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34|回复: 0

约会大作战合集臭脚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1-21 10:25:22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周末,美九家门口:
“唉。”士道认了命的叹了口气,确切的说,应该是士织——五河士道的女装限定版五河士织,为了接近身为百合精灵的美九而被设计出来的女装形象。一开始士道对这身行头无比抗拒,但是后来仔细想想,他干过的出格的事已经挺多了,也不差这一次了。他拍拍脸给自己打打气,然后按响了门铃。
“叮咚,叮咚!”
“darling!呀啊!是士织小姐!”开门看见士织的美九激动的一下就把士道抱在怀里,硕大的胸部把他的头吞没了。
“唔唔唔!”士道挣扎了半天才从美九的乳沟里挣脱出来,说道:“啊,美九,我来了。”
“好啦快进来啊!”
“啊美九等等!”
美九几乎是直接把士道拖拽着进入房间,并直接把他拽进了卧室。

“士织小姐~”美九三下五除二就把浑身上下除了白丝马丁靴以外的部分脱的一干二净,此时她双眼迷离,面颊潮红,浑身上下布满了气味浓郁的汗液。看着美九一上来就这么如饥似渴的样子,士道吓得有些发怵。
“士织小姐,别害羞啊!”美九一下子就坐在了士道身上,用双手扒开了那早已泛滥成河的小穴:“士织小姐,你看啊!人家每天都在想你,但是为了今天,人家可是忍了一周没有自慰呢,现在小穴已经痒的难以忍耐了啊!士织小姐,你可要对我好好负责呢!”
“啊啊啊美九你冷静点啊!”士道看着那不停吞吐的蜜穴,宛如一张巨兽的嘴吧,浓烈刺鼻的骚臭气味儿从里面不断散发出来,好像下一秒就要把自己整个吞进去。
“啊啊,我明白了,士织小姐可能是在惦记着人家用马丁靴捂了一星期的酸臭大汗脚吧?士织小姐,它们就在这里哦!来把靴子脱下吧!”美九伸开修长的双腿,把穿着靴子的双脚拿到士道面前。
“呼~”士道尝试着闻了一口,一股浓郁的酸臭直冲鼻腔,士道不禁感受到了恐惧,就连这么厚的靴子都被臭脚汗打透了散发出如此恶心的味道,鞋子要是脱下来会不会被熏死啊?
“darling!darling!”美九晃动着双脚,楚楚可怜的撒起娇来了:“人家捂的好难受啊,士织小姐快帮我脱下鞋子嘛。”
士道无奈,只好抱着英勇就义的决心,拉开靴链,把两只靴子用力拽了下来。
“咳呕!”在靴子被扒下来的一瞬间,超级浓烈的酸臭就像气功波一样直接打在了他的脸上,士道被熏的差点直接吐出来。闷捂一个星期的臭汗脚伴随着大量的臭脚汗倾泻而下,浓郁的白色酸臭脚汗蒸气让能见度都变低了。滴着脚汗的白丝脚已经彻底看不见一点白,整个脚底全是浓黄发黑的污垢,大量的脚汗让整个房间的湿度都变高了,浓烈的酸臭气充满了整个房间。
“呀啊!想不到人家的脚都这么臭了啊,恐怕可以把人直接熏死吧?”美九惬意的扭动双脚,仿佛那散发出地狱般恶臭的脚不是自己的一样。而且事实上,以她臭脚的威力,根本不需要一周,就算是捂三天,正常人类女孩子也绝对坚持不了十分钟就会被活活熏死。
“美九啊,那个,是不是有点太臭了啊!”士道被熏的鼻子都要歪了。他害怕真把这双脚踩在脸上,自己会不会直接被一波带走。
“不~行~哦!”美九笑眯眯的把那双臭汗脚慢慢的踩在士道脸上。
“雅蠛蝶!唔唔唔!”士道痛苦的翻着白眼,如果地狱有气味儿的话,那一定就是美九脚上的气味儿,这是他自从攻略精灵以来闻到过最臭的脚。美九的脚每时每刻都在不断的分泌大量的脚汗,无论是刚分泌的新鲜脚汗发出的浓郁的汗臭,还是前几天的脚汗经过发酵形成的酸臭,包括劣质皮革与脚汗反应的皮革腐臭以及脚上的死皮和角质层本身带有的恶臭都是浓郁到了极点。这原子弹级别的恶臭脚味儿熏的士道头痛欲裂,而美九还调皮的用脚趾和脚掌不停摩擦他的鼻子,让臭味儿更加直接的被吸入。
“呐呐,darling,要好好的闻哦,因为臭味儿没有被闻干净之前,我是不会把脚拿走哦!”
美九把脚狠狠的按在士道的脸上,宽厚的脚掌死死堵住士道的嘴,脚趾窝形成一个小帐篷包裹住了他的鼻子。现在士道只能被迫呼吸着来自脚趾窝里最浓烈的酸臭气了。
“唔,嗯,唔,,,”仅仅是呼吸了几口,士道就感觉脑子昏昏沉沉的,大量脚汗蒸汽的吸入附着到呼吸道内壁,直到肺部,现在士道的整个身体都能感受到从内到外的恶臭。过于浓郁的恶臭熏的他浑身无力,眼看着就要晕过去了。
“唔,darling,这样子太失礼了吧。”美九看到士道真的要不行了,只好把脚拿了下来,士道终于得以呼吸新鲜空气,大口喘息起来。
“对了,破军歌姬——进行曲!”美九突然灵光一闪,用自己歌声的灵力对士道的身体进行了大幅度的强化。
“嘿嘿,现在你的身体承受能力会变得很强了,那,我们继续吧!”美九笑着把臭脚重新踩回士道的脸上,张开脚趾缝,用最纯粹的臭气熏虐着士道。
“唔啊啊啊啊!”刺激性极强的恐怖恶臭让士道生不如死,现在他恨不得在刚才直接晕过去,现在他受到了更加强烈的刺激,浓郁的脚臭让他浑身的神经都在抵抗。但由于身体的强化,他现在根本连晕过去都做不到,只能强行的被美九的脚臭折磨着,现在他真的感受到自己会被活活熏死过去。
“呼呼,darling,有在好好闻呢,只要你在人家的臭脚下坚持十分钟,人家就把蜜汁横流的小穴奖励给你哦!”美九39码的酸臭大脚紧紧捂住士道的脸,不断变换着这种姿势。时而用脚趾摩擦着他的脸,时而把脚趾伸进鼻孔,士道的脸上布满了黄色的浓稠脚汗,瘙痒感刺激着皮肤。而浓烈的酸臭更是无孔不入,不停的刺激着士道的嗅觉,每次呼吸,士道都感觉自己的鼻腔火辣辣的,脚臭味儿浓的让他鼻子都要失灵了。
“加油哦,还有五分钟呢!”美九用脚挑逗的抚摸士道的鼻子,士道现在连干呕的力气都没有了,浓稠的脚汗已经多到顺着脸躺了下来,他的意识已经彻底被无穷的恶臭吞没,只能依靠本能无神的呼吸着。
“嗯,darling,这样呼哧呼哧的闻着人家的臭脚,人家也变得奇怪了,哈啊。”美九看着被自己臭脚熏的七荤八素的士道,那穿着女装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她的性欲一下子就被激发了。她将手指伸进小穴不停扣动着自慰。
“唔,嗯嗯嗯,唔。”而士道已经翻着白眼流着眼泪,浓烈的酸臭让他流着眼泪,神志不清。
“啊!啊!闻啊!士织小姐,狠狠的闻!我这能熏死人的大臭脚!哈啊!好棒啊!”美九越来越兴奋,下体流出了大量爱液,空气中多了一股浓郁的骚臭。
“嗯!啊!快!呼吸!大口呼吸!好好闻闻我的大臭脚!哈啊!”美九把脚狠狠捂住士道的脸,三根手指在小穴里疯狂的抽插。
“来了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美九迎来了一波绝顶高潮,她张开双腿,一大股透明的爱液直接射到了士道脸上。
“哈啊啊~,啊啊~”余韵中的美九头仰天,面色潮红,小穴一开一合的,一股股的爱液不停喷到士道脸上。
“啊啊啊,不行了!人家要darling帮人家舔一舔!”美九直接把自己的小穴按在了士道口鼻上。
“唔唔唔,好臭啊!”本来已经被脚臭熏的快要失去意识的士道立刻被刺鼻的骚臭给熏醒了。粉嫩的小穴里充满了黄色的污垢,浓烈的尿骚伴随着淫水的腥臭味儿不断的从里面散发出来。
“嗯,快舔啊darling,快!如果你不想被人家胯下的骚臭熏死的话。”美九一边催促士道一边挤压着流淌着爱液的小穴,将大量的骚臭送进士道鼻子里。
“吸溜~”士道没有办法,只能伸出舌头舔弄美九的小穴,经验丰富的他立刻就试探出了美九的敏感点,舌头在阴蒂上不断挑逗着。
“啊!啊!darling!哈啊!好会舔啊!嗯,比那些女孩子舔的,好多了哈啊!”美九骑在士道脸上,蜜穴不断包裹住他的口鼻,阴蒂的刺激让她的小穴充血,红的发烫。一股又一股的爱液不停的灌入口中。污垢的骚臭和淫水的腥味儿不断侵蚀着士道的味蕾,本想干呕,但是却被洪水一般的爱液直接压下去了。
“嗯!小穴好舒服!darling,在我的下面,啊!面部被我骚臭的骚穴侵犯着,哈啊!太刺激了!呀啊!不行了!”美九动作越来越快,她粗暴的抓住士道的脑袋,小穴狠狠在他脸上摩擦,污垢与爱液被弄的满脸都是。而那恐怖的骚臭更是让士道难以忍受,比脚臭更加刺鼻,更让人反胃,比起脚臭的闷湿让人晕厥,这骚臭却能刺激得让人神经断裂,只能在清醒中极度痛苦的消磨生命。
“啊!啊!啊!舔啊!操!不行了!又,又要,哈啊啊啊啊!”美九忽然绷直身子,高潮的巨量爱液持续喷了足足两分钟,一股接着一股被灌入士道口中,现在他的肚子都已经被撑得微微隆起。
“darling,喂darling!”美九把意识有些恍惚的士道唤醒。
“哈啊,美九,,,”士道晃了晃脑袋,回应道。
“darling,最后,就用你的肉棒好好满足我吧!我要强奸你,把你操到站不起来为止哦!”美九迫不及待的把小穴对准早已勃起的肉棒,狠狠坐了下去。
“呀啊啊啊啊!”突如其来的快感让美九差点爽的晕了过去:“哈啊,,,这就是,肉棒吗?居然,这么棒!”一直以来抗拒男人,只跟女孩子发生关系的美九从来没有体验过肉棒的快感,今天终于被肉棒插入,给了她从未有过的强烈快感。
“啊!啊!darling,士织小姐,哈啊!”美九开始快速的扭动腰部,肉棒在小穴里快速抽插,啪啪的水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啊,美九,这,太激烈了。”士道爽的直翻白眼,虽然是第一次与男性做爱,但是她的蜜穴却好像活过来一样,不停的蠕动着内壁,仿佛变成了一个榨精机器。
“嗯,哈啊!不可以哦!士织小姐!现在是人家在操你呢!哈啊!人家还要更快哦!”美九更加用力的骑乘,肉棒被反复吞没吐出,变得红肿无比。
“啊!哈啊!美九,我,求你了,慢一点,我真的要不行了!”士道哭哭哀求道,但是他现在身为士织的楚楚可怜模样,求饶更加激发起美九的性欲了。
“啊!嗯!士织小姐,你越这样,人家越兴奋哦!看我今天非操的你一滴不剩!啊!啊!啊!”美九用胳膊夹起士道的双腿,胯部如打桩机一样飞速运动着,大量的淫水早已打湿整个床单,顺着流淌到了地上。现在的美九仿佛一个对着少年(少女?)施暴的强奸犯一样,不顾士道的求饶,疯狂的榨取他的精液。
“啊!啊!操死你!操死你!士织小姐!哈啊啊啊!”美九像发狂的野兽一般强奸着士道,而下面的士道已经潮红着脸,双眼直往上翻,已经被干的失去了意识。
“哈啊!来了来了!操!来了啊啊啊啊啊!”美九一声长啸,高潮的爱液喷涌而出,而士道也同时迎来了高潮,一股浓浓的精液射了足足半分钟才停止,把美九的子宫都射满了。
“破军歌姬,进行曲!”突然,美九再次对士道进行强化。
“美九,你!!!”士道惊恐的望着她。
“士织小姐,今天,说好了,要榨干你哦!哈哈哈!”
“雅蠛蝶~~~~~!”

几个小时后,美九一脸满足的抚摸着自己被射的有些发胀的肚子,她深情的望着双眼翻白浑身抽搐口水横流,已经彻底晕过去的士道,说道:“darling,谢谢你,以后,我只为你一人唱歌。”美九的嘴唇吻向士道,一阵黄色的光芒闪过,美九成功被封印了
啊!啊!舔啊!哈啊!”
豪华的别墅,奢华的装修,著名偶像诱宵美九的卧室里,正在上演淫乱的一幕。一个女孩被美九骑在胯下,她的口鼻被淫水泛滥的小穴包裹住狠狠的摩擦着,另一个女孩被美九的白丝臭脚踩在脚下,不断挣扎着。
“啊!哈啊!好棒!话说啊,我脚下的小可爱,你快点把我的脚舔干净啊,不然我生气了我可是会让你闻到被活活熏死哦。”美九一边享受着胯下女生的口交,一边催促脚下的女孩赶紧给她舔脚。而现在,那个女孩在美九的脚下痛苦的挣扎着,浓烈的酸臭熏的女生神志不清,她仅仅是伸出舌尖触碰了一下,就被那爆炸一般的可怕酸臭弄得剧烈干呕。
“哈,哈,废物!啊!既然这样,那你就被我的臭脚活活熏死吧!”美九把脚狠狠的捂在女生的脸上,恐怖的恶臭不断剥夺着女孩的生命,只见女孩剧烈的抽搐了几下,就不再挣扎了,致命的脚臭味儿把她直接熏死了。
“啊!啊!操啊!操!不行了!来了啊啊啊啊啊!”美九把小穴狠狠的在胯下的女孩脸上摩擦,刺鼻恶心的骚臭让女孩不停翻着白眼。随着高潮的到来,大量淫水喷薄而出,强行灌入女孩的口腔,美九抬起屁股,只见这个女孩也被胯下的骚臭熏的只剩一口气了。
“真是可怜啊,我还是送你个痛快点的吧!”说罢,在女生无神的眼中,美九那只冒着白气的白丝脚在视线里越来越大,,,
“唉,人类女孩子当玩具根本不行嘛,玩没几下就坏掉了。”美九苦恼的离开了,只留下两具冰冷的尸体静静躺在原地。

几天后:
“呼,好危险啊,果然其他完全体的精灵都好强啊,完全不是对手。”美九气喘吁吁的回到家里。刚刚在与士道的学园偶像活动投票打赌里失败,自己恼羞成怒的用破军歌姬把士道身边的精灵全部控制了。本来想要当场结果了换上女装接近自己的士道,结果没想到半路居然杀出个狂三,不仅士道被救走了,自己还差点让狂三给直接办了,要是再慢一点恐怕就要见上帝了。
“不过嘛,,,”美九露出看到猎物的表情:“还是获得了三个很棒的玩具呢!”
“姐姐大人!”耶俱矢,夕弦和四糸乃齐声说道。
美九满意的看着她们三个,把她们带到了房间。
“好累啊今天,忙活一天,又上台演出,出了好多汗啊!”美九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
“姐姐大人,需要毛巾吗?”四糸乃怯声问道。
“啊啦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啊!”看着四糸乃楚楚可怜的模样,美九一把就把她抱住,把四糸乃的头直接埋在自己傲人的双乳之间。
“唔唔姐姐大人!”四糸乃被憋的有些窒息,乳沟里的汗臭让四糸乃有些晕晕的,一旁四糸奈打趣道:“呀啊,小美九真大胆啊!”
“啊啊,脚捂的好难受啊!”美九不安的扭动穿着高跟鞋的白丝脚。
“姐姐大人,就让飓风皇女侍奉你吧!”耶俱矢跪在地上,抓住美九的脚,把高跟鞋脱了下来。
“呜哇!好臭!”耶俱矢差点被突如其来的脚臭味儿直接带走。高跟鞋脱下来的瞬间,大量脚汗蒸汽席卷而来,大量脚汗透过白丝流淌在地上。而白丝也已经被穿的发黄发黑,袜尖硬邦邦的,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浓烈恶臭。
“唔,确实呢,好大的味道啊。”美九捏住鼻子吐槽道,然后她突然露出危险的笑容:“那么,耶俱矢,麻烦你帮我把小腿揉一揉好吗?”
“是的姐姐大人。”耶俱矢便开始给美九进行腿部按摩,而那39码的脚掌发黑的酸臭大脚距离耶俱矢的鼻子不过十几厘米,刺鼻的脚臭让耶俱矢不断产生呕吐的感觉。
“往上一点啊!”美九命令道。
“是。”耶俱矢开始逐渐按摩到美九的小腿后部,随着距离变远,她不得不让自己身子靠前,而这样就导致她的脸距离美九的臭脚越来越近,现在这只臭脚已经近在咫尺,眼看就要贴到耶俱矢鼻子上。闷热的酸臭脚气源源不断的被耶俱矢吸收,她现在感觉脑袋昏昏的。
“唉你的力道怎么减弱了啊?”美九明知故问,甚至不停扭动脚趾,把更加浓郁的酸臭味儿送进耶俱矢鼻腔里。
“姐姐大人,我,,,”耶俱矢晃了晃头,她努力让自己在弥天的恶臭中保留意识,双手用力的为美九按摩着。
而美九看到耶俱矢还能坚持住,她坏坏一笑,突然把脚狠狠的踩在耶俱矢脸上。
“唔唔唔!”宛如毒气一般的剧烈恶臭顿时熏的耶俱矢浑身发抖,她本能的想要把这只脚拿走,但是浓郁的脚臭熏的她根本使不上力气。
“好好享受一下我的脚吧!这可是你的福分,那些凡人根本承受不住,没几秒钟就被熏死了,只有身为精灵的你才能品尝到最绝妙的味道哦!”美九一边说笑着,一边张开脚趾,把脚趾缝狠狠堵在耶俱矢鼻子上,最浓烈的臭味儿被尽数释放。只见耶俱矢痛苦的挣扎了几下,就脑袋一歪,失去意识直接晕过去了。
“嗯嗯,真不错!”美九满意的用脚尖点了点耶俱矢的脸,说道:“果然还是精灵好玩,体质过硬,居然在我的臭脚下坚持这么久才晕过去。啊啊!人家要兴奋起来了!”美九把手伸进内裤里扣动着。
“我的四糸乃小可爱!”美九突然叫怀里的四糸乃。
“是!姐姐大人!”四糸乃突然一激灵。
“可以拜托你帮我清理一下这里吗?”美九抬起胳膊,把汗淋淋的腋窝漏出来。腋窝里没有一根腋毛,洁白美丽,但是从这美丽的腋窝里却散发着难以理解的刺鼻狐臭。
“咦!好,好的!”一向有些胆小的四糸乃不敢违背美九的意思,只能颤颤巍巍的伸出舌头渐渐舔过去。
“额啊!呜呜!”仅仅是舌尖的触碰,就让四糸乃差点哭出来。这腋窝里全是黏糊糊的汗液,随着美九一天的运动下发酵形成烂洋葱一般的刺鼻狐臭,可怕的味道在四糸乃的舌尖炸开,让她感觉有些反胃。
“呜呜呜,四糸乃,你嫌弃我嘛?”美九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看着四糸乃。
“啊啊,没,对,对不起姐姐大人。”天真的四糸乃慌张的道着歉,然后一咬牙就把自己的脸埋进腋窝里,伸出舌头开始为美九清理。
“呀啊,好棒啊四糸乃,再努力的帮我清理。”美九享受着四糸乃的服侍,而四糸乃已经被浓烈的狐臭熏的两眼翻白了。她的鼻子被腋窝环绕着包裹起来,腋窝里的臭汗散发着浓郁的汗臭和狐臭,不断刺激着四糸乃的神经。而每次张开嘴,美九腋窝里就会有大量的汗液流进嘴里,臭味儿熏的四糸乃痛苦的干呕着。
“啊啊,好舒服!哈啊”美九发出轻轻的呻吟,她换了个姿势,直接把四糸乃按在下面然后趴在她身上,用腋窝紧紧夹住四糸乃的头。
“唔唔!姐姐大人!不要,,,”四糸乃苦苦哀求着,腋窝的汗被涂的满脸都是,致命的狐臭从四面八方袭来,恐怖的恶臭让四糸乃浑身发抖,她痛苦的在美九身下扭动着,想要逃离。
“不可以哦!在你把姐姐腋窝清理干净前,都不可以乱动哦!”美九调皮的一边用戏谑的语气调侃,一边夹紧腋窝,让四糸乃的脸彻底被捂在自己的腋窝里。
“唔,唔唔唔!”与腋窝零距离的解除,更加浓郁的恶臭被四糸乃直观的感受到,潮湿的腋汗,浓重的汗臭与狐臭的结合,不断破坏四糸乃的大脑。为了赶紧逃离这恐怖的狐臭地狱,她只得忍一口气,拼命的大口舔舐腋窝,赶紧得到释放。终于,在四糸乃的不懈努力下,美九满意的放开了她。
美九夸奖道:“啊啊,舔的好干净啊!”
然而四糸乃连回复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痛苦的趴在床上,大口喘着粗气,连动都没法动一下。
“好可怜啊,被人家的狐臭熏成这个样子。”美九怜悯的感叹着,突然,她露出阴险的笑容:“那,姐姐来给你提提神!”说罢,美九把另一只腋窝狠狠夹住四糸乃的脸。
“呃!唔唔唔!不,不要!”突如其来的刺鼻狐臭又把四糸乃给熏的精神了过来,她无力的挣扎着,想要逃离这地狱般的恶臭。
“不可以哦!”美九把腋窝不停的上下收紧再松开,形成快速的狐臭气流,不停的被强行吹进四糸乃的鼻子里。渐渐的,四糸乃眼神越来越迷离,面色惨白,肚子不停的翻滚着,好像中了毒一样。
“唔啊!”美九放开神志不清的四糸乃,伸了个懒腰,然后一把脱下内裤,露出流淌着爱液的小穴:“刚才弄得人家都来感觉了,夕弦,拜托你帮我舔舔下边喽。”
“遵命,姐姐大人。”夕弦来到美九面前,把脸凑到了她的胯下。
“抓到了!不许逃跑哦!”美九突然用双手控制住夕弦的头。夕弦疑惑美九为什么这么做,可是当她呼吸了一下,她立刻就明白了。
“唔,啊,,,可怕,好臭!”那诱人的小穴一张一合的虽然美丽,但是却释放出难闻的骚臭。小穴里布满肉眼可见的黄色污垢和尿渍,配合淫水渐渐溶解,形成难以忍受的恐怖恶臭。而美九正是防止夕弦半路被熏的逃跑才控制住她。
夕弦不禁想往后退,美九直接把她拽住,然后把小穴贴住夕弦的鼻子,浓烈的骚臭熏的夕弦直流眼泪,美九警告她:“不可以逃!你快点把我舔高潮了才行!否则可没完没了哦!”说罢,美九把小穴在夕弦鼻子上抽插了两下,用可怕的骚臭威胁她。
“渍,吸溜,唔。”夕弦卖力的把舌头伸进小穴搅动着。
“啊,嗯,舔啊!哈啊!夕弦你的技术好棒啊!”美九陶醉的享受着夕弦的口交,小穴里不断流淌出骚臭的爱液。而夕弦被刺鼻的骚臭呛得睁不开眼睛,骚臭的淫水源源不断的从蜜穴里流出,又骚又咸的恶心的气味儿让夕弦有些头疼。
“哈!快!再快,再深一点!啊!”美九一脸潮红的看着夕弦,嘴里发出淫荡的娇喘,夕弦现在仿佛带上了痛苦面具,浓烈的骚臭熏的她意识模糊。
“嗯!对!就是那里!用力!哈啊!操!”美九已经兴奋到了极点,小穴的爱液已经如泉涌一般。
“来!姐姐给你洗个脸!”美九突然发狂一般的把小穴狠狠按在夕弦的脸上,大量的淫水瞬间就把夕弦的脸弄湿,粘稠的淫水伴随着强烈的骚臭,透过夕弦的皮肤渐渐渗透,夕弦现在感觉自己满脸都是挥之不去的骚臭。
“啊!啊!啊!好爽!”美九把小穴狠狠的在夕弦脸上摩擦,现在的夕弦已然成为了一个自慰棒,被美九无情的强奸着。
“啊!啊!要来了!给我张嘴!啊!啊啊啊啊啊啊!”高潮的美九粗暴的把夕弦的嘴扒开,巨量淫水被无情灌进夕弦嘴里。无与伦比的骚臭直接在夕弦的口腔,食道和胃里炸开,等美九一脸满足的放开夕弦时,她已经翻着白眼,躺在地上神志全无了。
看着三个已经被玩的半昏迷的精灵,美九很满意:“果然还是精灵才能玩啊,可惜被封印的精灵抵抗力还是太差了点,然而完全体的人家打不过也控制不了,,,”美九叹了口气,不过毕竟以自己的实力,能拿下三个封印的精灵都已经算是撞大运了,真来个完全体的比如狂三,自己只有躺的份。
“不过没关系,这样也可以再玩一回合。破军歌姬!”美九显现了天使,她轻轻弹了几下:“进行曲!”美九对三个精灵释放了增强身体抵抗力的音符。
“现在,给我起身!由四糸乃来为我口交,夕弦和耶俱矢分别来舔我的双脚!”美九用带有灵力的控制音波下令,“是,姐姐大人!”已经半昏迷的三人居然无意识的起身开始机械的按照美九的命令进行侍奉。
“啊!哈啊!嗯!爽!快!”美九享受着三个精灵的侍奉,四糸乃用可爱的小舌头卖力舔舐着小穴,大量骚臭的淫水被她吞下去。耶俱矢把鼻子狠狠顶到美九滴着黄色脚汗的白丝臭脚上,把上面的酸臭脚臭狠狠的吸进鼻子里,每次呼吸都被臭的浑身颤抖直翻白眼。而夕弦则把另一只脚的半个脚掌含在嘴里,用舌头清理脚趾缝里的脚汗脚泥,剧烈酸臭的味道让她舌头都快要失灵了。
“用力!用力!哈啊!现在,啊!我要你们,一边继续你们的工作,一边,哈啊!一边自慰!”美九一边大声呻吟,一边下达控制命令。于是接下来,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极度淫荡,三个精灵开始把手伸进自己的内裤,开始自慰,此起彼伏的娇喘回荡在房间里。
“啊!嘶呼!姐姐大人的臭脚!嗯嗯!”
“唔!呕唔!脚汗的味道!赛高!”
“嗯,嗯!姐姐大人,嗯!”
“哈啊!大家!都好棒!哈啊!快!用力!啊!闻我的臭脚!舔我的小穴!哈啊!啊啊啊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里终于安静了下来,美九躺在被淫水打透床单的床上,一脸满足的看着一波接一波高潮,最终被自己的脚臭和骚臭熏的彻底昏迷的三个精灵,她舔了一下嘴唇,说道:“今天真不错,下次,我会好好把你们都操到高潮的!”

DEM的指挥室里:
“这就是公主吗?”
“是的,威斯考特,她就是公主。”
“嗯,很好,接下来只要把五河士道抓来,就可以有办法让她反转了。”










。”夕弦宣布了计时。
“哇哈哈!飓风皇女之力无人可敌的夕弦!”耶俱矢骄傲的对夕弦挑衅。
夕弦只是一脸冷漠的回答道:“不屑,胜负还未知。”“哇哈哈,吾之幽冥魔眼已看到汝之必输结局!”
“反驳,耶俱矢一定会在关键时刻泄气,把自己先玩坏!”
“哼!即将被深渊吞噬的败者,不久便让汝跪在吾之脚下!”
“宣战,这场战斗获胜的一定是夕弦。”
“飓风双子的恋足争夺战,开始!”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发展啊啊啊啊啊!”

时间追溯回今天上午,士道修学旅行在海边遇到了掌控飓风力量的双子精灵——八舞耶具失和八舞夕弦并阻止了二人的争斗。根据她们本人的说法,第二天八舞将会变回一人,二人的争斗正是希望决定谁才是留下的那个。
“所以,男人!来做吾等飓风皇女比赛之判决!”耶俱矢以中二的语气命令士道。
“附议,让男人心动的比赛正需要男人当裁判。”夕弦则是面无表情的在旁边附和。
“啊这,,,”士道被如此主动的两个精灵跟弄懵了,他点点头说道:“那个,没问题,只是,比赛有什么具体规则啊?”
“吾等向汝发动爱之攻势,看汝先俯首称臣于谁。”耶俱矢宣布规则。(各种sm资源的加扣3587165401)
“翻译,我们对你进行恋爱攻略,看谁先攻略你。”夕弦对耶俱矢那听不懂的中二病对话进行翻译。
弗拉克西指挥部里:
“所以,就是这么回事吗?”琴里问道:“这不是挺好吗,两个精灵主动接近你,省了不少事吧。”
士道一拍脑袋,头疼的说道:“话虽如此,但是,对方是这么奇怪的两个家伙,不晓得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
而琴里仿佛胜券在握,说道:“不要怕,弗拉克西已经派人去接近她们了,你的喜好什么的都会告诉他们,你就好好享受就行了。”
士道突然感到一阵恶寒,,,

时间回到现在,于是,就发生了这么一幕,士道恋足的各种喜好甚至细节全被告知了八舞姐妹,原本该是正常的约会变成了恋足比拼大赛。
“这,就是,欧亨利式结尾吗?”士道双眼无神的苦笑着,仿佛命运已经被玩弄于股掌之间。
“行了!别哭丧着脸了!两个美少女主动用脚调教你你还不满意了?”琴里隔着耳麦骂道。
“唉没有,只是觉得隐隐的腰疼。”士道小声吐槽道。
“行了,别废话了!”琴里叫道。
“所以,你们谁先来啊?”士道认命了,立刻进入角色开始组织比赛。
“库库库!那就由我飓风之皇女耶俱矢开始,吾之玉足所发摄魂之气会令汝欲仙欲死!”耶俱矢摆出看不懂的POSS宣誓着。昨天令音把士道的恋足爱好告诉了八舞姐妹,一向唱反调的二人见解各不相同。一向以激进硬派为自己作风的耶俱矢第一反应便认为最刺激士道的是少女足部的恶臭,因此她准备以最浓烈的脚臭快速取得胜负。
“翻译,耶俱矢说她会用她的脚臭味儿爽死你。嘲笑,耶俱矢的脚很臭,比腌了一个月过期的烂咸鱼还臭。”夕弦一边在旁边翻译一边嘲笑着。
“闭嘴!吵,吵死了!”耶俱矢一时间尴尬的甚至开始正常说话了。
“总之,咳咳”耶俱矢调整好姿势:“汝先坐好,不要乱动。”
“哦哦。”士道听话的乖乖坐好。
“接下来,沉迷于吾之玉足的醉人香气吧!”耶俱矢大笑着把鞋子脱了下来,一瞬间闷捂了不知道多久的浓烈的酸臭脚气从原地炸开,立刻就充满了整个房间。耶俱矢的白丝脚惬意的扭动着,丝袜早已被脚汗浸透,脚底哪还有一点白色,全是浓黄甚至发黑的脚汗脚垢,少女的脚型被印刻的清清楚楚。多余的黄色脚汗从脚上不断被甩下来,脚上的白色烟雾也随着脚部运动扩散开,甚至让房间的湿度都上升了一个档次。耶俱矢一脸坏笑的把滴着汗的酸臭丝袜脚按在士道的鼻子上。
“咳,咳咳!唔好臭!”士道被突如其来的刺鼻脚臭熏的直咳嗽:“咳咳!这,这也太臭了!哇啊!”
“哼哼,如何,飓风皇女封印五日才被解放的浓郁足臭?”耶俱矢一脸骄傲的笑着。
“疑问,耶俱矢捂了五天的臭脚威力怎么样?”旁边的夕弦担任了翻译官。
“咳,厉害!呕,,,”士道感觉一瞬间就开始反胃了。事实证明耶俱矢的中二病跟其他人不一样,别人中二都是幻想的产物,而耶俱矢则是把现实的东西中二化。飓风皇女是因为她真的能操纵暴风,漆黑魔枪是因为她的天使真的是个巨大的长枪,当然,也包括了这闷了五天的酸臭丝袜脚。
“库库库,仅仅一回合就难以承受吾足臭,不如直接将汝的巨龙臣服于妾身吧!”耶俱矢把脚趾狠狠夹住士道鼻子,用最浓的脚臭狠狠熏捂着士道。
“翻译,一上来就被熏的受不了了,干脆直接射出来算了。”夕弦不满的说道。
“唔嗯,,,这,,,唔。”短短几秒,宛如过期几个月的臭酸菜混合纳豆的剧烈酸臭恶臭熏的士道神志不清。与其他精灵的易汗体质愣是捂出来的臭脚不同,耶俱矢是天生就带有极其浓郁的体味的体质,即便是不怎么捂脚,洗完澡都会有一股深入骨髓的恶臭残留在脚上,现在加上脚汗的加持,便酿成这足以熏死人的恶臭。
“哼哼,沉醉于吾之足臭地狱,唤醒汝之深渊黑龙!”耶俱矢把两只脚同时捂到士道脸上,双倍的浓烈脚臭让士道难以忍受,他无力的用双手握住耶俱矢的脚踝试图挪开脚,但是耶俱矢坚实有力的臭汗脚纹丝不动。她不断把脚在士道脸上挤压,大量脚汗从丝袜里被挤压出来,像洗脸一样从士道脸上滴落。闷热的浓郁酸臭脚气不同被强行灌进士道鼻子里,士道渐渐软瘫的躺在地上,而此时他的肉棒已经坚硬如铁了。
“翻译,闻着我的浓烈脚臭硬起来吧!”夕弦继续补充翻译道。
耶俱矢把士道的裤子扒下来,坚硬的肉棒狠狠的矗立着。耶俱矢赞叹道:“如此可怕的炼狱黑龙啊。”她把脚用力的踩在肉棒上,直接给肉棒踩的弯到了士道腹部。
“啊啊啊啊!轻点,轻点!”本来已经快要被熏晕的士道突然被这剧痛刺激的精神了,他大叫哀求耶俱矢轻一点。
“库库库,汝在说什么啊?斩杀魔龙需用尽全力!”耶俱矢用脚趾夹住肉棒,在士道肚子上狠狠搓弄。
“疑惑,不许求饶,想要让你射精必须用尽全力。”
“飓风!听我号令!汇聚于此!伴随吾足臭之气,化作斩杀魔龙之剑!魔龙啊!飓风皇女圣光之足会净化你污秽之血!胜败,在此定夺!”耶俱矢喊出了完全听不懂的口号。
“翻译,耶俱矢要用风把脚臭全部强迫吹进你的鼻子,然后给你踩射。”
耶俱矢一挥手,一股细小但是强劲的风柱被造出来,透过耶俱矢的白丝臭脚吹进了士道的鼻子。
“唔唔唔!哇啊啊!”大量脚汗与脚趾缝间积攒的浓烈恶臭混合在一起,被风吹成蒸汽以极快的速度强行灌到士道鼻子里,难以形容的恶臭让士道感觉他的肺都火辣辣的疼。然而正是这极端恐怖的恶臭让士道的肉棒无比舒爽。
“投降吧投降吧!败走于飓风皇女圣足之下!”耶俱矢兴奋的用脚狠狠挤压,前后撸动肉棒,并加大风力,用自己堪比毒气弹的酸臭脚狠狠的熏捂士道,用脚臭提升士道的兴奋度。
“噗!”终于,浓稠的精液喷出,一道靓丽的抛物线,射到两米外的地上。
“确认,6分17秒。”夕弦宣布了计时。
“哇哈哈!飓风皇女之力无人可敌的夕弦!”耶俱矢骄傲的对夕弦挑衅。
夕弦只是一脸冷漠的回答道:“不屑,胜负还未知。”

让士道休息了一会儿,夕弦来到士道面前,说道:“确认,接下来让夕弦来给你无上的快感。”之前听到了同样的信息,与激进活泼喜欢用蛮力解决问题的耶俱矢不一样,夕弦性情更加安静随和,喜欢用技巧和战术解决问题。从体味上夕弦是比不过耶俱矢的,而且夕弦本人也认为气味并不是决定因素,适当的脚臭配合足交的高潮技巧才是让男人射精的关键。
“呼吸,闻闻夕弦的味道。”夕弦把鞋子脱下来,白丝臭脚带着浓郁的脚汗雾气,夕弦的丝袜脚脚汗同样丰富,脚汗顺着脚跟滴落,浓烈的新鲜脚汗味儿混合着酸臭充满了房间。白丝同样被脚汗染的难以看到原本的颜色,比起耶俱矢瘦长骨干的脚,夕弦的脚肉嘟嘟的,脚掌宽厚,是足交的极品。
“呼!哈啊!”士道把脸凑到夕弦的脚底,大口闻了一下,浓郁的汗臭酸臭熏的士道浑身发抖,他陶醉的闻着臭脚,仿佛品尝着最美味的圣物。
“库库库,夕弦啊,汝的足臭不够看啊!”耶俱矢嘲笑道。
“聒噪,好好的看我怎么赢你。”夕弦反驳耶俱矢。她用柔软的脚掌在士道脸上轻轻的按动,或是用脚趾跳动士道的鼻子,时而用脚心挤压士道的脸,此时的士道已经大脑一片空白了。
“唔,好棒!哈啊!”士道忘情的闻着夕弦的臭脚,虽然气味儿没有耶俱矢那样的杀伤力,但是这恰到好处的味道更是让士道陶醉的宛如身处仙境。
“询问,夕弦的脚臭让你很舒服吗?”夕弦挑逗着用脚趾点士道的鼻尖,把大量的白色脚汗蒸汽送进士道鼻子里。
“嗯!好臭!好爽!”士道大口的呼吸着,胯下的肉棒越来越大。
“满意,兴奋起来了,来好好享受夕弦的足交吧!”夕弦把一只丝袜脚的脚掌轻轻按在龟头上,几滴脚汗被挤压出来随着马眼流进尿道。脚汗的刺激让龟头越来越红肿,瘙痒的感觉让士道浑身颤抖。
“嘲笑,夕弦的酸臭脚汗就让你这么舒服吗?果然是个喜欢女孩子臭脚的变态呢。”夕弦露出坏笑,一边用语言羞辱士道,一边把自己肥嫩的脚掌放在肉棒上轻轻搓动。
“唔,夕弦,我,,,”士道感觉有些羞耻,想要试图辩解。
然而夕弦并不给他机会,她灵活的脚趾摆成一个窝,把龟头包裹住揉搓,前所未有的快感让士道爽的说不出话。
“疑惑,明明嘴上抗拒,但是身体却很诚实,肉棒越来越硬了。”夕弦开始渐渐的加大力道,她把脚心捂住士道的嘴,把脚趾窝捂在士道鼻子上,让他尽情享受自己最浓郁的汗臭脚。另一只脚也渐渐发力,用更快的速度撸动肉棒,欲罢不能的快感让士道本能的大口喘息着,他努力的挺着腰部配合夕弦的足交。
“嗯,嗯,,,”士道发出呻吟的声音,夕弦的足交技术实在是很厉害,力道不轻不重,比起耶俱矢的蛮力催射,夕弦的技巧更懂得如何刺激男人的敏感点以及如何挑起男人的性欲。
“询问,夕弦的臭脚比起耶俱矢的怎么样?是不是比那双除了臭咸鱼的味道一无是处的臭脚棒多了?”夕弦一边足交还不忘挑衅耶俱矢。
“你你你你说什么!我的脚怎么一无是处了?还不是让他射出来了!”耶俱矢气急败坏的辩解。
“嘲笑,咳嘶咳嘶,根本不懂男人。”夕弦继续嘲笑着。
而士道的先走汁已经流的沾满了夕弦的丝袜脚,现在距离射精已经差不了多久了。
“必杀,夕弦的风,是这样使用的。”夕弦发动风力,但是她用风吹的不是捂在士道脸上的脚,而是用不大不小的微风刺激士道的肉棒,辅助自己的足交。
“哇啊!好,好爽啊!”士道感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他的脸用力紧紧贴住夕弦的臭脚,让脚汗涂满自己的脸,享受着浓郁的脚汗味道,而下体更是主动的抽插夕弦的脚趾缝。
“询问,想不想射精啊?”夕弦诱惑着士道。
“嗯,想,快,快!”士道本能的祈求夕弦帮他射精。
“首肯,那么,看夕弦脚丫的厉害。”夕弦让微风从上往下吹,灌进士道的马眼,凉飕飕的触感让士道的肉棒受到了强烈刺激,而夕弦用脚趾握住肉棒,用力的上下撸动。风刺激内壁,脚刺激外部,由内而外的全方位快感让士道感到自己的魂都要飞了。他大吼一声立刻射出一股浓稠的精液,然后气喘吁吁的躺在地上。
“什么?也是6分17秒?”耶俱矢惊讶的说道。
“惊讶,果然我与耶俱矢是棋逢对手。”夕弦叹气道:“看来,我们的争斗,凡人参与根本没有意义。”
“哼,果然还是吾漆黑魔枪才是王道!来吧夕弦!”二人看打了平手,最终决定还是用蛮力打架的方式解决问题。

“什么?怎么搞的?怎么打起来了!”琴里慌张的喊到。
二人飞跃在高空,以极快的速度对打,所到之处掀起巨大的风暴。
“士道!快阻止她们!士道!!!”琴里赶紧呼喊还在高潮余韵的士道。终于,在喊了五分钟后,士道再次支愣起来了。
“你俩住手!”士道声嘶力竭的大喊。
“凡人,我等的战斗不要插手!”
“附议,我们的事只能我们自己解决。”
二人并没有停手的意思。
“琴里!怎么办!”士道慌张的请求援助。
“所有人!快点选择!”
    1. 要么比点别的吧?
    2.为什么不能和平的解决问题?
    3.飓风之子就这?
“现在剑拔弩张,和平应该是不可能吧?”
“他俩比的东西应该有一百多个了,再换换什么啊?”
“确实,激将法的话,其实最能激发她们的斗志了。”
“士道,选三!”琴里命令道。
“你们飓风之子,就这???就这???就这???”士道大声的挑衅二人。
突然,空气寂静的死一般的可怕。士道继续道:“你们不敢面对我吗!连凡人都战胜不了,你们还能干嘛?有本事下来,正面干我啊!”
“夕弦,这家伙,有点过份啊!”
“首肯,令人不悦。”
“呐,夕弦,上了他?”
“同意,上了他!”
“砰!”士道被二人瞬间按倒在地上。
“士道,你在小看我们飓风之子是吧?”耶俱矢露出可怕的笑容。
“疑问,看来你对自己的身体很有自信啊。”夕弦附和道。
“你们,你们要干嘛?”士道望着二人惊恐的问道。
“当然是干趴你!”二人心有灵犀的同时回答。
耶俱矢脱下长靴,灵装下的粉色荧光丝袜吸抱了浓郁的脚汗,她把脚狠狠踩在士道脸上,无与伦比的刺鼻酸臭瞬间就吞没了士道的意识,他瘫在地上,双手无助的挣扎着。而夕弦也脱下靴子,把紫色荧光的丝袜臭脚踩在肉棒上不断揉搓。
“库库库,我和夕弦的双重足之攻击,汝可承受啊?”耶俱矢高傲的问道。
“首肯,耶俱矢的脚臭,配合夕弦的足交,让你爽上天。”夕弦紧跟其后。
“唔唔!不,,,咳咳。”士道翻着白眼,一边忍耐着着耶俱矢的强制臭脚熏捂,一边享受着夕弦的无上足交,双倍的快感让他泄了一次又一次,终于,在反复的调教下,八舞双子发情了。
“哼,看吾之幽冥洞府,吞噬深渊之巨龙,将其能量吸收的一点不剩!”耶俱矢把淫水泛滥的小穴狠狠的坐在士道肉棒上,剧烈的上下抽插。
“啊!啊!好棒!魔力,不断溢出,嗯,哈啊!”耶俱矢满脸潮红,腰腹不断用力,无情的强奸着士道的肉棒。
“恳求,夕弦也想爽一爽。”看着耶俱矢发情,夕弦也控制不住了,她把自己肥美多汁的淫穴糊在士道的口鼻,前后摩擦了起来。
“嗯,哈啊!赞赏,这真的,好爽,哈啊!”夕弦的动作相对温柔但是却让士道倍感窒息。源源不断的爱液流淌进士道的口鼻,骚臭有些发腥的味道让他越来越兴奋。
“啊!啊!狠狠的,用力!用力插!”耶俱矢已经兴奋的忘记了自己的中二病语言,开始发出本能的下流的娇喘,她的动作越来越快,小穴与肉棒啪啪啪的快速交合,甚至操出了大量飞沫。
“嗯!夕弦的小穴!嗯,好棒!哈啊!不行了!”夕弦也是满脸潮红的用自己的小穴强奸士道的脸,用力的扭动着腰部,让士道的整张脸都被小穴蹭了个遍。
“哈啊!啊!啊!高潮了啊啊啊啊!”
“嗯,夕弦也,哈啊,啊啊啊啊啊!”
二人同时达到了绝顶的高潮,而士道也把精液狠狠的射进耶俱矢的子宫。
“哈啊,哈啊。”士道虚弱的在地上喘着粗气,却看到八舞二人可怕的笑脸。
“哼哼,巨龙之魔力还没完全吸收呢。”
“附议,夕弦也要肉棒!
于是二人换了个体位,夕弦把自己的小穴对着肉棒骑乘,而耶俱矢则用自己的小穴颜骑。淫乱的画面持续了不知道多久,等待二人平静下来,射精过度的士道已然躺在地上晕死过去不动了。

“呼,真爽啊。”耶俱矢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感叹道。
“附议,夕弦也是。”
“呐,夕弦,不得不说,士道他,真的有意思,他阻止了我们的斗争。”
“首肯,也让我们尽了兴。”
“呐,夕弦,以后,你愿意跟我一起,在这个男人身边,做快乐的事吗?”
“同意,夕弦也想跟耶俱矢一起过上美妙的生活。”
二人心有灵犀的笑了笑,待到士道虚弱的醒来,二人投奔到士道的怀里:“要对我们负责哦。”两个嘴唇一起吻向士道,橙色的光芒闪过,八舞终于被封印了。

过几天,士道家里:
“今天应该是我吧?!”十香大叫道。
“那,那个,也可能,是我。”四糸乃小声说道。
“库库库,今天士道是我们的!”耶俱矢摆着神奇的POSS宣誓。
“附议,今天士道是我和耶俱矢的共同财产。”夕弦附议。
“不要啊!!!”士道惨绝人寰的叫声响彻整个街道,今天士道家里又是一片和谐呢(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