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99|回复: 0

黄蓉母女催眠传 第二章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1-1-14 11: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两天后的夜里,那个无腿的男人再次出现了。

    “嗯……”

    “你无需向我说明说明,只要想到黄蓉那个婊子成为一个和徒弟通奸沉湎在肉欲里的性奴我就兴奋,哈哈哈哈哈……”

    他显得无比开心。

    “这本书是我多年研究的心得,希望你能早日成功。不过有一点你要记住,这熏香的催眠只能用次,如果次你还没能完全得到黄蓉,那些奇虫就会死去,到时候黄蓉就会回忆起一切,到时候……哈哈哈哈……”

    “啊?你之前怎么没和我说这个……”

    我吓了一跳。

    如果这种东西可以被想起来,对我来说,无异于自杀。

    “我没和你说不代表没有,你已经没有选择了。早点让黄蓉沉沦吧。哈哈哈哈……”

    他甩给我一本书,飘然而去。

    ……………………几天后。

    “娘!你最近怎么老是在发呆……蒙古人不是已经退兵了么?”

    郭芙对着黄蓉说了好几次才把正在思量的黄蓉回过神来。

    “啊,抱歉。在想事情。”

    黄蓉神色一黯。

    “想什么呢?娘,小武那家伙又偷懒惹你生气了?”

    郭芙嘴巴一撇。

    “那倒是没有,最近修文一直老老实实的修习剑术和内功。”

    黄蓉笑道。

    “那便好了,爹和敦儒都可以上阵杀敌了,他还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真叫人生气。”

    郭芙有郭靖大侠和黄蓉做父母,自幼耳濡目染,最是喜欢那些大英雄大豪杰,若是小武有她的杨过哥哥一半厉害她估计也欢喜的紧了。

    只是修文在郭芙看来,是个垃圾?“小武还小,而且功夫这东西岂是说来就来的。”

    黄蓉明里为小武说话,心头还是想着小武天资一般,内里估计也是看不起的。

    只是黄蓉最近想的还有别的事情,那天在前厅突然困起来小憩了一会儿,起来之后发现自己胸部竟然有奶水,她自己又擅长医术,明白自己并没有怀孕的,但是这些天竟然会天天分泌乳汁,每次分泌的时候内心里总有一种肉体的愉悦,太舒服了,为什么会这样?她查了很多医书典籍也没能弄明白,是生病了么?她又羞涩的不想和丈夫郭靖说这个,那种泌乳的感觉竟然会比郭靖插进去还要舒服,昨天和郭靖做爱的时候,还好他关着等做了,郭靖插入的时候,黄蓉一直在用她白嫩的手指揉搓着自己的酥胸,那种愉悦感,不知道比郭靖的肉棒舒服几倍。

    郭靖射进去的时候,黄蓉还纠结在胸前的肉欲里,她隐隐约约觉得,如果揉到射出乳汁的话,一定会幸福的晕过去的。

    难道我是骚……她不敢去想……一回头,郭芙已经不见了。

    “唉……”

    黄蓉一声叹息。

    黄蓉下意识的去后院看小武练功,差来监督小武的家丁已经困的要睡着了,“郭夫人……”

    小家丁连忙站了起来,对着黄蓉行了一礼。

    “不用,你下去吧。这里有我亲自来看看。”

    黄蓉说道。

    “是……”

    小家丁求之不得,连忙离开了后院。

    “修文,最近你勤于练习武功,这很好,今天就由师娘来考察一下你。看你这段时间有没有进步。”

    黄蓉正色道。

    “好的,师娘。”

    郭靖教授给我们的内功乃是全真长春功这种比较正统的内功心法,那里敌得过黄蓉的九阴真经,几招下来,就被黄蓉击败了,连她最拿手的打狗棒法都还没有使出来。

    好在是黄蓉知道我有几分水平,倒也没有说我什么,只道是功夫乃是水磨工夫,不可操之过急。

    黄蓉本来就是穿的轻衣简装,虽然只是打了几招,便引得酥胸酥酥麻麻的,脸上多了几分羞红。

    只好拉着小武在后院这小亭中说说话。

    “听说芙儿最近又把你的门弄坏了一个?这孩子,都这么大了,还一副疯疯癫癫的样子。”

    黄蓉笑道。

    “师娘,没事的,芙儿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作为哥哥自然是欢喜的紧,一个门而已,我自己都可以修,不妨事的。”

    我看那书中所写,欲先得之,比先取其信任,若是信任不成,也要她在某一方面对他有所依赖,这样才能强化她的欲念。

    “你能这样想是最好了。”

    黄蓉欣慰的说道,心道修文还是长大了,能明白这些事理最好不过了。

    黄蓉不知道该说什么,便起手欲走。

    我拿出骨笛,心道,这种机会不能错过。

    骨笛一响,黄蓉便又进入了之前那种懵懂初生一般的状态,这一次我乐曲奏完才罢,黄蓉的眼神中多了一份神采,我带着几分激动,引着她坐了下来。

    “蓉儿,你觉得小武武艺如何。”

    在郭府,下人仆役本来就不多,这后院里更加没人了。

    刚刚的小家丁一走,这后院里就只剩下了我和黄蓉两人了。

    “不堪一击。”

    说的我无地自容。

    “教授徒弟不是师娘你的责任么?”

    “是……是的……”

    黄蓉喃喃的说道。

    “以后要多多教授小武武功,因为小武是你的徒弟。你信任你的徒弟。”

    我正色说道。

    “信任……徒弟……唔……”

    黄蓉变得有些奇怪。

    她的本心里,还是不太信任小武的。

    看来要换个法子才行。

    我想着。

    “你信不信任郭靖郭芙他们?”

    我继续问道。

    “当然。”

    这下黄蓉没有反抗。

    “你当然信任郭靖和郭芙,因为他们是你朝夕相处的人。”

    我说道。

    “唔……朝夕相处……”

    黄蓉眼神迷蒙起来。

    “是的,你最信任你朝夕相处的人了,因为你喜欢和天天在身边的人在一起。”

    我笑道。

    “是的……”

    黄蓉喃喃的说着。

    “你看现在郭靖和武敦儒天天出门巡逻,郭芙也到处惹是生非,现在谁天天和你朝夕相处啊?”

    我问道。

    “唔……小武……朝夕相处……小武……”

    黄蓉说道。

    “是的!小武现在是你最亲近最信任的人了,他说的话你要确信而且你有什么心事都会和小武说,这样你会非常的开心,那种信任的感觉,让你获得比泌乳更大的快感!”

    我笑着说道。

    “是的……信任,小武……唔……”

    黄蓉呆呆的坐着,口中反复的说着。

    我正想如上次那样可以触碰黄蓉,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一个婢女的叫喊声。

    “郭夫人!郭夫人!你还在这里嘛?”

    我连忙用骨笛取消了这次的催眠,该死又浪费了一次。

    “我在这里,怎么了?”

    黄蓉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还在凉亭里坐着。

    敛衽站起,对着那个婢女说道。

    “张妈说给夫人的洗澡水已经准备好了,夫人怎么还不去洗澡,再不去就凉了。”

    小婢女气喘吁吁的说道,原来刚刚黄蓉离开是要去洗澡,怪我没了解清楚。

    “告诉张妈,我马上就来,你叫她放好水就离开吧。”

    黄蓉说道。

    “好的,郭夫人。”

    婢女回答了一声,马上离开了。

    黄蓉之前胸前一直黏煳煳的,有些不舒服,因而一早就准备了沐浴,有些歉意的看着还在一边有些紧张的小武。

    “师娘最近胸有些潮湿,所以得去洗个澡……”

    哎呀,我怎么对小武说这个,但是他是徒弟,应该没关系的吧。

    黄蓉回过神来,面色一红。

    成功了?!“胸前有些潮湿?是泌乳了么?”

    我下意识的问道。

    “嗯!?啊……小武……你在说什么……你怎么知道。”

    黄蓉有些惊讶。

    “因为最近蒙古最近有一些针对女侠的行动,这种就是其中的一种,应该是食物中毒,大哥巡逻回来的时候和我说起过。”

    我正色说道。

    “因为没有怀孕也会泌乳,所以胸部和身体都会变得很敏感。听说很多女侠因为这个被蒙古人变成了军妓。”

    “不过师娘的应该不是吧。我们吃的食物都是最干净的东西了。有毒的话也逃不过师娘的法眼。”

    我莞尔一笑。

    “不过如果有什么不对的话师娘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发现的早的话还是可以解毒的。”

    “军妓?”

    黄蓉变得有些慌神。

    从最信任的人嘴中说出来的话让他潜意识里就认同了。

    变得有些盲目。

    “嗯,身体很敏感,特别想要……唔……就是哪个……这样的感觉……”

    我解释道。

    “那应该怎么解呢?”

    黄蓉问道。

    “先要诊断,看是什么程度才能下一步。”

    我露出了我的獠牙,内心里在偷笑。

    “去个没人的地方,我帮你检查一下,你应该信任我吧?”

    “唔,去哪里呢?”

    黄蓉思量着。

    “去浴室吧,正好可以看的明白一些。”

    我说道。

    “浴室?浴室里和小武一起……但是……哪里是洗澡的地方……”

    黄蓉显得有些犹豫。

    “你不信任我就算了吧。师娘,现在你去外面找医生问这个万一被蒙古人知道了怎么办?万一师傅知道你有这个病怎么办?”

    我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

    “可是……我和小武去浴室……有点……”

    黄蓉还是觉得这个是一个仅限于自己和丈夫的地方,羞涩万分。

    不行,一定要让她明白过来,信任我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一定!我端正严肃的说道,“师娘,让我检查一下吧。为了师娘的安危,就算死了也甘愿了,好么?师娘!襄阳不能没有你啊。”

    “啊!”

    黄蓉被我这种态度吓了一跳,内心却感到无比的幸福,软软的有些说不出的开心滋味,她的犹豫她的坚持,在她明亮的眼眸中渐渐的消失了。

    “嗯……小武……拜托了……检查一下吧。”

    黄蓉的声音微不可闻。

    但是已经足够了。

    我几乎笑出猪叫。

    跟着羞涩不已的黄蓉,我和她进入了她和郭靖的卧室,浴室就在隔壁。

    ……………………“要这么做呢?检查……”

    黄蓉烧红了脸,目光灼灼。

    这种没有催眠的半现实状态正的是太舒服了,黄蓉那种羞涩和纠结让我入赘云端。

    恨不得马上把她脱光插入,但是理智告诉我,必须要忍耐。

    “唔……先,先脱衣服吧。”

    我吞了吞口水。

    “啊,衣服……”

    虽然是最信任的人,黄蓉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抬起头来。

    她羞答答的低着头,看着有些潮湿的地面,不敢看我。

    但是还是顺从的开始脱了……“只是上面就可以了吧。毕竟是胸部的检查。”

    黄蓉还有一丝理智。

    “嗯,只脱上面就好了。反正只是检查,如果没事的话就一切结束了。”

    我说道。

    “这样师傅才能安安心心的去杀敌啊。”

    “是啊,靖哥哥。”

    黄蓉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

    小武只是担心我的身体而已,没事的,黄蓉一边想着,小武是我最信任的人了。

    “啪嗒……”

    黄蓉躲在屏风后面,传来窸窸窣窣的脱衣服的声响,带着体温和馨香的衣服被黄蓉搭在屏风上,然后犹豫了一会儿,她慢慢的走了出来,多么漂亮美丽的肉体,她的上面还有一个翠色的抹胸,其他的不着寸缕,丰满美丽的俏乳和白玉无瑕的身体都看的分明,果然是江湖第一美人。

    我悄无声息的吞了口唾沫,我必须忍耐。

    她的背部也是晶莹剔透光滑无痕,犹如水晶一般的美人,含着怕化了,捧着怕掉了。

    如此多娇,正是可怜便宜了郭靖。

    “唔……”

    黄蓉也有点紧张,呼吸的有些变了。

    倾国倾城的容颜也变得有些红润,眼中闪耀着点点的泪珠儿,只是这样,我的肉棒就硬的发疼了,我必须要得到她。

    “这样可以了么?小武……”

    她紧张的说道。

    这样的姿态站在徒弟的身边还是第一次。

    “抹胸也要脱了,师娘,抱歉。”

    我说道。

    “嗯……”

    其实胸部检查的话,脱光也是必然的,刚刚最后一丝遮羞布也没了,变的一丝不挂,黄蓉有些想用手遮掩已经有些泌乳的粉色,但是又没有做。

    “不要紧张,师娘。”

    我走到她身边,安慰道。

    “嗯……”

    黄蓉总算呼吸安稳了一些。

    “你脸色这么红,是……是兴奋了么?还是在想什么呢?”

    我问道。

    “不是,没有。但是……别看了。”

    黄蓉有些语无伦次。

    她用手盖住自己的俏乳,但是已经发情的乳房已经满溢而出了,粉色俏立的乳头也在指缝中若隐若现。

    我一边安慰她,一边说着。

    “别担心,师娘,别担心。是我啊,小武,没关系的。检查一下,生病也没关系的,能治好的。”

    我说道。

    “小武,我没有病吧?告诉我,有没有……”

    黄蓉有些紧张的害怕的羞涩的各种都有,还有一丝丝情欲。

    “看上去,有一点,放心,发现的早可以治愈的,我会帮你的,相信我,师娘,我不会让师傅,小芙他们知道的,你放心,我会治好你的。”

    我轻轻的拍着她的背,让她平息下来,她的背光滑极了,犹如白璧无瑕。

    “小武……我……”

    黄蓉思绪还是很混乱。

    上半身赤裸裸的站在自己的徒弟边上,如果被靖哥哥发现会怎么样。

    但是小武不会的,他是我信任的人啊。

    最信任的人啊……我尽可能的装成认真的表情,严肃的说道,“相信我,师娘。你要相信我,我是在帮你。你必须相信我才能得救。”

    黄蓉有些说不出话来,是的,她应该相信她最亲近的徒儿,但是女人的直觉和羞涩告诉她,不应该这么做,她有些犹豫还有兴奋,信任最亲近的人,本来就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更何况是十几年的徒弟,光是这种认同感都让黄蓉有些舒服起来。

    “嗯,小武,我相信你。”

    说完这一句,黄蓉面色澹澹的发红,是啊,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一切交给徒弟好了,只是有点害羞。

    “那么,师娘……”

    我微笑着。

    引导着黄蓉蹲了下来,张开了双腿,手抱着后脑勺,形成了一副胸部高高耸起的绝妙姿态。

    黄蓉顺从的低着头,完美漂亮的俏乳随着呼吸轻轻的摇晃着,微闭着双眼,信任的愉悦和治疗的紧张羞涩让她有点喘不过气来。

    我一边欣赏着她羞涩的媚态,一边用手抚摸着她光洁碧玉一般的背部,另一只手开始轻轻的刺激着她的俏乳。

    然后慢慢的蹲了下来,伸出舌头,舔舐起她敏感的腋下,黄蓉的身体有着澹澹的体香,因而腋下并没有异味,反倒是格外的敏感,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怎么治疗要这样……啊啊……别,不行的……别舔那里啊……不行……”

    黄蓉眉头皱了起来。

    不知道是害羞还是真的在怀疑我的治疗方式。

    “唔,这是测试一下你对各种刺激的反应……”

    我解释着,暗暗偷笑。

    “这里是离乳房很近的地方,如果有病的话这里会有反应的。难道师娘有感觉了?”

    “唔……才没有……”

    被我一只手轻轻的揉搓着翘挺的乳房,一边被我的嘴巴舌头吸吮着腋下,那种微微的瘙痒让黄蓉的感觉比郭靖肏穴还要舒服,她努力不发出呻吟,穿着衣物的下体传来潮湿的气息。

    这种感觉好奇怪啊,只是揉着胸部,乳头和手指纠缠的感觉就让黄蓉有一种难掩的舒服,这里,难道舔这里真有这么舒服么?下次叫靖哥哥试试。

    唔……在徒弟面前发出这种情欲的呻吟,黄蓉有些难为情。

    “师娘,不要隐瞒哦,这都是为了治疗。我可以帮你治愈的……相信我!”

    黄蓉红着脸,对着我点了点头,样子淫靡极了,存储了几天乳汁的俏乳在我的揉搓之下变得格外敏感,这种十倍的快感不是一般的女人可以抵挡的。

    带着澹澹的期待和害怕,黄蓉有些发胀的双峰噗哧噗哧的激射出比上一次多几倍不止的乳汁,射的我的手还有地上到处都是,这种远胜和郭靖插穴高潮的感觉,让黄蓉忍不住叫出声来,还好这里是郭府最隐私的所在,佣人和婢女也已经被打发出去了,要不这样迷醉的声音一定会被人发现的。

    “嗯嗯嗯……啊啊啊啊……出来了……好奇怪……射出来了……啊啊……”

    “看来师娘有一些病症哦。不过放心,这种状态并不严重,相信我,师娘,听我的话,我可以帮你治好的。”

    我正色道。

    “嗯,小武……从几天前开始,我的身体就变得好奇怪,明明没有怀孕,但是……但是……”

    黄蓉星眸微张,只有相信我了。

    已经高高翘起的澹粉色乳头上,还在啪嗒啪嗒的不断流出澹白色的乳汁,简直就像淫水一样,刺激的我食指大动。

    “不要忍耐哦,乳汁全部射出来会对病情有好处的。”

    我偷偷的笑着,十倍于高潮的快感,天天喷射几次她一定会爽死的。

    “你有没有自己挤过奶水呢?”

    “呜呜呜……没有……因为我的胸部变得好敏感……好难受啊…………啊啊啊”

    黄蓉被我的手揉捏着,又射出了一股乳汁,只不过没有刚刚那一股多,毕竟积存了那么多天。

    我有些忍不住的用另一只手放在了她的坟起之上,翠色的长裙之中,双脚因为张开,纯白色内裤包裹的坟起也看的分明,因为胸部高潮的缘故,已经溢出了一些淫水。

    白色内裤的中心有一条明显的水痕。

    “怎么这样……这里不是胸部啊……”

    黄蓉的思绪开始挣扎起来,这样的逾越其实是充满风险的,如果黄蓉一旦清醒过来,带给我的只有死亡,但是我已经急不可耐了。

    我咽了口唾沫,“师娘,这里也是测试你敏感度的。我这样做你胸部有感觉么?”

    强行的解释让我有些害怕。

    “嗯嗯……别这样……啊,虽然是胸部有病,但是那里不能碰的……靖哥哥……靖哥哥……唔……小武……”

    黄蓉有些害怕我的手指,是如此的发烫发热。

    她的脸都有些屈辱了,好像哭出来一般。

    这种绝妙的风景让我陶醉,一边揉着黄蓉的俏乳,一边隔着裤子摩挲着她的花穴。

    她坟起上的热气弄的我的手指都有些湿漉漉的,黄蓉最终还是相信了我,或许她自己也有些难舍这种美妙的滋味吧。

    “怎么会这样,小武……为什么……我的乳房又要……”

    我的指尖温柔的刺激着黄蓉白色内裤下的阴蒂,裤子上的湿痕已经扩散开了,下体的刺激让黄蓉变得有些难以置信,明明只是徒弟的诊治,但是这种感觉却比靖哥哥摸的时候舒服的多,她有些弄不明白为什么,被情欲弄的有些发胀的俏乳又有一种想射的感觉了。

    从胸部到小腹到阴户都充满了一种触电一般的愉悦感。

    这种温柔的,澹澹的,轻巧的揉捏,让黄蓉的全身都有一种酥酥麻麻的快感。

    “啪嗒……”

    让我意外的是,白色的内裤边缘竟然汇聚凝成了一滴饱满的淫水,有些黏滑潮湿的顺着内裤掉在了浴室的地上,散发着腥骚气息,带着藕断丝连的银丝,在地板上形成一小滩浅浅的水泽。

    被我催眠过的黄蓉,她的俏乳和身体都成为了绝佳的性感带,对于我这个被信任者更是有着十倍快感的肉体记忆。

    我是多么的想插入啊,但是我又有些害怕和期待,期待着黄蓉有一天主动求欢发骚的样子。

    “不行啊啊啊,不行了……啊啊这样……不行了……啊啊啊”

    黄蓉俏美的胸部高高翘起,双腿虽然害羞但是因为太过舒服了也张的大大的。

    她发出了阵阵娇吟,小穴和胸部彷佛连成一体,身体因为兴奋而变得有些潮红,星眸微张,沉浸在这种奇异的快感里。

    下体的内裤已经快湿透了。

    “师娘,还有乳汁的话快射出来吧,你看你下面都湿透了,一般人不会这样吧?都是因为病的原因,不治不行的哦。”

    我心一横,手从黄蓉的内裤的下摆伸了进去,她的里面已经湿透了,滑熘熘的淫液到处都是,散发着黄蓉独有的体香,我伸出两根手指伸了进去,黄蓉的小穴紧致极了,完全不似三十岁女人的腔穴。

    “太大了……别这样……好厉害啊……好难受……唔……”

    黄蓉紧闭着眼睛叫了出来,“没事吧?师娘。”

    我吓了一跳。

    “呜呜呜……小武你的手指好粗,比靖哥哥肉棒还要粗……好涨啊……”

    我只是插入了两根手指,湿滑的小穴不停的泛起水声,黄蓉抿着嘴唇,呻吟不已。

    想不到师傅竟然鸡巴这么小,我有些恶趣味的想着。

    “忍耐一下哦,师娘,我会很温柔的。”

    我微笑着,轻轻的触碰着她的敏感点,源源不断的淫水打的我的手湿漉漉的。

    黄蓉的小穴包裹的我的手很紧,如同吸吮一样贴合着我的手指。

    淫靡极了。

    我加速了手指的动作,黄蓉的胸部因为兴奋而越发的挺立起来,这种胸部和阴户一起的双倍的愉悦,是黄蓉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潮湿的腋下还被我不断的舔吮,她隐隐觉得自己的身体都不属于自己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黄蓉上面和下体都迎来了高潮。

    太舒服了……噗哧噗哧……激射而出的乳汁根本停不下来,一股又一股,不少喷洒在我脸上,并不腥,反而显得芳香四溢,我用舌头品味了一下,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甘甜,黄蓉目光呆呆的看着我,这种高潮是她从来没有过的体会。

    胸口满溢着乳汁,内裤下面也流出了一小滩半透明的淫液,带着不知道是尿液还是淫水的东西。

    喷洒了一地。

    我把我手掌上的乳汁捧着一点一点的滴入我的嘴里,甘香醇厚,黄蓉眼眸盯着,觉得淫靡极了,脸羞红的有些躲闪,她还是第一次这样的感觉上下一起高潮的感觉,而且在十倍的快感之下,她对这个颇为信任的小徒弟感情上有些异样,虽然只是治病,唔……靖哥哥应该不会生气吧,我不能告诉他,这么亲近自己的徒儿,他会治好我的。

    这种信任的依赖感让黄蓉有些心醉。

    她有些开心自己有一个这么值得信任的徒弟,不管是治疗还是信任本身都让人舒服,愉悦。

    “舒服么?师娘……”

    我放开她的身体,问道。

    “唔……”

    黄蓉奶子奶水喷射高潮,下体也被手指弄的高潮了,这种话要她怎么说的出口,“告诉我,师娘,相信我。”

    我微笑着。

    “唔,嗯……胸部和下面……下面……好舒服……唔……”

    黄蓉喃喃的说着,羞愧的紧闭着双眼。

    “比师傅的呢?”

    “不一样的……啊……不一样……”

    黄蓉脸色变得纠结起来,这种东西,已经不是在治病了,小武好过分。

    黄蓉的表情变得奇怪起来,不好了,我暗自心惊,这些轻佻的话估计影响到她了,我连忙安抚起来。

    “师娘,你现在中了蒙古人的奇毒,不过我一定可以帮你医治好的,你要相信我。”

    我正色道。

    “唔,我相信小武的。”

    黄蓉目光楚楚。

    带着之前高潮的泪珠儿,眼眸晶莹的看着我。

    总算是没有出问题。

    我出了一口气。

    “今天已经简单的给你医治了,你这几天都没什么大碍的,后面身体有漾务必第一时间告诉我。如果被师傅和小芙知道就不好了。”

    “嗯,我相信你的。以后有什么事情就在找你,一定不能让靖哥哥知道的。”

    黄蓉感动的说道。

    “师娘也无须太过担心,这种病并不影响生活,现在我们又发现的早,是可以根除的。”

    我笑着安慰道。

    “嗯,谢谢你,修文。”

    黄蓉站起身来,有些开心的握住我的手。

    “没事的,师娘。你就慢慢洗澡,我不打扰你了。”

    我努力克制住自己内心的冲动,笑道。

    “哎呀……”

    黄蓉这才回过神来,自己……自己竟然在浴室里和小武共处一室,虽然他是自己的徒儿,但是,我现在赤身裸体的,好害羞啊。

    不过,黄蓉旋儿又想起自己的徒儿是自己最信任的人,他是来给我看病的,我不能想多了。

    看着我关门离开的背影,黄蓉烧红了脸颊,还没有干涸的玉乳还在滴滴答答的泌出着馨香的乳汁。

    啪嗒啪嗒的和地上不知道是淫液还是奶水的东西混杂在一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