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816|回复: 1

被姐姐玩坏的可怜妹妹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2-1-13 08:16:55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啧...”陈橙看着眼前自己那明显沾染了淫水的内裤...不知是谁将它藏到了卫生间的抽纸格里...竟忘了拿出来。
虽然是自己的衣物...但上面液体的味道...显然来着别人。
这种事情...在最近已经被她发现过很多次了。
陈橙是一名21岁的女大学生。父母常年在外工作,家里只有自己和17岁的妹妹两个人住。虽然不愿意相信...但陈橙还是忍不住怀疑是不是妹妹...
“唉...果然...是妹妹长大了吗...不过...用我的内裤做...也太...”陈橙稍稍叹了口气,妹妹的性子从小就内向...除了她这个姐姐几乎和外人没有任何交往...在学校也没什么能交谈的朋友,所以从小陈橙就对这个妹妹格外上心。
“一定是我想多了。”
轻轻走到妹妹房间门口,推开房门。身材娇小的少女穿着可爱的睡衣,如同精致的瓷娃娃一样白皙柔嫩的肌肤,正是陈橙细心呵护的结果。看着自己心爱的妹妹正躺在床上酣眠。陈橙纠结了一阵,还是没有忍心把她叫醒。“算了...这件事...还是明天再和她说吧。”
第二天晚上,陈橙特意提早了一小时回家。来到家门口,轻轻用钥匙打开大门后,无声无息的走了进去...
“果然不在客厅...也不在自己房间...难道...”陈橙径直走向卫生间...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了里面妹妹若有若无的喘息。
“哈...哈啊,姐...姐姐的味道...好浓...姐姐的体香...姐姐的汗臭...姐姐身上的香水味道...呜...好厉害...脑...脑子...要坏掉了...哈..哈呜~”卫生间里淫靡的叫声分明是自己可爱的妹妹,陈橙只觉得嘴唇发苦,一阵要命的恶心。
自己悉心呵护这么多年的妹妹竟然是个对亲生姐姐发情的变态??!
带着几分冰冷和怒色,陈橙推开了卫生间的门,冷冷的看着一只手正把自己上衣捂在鼻子上,另一只手扣弄着自己的小穴的淫荡妹妹...
“好闻吗?”
“唔..哈..哈啊...诶?诶诶诶诶?姐...姐姐...?”
“我问你,我的汗味,骚味就这么好闻吗?妹...妹..”
陈橙刻意把妹妹两个字咬得很重...哪怕再笨眼前的人儿也看出来...姐姐生气了。
“我...不是...没...没有...我...”
明明有着童话中公主一样精致的容颜,而这完美脸蛋的人儿,自己宠溺的妹妹,却做着如此背德下贱的事情...
看着眼前妹妹手足无措,无从解释的样子...陈橙更是忍不住怒火中烧。
“你什么?嗯?我教你的,告诉你的,就是让你偷姐姐的衣服自慰吗?就是让你变成闻着臭味就能发情,扣着自己那流着骚水的小穴的母猪婊子吗?”陈橙走近,拿起那件自己的上衣..上面早已经湿哒哒的沾满了妹妹的唾液,而这件上衣还是她昨天外出一天回来,都没有来得及换洗,满是汗液的脏衣服......
“对...对不起...我...请不要...生气...我不会了...真的”眼前的人儿几乎以哀求的神色和语气恳求着自己的原谅。明明就在昨天,那可爱娇弱像小猫一样的幼嫩萝莉还是自己以之为豪的妹妹....
“你喜欢我...对吗?”
“或者说...你喜欢我身上的味道?喜欢我的汗臭体臭?喜欢自己变成发情的母狗?想要自己被我玩弄?...”
陈橙盯着那四处躲闪的目光,问道。
“嗯...唔...喜欢...姐姐的味道...姐姐...都...喜欢...”眼前的妹妹支支吾吾的回答着。说出了肯定的答案。
陈橙难以置信的握紧了手指,各种复杂的心情交织在一起,使她愣了一愣。
“好..好啊。那么,从今天开始,我就不再是你的姐姐,而是你的主人!你也不再是我心疼的妹妹,而是我饲养的母狗,我的玩具!我的脚盆!无论我怎么对待你,调教你,你都要心怀感激的接受!这样...你觉得好吗?”抬眼看着听到这番话身体明显兴奋到颤抖的妹妹,陈橙的心中已经知道了答案。
“哼,真是可笑...姐姐的小公主你不愿意做,非要当主人的脚盆?母狗,跪下!”沾满泥垢和灰尘的鞋底就这样踩在了自己曾经心爱妹妹的身子上,把她踹倒在地,在身上留下一道漆黑的鞋印。
曾经有多爱,如今,就有多恨。
被踹倒在地的妹妹不仅没有表现出任何反抗的意思,陈橙反而从那双清亮的眸子里...看出了喜悦,看出了兴奋...
那分明就是一个发情的母狗该有的眼神。
陈橙的鞋底就这样踩在妹妹的头上,不断的摩擦,碾压。把那精致可爱的小脸在卫生间的地板上像拖布一样肆意的蹂躏,践踏。
陈橙的心里涌现出了一种病态,异样的快感,促使她想要把眼前人摧毁,啃噬,把曾经心中完美的天使亲手拖拽进无底的深渊....

《《《《《》》》》》

我这里有各类低价视频、动漫、手机游戏,还有一些稀有的女女和精品视频,需要的朋友可以加QQ2436931613


深入在这样的癫狂中,陈橙脱下了脚上捂了一天的皮鞋...皮革的味道...刺鼻的脚臭顿时在空气中肆意飘荡,皮鞋下的黑色丝袜早已被脚汗弄的有些潮湿透亮...在卫生间冰冷的空气中,闷臭的脚汗蒸汽肉眼可见...
而她,却把这只酸臭肮脏的丝足,径直塞进了妹妹小巧如樱桃的嘴巴里。
“呜呜..哈..哈啊...好臭..姐姐的脚汗..流进了嘴巴里...唔..咕呜...好酸...臭味...从鼻子...不停的...涌进来...大脑...要窒息了..呜...”看着眼前的妹妹呜咽的舔着自己脏臭的脚趾,把那些恶心的脚垢和汗液从那柔软温热的口腔中舔舐咽下...看着她被自己的脚臭熏到头脑发昏却仍然拼命想要用那可爱的小琼鼻继续吸收着那酸臭的气味...如此下贱,如此淫靡,就像在自己脚下完全堕落丧志的白痴母畜一样滑稽可笑...
“姐姐的脚垢好吃吗,臭脚好闻吗,贱货?骚东西,吃着我的酸臭丝足,下贱的狗玩意”此刻的陈橙完全放开,不再把眼前舔着自己臭脚的完美萝莉当成妹妹,而是当成了一个随意调教的玩物。不断用着极度羞辱的语言和动作对其发泄着自己的欲望和愤怒。
“哈..哈啊..好好吃..主人的脚垢...全部咽了下去...哈,咿...臭味..主人的脚臭...进到我的大脑里...在母狗的脑子里...咿呜,大..大脑,要坏掉了啊啊啊”含在嘴里舔着的恶臭丝足上,足尖处肉眼可见的脏污,汗液,都已经被面前这个发情的萝莉母畜尽数吞咽...陈橙从妹妹的嘴巴里抽出自己的丝足,用看低等劣质生物的嫌弃眼神,看着那失去了嘴里的丝足就显得有些失魂落魄的可怜妹妹,施虐心如同虫子一般啃咬着她的大脑。把其他所有的杂念和情感吞噬殆尽。想把眼前的家伙完全玩坏——现在的陈橙,心中只剩下了这样的想法。
被口水浸湿的丝袜足趾轻轻勾住跪在地上的可怜母畜的下巴,把那卑贱的姿态从高处一览无余。“你还是处女吗?母狗?”陈橙看着妹妹那不断发颤的小巧身体,问道。
“是...是的,母狗..还是第一次...”脚下的妹妹颤颤巍巍的回答着。
也是...外头那样怕生的妹妹,想必连男朋友都还没有吧?不过...谁又知道,看似内向乖巧的妹妹,内里却是个无可救药的恋臭婊子呢?
“哼,把你的衣服脱掉,内裤,胸罩,全部都脱了,裸着跪好!”搭在下巴上的脚掌抽出,狠狠的甩了一下那张可爱的狗脸,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红印。跪着的妹妹很快按照陈橙的指令把衣服全部脱掉,整齐叠放在一旁,等待下一条指令。
虽然是一直同居的亲生姐妹,但她还是第一次这么仔细的看到妹妹的身体——雪白的娇躯粉嫩柔软,没有一丝赘肉,是无可置疑的完美肉体...胸部的发育显然不太理想...两个小巧的雪白馒头上的粉嫩乳头凹陷进去,是难得一见的凹乳...下身也是一片纯净的雪白,没有一丝阴毛,而双腿中间幽闭的桃花源早已泛滥不堪...陈橙从鞋子里抽出了另一只未被清洁干净的脚...那充满了劣质脚垢和酸臭脚汗的丝足...把它轻轻抵在了那柔软紧闭的小穴口...
她要用那污臭的丝足污染少女最圣洁,珍视的小穴,用自己酸臭的足趾捅破那珍贵的处女膜。
“呜...唔啊...主....主人...?”眼前的少女显然已经意识到了将要发生的事情,身体兴奋的微微抖动着。
因为有着淫液的润滑,陈橙的大脚指很轻松的就进入了少女的腔道,脚垢和汗液被穴内的淫水溶解,变成酸臭的劣质粘液,侵染着未经人事的萝莉小穴。
“哈...哈啊...主..主人..主人的臭脚...在我的里面...深入...好兴奋...母狗的身体...母狗最重要的地方...被主人的气味和污垢污染着...呜...咿哈...”仅仅进入一根脚趾,面前的妹妹就已经开始说着淫荡不堪的话语...陈橙的足趾不断深入..直到大拇指几乎完全没入...面前明显遇到了一层阻碍...有经验的陈橙立马知道,自己的脚趾已经顶在妹妹的处女膜前了。“贱货!主人马上就要用臭脚帮你破处了,高兴吗,嗯?”看着满脸潮红的妹妹,陈橙对眼前的剧烈反差也感到了发自内心的快感..自己珍视的妹妹...最重要的东西就要被自己的臭脚给夺取了。想到这里,陈橙的脚趾用力顶了进去~顶破了那一层薄弱的隔膜。
“恭喜你,贱畜,你已经成功毕业了,从现在开始你就不再是女孩,而是婊子了,你的初次对象就是主人脏臭的大脚趾,给我好好记住了!”陈橙看着穴口溢出的血丝和酸臭粘液,心中有股难以言说的快感,摧毁自己亲手看着长大的妹妹,强大剧烈的破坏感彻底使她明白了调教的快感。陈橙用自己的脚趾不停的在小穴中抽插,把恶劣的脏污肆意的留在腔穴之中,血丝,淫液的飞溅。眼前完美天使因快感而扭曲的面孔,促使她越发加速的在妹妹的处女小穴里猛烈抽插。
“哈...咿啊啊啊..咿..咿呜...小穴好舒服...主人的臭脚..啊~要被主人的脚趾捅到高潮了呜呜,母狗的处女贱逼要去了...!”不尽的淫荡喘息中,妹妹的小穴剧烈的喷出带着血丝的液体。自己的妹妹,被酸臭的足趾破处 ,抽插到高潮了。那躺在地上无力抽搐的样子哪有半点原来妹妹的姿态?是啊,那只是自己的玩物,只是个犯贱发情,任自己玩弄发泄的婊子。陈橙脱下自己酸臭的丝袜,掰开两片微微闭合的穴肉,就这样把自己的丝袜,塞进了初经人事的幼嫩小穴之中。
“贱畜,站起来!”陈橙把自己的裸足踩在了妹妹的脸上,狠狠的踢了一脚。看着双腿发软,踉跄站起的妹妹说道。“今晚都要一直一直让我的丝袜你的骚逼里发臭发酵,污染你的萝莉贱逼,明白吗?明天早上起来我会检查...万一你敢拿出来...后果你不会想知道的。”
“另外,以后看到我就要跪下请安!在家不允许穿衣服,以后你就是我的脚盆,我的马桶了。明天早上七点准时到我的房间,我的晨尿要赏赐给你这个贱畜,知道了吗?”
“是..是...贱畜..知道了...主人...我就是主人的厕所..脚盆...主人的丝袜会好好塞一晚上...明天早上也会按时去给主人当尿壶...”
“行了,给主人磕个头就赶紧滚吧!”听着陈橙的命令,少女乖乖的跪下磕了个响头,还乖乖的舔了舔陈橙踩在地上的足趾,就像一条真正的母狗一样,扭着屁股爬着离开了卫生间。
——
回到房间,陈橙显然还有些没缓过来...蹂躏妹妹的快感使她几乎着魔了。
“下次,要怎么玩坏她呢...”
__toyama_mai_and_rotten_dollhart_death_end_re_quest_2_drawn_by_frip__sample-82b4.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发表于 2022-1-14 09:29:38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后续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