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17|回复: 0

《网金淫侠》 金庸网游类同人[连载中 1-12]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2-11-23 11: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妈的,前面没路可走了!我望着眼前陡峭的悬崖绝壁,心中忍不住暗暗叫苦,好不容易躲过穿云龙那小白脸的夺命连环三仙剑,没想到现在却是跑进条死路,看来老子今天这条命就得送在此处了。


看着系统选单上惨红的‘铁血会叛徒’五个字,我暗自埋怨铁血之龙做的够绝,不但将我开革出帮,连带着还要铁血会的帮众帮忙剑玄门追杀我,要不是老子看在那四万元欧里的薄面上,傻瓜才帮他那该死的小舅子解决麻烦。


那瞎了眼的小子谁不好惹,偏偏去调戏天下第一大帮剑玄门帮主的亲妹妹,却害的我要帮他背黑锅,人家可是十几万人的大帮会,看来我好不容易练到的一身功夫就要废了。


“哈哈哈,血狼,我看你今天就算是插翅也难飞了。”剑玄门的寂寞游子带着几十个人转眼之间便将我的退路全部堵住,看来今天他不杀我是不罢休了。


“寂寞游子,你可别乱来,我可是铁血会的好兄弟,要是我出了什么事,他妈的老子要你们剑玄门陪葬!”趁着寂寞游子嚣张地耀武扬威的时候,我连忙倚着山壁运气休息。手头上的丹药在一路上被追杀时早已用尽,现在能多恢复一点内力值是一点。


“血狼,你这无耻淫贼,铁血会早已经将你开革出帮,你今天就准备被洗成白板吧。”娇滴滴的喊叫声即使是含着几分恼怒,仍然是十分迷人,而声音的主人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美女,当然如果不是大声叫喊着要宰了我,那一切就更完美了。


妈的,不就是刚才摸了你一下屁股嘛,用的着这样喊打喊杀的吗?不过话说回来,这小娘们的屁股还真带劲,滑不溜手的,真是过瘾极了。


看着还没回应的密语频道,我故作惊讶地高声说道:“龙娇娇,老子听你在放屁,我跟我们老大可是要命的交情,他绝对不可能会做这样的事。”


“是真是假你看系统选单就知道了。血狼,虽然我不齿你的行为,但我敬你也是铁血会有数的高手,我就不以人多欺负你,咱俩来场比试,一打一。”剑玄门帮中排名前三的华山派好手穿云龙,故作慷慨地要跟我比试一场。


“比你的大头鬼。”我不禁伸出中指鄙视穿云龙,老子一身武功是不错,但现在要剑没剑、要药没药,一双空掌耍着街边的基本拳法不被你秒了,老子跟着你姓。


我一边扯着嘴皮子,心下暗恨铁血之龙迟迟不给回应。终于,密语频道传来一句‘万事OK’,看来铁血之龙已经跟剑玄门的燕天南谈妥了,只要我死了,铁血会和剑玄门之间的过节也就一了百了,从此揭过了。


虽然对这帐号还有些留念,但我也受够了整天被剑玄门追杀的日子,现在好不容易可以解脱,应该是极为幸运的了。


妈的,反正这只是个游戏,只有老龙那些有钱人才会对一个帐号如此看重。武林名声是啥?面子能吃吗?老子从头再练又是一条好汉,彻底鄙视老龙那没卵蛋的小舅子。


我心一横,不再婆婆妈妈,大声喊道:“他妈的,今天是老子技不如人,逍遥游子、龙娇娇、穿云龙,咱们山水有相逢,总有一天老子会回来报仇的。”


话一说完,不理会剑玄门众人的叫骂声,我很干脆地从悬崖上跳下,免费享受了一次高空弹跳。还没着地,我的气血值就被高速的风压扣除到零值,直接到了复活殿。


从高崖上跳下不同于一般的死亡掉级,惩罚会将坠崖的人物等级直接清零,是网金一项相当严格的规定,这也变相吓阻了很多玩家想来个坠崖奇遇,希望得到世外高人赏识的行为。


自从勇于作第一个敢吃螃蟹的游戏玩家缘尧天,在华山思过崖将一身天榜的武功全部掉光,转眼间变成一个新手之后,就很少人听过用这种傻方法来求奇遇的。


本来按照我和铁血之龙的协议,我必须在铁血之龙和燕天南谈好之后,被剑玄会的人一次一次洗到白板的,没想到意外跑到这悬崖边,倒是让我少受很多屈辱,不用白白被穿云龙等人耍着玩。


在复活殿里,我依依不舍地选择删除人物。没办法,得罪了天下第一大帮,不改个帐号可活不下去。还好有铁血之龙汇给我的四万欧里,一个打工仔能换到这些也是够本了,要不是那惹事的龟儿子是老龙的亲亲小舅子,铁血之龙这老油条也不一定肯出这么多,说起来还真得感谢他了。


没有兴致再继续玩下去,被追杀了好几个游戏天的我也蛮累了,就直接在复活殿下线了。先休息一会,过一两天创个新人物再回到老龙那去打工,一个月四千欧里的薪水,虽然是不多,但起码还将就点能有点赚头。


我拿下头盔,看了看时间,差不多晚上七点,正好肚子也有点饿了,随手用电话留个语音给老龙,告诉他一切都解决了,然后便出门祭祭五脏庙去了。




“老张,给我来碗小碗的牛肉面,要肉多、汤多还有面多,顺便切点开胃小菜。”我走到巷口的面摊,自顾自选了个空位坐下,都是老顾客了,我也只是对老张招呼几声,不打扰他应付其他客人。


虽然我只是个网路打工仔,吃不起什么大鱼大肉的,但要真教我三天两头吃着速食面,那我可受不了。人生在世,干麻苦苦虐待自己,所以除非游戏刚开始营运的那段时间,为了争取那一分半分的领先优势,我可不愿意碰那速食面半分。


现在可好了,反正练级也赶不上别人,就不赶时间了。好在我跟老龙可说是合作了几年,这次又是为他那没屁眼的小舅子解决问题才删号的,不然上哪找一个月四千欧里的薪水,这年头当个职业玩家可越来越难了。


之前我靠着卖点小装备赚点零花,后来傍上老龙便跟着他打工过日子。唉,怪只怪我老爸不是比尔,不然老子也在网金里弄个什么江湖第一帮,什么剑玄门、铁血会,什么燕天南、铁血之龙,都给老子舔脚指头吧。


“宋冰你这臭小子,点个大碗的牛肉面不就得了,每次都来个三多,你还真敢占我的便宜啊。”老张等到外带的客人都走了,这才端着我的牛肉面过来,碗里头果然是面多、肉多、汤多。


“没办法,我宋冰可是个穷小子,只能多敲诈你老张一点,不然我哪来三餐温饱呢?”我不以为意地摊开双手,顺手接过老张递过来的牛肉面,看这色香味具全的美食,真是不愧老张自得的好手艺啊。


自从几年前帮老张打跑了几个收保护费的混混,老张和我变得十分要好,有点空闲总是上他的面摊喝个小酒,彼此之间倒也不在意这几点小钱。


“我说你啊,真是......”老张摇了摇头,又是带着几分疑惑向我问道:“你最近不是在玩那什么网路金庸群侠吗,怎么这个时间有空闲来我这蹭饭吃?”


“别提了,刚才被人挂了,还有点气闷呢。”一想到刚才亲手把辛苦三个多月的帐号给砍了,我心中就觉得有点不爽,简单地将故事的来龙去脉说给老张听。


“妈的,要是再让我遇到剑玄门那帮兔崽子,我是见一个砍一个。”唉,不过这种话也只能说说而已,等到我从门派出师,恐怕早已追不上穿云龙和龙娇娇他们,不然你说老龙他小舅子怎么不敢承认,要我冒名顶替个淫贼的称号,除了名声之外,就是那武功级别的因素了。


老张听完我说的话,稍微皱了眉,出声说道:“听你这样说,那铁血之龙可还真不地道,你帮他打工少说也有几年了,怎么不教别的帮众替云傲天那傻子顶缸,你好歹也是铁血会中少数说得出名号的武功好手,怎么让你就这样白白重来呢?”


听到老张的推测,我心中起了个疙瘩,可是又不愿意怀疑那交往数年的老龙,只得半是说服我自己,半是说服老张“没这回事,我和云傲天体型有九分相像,又是师出武当同门,蒙着面罩使着武当进阶柔云剑法谁也难分辨,老龙这才会挑上了我。”


“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不过你可小心不要被别人卖了都不知道。”


“哪的话,我宋冰怎么可能犯这种错,从来都是我算计别人,哪轮得到别人占我的便宜?”听到老张关切的话,我心中一暖,摆着手大声说话。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我将身子窝在沙发上,无聊地看着电视里重播多次的旧电影。还真是有够无趣的,本来想多休息几天,现在还是早点进网金去好了,也避免落下其他人太多。


正当我要带上头盔时,一旁的电话却是发出红色的亮光。都快深夜了,谁会这时候给我留语音呢?我可是赶着要进网金多少练点级啊。我没好气地选择拨放键,听着声音原来是老龙啊。


“阿冰,我是老龙。今天这件事还多谢你啦,要不是......”妈的,有猫腻。老龙啥时候对我这么客气的,当初在天下里头帮他砍了对方十名大将,他也就对我竖了个大拇指,哪来这么啰哩。


果然,还没等到我有点头绪,老龙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阿冰,我老实跟你说,燕天南已经跟我撂下狠话了,要我们铁血会不能再收留重生后的你,你也知道就算改变面貌也是只有百分之二十的浮动,我实在不能让铁血会冒这个险。我已经多汇一万欧里给你,就算是作为你的补偿,以后要是有机会,咱们再合作。”


操他妈的,卑鄙无耻的家伙,还真是让老张说中了,什么燕天南撂狠话,最好他剑玄门每天闲着没事专盯着你铁血门的新进帮众,我靠,百分之二十的容貌调整,能让你妈面对面都认不出你这龟儿子,找啥屁烂藉口,说我功高震主不就得了。


老龙这浑蛋居然来个过河拆桥,虽然我只是打工仔,但铁血会从梦境、天下到网金,我付出的心力也不会比你老龙少到哪去啊,结果却用这种不入流的藉口一把甩开我,真是他妈的杂碎。




骂归骂,对于老龙我也不能作些什么,当初帮云傲天出来顶缸,整个名声都被搞烂了,铁血会的人哪里会再相信我,至于血鹰那些老朋友也是给老龙打工的居多,我也不好去多说什么,妈的,真是越想越气人。


他妈的,老子要不整死你这死龙,我就不叫宋冰。




说做就做,正所谓复仇的准备绝不能等,我怀着满肚子怨气登陆网金,一下子就出现在建立人物的新介面了。


“欢迎你光临网路金庸群侠。”一阵美妙的声音从系统NPC口中传来,咦,怎么是个相貌出众、温文尔雅的光头小尼姑?


“原来那位姑娘呢,你又是谁,怎么会变成你在这里?”我张大眼睛瞪着眼前奇异的NPC,满肚子的怨气顿时化成疑惑,什么时候居然会有尼姑来担任创建人物的助手,这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过呢。


原来那位大姐虽然是不及眼前的小尼姑美貌,但起码她可是有着为人民服务的标准精神,不但负责地露出大半个雪白的酥胸,一双白净的长腿更是在薄纱中若隐若现,一开始差点让我以为玩得是网路金庸淫侠,来错游戏了。


美貌小尼姑脸一红,向我解释说道:“系统之前做了自我更新,现在的创立人物助手都是随机从游戏中抽选担任,我...我也是第一次来这边。”


妈的,这也太猛了吧。虽然发行网路金庸群侠的太义公司宣称游戏由系统主脑自行运行,没有任何人可任意改变其中的资料,但主脑系统居然自己会做这些变更,让人不由得不惊讶。


“为什么系统要这么做,照原先那样不是挺好的,为什么要麻烦你们其他的人?”


“因...因为之前有个坏蛋...他...他对田姊姊做了坏事,结果田姊姊气得跟系统又哭又闹,死活也不愿意再回来这,所...所以系统就改由随机选取的。”小尼姑仿佛是想到什么羞人的事,白净的脸上满是红云。


我靠,难不成是我淫故我在,这个玩家专门在游戏里头强奸女性NPC,每隔十天半个月都会听说他又对哪个低等级的NPC下手了,没想到他居然连创建人物助手NPC都不放过,啧啧,真是让人心生向往啊。


虽然强奸NPC是重罪,被抓到可是要以平常游戏中的五倍痛觉处斩,还必须在府牢里待上游戏中的半个月时间,但还是遏止不了我淫故我在带起的淫贼风潮,可说是网金里头另类的一面景象。


你说为什么不强奸女性玩家?先不说你等级有没有人家漂亮妹妹高,光是系统的强制下线系统就让你头大,而且衣服也脱不了,顶多有五分钟身体保留让你摸个过瘾,哪有强奸NPC来的干脆痛快。


我为什么会这么清楚?呵呵呵,要不是我之前忙着铁血会的事情没时间乱来,你以为我会不心动吗?我对我淫故我在的景仰可说是有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又有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要不是我没遇见过他,我早就跟他烧黄纸结拜把兄弟了。


眼前美貌的小尼姑,脸红的跟什么一样,真是勾得我心里头痒痒的。我忍不住开口问道:“小师太,你可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我...我叫仪琳,是恒山派的。”


宾果!这下可是中头彩了。原来是楚楚动人却又天真无邪的小仪琳啊。呵呵呵,她说她是第一次来这,我可得想办法占点便宜啊。


之前对老龙等人的怨气早已不知飞逝到哪里去,我满肚子都是对眼前美貌小尼姑的坏主意,要是在这里放过她,之后可能再也没机会一亲芳泽了。我淫故我在说得好‘有女堪上直须上,末待无女空打枪。’顾不了那么多了,只得试试眼前的小尼姑,是否就像金老书中写得那般善良却又天真,不懂世事。


“仪琳姑娘,我现在可以开始建立人物了吗?”我故作亲切地问道。


仪琳一听我提醒,也省悟过来,连忙不好意思地说道:“当然可以,请问你要登陆的帐号名字是?”


“我是小白别杀我。”


“噗...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请问你确定要使用这名字吗?确定之后除非重建人物,不然可不能更改了。”小仪琳听到我的名字,先是噗嗤一笑,随即连忙向我道歉,并且带着劝告的语气说道。


“我确定。”


“那好,接着请你任意分配先天属性,有臂力、根骨、悟性和身法四种,每一样基本数值是二十点,你还有二十点可任意分配。”


“根骨及悟性各加五点,身法加十点。”呵呵呵,现在我已经下定决心要跟我淫故我在看齐,要专心致意当个采花大盗,身法当然是不能不加的,不然哪天被那些自诩为侠士的玩家和NPC追杀,要是逃不掉,那可就糟糕了。


“请选择容貌上下调动百分之二十。”


“上调二十。”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当个好淫贼,要当个成功的好淫贼,要当个成功而受人景仰的好淫贼,最起码也不能长得像路边的牛大便,NPC一见你就这皱着眉吐着舌头,那还办得成什么事啊。


“请选择天赋属性......你...你怎么了?”


正当小仪琳要让我决定最后一个选择时,我突然痛苦地大叫一声,双手紧紧捂住下身,倒在地上连声喊痛。嘿嘿,这下就看你是否真的不懂世事了。


我装作虚弱不堪的样子说道:“我...我好像中毒了。”


呵呵呵,也不知道是我从高中话剧社打磨的底子够深厚,还是这小仪琳真的是天真善良,她着急地说道:“中毒了...那怎么办,我身上可没带着解毒的丹药,你...你还好吧?”


我故作不解地说道:“这应该是五毒教的血蝎毒,怎么会在此时发作,要解此毒除非......。”


“除非什么?”小仪琳完全忘了她只是个NPC,也完全忽略了在这里我怎么可能会中毒,相信人性本善的她看着痛楚万分的我,连忙急切地问道。


呵呵呵,这下可真是大功告成了。我装模作样艰辛地把裤子褪去,露出因兴奋而肿涨粗大的狰狞肉茎,对着仪琳说道:“现在要解这血蝎毒,只得先用嘴把它给吸出来,只是这...这实在是太委屈你了。”


仪琳从小就被送到恒山,我就不相信那衡山三定会莫名其妙替她上健康性教育,她八成只会对我和她身上不同的构造感到讶异,才不会理解我是要做什么坏事。她现在惊讶却不慌乱的态度,正是说明了一切。


“怎么会肿的这般大?”仪琳的眼中闪烁着几分疑问,更多的却是一种难解的好奇。


“对不起小师太,我......”


呵呵呵,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不是你们念佛的最喜欢挂在嘴边的话吗,我叫你一声小师太,你就乖乖帮老子口交吧。


“我......我以前没有做过,你可以教我一下怎么做吗?”甜美的嗓音抖动中有股坚决,救人一命的心念压过了未知的害怕,果然是善良小美人啊。


一想到暗恋令狐冲的仪琳小师妹要替我口交,我的阴茎居然涨得更大,整个挺立在仪琳面前。


“快...毒好像发作得更严重了,用嘴...用嘴去含它。”兴奋的受不了的我,连忙叫唤仪琳,要她赶快动作。


听到我的呼喊,仪琳赶忙蹲下身来,微启朱唇,将那带着点腥臭的肉茎含了进去。


“对...喔...就是这样...。”


整个龟头前端被仪琳的小嘴给包覆住,被刺激的部分好像有电流通过一般,将一阵酥麻的快感传遍我的全身。


“嗯......哼......。”仪琳的小嘴不断上下地起伏,带着点生涩的技巧还是让我感到无比的畅快。


“吸...用力吸,才能把毒给吸出来。”


看着仪琳纯洁无瑕的脸蛋和那鲜艳的小红唇,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爽快。他妈的真爽,难怪我淫故我在死了六、七次还是不改其志,喔,真是爽。


“嗯...嗯...哼....喔......。”


仪琳的香舌在肉棒前端上,不经意地来回游移,朱唇大力吸吮肉茎的触感,使我那话儿越来越大,越涨越红,几乎要到了爆发的临界点了。


“我...不......毒...毒要出来了......。”


我忍不住伸手抱住仪琳的后脑勺,将肉茎整个插入仪琳的喉中,让她的脑袋上上下下来回不断地吞吐着我的肉棒,卖力地吸吮着我的肉茎。


一瞬间,我终于忍不住了,肉棒像弹簧一般弹跳滑出仪琳的口外,吐出大量白浊的黏液,腥臭的精液喷的仪琳纯洁的小脸到处都是。


仿佛是坠落凡间的天使,一种淫糜的气息在仪琳脸上散发出来,趁着仪琳顶上那颗光头,显得撼动人心。我心里头猛然起了个主意,开启系统提供的照相功能,将这绝美而妖异的画面给撷取下来。




§§§




第二章




“我打你个小人手,我打你个好色手......。”我左手拿着木槌,忍不住对着右手就是一棒接一棒,呜呜呜,要不是这只右手这么冲动,我哪里会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来,我顶着光滑的头皮暗自垂泪着。


话说我那天诱骗仪琳小妹妹帮我做口交,才刚享受完,没等她有任何反应,我这只犯贱的右手就情不自禁握上了她的小胸部,顺带着还揉捏了几下。惊醒的她大叫一声,一个天长掌法向我打来,我的身体顿时变成一道白光,转眼间就出现在这座该死的小寺庙了。


在这小寺里头,我遇见了‘我淫故我在’的偶像之一,一位淫贼中的淫贼,和射雕的欧阳克、天龙的云中鹤并列第三的万里独行--田伯光。


你说这还不好,赶快上去跟他交流几番啊,以后网金哪个美女不是手到擒来。你以为我不想啊,问题他是剃度后的田伯光,现在法号叫不可不戒的秃驴。我要是去跟他交流我把他师父的亲亲女儿仪琳先颜射后袭胸,还不马上被他给秒杀回复活点。


最近不知道走什么鸟运,不可不戒这和尚居然要收我做不戒门的第三代大弟子,还给我取了个什劳子法号:绝对不可不戒。我身为一个有着崇高理想,想要淫遍天下美女的新科淫贼玩家,怎么可能跟你这死秃驴去当和尚,我当然是举起双手双脚反对啊。


可惜,反对无效。不可不戒这卑鄙混帐,没有一点出家人的慈悲心,他居然学着他师父般威胁我,说我要是不肯当他的徒弟,他就要把我最重要的小弟弟给咖嚓了,让我以后只能去跟东方不败学那不男不女的狗屁神功,葵花宝典。无可奈何,我屈服了。


你说我可以重生啊。的确是这样,但是我实在舍不得啊。我看了看系统选单的个人属性,发现我的天赋居然是万中无一的‘真命天子’。不但将四项先天属性都额外提升一点,同时对学习和研究任何技能都会比普通人快,服用丹药增进属性点的成功率更会提高三成,正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天赋,我怎么舍得删掉帐号重新来过啊。




我停下对右手的谴责,继续敲打着笨重的木鱼,随着我每一槌‘叩’的声响,我的佛学点就不停的上涨,现在正好堪堪突破一万大关,我想除了少林那些秃驴NPC之外,没有半个人会比我的佛学值还要高了。


相对于我之前的师门武当的正气值,少林和尚们讲究的是佛学值,不管你的等级有多高,资质有多好,完成了多少任务,只要你的佛学值没有达到该项武功需求的标准,就不可能学习该项武功。


虽然我不是少林寺的徒子徒孙,但起码也算的上是和尚,就是不知道我们不戒门在武林中到底排不排得上字号,妈的,好歹也算个隐藏门派,三代共三人的隐藏门派......。


这些日子的江湖还是一样的乱,不会因为少了我这个铁血会有名的血狼停止他们的纷争。燕天南的剑玄门前日才刚完成了驻地任务,顺利成为北京城最有影响力的帮派,也再次打响了他天下第一大帮的名号。而其他排名二三四五六...和我前雇主老龙的铁血帮,也纷纷在成都、襄阳、扬州、泉州...各大城市站稳脚跟,只差没有完成驻地任务,升格为正式的帮会了。


而其中最值得注目的就是大理的毒龙帮,原本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杂帮,没想到在帮主‘就是看你不顺眼’的号招之下,大嚷着“邪派玩家也是人,老子他妈的就要当坏人”,极其蛊惑人心的宣传,短短几天居然收拢了血刀门、星宿派和五毒教等邪派大部分玩家,隐然成为西南第一大派,和北方自诩为正道领袖的剑玄门互别苗头。


当然这一切和小和尚我‘绝对不可不戒’半点屁关系也没,自从被田伯光收为徒弟,我每天上线就是敲着木鱼念着佛经,别说杀生了,连荤酒都没碰过,我都还以为自己已经变成有名的得道高僧了。


这些日子唯一的收获,就是我确立了我以后的生活费用来源,老子要当个职业淫贼玩家。我把那天小仪琳为我服务的经过,写成一篇‘我与仪琳小师妹不得不说的故事’,整篇放在E-虫网﹝淫虫网﹞上供人收费观看,文章收费一欧里,照片收费五欧里,我知道,我发财了。


‘我淫故我在’等人写过的帖子也是有上百篇,但无一是系统中的低级女NPC,一堆杂花哪里比得上清纯可爱的仪琳小师妹,更何况我还有那张淫糜妖幻的颜射图,有谁还是我的对手。


虽然花了一百欧里行贿版主,让他把我的帖子置顶加精,但我还是大大地有赚头。冲着暗恋令狐冲的清纯小师妹仪琳的名头,即便我文章收费是别人的两倍,照片索价是他人的五倍,我还是创下了高达两万个文章点击和五千个照片点击,总共四万欧里的收入﹝扣去网站抽成﹞,赚的是让我高兴爽到翻掉。


看到我赚的金银满盆,有的爽又有的赚,原来便已相当猖獗的淫贼风气,现在在网金里头那是更上一层楼,每天因为强奸NPC未遂而被杀的就有上万人,反而是低级女NPC受害率减少百分之九十﹝相貌较差,写文又没订阅率﹞,但也没听到有人成功上过特殊高级NPC。




“当,恭喜玩家佛学值达到一万点,完成不戒门弟子任务,请向该掌门领取任务奖励。”


呼,听到系统的恭贺声让我有种解脱的感觉。整整一个月,我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游戏时间,终于让我达到了不可不戒那死变态的要求,成为一个他口中稍微有点佛学素养的佛门弟子,一万点的佛学值,


写的还不错我还想接着往下看下载地址:https://www.leipans.xyz/s/yqE7f2o9g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