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59|回复: 0

{色缘之空1}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1-20 18:5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色缘之空:被亲妹妹春日野穹淫汁拌饭以下克上的哥哥悠的自卫反击战】【烈焰狂徒 著】

  “哥,哥,来嘛……”穹刚刚洗浴完的身子慵懒地躺在床上,洁白睡袍几乎裹不住她娇艳的胴体,挺翘雪臀与赤裸肩头勾勒出让人呼吸堵滞的完美曲线,她昂头看着床边身材修长的哥哥,下巴微微扬起,纤长的双腿自睡袍中伸出轻轻搓动,柔美的脸颊上带着一抹笑意,“来嘛,来帮妹妹破处吧……”
  悠看着妹妹玲珑浮凸的身躯,呼吸略微紊乱,脑子有些燥热发涨,他轻轻一笑,旋即恢复平静,伸手作出解衬衫纽扣的动作,向床上俯身移去,说:“那哥哥就来了哦……”
  穹的身子一滑就远了,咯咯笑着:“哥,你真是禽兽呢,连自己的亲妹妹都想搞……”
  悠就势坐在床边,使劲拍了一下穹的屁股,“啪”的一声脆响,穹像只小虾似的差点跳了起来,脸颊瞬间就红了。悠佯怒着说:“死丫头,就知道胡闹!还不早点睡,明天还要早起上学呢!”不过,他收回的手放在身子一侧,不由下意识的捻了一捻。这丫头的臀部,还真是又弹手又圆翘,发育的真好呢。
  “哥,来这里这么久, 你连女朋友都找不到,妹妹好可怜你哦。”穹又恢复了调皮的样子,“要不然,就让妹妹当你女朋友得了,那你就既有一个可爱的妹妹可以疼,又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可以爱了,简直两全其美啊。哥,真的不来宠幸妹妹吗?妹妹里面今天可是特地的什么都没穿哦……”穹掀了掀袍角,露出如玉小腿和笔直浑圆的大腿,狡黠地嘿嘿直笑。
  悠呼吸几乎一滞,佯着板起脸,说:“再说哥就真的把你给就地正法了啊。早点睡,别想太多乱七八糟的。”
  穹柔柔一笑,说:“嗯,知道啦,知道啦,哥哥明明是有色心没色胆,觊觎妹妹的肉体,又不敢下手,嘿嘿……”
  悠摇摇头无奈地回到自己房间,感觉手指似乎黏黏的,仿佛还萦绕着妹妹臀部的幽香,不禁有些心猿意马起来,但他马上打断了自己的遐想,低声骂道:“混蛋,她可是你的亲妹妹啊……”
  夜里,悠做了一个旖旎春梦,他梦到自己在夏日的林野中,和一个女孩子激情缠绵,他的粗大从背后进入了女孩身体,腰身耸动,满心感受着女孩臀部的柔嫩丰挺,小穴的湿滑温润,女孩大声呻吟,不住地颤抖叫唤。云收雨住,悠把女孩掰了过来,却看到是穹那张醉染酡红的精致脸颊,嘴角流着银亮涎液,痴痴呜泣:“哥,好厉害,妹妹被你搞坏了……”
  “啊……”悠吓的一个踉跄,猛然从梦中惊醒过来,借着皓白的月色,看到床单上湿漉了一大片。
  隔壁的房间,穹仰躺在洁白的大床上,粉腻的双腿曲起搓动,两手伸进下身,身子在被单的遮盖下不停的绞扭,口中呢喃叫着:“哥,用力,啊,快用力……”
  ……
  悠一大早就迷迷糊糊的醒了,抱着脏掉的床单走向卫生间,要把它丢到洗衣机里。
  刚打开卫生间的外门,发现一身白色睡衣的穹赫然已在里面,刚将自己的床单塞进洗衣机中。
  悠开口道:“怎么一大早你就在洗床单啊?”
  穹皱了皱小鼻子,道:“你才是呢,不也是一大早就拿着床单进来……莫非,哥昨晚想妹妹太着迷,忍不住做了春梦出现梦遗,肮脏的精液把床单射湿了么……咯咯……”
  悠吓了一跳,没想到妹妹一猜这么准,脸色一红,道:“别……别胡说了……怎么可能呢……只是几天没换,感觉有些味道,就拿来洗而已……”
  穹把洗衣机让出来,轻快地走到悠身边,踮起脚尖将气息吐到悠的耳朵上,小声道:“哥,如果床单上有精子,绞在一起洗的话,可能会让妹妹意外怀孕哦……”
  悠又吓了一跳,旋即醒悟穹说的没有一点道理,轻哼了一声,毫不犹豫地将床单也放进洗衣机中,然而放洗衣液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多加了一些,暗想有备无患,晾晒的时候再多晒几天好啦,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我们是双胞胎兄妹,哥哥让妹妹怀孕的可能性一皮米都没有,是绝对的零。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亦然……”
  “咯咯……那可不一定哦……如果哥哪一天兽性大发,把妹妹绑在床上强奸,用哥的大肉棒插进妹妹小穴,狠狠射精的话,妹妹身为发育健全成熟的女性,也是有极大概率会怀孕的呀……”
  听着身材娇小的穹在那儿胡说八道,悠却猛然感到腹下一阵火热,努力按捺下心中骚动,在洗衣机开关按钮上重重按了一下,道:“哼,快去洗漱换衣服吧,我去做早餐了,还要早早上学呢……今天不许逃课,不然晚上回来有你好看的……”
  “嘻嘻……知道啦……妹妹会乖乖的……今天开始,我要学会转变身分了呢,万一将来那天哥哥打算化身禽兽的时候,妹妹也要做好献出处女之身的准备呀……”
  “你……”
  看着穹活泼可爱地溜出去的身影,悠很是为她的恶劣性格感到无奈。
  做好早餐,匆忙吃过,简单收拾一下,拿起书包,两人互相审视一番,没发现什么打扮上问题,于是锁好门一起去上学。
  路上不断碰到同学,越聚越多,一起向学校走去,快到学校时,悠和穹兄妹俩身边就围了一群人。
  有大小姐,有巫女,有邻居姐姐,有女班长,还有路人男……
  穹紧紧拽住悠的手袖,死死不放开,看着热心围绕在悠身边的这些人,心中暗恨道:“这些淫荡下流的女人,个个都想勾引哥哥,夺取他的处男之身……哥这么没有防备之心,说不定一不小心就会被她们得逞呢……不行,为了守护好哥哥的贞操,我一定要先下手为强……”
  她暗中捏紧小拳头,狠狠咬了咬牙。
  “你怎么啦,穹?……到学校了,还不快松开,到自己班上去……”悠看着一脸坚毅表情似在做着什么艰难决择的穹,诧异道。
  “哦,是吗……嘻嘻……”心中打定主意,穹不再迷惘忐忑,“那么,哥……我们就放学后再见吧……”
  她蹦蹦跳跳地走了。
  悠摇了摇头,不明白穹在想些什么,和同学们一起向自己教室走去。
  下午的时候,悠听说穹又借口身体不适提前回家了,感到相当无奈。这个任性的妹妹,管起来真是太难了。
  好不容易等到放学,悠没有参加课外活动,也没有和同学去玩,而是直接赶着回家了。
  ……
  穹下午的时候提前回家,进门后换上拖鞋,丢掉书包,愉悦地走向冰箱,拿出饮料来喝。
  一边盘算着待会儿晚饭做什么料理,一边清点食材,冰箱里的食物材料很少,穹也基本什么都不会做。
  看了一会儿,也不在意,关上冰箱,来到悠的房间,她猛然扑到悠的床上,脑袋埋进床单,狠狠吸了吸气,旋即醒悟:“是了,哥早上换了床单,现在床上他的味道不浓……唔,哥哥会不会真的是做春梦了?可能性很大呀……”
  她又到处嗅了嗅,空气中似乎飘荡着一缕缕奇怪的味道,淡淡的,若有若无……很快,穹的脸颊就涌上了一片潮红,身上又热又是躁动,小腹中好像有一股暖流在涌动,白皙的脸蛋明丽照人。
  “……啊,变态哥哥……想着妹妹做春梦,射精梦遗什么的……真是大变态啊……”
  她将小手伸到胯间,卧在悠的枕头上,一边吸着哥哥的气息和味道,一边绞扭起双腿,口中发出跌宕起伏的吟叫。
  过了一会儿,似乎感到还是不满足,穹抱着悠的枕头起来,来到床边悠的书桌边,她单手撩起学生服短裙,叉开腿挺腰顶了上去,用下体摩擦着书桌的边角。
  穹一边抱着悠的枕头吸气,一边小腰频繁扭摆,不断让桌角挤蹭着自己还穿着内裤的柔嫩耻丘。
  “……啊……嗯啊……哥,坏哥哥……变态哥哥……唔,呀……坏哥哥在用他的粗肉棒顶弄穹的小穴……哈,啊啊啊……好硬……哥哥的肉棒好硬呀……顶得妹妹好舒服呀……要舒服坏了呀呀呀呀……”
  穹微张着小嘴,呢喃呻吟,明艳的脸蛋半掩在枕头中,醉染酡红,粉颈和耳垂上也染上了娇羞的红润。
  “……哈,呼……呜啊啊啊……坏哥哥……穹要哥哥火热的大家伙,来插妹妹的小穴呀……帮妹妹破处……滚烫的肉棒插进妹妹的淫穴里,不客气地搅弄呀……唔呀呀呀呀呀……悠,快把你臭臭的阴茎拿出来……来插妹妹呀……唔啊唔啊唔啊……哈哈!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咿唔唔唔唔唔唔……”
  她的动作越来越快,尽管身材娇小,也顶得书桌吱呀叫唤,小穴早就淌出了清亮的蜜液,染湿了花边内裤,渗透而出,连带书桌角也润湿了。
  一只手将洁白的枕头越搂越紧,脸蛋越埋越用力,张开的小嘴流出晶莹的唾液,将枕头也打湿了,一只手勉力撑在书桌边,双腿总是不自觉地夹缩,收紧,裙裾颤动,白嫩笔直的美腿一阵阵颤动。
  “……哈……唔哈……变态哥哥……越来越用力了……哥哥的粗肉棒这样顶的话,妹妹会坏掉的呀……唔唔唔,要把妹妹插坏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坏哥哥,臭哥哥……咿哈……坏哥哥的臭家伙……哦哦!!唔唔唔唔唔……好热……好酥呀……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要没力气了噢噢噢噢……哥哥把妹妹玩坏了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穹的双腿猛然绷紧,大腿上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抽搐,滚动的小腹间喷出了一股股滚烫的热朝,将内裤彻底打湿了个透。
  她高叫的呻吟逐渐缓歇下来,赶紧拿起桌上悠的杯子,拨开内裤来接取最新鲜的妹汁。
  ……
  悠回到家,本来正打算好好训一训妹妹,发现她竟然在厨房忙碌,刚刚将晚饭做好端了出来。
  他感到有点不可思议,穹这家伙什么时候会做饭了?
  一看她小心翼翼端出来的蛋拌饭,果然一片狼藉如同黑暗料理,五颜六色,材料乱七八糟胡乱拼凑在一起。
  “穹,你这家伙为什么又早退了?我早上明明好好嘱咐过你的……”悠一脸严肃地教训道。
  穹一边挥苍蝇般叫哥哥让开,一边赶忙地把食物放在饭桌上,道:“好了,好了……我下午的时候身子不舒服,所以就提前回来了吗……没什么大不了的啦……嘻嘻,晚饭我已经做好啰……一回来就有美味可乐热腾腾的料理吃,是不是觉得特别幸福……有没有感到妹妹的女友力噌噌往上直涨……”
  悠无奈地放下书包,去洗手间洗了手,然后回客厅坐下,与准备完毕的穹一起吃饭。
  在穹满含期待的目光下,悠拿起勺子吃了一口,尽管有所预料,但悠还是没想到会难吃到这个地步,米饭和材料都是半生不熟,蛋却煎得焦烂了,里面似乎还混杂着没弄干净的蛋壳,味道更是奇怪无比,难以形容,悠险些一口直接喷了出来。
  他艰难忍住冲动,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在穹闪闪发亮的目光下以舍生取义般的决心一口口咽了下去。
  “……好吃……味道很不错……虽说是第一次做,但已经很棒了……相信你未来会有更大的进步……”
  悠满口说着违心的话。
  “哇~~~”穹双眼放光,变得更开心了。
  悠又一勺无比艰难往嘴里送,道:“……唔,穹,你怎么不吃呢……”
  穹道:“我一回来吃零食就吃饱了,现在没胃口了……你慢慢吃,喜欢吃就多吃点,厨房里还有很多呢……”
  悠一张英俊柔顺的脸险些立即拉了下来。
  “……啊……哈……这个,我不是很饿啦……一份就够了……不,或许一份都吃不完……呵……呵呵……因为,这个,中午吃太多了……呵呵……”
  悠又无比艰辛地一口咽了下去。
  穹坐在悠的身边,柔嫩的小手撑在脸颊上,真挚的目光灼灼地看着悠,见他一口一口,一口又一口地吃着。
  “……哥,怎么样,不要光顾着吃,说说感想嘛……味道具体怎么样……哪里做的好,哪里还需要改进……食材处理的怎么样……味道调配如何……不要客气,实话实说就好了……”
  “……唔,这个……啊哈……很好……都很好啊……”悠忽然感到胃和良心一起绞痛起来,但他努力强忍着,“……虽然还有改进的空间,但已经很不错了……最好的地方,我觉得就是妹妹你的诚意……哥我很感动……呵,真的很感动啊……呵呵……”
  吃着吃着,悠突然起身,拿起桌子的玻璃水杯,迅速地跑去自来水管接了一杯,咕噜咕噜喝下去,顺便把嘴里难以下咽的蛋拌饭冲下去。
  他拿着水杯回来,尴尬道:“……呵……这个……我有点口渴……吃拌饭毕竟会有些干……呵呵……”
  悠又重新坐下,一口一口吃起来,然后总是没吃两口,就喝起了水,只能尴尬得笑道:“……呵呵……这个,今天挺热的哈……唔,好渴……哈哈,很好吃……咕,就是有些渴……呵……”
  好不容易见盘子里的饭一点点被消灭,最后只剩几口,悠也终于放松下来,一边喝水一边送饭,道:“……唔,蛋还挺软的……味道很丰富……咕……层次感分明……咕……不过有些味道我怎么分辨不出来……咕……好像有一种黏黏的,滑滑的……又有点微腥的东西……是什么,好奇怪……你加了耗油吗?又不太像……味道怪怪的……呵呵……”
  穹晕生双颊,粉面如烧,歪了歪脑袋,身体里一阵热浪涌动,眸光迷离,道:“嘿嘿,你别管了……这是妹妹加的特殊材料……独家秘方呀……只有在妹妹这里才吃得到哦……保证新鲜,干净,富有营养……包了吃了后再也离不开妹妹了……”
  “唔……是嘛……真是难为你花心思啊……”
  悠终于艰难地将最后一口饭送进嘴里,然后猛地拿起水杯一仰而尽,顿时有种刑满释放的轻松感,他立即收拾起餐盘,道:“做的真的很好吃,哥吃的真的很满意……不过,我中午真的吃太多了,肚子真的好饱,好涨……真的真的不能再吃了……辛苦你做饭了,厨房餐具都让我来收拾吧……”
  穹嘀咕道:“唔,是嘛……真可惜……厨房还剩不少呢……也罢,就留着明天早上热给你吃吧……”
  悠脚步轻快地向厨房走去,感到肚子发硬,难以消化,陡然听到穹的话,险些一个趔趄跌倒在地。
  他讪笑道:“……这个……蛋拌饭本来就是隔夜饭做的,再放一晚,恐怖不能吃了……还是处理掉吧……下次做注意份量就好……呵呵……”
  “唔,是嘛……真遗憾……只好这样啦……”
  悠一阵轻松,偷偷地长舒了口气,手脚干净利落迅捷无比地处理掉剩饭,然后清洗厨房餐具。
  ……
  晚上,悠躺在床上,始终难以入睡,吃了穹第一次做的饭,实在是太遭罪了,肚子一直胀胀的难以消化。
  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等到深夜转点才感觉好受点,然后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半夜,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悠做着种种稀奇古怪的梦,一会儿梦到穹全身赤裸在浴室冲洗身子,自己躲在一旁看的浑身炽热,一会儿梦到上次树林之梦的继续,自己把妹妹搂在胯下,狠狠地操干她的小穴,插得汁水淋漓,一会儿又梦到妹妹骑在自己身上,起伏摇曳着并不丰满浮凸的娇小身躯,嗯啊呻吟……他一会儿兴奋非常,一会儿羞愧自责,意识在欲望和理性间摇摆不定,正纠结间,他猛然被一些动静给惊醒了过来。
  悠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光赤着下身双腿大大叉开,盖着的床单丢在一旁,穿着睡裙长发如雪的穹坐在自己脚边,同时伸出雪白细嫩的双腿,一双漂亮的小脚丫向前伸出夹着自己胯下的肉龙,不住地轻轻搓动着。
  悠怀疑自己还在做梦未醒,轻轻呻吟了一下,猛然一下子反应过来,惊怒道:“穹,你在做什么?!!!……”
  “啊……呜呼……哥……你醒啦……哈……”穹昂起头,双眸璀璨,绽放光芒,脸泛红晕,气息急促,发出清晰可闻的嘤咛喘息,“……人家知道哥肯定又做春梦在强暴妹妹……为了保护自己的贞操,只好先帮哥哥发泄出来……这样你才不会有机会变身禽兽,冲进妹妹房间强奸妹妹啊……呜,咻……”
  “你瞎说什么?!……”悠当即就想坐起来,却猛然发现身体动弹不得,原来双手双脚都被都被绑在床上。
  他大大吃了一惊,道:“穹,你这是干什么……”
  “……哈……呜……人家帮你发泄欲望,当然要有所防范呀……不然哥哥被穹弄得太舒服,说不定会忍不住扑过来把妹妹压在身下,彻底吃下肚子呀……”
  穹的双手撑在床上,翘起一双小脚,用力地夹住悠早已竖直起来的阴茎,洁白光滑的脚掌抚弄着肉茎,晶莹小巧的脚丫子夹住龟头,上下摩挲搓动着。
  悠感到一阵舒坦,忍不住呻吟出声,龟头在强烈的快感下甚至很快分泌出了黏滑的前液,将妹妹白嫩柔软的小脚打湿。他暗道这样下去不妙,喝斥道:“穹,你快住手!……你放手,哥绝对不会对你出手的……我以人格保证……啊,不……住手……笨蛋啊……我要生气了啊……唔……”
  穹根本不听,反而越来越兴奋,一边加大力度,柔嫩热乎的小脚快速搓动,将悠紫红的阴茎挤夹得青筋暴起,黏液汹涌,一边呼呼喘气,脸颊潮红,眸光越来越盛,道:“……人家没有用手啦……是在用脚……呼,呼……咻……哥的大肉棒这么粗大,这么热,万一失控想操妹妹……穹会被哥哥的大肉棒玩坏的啊……咻咻……”
  “……啊……住……住脚……啊,呀……不管是什么……总之你先停下来呀……我……我……啊……哥是不会对你出手的……小笨蛋……停下……唔,呀呀……”
  “……哈……唔,哈……”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小脚动作更加卖力加剧,黏稠的蜜液将阴茎和一双小肉脚全部打湿了,黏液流得到处都是,连带着悠的阴囊都被打湿得晶莹淫靡。“……笨蛋哥哥……不对妹妹出手……就更不行啦……难道你想对学校那些淫荡下贱的女人出手吗……绝对不允许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哥只能对妹妹一个人出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把精液射给妹妹一个人……唔,呼……给其他任何一个人哪怕一滴也不可以啊……噢噢噢噢噢噢噢噢……悠的所有精液都必需是穹的呀……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啊,笨蛋……你到底在说什么呀……”悠渐渐感到脑子一片空白,沉浸在亲妹妹用脚抚弄的快感中无法自拔,腰间发颤,肉棒狂跳,涌出了一波又一波的汁液,早将床单染湿得一塌糊涂,“……什么学校的女人……啊……唔,哈……胡说八道……唔哦哦哦哦……快……快停手……再下去……喔……真的会很不妙啊……啊啊啊啊啊啊……”
  “……呼……哈……都说……人家没有用手啦啦啦……”
  穹猛然夹紧悠的龟头和肉冠,让滚烫的肉棒插进滑腻软媚的足弓幽谷中,狠狠抵戳在脚丫子形成的淫烂糜穴中,让悠一时感到无与伦比的强烈刺激和快感,茎首狂跳,猛地射出了一股又一股浑浊肮脏的精液。甚至划过一道长长的抛物线,一下子射在穹的小脸蛋上。
  “……啊啊啊啊啊啊……哼……唔……”悠闷哼着,腰椎颤抖,大口大口喘气,许久许久才停歇下来。
  “……咯……咯咯……哥终于射出来了呢……这下悠就不能再去把那些野女人搞怀孕了……哈,唔啊……咻咻……”
  悠四肢张开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渐渐从被妹妹弄高潮的快感中收拢意识,一边感到现在的遭遇难以置信,犹似做梦,一边努力想办法让妹妹放开自己。
  还未想出头绪,就见穹窸窸窣窣爬到自己胯间,忽然低头伏下身子,长发倾泄而下,旋即感到一片湿热。
  他惊叫道:“穹,你……你在做什么……住……快住……嘴呀……你今晚疯了吗……”
  “呜,咕……”穹微微抬起头,娇嫩的小嘴含着悠湿漉漉的大肉棒,脸颊一片潮红,含糊着道:“这样不公平啦……悠明明已经吃过妹妹的蜜汁……穹为什么不能吃哥哥的精液……呜,呣……人家要喝哥哥的精液啦啦……啊,呜……”
  她一低头,一边用手扶着肉棒,一边又用小嘴含吮吞咽起来,舔吻得叽啾直响。
  “……什……什么时候……啊,哼……”悠一边感受到穹的小嘴无比湿滑柔软,肉棒无比的舒服快乐,一边疑惑着问。
  “……咕……”穹又停了一下,微微吐出一截,抬起头来,“……就是晚餐的蛋拌饭啦……里面有妹妹刚刚榨出的妹汁啊……就在悠的房间,在这张桌子边,一边想着被悠的这根臭臭的大肉棒插穴,一边喷出的新鲜妹汁呀……嘿嘿……咕噜,呜呣……”
  “……呃……”悠一阵无语,难道自己晚饭吃的,竟然是妹妹的淫汁,这实在是……
  他瞬间感到整个嘴巴、喉咙和腹部以及胃都有些异样,而身下穹用心舔舐所带来的快感,则更将让他意乱情迷,忍不住想要就这样彻底沉迷在妹妹乖巧的口交中。
  刚刚才发射过的肉棒,转瞬又已勃起如铁柱了。
  但是,只犹豫了片刻,悠就知道这样做的是不对的,再继续下去,只怕真的无可救药了。
  他又用心劝说起穹来。
  然而,穹好像被谁催眠一样,根本对悠的话无动于衷,只是沉迷在对哥哥肉棒的爱抚之中,螓首起伏,银发摇乱,鼻间啊哼喘息,嘴角也时时发出颤吟。
  悠万般无奈,渐渐被越来越舒坦的快乐迷醉,看着穹美丽娇巧的身影,漂亮如雪的长发,薄薄睡裙中微露的圆润肩头,还有半张若隐若现的绯红脸颊,黑亮的眼睛一片蒙蒙迷雾,春潮荡漾。
  肉棒被穹渐趋熟练的口技吮得越来越舒爽,像一条狰狞巨龙般昂首怒立,似乎想要征服一切,快感如电流般从小腹涌向四肢百骸,只想尽情沉醉其中。
  他甚至忍不住生起冲动,想要把穹的小脑袋狠狠按下去,好让灼热肉棒直直插入她的喉管,疯狂进出。
  渐渐地,悠不知不觉间挺起了腰部,配合着妹妹的节奏,让滚烫黏湿的肉棒不断进入穹的小嘴,挤插着她的口腔,抵戳着她的咽喉,插得穹呜呜叫唤,插出了一股股晶莹的唾液,将肉棒彻底打湿,顺着穹的嘴角流出,淌到悠的下体阴囊之上。
  “……啊……啊哼……”悠频频挺动腰部,龟头分泌出一股股的前液来。
  混合着精液的口水不断从穹的小嘴中泌出,她时而捋捋头发,将柔软的发丝掠到一旁,露出精致潮红的面颊,时而卖力将悠的肉棒尽力吞下,深入到腔体深处,用自己柔软的口腔舌头和牙齿一起感受哥哥炙热肉棒的滋味。
  她的眼睛一片迷离,粉颊如烧,动作愈来愈剧烈,将肉棒一次次吞得更加深入,虽然不时感到恶心犯呕,但更多的则是迷醉,享受着被哥哥大肉棒贯穿小嘴的无上快感。
  “……呜……嗷呜……呜呜呜呜……咕噜……呜咕咕咕……呜呣……”
  龟头不断滑动到口腔的深处,戳碾着娇嫩的喉咙,挤入最深处的咽喉,插出的津唾越来越多,连带着穹的下巴脖子都流满晶莹的糜液。
  悠感到快疯了,这种无上的快感,无论比打飞机或做春梦都要强烈一百倍,他的脊椎一阵阵发麻,腰部直颤,忽地再也忍不住,狠狠一挺腰臀,肉棒猛地滑入穹的喉咙最深处,龟头乱跳,射出了一股股浓稠的精汁,让妹妹不容拒绝地全部咽了下去。
  穹剧烈咳嗽着,慢慢吐出哥哥的大肉棒,一股浊白的精液顺着她精致的嘴角淌下。
  “……呼……呼……”悠胸口起伏,重重地呼吸着。
  穹坐起身子,擦干净嘴角,忽然掀起睡裙,露出里面赤裸一片的娇躯,她竟然内衣内裤什么都没穿。将娇巧的乳房,稀疏的阴毛,粉润的小穴,全都毫无保留地暴露了出来。
  小穴中原来早已一片湿润泛滥,淫水四溢。
  她挺腰向前,直接坐在悠的胯间,用自己的下体慢慢磨蹭着悠黏乎乎的肉棒,道:“……嘿嘿……为了保护哥哥的贞操,现在就让妹妹来夺走哥哥的处男之身吧……嘻……”
  “穹,把哥解开……”悠忽然声音平静的说道。
  穹看了一眼哥哥的眼睛,好像明白了什么,听话地俯身把悠的手脚都解了开来。
  悠四肢大张,双目一片赤红,再也忍受不住了,猛地像一头恶狼扑到妹妹的娇躯上,将她洁白的睡裙一把撕碎。
  “……穹,让哥来强奸你吧……”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