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26|回复: 0

小文夫妻主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知是日复一日的生活空虚了我,还是真的基因就有着做M的烙印,有着10年M龄的我,sm的渴望一天天的撩动着我。我曾经想过在夫妻之间玩sm, 经常有意无意的在老婆面前传导这些话题。在经过1年多的铺垫之后,我终于和小雪表明我的爱好。我明确的告诉她我想做她的奴隶,就像在那些 sm小说里面一样。小雪没有反对,她也觉得夫妻的zhuo ai有些乏味了。结婚11年来,我们夫妻之间的生活一直很和谐。虽然我曾经和很多男M一样,在网上找着各种各样 的小说,然后YY着SY,但是很幸运我没有因此而萎靡,小雪还是很满意我的能力的。我尽量配合着她的需要,时快时慢,在她高潮之后才射出自己的欲望。可能也正 由于太和谐,夫妻的生活非常的单调。往往总是舌戏,抚摸的前戏,然后就是扑到活塞运动,在“啊”的一声之后就陷入死寂。 老夫老妻这么多年,第一次低三下四的跪求小雪舔她的脚,真有点别扭。我们从此玩起了sm,小雪在ml的时候也主动多了,高潮也来得越来越快。她不止一次的告 诉她很喜欢sm,我很欢喜。老实说,和老婆玩sm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刺激。毕竟以前也是能随便舔小雪的脚的,而且彼此过分的了解,使得sm玩起来完全没有快感。但是 既然起了头,我就只能陪着越来越热心的小雪好好玩。小雪长时间着看着各种小说,以及交友论坛,终于有一天她跟我说:我想做女奴,喜欢被主人羞辱的快感。进一 步的她直率的告诉我,她已经玩了好几次视频调教了。“你肯定也曾经玩过,不是吗?”小雪一脸不屑的说。事实上,我一点不奇怪小雪的倾向。我们在玩sm的时候,小 雪温柔的声音根本不像是女王,而且每次游戏的剧本都是由我提供的,她只是死板的执行,而且总是兴奋得看着我的动作,也许她之所以兴奋就因为能幻想她也能像这 样被调教吧。 就这样,我们在sm的游戏中越玩越深,小雪也像被洗脑一样,越来越喜欢以女奴的要求来衡量自己的表现。女人真是一种可怕的动物,一旦她沉迷了,她真的能做 得比男人好得多,而且较真的多。我们经常互换角色,互相s对方,但是严重缺乏s气质的我们,越来越觉得乏味。终于有一天,我们决定找真正的s。这个电子一开始 是谁提起的,我忘了,但是很快就得到了一致同意。我们讨论了该找什么样的s,小雪当然更倾向于男s,她比较喜欢被侮辱的感觉,我不喜欢做个绿帽奴。实际上如果去伺候一个男人我会觉得很刺激,但是如果有女主子,我更倾向于女s。讨论持续了将近2个礼拜,我们终于决定找一对夫妻s。 我们在夫妻吧,以及性福阁发了帖子,提出我们的想法。我们喜欢能够在生活中伺候夫妻主人,为了这个目标,我们可以提供我们的主卧室,并且负责洗衣,做饭 等费用和劳动。帖子发出以后,有很多人嘲笑或者质疑,但是有更多的人发信给我们。我们的信箱在几天之内被挤爆了。幸好小雪是个小学教师,平时闲得要命,她就一封封的看,筛选,确定可以考虑的名单,最后约定彼此见面,当然由我们请饭,来了解彼此是否对方需要的。 这段时间真是段疲劳的时间,国内的sm圈鱼龙混杂,就我们所见的人而言,大部分根本不懂sm,有只是想骗个住处,有几个只是好奇贪玩,甚至有几个想勒索,不仅让我们劳累不已,而且越来越感失望。过了大概半个月的样子,我对小雪说放弃吧,小雪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现在想来,小文和小丽的出现,真的是太巧合了。因为小雪正要关闭帖子,终止这场闹剧的时候,小文给我们发了一封信。小文是技术交流版的版主,他说他刚从香港出差回来,才看到这个帖子,他很想收我们为奴。我 们都知道小文的id,因为他算是资深的人物,有点诡异的是我一直以为他是一个男M,however,小雪说,我们就见他们夫妻最后一次吧,如果不合适,就算了。就这样 ,我们约定了周末的集丸之行。 集丸是一个小酒吧,我们定了一个包厢,早早得去了那里等候。等了大概15分钟的样子,一对情侣从外面走了进来。事实上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们进来的一刻了 ,我有点慌张的说你们是小文和小丽吧。小文笑笑说是啊,你是阿健吧。我赶紧说,两位请坐。小丽看着我慌张的样子,有点好笑,说了一句:你看上去还蛮老实的嘛 。和我们的想象有点不一样,小文是个白白的男孩,大概25岁左右,讲话也斯斯文文的,并没有很多小说里那样男s强壮蛮横的样子,小雪后来也跟我说过曾怀疑小文 会不会是个合适的男S。小丽是个四川的女孩子,讲话大大咧咧的,皮肤也很白,学点那边的话,就是白得过分喽。小丽很高,和小文在一起看起来比小文还高,小文 有175,她应该有172左右吧。 我们四个聊着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和sm并不着边,但是氛围很好,和以前的见面都不一样,小文和小丽的气质非常,完全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而且即使是正常 的聊天,我和小雪大部分都是附和,他们完全主导了整个话题。突然, “你们帖子上说的都是真的吗?” 小文直截了当的问(终于开始了这个话题)。 我和小雪有点窘,小丽注视着我们的表情,说“没别人,这也没什么害羞的撒”。 “是的“我和小雪小声回答。 “你们接触sm多少年了” “10年左右“ "那还这么羞涩啊,阿健,小丽刚才和我说,她今天的高跟鞋穿得太紧了,脚底有点疼,你能帮她揉揉吗?“ 我看了看小雪,她笑着点点头,我就说”好啊,怎么按“。 ”还能怎么按,你傻子呦,从桌子下钻过来撒。” 我迟疑了下,就跪在桌子底下,正要去抓小丽的脚,(各种sm资源的加扣3587165401)她的右脚直接抬了起来,差点碰到我的嘴巴,我赶紧握住,放在我的膝盖上。她今天穿了达芙妮的 高跟 鞋,鞋面很窄,小丽的脚大概有42左右,确实有点辛苦。我小心的褪去鞋子,轻柔的按起来。这个时候,我一个人在桌子底下,由于桌布的遮挡,完全看不到外面的情 况,而我的注意力也完全被这双肉丝包裹的美脚所吸引了。小文他们继续交谈着,我不知道小雪的表情,但是能明显感觉她放开了很多,毕竟自己的老公已经给人按脚 去了,自己还有什么可以顾忌的呢。 小丽说“我的脚味道大不”,“很淡雅,呵呵”。“那是你运气好,小丽可是健美教练,你将来可是要伺候她教完课的时候哦,不过,你应该渴望这种味道吧”小文奚 落我,接着立刻说,“小雪,你是老师,对吧,教小朋友的?” “是的,教小学一年级的语文”, “哦,不错,有老师的气质呢,小丽是健美教练,我呢,是个程序员,我们都是XX附近上班” “那离我们家挺近的呢” “是吗?那我们时刻有奴仆伺候了?” ”恩,我想小雪肯定能做个好菜吧“。 ”是的”。 小文说话很斯文,但是很懂得调动气氛,小丽总是爆发一阵阵爽朗的笑声,在那一刹那,我就觉得他们是完美的主人,小雪应该也同意吧。虽然在桌底下,我已 经感到她的气息明显有点不稳定了,身体也有点颤抖。 “你最喜欢什么?和你老公一样吗?做个足底按摩师“。 ”哈哈哈~~“小丽立刻笑了出来,”这个按摩师很称职哦“, 她抬起脚,轻轻的抚摸了我的脸庞,丝足沙沙的感觉带着些许的汗味,我陶醉了。 ”我喜欢被控制和欺负“小雪轻轻的说 ”欺负,不会哭吗?恩“接着一声”噗“的水溅声。 ”你好不礼貌呦,小雪表哭哦,“小丽的声音。 ”谢谢主人,能让您用酒泼在脸上是小雪的荣幸“原来如此,而且小雪已经用”主人“称呼小文了,我知道我们的主人已经确 定了。 ”乖奥,你也知道,我是技术交流版的版主,我和小丽呀,玩sm也好多年了的,虽然现实的不多,但是喜欢懂事,听话,也聪明点的奴,这几点你们都不错。而 且我们在这个城市,刚工作也不就,所以你们的条件我们都很喜欢,但是如果你认为我们住你们的房子,就要适当的让步,那就错了,我希望你们明白,如果你们决定 做我们的奴,就要听话,要懂得犯贱,不要像现在这样着遮遮掩掩。要充分展现你们渴望的那一面。明白了吗?“ ”明白了,这也是我们希望的“我在桌下赶紧回答。小雪也说”我们喜欢这样,我们会努力让主人们开心“。 “不错,到目前为止,我很满意你们,小丽,你呢” “不错啊,阿健的按摩很不错,怪不得自称学过按摩呢,他又这么伺候过你吗?小雪“ ”经常给我按的,经常用舌头,不过以后不会了,就给主人按好了” “阿健,你们要继续给小雪按,明白不?呵呵“ ”明白,明白“我连连回答。 ”我们在QQ上聊过很久,你也知道我们不喜欢浅尝辄止的奴,也喜欢奴的耐力要好,而不是一射了就不吊人了那种。我感觉你们不是那种假M,但是希望你们能记 住自己的身份。“ ”能够做个下贱的奴隶是我们的最大的快乐“小雪说。 ”那得试试你们呦,我可不想刚搬过来几天就被赶出去哦“小丽嘻嘻笑着说,”阿健,如果做我们的奴,你可是要伺候男主子的哦“。 ”是的,奴明白,奴也非常乐意伺候男主的“我偷偷在小丽的脚面上轻舔,引来她的丝丝笑。 ”那你能给我老公kj吗?” “能” “小雪,你想看你老公给我老公kj吗?” “主人愿意,奴没意见“小雪的声音有点颤。 ”呵呵,老公你这就勃起啦,难道你喜欢男人给你吸“小丽笑小文。 ”这说得,他在桌下的话,不说话谁知道男女,男人力量大,感觉爽内“。 我挪动几步,到小文的旁边,老实说,第一次给男人kj,真有点紧张。轻轻解开小文牛仔裤的拉链,一股骚味扑鼻而来,我吸了口气,正要开始,却听得小丽说 “这样可不行哦,阿健,我可是要考你的耐力的,你先起来跪到小雪旁边去。“ 等我坐好,小丽又说”小雪你用脚帮你老公弄出来,要快哦“。 小雪伸出她的脚,她穿了一双花袜子,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可是在这种境地中,还是让我的jj勃起了,她夹住我的jj,开始上下套弄。 ”小雪左转一点,我要看到你的动作,恩,对了,这样要用力点,我们可没耐性等。” 小雪一听,立刻用处全身力量,我本来就兴奋了很久了,脚交本来就是最爱,很快就坚持不住,射了出来,在一边呼呼喘气。 “小雪,你现在跪下,给你老公kj,5分钟内吸不出第二次,你就别做我们的奴了。” 刚射完精,我的奴性还真减少了不少,可是小雪不一样,她一听就害怕得立刻用嘴巴来给我kj。结婚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感受到小雪的kj这么有力,有快感,瞬 间暼下的jb又勃起了,在小雪的狂吸下又射出了第二次精。 “阿健,现在感觉如何”。 “有点累” “恩,不叫主人了?” “对不起主人”。 “现在过来求我老公让你kj”》 射完精后,我真的对给小文kj有点排斥,甚至有点恶心,我正不知道如何办的时候,一眼看到了小丽的丝足,奴性瞬间涌了出来,立刻爬过去,给小文磕头说“ 爷求您让奴给您kj吧,奴会好好做的。” 小文递过来一杯酒,“先给你的嘴巴消消毒”。 我喝完酒,小心得搬出小文的jj,乌黑的,味道很浓厚,我吸口气,小心的吞下去,jj在我的嘴巴里一点点的胀大,慢慢得我找到了感觉,努力得舔起来。 “小雪过来”。小丽吩咐到,”然后把我老公的手放你的bra里面“。 一会小雪就开始呻吟,”痛吗?“小文嬉笑着,”会越来越痛哦“。 ”恩,阿健,我来用脚玩你的老婆的xue,没意见吧“小丽说,”你的嘴巴里有我老公的东西哦,不用回答啦,我来让小雪爽“。 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我只是努力的舔着眼前的jb。 这种感觉真的很微妙,过了好久好久,我沉醉在其中,但是小文明显已经快乐起来了,他突然抓住我的头,来回推,就像操我的嘴巴。很快,我感觉jb明显的胀 大,一股腥臊的液体射进了我的嘴巴。 而小雪也到达了高潮,我能感受到她高潮时标志性的抽搐。 ”怎么样?喜欢这样吗?喜欢就要表达出来”小文甩甩jb,放了进去。 “求主人收下我们吧。”满脸通红的小雪在地上拼命得磕头。 我赶紧过去,也请求主人们。 “很好,这对狗奴不错”小文说。 “恩。” 就这样,我们找到了主人,接着聊了很多该如何伺候的事情,也表明了对于彼此的工作不与干涉的原则。 到了下午5点半的时候,小丽说“时间不早了,我们要回去了,下礼拜2我们会搬进来,你们要过来帮忙搬家,知道不?”。 “明白的,主人”。 小文从公文包中拿出一个口袋,打开后拿出两个 的皮革物,我一看就知道这是两个贞操带,身体开始兴奋起来了。 “恩,我最后给你们决定是否愿意做我们奴的机会。这是两个贞操带,锁已经准备好了,钥匙在我们这,你们拿回去,如果真的想好了,就带着他,明白吗?". "奴现在就可以穿上”小雪忙说。 “呵呵,我们不管你啥时候穿上,我们只关心结果,穿上了就脱不下来了哦。”小文笑着看着我老婆。 主人们开始收拾物品,打算走了,小丽说“我有点大急哦,怎么办”。 “这两个奴黄金估计还不行内,得调教,”。小文说。 小丽笑笑“我明白,可是第一次见面,得让他们熟悉我们的气味哦,母狗过来撒,把你的裤带解开,我要拉你内裤里,哈哈~~". "你好坏啊”小文笑得不亦乐乎,小雪却是飞快得跑了过去,跪在小丽的椅子边缘,解开裤带准备接小丽的黄金。 小文看看我,没有示意,但我明白他的意思,我立刻怕了过去,小文一点不客气的解开裤子,而且没有任何的停顿,一条黄峨色的黄金就钻了出来。我慌张得看


着整个过程,一点点的落在我的内裤里面。接着又是几个小的,很快就碎碎的。小文很快的解决了,自己拿出餐巾纸,搽干净,又帮溅在我的胸口的几点顺便搽了,都扔进我的内裤里。 另一边,小丽就有点慢了,而且确实量比较大。 拉完以后,小文和小丽看着我们,笑得很灿烂,最后招招手“谢谢你们的招待哦”。就走出了门。 在裤裆里包着主人们的黄金,我和小雪也不敢就地放开,急忙收拾好东西,离开了酒吧。 等回到家,黄金已经贴呼呼的了,我们拿出来以后,果然如小文所言,并没有勇气吃下去,就都扔在马桶里冲掉了。等洗了很久很久的澡冲干净以后,我们就等着主人们搬过来了。 这个晚上,我和小雪疯狂得zhuo ai,结婚这么多年,第一次感受如此酣畅淋漓。不仅由于白天主人们赐予的下贱感,而且想到即将带上贞操带,再也不能随便发泄的紧迫感使得zhuo ai更加炽烈。在2个小时的时间内,我和小雪整整来了3次高潮,最后身疲力竭,双双沉沉睡去。 整个礼拜1我都没有什么心情上班,一方面由于昨晚的体力消耗,另一方面过于盼望礼拜二的到来。我想小雪应该也是吧。匆匆应付完所有的业务,请了第二天的假期,就回去和小雪继续最后的疯狂。 周二早上我和小雪6点就醒了,草草的吃了点早餐,就整备去接主人们。小雪从包里拿出贞操带,拿来用手掂掂,差不多有1公斤,尤其是锁很粗,看来主人们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保证戴上以后没有任何的小动作。小雪看着我,眼神很复杂,我很理解她的心理,毕竟戴上一个没有钥匙的贞操带,是很疯狂的事。但是心里的奴性死死的纠缠着我,猛吸一口气,我就掳一掳jj,戴了上去。小雪也不再犹豫,直接戴了上去。 这天的天气不错,城市的天空也难得的清爽,戴着贞操带的我,却丝毫没有心情欣赏难得的早晨。戴上一份精致的早餐,我和小雪就开车上了路。主人们给了我他们的地址,离我家不算太远,大概20分钟的路程。那是一个旧房区,到处是廉价的出租房,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里,一对刚开始工作的情侣也只能租这样的地方吧。我们找了一阵,终于到了目的地,是一个古旧的小阁楼。到了201的门口,敲了敲门,没有人应,再继续敲,过了大概5分钟,门开了。原来是小文开的。 就这样,我们站在门口,拘谨的看着他。小文睡眼惺忪,说“你们起得好早啊。” 我赶紧陪着说“对不起,打扰主人睡觉了,我们实在等不及,就开车过来了。”小文笑笑,不理我,然后用手指指胯下。他穿着个蓝色的三角内裤,现在两脚分开着。我们立刻明白他是让我们从下面爬过去。我和小雪没有犹豫,就一个个钻了过去。 进得屋里,是一个不大的昏暗的客厅,到处是乱扔的衣服,书籍,不敢多看,就跪在地上低着头,等小文发话。小文关上门,走了过来,小雪突然“唔”了一声,我斜了头看了看,原来小文把jb塞到了小雪的嘴里,没想到第一次圣水这么快就来了,小雪肯定没有心理准备,脸涨得通红。圣水不是很多,小雪却很难受,努力扼着自己的喉咙,这是她第一次喝圣水。小文说“我们还要睡会“,你们把外面的东西先打包吧。一会再来收拾卧室的,反正卧室的东西不多,主要是外面。” “是,遵命”。我们齐声回答。 我和小雪小心翼翼的收拾起客厅的东西,到处是乱丢的鞋子,袜子,裤子之类,还有不少书和健身器材。我们大概花费了3个小时,终于把所有东西都打包好了,就等着搬进我们的车上去了。这个时候,已经是早上10点了,我和小雪蹑手蹑脚的爬到卧室门口,跪在门口。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终于里面传来嘻嘻索索的声音,主人们终于起来了,小丽在里面喊“狗奴们在吗?”。 “我们在门口跪着呢,主人。” “把门打开吧,没锁。” 我轻轻推开门,小丽和小文在床上躺,说“把裤子脱了,我们要看看贞操带。”我和小雪立刻褪去裤子, 的贞操带在卧室灯光的反射下一场耀眼,主人们都很满意。 小丽说“你们的钥匙啊,我们都分开放了,小雪的在我这,阿健的在男主子那。我们会半个月给你们一次机会,如果你们能逗我们开心,就让你们这对贱狗交合,懂不?” “是的,主子。”我看了看小雪,想到我们夫妻之间的恩爱都需要有主人控制时,刺激带来的快感一下子冲了上来。 小丽朝我招招手,我知道圣水来了。赶紧快速爬上去,跪在女主人脚边,刚跪好,一个手就把我的头拉进了被窝。出乎意料的并不是女主人的yin hu,而是小文的jb塞进了我的嘴巴。小文说”要怪你老婆不行,喝不掉,所以剩下的只有你来了。“男主人的圣水很急,我立马停下了所有思考,努力吞咽下去。等小文满意的拔出jb,小丽又把我的头拉出来,给我一杯水,让我漱漱口。然后我又感受到了女主人芬芳的xia ti,yin mao很茂盛,赶紧紧紧吸住,圣水就这么来了。一早上我就喝了两股圣水,肚子胀得不行,幸亏以前在小雪那里也喝过不少,所以还没有事。 小文和小丽慢慢的穿上衣服,开始起床,我和小雪自觉开始收拾卧室的东西,把卧室里的东西打包。小雪把我们准备的早点递给主人们,他们就开始享用,而我们在卧室里努力的工作。卧室的东西还真不多,而且都是主人们的贴身物品,让我们陶醉不已,非常快乐的在短时间内就完成了任务。就跑到主人们旁边,跪下,说“主人,我们弄完了。” “好乖哦,奖励一个。“小丽吐了一口牛奶在地上,牛奶立刻散开掺和了 的小土粒,我和小雪立刻明白了,过去舔干净。 等到主人们吃完后,我们就把东西全搬到车上。东西真不多,我的车轻松就塞下了。让主人们坐上了车,由于空间有限,小雪被塞到了后车厢里面。就这样,顺顺利利 的将主人带回了家。然后就是一路的搬东西,布置房间。我努力工作了10年,再加上公积金,终于买了这个相当不错的房子。主人们一进来,就非常满意。 ”你们家真不错啊,“等安置得差不多了,小丽感叹到,她对我们的卧室很满意。”以前的地方就是个地狱啊,一比的话“。小文说。 等到我告诉他们这个房子化了236W的时候,小丽嘻嘻笑到:”不过你们赚这么多钱,买这么好的房子,却不配住的,对吧?“ ”是的,都是给主人们准备的“我赶紧说,”我们只配住狗舍。“。 由于该吃午饭了,小雪赶紧去张罗午餐了,我们买了好多菜,好多肉,就为了招待主人们。 ”在我们面前,就把衣服都脱去,明白不?“我赶紧把衣服去掉。小丽摆了摆腿,我明白她的意思,赶紧跪过去,先磕头谢恩,这次小丽吃惊说”公狗懂礼貌多了哦“。 我看着主人完美的玉足,在丝袜包裹下隐隐约约穿插在一双高跟凉拖中。我用嘴巴小心的褪下女主人的鞋子和丝袜,红红指甲的小脚就展现在面前。小丽的脚有点汗味,但是皮肤特别白,简直是恋足的精品。我忘我的舔着,尤其是脚趾缝和脚底的灰尘都清得干干净净的。很少一点点老皮和死皮,我都轻轻的咬下来,吃了下去,女主人露出赞赏的眼光。 小雪的饭菜做得很快,不一会就放了满满一桌,然后就过来请求主人们用餐。主人们坐在餐桌边,小丽说”这么丰富撒,下次不用这么客气哦,家常便饭就行了,懂吗?“。没有主人的指示,我们不敢放自己的碗筷,小文赞许得说,”你们很懂事,而且我确实不会让你们吃饭的。”。 ”公狗就过来给我舔鞋子,是鞋底,刚才占了点灰尘,一会我要干净如新哦。“ ”恩,母狗过去给你男主人舔p眼吧,那个椅子准备得不错。“小文正坐在一个藤条编织成的椅子上面,笑着脱掉裤子,小雪就钻到椅子地下,认真的舔起来。 我舔着小丽的鞋底,凉拖白底上满是肮脏的东西,但这些都是我的美味,因为鞋子的主人,是我高贵的女主人,能够为她舔鞋子是多么幸福的事。我小心的舔起来。小丽心致勃勃的吃着东西,完全无视我的存在。小雪做的饭菜一向很美味,这也曾是我生活中唯一的期待。主人们吃了很高兴,大概1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完成了美食, 再吃了点水果,主人们檫干净了嘴巴。小文打打小雪的屁股,示意可以把饭菜全收掉了。 小文又起身,拿了一个碗倒了一些剩菜,又倒了些米饭进去,然后搅拌了下,放到角落处,对小雪招招手。小雪乖乖得爬了过去,没主人指示,不敢吃。小文又去拿来绳子,把小雪的手和脚绑在了一起,让小雪用嘴巴开始吃饭。 我偷偷看着小雪,心想,“为什么我没有得吃饭呢?".小丽这时抽回了脚,看了看鞋底,明显干净多了,于是就很满意。就让我停了去洗洗嘴巴。 由于今天搬了一上午的家,早餐又吃得早,饿得不行,我就给女人人磕头说”主人,狗奴好饿,能吃点东西吗?“ 小丽正在看电视剧,漫不经心得说”当时怎么说来着,在QQ上你说最想做什么?“ 我有点迷惑,小丽又说,“你说你会做我们的什么奴?” 我明白了,回答说“我想做主人的厕奴。” “这就对了,为了培养你成为厕奴,你必须尽快适应我的便便,懂吗?而且从此以后你每天只能吃一顿饭。” ”可是今天搬了这么多东西,奴真的很饿。“ ”这么可怜呀“小丽笑着说,“那我就帮你吧,总不能让狗狗饿死吧。” 小丽说完就拿来狗链,绑在我的脖子上,然后一手牵着到了厕所。我开始明白她想做什么了。她先是用狗链栓住我的脖子,绑在马桶边,然后把盆子放进了马桶,她就坐下来,笑着说,”我要拉大便拉,快磕头感谢哦." "谢谢主子,这些黄金比奴还尊贵。” “知道就好,知道就应该吃下去,懂吗?” 小丽昨天在小雪身上拉得并不多,可能是没有习惯,但是这次在马桶中,只看得她秀眉紧簇,似乎很急的样子。过了好大一会,她扯下纸巾搽干净,然后说”张开嘴巴。“。一张谈谈酸臭味的纸就塞了进来,”不准吐出来哦。”。 我含着答应。“现在用手把盆子拿出来。”我爬过去,拿出盆子,里面是满满的好多大条的黄金。我赶紧磕头,”谢谢主人的黄金“。小丽却掩着鼻子,说,”如果饿得受不了呢,就吃我的便便哦,哈哈“。说完就跑了出去。 我看着眼前的盆子,说实话,嘴巴里的纸就让我很反胃了,我只能看着它,忍耐着。(各种sm资源的加扣3587165401)时间一分分的过去,却再没有人过来。外面的电视放着热门的电视剧,时不时传来男女主人的嬉笑声,中间有段时间又传来小雪的哀嚎声,我才是小丽女王在鞭打她把。而我似乎被遗忘了,只是一个跪在厕所盯着大便的厕奴,唯一存在的意义就是吃掉盆子里的黄金,那种跪着的屈辱感刺激着我,我看着眼前的黄金,已经不是那么排斥,我慢慢的吐出舌头,舔了舔盆子里的黄金,臭味在这段时间内却消散得差不 多了。这时,门突然打开了,我赶紧跪好,进来的却是小雪。她看着我,脸红红的,慢慢得坐到了马桶上面,我嘴巴里含着纸,不敢说话,怕臭到她,其实我很想知道她在外面受到了什么待遇。 小雪问:“很不好受吧?”我点点头,她又说“你只配吃屎,懂吗”我一楞,小雪怎么也这么侮辱我,立刻就明白是主人的命令了。小雪来厕所也是因为大急,她没有拉到盆里,解决完以后用纸搽干净,对我说,“主人要我把纸塞你嘴巴里,你张开吧。”我机械的张开嘴巴,她快速的塞了进来,就跑了出去。门又关上了,小雪的纸比小丽的臭多了,小丽的纸已经化掉了,一点点的被我吞了下去。我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外面偶尔传来一些笑声,我不禁孤单,想哭。就这样过了好久好久,小文进来了,他用脚抬起我的脸,说“呦,要哭了哦,才第一天呢。“他在马桶里撒了泡尿,又说,“刚才小丽用鞋子玩你老婆的pi yan,真有意思。你老婆这么漂亮,你为什么不知足呢?” 我小声说“我是条贱狗,只配吃主人的黄金。” 小文笑笑说“乖~” 就走了出去。 我麻木的等待着,终于小雪又进来了,她把盆子里的黄金倒到了马桶里面,冲掉,然后说”主人们让我带你出去,“。然后解开狗链,就牵着我出去了。 ”母狗,你老公吃了吗?“小丽问到。 ”没有,主人。“ ”这么不乖啊。“。小丽说完就打开了旁边的一个包,拿出鞭子,这鞭子中间很粗,周围都是细条,带着一粒一粒的细钩,走过来,说”跪好。“。 我知道女主人的惩罚要来了,赶紧跪了正正的。”给你吃我的便便是给你面子。懂吗?”小丽第一次不笑了,有点严肃,让我更害怕。 果然,鞭子如雨点般狠狠的落了下来,没一下都让我感觉皮开肉绽,我疼得不行,朝各个角落钻。小丽打得更狠了,“让你躲,你这贱狗?”接着狠狠打过来。 我哭泣着,不停的求饶,“主人饶了奴吧,奴下次一定会吃下去的。”。 大概打了60多鞭,我感觉我身上的血已经流了出来,小文说,“来求你男主子吧,看在你上次kj的表现不错的份上,呵呵。“。 我赶紧给小文磕头,”求您给给女主人说说好话吧,狗奴真的受不了了。“。 小丽看我这样笑得不行,就饶了我,最后他们给了我一碗饭,里面有不少肉,我赶紧谢谢主人们,就吞起来了。 “吃慢点。” “是。”。 夜已经深了,小丽把我牵到事先准备好的狗笼旁边,一脚把我喘了进去。然后锁上了笼门。电灯关掉以后,孤单感立刻袭来,我害怕极了,狗笼子很小,我只能屈着身体睡着。我现在是没有资格去服侍主人们休息的,小雪却必须睡到他们的床底下,服侍他们zhuo ai,睡觉。小文说母狗是我们的玩具,zhuo ai的调味剂,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调教小雪,开始有点担心,而一种被抛弃,孤独的寂寞感,更加感受到自己的下贱。轻轻转了转头,却发现有一双丝感的东西在我的头旁,仔细一模原来是丝袜, 闻来味道很浓厚,肯定是小丽今天搬家时穿的。“谢谢主人”我小声说,然后拿起袜子开始狂闻。要是以往,我肯定会sy好多次了,可是戴着贞操带,而钥匙在小文手里,我只能忍耐着欲望。又想起以前和小雪zhuo ai的场景,突然又有种后悔的感觉,但是这种生活已经回不去了。而且我真的喜欢上了这种屈辱的生活。 夜已深,卧室里男女主人隐隐约约的恩爱声已经停止了。整个房子都寂静了,而我已无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