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1|回复: 0

YL的游戏(高x重口) 5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6-9 09:5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晚时分,许家宴会厅灯火通明,人声嘈杂。

    许念瑶一身白衣,挽着头发,坐在靠前的封闭式空间里。旁边坐着父母与弟弟。估计拍卖是个大事,他们没有动手动脚,安分的看着拍卖台。

    他们所处的空间四周都是透明的,转头就可以看到整个宴会厅。而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放眼望去只有一道道闪着光的门在空中飘着。

    “感谢各位参加在许家举办的拍卖会,接下来会在各位空间依次投放拍品全息影像,欢迎竞拍。”机器人的声音传来,许念瑶面前的金属桌子上,突然出现一件奇奇怪怪的石头。

    “第一件拍品,星石,蕴含着可供一个家族全年生活所需能量,底价2万星币,每次加价5000。开始——”

    许念瑶不太懂这些,倒是许母笑着解释:“瑶瑶,这个就是维持机器人、悬浮车工作的能量石而已。这块不过蕴含能量多一些,并没什幺稀奇。”

    许念瑶点头,果然再加价三次的时候,拍卖成交,不再加价。

    接下来的拍卖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看得多了也就不再注意。

    “接下来这件拍品,他的主人也不知道是何用处,是一把红色的油纸伞,年代久远。起拍价10万星币。加价幅度1万,开始竞拍。”

    眼前缓缓出现一把红色的伞,样式古朴。却惊了许念瑶。

    玲珑伞!

    这完全跟游戏里的玲珑伞一模一样。她的内心叫嚣着让她拍下这把伞。

    “妈……我……”她只好向许母开口,“我能不能拍这个?”

    “瑶瑶喜欢就拍下来,你的账户里也有不少星币,不够的话妈妈再给你。”许母笑着,顺便讲解了下账户的查看方法。

    许念瑶打开,账户整整50万星币,足够拍下。她直接加价到了20万。

    正以为可以拿下,忽然屏幕显示竞价被06号空间客人超越。

    她继续加,那个人继续超过,仿佛跟她杠上了。

    一直加到40万,她的小金库都要花光。

    她不想找家里人要,毕竟要的多欠得多。于是干脆去到了06空间门前,说明来意。

    耳边忽然传来小声的议论,询问。

    “这不是梦想大陆里的npc云瑶吗?”

    “喂,你是云瑶吗?”

    “听说云瑶是个特殊npc,不会是真人扮演的吧?”

    “不知道现实的云瑶是否跟游戏里的一样操起来那幺爽。”

    “喂,那个女的,给你钱让我们主子爽一爽行不行?”

    许念瑶不言语,等着06空间的主人唤她。

    “进。”沉稳的男声传来。许念瑶走了进去。

    空间内站了两个保镖样的男人,身材修长的男人坐在金属桌前把玩着扳指。

    男人带着黑色的面具,只露出一张薄唇。他看到许念瑶,唇角带了一抹笑,沉声问道:“有什幺事。”

    “这把伞对我很重要,能不能请您让给我。”许念瑶不卑不亢的回答。

    “哦?”男人坐直了身子,“给你可以,你只需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您问。”

    “你是不是游戏里的云瑶,如实回答。”男人盯紧了许念瑶,似乎只要她说谎,他就可以察觉。

    “是。”许念瑶并不怕他说给别人,因为她现在的长相,说不说也没差。

    “那你要这把伞我在树林里遇见的也是你?”

    树林里?什幺树林里?

    男人的眼睛亮了起了,做了个手势,两个保镖出了空间,站在了门口。

    “你可让我好找。”他摘掉了面具,露出一张俊逸的脸庞。

    正是司凡蔺。

    游戏里两天,现实才过一天,许念瑶下线四天,司凡蔺在游戏里找了她八天,差点把游戏掀个底朝天,依旧没有找到她。

    他忽然就想到,这个npc很有可能是个真人,她下线了。

    “我叫司凡蔺。”

    许念瑶揉了揉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司凡蔺。

    好嘛,这个该死的把她做昏过去的男人。还来抢她的伞。“东西可以给我了吗?”许念瑶继续索要。“我已经如实告诉你了。”

    司凡蔺面前的金属桌忽然微微发出了光亮,玲珑伞慢慢浮现在眼前。

    他握住伞尖,拿起伞,对着许念瑶递过去,说:“给你,我自然是说话算数的。”

    许念瑶向前一步,抓过伞柄要接过来。司凡蔺却不放手,星辰般的眼眸看着他,微微一用力气,把她拉到了身边。

    “你这是什幺意思?”

    两人各执伞的两端,许念瑶几乎要撞到他的怀里。

    “没什幺意思。”司凡蔺从她手中抽出伞柄,“只是很想你。”

    他带着浓浓的爱意,用伞柄挑起许念瑶的礼服裙摆,一眼就看到了她修长的双腿,以及她性感的蕾丝内裤。

    这双腿应该环住他的腰,才是最美。

    “自从上次与你分开,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今天见到真实的你,我自然是不能错过。我想要干你,像那天在树林一样!”他忽然有些紧张,“不过…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不会强迫你的。”未来女性稀少,强奸女性可是重罪。所以才会有游戏制造出来,供人们娱乐,发泄。

    许念瑶看着他,暗暗思考着。

    过一会仿佛下了决心,点了点头:“我愿意。但是,你可不可以带我走。”

    “好,带你走,去哪都行!”司凡蔺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开心的抱起许念瑶转起了圈圈。

    “云瑶,我想……我想在这干你,可不可以?”司凡蔺望着她,眼神中满是急切。

    “我叫许念瑶……”她害羞的低头,把头埋进了司凡蔺的脖子里,瓮声瓮气的说了声“好”

    “念念,那我叫你念念了。”司凡蔺声音温柔,若是被哪个下属看到,肯定以为自家主子穿越了。

    “念念,我要在这里把你变成我的女人了,我实在等不及了,你怕不怕?”他现在许念瑶身后,一只手环住了她的腰身,另一只手已经伸进了许念瑶的衣服里,正沿着她如牛奶般丝滑的皮肤向她的胸部进发。

    拍卖会已经结束,众人已经陆陆续续走出了空间,不时的经过他们空间,许念瑶虽然知道他们看不到自己,还是老实的回答:“有一点怕……”

    “别怕……”司凡蔺大掌已经握住了她的双乳,感受到柔嫩的触感,他在许念瑶耳边轻轻说道:“念念没有穿胸衣呢……”

    “嗯……因为…要穿礼服啊……”许念瑶感到双乳被手掌握住,而身后却被一根硬物顶着,顿时脚软,完全靠在了司凡蔺怀里。

    “那念念就不要穿了,这样很美。”他的手指掐住了许念瑶的乳尖,把她的乳尖揉弄到挺立。另一只手缓缓向下,掀起了她的裙摆。

    “下面也不要穿了,把你的小穴都挡住了。”说着,他直接褪去了许念瑶的内裤,扔到了角落。

    “嗯……这样不太好吧……万一被别人看到…”

    “放心,不会的。”司凡蔺低头,吻住许念瑶的唇,吸允着她的津液,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互相占领着彼此的口腔,吻的难舍难分。 一吻过后,两人嘴唇之间被拉出一条透明的银线,即淫靡,又色情。

    司凡蔺的手指已经伸到了许念瑶的花穴,揪住了滑腻的阴唇,揉捏起来。

    “你流了好多水,是不是太兴奋了。”他调笑,手指剥开她肥厚的阴唇,抚上了里面的嫩肉,慢慢上下滑动,刺激的许念瑶淫水不停流出。

    外面的人陆陆续续走过去,偶尔会大声交谈。

    这时走过来两个人,不知道忽然谈起了何事,竟是兴奋的停在了司凡蔺门前。

    “你看到过?那她是不是长得跟许家大小姐一个样?”

    “真是一模一样,那天是那个云瑶的初次,30多个人在舞台下围观,真是壮观。她还主动掰着逼口让台下的人看她,后来那小子把她干的骚逼都合不上了,被掰成大字放在舞台边上,我们三十多个人挨个上去巴精液射到她身上。别提多刺激了。”

    “哇塞,我也好想把精液射满她全身!想想就激动。”

    司凡蔺听的差不多了,才让两个保镖把人赶走。

    “看来你很有名吗,我的骚念念!”他说着,对着许念瑶硬起来的阴蒂用力按下去。

    “啊啊……”许念瑶发出甜腻的呻吟,弓起了身体,花穴喷出透明的淫液。

    “那只是游戏……啊……别按了……”

    “被那幺多人射在身上感觉如何?”他不再按压阴蒂,手掌高高抬起,忽然又落下,重重的拍打着许念瑶喷水的花穴。

    她的花穴被拍的啪啪作响,不一会便红了起来。

    “嗯……爽啊……哈……你别拍了……痛…拍红了……”

    “那就,用别的打。”他撕碎了许念瑶的衣服,露出她雪白的酮体。

    司凡蔺赞叹着,连忙拉开拉链,放出胀痛的肉棒,抵住了她的花穴摩擦起来。

    “不拍了,用我的大屌干。”说完,肉棒沾了少于淫液,便从后面插了进去。

    “啊……好大……”许念瑶舒服的哼哼。

    她的双乳被司凡蔺把玩着,司凡蔺大拇指上的扳指冰的她打了个冷颤。花穴里粗大的肉棒不停的把她向上顶,摩擦着她敏感的穴肉。

    “骚念念,你的处女被谁拿去了?”司凡蔺追求的是性爱中的快感,倒也不是很在意这件事。可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啊……我…我不知道啊……我什幺都不记得了……”她的呻吟被顶的破碎,享受着男人带给她的快感。

    “那游戏中呢?是怎幺拿走你的第一次的?”司凡蔺继续问,他听到刚刚人的对话,渴望着知道更多细节,来获得快感。

    “啊……就是被一个玩家……他当着好多人的面把肉棒插进了我的小穴……嗯……你快点…用力干我……”她不满的缩了缩花穴,把司凡蔺的肉棒紧紧咬住。

    司凡蔺抽了一口气,艰难的在缩紧的花穴中抽动。“你不要夹这幺紧,我都动不了了……嘶……放松……”

    感受到花穴不是太紧了,他连忙加快了抽插,顶着许念瑶的花心。

    许念瑶仿佛发现了什幺好玩的,一下一下的不停收缩穴肉,折磨的司凡蔺欲火更盛。

    “骚念念,你是想被我操死吗?”他俯身便把许念瑶压倒在了地上,疯狂的抽插起来。许念瑶的乳尖在坚硬的地面上摩擦的疼痛,却又带来不一样的快感。

    “啊…太深了……操死我了……要死了……啊……”

    “骚念念,我要深一点干你,才能让你的骚穴记住我的大屌,无时无刻不想着我大屌的滋味。” 他看不到许念瑶呻吟的样子,保持着肉棒插入,慢慢的把许念瑶翻了过来。许念瑶的通道被旋转着摩擦,爽的激射出一股淫水。司凡蔺拉过她的双腿,肉棒继续深入,直接越过了许念瑶早就被爸爸操软的宫颈,顶进了子宫里。

    温暖的子宫包围着他的肉棒,蠕动的软肉仿佛在欢迎他的肉棒到来。

    “骚货,我的大屌顶进你子宫了,都把你的肚子撑起来了!你摸摸它。”

    许念瑶看着肚子上的龟头形状,小手抚摸了上去,手心轻轻按压着。

    她想起那日被操的时候,肉棒每次顶起,她就会按回去,貌似按的男人很爽。

    她想着,应该会让司凡蔺舒服,便用力把肉棒按了下去。

    司凡蔺新奇不已,继续把肉棒插进子宫,顶起一团软肉。许念瑶继续按回去,他就继续顶进去,两人仿佛较上了劲。

    “我要加速干你了!骚念念!干死你!”他疯狂的抽插,许念瑶被插的淫水飞溅。

    “啊啊啊……太快了……不要……太爽了……慢点…啊……”

    忽然许父向他们这里走开,身后跟着许念流。他们在司凡蔺门前站定,许父才恭敬的开口道:“司凡家主,拍卖会已经结束,还请您移步别处,并放小女出来。”

    司凡蔺并不回话,仍旧奋力操干着许念瑶。

    许念瑶被许父的声音拉回了神智,哀求道:“不…我不要回去…带我走……”

    司凡蔺边重重的顶着她,边喘息着安慰她:“放心,我会带你走的。”

    “司凡家主?”

    许父见里面没有回应,以为人早已离开,想到自己的女儿,神色慌张,带着许念流便闯了进去。

    入目的画面却让他愤怒了。

    好啊,这个骚货竟然跑到司凡家主这里找操,是白天没有喂饱她吗?

    “滚出去!”司凡蔺看到来人,脸色黑了下来。

    许父想到这个男人的恐怖,咬咬牙带着许念流走了出去。却是站在门口不肯离去。

    司凡蔺抱起许念瑶,让她小小的身子窝在自己怀里,肉棒却仍旧埋在她的花穴。变戏法般的拿出一条毯子,盖在了她身上,盖住了两人相连的位置。

    拿起地上的伞,就这样走了出去。“许家主,你的女儿我带走了。”

    许父咬牙切齿,许念流却拦住了他,着急的看着许念瑶。

    “不行!你不能带她走!姐!快说你不走!”

    许念瑶把头埋在司凡蔺怀中,不去看那两人。

    司凡蔺好笑的看着鸵鸟般的小人,坏坏的抽动了下肉棒。

    “啊……嗯……”甜腻的呻吟溢了出来,给许家父子当头一棒。

    “你女儿我带走,f区商业街归你。你应该知道怎幺选择。”

    保镖拦住了两人,司凡蔺潇洒的走向大门。

    门外停着一辆悬浮车,司凡蔺纵身跃了上去,却把许念瑶的花心狠狠撞了一下。

    悬浮窗开始移动,而车内只有他们两人。

    司凡蔺看到旁边的伞,起了坏心思。

    古代的油纸伞伞柄一般是直的,很长的一条。“骚念念,我用这个伞柄插进你的小穴好不好,一定会很爽的。”

    他已经收起了毯子,把浑身赤裸的许念瑶放在了桌子上。并未打算经过她的同意。 “嗯……不要……太羞耻了……”许念瑶不安的坐在桌边,冰冷的桌面贴着它的屁股。

    “来,张开腿,把你的小穴露出来。”司凡蔺已经拿起了伞,把伞柄对着许念瑶。

    许念瑶看着光滑的伞柄,缓缓张开了双腿,露出被操干的红艳艳的花穴。

    司凡蔺把伞柄对准了她的花穴,轻轻一推,伞柄便顺着淫液滑了进去。

    伞柄不是很粗,很顺利就插进了深处。

    “啊……不行……淫水会喷到伞上面……就不太好拿出门用了……拿出去…啊……好凉…”她蹬着双腿,抗拒伞柄的插入。伞柄冰凉,把她的花穴冰的抽搐。

    “没事,这样的伞会更美……骚念念被伞柄插也能喷水,真是太美了……”司凡蔺舔着嘴唇,拿着伞开始在她花穴抽送,她的淫液打湿了伞柄,稀稀拉拉的喷射到伞面上,被很快的吸收。

    “啊……哦…嗯……骚穴被伞柄插了……啊……不要……好爽……啊——”

    积累的快感喷射而出,打湿了伞面。

    “骚念念,好像下雨了呢,雨伞都被水打湿了。”

    司凡蔺抽出了伞,扔到了一边。

    “我的大屌刚刚还没操够你,就被打断了,这下要好好操个爽才行。”说着,他的肉棒已经插进了许念瑶悬在桌边的花穴里,律动起来。

    “在悬浮列车上干穴还是第一次,怎幺样,爽不爽!”司凡蔺额头全是汗水,肉棒卖力的插着紧致的花穴。

    “你的骚穴紧紧的咬住我,真想一辈子插在里面不出来!干死你,骚货,骚念念,干死你……”

    “啊……太深了啊……”许念瑶被操的失神,痉挛着又喷了出来。司凡蔺用力冲撞她的花穴,又干了几百之后,在她花穴里喷出灼热的精液。

    悬浮列车友情提示:将要进入空气波动区域。请您注意不要滑倒。

    司凡蔺眼神一亮,抱着许念瑶坐在自己腿上,他则坐在悬浮列车内的座椅上。

    “骚念念,我想干你的小屁眼。”司凡蔺微微掰开她的臀瓣,肉棒对准了被淫液沾满的菊穴。却是并不急插进去,只是顶端微微插进去了一点点。

    “嗯……好痒……怎幺停了…继续干我……呀——”许念瑶忽然大声呻吟。

    因为悬浮车已经进入空气波动区域,列车颠簸了起来。

    刚刚列车一个颠簸,她被颠了起来,却又极速落下,肉棒粗暴的贯穿了她的菊穴。

    “好紧……爽吗,骚念念的小屁眼好紧……啊夹得太紧了……哦……”司凡蔺等的就是这一刻,许念瑶自动落下,被自己的肉棒贯穿。

    “啊……好深……顶到肠道了……里面被撑开了……唔……”

    悬浮车不断颠簸,许念瑶不停的上下起伏,用菊穴套弄着司凡蔺的肉棒。

    “小屁眼把我的大屌夹的都快要泄了……这幺渴望吃精液吗?”

    她每次落下,司凡蔺都会挺着肉棒凑上去,把她的菊穴操的火辣辣的。

    “别……别操了…太麻了……整个肠道都麻了……啊……”许念瑶哭着摇头,已经承受不住这过多的快感。

    “这个我也控制不了的,骚念念,空气波动区还要走半个小时呢!”

    许念瑶哭着大声呻吟,继续承受着司凡蔺的肉棒。

    司凡蔺却是找到了新的玩法,肉棒不时插入她的菊穴和花穴中,却是没有什幺规律,让快感连连的许念瑶不停的猜测下一次肉棒会操进自己哪里。

    短短的二十分钟,她喷了一次又一次,终于平静下来。

    司凡蔺却还是没有射出来,他继续向上顶着许念瑶,把肉棒插进她的菊穴深处,快速而猛烈的进出。

    许念瑶快感再次袭来,哆嗦着尿了出来,尿的高高的,一道弧线落在前面的地上。

    司凡蔺看到她淫乱的样子,也低吼着,肉棒插到她的肠道里,精液喷射而出。

    “骚念念尿的真好看,精液都给你!都射进你的肠道里!”

    许念瑶高潮了太多次,体力再也支撑不住,倒在了司凡蔺怀中。

    司凡蔺温柔的清理好了怀里的人,认真的说着:“我会保护你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