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78|回复: 0

性感长筒靴美女花式颜骑腿绞羞辱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2-1-15 09:41:13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性感长筒靴美女花式颜骑腿绞羞辱
“哦哦哦”当男人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警视厅的地下审讯室,这里既可以说是审讯室,也可以说是处刑室,毕竟在这里审讯和处刑是分不开的,经常一起进行。
男人被绑在一张铁板般的刑床上,四肢伸向四个桌子角,被铁链的手铐拷住四个方向的四肢,让他动弹不得,当然,所谓的动弹不得也是在女警雪莉的控制之下,在女孩的手中有着一个遥控器,只要她想,按一按上面的按钮,那么,绑着男人的铁链也会放出一截来便于男人做一定程度的活动。
男人仰面看向房顶,黑漆漆的两个半圆形的球体在面部的正上方,直到雪莉蹲下身子,男人才清晰地看出来那是女人屁股蛋。雪莉换上黑色的紧身提臀牛仔裤,穿着黑色及膝长筒靴,M字腿的打开蹲在男人双耳两侧,提臀的牛仔裤效果显露无疑,紧绷的臀部饱满且威压感十足,悬停在男人脸的上方。
“你醒了。。”雪莉轻声问道,女孩的屁股虽然可怕,但是女孩的声音却是很可爱。
男人猛然想到自己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场景,那别是挨了一招铁臀砸脸,随后鼻子一酸,自己也失去了意识,被塞入了机车之中,再之后就不知道怎么被抓到这里来了。
“我这是在哪,你们要干什么!?”男人惊恐的说道
“当然是完成最后的程序啦,原本都要放过你了,你却自己捣乱,我决定在这里好好的惩罚你呢~”雪莉戏谑的笑了一下,就这小恶魔般的微笑,却足以美丽数倍,男人竟然看的一愣,但是女人的笑容转瞬即逝。
“再给一次机会吧”男人望着女人玉臀求饶道。
雪莉当然知道男人在撒谎,根本靠不住,但是她玩心大起,也可以顺便审讯一下,看看有没有别的惊喜线索什么的,于是晃着黑漆漆的玉臀拷问起来。
男人倒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是涉及到自己犯的罪全部老实交代,毕竟都是些小打小闹,不怕交代,只希望女孩能大发慈悲,一开心或者看在自己坦白的份上放过自己,毕竟保命最重要,最后还不忘表决心的说道“我保证出去后再也不干这行了,做个良民!”
“还想着出去呢?不可能!”说着,雪莉沉下了梨形的美臀,臀肉稳稳的裹住男人的面颊,加上自身柳腰的摆动,如吸盘一般吸住男人的脸,稳稳的镶嵌在臀沟中,完美契合。
女孩的玉腿M字型摆开,正襟危坐的骑坐在男人的脸上,只有些许的额头从大腿根分叉的根部露出一点。(图1)
男人呜呜讷讷的叫着,雪莉调皮的笑道“这是你应得的,痛苦吗~再痛苦一些吧”说着,左右摇晃扭摆着美臀,男人的面颊也跟着女人的屁股沟摆来摆去,后脑勺咯得铁板都吱吱作响,自然痛的后脑勺酸麻,但是面部的柔嫩触感和裹在女人屁股里的包裹感又仿佛升上天堂。
牛仔裤的屁股臀沟惊人的窒息,男人很快满脸是汗,窒息的强烈程度甚至让他间歇性休克的抖动起来,四肢拴着的铁链叮叮当当的敲击着铁板,双腿不住的抖动。
雪莉却视若无睹,可爱的外貌与表情与娇臀丝毫不留情的夹闷着形成鲜明对比,纹丝不动的女人肉尻和不停扭曲的男人躯体形成强烈的对比。
“怎么样?你还想活命吧~?”女孩俏皮的说着,玩游戏般的心态笑道“要快点回答哦,否则我这屁股马上就要把你活活闷死了~”
呜呜呜呜!
男人虽然无法准确言语,但是品着命的想要表态。
“那好~我会放松绑着你手腕的铁链,并且抬起屁股来,但是你要跟上我抬屁股的速度,虽然我不会太快,但是如果你的脸离开了我的胯下,我可不会饶你哦~”说罢,雪莉按了按手中遥控器的按钮,男人的手腕果然又从床底下伸出一截铁链来,同时,雪莉缓缓蹲起,并缓缓的抬起屁股。
男人只感觉面部的重压一点点减少,弹性十足的臀球正缓缓上升,空气涌入,他忙大口呼吸,但是更紧张的抬起脖子,让自己的脸紧贴着女孩的臀缝,随着女孩的抬起屁股,他也支撑着身体缓缓坐骑,仰面朝上,仰着脖子,用自己的脸抵在少女的胯下,就如一只狗在拼命的伸着狗脖子舔着自己的女主人一般。
雪莉上升到一定的高度便停了下来,此时的她还是半蹲着的感觉,双腿没有完全伸直,便用大腿夹住男人的头部两侧,股间夹住男人的口鼻,臀瓣收缩,完全裹着男人的面颊,自己则美美的转过身来,纤腰扭转,半转着身子,掏出手机自拍起来,一手比划着剪刀手,一手拿着手机,做着可爱的表情,似乎在留念(图3)
可是男人却痛苦的呜呜直叫。
“别吵!马上就好了~耽误我照美照,小姐姐我这就一下夹死你~!”雪莉嘟着小嘴气道,男人果然不敢再多发声。
照完了照片后,雪莉开心的松开了男人的头颅,终于让男人好好的喘上了几口气,不过小憩两分钟后,雪莉又绕回到男人的身前,背对着男人,岔开美腿一屁股向身后坐去,黑色的提臀丰臀重击在男人的面颊上,将男人的脸再次仰面向上的坐去,压在了屁股底下,雪莉的双足则分列在男人腰部两侧,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自己的屁股上。
“支撑住了哦~摔了我的话,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的吧~”女孩俏皮的说道
男人自然不敢大意,全力支撑女孩的体重,他的脖子感觉都要被压断了,五官要被女孩的屁股压平了,至于双臂支撑的同时,不停的哆嗦着,仿佛女孩的屁股就是他的天,而此刻,天塌了。。。。(图2)
在男人费力的同时,他的呼吸也急速的消耗,大力抽吸氧气的声音在女孩的屁股底下就像是她在放屁一样,怪异的声响和臀下的挣扎,逗得女孩咯咯直笑。而男人双手早已酸麻,渐渐失去了知觉,也不知过了多久,女孩才抬起了屁股,男人如获大赦,激烈的呼吸起来。失去了面部的重力压迫,双臂的负担也陡然减小了许多,可是如此一来,他的手心和胳膊竟因为血液回流而感觉到似有万千蚂蚁在咬,痛苦不已。
“看在你表现的这么好的份上,给你点奖励吧~~”女孩开心的笑着道,同时用遥控器解除了男人手腕上的铁链束缚,不过男人被女孩折磨的双臂几乎与废掉无异,根本反抗不了,被雪莉押送着来到了值班室。
屋子内有一张白色的松软大床,这是雪莉值班休息的地方。女孩让男人跪趴在地上,自己则一屁股坐到了床边,向招呼小狗一样的招呼着男人过来,男人不敢不从,赶忙爬了过去。(需要各种sm资源的加扣3587165401)
女孩先是抬起一只脚,对着男人淘气的说道“走了一天路,靴子都脏了,还不快给我舔干净了~?”
男人身体一颤,颤颤巍巍的接过女孩的玉足,将女孩的小腿捧着,伸出舌头去舔女孩的长筒靴,先是仔细的舔靴子的周边,进而是表面仔细的清理着,尤其是靴子底更是舔的发亮。舔完后跪坐在地上像只狗一样摇尾乞怜,眼神中仿佛充满了想要主人表扬一般的神采。
“恩~~还算干净,那可不能辜负你的劳动成果吖,乖狗狗~”说罢,女孩将脚放到了男人的手指上踩下,碾压着男人的手指,又把另一只脚递了过去。
男人痛的心中呲牙咧嘴,脸上却不敢表漏出来,强忍着疼痛有趣舔女孩的另一只靴子,虽然内心想快点舔完,但是又不敢糊弄,仔仔细细的清理着,此时的女孩眉眼含笑的注视着男人的一切,心中残忍戏谑的开心着,终于,另一只靴子也舔干净了。
女孩将双脚全放在男人的双手指头上,笑着问道“疼吗~?”
男人苦笑着,摇摇头。
“恩~乖~过来吧~”女孩笑着抬起双腿,大大的张开,似乎在邀请男人进入自己的怀抱,但是却是下体胯下的怀抱,双手揪着男人的头发,扳住男人的头,拉入自己的胯下,一双美腿穿过男人的双肩,搭在他的肩膀上,小腿在男人的后背交叉,黑色的长筒靴脚踝勾住放在男人的后背上,坐在床边,私处与男人的脸在一个水平线上,大腿夹住男人的双耳,女孩的玉手按住男人的头,将私处对准男人近在咫尺的脸上。(图4)
开心的笑道“闻吧~”
男人就如同狗一样,大口的喘着气,用力的去吸去闻女孩的下体,女孩的香水味清新淡雅,男人对着牛仔裤的裆部用力的抽吸着。
“怎么样~香吗~?”女孩害羞的调皮问道。
“香。。。”男人发抖的回答着,极尽侮辱。
“一个大男人,像狗一样这么闻一个女孩子,真的好吗~?”女孩侮辱着男人问道,男人不知该如何回答。
过了一会,女孩笑道“撒谎~隔着裤子你能闻到什么啊~还是我比较贴心,来~”说着,女孩拉开牛仔裤裆部的拉链,露出里面的内裤,一股独特的味道从中飘散出来,“好好闻啊~~~!”女孩说着,突然加大力气,将男人的脸抵在了自己的裆部上,温热的气温传来,女孩舒服的笑了起来。
男人只感觉口鼻抵在柔软的内裤上,酸甜的气味越加浓烈,同时,女孩的大腿夹的死死的,两人的力气使用到了极处,男人的脸像是黏在了上面一般,呜咽着难以发声。
“好不好闻~?哈哈哈~你倒是说话啊~呼吸啊~好不好闻,香不香~?!”女孩浪叫着的发问道。
男人呜呜咽咽的叫喊着“好闻~!好香!”那你想不想永远的记住这个味道,永远的与它融为一体~?”
“想。。。。”男人大脑麻木,根本不知道自己都在说些什么。
“那你下辈子可要投胎做女孩的内裤才行,或者是变成一条卫生巾或者卫生棉哦~哈哈哈哈~”雪莉仰脖开心的笑着,同时全身发力,将男人的头牢牢扳住,大腿死死夹住,全身绷紧,长筒靴也扣得死死的,仿佛要把男人塞到自己的身体里。
强烈的窒息瞬间如大海般吞噬了男人的呼吸,男人挣扎了起来,然而被踩坏的手指扶住大腿却掰不动,双臂也被之前压坏,软弱无力,扭动的身体不过是摇晃着女孩的双腿与下体左右摇摆,却丝毫挣脱不了,摇晃间,加剧着口鼻与女孩裆部私密处的摩擦,弄的雪莉浪叫的更厉害,夹的也更紧了。
终于男人放弃了全部的挣扎,眼中留下了悔恨的泪水,意识模糊的呼吸着女孩的淫荡脏味,耳畔响起女孩的声音。
“这就是你的处刑!”雪莉下达了最终的审判,她不在做多余的动作,而是类似翘起二郎腿般的交叉,大腿交叉重叠的放着伸直,微微向前探身,这样就把男人的脸拉入压深的更紧了,完全的吃掉了男人的脸,屁股底下压在床上成为了完美的流线型,黑色的提臀牛仔裤私处无情的处刑着男人。
男人在绝对窒息中涕泪横流,面前糊在脸上的内裤闷热无比,不透气,哀嚎渐渐衰弱,抖动也终于停下,房间内再次恢复了平静。
“啊啊啊~~呼呼,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真是一只不错的狗狗呢~”雪莉开心的说着,同时解除长筒靴脚踝的相扣,叉开大腿,将男人的脸从私密的裆部拉了出来,男人被闷杀的惨不忍赌,只见他双眼眼球向两侧眼角看去,完全失神分开,眼角眼泪流出,鼻涕也喷了出来,而眼泪和鼻涕的混合物还呛入了口中,为了呼吸他张着大嘴,舌头徒劳的向外探着,满脸被捂的都是汗水死前痛苦的表情,男人扭曲的五官,发紫的面颊,非但吓不到女孩,反而给了雪莉巨大的满足感,甚至开心的笑出声来,就算搂着紫色的尸体头颅安然入睡也未尝不可,就像是通过自己的劳动而从娃娃机里抓出的娃娃一般开心。
雪莉拉上拉链,刚要起身,却接了一个电话,不得已的又把已死的男人那张紫色的脸塞到了屁股底下,又闷在男人的脸上数分钟,因为已经是憋死的了,所以再坐也不会变色,但是她就是想继续用屁股侮辱着男人的尸体,仿似这就是一个平凡的屁垫,鞭尸什么的不存在的,安静的扶着雪莉的香臀,如果此时有灵魂出窍的话,相信灵魂也会憋在臀沟之中,压在屁股底下出不来。
雪莉放下电话,自言自语开心的说道“这是你应得的报应,活该”女人冷酷的从男人的身边走开,她已经习惯了,完全不在意。
雪莉来到了更衣间,将牛仔裤和内裤脱下,这里有一台高科技衣挂,只要挂在上面,衣挂会带着衣服自动滑入清洗间,对其里里外外进行仔细清理。
雪莉是个爱干净的女孩,并不是穿完里面有汗才要清理,更多的是闷杀的男人们在死前总会舔她的屁股,这不,这次是内裤。这是男人的本能,也是死前的本能;口水会留在屁股沟中,而汗水会涂满屁股,虽然浸透不到自己的肌肤,但是会让牛仔裤底下带有酸味。
她认为自己的屁股是高贵的法律武器,总不能处刑犯人的时候,还让犯人闻着上一个犯人的口水味道而死吧,这是对她屁股的侮辱,她要干干净净的屁股来杀犯人,也是对处刑临死的人一种尊重。
按照刚刚电话里的新任务指示,黑道罪犯绰号大小姐的卷子,她的犯罪证据在自己公司大厦顶层往下的倒数第三层经理办公室内,她决定潜入大厦去偷取文件,她决定换上另一身夜行衣。
这身夜行衣从表面看也是黑色的皮衣,只是大腿的内侧却是枣红色的透明丝袜,与皮衣联合在一起,转为喜爱大腿夹人和坐脸的女特工设计,意欲在执行该技巧时可以获得更多的快感,有助于女人对胯下男人生死气息的掌握。同样的勾勒出雪莉修长的身材。
夜晚。
由于卷子的大厦安保严密,不得已之下,雪莉只好借用警用的直升机从天而降落在大厦的顶层,然后绑着绳索顺着大厦的外侧玻璃幕墙滑下,夜光中俏丽的身影来到了倒数第三层,雪莉带着黄色镜片的高科技眼镜,利用镭射扫描,很快的确定了楼层的格局与经理办公室。
用玻璃刀将幕墙划出一个圆形的洞,又用吸盘吸住玻璃不让其掉落,随即跃入室内,文件就在保险箱内,雪莉掏出绑在大腿外侧的万能工具钥匙,开始聚精会神的破解保险锁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雪莉全神贯注,丝毫没有意识到下层的保安已经巡视到了这一层,就在她即将打开保险锁的时候,保安也推开办公室的玻璃门走了进来,手电筒一晃雪莉,喝道“什么人!?”雪莉本能的用手遮着手电筒射来的光,有些无奈的说着,“就不能稍微再晚一点来吗~?”
保安一看雪莉,在夜行衣下的黑色紧身提臀牛仔裤衬托着完美的身材,一双玉腿套在黑色的长筒靴中显得纤瘦且亭亭玉立,不由得舔了舔嘴唇,又看了看窗户上的破洞,突然意识到这不太对劲,左手拿着手电,右手则去够左肩上的呼叫器,头也偏向那一侧的呼道“指挥室、指挥室,这里是23号。。。。唔!”
男人的话还未说完,他的保安大檐帽已经被打飞,整个人向后倒去。
雪莉飞起一脚,用左腿划出一道优美的曲线踢向男人,男人原本就在后退中,更是被这一脚抵住脖子上的喉结,只感觉喉结一紧,随后火辣辣的疼痛,整个人被巨大的力道顶的贴到了墙上,雪莉单腿站立在地上,左腿则踩着男人的喉结,将男人顶在墙上。(图2)
男人一手拿着手电不太方便,另一只手则努力的去掰少女的长筒靴玉足,然而单手的力气原本就没有脚上的力气大,即便是个女孩子,但是加上一条修长美腿的加持,其力道也足以把男人定的死死的,靴子底碾压着,微微摩擦着,男人只感觉喉头发甜,可能嗓子眼已经被压迫的破了,然而呼吸艰难,就是发声也发不出来。
堂堂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可爱的小姑娘用脚给顶在墙上动弹不得,这不是一种侮辱吗?然而,看过电影也知道下一个镜头会有多么的危险,此时女孩只需要微微扭转脚踝,用不上多大的力气,便足以将他这个大男人的脖子碾断,吓得男人冷汗直流,争分夺秒的发力,可惜,电影也不是全都是唬人的,至少,他是真的掰不开女孩的长筒靴子。
雪莉也确实想现在就了结了他,可是一瞬间想到了什么,不由得松开了的美足,将玉腿拿了下来,保安本能捂着自己的脖子,微微躬身,轻轻的咳嗽起来。
原来雪莉想到了男人刚刚是想要叫增员的,如果现在把对方杀死,反而会引起调度室那头的怀疑,忙先行出击,一跃而起的向保安迎上,吓得保安刚呼叫两句,她已经飞身而起,叉开美腿的向男人脸上骑去,岔开的玉足踢飞了男人手中的手电,同时也跪骑到对方的脸上,身体的重量和惯性压着对方的脸将对方骑躺在地上。
男人的手电筒也滚落到一旁,羸弱的光芒照着经理室的门口,雪莉和保安又引入阴影之中。
果然,雪莉的大腿夹着男人的面颊的同时,大腿根也垫着男人脖子上的颈动脉,每次那粗壮的血管悦动一下,她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只可惜牛仔裤质量的连体提臀裤效果不太好罢了。但是紧紧提起的美臀则完美的抵住男人的口鼻,黑色牛仔香臀压下男人的下颚,臀瓣瞬间吞噬了男人的下半张脸,而保安双眼只能从女特工的前面向上看去,从雪莉夹着的大腿缝间艰难的看着,目光经过平坦的小腹,被坚挺的酥胸所阻拦。
男人不住的挣扎,雪莉却跪坐的很舒服,按住男人的手,一切准备就绪,不出片刻,男人就将在自己妙臀下丧生。
“23号、23号、这里是指挥室,收到请讲。。。。。。。。。23号?23号?。。。。。”男人肩膀上绑着的对讲机也被雪莉的大腿压在底下,分出沉闷的呼叫,看来刚刚的呼叫引起了指挥室的注意。
男人挣扎的想够肩膀上的呼叫器,似乎是他的救命稻草,可惜近在咫尺他却无能为力,眼前的女人分明是训练有素的杀手,她肯定不会让自己活的!
“呜呜,呜呜呜!”男人不甘心的挣扎着,却只是在雪莉的屁股底下悲鸣,心酸的悲鸣,绝望的悲鸣。
一切都在雪莉的计算当中,她就是要男人此刻彻底的绝望,才方便接下来的演戏顺利进行。
“我可以放开你,但是你怎么回答指挥室相信比我清楚,你要明白,一旦你说错一个字,那么,那就会是你生命的最后一次说话!”雪莉威胁着保安道,同时妙臀微微抬起一条缝隙,男人哇的大口喘了一口气,呼呼的点头道“明、明白!”
雪莉用大腿将呼叫器夹着蹭过来一点,男人满脸是汗的说道“没事、没事,我刚刚摔了一跤,一切正常!完毕!”
“哦,这样啊,妈的,吓死老子了,还以为有特殊情况,好了,你巡逻吧,别特么吓老子了”
呼叫器的另一头答道。
“嗯,嘿嘿”保安傻笑的答应着。
说完,雪莉关闭了对讲机,从又压回到大腿底下。
保安看着雪莉的动作丝毫没有要从自己身上起来的意思,不由得错愕的看着雪莉道“我,我都按你说的做了,我就当没看见过你,放我走吧”
月光下,雪莉突然调皮的看着男人,可爱的脸上和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具没有生命的玩具,没有一丝心情波动的眼神。
雪莉的确美极了,可爱极了,但是现在这种可爱和美却让保安吓得魂飞魄散,瞬间歇斯底里的嘶吼起来“不、你不能骗我,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呜呜呜呜!!!”
雪莉没有等男人说完,双手揪住男人的头发,按住男人的脑门,屁股再次骑了上去,双手用力推之下,更是把保安的脸使劲往私密处地下塞,口中喃喃的低声道“从你见到我的时候,你在我心里就已经是具尸体了,我不能冒险将你放走,这样有通风报信的可能性,尽管你再三承诺,但是我也要把这种可能性扼杀在臀下,要怪,就怪今天命不好,轮到你来值班巡视这一层!好啦,乖乖的做人家的小玩具吧~~”雪莉调皮的任性撒娇着,在陈述这番话的同时,男人张牙舞爪的挣扎着,拍打着雪莉的身体,但是换来的是雪莉夹紧大腿,全力跪坐在他的脸上,绝对压迫窒息术,数秒就让男人昏厥的放下双手。当雪莉的这番陈述说完时,男人的呼吸也已经衰竭。见证这一切的是男人带进来的手电筒,起初还微微晃动,慢慢的,随着男人的呜咽声越来越小,手电筒也完全的静止下来。
屋子内再次回复安静后,雪莉站了起来,走向门口,捡起了手电筒,跨过男人的尸体肚子,蹲在保险柜前继续忙碌起来,屋子里多了个死人尸体,气氛却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需要各种sm资源的加扣3587165401)
又过了一会,啪的一声脆响,保险柜打开了,雪莉取出里面的文件,简单看了看,之前审讯的那死鬼说的不错,的确是真货,里面有参与赌博的人员名单,也有赌场运营的一切记录和账本。雪莉将手电筒关掉后放回到保安的手中,拍了拍男人的胸口,正待一切准备就绪,要打算离开的时候。
又一名保安走了进来,原来,这一层巡逻的还有一个保安,他们的分工是两两一组,分开巡视,另一个刚刚走完他那头,想着和这个死鬼保安汇合,却发现迟迟等不到人,只好自己来找,这一下尴尬了。
男人看着地上的搭档尸体,一脸懵逼,然而就在这时,雪莉率先发动攻击,整个人如体操运动员一般的打着空翻向男人翻卷过来,华丽的身法,轻佻的动作,眨眼之间已经是闪到了男人的面前,男人只感觉俏丽的身影一闪,眼前哪里还有人,反倒是两条黑色的长筒靴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随后长筒靴双足分开,搭在了自己的双肩上,瞬间夹紧!
黑色的长筒靴夹住脖子时,外力迫使男人低头向下看去,却见到长筒靴相连的是黑色的提臀紧身牛仔裤,顺着分开的大腿,他的视线停留在倒立的翘臀上,和臀瓣间私密处裆部的裤缝线上,那裤缝线此刻是如此的迷人,如此的有吸引力,但是现在可不是欣赏的时候,男人挣扎着双手扶向女孩的双足,用力的掰扯女孩的黑色长筒靴,然而只是引得全身左右摇晃,女孩虽然倒立着夹他,但是双臂支撑却还稳定。(图3)
男人很快便因为女孩的小腿夹得双耳发鸣,双膝不由得发软,整个人向下滑下,这一下正好将头颅卡在了女孩的双膝之间,这一下,雪莉发力更加容易了,小腿的靴子在男人的脑后交叉,脚踝相互勾住,全力夹杀。
男人的脖子骨头发出咔咔的声响,然而这时对讲机里又传出了让人讨厌的调度室保安的声音,“什么情况,你在那啊啊的碎碎念道什么呢,一句也听不清!”
雪莉一惊,由于她在倒立,根本看不到保安肩膀上的呼叫器还是绿灯开着,男人虽然被夹的无法发声,但是情急之下却打开了呼叫器,这样,他被夹得咿咿呀呀的细小惨叫也被录了进去。
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雪莉忙牛动腰身,腹肌收缩回弹,双腿夹着男人向前方轮了过去,女孩本就是大长腿,借助全身协调的力量,轻易的将男人轮了过来,男人被夹摔的一个前滚翻式的向前滚去,女孩忙追身过去。
却说男人的被夹摔的眼冒金星,刚爬起来时正好手扶着雪莉钻进来的玻璃洞口,本能的望风将头探了出去。
雪莉一个健步撵上,抬起玉足向下就是一跺,黑色的长筒靴卡在男人的喉结上,将男人的后脖颈卡在洞口的边缘处,女孩用力一跺脚,男人便啊啊呀呀的惨叫着发出低沉沙哑的声音,伸出五指向外抓取着,可惜雪莉的大长腿实在是太长了,男人竟然抓不到她的身体。(图1)
“你要抓什么吖,讨厌”雪莉俏皮的看着男人,做了做鬼脸,嘻嘻笑道“拜拜~~~”
男人瞪大了眼睛,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原本就发不出什么声,也没等给他试试的机会,雪莉靴下用力一踩,咔嚓一声脆响,靴子根卡断男人的喉结和脖子,男人伸出去的手噗通一下垂下,随着女孩抬起玉足,男人的脖子如面条一般软下。
正待这时,保安室里那名烦人的保安也赶了过来,同时来的还有两名跟班,雪莉不耐烦的撅起了小嘴,埋怨道“真是的,一个个的不消停~”
“果然,我就听声音不对!给我上!”那个为首的保安队长怒吼道,两个不知深浅的跟班虎了吧唧的就上了。
然而社会混混招募来的保安有什么真本事,看步伐雪莉便认出了对方多么的业余,三人打到一起,雪莉三下五除二,轻松的撂倒两个混混保安。保安队长一见大事不好,转身就要跑路,被雪莉从身后一击手刀砍倒。
女孩用楼外悬空的绳子将三人绑在一起,递出楼外,自己又从窗口的洞中爬了出去坐在三人的身上,三人昏迷如肉垫,警用直升机收回绳索,将她与战利品们一起接走。


也不知过了多久,保安队长在隐隐约约的女孩欢笑声中慢慢醒了过来,却发现自己与身边的跟班小弟都被五花大绑,动弹不得。
而那名始作俑者却在玩荡秋千,只是那秋千却是人体秋千。
只见其中一名跟班小弟上身被扒了个精光,双手被红绳缠住手腕,另一条吊在棚顶的铁环上,要说棚顶为什么会专门设立铁环,那用处可大了,既能将人绑在上面吊着当人肉沙袋练习踢打,也能像现在这样用来荡秋千。
雪莉黑色的提臀牛仔裤岔开着美腿骑在男人的脸上,裆部紧紧的碾压在跟班小弟的口鼻上,双腿伸得笔直,两条黑色长筒靴玉足完全腾空摇摆着,随着双靴的摇摆,女孩的玉臀自然也要摆动,而玉臀的摆动就离不开裆部碾压与摩擦着男人的口鼻。女孩双手拽着红绳保持自己的体重身形从上竖直压下,男人在女孩的裆部私处下呜咽的惨叫着。
男人一定很痛苦,因为他的双手手腕已经勒得如猪蹄般肿胀,而双臂也被抻扯得通红,红色的点子一直蔓延到后背,但这一切在女孩的眼里不过都是浮云,快乐的荡秋千才是最重要的。(图4)
女孩在上面荡过来,荡过去,嬉笑间如同一个孩子,可爱的表情又像一个无毒无公害的美丽天使,然而胯下的人命秋千却又是那么的残忍可怕。
红绳在二人的摆动间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男人的闷哼也越来越沉闷,双手的手腕已然被吊断了,而男人痛的也发不出太大的声响,口鼻又被裆部堵得浑浑噩噩。不多时,雪莉见其他两个保安也醒了,自己也玩够了,便从男人的身上下来,解开了红绳。
男人的双臂失去红绳的牵扯,也自然的垂落,看来双臂也算是废掉了,完全失去了支配能力。
看着男人垂头丧气的样子跪坐在地上,雪莉调皮的跨过男人的脖子,抓住男人已经废掉的双手向上拉起,而自己则是反身骑在男人的后脖颈上,牛仔裤的提臀压在男人的后脑上,在黑色长筒靴的映衬下,双腿笔直纤细,美极了。而居高临下的反骑男人脖颈又充满了侮辱感,双手拉起男人的双手,固定住身形(图5),嘻嘻笑道“最后一次机会哦~你到底说不说呢~嗯~~?”
当发出疑问的语气嗯~?的时候,女孩双腿交叉夹紧,绞着男人的脖子,后屁股压低男人的脑袋,左右轻微研磨晃动着,似乎是在撒娇,却又似乎是在有意无意的诱惑摩擦,并且压迫威胁着。
男人被压的头低下,面色深沉的沉默不语。
“哎呀,真是个闷油瓶,不好玩~!”说罢,雪莉猛然提臀夹紧,只听咔咔的森然骨裂声响,在寂静的审讯间格外的阴森恐怖吓人,随即娇臀一扭,少女将男人的脖子及面颊扭向一边,一声脆响,男人的头被女孩的屁股压得更低了,整个折断绞杀。
雪莉开心的松开大腿,嘻嘻笑着也松开手,男人面条般的双手自然垂下,整个人也摇头晃脑的软倒,失去女孩的固定,整个人如一滩软泥,死在了冰凉的水泥地面上。
“他不好玩~正好你也醒了,下一个是你~”雪莉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可爱的指着另一名保安笑道。
那名保安马上向保安队长投来了求救的目光,可惜他的队长此刻也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雪莉一把揪住那保安的头发,按住男人的脖颈,骑到了他的后脖颈上,松开男人的四肢,让男人像大马一样驮着她在屋子内爬行着,边骑还边用大腿不时的夹了夹男人的脖子,哈哈大笑道“驾,得儿驾~~快跑~哈哈哈”
然而她偏偏不骑男人的腰身,只骑男人的脖子,将全身的重量集中到裆部,再压在男人的后脖颈上,累的男人时满头的大汗。(图7)
女孩倒是舒舒服服的尽享骑乘的快感,玩够了后,见男人的体力也损耗的差不多了,便命令男人道“给我直起身来,像个男人一样的挺直腰板子,把人家驼起来~!”
男人闻言不敢不从,发尽全力的直起身板,他的腰自然是伤了,但是还是咬牙切齿的挺起着,女孩一直骑在他的脖子上,要知道,从爬着的状态,驮着脖子上的女孩,一直转变为成跪着的姿势,期间有多少辛苦是人所无法想象的,更主要的是,女孩为了自己不掉下去,还用大腿拼命地夹紧男人的脖子来固定身形,夹的男人气息不均,险些被夹的窒息晕倒,女孩的裆部压着自己就仿佛泰山一般,好不容易才跪直了,脸色已经是猪肝色了。
女孩也不客气,完全不让男人歇着的扭动身体,瞬间转换坐姿,由后脖颈改成了骑脸,裆部私处正堵在男人的口鼻上,更是用一双玉手扳住了男人的后脑勺,让男人的脸死死的贴在自己的下阴处,可惜男人炽烈的鼻息喘气在裆部上,被布料所阻隔。
但是好处是,这样女孩就不受气息干扰,还能侮辱男人的尊严及人格。
“你也不说吗,看看你的小弟,再不说,他就要被人家憋死了嘛,人家用那里把人活活憋死会害羞的~~~”女孩娇羞的说着,柳腰挺得笔直,苗条的身姿骑着,人则是侧脸向保安队长望来问道(图8)
“说。。。。说什么。。。。?”保安队长一脸冷汗的流下,他刚刚醒过来,也确实不知道之前女孩都问什么了。
“当然是吉泽卷子的黑道事业和违法经营赌场了~”雪莉笑道
“你不是已经拿到文件了嘛”男人说道
“是啊,可是那只是赌场的文件,她还有很多血债吧~”雪莉嬉笑道
“不、不知道!”保安队长索性闭上了眼睛,不说是死,说了,回去也是死。
“真可惜啊,你的队长不管你呢~”雪莉调笑着用手指弹了弹男人的脑门,那被她骑在裆下的男人惊恐的更加呜咽的悲鸣了,闻听这个悲鸣,保安队长索性咬了咬牙,直接转过头去,只听身后女孩那里又传出了咔嚓的脆响声。
紧接着悲鸣声紧张到最高潮的同时戛然而止,靴子落地的声响,和猫步笔直向自己走来的声响,交织成死亡交响曲。(需要各种sm资源的加扣3587165401)
保安队长转回头来,只见雪莉迈着修长的美腿向自己走来,口中淫笑着,然而依旧表情可爱。她的身后,那被美腿夹着扭断的脖子,刚刚被骑着的小弟,整个脸扭向了自己的身后,180度的转向了后面,表情不甘心的可怖着死去了。
“我们来玩吧~嘻嘻”雪莉欢跳着向保安队长蹦去。
“不!不要!不要,啊!。。。呜呜呜。。。。”
“哈哈哈,呼吸啊~激烈点嘛~”
“呜呜呜呜”

。。。。。。。
第二日,卷子身穿黑色高叉晚礼服坐在沙发上正调戏着一个输光了钱的倒霉男人,大腿上黑色的蕾丝丝袜吊带错综复杂的缠绕在大腿上,宛如编织着一个花型,下面连接着大格的渔网丝袜,依旧是那款高跟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