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2|回复: 0

官场风流往事(04)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4-7 21:44:55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四章办公室的激情】

    为了避免露馅,我胡乱地扒了几口饭离开了食堂。

    不多时,刘婧回到了办公室,她走到侧面的办公桌前坐下,犹豫了一下来到

    我面前,从口袋掏出那张房卡递给我道:「陈镇长,这个怎么处理?」

    我放下手机笑道:「给你你就去呗。」

    「你……」

    刘婧又羞又气地瞪着我,眼眶中蒙了一层水汽。

    看来玩笑开地有些过了,我连忙走过去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她用手使劲推我

    ,我依然用力搂着,伏在她耳边道:「你是我的女人,我怎么会让那老头欺负你

    呢?这样,等下我告诉你怎么办,别哭了。」

    说完,我在她白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便主动放开,就见她耳朵根都红了。

    「你到里间的床上休息,我睡外面的沙发。」

    我指了指一侧的门道。

    「这怎么行?你是镇长,哪能让你睡沙发……」

    刘婧连连摇头。

    我推着她往里间走,斥责道:「既然我是你领导,你还敢拒绝?这是工作安

    排,放心,除了我,没人敢进这个门。」

    我把她推了进去,然后把门带上。

    说起来当领导就是好,办公室还有个专门的休息间,虽然里面只是放着一张

    单人床和一个衣柜,但这已经算是特殊对待了。

    我看了看大楼的布局图,找到了档桉室的位置,便带上了办公室的门,坐电

    梯直达二楼。

    整个二楼除了一间阅览室、和一间荣誉室和一间借阅室之外,就只剩下偌大

    的一个档桉室,据说这栋大楼修建伊始就已经规划好的,这一层的楼层都是专门

    加固的,就是为了能承受起几十年的档桉存放。

    我走到借阅室门口轻轻敲了两下,半天也没动静,我不禁有些奇怪,不应该

    啊,白天这里应该一直都有人值守的。

    于是我拉着门把手推了一下,门没锁,一下子就被我推开了。

    门一开我就愣住了,只见办公桌前坐着个漂亮的女人,她倚靠着转椅仰着上

    半身,两条雪白的腿岔开搁在办公桌上的电脑两边,左手隔着衬衫揉捏着丰满的

    胸部,右手伸到胯下温柔地抚摸着,迷醉的美目看着电脑屏幕,白色的耳机塞在

    耳朵里。

    这是在……自慰?我万万也没想到居然会碰到这种事,还是大中午的办公室

    里。

    这女人的心也太大了,自慰也就算了,居然戴着耳机不锁门,不过想想也是

    ,档桉利用率本来就很低,十天半个月也不会有人来这层楼,更何况是午休时间。

    这女人叫苏茹,我曾在开会时和在食堂吃饭时见过几次,因为她很有女人味

    所以对她印象很深,只是我怎么也想不到这么漂亮的熟女居然会以自慰来解决生

    理问题,就凭她的长相和身材,随便招招手就有一群男人趋之若鹜。

    看她那陶醉的样子我实在是不忍心打搅,只是这画面冲击力对我这种刚尝过

    女人滋味的人来说太过强大,只这么一眼我就有些挪不开眼睛了,裤裆被硬邦邦

    的阴茎给撑了起来。

    突然间,她从桌上拿纸时眼角余光瞥见了我,立即惊得长大了嘴巴,「啊」

    地一声浑身勐地颤栗起来,两腿间喷射出一道亮晶晶地淫液,全都喷在办公

    桌和键盘上,就连电脑显示器上都沾了一些。

    我去,这就是传说中的潮喷?这下我算是长见识了,这种只在日本电影里见

    过的奇异景象居然被我给撞见了,霎时间,我顿时觉得异常刺激,使劲咽了口唾

    沫。

    她的脸一下子从潮红变得煞白,显然被我的突然造访吓得不轻,刚才的高潮

    多半也是被我提前吓出来的。

    她双目呆滞地望着我,完全不知所措,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忙急忙慌地把腿

    从桌上放下来,扯下裙子盖住下体,扯掉耳机站起来异常拘谨地低着头不敢看我

    眼睛。

    「陈……陈镇长……我……」

    我知道她现在肯定羞愧急了,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看她表情就知道她并不

    是一个浪荡的女人,如果我嘲笑她或者斥责她的话,她可能会觉得更加无地自容

    ,轻则留下心理疾病,重则自寻短见,这些都不是我想见到的。

    说起来我也真是的,明明撞到这种事就应该掩上门偷偷看,偏偏性欲被勾起

    就大脑短路,竟然站在人家旁边光明正大的看,这下好了,不好收场了。

    我大脑转了转,有了主意,只要我表现出理解并大度的样子,就应该能消除

    一些尴尬。

    于是我笑着走到她身边,她浑身都有些颤抖,双手紧紧掐着裙摆,指节发白

    ,显然她紧张到快要崩溃了。

    我从桌上抽了几张纸递给她道:「擦擦吧,免得弄裙子上了。」

    「嗯?」

    苏茹拿捏不准我的脾气,不知道我这是在消遣她还是在嘲笑她。

    见她并不接过纸,便一笑置之,走到电脑桌前用纸巾擦拭着键盘、桌子和显

    示器上的黏液。

    「不……不可以……」

    苏茹惊呆了,她怎么也想不到我竟然会亲自帮她擦这种羞人的东西,连忙抓

    住我的手臂。

    我拍拍她的手背笑道:「不用拘谨,你看我这么年轻,又不是那些上了年纪

    的老古董,我可以理解,真的。」

    「你这片子不行,还打了码的,下次我传你几个无码的片子,比这个看着有

    感觉。」

    我笑着指了指显示器上还在播放中的av电影。

    苏茹没想到我竟然会说出这种话,要知道我可是堂堂的镇长,在这五万人的

    地方就是个至高无上的存在,对于她来说级别也是高了好几级,她顿时震惊地无

    以复加。

    「我……我……」

    她双目微红,咬了咬红润的嘴唇道:「我其实并不是您想象的那种人,只是

    ……只是……」

    我拍了拍她的香肩道:「我理解,每个人都有欲望,有需求,这是人性的本

    能嘛,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不怕告诉你,我每次想女人的时候也会躲着看a片打

    飞机的,比如现在,我见到你这么香艳的一幕,也想撸上一发发泄一下,我们是

    人,又不是无欲无求的机器。」

    苏茹听我这么一说,下意识的地看了看我那被顶起来的裤裆,脸上羞红一片。

    「我……我也想控制,只是自从我老公出事瘫痪之后,我就老想这样……对

    不起,我不该在单位做这种事的……」

    苏茹说着说着,眼泪吧嗒吧嗒地从白嫩的俏脸上滑落下来,简直我见犹怜。

    我叹了口气道:「你是个好女人,要是换做别的女人遇到这种事,早就离婚

    了,我特能理解你,真的。」

    说完,我递给她几张抽纸。

    苏茹结果纸巾,犹豫了一下侧过身弯了弯腰,从裙子下伸了进去,擦拭着胯

    下的汁液。

    其实我见她流泪了是给她擦眼泪用的……这可怜又性感的美少妇异常勾人,

    我看着她那白皙的腿弯蠢蠢欲动。

    苏茹把擦完的纸巾丢进废纸篓,然后羞答答地看了我一眼,很是不好意思地

    从座椅上拿起她脱下的无痕内裤,想要穿上,又在我面前不好意思那样做。

    「您……您能出去一下吗?」

    苏茹用祈求的眼神看着我说道。

    我艰难地把目光从她腿上移开,点了点头准备离开,可到了门口还是忍不住

    又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用火热的目光盯着她道:「其实自己解决根本解不了欲

    望,长期这样对身体也不好,不如咱们相互解决吧?」

    「啊?!」

    苏茹万万也没想到我这个镇长居然会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一双漂亮的大眼

    睛怔怔的瞪着我。

    我伸手握住她的手臂往怀里一带,她脚下不稳一下子被我拥进怀中。

    「不……不能这样的……」

    苏茹赶紧用手推我的胸口,身子使劲扭动着,只是她毕竟是女人,哪有我的

    力气大,根本就无法撼动。

    她在挣扎的过程中,一对丰乳在我下胸左右蠕动,虽然隔着衣服,我依然能

    感觉到那里的柔软。

    鼻子里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女人特有的香味,我便忍不住一手搂着她的后背

    ,一手箍着她柔软的腰肢,使劲朝怀里用力按住。

    那丰硕的两个大乳房在我胸口被挤压变形,我那铁硬的阴茎也紧紧贴在她的

    小腹上,相信她完全能感觉得到。

    「镇长……别……」

    苏茹慌了,更加用力地挣扎,我大脑已经有些充血了,根本就听不进去任何

    事情,她越是求饶我就越是感觉有些兴奋,这极品的少妇我非得到她不可!我低

    下头朝她性感的嘴唇吻下去,苏茹「唔唔」

    叫着使劲摇头,摆脱我的强吻,我就此作罢,万一她情急之下咬了我的舌头

    可就不好玩了。最新222。0㎡

    我抵着她的脖子对着她耳朵吹气道:「苏茹,你我都有需求,就别压抑着了

    好不好。」

    说完,我的手从她裙腰里挤了进去,她慌忙背过手来握住我的手腕摇头道:

    「不……不可以……陈镇长……求求您别逼我行吗……」

    「人活着开心最重要,不然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你说是不是?」

    我一边说着,一边不顾她的阻止,使劲向下伸手,一把将她柔软的臀瓣狠狠

    抓在手里,另一只手从她衬衣下方钻了进去,隔着乳罩一下子捏住那颗凸起的乳

    头。

    苏茹‘嘤咛’一声颤抖了一下,一前一后握住我的两只作恶的手求饶道:「

    别……我们不能这样……求您放过我……」

    我的手指揉搓了两下就感到她的乳头变硬了些许,看来她果真是压抑太久了

    ,稍微拨弄一下就有了感觉,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身体是诚实的,这可骗不了

    我。

    我也求她道:「苏茹姐,求求你给我吧,你也想要,我也想要,何苦为难自

    己呢,况且我又没结婚,根本不会破坏你的家庭的。」

    说着,我的左手把她乳罩向上一推,一颗圆润的丰乳落在手中,我赶紧一把

    将其握住,爱不释手地拿捏起来。

    右手也用力向下探去,顺着深壑的臀沟向前一摸,异常柔软的阴户便将我中

    指陷了下去,两片柔软的大阴唇将我手指裹在中间,异常温暖。

    「啊……」

    最重要的堡垒被我攻陷,苏茹既舒适又惊惧地叫了一声,「拿出来啊……别

    这样……」

    我的手指在她阴唇里拨弄着,滑滑腻腻的非常诱人,我甚至感觉到又有一些

    爱液从蜜穴中渗透出来,顺着我的手指流地满手都是,真是个水多的女人啊。

    我咬着她的耳根子道:「苏茹姐,你也想要了是不是?来吧,我保证能让你

    舒服。」

    「我不想啊……不能这样……我不能对不起我老公……」

    苏茹依然徒劳地抵抗着,只是经我这么一撩拨,她的力气小了许多。

    我早已按捺不住了,把左手从她衣服里抽了出来,快速解开皮带和扣子,一

    把连同内裤扯到腿弯,露出我那剑拔弩张的大阴茎。

    我拽住她的手,引导着放到我的阴茎上,她手一缩就想逃开,我再次把她的

    手抓了过来,包着她的手背一起握住我那火热的阴茎。

    显然苏茹没料到我的阴茎居然这样粗大,惊慌中带着好奇低头看了一眼,就

    这一眼,她便停止了挣扎。

    就在此时,我的中指一弯,抠进了她的蜜穴,她忍不住呻吟一声,身子微微

    抖动,握着我的阴茎的手紧了紧。

    我也舒服地哼了一声,侧过头吻住了她的嘴唇。

    「唔唔……」

    苏茹又想甩开,我左手赶紧把她后脑给按住,舌尖舔舐着她的唇瓣,与此同

    时,我又伸出无名指也挤进她的蜜穴,顿时感到两根手指被温暖湿滑的阴道紧紧

    裹住,还真是紧啊,看来她以前根本没做几次。

    不知不觉间,苏茹醉眼朦胧地张开了嘴巴,我却不敢把舌头伸过去,还是怕

    被她咬。

    不过很快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一条软绵绵的舌头主动从她嘴里探了出来,

    伸进我的嘴里索求般地舔舐着。

    终于还是被欲望支配了理智啊,我心中一喜,把她的舌头吸在嘴里细细品尝。

    我突然发现一件事情,她放在我阴茎上的那只手非但没有离开,反而伸到下

    面把我的睾丸握在手心,轻轻揉捏着,那舒爽的感觉让我的阴茎更加壮大了几分。

    真是个极品的少妇啊,我心中发出由衷的感慨。

    随着我右手两指的挖弄,苏茹的阴道里不断地流出滑腻的爱液,把我的整只

    右手都沾满了,这还不算什么,还有一些顺着她的大腿根一直往下流动,就像一

    条永不干涸的小溪一样。

    说起来权力这个东西真的能改变一个人,以前的我无权无势,只能老老实实

    读书,根本就没胆量撩女人。

    自从被委任成这个镇的镇长后,有了权力的傍身便有了足够的底气,借着大

    家对我的敬畏之心四处留情,内心压抑了二十多年的情欲一旦爆发便无法收拾,

    短短两天的时间里不仅破了个实习生的处,今天又强行上了个美少妇,真是不知

    道这样下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不过现在美人在怀,管不了那么多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苏茹的手非常温柔细腻,我的睾丸在她手掌的刺激下微微颤动,阴茎也因此

    涨的生疼,都已经感觉到马眼溢出了一些黏液。

    再这样下去我感觉随时会射出来,于是赶紧把右手从她裙子里拿了出来,她

    微醉的双眼睁开了一些,不知道我为何会突然停止。

    我扶住她的腰身将她的身子转了过去,然后按了按她的后背,她的上半身便

    趴在了办公桌上,雪白丰盈的臀部便翘了起来,我一把将她的裙子掀到她的腰部

    ,优雅紧皱的菊花和肥美的鲍鱼展现在我眼前。

    我突然发现一个让我兴奋无比的事情,她的美鲍四周白嫩干净,一根阴毛都

    没有,探头往前一看,阴阜和小腹上也同样寸草不生,三角地带光滑如镜,根本

    就不是剃了阴毛,而是天生的白虎!察觉到我半天没有动作,苏茹疑惑地转过头

    来,发现我正蹲着身子愣愣地盯着她的下面发呆,一下子明白了怎么一回事,眼

    眶迅速积满泪水,伸手想要把裙子扯下来盖住下面。

    我连忙握住她的手腕道:「苏茹姐,怎么了?」

    「都说我不吉利,难道是我想这样吗……呜呜……我也没办法啊……呜呜…

    …」

    苏茹放弃了挣扎,趴在桌上哭了起来,身子一抽一抽的,真是我见犹怜。

    「什么不吉利?」

    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想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迷信思想害死人哪。」

    「我老公出事之后,婆婆就说是我害的,说我克夫……呜呜……还四处宣扬

    ,村里好多人看我的眼神都很嫌弃……呜呜……」

    苏茹越哭越伤心,我赶紧趴在她身后,将她柔软的身子搂在怀里安慰道:「

    这又不是你的错,长不长毛跟克不克夫有啥关系?他们就是一群封建迷信的老农

    思想,你想长毛,人家好多人都巴不得不长呢,还有人专门刮掉。」

    「你……你不嫌晦气?」

    苏茹梨花带雨地扭头看着我。

    我笑着点了点头,伸头吻住她嫩滑的嘴唇,两手从她腋下穿过去将两个丰乳

    抓在手中。

    「唔……」

    苏茹被我这深情的一吻憋地喘不过气来,俏脸通红。

    我的嘴唇沿着她修长的脖颈和曲线优美的嵴背一路吻了下去,她的娇躯一阵

    阵颤栗不止,显然极为享受。

    渐渐的,我的嘴唇到达她的尾椎骨,伸出舌头由吻变成舔,继续向下滑动,

    轻轻扫过她那紧皱的菊花,她浑身一抖,舒爽地呻吟一声,伸手过来往下按我脑

    袋,不让我碰那里,从她手中的力道和行为来看,虽然非常享受,但对我舔菊极

    为抗拒。

    我没过多的纠缠,免得让她难为情,把头一压,整个面部贴到了她的臀下,

    一股微酸的女性荷尔蒙的气息传来,我的大脑顿时有些晕眩。

    我伸出舌头沿着她那光滑的大阴唇舔了上去,扫过她那发硬的豆芽,她的身

    子一颤,鼻间不由得哼哼唧唧起来,一股暖流从蜜穴中流了出来,煳得我满脸都

    是。

    一番舔弄之后,苏茹已经完全失去了力气,两腿都有些站不住了,我见时机

    已经成熟,站起身来扶着我那硬邦邦的阴茎抵在她的蜜穴口,身子稍稍向前用力

    ,龟头便慢慢从她那肥美的鲍鱼口里挤了进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