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6|回复: 0

美女的仆人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22:45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我大约一周前到达了L。A……对这个城市我满怀憧憬,希望能彻底改变我
的生活。我在东海岸生活每况愈下,但事情好像已有了转机。在贫困潦倒之时,
我很幸运地在位于南加州沙漠中的电影摄制厂里找到了一份工作。此处离城市有
一段距离,所以我们平常都生活在拖车里。

  我居住的拖车很小,并且是几个人合住,但我不在意,因为不要租金。这份
工作能使我挣很多钱,所以我非常珍惜。我是从贫民窟出来的穷人,但我受过正
规的教育,并希望在新环境中干出点儿成绩。

  我的具体工作是给在影片中扮演女主角脾气暴躁的女影星?艾丽卡做随从。
她非常有名,以致于许多杂志都用她的照片做封面。她是那样的天真、不可抗拒
和漂亮,是一位难得一见的大美人儿。她优越感很强,经常对我们呼来唤去,从
来不说「请」或「谢谢」非常刁蛮,她是全厂闻名的「狂暴婊子」在同伴回拖车
喝冰镇啤酒的叫嚷声中,漫长、炎热且满是灰尘的一天的摄制工作结束了。正当
我回到拖车刚刚抓起一听冰镇啤酒之时,有人跑过来对我说:「嘿!先生,狂暴
婊子正在发脾气,扔东西。她说她需要一些东西。」

  我一边对同伴说着马上回来,一边迅速地向她的豪华拖车跑去。我轻轻地敲
了敲门,「进来!」

  我听到她大声说。我进了门,看见她懒洋洋地躺卧在客厅舒适的沙发上。「
你上哪去了?」

  艾丽卡问道。「今天很热,而且我们从一早就开始拍片,我正准备与同伴一
起喝啤酒,休息一会儿。」

  我边说边准备打开啤酒。「把啤酒放下,这里不准喝酒,我才刚刚十八岁。


  我想争辩,可是我的舌头好像不听使唤,我老老实实地把啤酒罐放在了桌子
上。

  愣了一会儿,我最终决定与她讨论一下这个问题。「你看,艾丽卡,我正为
您一些正经的工作,并且,我想我应得到应有的尊重,」

  我平静地说,「我应有一些属于我自己的时间。」

  「这里有成百上千的人能在一瞬间替代你的位置,所以你必须按我的要求工
作。此外,你必须随时听候调遣,并让我满意。我将按我认为合适的方式来对待
你,而你应尊称我为『艾丽卡小姐』。如果你对此有任何问题的话,可以马上离
开,并且会失去在我这里工作的机会。如果你有资金方面的问题,就去领失业救
济金吧。告诉我你的意向是什么?」

  她命令道。艾丽卡是对的,我非常需要这份工作。我以前在拖车中与同伴讨
论过此问题,她一定是偷听了我们的谈话并以此来要挟我。「是的,我需要这份
工作,但您就因为我们之间的一点点儿不愉快就开掉我,太不应该了。」

  我问道,并想以诚恳的态度来打动她。「什么?」

  艾丽卡震惊地说,「你竟敢这样对我说话。」

  「对不起,艾丽卡小姐,我已经工作一整天了,」

  我说道,现在我只想尽快离开这里回去喝啤酒,「艾丽卡小姐,我现在可以
走了吗?」

  「我要让你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走。你没有选择的权利。你现在别想离开这
儿。我不能确定你是否有能力胜任这份工作,但你知道你为什么却比其他的仆人
薪水高吗?我要你来伺候我,懂吗?要么你最好让我看到你在工作上的业绩,要
么你离开这里去沿街乞讨。」

  我开始明白像我这样的新手为什么能挣得高工资了。我下了决心,在我得到
钱之前,我一定要继续干下去。「替我拖掉便鞋。」

  她躺在沙发上很随便地对我说。「嘿,这不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你最好自己
拖。」

  我有点儿不敢相信。「如果你再敢对我失礼,或违抗我的命令,你就给我滚
,明白吗?」

  我知道我此时必须做出决定,为了钱我豁出去了。艾丽卡开始有些不耐烦地
晃动着脚。我看到了她美丽的双腿,此时我恍然大悟,「天啊,她太美了!」

  我注意到她的眼神和她脸上的微笑,她知道她赢了。

  她确实赢了。我只有跪下才能够够到她的便鞋。她的脚很脏,在满是灰尘的
沙漠中工作一整天,再加上出汗,脚上粘了很多的灰尘和泥土。我开始解鞋带,
眼睛却紧盯着她那双充满诱惑的双腿。「站起来!」

  艾丽卡命令道。此时,我一点儿也不想动,下身已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身上
穿的薄短裤被支了起来。艾丽卡可能注意到了我身体的变化,「站起来!」

  我低着头,试图掩盖短裤内的变化。「这是什么?」

  艾丽卡一边说一边抓住了我的阴茎,我的阴茎在她的手中一下子变得坚硬如
铁。我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你的反应让人厌恶。」

  她说着,用手挤压着我的龟头,并把指甲伸进了马眼。这是多么的痛苦和刺
激呀。我无法阻止她。她用指甲伸进我马眼的举动给我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尽管
如此,我还是无法阻止她。我在她的手中喷发了。

  「你给我滚出去,你这个变态狂。」

  艾丽卡嚷道。「艾丽卡…艾丽卡小姐,求求您。我需要这份工作。这仅仅是
因为我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女人的缘故,并且…并且我保证此事今后不再会发生。
求求您,您要我做什么都行,我比任何人做的都会好,我愿意为您赴汤蹈火。」

  我恳求她保留我这份差事,可她却好像无动于衷。「求求您,艾丽卡小姐。
我保证为您做任何事。我求求您啦!」

  在我卑躬屈膝的乞求下,她转过身来,也许她会重新考虑。「跪下!」

  她说道。我跪在她的面前。「你保证无论我让你做任何事情你都会完全服从
,你保证吗?」

  艾丽卡问道。

  「是的,艾丽卡小姐。」

  我跪着答道。「我不相信你。」

  艾丽卡回答。「求求您,艾丽卡小姐,我保证。我求您啦!」

  我再次恳求道。「你没有机会了,给我滚出去!」

  「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求您啦!」

  「把我的便鞋擦干净。」

  艾丽卡命令道。「遵命。艾丽卡小姐。」

  我拿起鞋转身向洗手间走去。「回来!」

  她说道,「你去哪儿?」

  我连忙转身回来又跪在她的面前。「我想去洗手间擦鞋呀。」

  我手里抓着她的鞋回答道。「清洁这一只。」

  说着,艾丽卡将她的另一只脚伸到我的面前。「我可以拖下我的衣服为您擦
吗?」

  「不行!」

  我只好用衬衫的前襟将她的脚包裹起来。

  「你必须首先想法儿湿润它。」

  艾丽卡命令道。我不知所措。

  二、

  艾丽卡看起来很生气,她把脚伸到了我的眼前,「舔,把它舔干净。」

  她的鞋底非常脏。我感到很厌恶。可是,不知何故,我的身体却不由自主地
向前探,我发现我正用舌头舔着她鞋底的尘土。我对自己说?--不能这样做。
可是我的身体好像不听使唤,我无法阻止自己停下来。

  事实上,我反而感到从中获得了巨大的满足。我的阴茎再次充血,坚硬了起
来。几分钟的狼吞虎咽,艾丽卡的鞋已被我舔的干干净净,这时我觉得有个东西
在我的短裤内游动,原来是艾丽卡的脚在不停地揉搓着我的阴茎。这种感觉真是
太奇妙了,我又重新开始舔了起来。没过多久,我的「鸡鸡」就因为极度兴奋而
再次喷发。艾丽卡抽出了脚,上面粘满了精液。她把脚伸到了我的嘴边。为了讨
好她,我急忙开始用舌头清洁她的脚,舔食着脚上的精液、汗水和尘土。她那发
亮的、涂着粉色指甲油的脚趾甲真是太性感了,我的阴茎马上立刻又坚硬了起来
。艾丽卡看到了这一切,严厉地对我说:「你真是一个无法自控的蠢蛋。」

  说着,她从沙发旁的桌子上拿起了一根细细的绳子。我真想知道她到底要干
什么?

  「站起来!」

  艾丽卡命令道。我刚刚站起来,就见她一把将我的短裤撸了下来,一直撸到
脚踝。

  我赤裸地站在年轻的女神面前,此时此刻,我觉得我的奴性已被彻底唤醒。
艾丽卡用绳子将我的两个睾丸分别绑好,并在我阴茎的龟头处打了个结,虽然因
为疼痛不由自主地往后缩,但我还是顺从地接受了。最后,她又在我阴茎的根部
打了一个死结,绳子勒的很紧。也许是因为对自己的工作感到很满意,绑完后,
她微笑着说:「你看,现在我们可以控制它了。好啦,我们继续吧。」

  我的睾丸暴露在外面,就像两个铅弹挂在那里。

  此时,艾丽卡两脚站在地板上,我只有屈辱的四肢着地地跪下,舌头才能够
够到她的脚,以便能继续工作。我替她拖掉另外一只脚上的鞋,并开始清洁她那
只美妙的脚。她脚趾缝中间的泥最多,由于舔食了她脚上大量的尘土和咸涩的汗
水,我觉得嘴很干。「艾丽卡小姐,我可以喝点儿水吗?」

  我乞求道。「你渴吗?」

  「是的,艾丽卡小姐。」

  她揪着我的头发往后拉,使我仰面朝上,「张开嘴。」

  我顺从地张开嘴,让我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一大口唾沫从她的嘴里吐了
出来,正好落到了我的嘴里。我试图闭上嘴,以阻止唾沫的再次侵入,可是我的
大脑一片空白,不由自主,我这到底是怎么了?艾丽卡的唾沫源源不断,多的都
快从我的嘴里溢了出来。「解渴了吧!」

  我慢慢地咽下她的唾沫,感到从未有过的屈辱。继续清洁着她的脚,这次我
跪的更低了,态度更虔诚了,我完全匍匐在眼前这位漂亮的年轻女人的脚下。

  这种背躬屈节的奇妙感觉大约持续了一个多钟头。艾丽卡感觉累了,并一脚
把我踢开。我不敢相信艾丽卡对我的羞辱竟会给我带来这么奇妙的感觉,我有些
恋恋不舍。要不是绳子的阻碍,我一定会喷射至少十二次。

  艾丽卡站了起来,走到了拖车的后部。「过来。」

  她命令道。我刚想站起来走过去,「爬过来!」

  我吓了一跳,连忙四肢着地,羞怯地跟在她后面爬行。艾丽卡进入了盥洗室
,而我则跪在门口外。眼前的一幕让我热血沸腾,呼吸加速:艾丽卡站在那里把
印花睡衣提到了腰部,她漂亮的粉红色纯棉短裤由于沙漠中风沙的侵蚀显得有些
脏,匀称的双臀让人羡慕,修长的双腿美妙的简直无法形容。她的笑容是那样地
让人敬畏。艾丽卡坐在便池上,穿着短裤开始小便,小便透过短裤流入便池,时
间很长,很明显她已憋了很长一段时间。「爬过来看一看。」

  她命令道。我爬进了盥洗室,注视着便池。「爬近点儿。」

  我把头靠近了坐便器,闻到了一股浓重的尿骚味儿。突然,我感到什么东西
压在我的后脑勺上,我的脑袋被压得低了下去。拖车的厕所比一般的厕所要小,
所以坐便器中尿与水的混合物较集中。我的整个脸和半个头都被这污秽的尿水包
围着。我很容易就能从艾丽卡的这种骇人听闻的压迫下挣脱出来,可是我不敢。

  我屏住呼吸,希望她马上能放开我。她最终放开了我,我拼命地大口呼吸。
但是她很快地又把我压入便池。一次又一次地重复,我很快就已经筋疲力尽,最
终不得不喝了一些这令人厌恶的污水。我还在尽力挣扎,隐隐约约地听到艾丽卡
的声音,「我这次不会再放你出来,你最好尽快喝干它。」

  好像这是我生活的必需品,此时我已彻底臣服于艾丽卡的淫威下。谢天谢地
,我终于喝干了便池中的污水而没有被呛死。艾丽卡移开了她的脚,我疲惫地躺
倒在地板上。

  「躺到浴盆里去。」

  我挣扎着爬进了浴盆。艾丽卡拖下了被尿液浸湿的短裤,塞进我的嘴里。

  「如果不经我的允许你胆敢私自出来,我将要你的命。」

  艾丽卡警告说。说完,把我丢在这里,转身睡觉去了。

  这将是漫长的一天,我希望明天早点儿来到。我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夜里
,我被脚步声惊醒,看见艾丽卡站在我的面前。微弱的灯光映照着她美丽的酮体
,她开始蹲在我的脸上撒尿。

  我到底是怎么啦,面对着这样的羞辱而无力反抗。不知不觉的我竟张开嘴,
贪婪地喝着她的尿,就好像在饮玉液琼浆。我这不是自己作践自己吗?在艾丽卡
的羞辱下,我的阴茎再次博起。我向往着艾丽卡对我更多的虐待,她用脚对我进
行的羞辱历历在目。我已经完全属于她了。

  尿完以后,艾丽卡准备离开。「艾丽卡小姐,」

  我低声下气地乞求,「我可以尿尿吗?」

  「当然。」

  艾丽卡非常温和地说。我刚要从浴盆中站起来,「我说过没有我的允许你不
能离开浴盆,你忘了吗?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可以头和肩膀着地,撅起屁股,懂
吗?」

  我没有选择,只有照做。

  在这种姿势下,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坚挺的阴茎的马眼正好对着自己。「你可
以尿啦。」

  我不想以这种荒谬的姿势尿尿,但她刚说完,我就马上开始尿了起来。这姿
势真是不错,我的尿全尿到了自己脸上。翻来覆去,再怎么说我也不应沦落到今
天这个地步,我已经不再是一个男人了,我为将来到底会成什么样子而感到害怕
和恐惧,但还有什么事情会像现在这样让我充满渴望的呢。

  三、

  一整夜,我不得不在尿池子里睡觉。天亮了,我一睁眼就看到了艾丽卡那美
妙的酮体。我的阴茎挺的老高,就好像在向她敬礼一样。「早上好。」

  艾丽卡微笑着说,「我现在需要确定的是,我要尿在厕所里呢?还是你来做
我的厕所,你这个毫无价值的狗屎还能做什么呢?」

  艾丽卡要求我来做她的专用马桶,并称呼我为狗屎。我的奴性这时已被最大
限度地唤起。她叫我选择,但我却没法说不。说良心话,无论怎样我都不会告诉
她,她可以对我做任何事,但在我心灵深处我希望做她的专用马桶,并可以支配
我生活的全部。「我愿意做您的马桶。」

  我羞愧地低下头,轻声地说。「OK!但是再重复一次,你要么一生一世都
做我的马桶,要么不,请你仔细地想想,然后告诉我你是否真的想做。」

  艾丽卡站在我的面前,显得格外的容光焕发。「我这一生中最想做的事就是
能做您的专用马桶,艾丽卡小姐。请您答应我。」

  我乞求着。在我多次低声下气的哀求下,她最终答应了。

  艾丽卡制作了一个大漏斗,并把漏斗的嘴塞进我的口中,她两脚叉开,蹲坐
在我的头顶上方,「我希望你现在很渴。」

  说完,她哈哈大笑。艾丽卡这次尿的时间很长,量也很大,我大口大口地喝
着,阴茎异常坚硬,已接近喷发的极点。艾丽卡尿完后,我仍继续慢慢地喝着漏
斗里的尿液,就像在饮甘甜的葡萄美酒一样,惟恐洒落一滴。艾丽卡站在我的面
前,她使我变的以耻为荣。当我终于喝完了她的尿后,她满意地笑了,她知道她
已经完全控制了我。我已不能拒绝她提出的任何要求。她转过身去,用屁股对着
我。「吻我。」

  艾丽卡说着,在我面前摇晃着美丽的臀部。我开始亲吻她高贵的屁股,温柔
体贴的就像我正在亲吻一个漂亮女人的嘴唇。尽管喝了许多尿,我仍感觉进入了
天堂。「亲我的屁眼。」

  艾丽卡命令道。我开始亲吻她的屁眼,那感觉真实难以形容。我开始放纵自
己,我在向她可爱的屁眼示爱,我呻吟着。在我尽量把舌头往里伸的同时,艾丽
卡也逐渐往下蹲,好像自己要刺穿自己一样。

  四、

  几分钟后,我忽然感觉有个东西顶住了我的舌头,我试图转过头去,想从艾
丽卡的屁股下逃脱,但她一屁股坐在我的脸上,并用双手抓住了的两个睾丸,使
劲地挤压着。那疼痛真是撕心裂肺,我不禁大叫起来。「现在别想跑。」

  她说着,继续给我的舌头和睾丸施加着压力。随即我的舌头就感觉到有东西
压了下来,艾丽卡转过头来看着我,她笑了,令人震惊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她拉
的屎进入了我的嘴里,并向后移动,在我嘴里扩张。这种感觉让我很不舒服,但
这种虐待给我带来的兴奋也是前所未有的。艾丽卡的屁眼被我的嘴完全包容着。
「哈哈哈,这是我昨晚给你留的墨西哥食品。」

  她对我的羞辱感到高兴。一个更大块儿的黄金又落了下来,我的嘴已经盛不
下了,黄金落在了我的脸上,鼻子上、眼睛里、甚至耳朵里都是屎,头发上也有
,我整个被艾丽卡的热便包裹着。艾丽卡站了起来,对眼前发生在她脚下的情景
感到异常兴奋,她抓起便携式摄录机开始录像。「品尝你的早餐,你这个吃屎者
。」

  她说道。不知道艾丽卡到底给我施了什么魔法,我已经不再属于我自己,我
开始大口咀嚼她的排泄物。对我的虐待已达到了顶点。

  不知为了什么,对艾丽卡分配给我这么可耻的任务我也能够执行,我对这份
特殊的早餐居然感到很满意。「把浴盆也给我舔干净,我还要用来洗澡呢!」

  艾丽卡命令道。「请……艾丽卡小姐……」

  她突然使劲拉了一下绑在我阴茎上的细绳,我疼的大叫了起来。「不要向我
提任何申请,否则我将扯断你的阴茎。赶快给我舔,我要的是执行命令。」

  我以最快的速度开始「啧啧」地舔了起来,就像一只饿了一个多星期的野狗
。艾丽卡也再度兴奋起来,摄录下这骇人听闻的场面。我为了完成任务继续舔着
浴盆。终于艾丽卡对这感到厌烦了。

  艾丽卡打开了拖车的后门,「滚出去,把自己弄干净。」

  我头上的屎干了,就像一块一块的硬蛋糕扣在我的头上。我刚要站起来提裤
子,艾丽卡发话了:「从这儿爬出去,把你的裤子扔进垃圾桶,我要你爬回你的
拖车,并告诉所有的人你的名字叫『吃屎者』和你是艾丽卡小姐的专用马桶。一
小时内给我滚回来。」

  当我刚爬出门,正好遇见一个妇女经过。面对这丢脸的情景,我的心都快要
跳出来了。「打招呼。」

  艾丽卡命令道。我羞辱地低下了头,轻声地说:「我是一名吃屎者,我是艾
丽卡小姐的专用马桶。」

  这个女人见此哈哈大笑:「没有人比你更像一名吃屎者的了。」

  「没错!狗都不如他。吃屎者,现在快给我滚吧。」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充满了恐惧。一步一步艰难地爬回了我的拖车
。当我进门后,一个同伴惊异地问道:「你怎么啦?」

  「我是一名吃屎者,我是艾丽卡小姐的专用马桶。」

  我自言自语道,我已经完全丧失了自尊。一阵惊呼后,一个同伴说道:「先
生,这是你吗?你怎能让她如此对你?你就不知道羞耻吗?你是不是病了?这是
多么的野蛮啊!你应该重新站起来!说话呀你?」

  「我是一名吃屎者,我是艾丽卡小姐的专用马桶。」

  五、

  作为舔脚者,我爬进了盥洗室,开始新工作后的第一次清洗。站在镜前,我
注视着自己,有些哽咽。端详着伤口,伤口主要集中在嘴唇附近。我用舌头舔着
它们,再一次品尝到艾丽卡排泄物的滋味。我开始淋浴,但不管怎么洗,我仍然
觉得很脏。我刮了脸,并决定穿上我最好的衣服,以便能找回一点儿自尊。我低
头看到了绑在阴茎上的细绳,我有心取下它,但当我一想到艾丽卡发现后的反应
,我就感到害怕。我穿好衣服走出死一般寂静的拖车。我的意识驱使我应立刻返
回艾丽卡的拖车。我站在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进来。」

  我听到命令,心跳开始加快,我走进了房间。艾丽卡打量着我,讥笑着说:
「你今天的穿着很整洁。」

  我没有回答。高傲的女神好像刚刚起床,未加任何修饰的自然美完全展示在
我的面前,长长的头发和粉红色的脸蛋就是很好的证明。「你必须学会用适当的
态度向我问候,你这个吃屎者。」

  她真像是一位天使,而我又是多么的希望她还能向早上在公共场所虐待我那
样的继续对待我。

  「那我应该怎样来问候您哪?」

  我小声地询问道。「噢,我想你能想出一种令我满意的方式。或许你有什么
好的想法来让我惊喜一下。」

  她说道,「不要让我失望,我今天心情可不太好。」

  到底什么才是她认为满意的方式呢?也许我该表现得更有礼貌一些,应千方
百计使她满意,反正她已经如此虐待我了,我还怕什么呢?也许额外的努力会带
来一想不到的回报呢?另外,我要想法儿拿掉绑在我阴茎上的细绳,它令我越来
越不舒服了。但我如何向高贵的女神问候呢?此时,我注意到艾丽卡按了一下遥
控按键,听到安装在三角架上的便携式摄像机开始工作的嗽嗽声。或许她要将我
造就成电影明星,我越想越觉得自己越滑稽。

  我跪了下去,四肢着地,我慢慢地朝她坐的沙发爬去。她仍然穿着长袍,一
条腿翘在另一条腿上,长袍非常宽松,以致于几乎整个腿都暴露在外面,并前后
摆动着,她赤裸着双脚,我尽量地猫着腰,以示虔诚,一步一步地向她爬去。到
了跟前,在离她脚约一英寸的地方磕下头去,作好了问候女神的准备,「艾丽卡
小姐,你一钱不值的最最卑下的仆人等候您的差遣,并尽我所能去完成您的每一
个命令,义无返顾地尽力去满足您的每一个要求。」

  我说着,态度诚恳得连我自己都感到很惊讶。艾丽卡放声大笑:「好啦!好
啦!你过关了,让我看看应给你什么奖赏呢?」

  说着说着,她突然抬起脚,一脚狠狠地踩在我的脸上,而另一只脚却轻轻地
拨弄着我的嘴唇。涂着粉红色指甲油的脚趾和细腻的皮肤,让人看了心旷神怡。
尽管我躺在她的脚下,视线被挡住,但有一点是不容置疑的,那就是从各个方面
来讲她都是完美的。她太美了。她是那么的不可抗拒,所有人都会臣服在她的脚
下,而我为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我的身上而感到庆幸。

  虽然我没有意识到,但艾丽卡完全清楚她的行动将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感觉
。突然,拨弄我嘴唇的脚停顿了一下,而此时恰恰是我快要达到兴奋的极点的时
刻,快乐的感觉就像电流一样流遍了我的全身,我兴奋地呻吟着,阴茎在不停地
抽搐着,要不是因为绑在我阴茎上的绳子的阻挡,我肯定就喷发了。「艾丽卡小
姐,我能取下这条绳子吗?」

  我哀求着。「好吧。」

  她答应了。我解掉了绳索,重新在她的脚前跪好。「亲它。」

  她把脚伸到我的嘴前,命令道。我张开嘴,虔诚地慢慢接近她那双美丽的脚
,我闭上眼睛,热情地亲吻着她的脚尖。没有持续多久,我就又再次喷发了。那
种感觉真是太奇妙了,我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只有感激地对她说:「谢谢您
,艾丽卡小姐。」

  我躺在艾丽卡的脚边,感觉自己是世上最最幸福的人。我相信有很多人都希
望能躺在这位年轻的女神旁边。此时我有一种进入了人间天堂的感觉。我如何才
能报答仁慈的艾丽卡所赐予我的一切呢?最终我决定用我的一生来报答她。

  「把这脏东西清理干净。」

  艾丽卡命令道。我注意到了我遗留在地板上的东西。我没有犹豫,开始执行
艾丽卡的命令。当我开始甜食自己遗落在地板上的精液时,艾丽卡站起来拿起了
摄像机。「笑一笑。」

  她打开摄像机命令我。我转过头,面对着镜头傻笑了笑,嘴上粘满了精液。

  接着我又重新开始了这肮脏的工作,对自己不知廉耻的行为感到吃惊。也许
我已没有了自尊;也许我已不知羞耻;也许艾丽卡认为,这就是我的人生价值。
在她的面前,我还能怎样呢?

  六、

  「带上它。」

  一件皮革制品被扔在了我刚刚用舌头清洁过的地上。我一看见这皮革装置,
就马上明白它是用来干什么的了。她看到我满脸失望的表情,哈哈大笑。这个装
置有三个环,其中两个相似的环是套在我睾丸上的,另外一个长的是套在阴茎上
的。我刚套了一个环,就感觉很痛,而且口很紧,需要用力压才能套上。套第二
个环时很费劲,我花了好大力气才套上。

  当我往阴茎上套第三个环时,我不得不使劲向上拉这个装置,装置的上移同
时也带动我的睾丸向上移,非常痛苦,幸亏此装置的第三个环可以略微调整,否
则我可惨透了。终于,我安装完这个装置,由于弹性,三个环向内收缩,我不得
不尽量弯着腰,以减轻疼痛。这一切都被艾丽卡摄了下来,而我在镜头前的表现
可想而知。最后,艾丽卡把一根大约5英尺的牛皮绳绑在了装置下端的金属环上
。她在前面牵引,而我则弯着腰,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在屋子里转了几圈。艾
丽卡对此感到很满意,并命令我穿上裤衩,由于装置的缘故,裤衩被高高地支了
起来。

  艾丽卡就这样牵着我,来到录影地排戏。艾丽卡牵着牛皮绳在前面走着,我
脚步蹒跚地跟在后面,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距离,既不能离的太远,也不敢跟得太
近。一路上,许多人住足观看,凝视着我这个年轻女明星的新宠物。更有几个人
对我困境竟开起了玩笑:「嘿!艾丽卡,你不知道我们这里规定,狗是不能够进
入的吗?」

  要是在昨天,面对如此的羞辱,我早已就自杀了;可在今天,尽管我仍然感
到有些窘困,可是说来奇怪,我却对艾丽卡能如此对待我而感到很自豪。我非常
感激艾丽卡,对艾丽卡所赐予的一切感到很满意。也许艾丽卡就需要有我这样的
人来侍侯,的确,她太出众了。

  我们进入更衣室,艾丽卡把我牵到角落里,并命令我「跪下」我头挨着地,
趴卧在角落里,而艾丽卡也开始换衣服。刚才大家对我嘲笑此时已被我忘得一干
二净。

  过了一会儿,艾丽卡换完衣服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只见她身穿超短裙,显
得容光焕发,脚穿平底凉鞋,裸露着飘亮的脚趾。她走到我面前停了下来,没有
说话,她在等待。我知道她在等什么,赶紧跪在她的脚下,谦卑地说:「艾丽卡
小姐,您最卑贱的奴仆听候您的吩咐。我将竭尽全力来满足您的要求,我愿意为
您做任何事情。」

  艾丽卡在我眼前晃动着她的脚,我虔诚地亲吻着她裸露的脚趾,闭上双眼,
温柔和缓慢地舔着艾丽卡那双可爱的脚,对工作人员的嘲弄和讥笑置若罔闻。艾
丽卡用脚抬起了我的脸,我看着她的眼睛,那种感觉真是太奇妙了。我相信我已
完全属于她了,我愿意为她做任何事,我愿意为她付出一切。

  这时,艾丽卡开始擤鼻涕,她把鼻涕都集中到口腔里,所有的人全都安静地
注视着。我充满渴望地看着艾丽卡的眼睛。艾丽卡将一大口浓痰、鼻涕及口水吐
在我的脸上,溅得我眼睛、鼻子和嘴上都是。我没有后退,也不感到恶心。相反
,我伸长舌头,尽量舔着,品尝着艾丽卡赐予的美味佳肴。「谢谢您的赏赐,艾
丽卡小姐。」

  我骄傲地说。「走!」

  艾丽卡命令道。说着,转身走了。我跪爬着,跟在后面。

  我们继续拍戏。艾丽卡的戏拍得太好了,众人都为她的演技叫绝。导演非常
高兴,他决定要拍一个大场景。这需要重新布景,因此,拍戏要中断一会儿。大
家都或多或少感到有些紧张。

  艾丽卡向我走来,我坐在那里被她的美貌深深地打动了。我连忙跪下,脸紧
贴着沙地,「艾丽卡小姐,您最卑贱的奴仆听候您的吩咐。我将竭尽全力来满足
您的要求,我愿意为您做任何事情。」

  她把脚伸到我的鼻子底下,我钟爱地亲吻着粘满灰尘的脚趾,就像小鸡啄米
一样。「好啦!」

  艾丽卡说道,「转过来。」

  我忙转身躺在地上,头恰好在艾丽卡的两脚之间。我清楚地看到艾丽卡那双
奇妙的美腿,以及短裙内的那条粉色纯棉内裤。艾丽卡低头看了看我,开始解自
己的短裙。我马上明白是我的女神要小便了。我张开嘴,尽可能多地品尝着这珍
贵的「美酒」但还是被上面流下的瀑布浇了一头,并流到脖子和地上。我真希望
她能一直这样尿下去,使我能永远享受着进入天堂的洗礼。不幸地,艾丽卡很快
地尿完了,坐在了椅子上,她拉动手中的绳索,我被牵着爬向我的女神。

  七、

  全体人员都安静地注视着这边发生的一切。我想,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
保证谁也不会相信这会是真的。 我跪在艾丽卡的脚前,头湿淋淋的。

  「我的脚和鞋又湿又脏,事实上是非常脏。你难道不想把它们清洁干净吗?


  「噢!艾丽卡小姐,请求您。为了表示我崇高的敬意,请您准许我舔干净您
的脚和鞋。求您啦!」

  我乞求着,好像如果她要是不同意我就会死一样。「很好。」

  艾丽卡答应了。

  艾丽卡的脚和鞋被她的尿沾湿了,且粘满了泥土。 别人不会理解我为什么
会这么做,我是如此地着迷,不能自拔。我开始清洁着艾丽卡的鞋底,贪婪地舔
食着粘在鞋上的泥土和尿液。

  当我终于把艾丽卡的一双鞋清洁干净后,我不安地抬头望着艾丽卡,在得到
她认可的微笑后,我的心才稍微踏实了一点儿。我拖下了自己的衬衫,平铺开放
在地上,轻轻地拖下已经清洁过的鞋,并把它们放在了上面。 我的目光被眼前
一双神圣的脚深深地吸引了。

  「谢谢您!」

  我慢慢地把嘴唇靠了过去,感觉好像上千伏的电流流过一样浑身颤抖。

  我的阴茎急速地抽搐着,要不是阴茎套的束缚,我肯定已经喷发了,即使这
样,我仍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乐。我啧啧地舔着艾丽卡脚上的每一寸肌肤,特
别是脚趾缝,好像世上只有我们两个人……艾丽卡用脚轻轻地踢了我一下,把我
从梦境中叫醒。最后,我舔干净了她的脚,并重新帮她穿上了鞋。 艾丽卡重新
投入拍摄。我注意到她的表演是那样的完美。

  制片人说这个电影比他记忆中的任何一部奥斯卡获奖影片都要好。

  也许是艾丽卡从对我的折磨、征服和羞辱中获得了能量、力量和信心,我为
此而感到自豪。

  她看上去是那样的华丽,是那样的出众,她柔美的身躯和自信的眼神令所有
的人陶醉。

  没错,艾丽卡是这里最耀眼的明星。 夕阳西下,一天的拍片工作结束了,
她向我走来。

  作为奴隶,我连忙爬过去问候她:「艾丽卡小姐,您最卑贱的奴仆听候您的
吩咐。我将竭尽全力来满足您的要求,我愿意为您做任何事情。」

  她伸出脚,我亲吻着。

  我把皮带递到她的手中,她牵着我回到了拖车。 在拖车里,我被命令迅速
剥光自己,包括束缚我阴茎的装置,我马上照办。我发现我的睾丸已经被勒紫了
,而且非常疼痛,我对自己能忍受这么长时间的痛苦而感到吃惊。一丝不挂后,
我匍匐在地,哀求着去亲吻艾丽卡的双脚。艾丽卡休息了一会儿,并看了会儿报
纸。

  过了一会儿,艾丽卡拿起电话订了晚餐。我一直躺在艾丽卡的脚下,感到非
常满足。

  艾丽卡不时地用脚摩擦着我的头发,我感到受宠若惊。 突然,传来了敲门
声,艾丽卡命令我去看看。

  送餐人被我的裸体吓了一跳,他直勾勾地一直注视着我的阴茎和睾丸。「食
物呢?」

  我问道。

  「噢,是的。」

  他回答,「感觉好吗?」

  他看着我紫色的肿胀的阴茎和阴囊。我没有回答,只是接过食物回到艾丽卡
的身边。「把它放在那边。」

  艾丽卡说着,消失在拖车的后部。

  我把食物放在桌子上,并跪在桌旁等候着她。 不久,艾丽卡出来了,手里
拿着一个罐子。

  她放下手中的罐子,并开始用微型摄像机摄像。「你愿意和我共进晚餐吗?


  她和蔼地问道。

  「是的。」

  我感觉有些吃惊。我们一起坐在桌旁。艾丽卡打开罐子,并把它放在脚边的
地上。

  「我将放弃对你阴茎的伤害,免除你的服役,平等地对待你,就像我对待其
他人一样,同时,你可以和我一起坐在桌旁共进晚餐。」

  她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会儿,「或者,你给我滚回到地上,继续被我虐待,
用狗盆吃饭。」

  八、

  我低下头,发现罐子中盛的原来是艾丽卡拉的屎。决定很好下,而艾丽卡也
肯定知道答案。

  对与女神相伴的24小时给我带来的快乐和着迷,以前,哪怕是这种感觉的
十分之一都没有过。

  除了能亲吻她的脚以外,我别无所求。我滑下椅子,将头伸入盆中,真的就
像狗吃屎一样。

  艾丽卡阻止了我,「如果你选择在盆中吃食,那么首先你必须放弃你作为人
的权利,你将成为我完全的奴隶,你的一切全都属于我。我将决定你的未来,是
生或死。」

  她非常严肃地说。

  无论今后会发生什么,我都不在乎。不敢想象,没有艾丽卡,我的生活会变
成什么样子,但我知道,没有她我就会死。她的魅力是无法抗拒的,我把脸伸入
盘中,开始吞食她的排泄物,对我来说,这是世上最好的晚餐。我每吃一口都会
慢慢地品尝滋味,艾丽卡一直在给我摄像。

  「我打算将这个影片送给所有认识你的人。对他们来说,你已经死了。你的
父母和朋友会很想知道你到底怎么了。向那些可爱的人们打个招呼。」

  艾丽卡说道。

  完全表达出我对艾丽卡如此慷慨地对待的感激之情是非常困难的,我也不想
这么快就结束我的晚餐,但是艾丽卡把我眼前的食盆踢到了一边,我不得不停止
吞食。

  「大家好。我是一名吃屎者,艾丽卡小姐的专用厕所。」

  我朝着镜头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在艾丽卡面前是那样的卑贱,可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这一切对我来说是
毫无意义的。

  说完后,我又马上回到食盆里,继续我的晚餐,并很快地吃完了。

  「你需要一些饭后甜点吗?」

  艾丽卡问道,「我刚才还没来得及擦屁股呢,你愿意帮我擦吗?你这个吃屎
者。」

  「噢!当然。艾丽卡小姐。」

  我不敢相信还有这样的好事。

  艾丽卡斜坐在桌旁,撩起短裙,露出丰满的臀部。她左右摇摆着自己的屁股
,我好像被催眠了一样。我毫不犹豫地把脸贴了上去,口水直流。我趴在那里,
亲吻着艾丽卡高贵的屁眼,动作非常熟练,简直就像一只发情的野兽一样,无法
控制。

  我沿着神圣的洞穴,我的圣殿,开始舔着清洁着。舔食着我能发现的每一块
「食物」清洁完边缘后,我伸长舌头,探入洞穴中啧啧地舔着。在我舌头不停地
拨弄下,艾丽卡开始前后摇摆起来。快感迅速传遍全身,我也开始颤栗了起来,
正慢慢地接近极限。

  艾丽卡摇摆得越来越快,我重新振奋精神,舌头探得越来越深。我终于达到
了高潮,精液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喷发了出来。我快乐得暂时失去了知觉,所以
没有察觉到骑在我脸上的艾丽卡达到高潮时的快乐程度。总之,艾丽卡最终精疲
力竭地躺倒在椅子上,而我瘫倒在她的脚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上传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