳西妲往城内走去,寻找她的下一位主人,留下满身汁水,全裸着瘫倒在床上的戈尔珊。
大巴扎。
“嘿咻!”
再次翘起脚尖,妮露优美地扭动着腰肢,跳动着绝美的花神舞步,发饰伴随着她的红色秀发在空中飞舞,让她蕴藏在其中的红色眼眸更为耀眼迷人。
跳完了一整套舞步之后,妮露也有些微微见汗,尤其是脚下的足汗,有些黏黏糊糊的,让她感到有些行动不便。
跳了一天的舞,今天的脚估计也会很有味道吧...妮露苦恼地叹了口气,走下台去,拿起水杯喝了口水,她要先歇一口气,等一下在进行下一步的训练。
马上就是花神诞祭了,可不能出差错啊...
想着,妮露刚要离开,却突然被一个女子抓住了手腕,妮露顿时一惊。
“你就是妮露吧?和我走一趟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