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17|回复: 0

东北浪妇第二章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4-7 15:02:25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02章
  俗话说,三十如虎,四十如狼。女人到了中年,对性生活的需要就越来越强烈了。俺也不例外,如今没二驴子肏俺了,俺屄里倒空出火来了。俺的服装生意还算顺,开始赚钱了。上面的嘴一吃饱,下面的嘴就饿了,天天想男人。俺干脆偷偷买了个自慰棒,没事的时候就自己在家插屄。客户里有跟俺看对眼的,俺也跟他们睡,又解馋又套交情。
  后来,俺跑生意时认识了小庄。小庄是个24岁的健壮小伙子,从南京来上海做生意好几年了,他对中年女人特别喜欢。俺长的模样还算可以,虽然比不上那些街上的上海小野鸡,可俺奶子大屁股肥,身子也白净滑溜,所以小庄每回一见到俺,那大鸡巴准挺起来,俺们俩孤男寡女的,干脆就经常一起肏屄玩了。
  刚过了国庆节,俺从东北回来,小庄接俺到俺在上海租的房子。
  到家一进门,小庄就急吃巴火的从后面抱住俺,说:「我的浪大姐,你可回来了,想坏我了。」
  说着就掏出大鸡巴从后面顶俺。
  俺笑着打了他一下,说:「你想俺?是想和俺肏屄吧?」
  小庄淫笑着说:「你快让我肏肏吧!你这几天没在,我都快给憋死了!」
  说完,就扒俺的裤子,俺一边阻挡一边说:「大兄弟,大姐刚回来,你让大姐喝点水、歇歇脚,大姐让你肏个够。」
  小庄脱下裤子,说:「都急死人了,先肏一炮再说吧!」
  说完,把大鸡巴挺起来,一手按着俺的后背,让俺扶着床沿趴俯下去,一手把俺的裤子扒下来。
  三十多岁女人的屁股格外的肥,又白又嫩,小庄急的把手扬起来,冲着俺的屁股就啪、啪的几下,抽的俺的屁股蛋子直颤。俺顿时一阵激动,浪屄里的淫水马上就冒出来了,嘴里浪浪哼哼:「呃!大兄弟,抽的大姐骚屄里流水了。」
  小庄一听更来劲了,下手更狠,啪、啪的一阵接连不断的脆响,打得俺屁股蛋子都红了,俺说:「别打了,快进来吧。」
  小庄猛的从后面把大鸡巴一挺,扑嗞一声!就肏进俺的屄里去了。
  小庄的鸡巴可是特大号的,比原先二驴子那条驴鞭大多了,又粗又常,大鸡巴头、和小孩子的拳头差不多,两棵大鸡巴蛋在下面当啷着,一肏屄就拍在俺的大腿上,特带劲!特来劲!
  小庄这么狠狠一杵,正杵到俺的花心上,俺唉呦一声,叫道:「大兄弟,你慢点,等大姐屄里滑溜了你再肏狠的。」
  小庄可不听,挺起大鸡巴就死命地来了几下,直入直出,俺屄里的淫水就流得更多了,屄里一滑溜,大鸡巴进出就更带劲,滑不流丢的,肏起来还带着啪嗞啪嗞的水声……
  小庄越拼命肏俺,俺的心里就越发骚,浪淫淫地说:「大兄弟,使劲肏你大姐的浪屄!把你大姐肏得嗷嗷的叫!你快肏大姐!俺浪死了!俺就欠你的大鸡巴肏!肏到俺心里去了!你肏俺,俺给你报数!一,二,三,四,五……」
  这是小庄教俺的,他说:「我肏你一下,你就叫个数,最后我射精的时候告诉我,一共肏了你多少下。」
  俺也喜欢这么来,挨肏还要报数,挺有意思的。
  俺一边报数,一边把橡胶的自慰棒找出来,递给小庄。小庄先让俺用嘴把自慰棒舔湿了,然后扑滋的一声,插进俺的屁眼里,下面用大鸡巴肏俺的骚屄,上面用自慰棒肏俺屁眼,肏的俺别提多爽了!
  俩人肏了有一刻钟,小庄要求换个姿势玩,他往床上一躺,大鸡巴冲天挺立着,然后让俺背对着他,蹲下去用骚屄去套大鸡巴,可俺屁眼里还插着根橡胶棒呢,小庄就让俺自己拿着棒子,捅俺自己的屁眼!他正好从后面看着俺。俺一边喊数,一边肏屄,一边还捅屁眼,心说:「这大城市的男人怎么就这么会玩女人呢!」
  玩了一阵子,小庄就来劲了,翻身坐起来,抽了俺两下屁股蛋子,说:「骚货。趴那。」
  俺连忙趴在床上,把大屁股稍微掘起来。小庄把俺屁眼里的橡胶棒拔出,冲着屁眼里吐了口唾沫,然后把大鸡巴顶着俺的屁眼,慢慢往里挤。鸡巴头太大了,怎么也弄不进去,急的小庄直抽俺的屁股蛋子。
  俺浪叫:「大兄弟,慢慢玩,别着急。你抽俺也没用呀!俺的屁眼就是口太小,你的鸡巴又那么大,虽然不好进,可慢慢肏进去就舒服了。」
  俺还没说完,小庄猛的一用力,扑的一声,楞是把大鸡巴肏进去了,然后往里来回抽送,直插到鸡巴根子。俺觉得屁眼好象让人堵住了,大鸡巴插到俺的肚子里。俺笑着说:「大兄弟,今天又走大姐后门了,别着急,慢慢玩,你大姐浪着呢。」
  小庄年轻力猛,在俺后面像公狗闹春似的快速狠肏。
  小庄又折腾了二十来分钟,再也忍不住了,把大鸡巴从俺的屁眼里拔出来,对俺说:「躺下!张大嘴,我喂你奶吃!」
  俺忙翻身躺下,把嘴张大了等着。小庄顺势骑在俺胸脯上,屁股压着俺的大奶子,俺清清楚楚的看见大鸡巴在俺面前直晃当,大鸡巴头上,已经流出了白花花的精液,大鸡巴棍子上还沾着俺屁眼里的脏东西。
  小庄一边有节奏的挤俺的大奶子,一边把大鸡巴举到俺的脸上,问俺:「想喝奶嘛?」
  俺说:「俺想喝。」
  小庄憋的脸红脖子粗的,又问俺:「我肏你,肏的舒服吗?」
  俺说:「舒服死了,尤其是俺的小屁眼,让你的大鸡巴狠捅捅,真爽!」
  小庄终于忍不住了,撸了几下,大鸡巴一阵猛挺,咕嗞一声!从鸡巴眼子里射出一股浓浓的精液,兹的老高,可是精液没落在俺的嘴里,却落在了俺的脸上了。俺撒娇的哼哼着,紧接着小庄又射出一股精液,这次正好掉进俺嘴里,这就算喂了俺一口奶。小庄浑身哆嗦着,手里使劲攥着大鸡巴,一下下的射出精液,让俺喝了好几口奶。
  最后小庄的鸡巴缩成了个蔫萝卜。看着他疲惫地躺在床上,俺下地打来了热水,把小庄的鸡巴清理干净,俺也洗了洗。俩人抱着睡了一觉,晚上小庄请俺下馆子吃的饭,回家来又接着和我肏屄,一直闹到大半夜。
  小庄跟俺睡了三天,帮着俺把从东北带来的土产发出去了,俺手头上回来了现钱,就去七浦路服装批发市场上货。可谁知道路上堵车太严重,到市场时,批发商泰哥兄弟正好在锁店门,他们看见俺来很高兴,非要拉着俺去他们的朋友家玩,还说这回给俺个低价,俺只好跟着去了。
  泰哥开车,俺和庆哥坐在后座上,庆哥搂着俺,拉开裤链,掏出鸡巴,说:「来,芳姐,先帮我吹吹箫吧。」
  俺看看车窗外,说:「叫人看见多埋汰呀!」
  庆哥一笑,说:「别怕,车窗不透光,你就来吧。」
  说完,将俺的头按到他的双腿间。俺只好张开嘴,将软蔫蔫的鸡巴含进嘴里,上下吞舔,又用舌尖勾鸡巴眼子。庆哥舒服得哼出声来,伸手把俺的裙子撩起来,隔着内裤挫揉俺的大屁股,还时不时的抠俺的屁眼。
  俺装作骚媚,轻轻咬了庆哥的大鸡巴一口,说:「你们男人呀,没一个好东西!」
  到了浩哥家,开门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叫做玉妞,人长的很白净水嫩,浩哥说她是老家的一个外甥女,父母都没了,刚到上海来投奔他。可俺看玉妞坐在浩哥怀里,却咋也不像外甥女。
  泰哥也问:「真是你外甥女?」
  浩哥摸着玉妞的胸脯,笑着说:「都是女人,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庆哥说:「我说浩哥你怎么最近天天早关门,原来家里有小美人等着呢。」
  浩哥说:「趁着鲜活不吃,等放烂了吃呀!待会叫玉妞好好跟你们玩玩。」
  庆哥说:「这怎么好意思。」
  浩哥说:「女人吗,开了苞就是大家的了。何况玉妞正在帮我跑服装厂的门路,天天叫人肏,我要吃醋,早他妈酸死了。」
  俺看玉妞跟俺闺女差不多大,就叫男人玩,还有点替她可惜,可玉妞却全不在乎,娇笑着在浩哥身上拧了一把,说:「表舅,我一个怎么对付俩,那不成轮奸了。」
  晚饭后,俺们三男两女都脱光了衣服。浩哥头回见俺,想尝个新鲜的,所以就先拉着俺上床,压着俺嘬大奶子,又抠俺的屄,俺也来了骚劲,屄里开始流浪水。
  旁边的泰哥和庆哥坐到床沿上,叫玉妞轮流给他们舔鸡巴,玉妞双手分别托着两人的卵蛋,左右来回吃,泰哥和庆哥十分来劲,鸡巴很快在玉妞的嘴里胀挺起来。泰哥说:「行啊,你还真会吹。」
  玉妞骚媚一笑,说:「表舅叫我天天看黄盘,学着外国女人拿香蕉练。」
  泰哥说:「我说呢,来!」
  说着,把大鸡巴直往玉妞嗓子眼里插。
  玉妞难受得「呃」了一声,吐出大鸡巴,干咳了几下,抱怨说:「泰哥,你这么大的鸡巴,谁吃的下啊。」
  庆哥在旁笑着说:「看来你的火候还不够,看你芳姐的,那才叫好本事呢,鸡巴一口吞!」
  浩哥问:「是吗?」
  泰哥说:「芳姐可是三项全能,肏嘴肏屄肏屁眼,样样精通。」
  浩哥听完很高兴,起身叫俺跪着,然后站到俺面前,将大鸡巴送到俺嘴边。
  俺的性欲也上来了,看着浩哥的大鸡巴,干咽了口唾沫,张嘴含住,卖力的来回吞套,上下舔弄。
  浩哥等我弄了几个来回,大鸡巴完全硬挺起来了,主动扶住俺的脑袋,前后挺动屁股,使劲用大鸡巴往俺的嗓子眼里扎,把俺的嘴当屄肏。俺张大嘴,好让大鸡巴肏得更深。浩哥的大鸡巴头冲撞着俺的嗓子眼,俺鼻子里哼哼,嘴里直流哈拉子。
  玉妞看得吃惊,说:「这样我可玩不来,要是我,还不非把刚吃的饭都吐出来。」
  泰哥说:「没关系,我陪你慢慢练。」
  泰哥也要学着浩哥的样子去肏玉妞的嘴,玉妞挨了几下,一阵干呕,再也不肯弄了。泰哥只好拉起玉妞,压倒在床上,粗暴的将大鸡巴头挤入了玉妞的鲜嫩小屄,然后猛的一用力,插进去大半根鸡巴。
  玉妞哎哟哟的痛叫,说:「泰哥,别那么使劲,人家小屄疼死了。」
  泰哥不理玉妞,又一下,将整根大鸡巴全肏进去了,才笑着说:「你这样的极品小骚屄,不这么肏,那可就太浪费了!」
  说着,一阵急促的狠抽猛捅,把玉妞肏得尖声惊叫起来。
  庆哥挪到俺身后,伸手抓俺的大奶子,又掏俺的屄玩。俺被弄得屄里发痒,恨不得立刻有根大鸡巴能塞进去才好,于是干脆撅起屁股蛋子,把骚屄露给了庆哥。
  庆哥知道俺的意思,扶着大鸡巴从后面肏进俺的屄里,一下子就把整根大鸡巴都捅进去了。俺鼻子里哼哼得更浪更骚,庆哥双手抓着俺的一对大奶子使劲乱揉,下面拼命的肏俺的骚屄。俺被他们两根大鸡巴一阵前后夹攻,浑身都软了,屄里和嘴里的浪水、哈拉子也流的更多了。
  旁边的玉妞被泰哥压着狠肏,哎哎哟哟直叫唤,向浩哥求救:「表舅,你看泰哥,想肏死我。」
  浩哥笑着说:「你泰哥属猪八戒的,看见人参果就想一口吞下去,你就让他肏呗,又少不了你一块肉。」
  说完,浩哥从俺嘴里拔出大鸡巴,要跟庆哥交换。于是庆哥挪到俺面前,而浩哥挪去俺屁股后面。庆哥坐在床上,叫我给他舔鸡巴。
  浩哥看了看俺的屁眼,将大鸡巴顶了上去。俺这才知觉,回过头骚声骚气的说:「浩哥,你干啥?不肏屄,咋肏俺的屁眼子呀?」
  浩哥说:「我还没肏过女人的屁眼,先拿你的尝尝滋味。」
  说着,浩哥的大鸡巴头已经顶到了俺的屁眼上,一点一点的往里挤。
  俺实在不好受,叫:「慢点,浩哥,俺的屁眼里边太干,不好进,你还是先肏屄吧,把大鸡巴磨滑溜了,再肏屁眼。」
  浩哥笑着说:「不行。客随主便,我今天就想肏个原汁原味的屁眼。」
  说完浩哥也不管俺难受不难受,使劲把大鸡巴往俺屁眼里狠捅。真亏得俺平常给小庄的驴鸡巴肏惯了,虽然有点疼,但还是叫浩哥肏进去了。
  浩哥高兴叫:「真他妈爽!没想到肏屁眼比肏屄过瘾!」
  泰哥说:「要不怎么说,三个扁屄不如一个圆眼子呢。」
  浩哥大笑,使劲在俺屁眼里快速抽送。浩哥的鸡巴不是十分粗壮,俺被他捅了一阵,也就惯意了,随着他的大鸡巴一进一出,俺淫荡的哼哼:「浩哥,你真厉害,肏死俺了!使劲肏,大鸡巴全捅进去。啊!俺浪死了。」
  此时,玉妞的小嫩屄里好像也滑溜了,被泰哥凶狠的肏着也不疼了,跟俺的大声浪不同,玉妞只是娇娇柔柔的呻吟,那骚声更让男人着迷,逗得泰哥越肏越狠,俺觉着整个床都在前后逛荡。
  过了一阵,泰哥先在玉妞屄里射精,玉妞松了一口气,满脸红润的喘着说:「哎呀,死泰哥,想肏死人呀!」
  泰哥嘿嘿奸笑,说:「女人被男人肏死那是福气。」
  说完,抽出鸡巴离开,坐到一边抽烟。庆哥紧跟着火急火燎的扑上去。
  玉妞拦住庆哥,叫:「啊,你们太坏了,也不叫人家喘口气。」
  庆哥淫笑,叫玉妞跟俺相反方向的用同样姿势跪趴在床上,庆哥从身后、把被俺舔得铁硬的大鸡巴一下子肏进玉妞的嫩屄里。玉妞大叫一声妈呀!庆哥一笑,扇了玉妞的屁股蛋子一巴掌,随后开始猛烈的抽送。
  浩哥看玉妞的脸就在俺屁股旁边,扳过玉妞的脸,淫笑着说:「学着点,回头表舅也给你的小屁眼开苞。」
  玉妞瞅着大鸡巴在俺的屁眼里来回进出,有点傻眼了,说:「我的妈,我可不干这个。」
  浩哥说:「贼船上来下不去,干不干可由不得你了。」
  此时,庆哥已经肏了玉妞好几十下,抽出大鸡巴又送入俺的嘴里,叫俺舔几下,又去接着肏玉妞,来回交换着玩。
  浩哥说:「你还真会玩。」
  说着,也抽出大鸡巴递到玉妞面前。
  玉妞呀的一声惊叫,慌忙闪开身子,说:「表舅!肏完屁眼的鸡巴,叫人家怎么吃,脏死人了,臭死人了。」
  浩哥哈哈大笑,也不强求,又把大鸡巴捅进俺的屁眼里。
  没几分钟,浩哥吼叫着,身子一阵乱哆嗦,大鸡巴顶在俺的屁眼里射出好多精液。又过不一会,庆哥也在玉妞的屄里射精了。接着,泰哥歇足精神,又来跟我肏屄,俺们三男两女一直折腾到半夜两点多……
  转天,俺跟着泰哥和庆哥回到市场批服装,叫他们肏了一晚上,其实俺才省下三百块钱,俺知道他们嫖妓、花的都比这多,可谁叫俺本钱少,批发量小呢,只好能省就省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