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77|回复: 0

和表姐一起长大的日子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6-9 21:4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和大舅家的表姐差9个月,出生在一年。在小时候,大舅和舅妈都不是稳稳当当过日子的人,总是宣称要拼事业,回过头来看其实就是不愿意承担照顾子女和老人的责任,就图着自己轻松。所以表姐从6岁开始就在我家养着,一直到14岁才会到她父母身边。我们俩那时候可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又都继承了各自爸妈长相的优点,所以妈妈把我俩带出去总是被亲戚朋友连番赞叹,要么说我妈妈算是儿女双全,要么就是打趣说让这俩孩子长大后成家好了,肯定是金童玉女。懵懵懂懂之间,我对表姐有了奇怪的感觉,简单说就是认为表姐就是我的。小时候没被爸妈送去学什么特长,我俩经常在学校放假的日子里躲在家里过家家,相公娘子演了好多年仍是乐此不疲。家里条件还不错,吃喝上供得足,又算是当地有些名望的家庭,孩子都偏于早熟。就在这一次又一次的过家家中,我和表姐也是越来越亲密。我俩都喜欢看书,家里书房三面书柜里各种书就成了我俩的宝库,爸妈也不大在意,我俩三年级的时候就看了红楼梦和三言二拍,里面的婉转爱情和市井故事对我俩完成了最早的性启蒙,但是毕竟是小孩子,只是知道有这些事,但是到底怎么回事还是不懂的。我俩还是扮家家酒,只是不再当着爸妈的面,而且开始有了搂抱爱抚的动作,现在想起来虽然青涩,但是已有了雏形,并且开始讨论是不是以后要生个真baby,带着他一起过家家。
   
     日子就这样度过了我俩的小学岁月,5、6年级后,周围的人入不了我俩的眼,但是青春靓丽的表姐和还算帅的我却开始受到外来的追求。我俩也会因为这个互相致气,但是又总会给对方机会,每次结果都是以我俩的接吻告终。要上初中了,表姐被大舅接回自己家,就读一所重点初中;我则被妈妈送到了本市的另一所重点初中。都在一座城市,也不算远。每周休假时候就是我俩聚首的日子,我俩常为去谁那拌嘴,原因很简单,当时交通方式只有公交是我俩能支付得起的,条件很不好,我俩又都心疼对方,想自己多跑跑。有一次我俩竟然在未告知对方情况下去了对方的家,结果都吃了闭门羹。表姐还是温柔的,在我的霸气下,最终勉强同意我去三次,她来一次。妈妈和舅舅看我俩每周一起学习很高兴,也鼓励我俩多交流遇到的问题。每周一次的相聚总是让我们觉得时间不够,过得飞快。晚上留宿时候,考虑到我俩都大了,家里也都住的开,就给我们各自预备了房间,可是他们不知道的却是,我俩总是跑到一间卧室里,搂在一起聊天到睡熟。有一次在舅舅家,正好赶上了舅舅和舅妈夫妻生活的日子,我和表姐聊得晚,睡前想要上趟厕所,我俩这侧的厕所马桶坏了,我俩只好去舅舅和舅妈卧房外那间。从厕所出来,听到房间里传出奇怪的声音,我俩当时还不懂是什么,就偷偷趴到门边看,舅舅舅妈喜欢开着灯做爱(直到现在还是这习惯,经常是我和表姐事后的笑料),我当时看到舅舅举着舅妈的腿,昂起的龟头进进出出,突然觉得自己心里像有一股火在燎烧,当时我已经有勃起,所以蹲在地上就觉得小弟弟在涨,趴在上面的表姐呼吸声也开始变粗,我俩飞快地逃回卧室,尴尬地不知道说啥好。当夜辗转反侧,基本没怎么睡觉。第二天互相看着困顿的眼睛,我俩互嘲了一番就各自上学了。但是从这之后我俩之间的感觉也在逐渐变味。

    家里非常重视我们的学习教育,再加上成绩也一直不错是我的招牌,所以初中阶段我俩还是发乎情止乎礼,把大部分精力投入到了学业之中。但是在一起的时候多了一些小甜蜜,表姐理科稍弱,所以每次一起学习都要让我给她讲解,我则要求必须给我好处才行,一开始拿零食作为好处,不知从何时起,好处就固定为舌吻和爱抚了。随着学习内容的加深,每次表姐给的好处也就越来越多,而我特别喜欢看她双颊通红,两眼发亮的表情,只是让我的小弟弟都是憋得难受。转眼间我俩读完了初中,城市里只有一所省级重点高中,我俩又进了一座学校。学校建在新区,离我俩家都不近,为了我俩能够多休息,舅舅和妈妈商量在学校附近的小区买了户新房,作为我俩上课时的住所。我爸和舅舅这些年工作都做得非常出色,被提拔到重要岗位,并需要时不时外派或者驻在外地,妈妈和舅妈为了照顾他俩,也不得不跟着往返奔波。家里老人都去世得早,虽然还有其他姑姑、舅舅,但是要么在外地做生意,要么孩子还小,没有额外精力照顾我俩,只能是周末或者节假日让我俩到他们家里去团聚。我俩和父母相聚也基本是这样零揪形式。舅舅和妈妈商量给我俩找个住家保姆,但是又担心算计我俩,最后找了一个做家政的表姨给我俩做饭收拾屋子。

    我们高中是入校就分科,我自律性好,文理又不偏科,所以无所谓高中的分科。表姐不随外公家的脑袋,数理化都是一团浆糊,只能选文科。开学报到当天回到家,表姐情绪不高,但当时我没注意到,还是在想着可是让我和表姐独立生活了(没有一点儿龌龊,因为当时我在跟随一位道长练太极养生功,每天都在练还精补脑,心里的欲念偏低,但这成了我到现在受用不尽的益处)晚上我练完打坐,准备方便下就睡觉,听到表姐卧室有抽泣声,我赶忙推门进去(现在看是非常无礼的举动,表姐总是嘱咐我不要跟任何人太不见外,要有礼貌),看到她倚在床头擦眼泪,哭声挺压抑。我坐到床边连声问怎么了,谁惹她生气了,她也不吱声,还把脸扭到另一侧不搭理我。我就疑惑说我表现都挺好啊,没做啥让你不开心的事儿啊。她还是不说话,我把她转过来搂在怀里说要是不告诉我,我可就要上手段了。我俩的上手段就是挠痒痒肉,表姐特怕。她赶紧说没啥事儿,就是分科让她觉得不开心。我说那有啥不开心的,你多好选直接就文科,最适合你。一听我这么说她哭得一下就更厉害了,我又只好哄半天。等哭得小了些,她说看来你是要选理科了,以后也不给我讲题了,让我学不明白,考不上大学,死了算了。我才搞明白人家大小姐是因为这个在自己找悲哀。我就说还没想好选哪科,很纠结。表姐赌气说,你就是想选理科,要不你能从回来都不和我说。我当时就感觉女人怎么这么不可理喻,我只是没在意这个问题而已啊。看她哭得眼睛都肿了,我也没法说啥再刺激她的话了。就说我选文科,但我们俩能不能一个班那就不好说了。她说只要能给她讲题就行。就这样我就成了一个文科生,但是学得确实不吃力,天天只需要搞定数学和英语,其他的课基本都不听,但是不论是简答题、论述题,什么写作文都不在话下,因为两家的藏书都被我看遍了,记忆力还好,所以看到高中文科那些东西只是觉得很浅显。而表姐看书喜欢代入感,看的东西虽然记得住,但是都是细节、诗词歌赋记得牢,又不喜欢历史政治,所以还是挺费力。当然还有一点,我俩没被分在一个班,她也不是很满意。每天早上我俩吃点头天表姨预备的早点就去学校,中午回家表姨就把饭做好了,晚上也是预备好饭后,表姨就回家。我俩吃完饭,就到校园体育场散步,回到家她做作业,我坐在一边学英语随时准备接受咨询。表姐英语比我学得好,我对介词惯用法总是搞混,这成了她能嘲笑我的有力武器。每次我要是问了一个曾经问过的问题,就会被她挤兑一番,我则不能嘲笑她历史人物拎不清,政治基本观点常混乱的问题,只能是要要好处,或者在她嘲笑我时给她上手段。完成作业,我练气功,她练瑜伽,然后就是争抢淋浴。表姐喜欢舞蹈,小时候家里人没在意,她也只是和我说过,现在自己有了独立空间,她就开始上心要练练,我们高中有位从大城市回来的舞蹈老师,她挺年轻,人也柔和,非常喜欢表姐,她对表姐说,你的身体素质挺适合练柔术,但是毕竟15、6了,练柔术太辛苦,但是可以从瑜伽练起,既能练出形体,还能看看是不是抻开筋骨练柔术。我们当时没想到这一番话最后还真成就了表姐的大学梦。

    我当时练气功练得有点儿无欲无求,曾把爸妈吓得以为我要出家。当时舅舅其实也担心我和表姐都开始长大了,俩人共处一室,就是再从小一起长大,万一把持不住怎么办。直到有次他回来看我打坐入静一个小时,他突然放心了,他也曾经和那位道长练过气功,知道入静时间越长,人的欲望越低,所以再不像我和表姐刚上高中那会儿每周末都驱车6、700公里往返两座城市,只是为了不让我俩出事端。表姐从小就美,等上了高中张开了,更是吸人眼球,她的美混合了端庄大气和妩媚,把我外公家和她外公家的优点都继承了。高中都是情窦初开的少女、精虫上脑的少男,表姐这样的可人儿,给我俩惹了不少麻烦。我则还好,成绩一直稳定在年级前列,人虽然长得眉清目秀,但是练气功练得人仿佛不存在一样,除了年级放榜时候,大家知道有我这号人,其他时候我对女孩子都是不假辞色,当然也有觉得她们比表姐差多了的感觉,又是重点高中,女生自珍自爱比较多,虽有爱慕之心,但是看我没有回应,自然就慢慢淡了。而精虫上脑的男同学们控制力就要差远了,表姐曾创下一天收到8封告白书的记录。还有跟随我们放学,在我们楼下堵人等等麻烦。还有因不知我是她表弟而吃醋我俩每天一起上学放学,而要与我单挑打斗的…….当时我开玩笑地跟表姐讲,我可能会因为疲于应付这些破烂事儿致死,在悼词中要明确说出来红颜杀人于无形,表姐却乐此不疲地把我推出去当挡箭牌。这其中有个男生让我一直记忆深刻,他从初中起就喜欢表姐,他家庭在我们当地也是属于有头有脸的,家里大人们也都熟悉,人长得也帅,现在看来就是增白版的吴彦祖,高中被大家叫做党代表,因为追他的女生足有一个连,被我们戏称为娘子军党代表。因为家长都熟悉,他也就能登堂入室我们家,但表姐从不让他在我出去的时候来,搞得每次他都要找我问什么时候回家,他好过来。为此,我郑重地当着他俩的面说若你们郎有情妾有意,就不要拉我做灯泡,要是缘分没到,也不要总是以我为借口,要尊重我的独立时间和生活。他诺诺不知如何作答,表姐则说那就不要三五不时地来登门,我们需要时间学习。他面色惨淡地离开,但一直没有放弃,他父亲高升到本省另一个城市,他却没有走,留在我们这个高中,还转到表姐班。开始还好,随着时间推移,他的表现就开始不稳定了。因为表姐文化成绩不是很好,想要读重点大学就得想法子,舅舅通过他的人脉找到了北京某高校的招生办主任,决定用艺术特长生的方式考进去(大家别喷,这就是社会现实,你有本事、有资源,就是好办事)。高三我们有晚自习,我一般上过一半后就会去找表姐送她去练功房练舞蹈,表姐三年时间花了很多辛苦算是有了回报,她的基本功不比那些从小练童子功人差,并且她跟随那位舞蹈老师一直练习瑜伽,并涉猎柔术,所以气质也比那些艺术生要好。说表姐吃苦,举个小例子,软开度练习,这要是对那些从小学习舞蹈的人来说很容易,筋骨软的时候就都打开了,而表姐从15才开始真正学习,虽然女生筋骨软一些,但是毕竟不是小孩子了,每次叫我帮她压腿,不一会儿就是满头汗水滴落,我也心疼她,就说喜欢就玩玩,不要这么折磨自己,她从来一声不吭,最多疼得厉害了,抱着我默默地流眼泪,擦干了还继续压。我练气功到后阶段也要配合一些静态动作,也需要练大筋,实际上和表姐练软开是一样的,每次上难度,我都是大呼小叫,难得的是表姐这个时候绝不嘲笑我,只是搂着我轻轻地吻我,现在回忆起来还是觉得真有效,每次都把我的叫喊给堵回去。
   
     说到表姐练舞蹈就有多嘴扯远了,再回头说那件吓得我们直到今天还后怕的事。那天我们晚自习班主任跟堂,我跟他请示要去送表姐练舞蹈,班任说今天要开班会,关于市三好学生推选的事儿,你最好别走,要是能拿下来,高考怎么也能占点儿优势,我说那三分两分不解决啥问题,他说要是你家里再去运作下,搞个省级的,那就是10分。我一听人老师为我着想,别不识抬举,就说那我送过去就回来,然后我再去接她。班任说那你快点儿回来。我把表姐送到练功房说我回班级参加完投票推选就回来,你自己练着,把练功房门锁好。我们学校的练功房有2处,一处是大的新练功房,而且离教室、宿舍都近,所有学艺术特长的都愿意用。另一个是老练功房,偏校园一角,旁边就是学校的绿化林,到了晚上只有艺术生练功可以过来,本来为了安全只让男生用这个练功房,但是男生一是少,二是也图方便就都在新楼那边,表姐一开始还不是艺术特长生,跟他们不熟悉,那些女生还嫉妒排挤表姐,所以表姐就都是到这边练功,每天我都陪着她保证安全,她练功我就也练气功,把因为学习减少的运动时间补回来。今天情况特殊,只好让她自己练,为了安全故而让她把门锁好,别被歹人钻了空子。我在同学中人缘还行,再加上老师也说除非非常出色才能在没关系的情况下拿到学校指标,同学们乐得给我顺水人情,把我也选进了报送学校的3人名单。我又给老爸打了电话说了下这个情况,老爸说后续的事情就不用我管了,他去看看行不行,要是行就做扎实这个指标。等我回老练功房的时候,就听见表姐惊恐地喊人。我吓得赶紧向里跑,看到里面门大开,那小子正一手抓住表姐,一手在拉扯表姐的练功服。表姐不停地推他踢他,上半截练功服掉了一个袖子,露出肩膀和一侧的胸。我心里又气又恨,气这小子没道德、气自己不该耽搁时间打电话,恨这小子连我都不敢碰表姐的胸他就敢抓。我上前薅住他的衣领就是一脚,几年的气功没白练,他哀嚎一声,腿变形了。表姐看是我来了,也不顾自己衣服掉了一半,抱住我就是大哭,我一边安抚表姐,一边骂他。后来表姐说,一没想到我气急了下手真狠,二没想到我没再继续揍他。我没敢告诉表姐,我其实当时也是吓坏了,没想到出这么大事儿,也没想到一脚给人小腿踹折了,自己也在颤抖。当天后续折腾到后半夜,大舅接了电话连夜往回赶,那小子的家里人也是如此。表姐自己不敢睡觉,抓住我就不松手,我俩只好挤在一张病床上昏沉沉睡去。第二天一大早,大舅到医院时候,我俩还没醒,大舅后来描述,表姐虽然睡着觉,但是还是时不时就会抽搐下,两只手死死地抓着我的胳臂。后来事情处理得就平平淡淡了,一是表姐没出大问题,二是两家认识这么多年,三是我把人腿给踹骨折了,要是纠缠下去对我也不好。妈妈和舅妈看到这个情况,决定都不走了就在家照看表姐和我,但是这几年他们在外面都有了新局面,没到一周,就被连番电话都催走了,家里就又剩下我俩了。

    风波逐渐过去,但表姐还是会晚上惊醒,我睡觉又死,她叫不到人,只能蜷缩在被子里等到天亮。我发现她早上困顿的样子就问,她就眼泪打圈咬牙不说。我也不敢上手段,就只能给老妈打电话,老妈说表姐受惊吓严重,可能晚上睡不好,让我警醒点儿,要放任表姐这种情况她可能会神经方面受到损害。我自知睡觉如死猪,哪能警醒得了,就跟表姐商量晚上睡她房间,她没表态,我看这应该是不反对。晚上我抱着被子进她房间一看,床上给我留出来位置了。我告诉她,要是半夜喊不醒我就用脚踢。她嗯一声。我一觉到天亮也没人叫,等我睁眼一看,表姐钻我被子里,我环着她呢。我把她叫醒,看她精神比头天好多了。可这之后我就遭罪了,每天醒来都是一只胳臂是麻的。我再怎么把自己卷在被子里,第二天发现都是搂着表姐,而且少男晨起大家晓得,是有情况滴。睡裤帐篷支起,不是顶着她的臀缝就是夹在她大腿之间,搞得我好不尴尬。并且我发现自己有心神不稳的情况,又不敢跟师傅说。师傅考校我的进度时发现了问题,说我一个月寸步未进,我推说高考日益临近,心里有压力。师傅是过来人,说你就瞎扯,练了好几年了,心神不稳的原因不可能就是一个高考,只有凡心才能这么大效力,你和你那几个舅舅都一样,肯定是有问题了。我就耍赖说,那我也跟师傅一样修全真道得了。师傅笑骂我,胡扯,你虽与道有缘,但命不属此,又是三代单传一根独苗,怎么可能修全真。我当时顺杆儿就问,师傅我媳妇啥样啊,我有儿子么?师傅说你还未成年,问这么多没用。晚上回家,我就跟表姐讲,师傅批评我了,说我没啥进步,你现在晚上睡眠也好多了,我回我房间行不。表姐也不说话,眼泪又要往外冒。我就只好打住不再提了,好在妈妈和舅妈挂记我俩,轮流能回来几天,我才能得消停独自休息。
出了这事儿后,表姐变化挺大,比以前要安静好多,我陪她练功时候,她对自己要求更苛刻,压腿明明240度就够用,她非压倒270以上,眼泪直流,我也只能抱着她,她会要求我亲亲她。我就像当时我下腿她亲我那样轻轻地吻她的嘴唇,软软凉凉的感觉现在还常常记起。表姐就这么安静地完成了专业考试,我们一起又参加了高考。因为她目标明确就是北京那所高校,我只好勉力往北京考。考试结束后,舅妈有个去日本的商务活动,我俩就跟着一起去了。玩了一圈,表姐情绪好了很多,又能跟我说笑打闹了,但似乎还有那么一个若隐若现的节哽在喉咙里。放榜那天,我俩等到半夜,用电话查成绩,听到成绩都是足够进入我们报考的大学,表姐突然大哭起来,抽噎不停,语无伦次地反复说一句话,我们一起走,离开这再也不回来了。我才明白故乡这个城市给表姐造成了这么沉重的负担,我们确实再没有回那座城市。
    我和表姐比同届的人早一年上学,我俩上大学时候还不年满18岁,但是毕竟算一只脚踏入社会了,也就意味着长大了。后面这些年还有很多事情,特别是几件影响深远的事,但那就是长大后的故事了,等我再有时间的时候,还会讲给大家听。大家可以自己脑补,也可以等我讲给你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