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5|回复: 0

姐夫的荣耀 第一十二章 死之前答应嫁给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更好,嘻嘻。”
  “哥要你穿过的,哥喜欢有你身上的气味。”
  “真不知羞,你要我的这些东西来做什么?”
  “闻呀!小君也不会一辈子在哥身边,哪天哥又想小君的时候,哥就拿你的衣服出来闻。这样,哥心里就会舒服些。”
  我叹了一口气。
  “哥……”
  看得出小君被我的话深深打动了。像第一次摸她一样,她又簌簌发抖了,全身紧紧地贴着我。我感觉得到小君对我的情感比纯水还要纯净一万倍。
  “小君,跟哥亲亲好不好?”
  “嗯。”
  怀中的小君微微张开嘴唇,鲜艳红润的唇瓣犹如新鲜的樱桃。我伸出舌头舔了一圈上唇瓣,然后又舔了一圈下唇瓣。看到小君的嘴唇上湿湿的,全是我的口水,我心里就莫名冲动。
  “好了,现在把舌头伸出来。”
  我轻声地说道。
  小君犹豫了一会,终于从两片樱唇中伸了一小截舌头。也许是太害羞,她伸了一下,又缩了回去。如此出出进进了半天,她才把粉红的舌头全伸出来。
  我心中一荡,也顾不上温柔,张嘴就含住了小君的舌头。嬉戏中,小君突然咬住了我的舌头。我心中大喜,期望小君能吮吸我的舌头,可惜,小君只轻咬了一下,就放弃了。
  我很无奈,只好耐住性子继续教导:“等会,你要吸住哥的舌头。”
  我不知道我是教导还是在诱导,我只知道让小君含我的舌头,一定会让我发疯的。
  “吸你个猪头,我要尿尿,快要漏出来了。”
  小君突然反应强烈地跳起来,跑进了洗手间。
  “漏出来了?什么漏出来?有那么多吗?”
  我觉得很奇怪。
  这次,小君很快就从洗手间里走出来,我有些失望。因为吊带小背心已经穿上,我只好盯着她两条光滑的大腿。
  见我色眯眯的,小君没好气地撇撇嘴:“看什么看?没见过美腿吗?还不快点去洗脸刷牙!满嘴臭臭的酒气,还要亲人家,真是的。”
  “呵呵,还有酒气吗?”
  我急忙跑进洗手间打开了莲蓬头,一边挤牙膏刷牙一边洗个温水澡。心想着等会洗完澡出去,再和小君练练亲嘴。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洗了我的阴茎。阴茎一直胀硬着,辛苦死了,搓揉了几下,倒也舒爽。
  “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
  我哼着一支小调走出了洗手间,兴冲冲地向房间走去:“我刷牙了啊!别再说我嘴臭。嗯?小君,小君。”
  小君不见了。房屋不大,才一房一厅,我一眼就看完了。但我还是不死心,又喊了两声,结果还是倩影无踪。阳台也不见人,小君跑哪了?我很郁闷。
  忽然,大床上有一个东西吸引着我。哦,那是一件胸罩,白色的胸罩。胸罩下赫然压着一张小字条,上面写着几行娟秀的小字。我一看,就知道是小君的字迹。
  “哥,我那个来了,内裤不能给你这个猪头了,现送上内衣一件,希望你睹物思人。另外,过两天我就要到公司上班了。我要买一些东西,买完东西后就和玲玲姐洗头发。晚上玲玲姐请我吃饭,没有你的份,你就自己吃吧!对了,刚拿了你一些港币,等我发薪水后再还你。还有,这内衣世界上独此一件,千万别要弄脏了。如果闻腻了,就还给我。香君。”“我的小香君,哥又怎么会闻腻?只是你的胸罩也太土了吧?改天哥帮你选几件蕾丝的,哈哈……”
  我大笑,手中的胸罩果然是没有洗过的。不但肉香四溢,还有淡淡的少女体味。天啊!这真是一件举世无匹的极品。
  拿着小君土气的胸罩狂嗅了半天,我忍不住哑然失笑。心想小君纯真,连内衣也是这种厚实的棉质,既不美观,估计也不舒服。大热天的,内衣应该穿薄一点才舒服嘛!只是想到小君这个年纪,应该对透明性感和充满诱惑的内衣比较害羞。
  我笑了笑,决定帮小君买两套性感的内衣。一想到小君穿上蕾丝内衣,我就硬了,硬得厉害。
  虽然请了半天假,但我还是不到中午就去了公司,只因我有了牵挂的人。
  走进秘书处,我发现众多秘书都没来上班,估计都请假休息了。秘书处里难得冷清,只有两个美妇在聊天。见我进来,其中一个美妇向我使使眼色,暗示戴辛妮就在办公室里。这个美艳的少妇叫王怡,是KT里身材最高挑的秘书,与我关系不错。而另外一个美妇却是熟女,她叫郭泳娴,是秘书处里最年长的秘书。大家对她的年纪众说纷纭,十个人都十种说法,几乎囊括了三十五到四十五这个阶段的岁数。
  我对熟妇情有独钟,眼光自然犀利,估计熟到掉蜜汁的郭泳娴应当在四十岁到四十二岁之间。
  跟两位美妇点头示意后,我不敢多停留,立即闪进戴辛妮的办公室。
  用“眉目含情”来形容戴辛妮最恰当不过了。她似乎知道早知道我来了,我刚一进去,就发现她站在办公室的门边等着。流波的眼神里带着一丝喜悦,我还发现她穿了一件粉红衬衫。
  “这件衬衫是我见过最漂亮的衬衫。”
  “是不是我放一个屁也是世界上最香的?”
  “女士,请你矜持。”
  “男士,请别肉麻。”
  我与戴辛妮相视一笑,立即拥抱在一起,这是情人热恋中的拥抱,接着就接吻,这也是情人热恋中的亲吻。戴辛妮在我眼里,又何止身上的衬衫最漂亮?恐怕她全身上下都是最美好的。
  初识欢爱,戴辛妮的脸上荡漾着语言都难以描绘的风韵。举手投足间,散发的魅力无与伦比,我冲动地用隆起的下体在她双腿间乱顶。
  “现在是上班时间,等……等一会下班了,我……我们再……好不好?”
  戴辛妮知道我想干什么,嘴上反对,手上却没有丝毫抵抗。她温柔地看着我,美目水汪汪的。见我乱顶,她悄悄地瞥了一眼我隆起的部位,无限娇羞地摇头。
  这就是所谓的欲拒还迎吗?我暗暗好笑,双手大胆而放肆。粉红的衬衫再好看,也被我迅速剥落。褪下窄裙,一具雪白的肉体展露在我眼前。还是黑色的丝袜,又是黑色的胸罩,我的欲望瞬间达到顶峰。
  “本想等结婚时再做这件事。没想昨晚喝了酒,脑子一时糊涂,被你三番五次戏弄就从了你。现在你想要,我也不反对,可如果你辜负我,我是不想活的,你要答应爱我一辈子。”
  我微笑道:“一辈子哪够?下辈子也爱你。”
  戴辛妮突然严肃问:“别说笑,你老实告诉我,庄美琪是不是你的情人?”
  我大呼冤枉:“真的不是,庄美琪也不是省油灯,如果我跟她有关系,她能看我公开对你示爱?”
  戴辛妮一招接一招:“其他人呢?”
  我沉着应对:“也没有,你这个秘书主管的权力不小,相信你早把我的底细调查得一清二楚。”
  “公司里的情况我能掌握,公司外的事情我就无从知晓了。我问你,那水晶瓶子的故事是不是你编的?”
  戴辛妮冷不防问道。
  我没有回答,也不好意思回答,干脆装聋作哑,揉弄着戴辛妮丰乳,回忆昨夜销魂的一刻。
  “问你话呢!”
  戴辛妮又问一遍。
  我还想装糊涂,但耳朵的刺痛告诉我,我必须要回答:“那是善意的谎言,我的目的还不是为了你?”
  “果然是骗我的!你这个骗子,我最讨厌别人欺骗我,滚开。”
  戴辛妮揪着我的头发。
  我小声问:“你的奶头怎么硬了?”
  戴辛妮脸一红,咬着红唇反问:“关……关你什么事?”
  “给我亲亲就滚。”
  我盯着鲜红硬挺的乳头央求。
  “不给。”
  说是不给,可戴辛妮一点拒绝都没有。我低下头时,她还把胸部挺了挺,方便我含住了娇艳欲滴的乳头。我用舌头轻扫,戴辛妮立即全身颤抖。
  经过破处的洗礼,戴辛妮的身体已变得敏感,稍微撩拨,马上春情勃发。我暗喜,舌头的挑逗也跟着紧凑而精准。
  “嗯,也不问问人家同意不同意就乱亲……嗯,王怡她们会听到的,传出去我都没脸见人了。”
  “是美脸见人,美丽的美。我的小辛妮,你别傻了,公司上下全知道我在追求你。况且昨天晚上我和你爱爱,章言言可从头看到尾,只怕你的是非已经满天飞了,你现在还想有脸吗?”我的欲火在熊熊燃烧,肿胀的大肉棒不知何时跳出裤裆,狂野地摇旗呐喊。
  “什么?真可恶,她为什么要看?我、我等会收拾她,炒她的鱿鱼。”
  戴辛妮简直欲哭无泪,感觉自己保持许久的高傲矜持几乎一夜间就换成淫荡风骚的形象,她又怎能不恼怒?
  “辛妮,你摸摸看。”
  我赶紧加紧挑逗,转移戴辛妮的怒火,迫不及待地拉着她的手按在滚烫的大肉棒上。
  戴辛妮羞涩地甩手,说了一句:“讨厌,你先锁门。”
  我飞速地把办公室的大门关好。回过头来,戴辛妮已经靠在办公桌子上,无限风情地看着我,那意思等于在说“来呀”我走过去,吻上了戴辛妮的樱唇,挑开了她的齿列,含住了柔滑的小舌头。又是一阵热吻,长时间的热吻、忘情的热吻。
  我们互相追逐、互相吮吸,似乎都想把对方的唾液吞吃完,可是唾液还是不停地氾滥,源源不断地涌出,如同江河决堤一般。
  当我把那条迷人的黑色蕾丝内裤拉到戴辛妮脚踝的时候,她搂着我呢喃:“到小房间去。”
  “不,就在这里,我想在这里干你。来,身子转过去。”
  我婉拒戴辛妮的要求,还把她的身体反转,让她双手扶着办公桌,背对着我。
  我双腿跪了下来,望着股沟中央的那一条粉红的小裂缝,我轻声叫唤道:“辛妮,你趴下,趴在桌子上。”
  “你……你要做什么?”
  戴辛妮还不清楚时,我已经跪下。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依言趴到了桌子,浑圆的臀部此时翘得更高,迷人的裂缝更加清晰。我稍稍分开了戴辛妮的大腿,就向闪烁着亮泽的肉缝吻了下去。
  “哎呀……不要……不要……你放开……”
  戴辛妮像触电似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但我早有防备,双手紧紧抱住她的肉臀,整个脸都埋进了肉臀之中。
  “不要,太脏了。”
  戴辛妮想掰开我的双手。
  “不脏,你是最干净的、最纯洁的。辛妮,我爱你,你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最美好的。别动,闭上眼睛。”
  女人的阴户对于热爱她的男人来说,绝对是干净的。
  只是戴辛妮刚由一个处女变成女人,她没胆量尝试如此浪漫的口交,假以时日,她一定会迷恋这种性爱方式。
  “嗯,不要。好酸,好痒。”
  戴辛妮的反应还是很激烈。我知道,性爱配合需要时间,我不能也不期望能在一天时间内,就将她调教成技艺娴熟的荡妇。
  我站了起来,脱下了裤子。站在戴辛妮的身后,我吻着她的脖子、耳垂。
  戴辛妮平静了下来,在我温柔的爱抚下,她重新陷入了热烈的情欲之中,她下意识翘起了臀部,迷人的满月偷偷地摩擦我的下体。我硬了,硬得很厉害。
  “想不想要?”
  我柔声问。
  “嗯。”
  戴辛妮用鼻子哼哼,我赶紧扶住她浑圆的肉臀,握着粗大的阴茎插入了火热的阴道之中。
  “啊!”
  戴辛妮扬起了脖子,上身弯成了S型,如云的秀发全部散落而下,我闻着秀发的清香,也闻到弥漫的腥臊。这是爱的信号,也是交欢的诱饵。我上钩了,渐渐放纵自己的激情,开始固定抽送。戴辛妮悄悄地摇动她的美臀,她已体验过阴茎摩擦阴道的乐趣,并陶醉其中。爱液逐渐渗透成流、汇聚成溪,鲜嫩的小穴一片晶莹透明。
  我慢慢加大了抽插的力量,粉嫩的阴唇在与阴茎剧烈的摩擦中变得深红,红得妖异、迷人,如凝血又似残阳,如此美丽的阴唇一定变得异常敏感。
  我试着用手指揉一下阴唇。果然,戴辛妮颤抖着啼叫,挺翘的圆臀突然间就向我袭来,吞噬我的巨物。
  “啪滋、啪滋……”
  办公室里响起了勾魂心魄的乐章。
  我开始环顾办公室的四周,期望发现那些监视的镜头。不知道为何,这一刻我并没有感到一丁点的耻辱,反而是一种强烈的兴奋。我疯狂地扯落戴辛妮的蕾丝胸罩,让她的乳房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她的乳房很美、很大、很挺。
  我从戴辛妮的身后抱住乳房,猛烈地抽插。每一次我都把阴茎退到阴道口,然后再重重地插入。在戴辛妮动人的呻吟中,我获得奇妙的满足,心中狂妄大叫:看见了吗?朱九同,你看见了吗?你追求了九年的女人正在被我奸污,正在被我干到爽叫,给你看又怎么样?这么漂亮性感的女人给你干你也干不了,给你看又怎么样?
  我冲动地抱着戴辛妮不断变换各种各样的姿势,每一种姿势都很淫荡。戴辛妮的呻吟变成了轻呼,她雪白的肌肤泛起了粉红色,沸腾的血液几乎充斥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她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啊……哎哟……中翰,抱……抱我……”
  仰躺在办公桌上的戴辛妮用迷蒙的眼神看着我、央求我。她的双腿搭在我肩膀上无力地晃动,那条黑色的蕾丝内裤在高举的小腿上不停地抖动,好象是在引诱我,我没有去理会小内裤,我有更迫切的需要,有更吸引我的东西。迷人的乳房、紧窄的花房还有修长的大腿,无不让我激动,我的阴茎剧烈抽动、充血,我感觉阴茎从来没有这么坚硬过。
  满脸红潮的戴辛妮却突然睁大了眼睛,断断续续地催促:“再快……快点,等会有人来。”
  “吧嗒”一声,一只精致的黑色高跟鞋连同蕾丝小内裤从空中掉落下来。我看了一眼穿丝袜的纤足,忍不住摩擦了一下纤足,戴辛妮发出了笑声。
  “你的穴好紧,想慢都不行。”
  我坏笑,心想你叫我快点无非是叫我用力点而已,好,我就用力点。我一边说,一边加大了抽动的力量。片刻间,我明显感觉到戴辛妮的阴道剧烈蠕动,一股收缩的阴力包围我整根阴茎,让我充满了愉悦。
  “抱我,让你抱我,你没听到吗?”
  戴辛妮歇斯底里地乞求。
  我当然要满足戴辛妮的一切要求,放下了她修长的双腿,我匍匐下去,然后抱起戴辛妮身体,让她坐在办公桌上。戴辛妮痴迷地看着我,搂着我脖子,张开修长的双腿,容纳了我的粗鲁。
  我亢奋地看着戴辛妮的眼睛,扶着她摇动的软腰,粗大的阴茎一次又一次地在她双腿中间激烈进出,毛绒绒的阴毛已经完全被黏稠的水液浸湿。
  “噢,中翰,我爱你……”
  戴辛妮在我冲击下丢盔弃甲,她的爱液在剧烈的颤抖中滴淌在光滑的办公桌上。
  “呜呜……中翰,我要死了……”
  “嗯,死之前先答应嫁给我。”
  我抱起戴辛妮走向沙发。
  戴辛妮没有回答,也许神志还不清醒。过了好久,她才幽幽地说道:“想我嫁给你,你必须把杜大维赶走。”
  “为什么?”
  我假装吃惊。其实就算戴辛妮不说,我也要对付杜大维。
  戴辛妮跪坐在我大腿上,搂着我的脖子,直勾勾地看着我:“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
  我摇了摇头,心里也在问,对呀,戴辛妮喜欢我什么呢?总不会因为那条内裤而喜欢我吧?
  “其实,我很早以前就注意你了。你来公司的第一天,我就喜欢你了,因为你的答辩出色有趣。你为了进入KT,不惜在公司外等人事部经理宁红军下班,你千方百计央求宁经理关照。看得出来,你很狡猾、很有耐心。”
  戴辛妮咯咯一笑。
  “什么?这些事情你都知道?”
  我大吃一惊,因为这些都是我的秘密。
  “当然都是宁红军告诉我的。”
  戴辛妮得意极了:“第一年,你就很勤奋,工作努力,不流连风月场所,公司早就想升你职了。不过,见你不善于交际,公司又决定再等一段时间。你知道,搞投资的很需要交际手段。你每天下班了就跑回家,鬼鬼祟祟也不知搞什么,公司对你的能力有所怀疑。好在经过我多次观察,你只是……只是……”
  戴辛妮羞答答地没有说下去。
  “只是什么?快说,话别说一半。”
  我捏了一下戴辛妮那光溜溜的屁股。
  “我知道你喜欢我,你一下班就早早回家,就只是想在阳台上看我。咯咯……”
  戴辛妮笑得像一朵花似的。
  “好你个母老虎,既然早知道我的心意,为何不给我机会?为什么不给我一个笑容?为什么要我等两年?哇!我真命苦。”
  我哭丧着脸,心中却甜如蜜。
  “哼,那是你犯贱!本来要给你机会,可是我发现你居然有一个叫庄美琪的红颜知己,居然和这个女人喝酒喝到天亮,居然让这个女人送你回家。哼,虽然你刚才说跟她没有男女关系,但你敢说没有对她动心?”
  戴辛妮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我,仿佛要看清楚我有多少风流韵事。
  “你跟踪我?”
  我惊得目瞪口呆。
  “你别打岔,快回答我的问题。”
  戴辛妮用一根尖尖的手指指着我的鼻子。
  我叹了一口气:“你已经有了答案对不对?如果我对庄美琪动心,你今天就不会坐在我腿上,如果我对庄美琪动心,那么我的枕头下就是她的小内裤。”
  戴辛妮的眼珠子急转,对我的解释找不出任何破绽,但她还是不依不饶:“哼!难说,都很难说!昨天她含情脉脉地和你握手,就是白痴也看出来她对你有意思。”“什么逻辑?那对你有意思的男人多了,我也怀疑一下可不可以?”
  我想笑,为什么女人总是这样无理取闹?
  “我可没让男人送我回家过。”
  戴辛妮一招得势,顿时气势汹汹。
  “我……我错了。以后我喝醉酒,就是醉死在马路上也不许女人送我回家,可以吗?”
  我赶快承认错误,这时候和女人强辩,那么白痴的人肯定是我。
  “也不用睡大街这样严重,有我呀!”
  看见我认错,戴辛妮这才心宽体舒,说话也温柔了许多。
  “既然你知道我对你是真心真意的。那你就嫁给我,帮我生三、四、五、六个孩子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赶走杜大维?我还想帮伊拉克赶走美国佬,但我知道我没有这个能力,我可不是一个妄想分子。”
  “去你的,什么三、四、五、六?我可不是母猪!让你赶走杜大维不是我的主意,是‘九叔,的意思’九叔,就是我们公司的总裁朱九同。哎!有些事情你不明白,我欠朱总裁很多,他一直很照顾我。他希望能物色一个接班人,不想让公司落入杜大维的手里。”
  戴辛妮幽幽叹了一口气。
  “我就是朱九同物色的人?”
  我吃惊地问。
  “嗯。”
  戴辛妮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接他的班?”
  我又问。
  “嗯。”
  戴辛妮又点了点头。
  “我在做白日梦?”
  我再问。
  “你……”
  这次,戴辛妮是摇头。
  尽管我还是很迷茫,但我知道,我已经无法避免地卷入了公司的权力争斗之中。
  我可以放弃,但我连放弃的念头都没有闪过,因为放弃就意味着什么都要放弃,我人在江湖,只能身不由己。
  杜大维没有来上班,估计他宿醉未醒,几百毫升的威士忌足够他睡一整天。
  我真希望他永远不要醒来,如此一来,我的戴辛妮就不再受威逼,而葛大美人也成了孤苦伶仃的寡妇,我正好有机会安抚她。可惜,我知道杜大维一定会清醒过来,葛大美人也不会当寡妇。但为了保护我的戴辛妮,我必须想办法打败杜大维。
  看着刚送上来的大豆期货报表,我在转念间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只要这个计划成功,杜大维会更重视我,就不敢随便威逼戴辛妮,至少没有时间威逼戴辛妮了。
  为了能使顺利实施计划,我全神投入到我的工作当中。整个下午我都在分析、演练、计算,幸好没有任何人打扰我,我对自己的计划越来越有信心。
  “李主管,你找我?”
  斯文帅气的孙家齐来到了我的办公桌前。他是我在策划部的朋友,一个很好的朋友。我不善于交际,所以朋友很少,他和庄美琪一样,都是最值得我信任的朋友。
  “别主管、主管的喊,投资部又不是策划部的上级,你就别喊我主管了。”
  我笑骂……
  “你一天连升两级,我可希望你水涨船高,等你高升了拉兄弟一把。”
  孙家齐向我挤挤眼。
  “拉怎么行?至少要抱。”
  我大笑不已,笑声甫停,我突然严肃地看着孙家齐:“未来这几天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有个计划需要一个帮手。如果这个计划能顺利实施,一个星期后,你就是投资部的人了。”
  “你找帮手找对人了。”
  孙家齐平静地看着我。
  我笑了,我最欣赏孙家齐这分冷静和决断。
  “今天晚上你不用睡觉了,帮我盯着美国大豆。”
  我说出了我计划中的一部分。
  “美国大豆是我们KT一个热门的投资项目,投资部有专门的人值班看着,为什么找我?”
  孙家齐很疑惑。
  “因为我只信任你。”
  这个回答足够了。
  “然后呢?”
  孙家齐从我严肃的表情察觉到这项工作的重要性,他没有再多问,朋友有时候只需要两个字:信任。哪怕最后失败也毫无怨言,孙家齐就是这种朋友。
  “昨天收市837美分,你盯着。如果跌破826美分,你就马上打电话给我,无论什么时候。”
  我用铅笔指着电脑上的曲线合成数据,用力敲了敲键盘。
  “OK。 ”孙家齐的回答也干脆利落。
  “好,你现在马上请假回家睡觉,记得买多点咖啡准备熬夜。”
  我微笑地看着孙家齐。
  “放心,我买了很多古巴咖啡。”
  孙家齐又向我挤挤眼。
  “味道怎么样?”
  我一直喜欢咖啡,说到咖啡我两眼发光。
  “味道当然好极了。”
  孙家齐大笑。
  “那你有口福了。”
  我也大笑,会心地笑,有孙家齐这样的朋友我当然开心。
  “味道好是好,如果能和这位美女一起喝咖啡的话,那就更幸福了。”
  孙家齐的眼光飘向了我身后。
  我回头看去,正好有一个标致的妙龄女孩袅袅地向我们走来。不知什么原因,我喜欢女人穿高跟鞋,特别喜欢女人穿高跟凉鞋。因为女人踮脚走路的时候,我可以看见几根脚趾并排抓地的形状,这个形状很特别、很迷人。
  这个女孩就穿着精致的高跟凉鞋,她走路的样子很迷人,脚趾也很迷人。
  我心情很愉快,因为这个女孩居然走到我的跟前。
  “李主管,总裁找你。”
  女孩温婉地向我转达了一个讯息。她不是别人,正是秘书处七仙女之一:樊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