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9|回复: 0

[人妻] 极乐无双(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2-23 09:3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考完试后的假日里,我跟女友约好到她家去拜访。
  早上十点钟,我就骑着单车到了她家,按了门铃,对讲机传出了娇滴滴的声音问道:“是谁呀?”好甜美的声音啊!我道出来意后,“啪!”的一声,自动锁开门让我进入。
  走过约二十来坪的花园,到了房子的正门,有个女子来开门请我进去,她穿着丝织的睡袍,半透明而且短的只垂到膝盖上方,两股开叉很高,系了条长长的带子,娇靥尚带着惺忪未醒的睡容。
  我一看那两个顶在丝质的袍子上,清晰地凸显在她胸前,只觉心旌猛摇,勾魂荡魄,小小的三角裤在胯边露出一角,白嫩的大腿也引人遐思地半露着。我一看差点儿眼珠子掉了出来,直瞪住她的猛瞧,她脸红红地赶紧转身邀我进去坐。
  我猜这一定是妙卿的姐姐,便问道:“杨姐姐!妙卿在家吗?”
  她一阵愕然,然后便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地直捶胸膛,在她大笑的时后,两个直抖个不停,好像就要从睡袍里掉出来似的,好一会儿,她才止住笑声道:“你呀!一定就是妙卿的男朋友,一龙,对不对?我不是她姐姐,而是她妈妈,你该叫我杨妈妈才对。”
  我霎时脸红起来,怎么眼前这个看起来不可能大妙卿十岁以上的年轻女人,竟然是她妈妈!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连忙道歉,并且说了一大堆恭维的话,一直称赞她驻颜有术、年轻美丽,再把当初追求妙卿时的甜言蜜语拿来哄她妈妈。
  杨妈妈听得受用极了,笑眯眯地直夸我懂事,有礼貌。她告诉我妙卿因为临时有事必须去办,大约十二点就会回家,并问我要喝点什么饮料?我道来杯可乐好了,就见她娉娉婷婷地走向吧台,开冰箱,取出一瓶可乐和二个杯子,然后莲步轻移地走了回来。那对丰乳,因为没有乳罩的束缚,不住地在她移动中颤动着,我的心弦也随之猛颤,全身发热。
  猛地一想,这可是妙卿她妈妈啊!不能如此色迷迷地看人家,要给她一个好印象才是,于是努力正襟危坐,平息胸中的欲火。
  可是当她把杯子放在我面前的茶机上,弯腰为我倒可乐时,呀!她这一弯,可把我害苦了,竟然由她睡衣的领口上端,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两颗裸,碗大的肥乳,连那鲜红的奶头轻轻颤动都呈现在我的眼下。我看得全身汗毛竖起,炙热难当,真想伸手去抚摸那肥满的,可是我又不敢,因为她是我女友的妈妈啊!
  杨妈妈倒好了,就坐到我身旁和我聊天,因为很近,我可以闻到一阵女人的体香味,更使我这个过来renyu念丛生。而且她一坐下来,睡袍上升到大腿根部,小三角裤露出半条,更使我几乎快要发狂了。
  杨妈妈娇滴滴地道:“一龙,听妙卿说你的功课很好,人又俊俏,嗯!真是一付好体格,我真替她高兴!”
  我道:“杨妈妈!妙卿也很漂亮呀!看来是遗传了你的美丽,而杨妈妈你更漂亮,到现在我还不敢相信你是她妈妈呢!”
  杨妈妈听得酥笑不已地贴了过来道:“嗯!……你真会恭维我,杨妈妈老了,都三十八岁了,怎么能跟你们这些十几岁的孩子比呢?”
  那极富弹性的温香丰肥地压在我的肩上,让我全身如触电般,她这一动,整条三角裤都露出来了。浅粉红色的小内裤所包着的,像一座肉丘似地怒凸着,比个小笼包还大还高。我看得血脉喷张,手抖抖地拿着杯子,冰块在杯中碰撞着。
  杨妈妈娇媚地望着我,眼中含着诱人的春意。我终于忍不住地放下杯子,一伸手就摸到了她的,杨妈妈娇躯一阵抽搐,轻叫道:“呀!……一龙……你好坏……你……你的手……”
  她一边娇嗔不依,一边却也颤着手伸过来摸上我的大,并且把它从拉链中拖了出来,娇哼了一声,握着大的玉手抖了几抖。我也一不作二不休地伸出另一只手,解开她的腰带,掀起她的睡袍,揉上了那二团丰肥的新剥鸡头肉,摸她下部的那只手也穿过三角裤摸到了真实的肉丘,抓着阴毛,扣弄着小淫核。
  杨妈妈娇哼道:“嗯!……嗯!……不……不要嘛……呀……坏人……嗯唔……人家……羞羞……嘛……”
  我双手齐发,剥下她的三角裤,无限春光就呈现在我眼底,雪白粉嫩,曲线玲珑的在沙发上横躺着。我抱住杨妈妈滚在沙发上,张着口,对着舐了起来。
  杨妈妈全身颤抖着,浪声叫道:“一龙!……不要……吃……穴……脏……脏死了……唉唷……快……快停住……要玩……不要……这样玩……”
  我在她娇嗲带嗔,惶急的声音中警觉到这是女人尿尿的洞口,于是我放弃了她的,吻上她的艳唇。当我的双唇贴上了她的小口时,杨妈妈的红唇已是灼热无比了,两个人四只嘴唇紧紧地黏在一起,她又软又滑的丁香小舌溜入我的口中,我也猛吮着她的香舌,贪婪地吸着,双手同时脱去了自己的衣物。
  杨妈妈玉手紧缠着我的脖子,尽在我胸前猛擦,的也跟着津液直流了出来。她将手伸到我胯下握住大,颤抖地叫道:
  “一龙……快来……插……插……杨妈妈……吧……我受不了……好久……没……干了……快嘛……”
  我用力地压下屁股,响起一声惨叫,她大叫道:“啊!……一龙……你……你的……太……太大了……好痛……我要……痛死了……要……裂开了……好涨……”
  我吻着她的腮边,看到她睫毛下含着一滴泪水,于是双手加紧捏弄娇乳,引得她兴奋地呻吟着,揉搓着她又软又细又嫩的,屁股则上下拱动,让大一进一出地搞着她的。
  杨妈妈粉脸儿含着娇媚的满足,大叫道:“哦!……哦!……哼!……好人……哎……唷……真……真舒服……你真会……插穴……大哥哥……你奸吧……把……把我干死……好了……太美了……碰……到我的……花心……了……嗯哼……哼……”
  她不停地扭动着,屁股拼命往上顶,整身热烘烘地,秀发飞散,浪声大叫,我也奋力地着。由于杨妈妈的,激起了我男性侵略的本能,更加大力地干她。但是杨妈妈在一阵寒噤之后,小腿乱踢,然后阴精直冒,整个人就晕晕地瘫痪在沙发上了。
  我还没泄精,不过不忍太折磨她,毕竟她是我未来的丈母娘啊!我只好用手东摸摸,西搓搓地揉抚着她全身的肌肤,满足我的欲念。杨妈妈的软中带硬,非常有弹性,难怪她不用戴奶罩就能这么丰挺,那两粒硬硬地凸起,我伏下头用舌尖去舐着它们,并含咬整个乳蒂。
  一会儿,她才梦呓般地呻吟着醒了过来,一看我又在吸吮她的,满足地把我的头抱在她的胸脯,一直说着:“好孩子!好孩子!……”
  我问道:“杨妈妈,你泄的舒服吗?”
  她喃喃地道:“嗯!舒服极了,自从你杨伯伯患了阳萎后,我就再也没有这么舒过了。一龙,你真能干,以后杨妈妈想要再和你一起做爱,好吗?”
  我道:“好呀!杨妈妈,你的真紧,插起来好舒服,只不过万一妙卿知道了,那要怎么办?”
  她一听到妙卿,急得转头看看钟都十一点半了,慌得催我快从她身上爬起,叫我穿好衣服,自己也梳洗一番,换了件较正式的服装,和我在客厅坐好。我见她娇脸红晕未完全退去,忍不住又亲了亲她面颊,揉揉她的粉乳,杨妈妈闭着眼睛任我轻薄,吻了好一会儿,才算罢休。
  十二点整,妙卿回来了,一阵寒喧,吃过中饭,妙卿依着我坐好,杨妈妈脸上竟闪过一丝丝的妒意,不过一下子就释然了,毕竟我还是她女儿的男朋友呀!她只能暗中和我私下偷情,不能公开地卿卿我我啊!聊了半天,她说有些累了,打发我们出去逛街,看电影,对着我眨眨眼睛,表示后会有期就自去睡了。
  我和妙卿先吃个晚饭,再去赶七点半的电影,电影院里乌七嘛黑地暗无天日,我们又坐在最后一排,这部电影里有许多热情的镜头,看得我又欲火腾升,而且早上在她家里干了她妈妈却没有射出来,因此更形硕大地高高翘起,顶在小腹上软不下来。
  我侧眼一看,妙卿也看得身躯直扭着,我抓着她的手开使揉捏起来,渐渐地胆子也大了,从她背后把手绕过去搂着她,妙卿也温顺地伏在我的肩膀上,这个小妮子春心也动矣!
  我在她耳边轻道:“妙卿,你今天好美!好香啊!”说着轻吻她的脸颊,再吻住她的小嘴,妙卿也柔柔地“嗯!”了一声,手环着我的腰,给了我一个香吻。我渐渐按上了她的酥胸,隔着奶罩去摸她的,妙卿欲语还羞地扭动着,看来尚未经人道的她虽很爱我,却又不知该怎么作才好。我们就这样互相拥着把电影看完。
  再回到她家时,进了门,发觉夜灯尚未点亮,看来杨妈妈大概还在睡,我们就进了她卧室。我越看越爱眼前这美丽的妙人儿,或许丰满骚浪这方面不及她妈妈,但娇媚可人,另有一番少女的风味。
  我一把抱住她,来个长吻,双手迅速扒掉她身上的衣裙,飞快地褫下她的三角裤和丝质的内衣,奶罩等,这时的我已非昔日的吴下阿蒙,对于脱女人的衣物,速度可快得很。在她阻档的动作还来不及推拒之前,我已经把她剥光了。
  睁眼看她,真是一付完美的杰作:全身细致光滑,毫无半点斑痕,冰雪般的肌肤、柔丽的曲线,令人蚀骨。胸前的白生生、紧澎澎地特别富有弹性,圆大饱满的丰臀、两条细滑的大腿夹着那高凸而肥嫩的,细密弯曲的阴毛散在四周。
  我从头看到脚,再从脚往上看,我温柔地道:“卿卿!你的身材真漂亮啊!真像维那斯再生,好美呵!卿卿,我爱你。”
  妙卿躺在床上娇羞无言地望着我,我跪在床边,轻轻地含着她上那红红的肉蕾,轻抚着她光滑的肌肤,舔着,磨着,手又在小外抚弄着,只见两片微弯地向内夹着,这是尚未开苞的少女啊!我禁不住俯头低下去用舌舔触她的淫核,顺着她的外缘,慢慢而且用力地舐磨下去。
  弄得妙卿呻吟着:“嗯!……啊!……啊!……哼!……”头不停地摆动,两颊烫红。
  我舔了一阵子,又以手指头进行搜索,扣摸的动作,妙卿的yin液如流水般地汨汨淌出,而她的娇躯也越扭越急,双腿也越张越开。
  我把衣裤除了,早上和杨妈妈交合粘上的还乾在我的阴毛里呢!而眼前这美丽的小动物中正如她妈妈肉穴的一般流湿了她自己的阴毛。我的大一抖一抖地上下弹动着,用手扳开了妙卿的大腿,并将她的小腿举到我肩上,把头在她大外磨着,点着那鲜红的穴口,上下左右地一阵揉弄,然后才慢慢地插入她的中。
  刚一干进,妙卿即忍不住地喊道:“啊!……好痛……哥……痛呀……”
  我安慰着她道:“卿卿!我会慢慢来的,你要忍一忍,一会儿就不痛了,乖啊!我会让你舒服的。”
  我缓缓地抽动我的大,渐见地她那中有流出,我就趁势用力奸干进去,突破处女膜,插得她热泪盈眶,大叫:“痛……哥呀……我痛死了……啊!……”叫着竟然昏过去了。
  我趁她昏迷不醒时加劲抽送着,以免等下她又喊痛。
  一会儿,她才悠悠地回醒过来,不过此时她内的也润滑了起来,阴壁的肌肉也放松了,大的插动要顺畅多了。我再抚捏她的,吻她的嫩脸,慢慢地她口中的叫声已变成:“啊……嗯……哼……哼哼……喔……嗯……嗯……”的娇喘声了,叫得比她妈妈要含蓄多了,使我插得更急更重,我不断地用手去捏,揉,搓,抚她嫩软饱实的,有时也用嘴去触吻奶头和她的樱唇。
  妙卿的丰臀也开始上仰,左摇,右晃地迎合着,突然将我紧紧地抱住,急急地磨擦着我的,肌肉收缩,一股滚烫的阴精淋在我的上,小嘴里呻吟着,和我一阵热吻。
  我抱着她,享受着处女第一次泄精的快感,好一会儿再把开始插送,而她的身体也不安地扭动了起来,随着抽动的韵律越发地激烈,呼吸也渐渐地粗重了。呻吟声再度由她口中喧泄出来,而她的也跟着我的屁股上下顶动,不断地套弄,迎合着。好个骚浪的,二十年后一定比她妈妈更yin浪!
  一阵急抖,妙卿又泄出了一股浪水,我的被她的收缩吸吮及处女的紧夹感包围着,也终于射了,一批批jing+ye冲入她的子宫中,俩人直抖着抱在一起,妙卿让她的花心承受着我奇热精水的浇灌。
  一会儿,我才侧躺在她身边,在她娇靥上送个热吻,妙卿睁着媚眼吃吃地浪声笑着。她回吻了我一阵,坐起身来擦拭着她的下体,一片片处女破瓜的血迹染红了床单,腥红点点,落英缤纷,她娇嗔地道:“都是你害的!”白嫩的阴部有些红肿,使她频皱眉头。
  我吻着她的,柔声道:“好太太,卿卿!我爱你啊!”
  她羞人答答地:“嗯!……”了一声,和我又是一阵热吻,才整装送我出门回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