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19|回复: 0

官场风流往事(01)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4-7 20:42:59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章羞耻的交易】

    「别……别这样……」

    一声带着颤音的腔调透过窗帘和玻璃传到走廊,我不由地顿住脚步,准备推

    开门看看怎么回事。

    「嘿嘿……你的实习期再有一周就结束了,想留下来就乖乖听话,等明儿我

    给你把章子一盖,以后就不用愁了。」

    这是孙主任的声音!我不禁有些愕然,平时看起来那么儒雅的中年大叔竟然

    是这种人,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哪,我稍稍迟疑了一下,放在门把上的手慢慢缩

    了回来。

    窗帘并没有完全合拢,中间的一条缝足以看清办公室里的一切,由于是晚上

    的原因,走廊外一片漆黑,从灯光明亮的办公室里是根本看不到外面的。

    我凑到窗边向里面一瞧,眼前的景色让我愤怒不已,却又让我这个血气方刚

    的愣头青血脉喷张。

    靠窗的长沙发上蜷缩着一位姑娘,瓜子脸,大眼睛,俏皮的马尾有些凌乱,

    几缕散落的长发贴着白皙的脸蛋,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她是今年来的实习生,叫刘婧,我刚上任就已经见她在这里了,只是她分在

    文教卫生办公室里实习,所以我们接触不多,对她也不甚了解。

    今年镇政府编制有两个名额,像她这种高学历的大学生实习结束后留下来也

    是很合理的,只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孙主任竟然靠这种职务之便要挟对方,

    也不知道以前他究竟这样祸害过多少姑娘。

    我很是气愤,想要冲进去呵斥,但想到自己虽然是镇长,级别比他高,可人

    家的毕竟是浸淫官场二十多年的老油条了,在镇政府根深蒂固,说句不好听的话

    ,人家平时对我客气那是因为没有利益冲突,要是我故意坏了他的好事,指不定

    以后怎样阴我,把我这种毫无城府的人排挤出去或者架空成傀儡,对于他来说简

    直就是轻而易举。

    想到这种利害关系,我不敢轻举妄动,但又不舍离去,突然我灵机一动,连

    忙掏出手机调成静音模式,打开摄像机对准窗帘缝隙。

    见到孙主任慢慢靠近自己,刘婧发颤道:「孙……孙主任……求您别这样…

    …我……」

    孙主任桀桀怪笑着抓住刘婧的衬衣使劲一扯,露出米白色的胸罩,胸罩上方

    一抹惊人的白皙使我眼前一亮,顿时觉得口干舌燥,情不自禁地咽了下口水。

    刘婧惊叫一声双臂环胸,那又惊又怕的表情使得孙主任更显兴奋,殊不知她

    的这种表情对于我这种保留了二十六年的处男冲击力该有多大,顿时觉得小腹一

    热,裤裆一下子被撑了起来。

    孙主任激动地手都有些发抖,一把拉开刘婧的双臂,然后勐地把她胸罩向上

    一推,两个弹性十足的娇乳顿时暴露在眼前,两个乳房不是很大,大概只比b罩

    杯大一点点,乳晕很澹很小,几乎不可见,可想而知,她应该还是个没被别人开

    过苞的处女。

    孙主任按捺不住内心的渴望,双手一下子盖在了刘婧的胸部,用力捏了一把

    ,白嫩的柔软从他指缝中挤出,一片旖旎春色。

    我顿时感到裤裆快要被撑爆了,忍不住拉开裤子拉链把硕大的阴茎露了出来

    ,一边紧盯着刘婧的胸部,一边慢慢上下撸动起来。

    「啊~好痛……」

    刘婧痛苦地叫了一声,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伸手抓住孙主任手腕,不让他继

    续。

    孙主任嘿嘿笑着提示道:「明早章子一盖,就板上钉钉了,有了这铁饭碗,

    还愁你妈妈的看病钱和你妹妹的学费么?」

    听了这话后,刘婧的眼泪顿时顺着眼角滑落下来,认命般松开了手,任这年

    纪和爸爸一样的老男人为所欲为。

    原来是这样!我一下子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开始我还以为刘婧仅仅是为了这

    个铁饭碗而用身体作为交换,原来她是为了有个还算不错的稳定收入来给她妈妈

    治病,同时还要解决她妹妹的学费,这姑娘相当不容易啊。

    孙主任并没有因为她的眼泪而有任何怜惜之心,继续揉捏着她的娇乳,不大

    却挺翘的乳房在他一双老手中肆意变换着形状,被捏过的地方都是红色的指痕,

    刘婧不再吭声,默默忍受着煎熬。

    很快,孙主任拽下刘婧的套裙,看到那充满诱惑力的白色小内裤后,眼睛都

    因为充血而布满血丝,激动地拉下裤子拉链,将他那鼓胀的短小之物露了出来,

    然后把刘婧的两条美腿抬起来扛在肩头。

    我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瞪大双眼看着这荒淫的一幕,大脑里继续天人交战

    ,一个声音让我冲进去阻止,刘婧这样的美女还没让人开发过呢,怎么能便宜了

    这个短小的老头子?还有一个声音让我不要轻举妄动,要搞孙主任也只能暗地里

    搞,明目张胆地撕破脸对谁都没好处。

    这种矛盾的想法让我打了个寒颤,我的心理什么时候扭曲成这样了?「拥抱

    这片绿洲,那热烈的温柔,我放弃整个森林留下眷恋和哀愁……」

    就在我急不可耐地时候,一阵黑龙的3度6的歌声突兀地响起,不仅把我

    吓一跳,更是把刘婧和孙主任吓得不轻。

    「啊啊……」

    孙主任脸色突然一僵,仰着头张开嘴叫了起来,屁股快速向前耸动着,短小

    的阴茎在刘婧雪白的大腿上摩擦了几下,一股浓白色的精液从马眼里喷射出来,

    一部分射在刘婧的内裤上,还有一部分射在沙发上。

    孙主任的阴茎立即哑火,软趴趴地如同一条鼻涕虫挂在大肚腩下。

    他意犹未尽地把阴茎在刘婧的大腿上擦干净了,然后胡乱地将它塞进裤子里

    拉上拉链。

    被电话一吓就早泄了?就他这样还想玩潜规则,没有金刚钻还想揽瓷器活。

    我不禁有些哑然失笑,同时心里既为刘婧感到庆幸,庆幸她能从孙主任那里

    虎口脱险,同时心里有隐隐有些遗憾,遗憾没有看到刘婧内裤里的风景,到目前

    为止,我只在日本电影里见过,还没见过真人的呢。

    手机还在响,孙主任赶紧将它从办公桌上拿在手中按下接听键。

    diyibanhugail

    (全拼)gail

    記住發郵件到diyibǎnzhugail.o

    /家0

    /家o

    /家o

    「……」

    「哦,琳琳啊,我在单位处理一些文件呢,啥事?」

    「……」

    「什么,你妈妈又喝多了?」

    「……」

    「好好,我马上开车去接她,你早点睡吧,明天你还得早起上课。」

    孙主任收起手机,拍拍刘婧的大腿笑道:「今天事发突然,咱们明天继续,

    今天就先这样吧,你赶紧回家,别哭了。」

    说完,孙主任也不管她,收拾好东西就准备出来。

    我如梦初醒地关闭手机录像,立即把阴茎收回裤裆,赶紧闪到隔壁黑漆漆的

    办公间里,大气也不敢喘。

    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他那辆大众出了门卫岗我才长出了一口气。

    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我慢慢走了出去,在经过文卫办公室的时候,门突然

    开了,刘婧踉踉跄跄地走了出来。

    由于文卫办的灯已经关了,整栋大楼黑灯瞎火的,她又刚从灯光明亮的办公

    室出来,一时间眼睛没有适应黑暗,一下子和我撞了个满怀。

    其实我本可以躲开,但看到她那样子觉得有些心疼,于是故意装作没看见,

    让她直扑入怀。

    「哎呀~」

    刘婧惊呼一声,连忙向后退了两步。

    我装作镇定的样子打开手机光,她一见是我,有些敬畏地问候道;「陈……

    陈镇长。」

    她的长发没来得及整理,略显凌乱,眼角犹自挂着泪痕,衬衣的扣子已经被

    扯掉了,要不是外面穿着个外套,恐怕会露出里面的胸罩。我用疑惑的口气问道:「你……你是叫刘婧吧?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家?」

    刘婧捏着衣角,有些支支吾吾地说道:「有……有些事没处理完,所以……」

    我抬手虚空点了点她笑道:「你呀,实习期间是应该好好学习,为以后的工

    作打好基础,可也别太拼了,要合理安排好自己的生活,要是累坏了,你家人该

    说我们镇政府的不是了。」

    刘婧唯唯诺诺地点头称是,她刚受到过凌辱,现在又怕引起我的怀疑,心里

    肯定很惶恐,我有些不忍心,于是缓和了语气问道:「你住哪里?平时怎么回去

    的?」

    「红……红岭花园,我……我平时都是坐公交。」

    刘婧老老实实答道。

    这个小区不就在我那附近吗?于是我说道:「这个点也没公交了,你一个女

    孩子打车也不安全,这样吧,我去办公室拿点东西,你坐我车回去。」

    「啊?这……这样不太合适吧?」

    刘婧有些惊讶。

    我哪里容得她拒绝,对她说道;「刚好顺路,对了,我东西比较多,你来帮

    我拿一下。」

    「好……好的。」

    刘婧赶紧答应,亦步亦趋地跟着我去办公室拿东西。

    说起来今天还正是赶巧了,本来我准备休息的,突然想起从老家寄过来的一

    些衣物和特产忘在办公室了,衣物倒没事,那土特产里有冰镇的海鲜什么的,要

    是不及时拿回来放冰箱里就全坏了,我这才又回了一趟单位,却没曾想居然撞到

    孙主任和刘婧的这种事。

    我嫂子把我衣物床单被罩什么的都给寄过来了,整整装了两大纸箱子,另外

    还有两箱子特产,如果我一个人搬的话,估计要跑两趟,有了刘婧就好办多了,

    我拿了个小拖车把四个箱子摞在一起,我在前面拉,她扶着箱子免得倒下来。

    特产箱子被放到了后备箱,装衣服的两个箱子放到了后排座位上,刘婧只能

    坐在副驾上。

    我熟练地启动了车子,不用我交代,刘婧就自觉地把安全带扣上,安全带斜

    着从她略浅的乳沟间勒过,把胸部衬托地更加挺翘,几缕发丝顺着洁白的脸颊垂

    落下来,更加显得美丽动人,看到此景,我感觉小腹有股欲望之火在燃烧。

    毕竟我是领导,刘婧又是刚从学校出来,不敢随便和我搭话。

    为了打破这尴尬的气氛,我轻咳一声道:「刘婧啊,你是本地人吧?家里几

    口人?」

    刘婧点点头道:「是,家里就我、妈妈和妹妹。」

    「你爸爸呢?」

    我随口问道。

    「爸爸他……」

    刘婧有些哽咽,我好像明白了点什么,连忙道:「不好意思,我不该问的。」

    diyibanhugail

    (全拼)gail

    記住發郵件到diyibǎnzhugail.o

    /家0

    /家o

    /家o

    刘婧耸了耸鼻子道:「没事,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我爸爸五年前因为拆

    迁产生纠纷,被拆迁办的打死了。」

    「居然还有这种事?」

    我有些吃惊道:「然后呢?」

    「然后……然后那几个动手的是拆迁办的临时工,出事之后就跑路了,到现

    在都没抓到。」

    刘婧凄然道:「从那以后,妈妈就伤心过度,心脏有了些毛病,得常年检查

    治疗。」

    我这才明白事情的始末,于是安慰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那几个人迟早

    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对了,你妹妹多大了?」

    「比我小五岁,现在十七岁了。」

    刘婧如实答道。

    「那你家负担可真够重的,你母亲治病,再加上你和你妹妹读书,这开销可

    不小。」

    「是啊,以前妈妈还有工作,我读书可以勤工俭学,拿点奖学金,现在妈妈

    的病严重了,被厂里辞退了,现在除了我实习补贴和周六周末兼职的收入,家里

    几乎没来源了。」

    刘婧无奈道。

    「镇政府实习补贴一个月也就六百块不到吧?加上兼职恐怕总共合起来也就

    一千多一点吧,这怎么够生活开支的?」

    我沉吟道:「咱们乡镇还是挺富足的,如果你实习过后能留下来,一个月少

    说也有两三千的稳定收入,各项福利也很健全,怎么,有没有这个想法?」

    我这属于明知故问,要不是她为了留下来,岂能让孙主任那家伙占了便宜?

    不过我还是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以免她起戒心。

    她估计是想到了孙主任那张油腻的老脸,有些黯然道:「名额那么紧,我能

    不能留下来得通过孙主任的实习鉴定和考核。」

    我笑道:「他还能为难你不成?」

    实际上我知道孙主任一定会「为难」

    她,我也可以想办法帮她剪除这个烦恼,但那些事只能暗地里做,谁都不能

    知道。

    「我……」

    刘婧似乎有些话想说,想了想又忍住了,漂亮的大眼睛里慢慢噙满了泪水。

    突然,路上一条狗窜了出来,我连忙一脚刹车,身子勐地往前扯了一下,还

    好车速不快,不然头肯定磕在方向盘上。

    刘婧惊呼一声,我连忙转头道:「你没事……吧……」

    最后一个字我说得很是艰难,使劲咽了口唾沫,因为刚才车辆勐刹之下,安

    全带把身子扯了一下,刘婧那外套暗扣被勒开了,里面的衬衣本身就没扣子了,

    露出那米白色的小胸罩。

    刘婧的脸刷的一下全红了,简直美艳不可方物,她连忙扯好衣服,忐忑不安

    的支吾道:「没……没事……」

    我在单位就已经憋了好久,这么近的距离和漂亮的女孩子坐在一起,芬芳的

    气息扑面而来,大脑一时有些短路,裤裆早已支起巨大的帐篷。

    我干咳一声,身子故意往前倾了倾,稍稍掩饰了一下。

    刘婧却早已发现了这一幕,眼神有些躲闪地看了我一会,表情有些纠结,半

    晌才深吸一口气,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吞吞吐吐地开口问道:「陈镇长……名

    额的事……你……你能做主吗?」

    我伸手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刘婧,她摇了摇头,我拧开瓶盖喝了一口,缓解

    了下内心的火热,点点头道:「虽然我刚上任不久,但镇上的大小事务我都有权

    干预和处理,名额的事情我自然可以敲定下来,你的学习能力是有目共睹的,怎

    么……你担心孙主任偏袒别人?」

    听到了我肯定的话,她早已泪流满面,一扭身子吻住了我的嘴,双臂紧紧将

    我抱住,她身上的安全带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解开了。

    我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弄懵了,只感到她身子微微颤栗着,湿滑的嘴唇生涩

    地吻着我。

    从没有过如此体验的我顿时大脑「嗡」

    地晕眩了一下,不自觉地伸开双臂环住了她柔软的纤腰,却忘了手中拿着一

    瓶矿泉水,一瞬间全泼在我们两人的身上。

    她略微挣扎了一下,可我已经被她激起了欲望,张嘴叼住了她的唇瓣尝了尝

    ,有股澹澹的苹果味。

    然后趁着她张嘴透气时将舌头伸进了她的嘴里,立即碰到了一条软绵绵的丁

    香小舌。

    刘婧的丁香小舌害羞地胡乱躲闪,可里面空间就那么大点,哪里藏得住,很

    快就被我的舌头给追上,然后慢慢地缠在一起。

    她的身子明显地软了下来,意乱情迷地隔着我的裤子把我早已硬的如同铁棍

    一样的阴茎握在手中,我觉得有些难受,便拉开裤拉链,把阴茎从裤衩旁边掏了

    出来,然后引导着她握住。

    她的手碰到火热粗大的阴茎时像是被烫了一下似得往回缩了缩,然后又小心

    翼翼地握住了,不过我的宝贝有点大,她勉强只能握住大半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