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16|回复: 0

火影小樱啊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让你犯贱!喜欢脚是吧?穿了一天的靴子的脚汗你也喜欢!那你倒是用你怀上孩子的骚奶子给我洗脚啊!”

  雏田再也无法忍受小樱的踩踏,身子一软开始握住小樱的脚,试图反抗。

  “我说过,想成为我的奴,就得随意让我玩弄!贱货!”小樱脸上的兴奋之色变的幽暗难明,她再次拽过雏田的蓝色头发,不等雏田因为头皮的疼痛尖叫出来,又猛的抬起脚踏向雏田的怀里。

  雏田发出惨叫之声,小樱的脚底重重的踩在了雏田的巨乳之上。

  “你喜欢你犯贱舔我的脚是什么心里我不知道?乖乖给我喷奶!给我洗脚!”小樱嘴里说着无比恶毒的话,狠狠的用汗脚碾压着雏田的乳房!

  “啊啊啊…………那是给小葵花的奶水…………怎么可以用来洗脚啊…………”雏田其实早就知道自己单纯的恋足,喜欢小樱的脚,想舔想闻,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其他的,也根本不会想到小樱这么残忍的对待自己。

  “呵!贱货!你今天不喷奶给我洗脚,你就别想着我会放过你!你不是喜欢鸣人?你要是不想被他看见你这幅模样!就给我乖乖的挤奶子!”

  小樱执着的继续玩弄雏田的变态行为,更是直接拿起自己脱下黑色长筒靴,疯狂的抽打在雏田的脸上。

  而雏田的乳房被小樱的脚来回挼搓,压扁的乳房肉被脚底踩着变化着各种各样的淫荡姿势。

  雏田被踩的哇哇大叫,哭道:“我用奶水给你洗脚,小樱,不要踩了…………呜呜呜…………”

  雏田用手抱住自己的奶子,委屈的看着小樱。

  “呵!真是个废物!”小樱重新坐了下来,将自己的脚底对准了雏田的乳房,等待着雏田的奶水。

  雏田疯狂的挤压着自己的奶子,奶头开始充血,一大堆白色的奶水喷出,对准了小樱的汗脚。

  乳白色的奶水击打在小樱的脚底板,她感觉暖暖热热的极为舒服,她就着这些乳白色的奶水挼搓着自己的脚趾还有脚底。

  “雏田,你的奶水可真是适合用来洗脚呢!”小樱笑着抬起一只布满了雏田奶水的脚,把脚趾插在雏田的嘴巴里面。

  雏田一边疯狂挤压着自己的奶子,一边张开嘴巴,贪婪的吮吸着小樱的脚趾,虽然上面全部是自己的奶水,但是她一点也不嫌弃。

  小樱开始再次催动忍术,不停的有脚屑和死皮从她的裸足下脱落。

  雏田的口腔里面被这些脚屑死皮塞满了,还有自己的奶水味道,混合着那些脚上的死皮。

  让雏田对小樱臭脚的舔舐达到了巅峰,雏田只感觉自己的浑身不停的躁动起来了。

  
  “咯咯咯…………瞧瞧你这幅下贱的样子,我一直脚就让你这样了,你配喜欢鸣人吗?”小樱疯狂的羞辱嘲笑着雏田。

  “啊啊啊…………是是是…………雏田是贱货…………雏田只配舔樱的脚…………”

  雏田的在心里疯狂的作践着自己,一边啃着小樱的脚趾,将脚趾缝里面的汗液一点一点用舌头尖端舔出来。

  那又咸又黏的脚汗,还有自己给向日葵准备的奶水,如今用来给小樱洗脚的奶水,也被雏田吮吸着啧啧作响。

  “啧啧啧…………啧啧啧…………”

  静谧的房间里面,小樱坐在沙发上一只脚享受着雏田奶子里面源源不断的奶水滋润,一边用另外一只脚玩弄着雏田的嘴巴。

  
  曾经那个在剧场版里面,看见自己与鸣人一起吃饭一起练习忍术的雏田,当初那个在自己耳边说着“敢对面麻动手,就宰了你……”的雏田,如今卑微的跪着自己面前。

“敢对面麻出生就宰了你?雏田!还记得你这句话吗?”

  头束红色绸缎的春野樱踩着黑色的长筒靴,看着跪在门口的雏田,浅浅一笑。

  “记…………记得…………”雏田的脸颊泛着红,她的目光落在樱的黑色长筒靴上,似乎能够看见小樱被包裹在鞋子里面的脚丫。

  “呵,喜欢我的脚?”小樱甩了甩自己的粉红发丝,坐了下来,她翘起二郎腿,摇晃着黑色的长筒靴,朝着门口的雏田轻蔑一笑。

  樱在童年时,因为大家都叫她'宽额头”,所以感到很自卑,她也常用长长的刘海盖住额头,以免被别人拿来取笑。只有山中井野不取笑樱,反而送她一条缎带,让樱以可爱的姿态、向其他朋友展示其额头。

  如今曾经自卑的女孩,她的一只靴子,都能够让同样美丽的雏田跪倒在她的脚下。

  雏田看着小樱那玩味的笑容,羞耻感涌上心,可是那不断摇晃着的黑色长筒靴,却更让雏田有一种想要将这只靴子脱下来,将自己的脸颊死死贴上去的冲动。

  “爬过来吧!训练了一天,我的脚可是累坏了呢!先来给我按摩按摩脚底!”

  小樱训练了一天的忍术,的确是有些劳累,她伸了大大的懒腰,微微闭着眼睛。

  雏田的羞耻感只是让她犹豫了不到一秒钟,她爬到了小樱的面前。

  雏田刚想去触碰小樱的长筒靴子,却被小樱踩住了手!她抬头不解的看着小樱!

  “想做我的奴?那你就得忍受我对你的一切玩弄!”小樱淡漠的看着雏田,其实她早就察觉到了,雏田有了这种下贱的爱好,经常偷闻自己的脚和鞋子。

  “嗯…………”雏田点了点头,跪在地上看着小樱训练完的靴子里面的脚。

  她迫不及待的伸出手捧着小樱的黑色长筒靴,然后将小樱的黑色长筒靴缓缓脱了下来,雏田把自己脸凑到了靴口,对着靴子猛猛吸了一口气。

  一股浓郁的脚汗气味与皮革的混合脚味涌入了雏田的口鼻,雏田无比痴迷的接连呼吸几大口,恨不得将小樱穿过的靴子里面的脚味全部吸干净!

  “咯咯咯…………”正靠着闭目养神的小樱,那微微闭着的眼睛在听见雏田的呼吸声后,睁开眼睛一看,发现雏田居然正在疯狂嗅着自己穿了一天黑色皮靴,不由的笑了起来。

         
  小樱似乎开始有了玩弄雏田的兴致,她抬起自己的长腿用忍术在脚趾之上,将跪在脚下的雏田衣服割裂,露出雏田白嫩的肌肤和高耸的胸脯。

  “抬头!看着我…………”小樱的语气很是慵懒,漫不经意用脚底抽在了疯狂嗅着自己靴子的雏田脸上。

  “呼哧…………呼哧…………呼哧…………”

  雏田本来正大口大口的嗅着刚刚被自己脱下的,小樱穿了一天的黑色长筒靴子,突然感觉自己的脸上一阵黏疼,就被小樱用光脚扇了一巴掌。

  黏是因为小樱的小樱训练了一天的忍术,光脚裸足本来就容易出汗,在与那长筒靴子的皮革里包裹了一天,小樱的脚底全部是黏黏的脚汗,所以哪怕只是这样的一个脚耳光。

  在小樱的脚底接触雏田的脸颊那一瞬间,雏田哪怕是感觉到了一阵轻微的疼痛,却也同样闻见了小樱脚底那比靴子里面气味更重的脚气。

  雏田被小樱用光脚一脚踢到地上,她连忙爬起来,跪在小樱的那只布满脚汗的裸足面前。

  “樱…………请用脚踩我的脸好吗?”

  雏田说着下贱的话,她无比渴望小樱的黏汗脚底蹭在自己脸上的感觉。

  “呵呵…………”小樱冷笑了一声,她没有如雏田的愿,用脚底踩她的脸。

  而是将自己的目光转移到了雏田的乳房胸口之上,小樱抬起自己满是脚汗的裸足赤脚,往雏田高耸的胸口乳房上踩了上去。

  小樱的脚底心感受着雏田那牛奶般柔弱无骨且弹性十足的乳房,脚底心不停的摩擦着雏田的乳房,直到感觉自己脚底的汗液已经没有再如一开始脱下靴子后的黏,她用自己的脚趾盖夹住了雏田的奶头,

  她的脚趾盖夹住那乳肉之间的奶头,重重的用脚趾插着雏田的奶子。

  “啊…………嗯…………啊…………”雏田乖乖的跪在小樱面前,忍受着想要舔舐小樱的汗脚冲动,她就这样看着自己的奶头被小樱用脚趾夹住玩弄,用脚趾插自己的乳房。

  小樱似乎极为满意雏田的巨乳和奶头:“真是惊人啊,不愧是怀了孩子的呢…………咯咯咯…………”

  她娇笑着将另外一只还穿着靴子的脚伸到来雏田的脸颊面前,雏田激动的捧着小樱的长腿,将这只黑色长筒靴子脱了下来。

  接着雏田对着着小樱刚刚脱下靴子的赤脚裸足,痴迷的呼着热气的脚底,雏田的脸紧紧贴着小樱的脚底,那些自皮靴里面带出来的脚汗,全部被雏田主动按着小樱的赤脚,一一抹在了自己的脸上。

  而小樱却好像是对怀了孩子的雏田那比自己还要高耸的奶子起了兴趣。

  
  她满脸戏谑的用脚趾脚底反复摩擦着乳房尖端那饱满粉红的萧乳头,让娇嫩鼓胀的奶头变的越发硬了起来。

  雏田那樱桃大小的乳头在小樱脚趾的玩弄下肉眼可见的快速充血着,奶头在小樱脚趾离开之后高高的挺翘着。

  本就正在疯狂呼吸着小樱另外一只裸足脚汗的雏田,感受着自己奶头的异动,乳房上奶头被脚趾夹住的酥麻感觉让雏田微微张开嘴巴,低低的呻吟着。

        
  可是小樱却是直接将自己踩着雏田脸颊上的赤脚插了进去,雏田没有反抗,而是用舌头去主动舔舐着自己口中小樱的脚趾。

  她的舌头不停的包裹住小樱的五个脚趾头,舌尖在脚趾缝里面打转。

  小樱开始催发自己的忍术,笔直的长腿美脚狠狠顶在雏田的咽喉,她开始不断的催发自己的脚底脚汗,一点一滴在黑色长筒皮靴发酵在脚上的脚汗,从脚趾不停的滴落在雏田的舌头上。

  黏黏的脚汗又咸又酸,与雏田的舌头分泌的口水融合,雏田不断的吞咽着小樱的脚汗。

  “好吃吗?雏田?”小樱的脚趾插在雏田的咽喉上。

  “呜呜呜…………呜呜…………”

  雏田被小樱的脚趾深喉着,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贱货,给我脚汗全部吃下去!”小樱站了起来,一只脚踩地,一只脚将雏田的脑袋不断的往后压,雏田被插的难受无比,直接软倒在地了。

  小樱借势再次催发忍术,不断的从脚底催发自己的脚汗,雏田几乎已经呼吸,整个身心全部溢满了小樱的脚汗味道。

  “呕…………呕…………”雏田再也无法阻止自己的呕吐感,小樱害怕自己的脚被雏田的口水弄脏,连忙把脚从雏田的嘴里抽出。

  “贱货!居然敢呕吐!”小樱脸色愤怒!直接扯过雏田的头发,让雏田跪着自己面前,小樱抬起自己的赤脚与雏田的巨乳其胸口齐平的位置,用自己冰冷光滑的赤脚踩住她胸前一只颤巍巍的乳

  峰,开始用补满脚汗的脚底拨弄她小巧嫣红的乳尖。

  “疼!”

  雏田皱着眉头瑟缩了一下,咬着下唇尽量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她是主动犯贱跪舔小樱的,根本不敢让小樱不悦

  小樱充分体会着脚底下那绵软中带着弹性的奇妙触感,斜着眼睛挑衅道

  “雏田!...这就是给你的考研喽...不许躲....把奶子给我乖乖挺起来!很好.....你这两团肥……...看来只配给我擦脚呢!哈哈哈...……”.

  小樱脚上的力量越来越大,无情的碾压着雏田的胸口。

  脚趾狠狠的压下一个明显的凹陷,柔嫩敏感的乳晕和乳头也被她用脚趾甲摩擦着。

  “樱求求别踩啦..……..真的好疼啊!雏田尽量后仰着上身,靠手臂向后撑着地面,勉强支持身体让自己不要倒下。她的嘴唇微微颤抖着,用尽心中最后一丝意志力,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肆无忌惮的小樱现在更加兴奋了起来,她换了另一只脚,开始戏虐的用力踢雏田胸前的两颗乳球。

  黏汗脚底与摇晃的乳房来回碰撞,发出皮肉互击的“啪啪!”声,两只充满弹性的大白兔被她踢打的上下弹跳不已。

  “那你就用你的骚奶子喷奶给我洗脚!!!”

  小樱甩动着粉红色发丝,嘴角勾起笑容,得意的宣泄着自己高涨情绪。

  
  “我让你犯贱!喜欢脚是吧?穿了一天的靴子的脚汗你也喜欢!那你倒是用你怀上孩子的骚奶子给我洗脚啊!”

  雏田再也无法忍受小樱的踩踏,身子一软开始握住小樱的脚,试图反抗。

  “我说过,想成为我的奴,就得随意让我玩弄!贱货!”小樱脸上的兴奋之色变的幽暗难明,她再次拽过雏田的蓝色头发,不等雏田因为头皮的疼痛尖叫出来,又猛的抬起脚踏向雏田的怀里。

  雏田发出惨叫之声,小樱的脚底重重的踩在了雏田的巨乳之上。

  “你喜欢你犯贱舔我的脚是什么心里我不知道?乖乖给我喷奶!给我洗脚!”小樱嘴里说着无比恶毒的话,狠狠的用汗脚碾压着雏田的乳房!

  “啊啊啊…………那是给小葵花的奶水…………怎么可以用来洗脚啊…………”雏田其实早就知道自己单纯的恋足,喜欢小樱的脚,想舔想闻,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其他的,也根本不会想到小樱这么残忍的对待自己。

  “呵!贱货!你今天不喷奶给我洗脚,你就别想着我会放过你!你不是喜欢鸣人?你要是不想被他看见你这幅模样!就给我乖乖的挤奶子!”

  小樱执着的继续玩弄雏田的变态行为,更是直接拿起自己脱下黑色长筒靴,疯狂的抽打在雏田的脸上。

  而雏田的乳房被小樱的脚来回挼搓,压扁的乳房肉被脚底踩着变化着各种各样的淫荡姿势。

  雏田被踩的哇哇大叫,哭道:“我用奶水给你洗脚,小樱,不要踩了…………呜呜呜…………”

  雏田用手抱住自己的奶子,委屈的看着小樱。

         
  “呵!真是个废物!”小樱重新坐了下来,将自己的脚底对准了雏田的乳房,等待着雏田的奶水。

  雏田疯狂的挤压着自己的奶子,奶头开始充血,一大堆白色的奶水喷出,对准了小樱的汗脚。

  乳白色的奶水击打在小樱的脚底板,她感觉暖暖热热的极为舒服,她就着这些乳白色的奶水挼搓着自己的脚趾还有脚底。

  “雏田,你的奶水可真是适合用来洗脚呢!”小樱笑着抬起一只布满了雏田奶水的脚,把脚趾插在雏田的嘴巴里面。

  雏田一边疯狂挤压着自己的奶子,一边张开嘴巴,贪婪的吮吸着小樱的脚趾,虽然上面全部是自己的奶水,但是她一点也不嫌弃。

  小樱开始再次催动忍术,不停的有脚屑和死皮从她的裸足下脱落。

  雏田的口腔里面被这些脚屑死皮塞满了,还有自己的奶水味道,混合着那些脚上的死皮。

  让雏田对小樱臭脚的舔舐达到了巅峰,雏田只感觉自己的浑身不停的躁动起来了。

  “咯咯咯…………瞧瞧你这幅下贱的样子,我一直脚就让你这样了,你配喜欢鸣人吗?”小樱疯狂的羞辱嘲笑着雏田。

  “啊啊啊…………是是是…………雏田是贱货…………雏田只配舔樱的脚…………”

  雏田的在心里疯狂的作践着自己,一边啃着小樱的脚趾,将脚趾缝里面的汗液一点一点用舌头尖端舔出来。
(各种sm资源的加扣3587165401)
  那又咸又黏的脚汗,还有自己给向日葵准备的奶水,如今用来给小樱洗脚的奶水,也被雏田吮吸着啧啧作响。

  “啧啧啧…………啧啧啧…………”

  静谧的房间里面,小樱坐在沙发上一只脚享受着雏田奶子里面源源不断的奶水滋润,一边用另外一只脚玩弄着雏田的嘴巴。

  
  曾经那个在剧场版里面,看见自己与鸣人一起吃饭一起练习忍术的雏田,当初那个在自己耳边说着“敢对面麻动手,就宰了你……”的雏田,如今卑微的跪着自己面前。


           
  用她的奶子侍候着自己洗脚,用她的嘴巴啃着自己的脚底板!

  “把屁股翘起来!贱货!”小樱把脚从雏田的嘴巴里面抽了出来!

  她的脚上已经没有了死皮,变得无比光滑,还有因为雏田奶水的滋润更是无比细腻。

  “是…………”雏田回味着口中的脚味,她按照小樱的指示,顺从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跪好,把自己丰满的臀部跪在张开的腿前。

  而小樱依旧在指挥着雏田:“贱货,腿张开,头埋下,屁股翘起来,把骚穴露出来!”

  雏田拼尽全力将屁股翘高,达到这个羞耻姿势的极限位置,直到小樱满意的点头之后才停下。

  雏田将白花花的臀部露出,还有那茂密的穴毛和阴道,粉嫩的阴道穴肉无比艳红,更是随着呼吸那穴肉口一张一合的。

  “咯咯咯…………”小樱娇笑着抬起自己白皙脚丫,用力插进另外一只没有被雏田舔过的奶水滋润的汗脚。

  脚趾深深的插进了雏田的穴肉里面,小樱用忍术催发自己这只脚上的死皮和脚屑。

  一片片脚屑和死皮被小樱的脚黏在了雏田的穴肉内壁,如果原本就长在雏田的穴壁之上。

  “嗯…………啊啊…………嗯啊…………”

  雏田感受着自己穴道肉壁被小樱的脚趾不断的玩弄,那些脱落的死皮和脚屑,本就是脚汗经过发酵行成的,所以黏在雏田的穴道肉壁之上后。

  里面的细菌和螨虫开始往雏田的粉嫩穴肉里面撞,虽然不是很疼。

  可是这种极为细微的的脚屑死皮细菌,却令雏田的穴道内嫩肉麻痒无比。痒的雏田恨不得伸手进去一片一片脚皮扣出来。

  小樱却是一点也不顾及雏田的酥麻痒的痛苦感受,而是越发的往雏田的下体穴肉内壁插去。

  催动忍术的脱落脚皮更是加大了力度,一点一点不小樱挤进去了子宫里面!

  “啊啊啊…………小樱…………不要…………里面还有向日葵,那是我还没有出生的孩子,不要…………呜呜呜…………”雏田可以忍受小樱带给自己的羞辱和痛苦,可是她腹中的向日葵小葵花,还没有出生,还没有看这个世界一眼,怎么可以让小樱的脚汗死皮给玷污了呢!

  雏田开始扭动着身体,她有些后悔了,自己喜欢小樱的脚,为什么要让她的孩子受罪呢…………

  “贱货!你再敢乱动,我就直接用忍术在脚上插进你的子宫,让你的孩子向日葵和你一起被我用脚艹死!”

  小樱粉色发丝下的脸上涨的通红,岛国对性的教育本就落后,没有那么严格,所以对于玩弄雏田的穴道,小樱是无比骄傲且享受的。

  “让你这个贱货犯贱!喜欢舔脚是吧!让你的孩子一起给我吃脚上的汗液还有你低贱奶子喷出的奶水,以后哪怕这个孩子出生了,她的奶水也只能让我训练忍术洗过脚之后,亲自用脚喂给她!”

         
  小樱的神色越发的疯狂狰狞,她笔直的长腿下,纤细的脚趾几乎已经要插进雏田的子宫了。

  雏田的穴肉花心也早已经被小樱的脚挤压的无比巨大,她的脚踝位置就贴着雏田的茂密穴毛,可以想象到,小樱的一整只脚已经全部插进了雏田的阴道穴肉中。

  “不要…………真的不可以…………啊啊啊…………”雏田的下体穴道里面,被小樱的脚底脚背撑的鼓胀,雏田感觉自己的穴道嫩肉已经快要干瘪,尤其是那种麻痒的感觉。

  “滋溜滋溜…………”

  小樱的忍术催发之下,被雏田的奶水洗过滋润的脚趾终于是完美的插进了雏田的子宫!

  那些在小樱的忍术逼发下,脱落的脚上死皮和脚屑,还有不停从脚趾毛细血孔里面溢出的脚汗,混合着雏田洗过脚的奶水。

  全部留进了雏田的子宫,里面有一团小肉团,她的眼睛闭着,还没有完全孕育出来的小葵花向日葵,闻到自己母亲雏田的奶水味道。

  这是母女之间的感应,虽然向日葵还没有出生,可是雏田是与她血肉相连的。

  向日葵闻到了母乳奶水的味道,她寻着奶水味,不由自主的张开还没有发育好的小嘴巴。

  向日葵等待着雏田奶水的滋润,可是当一片自小樱脚上脱落是死皮进入她的口中后,那带着脚汗和穴肉骚气以及奶水混合物的脚皮,在进入了向日葵的细腻口腔之后。

  第一次品尝的向日葵以为这就是雏田的奶水该有的味道,她的眼睛本来就无法睁开,此刻向日葵幼小的心灵,只感觉口中的脚屑死皮无比的酸涩,她的眉头还没有眉毛,可若是雏田能够看见向日葵这个她还未出生的亲生女儿的脸。

  一定会更加的心痛,因为向日葵的嘴巴已经被塞满了大片的脚垢死皮脚屑,这些全部是小樱用忍术催发的。

  向日葵还没有棱角的眉眼脸蛋,却是极为恶心痛苦的把小脸皱在了一起。

  小樱的脚趾疯狂抖动着,插在雏田的阴道穴口,顺着子宫不停的让脚皮脱落,纷纷扬扬的脚屑和源源不断的脚汗被排出,从脚趾缝与子宫的缝隙被小樱逼了进去。

  向日葵根本阻挡不了,只能被动的一边强行忍受着恶心一边吞咽,幼小的心里承受了不该承受的屈辱,这一切都怪雏田。

  “呜哇…………呜哇…………”向日葵在雏田的子宫里面呕吐着,可是幼小的年纪根本让她抵挡不了小樱的脚皮和脚屑。

  “啊啊啊啊…………”雏田也发出喘息声,小樱的脚将她的子宫插的满满当当的,还有向日葵在子宫的活动,带动了自己的胎气,肚子一阵剧烈的疼痛。

  
  “小樱…………不要不要…………好疼!!!啊啊啊…………”

  雏田撅起的屁股疯狂抖动着,白花花的屁股如同波浪一般剧烈晃动着。可是这也越发加重了子宫里面的疼痛感。

  而向日葵小葵花也在雏田的剧烈摇晃下,在子宫里面被甩的七荤八素,她开始在子宫里面嚎啕大哭。

  而小樱通过自己的脚指的忍术气息感应到向日葵的哭声,她直接将插在小樱穴道嫩肉子宫的脚趾往里面再伸了伸,刚好触碰到了向日葵的嘴巴。

  向日葵还太小,感受到了小樱脚趾上的气息,虽然小樱的脚趾上还有脚汗味道,但是因为经过了向日葵的乳房奶水洗脚,所以也有了奶水的气味。

  小孩子的五感是比成年人还要敏感的,所以向日葵顺着小樱脚趾上的奶水香味。

         
  张开嘴巴含住了小樱的脚趾,未发育的嘴巴口腔无比柔嫩,这带给小樱的感觉就是简直比雏田的乳房还要舒适。

  小樱没有像玩弄雏田一般在向日葵的嘴巴里面扭动脚趾,她当然也知道向日葵还是胚胎幼儿,所以肌肤无比细嫩,她要是乱动脚趾,说不定就把向日葵的嘴巴给划破了。

  小樱开始控制着忍术,让脚趾再次流下汗液,还有死皮脚屑,不停的流进向日葵的嘴巴里面。

  “小樱,你什么时候才能把脚收回来…………”雏田撅着屁股回头,看着兴致高涨的小樱开口问道。

  “呵呵…………你要是好好配合,让你的贱女儿把我的脚上死皮和脚汗都舔干净了,我就把脚收回来让你舔干净怎么样?哈哈哈…………”

  小樱发出笑声,她不但要让雏田的女儿舔自己的脚趾吃自己的脚汗,还要用插了雏田骚穴的脚让她再舔干净!

  想想都令小樱无比兴奋!她的脚底再次发热,向日葵小小的肚子已经开始鼓鼓囊囊起来了,她毕竟还是太幼小。

  小樱只是一个脚指头就把向日葵的嘴巴全部塞满了。

  不得不说这是很讽刺的一件事情,雏田为了自己的下贱爱好,让自己的女儿向日葵在胚胎里面就承受了这样的屈辱。

  “那你能快一点吗?小樱…………我很难受…………你的脚插的我…………好痛好痛,还有向日葵她还太小…………”雏田跪在地上继续哀求着。

  “贱货!你也配提条件?嗯哼?”小樱不理会雏田的哀求,我行我素的继续催动忍术,黏稠的脚汗和没有干涸的奶水疯狂进入向日葵的嘴巴里面。

  从脚趾的毛细血孔里面溢出,一直流进了向日葵的小小身体里面。

  向日葵拼命的含住小樱插着她小嘴的脚趾,不停的吮吸着,可是每一次舔干净了小樱的脚汗和脱落的死皮,又有新的脚汗和死皮被小樱用忍术催发出来。

  向日葵还不懂什么叫委屈,只能被迫的接受着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接受的屈辱…………

  就这样,小樱开始认真的催动忍术,不停的让脚汗流出,还有脚上的死皮脱落。

  雏田如同一只母狗一般崛起着白花花的屁股跪在地上,被小樱抽插着子宫穴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