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1|回复: 0

空姐的慾望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4-8 10:56:32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妮娜又再次的出勤。这次是要飞往欧洲十天左右。妮娜是A航空的空姐。

到达巴黎后,妮娜和机师及其他地勤人员一块吃晚饭。饭后她便回到饭店休息。

妮娜沐浴后,便赤裸裸地躺在床上。今晚她想早点休息。当她的眼睛一闭上,眼前立刻浮现男友的身影,想起昨夜激烈的性交,想着想着,她不禁感到身体发热,竟无端的呻吟起来。

啊……想你……..。

她右手伸进下腹部的繁茂森林中,花蕊已迫不及待地等待刺激了。

「啊……..」

轻轻的一触,一阵兴奋的电流立刻贯流全身。

离开男友雄伟的肉棒已经十天了。在飞机上妮娜不时地想起男友的大老二,在她的脑海中,已经再也离不开男人的肉棒了。

想要肉棒……无论如何也想要……..

十天以来,妮娜一直强忍着被男人拥抱的冲动。此时她想着想着竟迷迷煳煳地睡着了。

妮娜醒来后,看看时钟已是半夜十一点了。此时饭店的酒吧应该还没打烊。

妮娜想点酒让自己醉一醉,反正这时候她已经全无睡意了。剩下的只有满腔的慾情。

妮娜裸身穿上深褐色的洋装,里面胸罩和内裤都没有穿。

窈窕的身材包裹在紧身的洋装下,益发突显出成熟女人的玲珑曲线。前胸领口的设计,是採深V字型的造型,诱人的乳沟有一半裸露在外面。如使覆盖着布料,下面的乳头依然清析可见,妮娜站在镜子前面,梳拢着美丽的秀发,膝上二十公分的短裙,遮掩不住欧美女性修长腿部的曲线美。

妮娜打扮完毕,便蹬上高跟鞋离开了房间。

妮娜从上面走进酒吧中,那里灯光昏暗,正看放着以前曾流行过的香颂。大约有五个包厢,几乎里面都有顾客,大多数是白人、而其中只有一个大概是日本人的东洋人。

妮娜对于集中在她身上的视线暗自感到高兴,她走到吧台前的高脚椅旁,举起性感的大腿坐了上去。她一面凝视酒单上的洋酒名,一面擡头看看酒柜上所陈列的各式名酒。吧台里有二个酒保,不时地将眼光投向妮娜的胸前。被巴黎的男人观看,无疑也是另一种刺激。

酒保递上一杯全红的液体,她拿起酒杯,以她妖艳的朱唇轻轻啜上一口,灼热的液体流过喉咙,竟使她肉襞也感到蠢蠢欲动。

她觉得有人视线一直紧随着她,当她回过头去,目光恰巧和那日本男人不期而遇。

多么有魅力的男人啊……..

他打量着妮娜丰润的双臀,脸上浮现一种嘲弄似的微笑。妮娜转身回去、又轻啜一口手中的烈酒。

一股强烈的古龙水味扑来,那个男人坐到妮娜的身旁。

「你是A航的工作人员吧!」

男人看着妮娜的侧面、如此问道。

「欸……..」

「我也是乘A航来巴黎的。我在飞机上看到妳就惊为天人,没想到在这里遇见妳。」

「好美的臀部啊,配上纤细的柳腰,真是上帝的杰作,令人无法抗拒的臀部。」

「这样啊!」

妮娜故意装得面无表情。

「请问尺寸多少?」

男人无礼的问道。

「对不起,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妮娜微怒地斜睨着他。

「你生气的模样也很性感哪!」

男人发出卑猥的笑容,同时继续紧盯着妮娜的面庞。

「……..」

妮娜不理会男人的视线,她一口气饮尽杯中的酒。

是个怎样的男人,才刚见面便称赞别人的臀部,甚至还请教尺寸……。

「告诉我如何?」

男人继续追问道,似乎不得到答案他是不会善罢干休。

「胸部也是波霸型的耶,让我看一点乳头吧!」

男人偷窥着妮娜的胸部,大声地说道。

或许在酒吧中的其他人并不能听得懂日语,但是妮娜对于男人露骨的言语,依然感到不好意思。

「你的身体,一个晚上五十万元卖给我好吗?」

男人一边喝苦威士忌,一边轻松的说道。

「欸..现在,你到在说些什么?」

「我在说,我出五十万买你的骚穴。」

男人认真地说道。

「请你注意你的态度。」

妮娜不耐烦地站了起来。

「空姐,请等一下。」

妮娜被他强而有力的手臂拉回座位。

「我想看看你的胴体。我的老二也对你响往已久,想要和你共享鱼水之欢。」

「和我?」

妮娜的下腹部感到一阵甜美的疼痛。

「我想买下你。」

男人伸出手来抚摸妮娜的臀部。

「不行!」

「好美的臀部,你没有穿内裤吧!」

男人的眼中闪闪发亮。

男人的手离开她的臀部,然后移向她的背部,他拉住拉鍊,一点一点地往下拉。

「不……请不要……」

妮娜企图阻止男人迅速下降的手。

「今夜你是我的臣子了。」

「……..」

拉鍊已被拉下,妮娜整片背部都暴露出来。而胸部如今也已是若隐若现了。

「怎么样?一个晚上五十万。」

「嗯……..」

妮娜小声的允诺。

妮娜害怕如果不笞应,她将会在众人面前被脱光展示,但是男人的强势作为,不禁令她的下腹隐隐作痛,同时出卖肉体的言词,也令她心荡神驰。

只做一个晚上的娼妓。只是一个晚上的奴隶,在巴黎的饭店里,让一个好色的年中男子肉体上得到解脱。

「好吧,就在今晚,我属于你的。」

男人将她的拉鍊拉上,雪白的背部又再度被遮盖住。

「你这简直就是强迫性的嘛……」

「从在飞机上看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想要得到你。」

「我想不管是谁在飞机上看到你,都会想像你骚穴的模样。」

男人将手放在妮娜的大腿上,开始游移抚摸。

「不行……..」

当男人的手来到她大腿的根部,妮娜伸出手来制止他,但是男人伸出手指,轻触她下腹部亳无屏障的神秘处。

「啊……..」

妮娜从喉头深处发出呻吟。

男人以抚摸耻毛的快感为荣,在这大众场合,偷偷地爱抚女性的耻毛,令他全身感到特别的兴奋。

这个男人名叫近石,是一家中型贸易公司的老板,由于工作上的需要,必须经常往返国内外。也因此能够接触不同国家各种类型的女人。美国、法国、义大利、菲律宾等等。外国的女人大都身材高挑,体臭强烈,对于性交态度也很大方。但是他仍觉得日本女人最好,害羞的神情,低声的呻吟,细柔雪白的肌肤,以及气味美好的体臭。

坐在旁边这位双颊通红的女人,正是近石理想中的对象。而且又是空中小姐,穿着墨绿色制服,举止高雅端庄的空姐,最近正是男人们心目中憧憬的对象。五十万元十个晚上还算是便宜了呢!

「你的名字叫什么?」

「啊……妮娜……」

「妮娜吗?好名字。」

近石热切的眼神注视着妮娜,手指尖不禁探进裂缝中。

「不,不行……受不了了……」

妮娜全身一阵痉挛,爱液源源不绝地流出。

近石将裂缝敞开,手指探进深处。

「妮娜,你的骚穴好湿哟!」

「讨厌……不要说了。」

「妮娜,你不想要吗?」

近石说着说着便将头埋入妮娜的胸前,开始专心地舔舐起来。

乳头被舌尖挑逗得兴奋起来,妮娜全身早已酥软。

「啊..在这里不行……到我房间吧……..」

「快点,我的宝贝也不耐烦了。」

近石擡起埋在妮娜胸前的脸,抓住她的手,引导她抚摸他那膨胀的下腹部。

「讨厌……..」

「妮娜,要插你的哟!」

近石的裤子膨胀的过份。

在一流的饭店酒吧中让男人爱抚媚肉,现在又抚摸男人坚硬的下体,妮娜一想到自己淫荡的行为,花园不禁更加潮湿起来。

「妮娜,握住它。」

近石大声的说道。

「在这里,我受不了……进房间再开始好吗?」

「你是我买来的女人,你只能服从我的命令。」

近石拉下裤子的拉鍊,强迫妮娜握住里面的肉棒。

「啊……好大哟……」

妮娜温柔地揉搓,从肉棒到垂下的囊袋。

「妮娜,你功夫很好嘛,这就是个中的乐趣。」

近石说完,又将嘴凑近妮娜的乳房,贪婪地吸吮起来。

「啊……….」

双乳一下子耸立起来,近石又以双手不断地揉捏那浑圆且富弹性的乳房。

「嗯……好窘哟……」

妮娜闭上眼睛,不禁想起在男澡堂的种种。

「我想看到你的臀部。」

「到房间,带我去房间……在房间做好吗?……」

妮娜低声地哀道求。

「好吧!那么,你大声说想要我的宝贝。」

近石咬着妮娜乳头的同时,如此命令道。

「这种事我怎么说?」

「到现在应该不会不好意思了吧,而且,你大叫老二,我相信谁也听不懂,因为这里不是日本啊!」

「快,快喊你想要大肉棒。」

「呜……好吧。我是你买的女人……我没有任何自由可言。」

妮娜彷彿已下定决心。

「大、大肉棒……我想要….,,嗯,去房间吧……让我能完全拥有你的老二吧!」妮娜晃动着丰满的双乳,同时大声的说道,虽然她认为没人能听懂,但她的心脏几乎快要停止了。

妮娜扶住男人的手臂借力站起来,并用双手抱住裸露的胸部。当他们走出酒吧后,近石一口气将妮娜洋装的拉鍊拉了下来。「啊……..」

妮娜全裸地走进电梯,在电梯里他俩唇舌紧紧地纠缠在一起,完全无视旁人的存在。

「嗯……呜……」

只听到电梯里传来热烈的吸吮喘息声。近石一面抚摸着妮娜的双臀,一面忘情的吸吮着。到了五层楼。两人从电梯中走了出来。

「我的房间在最里面。」

「啊,不好意思。」

妮娜想再穿回洋装。

「做什么?不要穿呀,妮娜你要全裸地走进屋里。」

「啊……不行,你为难我嘛!」

「从现在起,你要把自己当成是母狗。」

近石毫不留情的命令道。

近石推了她一下说:「妮娜,躺在床上。」

又特别在她的乳房上圈了好几圈的带子,使她的乳房更坚挺,乳头更显得突出。

近石的目光看着妮娜的腋下,无毛而苍白,使得这个女人看起来好虚弱,他的脸埋在腋下,嗅着她的体味。

「哦!好香啊!」

近石又拿起了一种特制的毛刷,一端都是毛的棒子,柔软毛的棒子,是用来洗高级衣服的刷子。

他缓缓的接近床,脸上淫笑着:「呵呵呵……」

「哦!干什么?」

妮娜闭起了眼睛,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

「咬呀!只是帮妳洗一洗。」

近石接近妮娜丰满的乳房,闭始用刷子碰触妮娜的乳头。

「哦!不要啊!」

妮娜被绑着的肢体,振动了起来。

「哦!妳看妳的乳头,像豆子一般的可爱,我们来洗一洗,刷一刷,这样会更漂亮的。」

近石拿着刷子,在妮娜的左边乳头搓着。

「呜……」

妮娜敏感的乳头疼痛着,腰挺立了起来。

「怎么了,舒服吧!妮娜。」

近石看着美女痛苦的表情说着。

「我会让妳更舒服的。」

他又再度往她右边的乳头搓着。

「啊……呜……」

乳头的刺痛,使妮娜全身感到痛苦。

「感觉怎样?妮娜。」

近石在她的乳头左右的搓洗着。

「好痛!我的乳头好痛哦!」

妮娜痛苦的说着,她那敏感的乳头比被咬着还要痛苦。

「别叫了,妮娜!应该很舒服的。」

他又将刷子在她的肌肤上刷着。

「不要啊!好痛呀!」

妮娜痛苦的哀求着。

刷子在她的左右乳房上上下下的刷了十几次。

妮娜不断地叫着,近石说:「妳这声音是在叫啊!还是在哭啊!」

「来,我们来试一试妳的腋下。」

「哦哦哦——」近石的舌头舔着妮娜的腋下,这种举止使妮娜成熟的裸体感觉非常的疼痛感。

近石舔着美人的腋下,使他的股间的棒子兴奋而挺立着,她的右腋下被唾液弄湿了。

「呜呜……」

近石转移阵地,在她的左腋下用鼻腔用力的嗅着,刷子依然刷着妮娜乳房上突起的乳头。

「好痛,我的乳头好痛……」

妮娜哭着,看着近石。

「别出声,妮娜。」

近石毫无怜惜之心,强力的刷着乳头。

「哦!唉哟。」

全身激烈的疼痛,使妮娜的身体摇晃着。

「不要啊!好痛。」

激烈的疼痛,使美女的脸扭曲了。

「来!我们再来看看妳的花园。」

近石抚摸她漆黑繁茂的阴毛,打开她的花唇,看到了肉壁有溼溼的光采,他看着妮娜说:「妳这淫乱的女人,我要让妳痛得觉得快感。」

「啊!不要啊!」

妮娜还似哭的哀求着。

近石的脸靠近她的两腿之间,在她的花园吹着热气。

「啊!啊啊……」

柔软的肉壁起了激烈的反应。

近石变态的说:「来,我把刷子的另一端插进,妳要夹紧。」

近石用手指弹了一下肉唇。

「啊!」

妮娜痛的叫着。

近石将刷子的另一端插进她的秘洞里,壮淫的叫着:「……」

妮娜痛得咬牙切齿。

「要夹紧,才会舒服啊!」

「妳看妳都溼了,一定很舒服吧!」

近石用刷子的棒子搓着她的秘洞,同时用牙齿咬着她的乳头。

「啊呜……」

妮娜像野兽一样的叫着,痛楚带给她快感。

「快啊!夹紧……」

「哈哈……妳也会痛啊!妳这个娼妇。」

妮娜一直忍受着他的变态行为,因为她已卖身给他,可以拿到一笔相当高的酬劳。

「快点进去,进去……」

近石满足的抽送着洗渥棒。

「啊……啊……」

妮娜那女性肉体敏感的部位,也难逃魔掌。

「啊!痛!」

妮娜的裸身起了一阵痉挛,她感觉自己快迷失了,她的身体左右摇晃着,痛苦的尖叫。

「痛吗?」

近石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妮娜的痛苦表情,他从冷藏室拿出了一瓶酒,顺着洗渥棒倒进她的秘洞内。

「喔——」美女的脸苦恼着,深锁眉头。

「呜——」下半身被变态的行为弄着,成熟肉体的妮娜两手两脚又被绑着,乳头被刷了九十下。洞口又被粗硬的东西插着,现在又将酒倒进她的秘洞里,这种变化,使妮娜痛得快死掉了。

「呜——痛……好痛啊!」

妮娜大声的叫着,腰左右的振动着。

近石的虐待行为,使他自己兴奋了起来,他喝干了瓶子里的酒,他的棒子翘起,看着妮娜痛苦的表情,他咆哮着说:「喔!我受不了了。」

于是他将洗渥棒抽出来,用怒张的棒子侵犯她的花园。

「啊!」

妮娜长时间挟着洗渥棒,近石一抽出异物,使她像被监禁,而获得自由一般,松了一口气。

「啊啊……」

棒子突进她湿润的花唇,甘美的电流贯穿她的全身,他一口气将整支棒子深深的埋入。洗渥棒在她的乳房上刷着。

「啊啊!妮娜,好舒服。」

近石的棒子在她的体内抽送着,一手拿着洗渥棒在她左边乳头刷着,他用嘴含着一边的乳头。

「哦……喔……」

妮娜觉得整个身体燃烧了起来。

「呜呜……」

妖艳的唇热热的喘息着,她又痛苦又喜悦,全身像被火灼烫一般,搞得她受不了,不断的呻吟着。

「啊!太棒了……妮娜。」

妮娜的头发散乱着,近石的腰不断地运动着。

「啊啊!好热啊!我的身体要燃烧起来了,好热啊!」

妮娜的腰迎合他的棒子,贪求着快感,使得她的声音像火一般的热烈。

「啊!啊!妮娜,我要射出来了。」

近石的腰迅速的动着,白浊的精液暴发了出来。

「喔!喔呜……」

二个人的裸身汗水淋漓,身体痉挛着,同时,近石得到了欲望的满足,他在她的花园喷洒出精液。

妮娜的两手两脚被绑着,张大了嘴巴含着肉棒,清洗近石喷射出精液时所残留的精液。

近石转过身,将屁股对着妮娜的脸说:「快!舔我的屁股洞。」

妮娜的美貌覆盖着近石的屁股,她很犹豫地伸出了舌头,舔着近石的屁股洞。

「喔——」一种锐利的刺激在近石的脑中作响,使她不由得叫了起来。

妮娜想了一下,将舌头收回。

近石压着她的头,将棒子插进她的嘴巴,叫着:「淫妇,快吸我的棒子。」

近石的腰不断上下的动着,他热热的射精感在他的龟头前面冲过去,妮娜的嘴里感觉那支肉棒的膨胀,放出了精液。

妮娜吞下了最后一滴精液,他呻吟着:「啊!好舒服哦!」

于是近石解开了妮娜,抱着妮娜,渡过了美好的晚上。

在这三天中,近石抱着妮娜,满足这个美女,自己也享受满足的快感。

近石离去后,妮娜回到了日本。

在这一週,她不断地想着,想起了她躺在近石的怀里。由于她性慾十分激渴,所以她才会与近石做性爱的交易。

她不断的想着近石。妮娜已经接近花痴一般淫乱的女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