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83|回复: 0

极度重男轻女的爸爸把大屁股美熟女老婆献给儿子双洞齐开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姚强,今年17岁,是家里的独生子,是爸爸的掌心宝,我从小就被家
族里所有人宠着长大,我就是家里的小皇帝。

  我妈叫刘艳,今年34岁,她跟我爸年纪差了23岁,但她不是我后妈,是
我亲生母亲。

  她名字很普通,可她人却是稀罕物,是整个中国都找不到几个的极品尤物,
她的大屁股让我百看不腻,这个大屁股真的太他妈的的骚了,难怪死老头(我爸)
会被榨干到阳痿。

  这个屁股的耗油量会让男人望而却步,好在我的加油棒也不小,足足有26
厘米,手腕粗,我觉得只有我才能满足骚货妈妈。

  可我妈她对我一点兴趣也没有,她色气的身子无时无刻散发着雌性荷尔蒙,
吸引着无数的男人围在她身边,她的选择太多了,不可能会想到和亲生儿子发生
点什么。

  我妈根本不喜欢死老头,他是被死老头花钱买来生儿子的工具,听她说死老
头有弱精症,虽然弱精症也能让女人怀孕,但是几率很低很低。

  死老头为了生儿子,花了巨额金钱养了很多大屁股女人,他挨个播种,终于
在快精尽人亡时让所有女人中屁股最大的、也就是我妈怀上了我。

  我妈当时才16岁,还在读高中就被死老头盯上了,就因为我妈屁股大好生
养,我妈当时身高就有179厘米,胸大屁股大,是学校里的极品校花。

  我妈家庭条件不怎么好,在死老头巨额的金钱面前,被重男轻女严重的老妈
她爸爽快得卖了。

  她怀我时还在发育长身体,我跟着妈妈一起发育成型,想想都刺激。

  现在她身高有183厘米,妥妥的超模身材,身子也随着年龄增长而丰腴到
了极点,尤其是那个大屁股,卡戴珊都比不了。

  我妈生了我立下大功,在家族中得到了不低的地位,她并不是任人玩弄的花
瓶,她充满心机,她利用我打掩护,用各种阴谋手段把死老头的家产给转移到她
自己名下,渐渐地独掌大权。

  我从始至终都被瞒在鼓里,现在明白也已经迟了,我妈和死老头的地位早就
换了位置,现在家族里没人能压制她。

  她已经不满足阳痿的死老头,最近和公司里的总经理走得很近,这让我嫉妒
的要死,我恨她,越狠就越想干我妈的骚浪大屁股。

  但是我一个人根本搞不定我妈,我需要帮手,这个帮手就是我阳痿的老爸。

  此时我爸就坐在我对面,我翘着二郎腿,看着头发白了一半的死老头道:
「爸,让你把你那个破公司的总经理开了这点小事都办不到,你还算是男人吗?」

  姚万虽然年纪近60,身高也不高,头发更是白了大半,但他肩宽体厚,整
个人看上去依旧很威猛,他一对倒三角眼让胆小的人都不敢对视。

  姚万走南闯北靠着心狠手辣起家,也算是一方枭雄,结果被儿子数落却不敢
反驳,他低声下气道:「不是爸不答应你,现在董事会一大半都是你妈的人,没
有她同意,我没权利罢免郑杰那孙子。」

  「爸,你跟我交代,是不是因为你舍不得伤妈的心,才不开除她的小情人。」
我看得很明白,年老的死老头也被越来越性感的妈妈给迷住了,不然也不会让妈
妈最近这几年就把公司鸠占鹊巢。

  死老头无耻笑道:「你妈那么漂亮,老爸当然喜欢,不过有些事你还小,等
你长大了就懂了。」

  我对于死老头的话嗤之以鼻:「我不懂?我什么都懂,我妈说你阳痿,说你
满足不了她了,是不是!」

  对任何一个男人来说,被自己的女人说阳痿都是不能忍的,况且还是对自己
的儿子说,简直把他的尊严践踏得一文不值。

  死老头猛地一拍桌子把我都吓了一跳,他双眼精光摄人,咬牙切齿满脸通红,
额头血管都突了出来。

  可过了一会儿,死老头叹了一口气,整个人如泄气的气球,一下就萎了,他
语气无奈:「你妈没说错,老爸身体确实不行了,你妈才34岁,忍不住找男人
我能理解,只要她还是你妈,老爸都忍了。」

  我没想到死老头这么怂,刚刚被他气势吓到后的犹豫荡然无存,吼道:「死
老头,你算不算是男人,居然把妈妈拱手送人,既然你这样都不介意,还不如把
刘艳这个骚货送给儿子吧。」

  我的话犹如惊雷在死老头耳朵边炸开,他吊梢眼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不敢相
信道:「你说什么?你他妈再说一遍!」

  我第一次见死老头对我发火,一时有点怂了,可多年养成的气焰又让我不甘
示弱道:「我说你是怂包,把妈妈送给别人给自己戴绿帽子,你要喜欢戴帽子,
不如让儿子来满足你,儿子身体留着你的血,怎么也比外人好吧。」

  「逆子,你想被天打雷劈吗!」

  死老头扬手在半空作势要打我,我歪着脸让他打,我知道死老头下不了手,
果然,他几次要打下来又生生忍住了。

  「死老头你给我听着,你要不答应我,我就支持妈妈离婚,到时我就改姓郑,
叫郑杰爸爸。」

  我这话杀敌一千,自损800,我都被恶心的不行,可想而知这话有多戳死
老头的心窝子。

  他暴怒地站起,把身前的茶几都顶翻了,吊梢眼恶狠狠地盯着我,我也猛地
站起,死死盯着他的眼睛,气氛一触即发,我暗暗捏紧拳头,准备跟死老头干一
架!

  姚万盯着儿子,心里却在想刘艳,最近她总是拿离婚威胁他,这让他感到不
安,如果儿子和刘艳站到一条线逼自己离了婚,自己不就没儿子了吗?

  在他心中,一万个老婆也不上儿子,但要自己把老婆送给儿子乱伦,他又难
以接受。

  可当他脑子中闪过儿子压在刘艳大屁股操干的画面,心里难受至极却又不禁
觉得刺激非常,多年阳痿的鸡鸡竟然有了感觉。

  这让多年没勃起的姚万心里感到不可思议,他心中自问真的不想看老婆被儿
子干吗?也许勃起的鸡巴已经给了他答案。

  我见死老头迟迟不动手,又注意到他的裤裆鼓了起来,心想这死老头还真是
个绿奴啊,哈哈,这下有把握了,骚婊子妈妈,我是不会把你的大屁股让给别人
的。

                ***

  公司总裁办公室里,刘艳坐在办公椅上,一双修长且丰满的美腿放在一位年
轻男人手上,她承受着男人的抚摸。

  男人犹如欣赏艺术品一样品味手里的黑丝美腿,他由衷赞美道:「刘总,你
的腿会让男人中毒。」

  「郑杰,我不想听你的公鸭嗓说话,听着难受。」

  刘艳的话让郑杰乖乖地闭上了嘴巴,可他心里却在嘶吼:骚婊子,总有一天
老子要把你干成母狗!

  「你摸够了吗?够了就把股权转让合同签了。」刘艳不想在拖下去,拿起合
同丢给了郑杰。

  刘艳白色衬衫包裹的巨乳起码有f罩杯,真的太大了,可长在刘艳高挑的身
子上,又是那么完美,郑杰咽了咽口水,他一边摸腿一边拿起合同,看了一遍自
信笑道:「刘总,这份合同的份量只付出你的腿还不够吧。」他的手顺着刘艳的
大腿向上爬,然后停留在了包臀裙下方,在上一点就能钻进去了。

  刘艳抬起黑丝美脚放在郑杰侧脸上摩擦,她的裆部暴露在郑杰眼里,郑杰呼
吸急促,多年的愿望今天就能实现,他颤抖着把手伸进包臀裙里,可就差1厘米
时,他感觉到脸一疼,整个人向后倒去。

  刘艳收回黑丝美腿,她拿起桌上的合同甩在郑杰脸上,高冷的面庞带着无情
的嘲讽:「叫你别说话你不听,我耐心有限,不签合同就给我出去!」

  郑杰没想到这个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他擦掉流出的鼻血,咬牙愤恨道:
「我这几年为你付出了一切,弄得自己众叛亲离,我的付出你看不到吗?刘艳,
你成功掌控了公司就要卸磨杀驴?你别逼我!」

  「郑杰,我对你很失望,你愿不愿意签合都不会影响我,我已经不需要你的
帮助,你要懂得做人就自己看着办,如果让我满意,我们之间也许还有一丁点可
能。」刘艳站起身,穿着高跟鞋的她比郑杰还高半个头,她拉开办公室的大门,
示意郑杰出去。

  郑杰被刘艳如此羞辱,自然是愤慨万分,可他不想失去刘艳,他盯着刘艳巨
大的蜜桃臀,眼里满是欲望。

  这性感的翘臀把他的怒气冲淡了,他发誓要得到这个大屁股,要用大鸡巴操
烂它,最后狠狠剜了一眼蜜桃臀,郑杰拿起合同走出了办公室。

  刘艳关上门,她回头看向本来该姚万坐的办工桌笑了,笑得畅快无比。

  她品味着把自以为是的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快感,想到兴奋处,她忍不住
夹了夹丝袜大腿,脸上浮现吸毒一样的表情,让她沉醉其中。

  她被双亲卖给姚万时就已经扭曲了,她要报复,所有男人在她眼里都是玩弄
的对象,她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那个买走她人生、给他生儿子的男人失去一切,
尤其是失去儿子的样子,只是想想都让刘艳下体湿润了。

  可就在这时,办工室大门被推开,刘艳沉浸般的快感被打断,她恼怒地转身
望向来人:「是你,你来做什么!」

  姚万看着这个被自己当初当做工具现在又深深迷恋上的女人,他心情复杂,
一时犹豫要不要动手,他知道儿子他后面监视自己,为了不失去儿子,他不得不
做出选择。

  「你做什么!」刘艳没想到好几年没碰过自己的姚万会欺身上来抱住自己,
一时惊叫出声。

  姚万带着皱纹的吊梢眼死死盯住刘艳,吼道:「干什么?老子要干你,你他
妈刚刚是不是在跟郑杰乱搞!」

  刘艳看着暴怒的姚万,不禁想起当初被他强暴的恐怖画面,一时被他给镇住
了,可大腿不经意间碰到姚万软趴趴的下体,让她笑出了声:「干我?用你这烂
泥一样的东西?呵呵~ 」

  姚万亲耳听到刘艳侮辱他,终于让他明白刘艳已经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可他
还抱着一点侥幸心理:「老子满足不了你,你就找郑杰来满足,一个公鸭嗓的死
太监你也能接受?」

  「他就算是牙签也比你强,你不信来摸摸看,我下面还是湿的呢~ 」刘艳推
开姚万,她后退坐在办公桌上,朝着姚万把腿大大张开。

  姚万看着刘艳湿哒哒的裆部,心中最后的侥幸也被打破了,也打消他最后一
点顾虑:「你刘艳可以追求快乐,我为什么我不可以,你别怪我!」

  「你在胡言乱语什么?」刘艳没等到姚万崩溃的表情,反而看见他笑了,她
皱着眉头,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我躲在门外偷听,心知该我出场了,我推开门走了进去,我的到来让妈妈呆
了一阵,她回过神来仇恨地看了一眼死老头,急忙收回张开的大腿对着我慌张道:
「强强,你来多久了?」

  「我跟死老头一起来的。」我想到妈妈刚刚跟别的男人在这里做爱就脸色难
看。

  「卑鄙,姚万,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卑鄙!」

  妈妈伸出手指着死老头叫骂,又走到我身边拉起我的手解释道:「强强,不
论你听到了什么,都不要相信,我那都是气你爸的乱说的。」

  「你别把我当傻子!」我甩开妈妈的手,心里气愤极了。

  「妈妈没骗你,我承认给了郑杰一点好处,但仅限于腿,这都是为了骗他交
出公司的股份,这都是为了公司。」妈妈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追着我解释。

  「我不信,除非你让我摸摸看你到底湿没湿。」我转身逼近妈妈,露出了藏
起来的獠牙。

  「强强,你……你说什么?」妈妈被我逼得后退,她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突然,她背后撞进一个人的怀里,退无可退,她感觉现在的儿子好像当初的
姚万,她觉得今天的儿子好陌生,好恐怖。

  我见妈妈被死老头牢牢抱住,心里有些不爽,可现在缺了死老头办不成事,
也只能忍一忍了。

  妈妈比我和死老头都要高,可女人在体力方面永远也不可能胜过男人,妈妈
虽然极力反抗,可却始终摆脱不了死老头。

  我凑进妈妈,闻着她的体香,淫笑道:「妈,你总是谎话连篇,我都不知道
你那一句真那一句假,我只能亲手验证你骗没骗我。」

  我抵住妈妈的丝袜大腿,伸手摸进妈妈的包臀群里,手掌划过丝袜大腿上的
淫肉,刺激得我浑身发抖。

  「啊!你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强强,我是你妈!你不能这样,你快住手
啊!」妈妈发出一声尖叫,不停左右摆着脑袋,大腿死死夹着,难以接受自己正
在被儿子侵犯。

  不管妈妈表现得有多凄惨,我今天都不会放过妈妈,我想妈妈的大屁股想的
都快疯了。

  我不顾妈妈的反抗,用力将手一点点推进,妈妈紧闭的大腿反而让我的手掌
爽死了。

  「畜生!」妈妈恶狠狠地盯着我,企图用强势的姿态吓退我。

  我摸到妈妈裤裆里湿透了,脑海中浮现郑杰干着我妈的骚浪大屁股,心里一
阵阵绞痛,我抬头也恶狠狠地盯着她「婊子,裤裆都湿透了,还骗我说没被人干,
婊子!婊子!」

  「没有,我没有……你这么能对妈妈说这种话,你会遭报应的!」妈妈摇着
脑袋不停否认,再也维持不住强势的姿态,她的头发凌乱黏在脸上,看上去可怜
兮兮的。

  「骚货,长着这么骚浪的大屁股,难怪这么饥渴!这么想男人,怎么不找儿
子帮你,我的大鸡巴肯定会让你再也不会想别的男人!」我认定了妈妈刚刚和别
的男人干了,也不在掩饰自己的目的。

  妈妈泪眼婆娑,不敢相信亲生儿子会对自己也有情欲,她绝望了。

  「死老头别发呆了,快把这骚货按在办工桌上,我现在就要干她的大屁股!」
我受不了,我现在就要用大鸡巴让妈妈忘了别的男人。

  姚万从始至终都没说话,他看着儿子凌辱刘艳,内心不仅没感到不满,反而
觉得刺激无比,儿子操妈妈,天底下还有比这更有禁忌感的事吗?

  他已经好多年没动过女人,现在的性刺激对他简直太奢侈了,他舍不得打断
这来之不易的刺激。

  姚万一言不发地押着自己的老婆走向办工桌,刘艳剧烈抵抗,嘴里惨叫道:
「姚万,你这个疯子,是不是你把儿子教坏的,是不是你为了报复我就怂恿儿子
做这丑事,我恨你!」

  「闭嘴,你他妈的给别人干,怎么就不能让儿子干了?你想男人,儿子就满
足你,这么孝顺的儿子哪里找?」姚万把刘艳压在桌上,不仅没感到羞耻,反而
嘴里也羞辱起刘艳来。

  「我没有找过男人,儿子你要相信妈妈啊!」刘艳感觉委屈极了,她这几年
性欲虽然越来越强,但真的没想过在和姚万离婚前找别的男人上床。

  妈妈撅着的屁股又大了几分,浑圆如满月,肥美多汁,所谓的蜜桃臀就是这
样的吧,我伸手顺着屁股的曲线抚摸,激动得双手发抖。

  望着这个色气满满的大屁股,我忍不住猛地跪下,张嘴咬在妈妈的大屁股上,
痛得妈妈惨叫连连,我死死咬住不放,等到下巴都酸了才放开。

  多年的夙愿终于得偿所愿,看着妈妈的包臀裙上被我口水打湿的印记,我心
里爽翻了。

  我轻轻抚摸妈妈被我咬伤的臀瓣:「妈,我给你的大屁股打了标记,以后你
就是我的女人了。」

  「畜生,你会被雷劈的!」妈妈绝望地骂道。

  「啪啪啪!」我见妈妈还在反抗,抬起手重重打在妈妈的大屁股上,淫肉发
出的闷响和妈妈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打了几十个巴掌我才停下来,我试着掀起妈妈的包臀裙,可她的屁股太大了,
把包臀格崩得的格外的紧,我只得在办公桌的抽屉里拿了把美工刀,把妈妈的包
臀裙从中间划了一条口子,划到一半的时候,口子居然被妈妈的屁股自动蹦开,
看得我目瞪口呆。

  我摸着妈妈淫荡无比的黑丝肥臀,由衷赞美道:「妈,我就算死在你的大屁
股上也心甘情愿。」

  我掏出早就硬挺的大鸡巴,用鹅蛋大的龟头顶在黑丝肥臀上,龟头一下就陷
入进妈妈的淫肉里,在爸爸面前用鸡鸡顶妈妈的屁股,禁忌感让我差点秒射。

  刘艳感觉到儿子的巨根顶在自己的屁股上,内心满是绝望,她不停扭着屁股
想摆脱儿子的大鸡巴,可这样反而像是自己在用大屁股迎合儿子的大鸡巴一样,
熟透的身体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加上内心的羞耻感让她小穴发热,一股淫水流了
出来。

  「哦~ 」刘艳突然发出一声淫叫,原来是儿子用大鸡巴隔着丝袜和内裤猛插
她的肥穴,被突然袭击才让她叫了出来,她心里羞耻得想跳楼,死死咬着嘴唇不
再发出一点声音。

  我被妈妈突然的浪叫刺激的差点射出来,我挑逗妈妈结果自己先忍不住了,
我不想就这样射出来,我要射在妈妈子宫里。

  我撕开妈妈的黑丝,看着妈妈内裤都包裹不住的肥穴,鸡巴一跳一跳得,我
抓起妈妈的内裤道:「妈,你别动,刀可不长眼睛,要是把你的小穴划伤了,等
下儿子干你你会受不了的。」

  妈妈果然被吓住了,她听出来我干她的的心有多坚定,就算自己真的受了伤,
儿子也不会放过她。

  我见妈妈不再反抗,用美工刀把内裤中间割断,露出了妈妈的白虎馒头肥穴,
妈妈的屄还是罕见的粉红色,太他妈诱人了。

  我丢掉美工刀,扶住大鸡巴对着妈妈留着骚水的肥穴,我明白再向前一步,
我和妈妈的关系就再也没有了回头路。

  可看着妈妈泥泞不堪的屄口子,我就会想到郑杰的鸡巴插进这屄里的样子,
我满心嫉妒,抱着报复的心态,我将龟头对着屄嘴塞了过去,随着我的龟头挤开
妈妈的大阴唇,龟头开始进入妈妈的阴道,妈妈的阴道口不停被撑开,让妈妈不
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要儿子,现在回头妈妈不会怪你,求你听妈妈的话收手吧……」刘艳泣
不成声,她知道这是最后挽回儿子的机会了。

  我双手搂着妈妈的胯部,狞笑道:「妈,儿子不会比郑杰差的,儿子要来了,
要回家了,啊!妈妈!」

  「噗嗤……」我拉着妈妈的大屁股,保持着胯部的平稳,然后猛然向前一挺,
顿时听到了空气被挤出的放屁声,我的大鸡巴钻入一个滚烫、紧致、滑腻柔嫩的
通道里。

  「哦哦哦~ 」刘艳被儿子粗大的鸡巴硬插进阴道里,控制不住地叫了出来,
她趴在办公桌上,手胡乱向前抓着,她感觉到自己从没被姚万达到过的阴道深处
被儿子的鸡巴挤开了,儿子硕大的龟头蛮横地撞击在了自己的子宫上,她感觉到
自己内心有什么东西也被击碎了。

  「啪!」我的胯部重重撞在妈妈的大屁股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我感觉
到鸡巴被妈妈蠕动的阴道包裹着,熟女的淫肉本能地在吸吮着我的鸡巴。

  我和妈妈性交了,母子之间最禁忌的关系发生在了我和妈妈身上,我终于干
到了妈妈的大屁股,我被母子乱伦的禁忌感刺激得打了个哆嗦,一股根本压制不
住的射精感涌现全身。

  「啊……」我不由得发出一声沙哑的呻吟,鸡巴死死往妈妈身体更深处顶,
我整个人都压在妈妈身上,恨不得把阴囊也塞了妈妈的屄里面,同时我精关大开,
一股股浓稠的精液从我的马眼喷出,射在了妈妈花心子上,一股又一股,足足射
了一分钟。

  「啊哦……」刘艳感受到儿子滚烫的精液击打在自己的子宫上的,她感受到
了前所未有的性快感,熟透的身子随着儿子有节奏的射精也跟着抽搐,她泄了,
被自己的儿子奸污得高潮了。

  我刚插进妈妈的屄里就控制不住地射了出来,只觉得自己刚刚说比郑杰强的
话犹如一道道巴掌打在自己脸上,母子乱伦太刺激了,我根本忍受不了。

  正当我暗自羞愧时,我感觉到妈妈的阴道在收缩,人也在抽搐,妈妈也高潮
了,妈妈同样也经受不住母子乱伦所带来的禁忌快感,我开心地笑了。

  「嗯……」我突然被死老头发出的闷哼吸引了注意力,我看见死老头裤子顶
得高高的,裤裆也湿透了,他看着我干他老婆居然也跟着射了出来。

  「爸,你的老婆真棒!」我取笑死老头,我明白他再也不会责怪我了。

  死老头默不作声,只是呼吸粗重,吊梢眼死死盯住我和妈妈结合的地方。

  「妈,爸爸看着你被儿子干得高潮,也跟着射了,他阳痿的鸡鸡被我们治好
了呢~ 」

  「呜呜~ 」刘艳难以接受自己被儿子插了一下就高潮的事实,痛哭流涕。

  我的鸡巴依旧硬挺,我不顾妈妈的哭泣,开始抽插起来,不如说配合着妈妈
的哭声,我干得更爽了。

  「啪啪啪!」我用尽全身力气操干妈妈的大屁股,撞得妈妈的肥臀肉浪翻滚,
这样的骚浪大屁股,就要狠狠地干!

  「不要!妈妈求你温柔点~ 妈妈子宫被撞得好痛~ 」」刘艳已经绝望了,现
在只求儿子不要这么粗暴。

  「妈,你这大屁股撞不坏的,就让儿子好好发泄一下吧,我想你的大屁股想
的都快疯了,我要狠狠肏,肏死你!」

  「哦哦哦……」刘艳的子宫被儿子一下重过一下的撞击着,痛苦中又带着升
天般的快感,她再也忍不住骚浪地淫叫起来。

  「妈妈,儿子要回家,你给儿子开门呀,啊啊……」我双手死死扣住妈妈的
胯部,用尽全力扣击妈妈的子宫口,我要把鸡巴真正地插进妈妈的子宫内,我要
回到我的出生地。

  刘艳被儿子疯狂的行为吓得不行,一边被儿子撞得呻吟不止,一边求饶道:
「嗯嗯……儿子别插妈妈子宫……嗯哼……会坏掉的……」

  「骚妈妈,现在知道儿子的厉害了吧,儿子和郑杰的谁大呀!」我停下抽插,
用龟头用力研磨妈妈的子宫口。

  「我不知道!我没看过他鸡鸡!」刘艳羞恼不已,也更加恨起姚万来,要不
是为了气他,自己也不会被儿子误会。

  「我干你妈的,现在还在维护小白脸,我干死你!」我认定妈妈和郑杰有一
腿,她现在居然还维护郑杰,气得我暴怒,眼中凶光闪动。

  我扶着妈妈的大屁股,小腿后蹬,全身肌肉紧绷,突然全力猛的向前一顶。

  「啪!」

  「啊!」

  「啪!」

  「啊!」

  妈妈的大屁股被我重重狂顶,我每顶一下,都让妈妈跟着痛苦地叫出声来,
她的腰被我向前推着,像是要被我折断一样,可见我用力有多大。

  我感觉到每顶一下鸡巴都要深入一点,妈妈的子宫口被我一点一点给顶开了,
我激动万分,我终于要回家了。

  「啊啊啊……痛……好痛……儿子不要这样顶妈妈……妈妈错了……是你的
大鸡巴最厉害……不要伤害妈妈……哦哦哦~ 」刘艳被儿子奸污得死去活来,她
嚎啕大哭,泪水混合着鼻涕流了出来,她高冷的面容再也没有了总裁的气势,反
而像一条母狗。

  「哦哦~ 妈妈……你忍一忍……儿子要进入你的子宫了……」

  「不要……妈妈求你了……」

  对于妈妈的求饶我聪耳不闻,继续叩击着妈妈的子宫大门。

  在我不停耕耘下,我感觉妈妈的子宫被我顶出来一道口子,我知道时机来了,
我停下抽插的鸡巴,让后深吸一口气,全身肌肉绷紧,然后「啊」的一声,用出
所有的力气顶在了妈妈的大屁股上。

  我的耻骨重重撞击妈妈的肥臀上,发出一声极大的脆响,耻骨都被拍击得火
辣辣地疼,我感觉到我的鸡鸡顶开了一块软肉,进入到一个满是液体的空腔内,
那是妈妈的子宫,我终于回家了。

  「呃……」妈妈子宫被我强行破开,痛得她嗓子像是被人掐住一样,发出沙
哑的惨叫声,她翻着白眼,嘴角流出口水,一副坏掉了的样子。

  「哗啦啦~ 」妈妈尿了出来,尿液喷在她的大腿上,打湿了黑丝,也灌满了
她的高跟鞋。

  「妈妈……妈妈……我要射满你的子宫……我要你给我生个儿子……」我被
妈妈痉挛的阴道夹得受不了,加上进入妈妈子宫的刺激,射精的感觉又涌了上来。

  刘艳听见儿子要把精液射在自己的子宫里,她坏掉的脑子回过神来,凄惨道:
「不行,只有这个不行~ 求你了~ 妈妈求求你不要射在子宫里~ 」

  「妈妈,我射了!我射了!哦哦哦……」我不顾妈妈的求饶,闭着眼睛感受
着射在妈妈子宫里的快感,我仿佛听见了我的精液一股又一股击打在妈妈子宫壁
上发出的声音。

  「哦哦哦……子宫坏掉了……」刘艳感受到了儿子滚烫的精液射在自己子宫
里,自己下体每一处都被儿子玷污了,一股前所未有的乱伦快感让她子宫收缩,
她又泄了,一股股阴精喷在儿子龟头上,仿佛在迎接着儿子精液的到来。

  我一边射精一边用力往前顶,让我的耻骨和妈妈的屁股严丝合缝,我挤压着
蛋蛋里面所有的精液,让精液一滴不剩地全射精妈妈的子宫里。

  足足射了一分钟我的鸡鸡才软了下来,射得我全身无力,脑袋发晕,我感觉
自己的生命力都射给了妈妈。

  我满足地拔出软趴趴的鸡巴,随着我鸡巴的退出,妈妈的馒头肥屄显出一道
合不拢的口子,一股股精液混合着阴精的液体流了出来。

  我伸手接住这些液体,把它们抹在妈妈巨大的肥臀上,我一边抹一边调侃妈
妈道:「妈,儿子的大鸡巴就让你这么舒服吗,短短时间就泄了两次,你也太淫
荡了。」

  刘艳气喘吁吁地趴在办公桌上,她闭着眼睛流泪,对我的调侃选择了无视。

  我用手背抹了抹额头的汗水,望着妈妈脏乱不堪的下身,心里虽然前所未有
的满足,可总觉得差了点什么,我感觉到对妈妈的大屁股有股无名邪火并没有发
泄出来。

  我烦躁地撕开妈妈肥臀上被我用精液抹湿的丝袜,捡起美工刀把多余的内裤
割的稀巴烂,我看着妈妈一张一合的菊穴,终于明白自己的无名邪火来自哪里了。

  妈妈的骚浪屁股上盛开的粉色菊花才是我最想得到的,只有侵犯这里,才是
真正的干妈妈的大屁股。

  我软趴趴的鸡鸡又站了起来,它也在渴望妈妈的屁穴。

  「妈,你的大屁股太骚了,我的鸡巴又饥渴难耐啦~ 」我用手指抠挖妈妈的
屁眼,妈妈的屁眼很紧,我一根手指进入都有些困难。

  刘艳感觉到自己敏感的屁眼被儿子扣弄,她惊恐地睁开眼,扭头看着儿子又
硬起来鸡巴,她知道儿子要干什么,想到儿子手腕粗的大鸡巴塞进自己的屁眼里,
她吓得要死,连忙求饶道:「儿子你的鸡巴太粗了,进不去的,会把妈妈捅死的,
你可怜可怜妈妈好吗,放过我吧。」

  「我的粗进不去,难道别人不粗的就能进去了?操你妈的,你屁眼第一次是
不是给郑杰了,我操你妈的骚婊子!」想到郑杰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第一次,我
恨不得杀了郑杰,我也恨妈妈这么下贱,我伸出两根手指,不顾妈妈的惨叫硬塞
进她的屁眼,加上开始的一根,就有三根手指进入了妈妈的屁眼子,我使劲扣挖,
报复着妈妈的背叛。

  「哦哦~ 痛……妈妈真的没有跟别的男人做过……儿子你相信妈妈啊……」

  「骚婊子,我要肏烂的你的骚屁眼,让你明白你是属于谁的!」

  我拔出手指,然后抓着满是白浆的鸡巴对着妈妈不停收缩的屁眼,不顾妈妈
绝望的眼神,用力插了下去。

  龟头艰难挤开妈妈的屁眼,我感觉鸡巴像是被一根直径远远小于我鸡巴的橡
皮筋给缠住了,缠得都有些发疼,可想妈妈的屁眼有多紧,此时妈妈菊穴褶皱被
我的大鸡巴撑得全都张开了,菊花随着我鸡巴深入而下陷,已经完全看不住菊花
原有的样子。

  「啊!!!痛死了啊!!!你这个畜生!!!」刘艳感觉到自己的屁眼裂开
了,一股超过子宫被破开的疼痛让她手指不停抓着办公桌,指甲翻了也没感觉到,
她除了屁眼的疼痛,再也感觉不到其它感受了。

  「哦……」我骑在妈妈的大屁股上,心里所有的邪火随着鸡鸡整根插入,都
释放了出来,我满足地呻吟着。

  我的大腿内侧贴在妈妈滑腻的大屁股两侧,用力夹住妈妈的大屁股,享受着
整个大屁股带来的触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