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7|回复: 0

祝玉妍和婠婠2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7-20 14:42:06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祝玉妍眼尖心明,才不信杜预话,暗道:“这杜预好狠毒,做他的女人可吃亏得很呐!”

董淑妮玉首连甩,涨得花容酡红,两腿早盘不住杜预的腰胯,无奈身上穴道被制,只是丢不了身子,汪汪涕泪皆出,颤呼道:“呜……怎会这样?徒……人家已散了功,怎……怎么还丢不了呢?呜……好……好辛苦呀,主人救我!”

杜预默不吭声,巨茎连连深突狠刺,挑到美少女的花心上,只觉那物肿胀得宛如新摘鱼膘,软滑润腻,触之美不可言。

荣姣姣见董淑妮身子时绷时舒,似欲从她主人身上掉下来,忙从杜预背后伸出双臂,将其抱住,喘息道:“妹子莫急,主人正帮你运功调纳呢,再忍一忍吧。”

跪在被堆里的白清儿,从底下瞧见她主人那布满怒筋的进进出出,出时半露龟首,没时几尽茎根,把董淑妮的嫩蛤百般翻犁揉剖,不觉欲焰如火,呼着滚烫的鼻息,竟仰起粉面,吐出香舌,去舔舐董淑妮股心内的菊眼,含糊道:“好姐姐,我也帮你弄出来。”

董淑妮目瞪口呆,真不知是苦是乐,左侧腰上一松,玉首突被主人一手扳住,檀口随即给杜预的口唇罩住,神魂颠倒间刚要渡舌过去,两边唾窍蓦地一酸,许多津液涌了出来,填了满满一口……

原来却杜预放了她左腰上的数处穴道,令其先出上峰大药,唇舌探得醴泉已产,立展玄通,用力一吸,顿得芬芳满口。

祝玉妍见他们口角隐有碧光闪动,心知董淑妮上峰大药已出,益了杜预,心中更是恐惧。这杜预简直邪门,实在让她防不胜防。

董淑妮媚眼如丝,鼻中吟声似醉。

不过片刻,杜预便离了美少女香唇,一手捏住她一只奶头,一口罩到另一只上,右腰侧的食指与无名指松开,又放了两处穴道……

董淑妮立觉混身一酥,两乳猛然鼓胀,似有什么东西自杜预噙住的那只乳蒂一注注射出。

杜预满口甘美,连吞数口,才放开这只奶头,转首又去吸食另一边。

旁边两女虽然早已听闻此道,但还从未被杜预采过三峰大药,这时亲眼瞧见未经孕产的董淑妮,一下子便被弄出许多乳汁来,既是新奇又觉有趣,大为佩服杜预的神妙玄功。

董淑妮出了一身香汗,娇躯无处不腻,的犹如刚从水里捞出来,整个人虚脱乏力,几乎是挂在杜预的巨棒之上。

杜预心中得意。

虽然三女早已被他吸干了魔功,但各个身怀名器,又是千古难见的绝色炉鼎,却不可断然浪费了。

师妃暄等美人仙子固然好,但再则么好,也比不上这些魔门美少女,那无所不浪的妖娆狐媚,彻底奸淫时,那爽彻心扉的狐媚浪态。

他操着董淑妮,操出了真火,忽离了绣墩,将董淑妮按倒在铺得厚厚的被堆之中,大开大合大耸大弄,一气抽送了近百下。

董淑妮娇啼不住,两只白足乱蹬乱踏,急得直哭唤道:“怎么会这样?要丢要丢,人家要丢!”

杜预不理不睬,又狠抽猛耸了几十下,只觉美少女阴中如膏如淖,心知火候已到,按在董淑妮右腰上的余指尽数放开,底下拼力一耸,准准地扎在她那肿胀不堪的肉心子上,随之使出轩辕采补法,闷哼道:“大功告成啦,小狐狸精丢个痛快吧!”

董淑妮骤然失神,只觉一道极强的吸力直透入玉宫之内,嫩心酸得几欲坏掉,整只小腹都痉挛起来,滞了片刻,才娇娇颤啼一声,花眼刹那绽放,喷吐出股股浓稠如粥的阴浆,丢泄得死去活来。

旁边两女见杜预后腰肌肉收束不住,心知他在施展那收魂夺魄的轩辕采补法,她们皆尝过个中滋味,一个个瞧得面红心跳,鼻息咻咻。

杜预美美地领受着,悄运大神鼎功中的采汲秘法,将精华细细吸收,纳入丹田之内。

荣姣姣见董淑妮香舌半吐美目翻白,神色不对,惊慌道:“主人主人,你瞧淑妮变成这样子了!”

杜预微笑道:“无妨,她这是快美不过,暂入假死之态,待主人施展采补反哺,将调和之精反哺回去,即能令她转醒过来。”

他连挑三妖女,粉香腻玉,贴体熨肌,也已有那射意,当下松开精关,默运玄功,从丹田调出一股雄混气劲,和着阳精射了出去。

董淑妮软烂如泥,目森耳鸣,口不能言,只道就此仙去,倏觉杜预用将花心眼儿堵住,一道强劲如矢的热流倏地灌入,娇躯猛然一震,竟能大声哼叫起来,片刻之后,便觉周身暖洋洋的好不舒服,随即昏昏睡去。

    荣姣姣见董淑妮似眠非眠、似醉非醉地蜷缩成一团,担心问道:“主人,淑妮可好了?”

杜预拔出黏满秽物的肉茎,盘膝而坐,笑道:“她原本就没事,修习轩辕采补自会产生幻象,越至深层,幻象便会越来越甚,一直炼到能将幻象控制,并能随心所欲的运用制敌,才算大功告成,看来董淑妮的进展比你们俩要快,已经开始出现幻象了。”

荣姣姣讶道:“那方才主人怎么说她……”

杜预道:“主人看她不肯用功,是以出言警吓,你们瞧她不是因此得了许多快活么,功力还将由此更上一层。”

祝玉妍见那董淑妮虽然神疲态倦,肌肤上却似泛着一层似有似无的淡淡晕华,果然是受补增益之象,心道:“那混蛋竟识得这等神妙的阴阳和合之术!“

荣姣姣扑入杜预怀里,大娇嗔道:“原来如此,主人好偏心呐,人家可不依哩。”

白清儿也随之挤入,在杜预胸前撒娇,哼哼道:“人家也不依,主人老是偏宠董淑妮。”

杜预左拥右抱,揽着两个千娇百媚的美少女,大笑道:“你们三人,主人哪个不宠!已修习了大半天,轮到祝尊主和婠婠了!你们我也不会放过!到明儿天亮时,包管叫你们都欲仙欲死脱胎换骨,哈哈!”

他邪笑着,走向祝玉妍和婠婠。

祝玉妍怒道:“你敢碰我……”

话没说完,已被杜预捧住臻首,如炽如焰地吻了,她略微一挣,觉得丹田处,一股股热气腾腾,立晓无力回天,这身子,是被杜预干定了。

不过她身为魔教的尊主,心思多诈,既然知道被喂了九霄云外丸,不能逃过这一劫,索性来个将计就计,婴咛一声,粉臂缠住了男儿的脖子,眼儿流觞道:“那你答应事后放过我,人家就再你……你玩一次。”

    杜预嘿嘿邪笑,只求能痛痛快快地跟她癫狂一回,喘道:“好好……放过你就是。”心里却想:“若不今晚干得你哭爹喊娘,如何对得起我被你数次陷害?”

婠婠娇声道:“你可别赖人家和师傅。”

她美眸中,眼波流转,早已跟祝玉妍使了个神色。师徒两人心领神会,早已想好如何借助美色,双双魅惑杜预,然后···绝地反击,暴起发难,反败为胜。

杜预点开她的穴道,双手将祝玉妍和婠婠抱起,左拥右抱,哈哈大笑:“你们两个师徒,居然同床同仕一夫,真是千古奇闻。不过我倒是乐意尝尝你们的鲜美滋味呢?谁先来?“

婠婠蛇扭腰肢,眼眸含殇,媚得简直要滴出水来,娇声道:“师有事弟子服其劳。这种事,自然是婠婠先来哩。“

    杜预推开被子,趴起压到美少女娇躯上,又脱她的蕾丝内衣,笑嘻嘻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先领教一下你的天魔大法?”

    婠婠妩媚应道:“你这色人,就算我说不,你也不会放过我师徒了。”

    杜预欲火熊熊,遂将她身子剥得一丝不挂,只见整个娇躯宛如美玉雕就,纤浓合度浑然无暇,王茎顿在裤内勃翘朝大,挑了个高高的帐篷。

    婠婠看见,竟伸手过来摸握,轻端道:“刚刚干过董淑妮那狐狸,这么快又硬了。”

    杜预解下宽衣褪裤,也脱了个精赤,见婠婠望著自己的宝贝,眉梢眼角尽足陶然春意,心中一酥,忽挪身过去,将那怒筋扎布的巨棒大刺刺地竖在她面前。

    婠婠如何不知其意,娇也了得意人儿一眼,便用柔荑轻轻扶住,跟著抬起臻首,颤启朱唇,媚吐丁香,以沫相濡。

杜预心中模糊思道:“这妖女,她竟用嘴来亲我这根东西……”

想到平日,婠婠杀伐决断,乃是一等一的江湖高手。这妖媚表情下,不知杀死过多少绝世高手,没想到,此时婠婠竟然给他来这个淫秽口交,顿时让杜预爽到骨子里。

婠婠细细,从到茎根,没漏掉一寸地方,仿佛充满柔情蜜意,这根东西实是天底下最可爱最惹人的宝见。

祝玉妍的含情美眸中,却带有一丝满意。

自己这个徒弟,实在是天赋过人。

这杜预这次死定了。

    杜预呻吟一声,噫声道:“这儿妙极。”

    婠婠舌尖正点在他冠沟里,闻言便连连塞入缝内,轻轻挑扫顶刺,不过片刻,竟也见那上马眼中泌出一滴透明的珠于来,滚滚晃动,虽然心中暗恨,但芳心酥麻,舔砥得更是细密温柔。

    杜预浑身战栗,两手在她玉峰上乱拿乱揉,把两只滴酥揉粉的美乳捏得千形万状,闷哼道:“婠婠,我真爱死你了。”

    婠婠见上那滴珠子愈积愈大,颤颤欲坠,忍不住一舌卷去,不想萦得男儿呈狂,一杆撬开檀口,直插喉咙深处……

    杜预何等巨硕,几下抵刺,便见美少女面赤目翻,几乎喘不过气来,无奈著实快美,又贪恋了十余下,方才作罢。

    婠婠喘吁不住,抚胸娇喘道:“在这里呛死了我,瞧你怎么跟我师傅交代!”

    祝玉妍笑道:“婠婠,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为师要说你两句,宇文主人的神物,岂是寻常女子可以得到的?你与那师妃暄,必定要有一胜一负,此时不趁机献媚,笼络住宇文主人,还等何时?若是你不能伺候宇文主人爽了,我为师第一个不容你。”

    婠婠闻言,神色大变。

    杜预见状却有些心疼,抱过婠婠,抚摸起来。

    谁知婠婠却娇笑道:“既然师尊都这样说了,人家索性也动用天魔大法中的真意,好生伺候主人一次吧?”

    杜预一呆:“要怎么做?”

    婠婠笑吟吟地望著他,悠然道:“天魔大法,最是讲求阴阳合欢,这几乎是我魔门的不传之谜。而修炼到高超境界,更是有姹女大法之说。婠婠平日,绝对不会用出此法,因为它实在是太媚人了,男人见了绝对把持不住。”

杜预哈哈大笑,忙抱住她道:“好婠婠,你只管浪,我绝对不会把持不住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