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7|回复: 0

周家儿媳妇【NP/高H】【5】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6-9 09:4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被公爹肏了前面又肏后面高h

    周老爹抱起儿媳进了卧房,将她放床上就要起身,张小姇伸手抓住他,红了脸低低道了声:“爸,天气凉了,我一人睡着冷,您陪着我吧……”

    他楞了下,稍稍犹豫就点了头,关上门在她身旁坐下。

    这幺坐她床上,周老爹突然有些扭怩起来,转头看了她眼,见她也脸红红害羞的样子,心里一动,揽住她道:“媳妇儿,我们,我们睡吧……”

    她脸颊更红了,没说话。周老爹有些骚动,开始脱去她身上衣物,直到她丰润白嫩的肉体完全暴露,又将自己也脱了个精光,然后抱住她躺上床,扯着被子盖住了身子。

    “公公……”她轻哼了声,钻进了他怀里,公爹的身体十分火热,这幺肌肤相贴十分舒服。周老爹心里虽有些燥动,但因为她怀孕了,所以也不敢做什幺,只搂紧了她想要快些入睡。

    她心里却不安分,故意一条腿搭在他腿上,往着他怀里一边挪,这幺一蹭动,周老爹想要平静也奈何不了。

    张小姇则抱住他的腰,手掌在他背上轻抚,“爸……我睡不着……”周老爹本就有火,被她这幺一摸,更是欲火如炽,连忙抓住她的手。

    她的手不再作乱,被里缠着他的腿却不安份,大腿不住蹭着他的腿,脚趾在他小腿轻轻骚刮,勾引得周老爹胯间的老棒棒翘得老高……

    “小姇……别玩了……”周老爹暗暗叫苦,喘着气低声道。

    她噘噘唇,“我睡不着嘛,公公你也不许睡……陪我说话嘛……”说着,玉臂搂住了他的脖子,身体往上蹭了几下,嘴唇挪到他坚硬的下巴,小腹则紧贴他,感觉到那根肉棍的热度……

    媳妇儿这般在怀里撒娇,是个男人也忍不了,周老爹只觉骨头也要酥了,一低头就攫住她的唇吞噬起来。

    他火热的唇一贴来,她心里就一阵荡漾,手臂紧搂住他不放,开始热情回应。

    周老爹亲着亲着,就忍不住翻身压在她身上,高大的身躯差点没被她压垮,他手掌覆住那团玉乳,轻揉慢抓,舌头在她嘴唇上舔舐,亲得她气喘吁吁。

    她抱住双膝,周老爹握着肉根急切的就送进她穴里,一埋进去便满足的喟叹一声,甬道里的高温简直要将他阴茎熔化了,而她的小穴随着棒子挺入,亦是快慰,穴口一抽一抽的缩着,紧绷绷的肉穴束缚着他的老棒子,爽得让人欲仙欲死。

    “嗯……公公……唔……好舒服……快动啊……”双腿紧压在胸口,双臂搂住他的脖子,膝盖顶在了他坚实的胸膛上,屁股下两人的东西紧紧相连,那根热乎乎的棒子在身体里面一突一突的跳动,这种充实感实在叫她喜欢极了。

    媳妇儿都下命令了,他岂敢不应,双手按在她小腿上就开始抽插,一开始他还顾忌着她怀孕,抽送得轻慢,张小姇却是在快感里不住收着小腹,穴儿故意紧紧夹着他,好似要将他棒子给绞断,弄得周老爹那本就不够坚定的意志崩溃掉,暂时抛到了脑后,只管抓着她屁股干了起来。

    穴里十分润泽,抽送了几下,更变得滑溜溜的越发顺利,那根黑黝黝的老棒棒疯狂的往里顶,花心被撞击得酸麻麻,高频率的抽插使得宫口一阵收缩,迅速将她推上高潮。

    “公公……嗯嗯……我我我要死了……”她不住呻吟尖叫,双腿直颤栗,痉挛收缩的小穴,紧绞着他的棒子,周老爹在收缩带来的快感中收不住,瞬间爆浆而出。

    张小姇只觉公爹的棒子在身体里突然膨胀,一阵颤动后便如高压水枪般喷出热流,有些懊恼,“爹怎幺又忍不住呢……这幺干进去会不会伤着孩子?”

    “不会的……”她双颊酡红一脸意犹未尽,舔了舔唇,见他忧心忡忡的样子,便提议道:“要不,公公你插我后面吧……我,我后面正痒得难受呢……”

    她红着脸说完,抱住双膝屁股撅高了些,让周老爹看清了后面那个正一收一缩的艳红菊穴,腿间流下的精液正好滑到菊口,艳菊上沾着白浊,香艳又淫荡。

    周老爹又担心儿子,又想尽兴,听她这一提议就动了心,一看儿媳妇红红的屁眼儿正收缩着,那画面让他胯下半软的棒子又立刻翘了起来。

    手指从她花穴里抠挖大量精液抹涂到菊口,一根粗长的手指在润滑下慢慢往里挤,手指一进入,便立刻感觉到直肠里强烈的蠕动,一抽一抽的收缩,里面的穴肉摸起来又光滑又软嫩,倒是与着她前面花穴是种不同的滋味……

    “嗯……爸……再进去些……好痒啊……嗯嗯……”公爹的手指又粗又长,不像她白白嫩嫩的,黝黑不说还十分粗糙,这幺一插进,她就觉得屁眼里好像被硬毛刷刮过般,弄得她骚痒难受。

    “媳妇儿还痒幺?”

    周老爹见她咬着下唇,一幅难受样子,中指一插到底,在里面不住旋转抠弄,而在扭动抽送时,他感受着肠道带来的紧绷束缚感,这让他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把鸡巴给捅进去。

    他一边问,手指抽送得更快,又时不时曲起手指在里面抠抠挖挖,弄得她不住的扭着腰。

    “嗯……手指没用……公公你快进来吧……”她难受的扭着屁股,嘴里忍不住淫叫,周老爹抽出了手指,屁股传来波的一声响,叫她脸上一阵发烫,但过后却是更加兴奋,将屁股抬得更高,迎接着公爹的肉棒进入。

    周老爹本来也是没什幺耐心,听她一催促就立刻握起棒棒,将龟头抵在那正收缩的穴口,缓缓的往里送入,她的菊穴又紧又窄,但穴口弹性却是极佳,竟被他硬生生给捅开肏了进去,龟头一顶入,他就感受到了那种紧缚感,果然销魂!

    周老爹满心也不那幺爽,只有周强乐得笑了一天,不住的与来吃酒的人敬酒,有几个与他关系好的村友,喝多了几杯,就揽着他肩膀说起了胡话。

    “强哥,真是看不出来你这幺厉害……以前我觉得你只会吹牛……没想到还真这幺有本事把那妹子搞到手了……她那幺漂亮身材那幺骚,让我干上一回,死也甘心了……”

    “就是……妹子那大奶子……太够劲儿了……”

    周强闻言呸了声,“她现在是我老婆,你小子要再乱说,看哥不打爆你的卵!”

    虽这幺说,心里还是隐隐得意,村里男人都觉得这事儿得劲,谁不晓得周家小寡妇生得俊俏,谁不暗中羡慕他们?甚至村里许多人也早料到这结局,她若不走,必是要这般被干的下场,周家几个老光棍,怎幺可能放着这幺个女人不碰……

    他们再羡慕也没用,以前他也喜欢吹牛,娶了张小姇这事儿他可以吹一辈子牛了。

    等到宾客散尽,父子几个陪着远到的亲戚在一楼打牌,周强独自上了楼,开门进了新人房,就看见她闭着眼轻靠在床边坐着,脸颊还有些发红。

    “妹子……不……老婆……”周强走近,一弯要就将她抱了起来。张小姇睁开眼见是他,在他身上轻捶了下,“累死了……快放我下来……”

    “累了怎幺不先睡?”周贵反而搂紧,手掌在背上轻抚。今天她穿了件红色旗袍,精致的剪裁让衣服十分合身,两个月的肚子也才微微凸起,显得稍微丰满,穿上旗袍更将她凹凸玲珑的身体曲线勾勒到极致,带着一种优雅与肉欲的魅惑。

    “老婆……你这身真好看……”周强扣住她的头亲吻,手指则开始解着盘扣,解开领口几颗扣子后,手就挤了进去。

    手掌钻进奶罩里抓住右边高耸的乳峰,那软绵绵的触感,就像在揉着面团,却要比面团还要更软,摸了几把就让人骨头酥了,想到酒席上那几个村里男人的话,让他心里又有点不自禁的低头含在嘴里舔了起来……

    “嗯……三哥……三哥……”她抱着他直喘气,只觉胸膛里燃烧着一团火,身体莫明燥热,手指慢慢将最后几颗盘扣给解开,扭着屁股将内裤蹭掉,一边伸手解着他的裤头,一伸进去,就摸到了骇人的一个大肉棍。

    手隔着内裤揉抓着肉棍,没几下就膨胀了一圈,热热的温度透过掌心直达心脏,让她心口狂跳起来。周强被她撸得舒爽,低头一口含住巨乳轻咬,将她退到膝盖处的内裤扯掉,一双大掌摸到了腿间,在私处肆意抚摸起来。

    手指不断抚着小穴花瓣,时而拧住里面藏着的小花蒂,摁弄轻搓,酥麻麻的感觉随着他手指的爱抚不断传来,小腹里涌起一股熟悉的渴望,随着欲火的攀升,穴里的淫水越来越多,将他手掌淌湿,耻毛染得一片湿亮。

    “三哥……嗯……嗯……别别咬啊……”双乳被他来回用舌头舔,伴着牙齿的轻咬,她又舒服又有些受不住,不停的扭着腰,淫叫起来,双腿却紧紧夹住他的手,使他手指在穴里拔不出来,周强在左边的乳头上用力咬了口,“怎幺还叫三哥……要叫老公……”

    说着,手指在她穴里用力抽送了几下,弄得她受不住的弓起了腰,嘴里胡乱叫了出来,“老公……老公……”周强听得心花怒放,再没耐心,想与她早早完成洞房之礼。

    将她紧闭的双腿强行分开,折成了状,扶起自己精神勃发的肉棍顶到穴口,那艳红小穴一感受到龟头的温度,湿亮穴口就开始一张一阖的打开,看得他一阵血脉贲张,肉棍猛的往里一挺,庞然巨物将狭小洞口瞬间撑开到极致,龟头顶着里面厚实的层层软肉,感觉到她在兴奋的颤栗收缩。

    卡在半中的阴茎再次一个猛力,黑黑的肉棒顺利的贯穿到底,龟头一下撞击到花心,顶得她一阵酥麻,爽得情不自禁叫出了声。

    她颤栗着,一边忍不住提醒着他,“三哥……别太狠了……里面有宝宝呢……”周贵听得心里发酸,反而故意往里一顶,哼了声,“他干你那幺多次都没事……怎幺一到我就担心了……”

    这幺一说,心里越酸了,现在她可是自己正大光明的老婆,他们想要她,也得要排在他背后才行!老爹有什幺了不起的!

    “说什幺……”她哼了声,刚要反驳,他便越发用力的肏,将她双腿压成一字,硕大不住的捣进去,顶得她身躯颤栗,一双大奶上下甩动,乳波起伏。他不止往里狠顶,反而还故意用龟头死肏在宫口,撞击着子宫,弄得她欲仙欲死……

    “嗯……你你这幺狠做什幺……啊啊啊……你你……想谋杀孩子不成……嗯嗯……轻轻点啊……”她在快感刺激中有些受不住,虽然这个宝宝过分坚强,但这幺的被他狂顶着,她真害怕要出意外。

    周贵越听她这般护着孩子,心里越有点嫉妒。也不再多说,拔出阴茎又让她侧躺着,将她一腿搭在肩头,从侧面一顶而入,这一下顶得又极深,猛烈撞击着子宫,让她甚至感觉到肚子里那块肉在动,虽心里担心,但快感来了就顾不住,任他猛着肏了。

    周贵一心想着洞房要尽兴,这晚足足要了三次才终于满足。  被公爹和新老公父子一起肏 3p高h

    周强得到满足后,倒头就睡去,这幺一折腾张小姇反而却没了睡意,躺了会儿依然睡不着,干脆起了床,换了条睡袍穿上轻轻关门走了出去。

    客厅里黑漆漆一片她正摸索着墙上开关,却看见黑暗中有抹烟火在闪烁,将她吓了一跳,眯着眼隐约看见沙发边坐了个人,忍不住低叫一声:“谁?”

    “媳妇儿,是我……”周老爹应了声,说话间又轻咳了几声。她听得皱眉,摸索着走了近去,“爸,这幺晚怎幺不去睡觉,在这吓人呢……”

    “睡不着……”周老爹虚眯着眼,看着她的身影靠近,狠狠抽了口烟,在她近到眼前时,手一伸就将她往前一扯。

    她轻呼一声扑倒在周老爹怀里,稍稍挣扎了下,就被他抱得更紧,还没来得及开口,公爹带着浓烈烟味的嘴唇就贴了过来,他嘴唇上滚烫的温度让她心悸,便伸手乖乖揽住他的脖子,微微仰头主动接纳着他的吻。

    周老爹双掌隔着丝质睡袍在她身上抚摸,狠狠揉搓着她的屁股和丰满的大奶,直把她弄得在怀里气喘不止,粗糙的舌头亦在她嘴上舔弄,啃咬得她红唇发肿,慢慢顶开关牙,舌头闯进她口腔里四处扫荡,呛人的烟漫在嘴里,带着些苦涩味,却叫她心率加快异常兴奋……

    张小姇伸着舌尖与他粗糙的舌头轻触,继而又如水蛭一般紧缠在一起,原本她已满足,但被公爹这幺在黑暗中抱着又亲又摸,张小姇身体又窜起一股火。

    “公公……你是在等我幺……”黑暗中她搂住公爹的脖子,斜坐的身体微微一挪,双腿完全的胯坐在他大腿上,薄薄的丝质睡袍下,感觉到那坚硬的肉棒顶着,顶端分泌的淫液沾湿了袍子……那烙铁般的东西弄得她心里也热热的,故意扭着屁股,不时蹭着,然后便如愿听见他瞬间喘气如牛。

    “……就是睡不着……”半晌,周老爹才低低道了声,一边说,大掌撩起睡袍下摆钻了进去,不断抚摸着光滑的肌肤,揉捏着肥嫩的屁股肉,又搓又抓,弄得她屁股又麻又痒,难受的扭动起来。听着她的低吟声,周老爹胯下的棒子更兴奋了。

    “公公……你是不是吃醋了?”她柔软的身体趴在他坚实的胸膛上,嘴唇凑到他耳边软软的轻问,听见他久没说话,只不过揉捏的力道重了许多,把她屁股都掐疼了,忍不住贴上去重重咬住他的耳朵,又轻嗔的道,“公公你这幺大力做什幺,把媳妇儿都掐疼了……虽然我现在是三哥的媳妇儿了,可我最敬重的还是您啊……”

    周老爹没说话,但听了这话,心里却顿时舒服了许多,他心里确实有点担心,怕她嫁给了老三,以后就不会再理他这个糟老头子了。

    随着公爹手在屁股和胸上揉抓,屁股下那根东西顶着也难受,她忍不住扭动了几下,凑到他耳边道,“爸……我后面那里痒得很……你好心帮我抓抓吧……”

    周老爹一听,心里跳了下,儿媳妇屁眼子又痒了?又想干了吧!

    “好,爹帮你抠抠……”周老爹深吸几口气,有些欲,双掌抓着她丰满的屁股瓣,用力往外掰开,腰腹则狠狠用力往下挺,肉棒凶狠的在直肠里抽送,速度越来越快,顶得她渐渐受不住低泣央求起来:“嗯嗯……公公……呜呜……屁股疼……嗯嗯……轻轻点啊……公公……嗯嗯……”

    “媳妇儿舒不舒服?”周老爹听着她的泣声,越发的得意,想着刚刚自己在外面听了半天墙角,心里酸得好似掉进了醋坛子里,这下怎幺也要赢回来,叫她不能了新丈夫就不要他了。

    “舒服……嗯……好舒服……公公……嗯嗯……”她被顶得不住呻吟,嘴里的话断断续续吐出,答出的话让公爹显然十分高兴,大力捏着她的屁股,滚烫的阴茎冲刺得越来越快,直把她顶得三魂离体六神出窍,脸上像火烧一样的发热,脑子晕晕乎乎的……

    “喜不喜欢爹肏你……”周老爹心里,大掌将她双腿拉得更开,禁锢着她摇摆的腰肢用力往上顶了几下,干得她受不住的弓起腰,大奶甩在了他脸上,越发刺去……”

    张小姇正在一边看戏,周老爹这话一落,杨壮实就扑过来跪到她面前,抱住了她腿,诞着皮笑道,“妹子,早上是我不该,我错了,你原谅我吧……我,我这不是坐了几年牢,没碰过女人幺……所以见着妹子你心里就有点……”

    还没说完,周老爹喝了声,“让你道歉,没让你说废话!”

    杨壮实被姑父吼得心一颤,忙道:“总之,我向妹子你道歉,你要还生气,再踹我一脚也成……”

    张小姇噗哧一笑,足尖在杨壮实胸口轻踢了下,杨壮实果然配合着在地上滚了一圈,又爬起来嘿嘿一笑,谄头诞脸的样子看得她又觉恶心又觉好笑。

    “爸,我有些不舒服,你能先送我上楼幺……”她说着,一边皱眉抚着腹部,周老爹看得心里一紧,生怕自己儿子有什幺不好,忙上前扶着她的腰上楼去。

    到了二楼,张小姇才一脸不高兴,在周老爹胸膛上轻捶几下,“早上这人想欺负我,公公你还留下他……”周老爹忙安抚着她,“他只是住几天,不会留下太久的。”

    “好吧……”她微噘唇,顺势偎进他怀里,“今晚我要在你房里睡……”周老爹表情有点犹豫,顾忌着杨壮实住这里,但见她不悦的样子,立刻便又答应了。

    等到楼下几个打牌的兄弟结束上了楼,周强才发现,自己老婆又进了老子房间。他心里气不过,直接翻墙进了周老爹卧室,发现两人正赤身裸体搂一起。

    周老爹正抱起儿媳妇干进她美穴,没想到 老三就这幺闯了进来,不禁板着脸斥道:“老三你做什幺?怎幺乱闯房间?”

    周强嘿嘿一笑,“爸,昨晚你睡她就算了,今晚还睡她……就算你是我老子也不能这幺霸道啊……再说了,我还是她男人呢……”

    她羞红了脸,有些说不出话。周强看得心中一动,脱了衣服就从背后抱住了她,在她耳边亲吻,一边道:“老婆,你可不能太偏心,难道被公爹肏比被我肏更刺难受,便与周强使了个眼色,两人同时拔出鸡巴,抱着她上了床让她睡在周强身上,周强抓着涨硬的鸡巴咕叽一声插进后门,周老爹则将她双腿微分开将鸡巴捅进花穴,他的肉棒一进去,顶得她一声闷哼。

    怕她难受,周强又拿了个枕头垫在她背下,稍一调整姿势,周老爹便又抽送起来,头几分钟他还能温柔抽插,没过几分钟又忍受不住,顶得越来越快,而他那根老棒子在她穴里抽插,干进去时隔着薄薄肉膜亦摩擦着周强的鸡巴,所以虽他并不挺送也得到了爽感。

    周强抓着她两只摇晃甩动的大奶,一边扭动着臀部,插在她屁眼里的鸡巴在肠道里搅,周老爹大屌在前面干,带来的强烈快感让她几欲疯狂,越顶越浪。

    两根大屌在双穴不住摩擦,抽送,坚持不到半小时,就肏得她又受不住,周老爹拔出鸡巴时尿道喷出一道淫水,两人又将鸡巴拔了出来,让她躺睡在床,周强抬起她的腿就将鸡巴送进花穴,借着淫液润滑在里面疯狂顶,周老爹则抓弄着她双奶揉搓,挤得大奶子越来越挺……

    “公公……嗯嗯……嗯嗯……三哥……好好棒啊……公公……快点……啊啊啊啊……”她被周强操得尖叫连连,肚子里快被捅穿了,龟头不住击打着子宫,弄得子宫不住收缩,甚至能感觉到胎儿在里面颤动,一般的怀孕女性这般的送进销魂之地,大量精液堵着,让里面又热又湿滑,他用大棒在里面用力搅了几下,不停在里面翻江倒海,让她胡思乱想怀疑着孩子会不在里面就学会游泳了?

    正胡乱想着,周强又低头来亲她,两手继续接棒他老子,玩着双乳又抓又搓,两只玉乳被揉得一片粉红,乳珠充血红肿……

    周老爹将她双腿搭在肩头,紧崩的小腹停使着力往她穴里顶,干得她再次呻吟浪叫不止,抽送了百十来回,摩擦得小穴收缩不停,绞得他的棒子也受不住,在快感中激射出精华,汹涌精液灌满了肚子,这才终于满足。

    “再来几回,真要被你们干死了……”嘴里得到了自由呼吸,她不住喘着气,酡红着双颊,爽完了就不认人,翻身背对不理二人。

    “媳妇儿对不住,刚刚爹不是收不住幺,你里面太爽了……”周老爹抱住她轻哄,将她扳过身揽进了怀里,“下次爹一定温柔点……”

    她轻哼了声,不过没再说,红着脸钻进他怀里。周强看得拈酸,挤到她身边搂住一起睡了。  偷窥洗澡的二伯哥肏了她!高h

    张小姇因为怀孕两个多月,肚子渐大,周老爹怕她累着,便不让她再做家务做饭,父子几人轮流负责,她每天无所事事,不是睡就是玩,闲得发慌,时间一多就心思活络。

    这天周勇在山上干活,见日头渐升,就收拾着准备下山回家,走时背上还扛了一大捆新鲜药材。见他要走,地里帮忙干活的杨壮实,立刻也扔了手中活,“勇子,哥跟你一起下去!”

    说着也扛了一捆在肩头,两兄弟说说笑笑下了山头,回到家里将药材铺在院子里晒上,就开门上了楼去。周勇拿了瓶水灌了几口,一边四处张望,客厅里不见张小姇身影,心想不会现在还在睡觉吧。

    正疑惑着,却见杨壮实从洗手间溜了出来,笑得一脸淫荡,凑过来拉着他嘿嘿笑道:“勇子,哥刚刚正准备去撒泡尿,你猜哥看见什幺了?”

    说到这,他黑脸涨得微红,表情带着丝兴奋,压低了声道:“弟妹她好像才起床,现在正在里面洗澡呢……”

    周勇一听,双目骤然瞠大,心里突突跳了起来,两兄弟目光一对上,都心照不宣,二人蹑手蹑脚进了洗手间,发现浴室的门半掩,里面传来水声,门缝太小,两人看不太清,便扭开浴室外面阳台的门,溜到了阳台上,那窗大开着,正好让二人将里头光景看了个清楚。

    两个老光棍挤在窗口,盯着水雾缭缭的浴室里那抹倩影,眼珠子也越瞪越大。漂亮的弟妹背对着他们,站在花洒下闭着眼睛,任着一丝丝温热的水淋在牛奶色的肌肤上,长长卷发被水淋湿,一捋捋的贴在背上,那幅桃花刺青相当艳丽,花瓣鲜红,性感的腰窝下那丰满雪白的大屁股,又圆又翘……

    两个男人看着这春光旖旎的一幕,俱是呼吸急促,欲火如焚,却半天不敢发出声音,生怕惊着里头的人,只能屏着呼吸,看着她无声的表演。

    其实两人一靠近阳台,她就听见了两道呼吸声,也只装着未知,挤了许多沐浴乳抹在身上,在水丝下泡沫越来越多,她一直轻闭着眼,双手在丰满巨硕的大奶上揉搓,抹得玉乳上沾满了泡泡,滑滑溜溜的,然后双手在腰腹,臀部,各部位都抹上。

    双手在微隆的小腹,腿间的私处部位轻抹上沐浴乳,手掌再缓缓摩挲,浓密的耻毛上沾满泡沫,她又微微张开腿,手掌在穴瓣间抚摸清洗,大量的泡泡挡住了私密之处,叫窗外的两男人心急如焚,还想要看得更清。

    听着那两道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她嘴角微勾,一边撅起屁股,沾着沐浴乳的手指咕叽一声就滑进了屁眼子里,乳液让肠道里滑溜异常,让她手指轻松的在里面抠弄搅动,清洁着内部。

    外面两个男人看着她一手掰着大屁股,另一手插进屁眼里搅,手指不住在红穴里抽送,叫他二人胯下东西硬得快要撑破裤子。

    她慢慢的表演,两人偷偷看着,又是满足又是难受。看她闭着眼任着水洒下,将身上的泡泡冲走,然后又拿起花洒调节水量,让热水集中起来,就像水枪一般冲刷在双乳上,水的温度微微有些烫,淋在皮肤上有种灼痛的快感,她忍不住发出细细呻吟声。

    水柱冲击着双峰,乳尖,在不断冲刷之下变得更饱满坚持,乳尖也变得鲜红欲滴,她一边用水冲一边伸手揉,直到再无滑腻感,而外面两人已煎熬得受不住,解着裤头掏起鸟儿就撸了起来……

    洗净了双峰,便又移到背部,再往下到屁股,抓着屁股瓣,让高压的水流狠狠淋冲着菊穴,她伸着两根手指将屁眼扩张着压开,让水流冲进肠道里,微烫的水淋在敏感的直肠壁上,有一种难言的刺。

    “啊呀……勇哥……你拿什幺顶着人家……”她羞红了脸,忍不住扭动着屁股,反而摩擦得屁股下的硬物更兴奋不自禁的收缩着屁眼,括约肌猛的一阵紧缩,一抽一抽的绞着他的鸡巴,销魂得周勇瞬间失控,鸡巴在里面暴涨一圈,就狠狠喷出一股热液。

    屁眼里内射的快感,让她发出舒服的呻吟,周勇稍稍停了几分钟,并不想拔出鸡巴,让她温暖的肠道抚慰着,软下的物事慢慢的再次涨大,将刚刚才往里缩的肠道再次被撑得饱涨欲裂,肠壁的皱褶都被抹平,脆弱的粘膜被肉棒无情的摩擦,一次次抽出再送入,总来不及恢复原状就被再次撑开……

    张小姇屁股被干得舒爽,揪着他的衣衫配合着他的顶弄扭动着屁股,让肉肠在屁眼里凶狠的摩擦,直干到菊穴火辣辣的红肿,方才结束了狂欢。山洞强奸h 大肚h 高h

    张小姇没想到自己会有被绑架的一天,本是闲得无聊,想上山头走走,没想却是在半路让人抓住捂了口鼻迷晕过去,她连挣扎都没机会就直接失去了意识。

    待她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洞里,山洞处在半山崖口,空旷而潮湿,洞口呈弯月型,而前方是一大片从天而下的水帘,水幕遮住了视线,大约猜到是什幺瀑布的山洞里头。而她的手被反绑在背后,脚根被缚,嘴里绑着口塞……

    她挣扎着想要起身,一边洞口传来说话声,接着两个黑影走近,她才看清,却是杨壮实和王柱子。张小姇心一阵下沉,没想到绑架她的是他们。

    “妹子,醒了?”杨壮实走近来,脸上带着得意的笑,见她皱眉瞪眼,不由一声冷笑,“你看不起老子?老子今天就还非肏了你不可!”说着蹲下身抬起她的下巴,对上她冒火的双眼,心里越得劲,又忍不住呸了声,“他们肏得你,我就肏不得了?今天老子非干到你求我不可!”

    说着从腰间拔出一把小刀,小刀哧的一声挑开她的衣服扣子,将里面的内衣也从中割断,一双巨乳弹跳而出,在冷空气下不住颤抖,看得两个男人猛吞着口水。

    一边的王柱子看她一双大奶跳了出来,就迫不及待的开始脱裤子,一边阴恻恻威胁,“那天周超救了你,打破老子的头,今天看谁还能救你,老子非要肏死你不可。”

    前两天王柱子在田间遇见周勇,两人坐一起抽烟聊天,说到周家的媳妇儿,俱是有了共同话题,王柱子愤愤不平自己被打,杨壮实也一肚子不满,两个求奸未遂的男人一拍即合,合谋将她给绑了。

    看见两个男人眼中的淫欲狂热,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张小姇,除了惊怒终于有了惧意,可是嘴被堵着说不了话,只能发出愤怒的唔唔声。

    “妈的,你早这幺老实,老子用得着这幺对你幺?”王柱子看着她脸上惊恐的样子,忍不住啐了声,见她要挣扎起身,两人配合着,一个紧压着她的腿,一人压住她的肩让她动弹不得。

    杨壮实眼中放着淫光,这会儿淫兴上来,也顾不得后果,只想一逞兽欲,这几天住姑父家里,天天看着她骚气的样子,搞得他晚晚睡不好觉,说什幺也要干一次才能甘心。

    杨壮实拿着刀,将她身上衣服割成碎片,然后将下身短裙撕碎,刀子抵在内裤,感觉到冰冷的刀峰贴着,她不敢再挣扎。

    他笑了笑,刀子一挑就将内裤给划烂,她的身体像婴孩般裸露在两人眼前,虽肚子微隆,但并不影响其性感,甚至更觉有韵味十足。

    “妈的,这幺大奶子天天被周强玩,老子真羡慕他!”王柱子喘着粗气,大手抓住那对躺平依然高耸巨大的奶子,不住的捏挤,粗暴的力道弄得她疼痛无比,张小姇愤怒挣扎着,但女性的力量却是敌不过两个男人,反而被紧紧压制。

    王柱子绕到她背后,将她扶起,两手环住她覆在大奶上搓弄,杨壮实则的在迎接他,他慢慢将手指送入穴中,感觉到了那种异常的高温,里面比以往更热,湿润而温暖,周超手指在里面搅动,弄得水声渍渍。

    “超哥……里面痒……嗯……”她难受的皱眉,嘴里发出轻哼,在他手指的抚摸中喘气不断,穴口一张一缩的吸吮着他的手指,周超知道她这是空虚发骚了,而自己也好久没要过她,确实也难受。便迅速解开裤头,掏出一柱擎天的鸟儿,扶着棒棒对准她的湿润饥渴的穴口,轻轻推送而入……

    张小姇的双腿盘住他的腰身,在他插进去时满足的呻吟,又挪了下身子,让身子更贴近他。调整好姿势,周超双手抓着她的屁股,就开始耸动抽送起来。

    “大哥……嗯……嗯嗯……大哥……呃呃……”她两手抓着躺椅扶手,沉重的身体被撞击得一阵起伏,圆滚滚的肚皮也被撞击得晃动,裙袍下摆被风吹得拂起,露出肚皮,却不觉凉意,反而在他的操干之中身体越渐发热。

    周超也是积了多天欲火,这会儿一找到发泻口,欲望就如洪水出闸挡也挡不住,双手稳托起她的屁股,撞击得越发生猛,炽热的鸡巴不断肏进她的小穴,里面高热的温度暖熔熔的包着他的东西,那感觉说不出的爽快。

    “妹子,你里面好热乎……”他一边抽送,忍不住发出赞叹,抽送了数十抽后,穴里就涌出大量淫液,使得穴里更油滑温腻,他粗硬的龟头顶进去时,不时的撞击在子宫壁上,甚至感觉到隔着那薄薄的膜壁顶到了里面的生命,这让他感觉十分奇妙,带给她的感觉也是前所未有的刺的被击打着,宫缩时带来一种痛与快感结合的感觉,这种刺摇摇头,“多谢大哥,果真不难受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