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7|回复: 0

你不相信的 第一章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4-7 19:02:21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我升大四的那个暑假,有一次从台南家中坐夜车赶回台北学校,等到晚上

十一点多进到学校宿舍,才发现学校暑假停课、停止上班一周,宿舍也贴出公告

暂时关闭,这下子完了,同学们都回中南部了,住台北的不是女同学,不然就是

和他不熟,而且也已经那麽晚了,不好意思打扰他们。

    算了,骑著追风到东区逛了一逛,想打发一些时间,到了十二点多实在是太

累了,乾脆住旅社好了。找了一家看起来还算乾乾净净,不是那种门口都是深色

玻璃,招牌也又旧又脏,看起来很低级,还挂著XX豪华大旅社。进了大门,

柜台是一个老欧八桑,她说已经没有单人房了,不得已只好住双人房她还只算我

单人房的价,登记了名字拿了钥匙就上三楼的房间,里面设备也算瞒乾净的,床

单和棉被都很整齐清爽,素色的窗帘搭配著浅黄的壁纸,可以看出店主人也很用



    铃....铃....铃....。

    奇怪,有电话,怎麽可能有人会找我呢?也许是柜台要交代些事吧!

   「喂!先生!要不要找人陪?」

    找人陪?奇怪,要干嘛?

    喔!我想到了,是要叫小姐。

    此时一股邪念从脑中冒出:反正在这里也没有人会认得我,恶向胆边一生。

   「好啊。」

    挂完电话就开始後悔了,我还是个处男呢,把第一次就这麽给了妓女,实在

是太不值得了,而且如果她很丑,长的像阿匹婆?甚至万一中标怎麽办?疱诊、

梅毒、长芒果、甚至中了爱滋病,我一生不就完了。

    愈想愈可怕,一颗心也扑通扑通的愈跳愈快,心理愈来愈紧张,冷汗也直冒

出来。

    不行、不行,我不能在乱搞下去了。勇敢的拿起电话告诉柜台,我不要了。

    才刚拿起话筒。



    叮叮....叮叮.....。



    哎呀!不妙,是电铃声。人已经来了。



    算了,管她的,不可能那麽倒楣第一次就中标吧, 心一横就把门打开。



    一位看起来清清秀秀的女孩站在外头,素净的脸庞脂粉未施,但可以看的出

------她非常的漂亮。穿著一见米老鼠图案的T袖和牛仔裤,足下一双白色的布

鞋,留著一袭柔亮的长发,浅浅对我一笑:「嗨!你好。」。



    在这麽漂亮的女孩子面前,我顿时手足无措起来了,结结巴巴的说: 「好好

...好....啊啊。」我呆呆的回答,怀疑她她是不是走错房间,因为她看起来就像

普通在校园里的大学女生,一点都不像印象里的应召女郎。



   「请问小姐要找....。」我得问清楚她是不是走错房间,可别乱搞才行。



   不过这似乎是多余的,因为她已经把T袖脱下来了。



   她戴的胸罩并没有肩带,如同8字形,浑圆的罩杯将她盈实的乳房遮住了二

分之一,嫩粉雷丝花边的胸罩紧紧的托著饱满的乳房,剪裁适宜的胸罩填充的刚好

,将整个乳房撑挺的亭亭玉立,那至少是33寸的高耸,就像广告通乳丸那些女人

般俏挺。



    浑圆的罩杯中央微微尖起,肯定是她的乳头了。



    我感到自己裤子的前面有种异样的压迫感,不停地膨胀、膨胀...,。那种选

美小姐比基尼的照片,已经让我一边幻想一边打枪打到腿软的女体,居然活生生的

出现在我眼前。



    她似乎早已习惯男人那种目瞪口呆的样子,将她头发往後一甩,侧著头,笑著

弧иぃ



    我张开口,却紧张的说不出话。



    解开牛仔裤扣子、拉开拉链、脱下裤子、将布鞋踢掉。一切动作都那麽的柔畅

自然,而且毫不做作,就彷佛她正在家里的浴室准备洗澡般。她的内裤是白色的,

有著白色花纹的蕾丝滚边,三角形的地方稍微的隆起,隐约地好像有著模糊的黑影

,映衬著纤细的腰枝,她的大腿很匀称,就像萧蔷的裤袜广告般诱人。



    她牵起我的手,另我突然间有触电的震动,就像我和我的暗恋对象趁著过马路

时偷牵了她的手,既紧张又激动。拉著我到浴室门口,回过头:



    「你在外面先把衣服脱掉。」



    胡乱的把衬衫、裤子脱掉,只著了一条内裤,走到浴室门口,深深的吸一口气

,用力捏一下大腿,痛的让我相信这不是在作梦。



    进浴室一看,她已经把胸罩和内裤脱下了,全身一丝不挂,纤细的双手轻轻的

在搓揉自己的乳头,嘴里咬著一撮的头发,使她及肩的长发显的有些凌乱。她的下

体充满著浓密的体毛,第一次看见女人黑里透红的地方,我的呼吸显得相当激烈。



    当我还没有来的及回过神来,她已经把手伸进我的内裤,握住我那硬的有点发

痛的阴茎,慢慢的搓弄它,奶子整个的顶住了我的胸口,我几乎快要窒息了。



    当他把我的内裤脱下时,我直挺挺的肉棒就昂首向前的雄雄顶出,涨成赤红色

的肉棒,在她轻抚下更加的坚硬勇猛。一手托著我的根部,另一之手却灵活的把玩

我的两颗蛋蛋,一波一波的热浪从下体涌出,从脊椎直贯脑门,从没有接触过女体

的我,已受不了这种刺激,感到一股液体澎湃的要从龟头冲出。



    不行!不行,这样就射了太没档头了,一定被她当笑话。



    我极力的夹紧屁股不要射精出来,她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窘态,双手离开了我的

肉棒,开始用香皂涂抹她的身体。



    「你在坐到小凳上去。」她打开莲蓬头将我淋湿,并告诉我。



    我以为她要帮我抹香皂,没想到她开始用涂满香皂的阴毛帮我擦背,从背部、

肩膀、胸口,自然而然的我躺在地上让她骑在我上面帮我刷下体,那种用阴毛服务

的洗澡,又比只用手帮我上皂技巧要高明多了,也另我兴奋的飘飘然去尽情享受。

她含了一口热水,我正疑惑要干什麽时,龟头已感到一股热流回荡其间。含住我的

龟头,用舌尖缓缓的缠绕,轻轻的舔,和这热水来回刺激,这次我真的档不住了。



    一阵强烈的刺激立时从下体溢入脑中,那是一种突如其来,连我自己都无法防

备的刺激,短暂而强烈。阴茎强而有力的在她嘴里抽送,一阵一阵的液体从龟头冲

出直入她嘴里,她手握住根部亦不停的来回抽动,让阴茎受到更猛烈更持久的刺激

,全身的肌肉也紧绷到极点,血液几乎完全集中在下体,去感受那人间至上的肉体

欢愉。当抽送逐渐减缓、减缓,我也精力放尽塌在地上。她露出一副满意的笑容,

吸允著败战公鸡般的龟头上最後一滴精液,仰起头来一股脑的把口里的热水和我的

精液吞下。



    这另我感到强烈的震撼,自己打手枪时都不曾去尝那浓腥的白色黏液,而有个

女人不但愿意帮我吹,而且将射出的ㄒ一ㄠ/ 吃进去。古语说一滴精九滴血,也许

这也就是为什麽她的身材这麽好,皮肤也白细诱人的原因。



    将身体冲乾净後她披了一件毛巾先走上床,我握著缩成一团的小鸡鸡,努力的

使它再振雄风,却毫无起色。突然想起了电影上那些不能人道的老不修,面对床上

漂亮的小姨太努力的喝鳖血,吃鞭,却依然无用,而令小姨太取笑的镜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