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58|回复: 0

变装人生妖姬 转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7-21 00:10:28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激情迪吧

我和琪琪在迪吧中疯狂地舞动著,象两隻浪性实足的野鸡,没有人知道这是一次矫情的放纵,更没有人知道,那隐藏在我体内的野兽,正品尝著一种堕落的快感。黑色连裤袜内,那点东西老老实实贴在股沟里,被人造的假体包裹著,刚戴上的兴奋和不适,还轮番折磨著我,一种渴望被玩弄的饥饿,象海绵一样充涨我的肉体. 闪灯停下来后,舞曲一下子变得柔和起来,琪琪拉著我的手,疲惫地走出了舞池,她满身的汗水,散发著迷人的芳香,火红的头髮,象一团烈焰,烧过一些男人贪婪的眼神。休息区在舞池的左边,一米的弯花铁栅栏合理地分割有限的空间,牆角处的圆形吧台,昏暗中醒著一双吧姐暧昧的眼,在一个典雅的圆桌前,我们坐了下来,琪琪大概是真的有点累了,她把整个身体舒展在沙发里,象只猫,确切地说,象只波斯猫。我很喜欢猫,不仅是因爲它乖巧。敏捷,猫很通人性,在认识琪琪之前,我有许多寂寞的日子,就是一隻猫陪我度过的。我至今还记得那个秋天,当我闭上门窗,穿上真丝睡衣,浓妆豔抹后抱著猫的情形,猫得体温是那么的热,它舔著我的手背,温顺而又细腻,那种感觉犹如读李清照的词. 「小姐,请你跳支舞吧」不知何时,一个披著一头长髮的男人出现在眼前,他有几分英俊,还带有一种摇滚乐手的野性,「去吧,丽妲」琪琪推了我一把,并有一种鼓励的眼光看著我。

我感到了一种恐慌和不安,但还是站了起来。

接近午夜,狂欢的人都已散去,舞池只有几对情侣还在舒缓的音乐中缠绵著,象一块块甜得化不开的糖。他搂著我慢慢地旋转著,虚荣象沸腾的水泡一样在我的体内炸裂著。

「我是这里的鼓手,朋友都叫我老鼓,你呢?」我沉默了一会儿,并没有回答。

「你是不是丽都夜总会的,你的舞跳的不错」他继续问到。

我心慌意乱地点了点头,并压低声音说我叫丽妲,是第一次来这个迪吧。灯光再次变暗时,我感到一隻手在抚摸我,那种粗糙的手感是我从琪琪那里得不到的,我颤抖著摇摇欲坠的身子迎合著他,一种打滑的快感从我的乳尖直逼腹部,我仿佛看到了一隻无跟的芦苇,在水面上倾倒著。漂浮著。动荡著……

2 寂夜之歌

夜色阑珊,灯火凄迷。又是一个难眠之夜。

琪琪早在下午四点之前,就去丽都夜总会上班了,偌大的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孤独象一针药剂一样,又被时间无情地注入我的体内。

我常常会陷入一种迷离,坐在梳粧檯前,静静地注视著自己,镜中那个妖豔的身影,会是我吗?一朵兀自绽开的恶之花,在堕落与奢华中,包含了多少欲望和衝动?

自从一年前,我下定决心开始服药后,我的身体一直在发生著变化,皮肤在不知不觉中已变的白嫩细腻了许多,摸上去象丝绸一样光滑;胸部伴随著药物的不良反应,也渐渐的开始发育了,最初的那种涨涨的带有一丝隐痛的感觉,甜美的折磨著我,几乎使我寝食难安。在无数的暗夜里,我曾无数次披著紫色的睡袍,站在镜前观望著它,而它不动声色的变化,在漫长的期待中,怎不使我焦灼倦怠?

我病了,在这期间,不止一次,强烈的药物反应,使我难以下咽任何食物,琪琪看著日渐单薄的我,眼中总是流露出一种无奈的百般怜悯之情。

双峰D 计划实施的第三个月,我的乳房终于发育成形了。虽然和琪琪胸前的两个尤物相比,它显得还不够大,但那种沉甸甸的感觉,使我第一次体会到了「做女人挺好的」这句话的极具诱惑力的潜在含义. 随著身体的进一步发育,曼妙的曲线终于在我身上凸现出了明显的特徵,高耸的双乳像珠穆朗玛一样挺拔,走起路来颤颤的,动感中流露出一种C 罩杯难以遮掩的红杏出牆;肥硕的臀部,向上微翘著,结实而饱满,在紧身内衣的包裹下,妖娆而有动人。

我终于有信心在白天变装外出了,这不仅基于我形体上的变化,更重要的是来自内心的一种急不可待的渴求,望著满大街的靓姐倩妹们用新潮的时装,裸露著性感,我心里总是痒痒的,有一丝争奇斗豔的衝动,尤其是看著琪琪,像妖精似地穿著超短裙,戴著墨镜,在街上春光乍泄的样子,我更是平添了一种焚心的急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