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06|回复: 0

风流花少 第一章 生日party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生日Party


    今天(1996年5月8日星期三)是我的十岁生日。这在花家当然是大事了!上上下下从几天前就忙碌得不得了,连六叔、七叔都带着婶婶特意从高雄、香港赶过来,为我庆祝生日。可惜堂姐妹们都要上学不能来,不过她们的礼物都由她们的父母带来了。


    而平时经常借口在外应酬不回家的伯伯们,还有老爸也都回家来了。十叔今年看样子又是回不来了,不过我知道,他从没忘记我,他总能给我寄来不少精美的日本礼物。


    在外国留学的堂姐们也没能赶回来,但都寄来了我喜欢的精致礼物。


    只不知今年亲妈是否会来参加我的生日Party,去年她就没来,不过也是有礼物的。我真的很在乎她的,毕竟亲妈只有一个。


    今天最后一堂课结束,在一片生日祝福声中,我的脸已不知被多少人亲过,面前堆放着小山似的礼物,其中也有好几位老师送的。若不是我有众多的堂姐妹和手下们帮忙,我这老大无论如何也搬不完的,还好有了前两年的经验教训,已作了充足准备,今天特给我派来一辆货车。


    搬运上车的事交给工人处理了,我艰难地摆脱女生的包围,溜回家去了。我想我可能是得了“礼物恐惧症”了。


    未到(“花香风月”山庄)庄门前,就远远地看到各类的骄车已停满至路旁,警察在指挥着交通,而身着漂亮服装的佣人们帮忙着泊车和看护,热闹中又不失秩序。可见我花家正如日中天的运道和气势。


    刚打开车门,我便被脚不沾地,在又是一片生日祝福声中拥抬进了大客厅。


    半天不见,山庄中数幢中西合璧式的豪宅都被布置装饰得富丽堂皇、绚丽多彩、喜气洋洋的。巨大的客厅虽然气派非凡,可众多的家人、客人和佣人们,加上好多的礼物,使客厅显得有些拥挤。


    我知道今年的生日聚会比历年的都更隆重更盛大也更气派,这毕竟是我十周岁的生日!来的客人比往年多,不过我知道这中间有许多人,至少有三分一不是冲着我来的,是冲着我堂姐“青玉鸟”来的,他们是玉智姐的歌迷,他们知道她今天肯定会回来,为了我的生日而回来。人人笑容满面,神采飞扬的。


    我晕晕乎乎地被放下,站在楼梯上高举双手,大声地叫道:“谢谢!谢谢各位爷爷、奶奶、伯伯、伯母、姑姑、叔叔、阿姨、婶婶、哥哥、姐姐、妹妹、弟弟们的到来,谢谢你们给我庆祝生日,谢谢你们的礼物,更谢谢你们的祝福和美意!”众人哈哈大笑,连夸我会说话,不简单呢!


    我又道:“非常不好意思,刚刚放学,我要先去洗澡,出来再给各位道谢!”在又一阵夸奖声中,我上了楼梯。


    四楼这一层基本上可以说都属于我的,大小房间共有26间。我的卧房、书房、玩具房、娱乐室、游戏房、健身房、琴房、影视音乐室、贮物房(两间)就占了10间。客房10间,不过在要我要求下只能住自家的女性客人,比如姑姑、婶婶、堂姐、表姐妹她们,还有干妈。佣人房1间,靠着我的卧室,住着两个年青漂亮的女佣(都是我挑选的),专门照顾我的生活起居!另四间空着,还未做使用安排。最后两间是一大一小的换洗间,特殊装修,设它的原因是因为四楼这层还有个露天豪华游泳池。


    最后一间,也就是最靠东面的便是我的卧室,有洗漱间和佣人房。


    洗漱间有个可六七个人合用的豪华大圆浴缸,装备各种先进设施!高级舒适的马桶(两个)与各种配套设备也是应有尽有,极尽奢华。朝北的墙是一面巨大落地单向复合玻璃,可隔开向里的视线。沐浴时可边欣赏庄里的花草、树木、游泳池(当然比这楼上的更大)和阳明山的风光。


    可现在满眼的都是来贺宾朋,热闹非凡。彩带、气球、鲜花点缀其中。泳池内灯光全亮,把池水照耀得象块流动的五彩水晶,非常漂亮(这也我把实墙换成单向玻璃的原因)。


    四个堂姐和两个女佣小芹、小茹跟了进来,服侍我洗澡。这在别人眼里看来很不可思议的事,在我眼里却很平常。


    不用我动手,衣服自有美女动手解去,把我脱得光精赤条后,便泡进了早已放好的洗澡水,还有花瓣漂在上面,这么夸张!怎么平时(以前)都没这样?也不知道谁想的主意,生日真好啊!我喜欢生日。


    水花翻涌,温度合适,真舒服啊!


    这时六个美女自然地脱光了衣裙后,也拥进浴缸内,在我身上上下其手,又摸又搓的,两个女佣更是把丰满柔软的乳房贴在我身上,揉动磨擦起来,真是香艳的沐浴啊!


    我闭目享受,双手被两双玉手抓放在乳房上,不用看我也知道,是金菊姐和金娣姐的乳房,金菊的更丰满些,不过rǔ头却较小,好可爱的。而金娣姐的nǎi子比金菊姐的小,可rǔ头较大,同时奶球上还有个明显的痣。我不客气地抓捏起来,真是又挺又软又舒服,我最喜欢摸玩了。


    同时又有双手伸摸到我的小弟弟上,摸弄不已,连卵蛋都不放过,轻重适宜!真的好舒服哦!而这时还有个堂姐没摸上来,我知道是谁。


    “金梅姐,你在做什么呀?”“我……”一声好听的嗓音,这就是我堂姐花金梅。很美很有魅力的女人,被十二姑派驻在基隆,少有在家,其实她是怕常我戏弄她。在花家她是最害羞的,最受不了我,所以也不常回来(基隆其实离台北很近的,不堵车不用一个小时),她总是说工作忙,我也无法,因为花家的女人毕竟太多了,所以放过她了。可这次我过生日,昨晚回来便被我戏弄了够,到现在还没习惯过来呢。


    我刚睁眼想假装生气说她几句,便感到一只rǔ头接近了我的脸,我便一口含住她,吸吮不已。


    浴室内满是女孩子的芳香,美妙的肉体,和嘻嘻哈哈的笑语。


    我象肉包子里的馅,被团团包围,真是爽啊!我想好多人都没有这种体验吧!可我从小就享受这种待遇,洗澡不用自己动手,自有人给你搓洗,也很少有过自己洗澡的经验,家里比我年长的女人都有给我洗过澡,连漂亮的女佣、家庭女护士、家庭女教师、私人女律师、女园丁、各位伯伯叔叔的女秘书、干妈们都有。不过这一两年接触比较多的是堂姐和小妈。洗澡时我的手是在玩,摸玩她们的身体,有时还会在四楼的游泳池来个无遮大会,堂姐们都已习惯了,被我摸摸抱抱、亲亲玩玩也没什么。谁叫我是花家独一无二的男丁呢,当然是受重点保护和对待啦。她们也很喜欢玩我小鸡鸡的。


    我双手从乳房上移到了她们的肉缝上,扣挖不止,手指也伸进了半截,她们的脸上立即现出一副很舒服又很难受的模样,我明白的,她们很享受这。


    “龙弟弟,你还没洗好吗?我来了——”一声甜美的声音传来。


    是玉智姐,偶像明星玉青鸟,大美人啊!我忙放开rǔ头,喜道:“玉姐啊,你现在才来啊,我还以为你忙得抽不出时间回来给我庆祝生日呢!”“怎么会?你可是我们花家稀有宝贝,谁敢慢待你啊?我不想活了吗?”


    众堂姐也拥上喧哗着:“玉智妹啊,你回来啦?”“玉姐更漂亮了!”“是啊,是啊,好漂亮哦……真羡慕你!”我也上前,坐在浴缸边道:“玉智姐啊!你冤枉我,我有那么霸道吗?”


    “有啊!有啊!”金梅附和打越道:“他就老欺负我!”说话时乳房颤悠悠地晃动着,好象展示被我吮弄欺负过的痕迹,向玉智述苦呢!我一把就抓住,重重地揉动不已,搞得她哼叫不已。还好这浴室隔音。


    我得意的笑道:“玉智姐,你看看,她这舒服样像是被我欺负吗?”玉智哈哈笑起来道:“不象,不象,倒像是被只色狼在狼吞虎咽呢!哈哈哈!!”金梅立即不依了:“虎弟你和她们合起来欺负我……”


    我笑道:“那好吧!我们一起欺负她吧!”玉青鸟一声尖叫就起逃走,可立即被金菊、金娣抓住,拖回到我面前。


    我笑问:“金梅姐,怎么处置她?你说呀?”玉青鸟立即笑着求饶不已。


    我们嘻嘻哈哈地玩闹成一团!互相问候述说着各自的经历,全不顾我们几个赤裸着身子。


    “下面好可怕啊!本以为回到家来,可以清静清静,没想到……我差点上不来!”玉智姐叹口气。


    “谁叫你那么出名!那么漂亮!歌也唱得那么好!你知道吗?我公司下属员工几十人,竟要我给他们带回去你的签名……”金梅姐羡慕道。


    “是啊!我医院的同事也这样要求我……”金菊却烦不胜烦道。


    “我同学也是……”金娣和银娣也同声道。


    “看来你今晚不用睡觉了,‘罚抄’名字一万遍……”我呵呵笑道。


    有半年多不见了,玉青鸟确实更漂亮了,气质也变化很大,深具明星素质。她的歌真的好好听哦,我有她组合的全部专辑和她的单独单曲。也有许多人托我向她索取签名呢!我也是烦不胜烦!


    可我现在却把她搂在怀里亲热不已,头埋在她愈来愈丰满坚挺的胸脯中磨蹭不已,吃尽她的嫩豆腐!那唱出美妙动听歌声的嘴巴以前还常吸吮我的小鸡鸡呢,自从成名后就没有了。今天我可不放过她,不管她有多出名,可还是我的亲亲好宝贝!


    “玉青鸟啊,快把衣服脱了,一起来玩!”说着便脱她的衣裙,她笑着不依:“不行啊!我可是来催你下去出席Party呢!”我可不管,在几个堂姐的助兴帮助下,不一会就把她脱个精光。


    哇!真的好美!绝美的曲线放射出雪白美妙的光彩!叫人眩目,粉红的rǔ头,柔纤的小腰,高翘的小圆臀,平坦的小腹,光洁娇嫩的小yīn户可真美啊!总之充满了青春气息,看得几个堂姐与小芹、小茹都妒忌不已!也都频频出手逗弄不已。


    搞她得娇笑不已,直往我怀里钻,想让我来保护她!可我更是过分,在她全身无处不漏地巡弋着,抚摸着!揉捏着!弄得她娇喘息息,脸红不已,全身也发热起来!谁叫她这么久才让我亲近!谁叫她这么漂亮迷人?谁叫她这么出名?


    突然我把她按跪在地上,我的小弟弟正好冲着她!她娇羞地看着它发呆。


    “龙弟,你的……长大了不少嘛!”“当然了,我在长大嘛!而且她们还经常‘揠苗助长’哪……你快亲亲它啦,它好想你哦!你要安慰安慰它……”玉姐的脸更红了,想偏头过去不看,可被我及时抱住她的头,还把她拉近和我小弟弟的距离,使她逃不开!“快!好姐姐,含住它!它要你!”


    也许是习惯吧!她知道逃不脱这宿命,认命地乖乖张开口,把曾经熟悉的小弟弟含进嘴里!还轻轻套进套出!不时地舔一下……


    我感觉小弟弟有一点点硬,一点点涨了!在她美丽的嘴里太舒服了!


    我还把手各伸进金菊、金娣的肉缝里,抚摸肉唇不已,直感有湿湿、粘粘的液体……


    “小寿星啊!还没好哪?大家都等急了!”宽大的卫生间又多了两个美女。


    我的两位大陆小妈,穿着光鲜华丽的旗袍,露出一大截修长迷人的大腿!两对巨乳把衣服撑得鼓涨涨的,欲裂衣而出,经常搞得花家内外的男人都侧目、眼馋不已,也令许多女人都嫉妒不已。记得她们刚被老爸领进花家时,她们的乳房可没这么大!后来是被好色的老爸当作试验品似的,使用了许多各种各样的丰乳药物,涂、抹、擦、吞服、针剂的,还有各种丰乳器械,总之我老爸所能收集到的(各国的)都试用上了,搞得乳房现在有38F,象胸前藏了两个排球,走路时一晃一抖的,看过她们的男人都目瞪口呆,口水直流。外面的人认为我老爸好色,喜欢巨乳,但我看是老爸根本不把她们当人看待,只是把她们当作玩物来玩弄作贱。别人也把她们当作怪物来看待、嘲弄或欺负,若不是我的维护,她姐妹俩还不知道被老爸和花家的人整成什么样,她们的日子也不知会有多难过!


    说实话,我的骨子里其实也有老爸遗传,不然也不会那么了解老爸了。我也很喜欢她们的巨乳,因为摸玩起来真的特别好玩有趣,尤其赤裸地坐在巨乳上,那感觉比沙发还舒服过瘾!据她们说,过海关时她们常被怀疑巨乳是假的,里面藏有违禁品,因此常被居心不良的家伙以检查为名揩油不已,回到上海时也一直不敢出门抛头露面,更不敢和朋友们聚会。她们的这种经历让我感到好玩过瘾,但也生起些羞耻之心,我们花家的人怎么能让外人任意嘲弄、欺负?因此我对老爸陈述重点,使他稍微收起许多不良企图,对她们也好多了!也会维护她们的面子了!


    但暗地里,我自己却有玩弄她们的心理,因为她们是很好的玩具,我喜欢玩弄她们!因此一有机会就要她们脱光了,让我揉搓她们的巨乳!洗澡时更让她们的乳房给我洗擦身子,按摩!那真是又爽又刺激的事!不过我的行为好象并未让她们为难,我感觉得到她们也挺享受和乐意的,虽然有时我也会过分了点,但与我平时对她们的维护之恩相比,那根本不算什么了。所以她们对我总是百依百顺,任我所为,好象我才是她们的主人,她们的老公似的。当然了,对于她们的美丽性感、温柔可人的知情识趣下,我大感满意和舒畅时,也更关心维护她们了。


    玻璃外夜色已浓,华灯灿烂绚丽。客人也更多了。


    此时我也知不能再耽搁下去了,洗浴好长时间了,也该下去了,可不能让家人与宾客等得太久了!


    我放开堂姐,招小妈至身边,伸手熟练地滑进她们的旗袍下摆,隔着薄薄的小内裤,在她们的yīn户上扣挖了几下,便飞快地把她们的小内裤拽掉了!我要让她们不穿内裤地出席我的生日Party。


    其实我经常这样作的,她们也习惯了!只是今晚不同,花家来了这么多的宾朋,身为招呼客人的她们,象穿着这样开叉得很高的性感旗袍,万一在不小心下暴露春光,那可就窘死了!因此她们现在眼中充满了恳求之意,但在我的坚持下,也只好逆来顺受!否则得罪我,可不是那么好玩的!


    在众美女的服侍下,我很快地梳洗穿戴整齐,便在这对姐妹花一左一右的簇拥下,愉快地先一步踏楼而下。而堂姐们才正式洗浴、穿戴、打扮,在我的洗漱间!


    我两只不老实的手在她们圆臀、腰肢上揩油不已,在一楼梯口,凑到她们耳边调笑:“小心点!别暴露春光了,否则……呵呵!!”


    当我潇酒地出现在众人面前时,顿时引来一片掌声、欢呼声,“生日快乐”的祝福声也此起彼伏。


    家人大概来齐了吧,四位堂姐也已经换好衣服、装扮停当,出现在我面前,可是“玉青鸟”玉智姐却没出现,大概是不想太早出现吧,免得烦!


    客人好象还在增加中,我的礼物也越堆越高。这拆起来不知要拆到何年何月啊!还好花家山庄够大,能容得下这许多的人和物。


    今年的生日Party比往年更热闹气派。所有的人都穿着最时髦最漂亮最得体的衣服,打扮得珠光宝气、雍容华贵、气派不凡。


    我对家人和客人们报以灿烂微笑,连连道谢,感谢他们的光临到贺和祝福!大声请他们只管尽兴享用,不用客气!严然已有一家之主的神气!当然花家的人也帮着招呼着。


    宾客大多是些与花家关系密切的朋友,生意上的伙伴,家族公司里的重要员工和员工代表,还有我众多的干妈,和她们漂亮的儿女们……认识的,不认识的,总之都是冲我而来,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可人真的太多了,生日聚会就在花园里举行了。


    打扮得华丽富贵三个奶奶,欣悦地看着我,灿烂笑容使她们脸上的皱纹减少了许多。


    先生、男士们衣冠楚楚、风度翩翩,小姐、太太们高贵大方、气质不凡,三三两两地聚集着,或站或坐,或举杯端碟,愉快地打趣着,交谈着,欢笑着,品尝着各种丰盛美味的食物、水果、甜点、饮品和美酒。


    生日Party是自助式的,十数个大长桌摆满了诱人的食物,其中一个桌上有个巨大高耸得有些夸张的层迭式蛋糕(比去年的还高还大),盛满香槟的酒杯堆砌成数个高大的金字塔形,而各种饮品吸引了许多太太小姐和孩子们。


    咦——老爸怎么不在?还有十二姑,他们怎么没出席我的生日Party?他们早上可是说好会回来的,不会是出什么事吧!还有亲妈和小妹,她们会来看我吗?


    绚丽多彩的烟火把夜空装扮得灿烂夺目。


    正当我象采花蜂蝶般混迹在“鲜花”丛中,玩得兴致正高、不亦乐乎时,十二姑姑出现了,笑咪咪地先向我道贺,然后并悄悄让我跟她去老爸的书房(在一楼)一下。我隐觉不妙。


    老爸脸板板的,在书房里踱来踱去,我从未见他如此严肃过。十二姑只静坐着不说话。


    “好你个小畜生,好大的胆子!小小年纪竟敢调戏李总统的孙女,你不想活啦!是不是想害我花家上上下下所有的人你才高兴啊!你!你……”老爸气得涨红了脸,说不出话来。


    原来是那回事啊!怎么会被她家人知道?李睿婷肯定不会自己说出去的,一定是某个忌恨我的家伙,我会要他好看的。


    “老爸!李总统的孙女是谁?我没见过啊!”我装胡涂,来个不认帐。


    老爸一听立即咆哮道:“好你个不知死活的小畜生,你班上李睿婷就是李总统的孙女,小畜生!你现在知道了吧?你怎么会惹上她?你说!”


    继承你的优点啊!什么样的老爸当然有什么的儿子罗!


    李睿婷,十岁,只比我小几个月。她高佻的身材,白净柔滑的皮肤,十足的美人胚子。她很崇拜我,是我的“手下”,兼亲爱的。摸玩她可爱的还没发育的小nǎi子,和未长毛的肉缝是常有的小意思,她为我口交技巧才叫好呢。什么人知道我和她的事(其实很多人都知道),是谁想害我?


    我狡辩道:“老爸,我怎么知道她是李总统的孙女嘛?她可从没说过啊!再说我也只是牵牵她的手亲亲她而已嘛,又没做过其它的事……”老爸表情缓和了些,但怀疑道:“你真的只是牵牵她的手亲亲她而已?”我心虚但坚定地点点头。


    老爸的态度又缓和了许多,告诉我说:“李总统派人警告我,说你花睿龙调戏他家的孙女李睿婷……当时就吓了我一身汗。最后警告我说,不许你再去接近李睿婷。否则要我们家好看。”


    我赶紧道:“老爸你放心,我明白了。我不会再去找睿婷了。”


    老爸吸口气,道:“儿子啊!以后醒目机灵点,道明小学里有哪一个是等闲之辈!”


    我识事务,机灵地道:“老爸!放心吧!我知道了!我不会给花家丢脸的。”


    这时,书房门轻响。


    进来的是八叔、八婶。他们见我被十二姑叫来的,这么长时间还不出去,不放心才来看看的。


    平时我一有个头痛脑热的小病,全家就象大灾难似的,都紧张得不得了,要是病好了,全家又都高兴得又哭又笑,年长的烧香还愿。


    一番掩饰后,八叔也没问出什么来。老爸、十二姑姑和六叔就聊了些生意上的事。我则出去了。


    哇!是亲妈(何香倩)耶,她来了。艳光四射的,虽说不是鹤立鸡群,也是艳逼群芳。她身材高佻,体形匀称,双腿修长,皮肤出奇的白皙,脸蛋呈瓜子,大大明亮的眼睛透出坚强智慧的眼神,弯弯的细眉,微挺的鼻子小巧玲珑,红润的双唇,微翘的嘴角,给人妩媚性感的印象,说她是绝代佳人也不为过。


    如此美丽出色的母亲才有可能生出我这样天之骄子般的儿子嘛。我很多地方象她,比如我的嘴角,只有我的鼻子和眼睛象老爸,爸爸因为这在情场上无往不利,只有妈让他吃鳖!真不愧是我的妈。


    妈的出现,立即吸引了在场所有的目光,不论男女老少,男人固然惊艳暂停呼吸,开始心跳加速,魂不守舍,连那些女人也羡慕、妒忌不已,发出阵阵叹息,有的偷偷的在议论著。


    我扑在妈怀里,紧紧抱住,好想她啊!


    “小龙!你长高多了。”是啊!我现在的头已经可到妈乳房了,埋在其中,真舒服!真幸福啊!


    “是啊!妈,你好吗?”


    “好!我很好!祝你生日快乐!我的儿子……”美丽的妈热泪涌动,她也很想我啊。


    “哥!生日快乐!”只见一个可爱漂亮的小姑娘站在妈妈身边,她比我矮半个头,很漂亮,是我的孪生妹妹——何睿凤。一年不见,她也长高了,也变得更漂亮了,她的体形、身高也是她同龄孩子中的骄骄者,长大后一定不比妈差。


    “妹妹,你也好!谢谢!谢谢你来看我啊。”我也激动不已。


    “哥!这是我的生日礼物,是我自己亲手做的,希望你能喜欢!”睿凤双手送上一个布娃娃。


    我虽然对布娃娃不感兴趣(太多了),但还是很高兴地接过来,顺手摸了摸她那小巧可爱的鼻子,亲了亲布娃娃后便紧紧地抱在怀里,高兴得不得了。


    老爸出来时,看见妈也兴奋异常,满面春风地迎上来。可被我捷足先登,牵着手去品尝食物了。


    老爸连施眼色,想叫我离开,让他们单独谈谈。我装着不明白,紧紧拥着妈的腰,我相信,只要两三年我就有妈高了,甚至还更高。


    妈身上好香,闻着很舒服,暖暖的,痒痒的……


    “别挤!别挤啊!!”


    原来是玉智姐出现了,立即引起一阵轰动,这结果只怕三伯父是没有预想到的吧?好多人向她拥过去,要求签名,有的想和她握手……


    “哥!”睿凤妹妹拉了拉我的手。


    “嗯?什么事?”


    “可不可以请玉智姐姐给我签个名?”


    “行啊!怎么不可以?!不过现在太拥挤,等一会不挤了,我叫玉青鸟帮你签个够。”


    “真的?”妹妹显得非常开心。


    “当然是真的啦……不过我看用不着签,妹妹你这么漂亮,过几年保证也可象玉青鸟一样出名的。”


    “真的吗?我可以吗?”妹妹脸露不信神色。


    “一定可以!如果到时没人捧你,我一定买家公司来捧你。”


    “谢谢你!我的好哥哥!啵——”小妹快乐地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我牵着她玩去了,把妈留给老爸。否则老爸真会气坏的,欺人不能太甚嘛。


    我给小妹弄了许多好吃和好喝的东西。


    一阵轻柔的音乐响起,玉青鸟明亮照人,盛装打扮,确实好迷人哦,比刚才漂亮多了。她手持麦克风,站到高台上,先是脆声代我向来宾致谢,说了一堆令人捧腹的话(我还真不知道她竟会这么说笑话,看来是为了我而准备的,真是用心良苦),然后才慢慢地清唱起耳熟能详的喜歌来,声音真是动听极人,难怪有这么多人迷她,崇拜她,看来我是帮对了。


    一曲终了,热烈的掌声顿使我也有种想成名星的冲动。可惜我歌唱得不够好。


    乘着兴致高涨,玉青鸟拉我上台,与我合唱了一首歌,把生日Party的气氛被推向高潮。


    当在玉青鸟带头下,全场高唱《祝你生日快乐》歌,我感到幸福极了,我果然是得天独厚的天之骄子啊。


    吹灭蜡烛,在众人的掌声中切开蛋糕。然后便有人上来帮忙,各人逐一分了一小块。


    可人多,不够分。不过早有准备,又推出几个大蛋糕,务必人手一份啊。


    喝了太多的果汁和饮品,有点想尿尿,好象还想上大号。


    我高呼着要尿尿,在一片欢笑声中,冲上四楼,因为我喜欢使用在四楼的那个我专用的洗手间,另一个是给女孩子们用的。


    我刚想冲进洗手间(可上大号,有淋浴,也是换衣间),从屋外天台闪进两个人影,不是花家的人,也不是花家的佣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