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31|回复: 0

瓷娃娃小娴被他们当成泄欲的玩具(强奸、高肉、NP)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0 14:58:11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些年经商环境不好,导致我的生意不仅亏光了老本,还欠下一屁股的高利贷。加上交友不慎染上了毒品,我甚至连死的心都有了。不过如果我撒手人寰的话,那些放高利贷的亡命徒们肯定不会放过我的爱妻小娴的。想到此作为一个男人怎样都得死抗着。可是活着也是那么煎熬,不仅要忍受暴力催债,忍受毒品的煎熬,还要忍受自己的爱妻小娴奉献自己的肉体帮我偿还债务,可又有什么新办法呢?

    这天我的毒瘾又犯了,大清早就带着小娴来找老黑。等到很晚的时候,我期待老黑终于来给我打针了,不过还带了个小混混模样的人。他们没有敲门用新配的钥匙直接进来了。小娴正穿着睡衣陪在我身边,我瘾上来的时候太难受了。我一脸鼻涕和眼泪,看到老黑就好象看到了救星。

    「是不是等我们,等的很焦急?」老黑的样不紧不慢。

    「是、是、快。」我几乎语无伦次。

    「他真的受不了了。」小娴语气带着哀求。

    「那你去打扮下,等下陪我们去逛街。我们兄弟俩今天有点无聊。你要打扮的我们满意我才给他打针。」

    小娴有点迟疑。

    「放心,今天我们不操你,说过了让你休息的,你就陪我们逛逛街、买点东西。」

    他的话让小娴觉得很难堪,毕竟当着一个陌生的小混混的面。而且他的样实在不是我们这个年龄的人能接受。一头黄毛,脸上刻意地做出老成的样,而眼睛却死死地大量小娴,小娴厌恶地躲避那家伙的目光。

    「你们以后可以叫他黄毛,以后就他专门每天给你们送『药』,还有,他的『鸟』很大,你以后可以好好享受了。」

    小娴看了一眼这个二十不到的家伙,臊的满脸通红,想说什么,却哽住了。

    转身进房间去换衣服了。

    「美女,我陪你去!」那黄毛一脸坏笑也跟了进去。老黑没有理睬我,在外面张望了一下,也进去了。

    「你们、你们出去好了,我换好了就来。」小娴的口气里带点乞求,她实在不能接受在一个小毛孩前面换衣服。

    「美女,你的衣服真多。你说我以后叫你什么?」黄毛找话和小娴聊。

    「你叫我小娴好了。」小娴犹豫了一下回答。

    「这要看你在什么时候叫她,你在操她的时候叫她骚货、婊都可以,她会很兴奋的。」老黑故意装出一副大大咧咧的样。

    「我还是叫你姐吧,你的衣服都很漂亮,你身材这样好。穿什么都好看。」

    老黑拿了件白色吊带连衣裙:「这件不错,就这件吧。」

    「这裙有点长。」黄毛看了下裙摆。

    「拉链在前面,等一下我们想摸奶了,方便。」他们肆无忌惮地谈论着。

    「对,就穿这条裙吧。」

    「姐,你现在的内衣什么颜色的,给我看一下。」

    「发什么呆呀,看下有什么,都让我们操了那么多次了。」老黑粗鲁地将小娴睡衣拉起,顺势脱去。小娴毫无反抗的勇气,曼妙的身体就这样暴露在他们面前,只是下意识的用手臂护住胸部。

    黄毛把手插到她罩杯里感受胸罩的质感:「这是个高档货,材质不错。」小娴简单的阻挡一下,也任由他了。

    「她曾经也是个高档货。」老黑的话越来越无耻。

    「姐,你有没有胸贴?用那种隐形胸贴,你穿了连衣裙就好象没有穿内衣一样。」

    「没有。」小娴的语气里带有烦感。我也感觉这个黄毛非常讨厌。

    「那就不要戴胸罩了,让两个奶头凸着,更刺激。」

    「有,我找找看。」

    「姐姐,你耍心眼,他们说你很听话了。原来你还喜欢耍心眼。」

    「要不我们先回去吧,明天再来。」老黑故意把着话说的很重。

    「不、不我按你们的要求换。」

    「当着我们的面换没有问题吧。」老黑更进一步要求。

    「好……好的……」

    「姐,你把这条肉色丝袜也穿上吧。」

    「好的……」

    「这才听话,以后我要求什么,你必须答应,明白吗?」

    「恩……」小娴低着头不看他们。

    「等一下,有了丝袜就不要穿内裤了。」老黑的口气很坚决。

    「姐,胸贴找到了吗?我来帮你换内衣。」

    「不、不用了,我自己来。」

    他们就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欣赏小娴在他们面前脱的赤裸,后换衣服。

    「给我们个背,我们看什么?转过来。」

    「姐丝袜、不是这样穿的,你应该把脚搁在床上。这样你的腰就不用弯了那样低了。」

    「看到了,看到了,看到姐姐的小骚逼了,还很嫩。」

    也许时间不长,但对我来说就是煎熬。终于完事了,老黑让黄毛给我打了一针。

    小娴被老黑与黄毛他们带着,不知道要去那里。只是无奈地跟随,黄毛的手借机在她柔软的腰上游移。

    「姐,你真的好美哦。咱姐夫是不是很久没有和你做那事了……真是太可惜

    了!」可恶的黄毛嘴上还讨小娴的便宜。

    看不车站处停了量老旧的公交车:「快,车来了。我们上车。」两人拉起小娴急急跑了几步。那司机好象也是在等他们,目光盯着小娴跑动而不停浮动胸部脸上露出丝丝淫笑。

    奇怪的是车上没有其他人。那司机上下扫视小娴曼妙的身体,和老黑对视了下按动报站器就开车了,车开的有点快。

    小娴被他们带到后数二排靠窗位置坐下,窗外的天色已经变黑了。

    老黑将小娴靠窗的手用手链绳绑到座位低下的椅腿上,看上去犹如自然下垂一样。黄毛按照老黑的指示看了眼小娴幽怨的眼神又给她戴上眼罩。

    小娴内心充满恐惧,视线被遮挡让她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感觉有手伸到她的胸口,把她的乳贴也给扯掉了,贴身的乳贴掉落在裙上。

    浅浅的乳沟没有乳贴的束缚显的更大,白色的连衣裙前面被松开。有人将两前襟纽拉开,拉链随着力道不争气地自动滑落。让雪白的胸肉尽量接受空气的呵护。小娴异常担心,再拉开一点乳头都要暴露出来了。幸亏腰带的束缚,要不然他们很有可能一拉到底。没有内裤保护的下体也会露出来。

    「求你,别这样对我。太难堪了。」小娴音量很轻生怕让司机听到,但哀求的语气分明快哭了。

    「不想太难堪,最好假装睡觉哦。」那是黄毛的声音。

    小娴空的右手打算把贴身的乳贴收起来,却被别到后面死抓住。内心痛苦万分,更担心的是怕碰到熟人。让认识的人看到自己这样暴露的丑态,怎么解释也说不清楚了。

    「嗷……」一只手从后面隔着衣服粗鲁地抓住她的胸开始揉捏。小娴更担心衣服敞开太多,唯有夹紧两肩膀,生怕两乳头让他们这样一弄跳了出来。知道老黑这家伙的无耻,而且现在的状况也不能反对,任由他在自己身上放肆。估计公交停了,那手才离开。

    「有人要上车了,怕难堪最好装睡觉吧。」黄毛再次嬉笑地提醒。

    上来四、五个人,脚步有点臃懒拖沓。让小娴更心跳的是那几人竟朝自己走过来,期待他们几个人互相认识,会坐到一起。这样就不会坐到她旁边了。在期待小娴却听到了让他更无助的声音:黄毛和老黑离开的脚步。

    「天啊!我该怎么办啊!」小娴的心都快从腔里跳出来了:「难道他们就这样喜欢我被别人肆意玩弄。」

    事态的发展让小娴感觉更加的窘迫,有人坐到了她旁边。那人的手臂和她的肌肤接触感觉滑腻腻的,那人的汗味随之扑鼻而来。

    「是不是睡着了!」坐前排的人回头说,讲话声音压的很底,听口音是外地人。

    「有可能哦!这样穿发也太肆无忌惮了。」

    「看,头……奶头。睡觉奶头还翘着。」

    小娴知道自己白色的连衣裙虽然还尽量地保护自己的身体,但乳头的凸点在薄薄的棉制上肯定能让他们发现的。

    「怎么办,怎么办?」尴尬与羞耻心,让她感觉脸颊发烫。

    「下面还有,黑、黑的。还有那个。」

    「天啊!他们太下流了。居然还朝那里看。老黑——你们在那里呀!快回来吧!」小娴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居然对老黑这个无耻的家伙充满了期待,希望他们能回到自己身边。

    「她平时肯定是个荡妇,要不然坐车怎么也会穿成这样!把那东西放在外面也太招摇了。还不穿内裤。」着声音有点浑厚,听上去年纪有点大。

    「啊!他们是三个人,这是第三个人的声音。」小娴内心只期望他们能早点离开。不好,小娴突然想起来,他们说的:「那个。」是不是是自己的乳贴。有心想把它们收起来已经来不及了。

    「别,别拿。」小娴能感觉到,有人把她贴身的乳贴那走了。

    「那些骚货就喜欢戴这样的东西。」

    「她居然还不戴,放在腿上炫耀。你说是不是做『鸡』的?来给我看看,怎么样的东西啊?」前排的人向旁边的人索要乳贴。

    「太羞耻了。他们怎么对这东西这样感兴趣!羞死人了。」小娴真想找个缝隙躲进去。

    「香,还有香味。我婆娘身上就没闻到这个味道。」

    「『鸡』那里会这样。如果是,也是只下贱『鸡』。」

    「是啊,我现在连野『鸡』都不如。我让他们搞的越来越下贱了。」小娴内心更期望他们能说点别的:「哦,不你们想做什么?」

    「很滑……呵呵。很滑!」

    又一只粗糙的大手抚过她的手臂:「是,不但嫩。还够滑。」

    「啊!」小娴身体一颤,再一只手在她凸起的乳头上拂扫而过。

    「天啊!太大胆了。太无耻了,他们怎么还朝这里摸。哦,不,我不能动我不能让他们觉得我没有睡着。太丢脸了。」

    「很敏感,很敏感。我也来一下。」

    又一下。

    「他们是什么人呀,怎么这样讨厌,下流。天啊,别弄了,求求你们了。这样下去,自己还怎么装下去呢?」

    「你傻啊!到时候把她弄醒了。」

    「老王,拉开。把它拉开!」

    「什么?他们不会是要把……不会,不要啊!」小娴默默祈祷着。

    「看到了……嘻。我看到了,很粉哦。」

    「拉开点,老王。拉开点,我没有看到。」

    「这样呢?这样可以了吧。」

    「还有另一个。」

    那个叫老王的按照前排人的要求,把小娴的衣服彻底拉开。让她两个雪白的乳房彻底露在外面。起伏的胸部一上一下,小娴只有尽量控制自己的呼吸,尽量让自己的呼吸变的平缓。

    「不要,你们怎么能这样。天啊!老黑你们到底去那里了?回来吧!」现在老黑在小娴心里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这奶够分量,捏上去手感肯定不错……哈哈……」那个老头压底声音淫笑着。

    「对。哈,对把这骚货下面也露出来瞧瞧。」

    小娴内心狂跳,这时候想把两腿夹紧是来不及了。

    「惨了,他们会看到我那里的。我最隐秘的位置,那里也会呈现在他们的面前,呈现在一些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外地人面前。」

    「别动,让我拍张照片……到时候让人家看看,我们在车上遇见这样一个骚

    货。」

    「咔嚓,咔嚓。」手机拍照的声音。

    「老王,对着她下面给我来几张。」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就这样赤露在身,让他们随便玩弄吗?不要拍下面了。」

    让小娴更想不到的是,老王还动手把她的腿又拉开点。小娴只有装做无力地让两腿分开,让小穴完全暴露出来,又是:「咔嚓,咔嚓。」两声。

    「不好,你看,太暗了。拍的太暗了。我把闪光灯打开。」

    「我会变成样这样,毫不反对地为陌生人露出身体!老黑他们是不是要把我变成个真正,无耻,下贱的人他们才要罢手。不要再这样折磨我了……你们就拍吧,让你们拍个吧,我已经是个很下贱的人了!别再这样羞辱我了。」小娴决心让自己彻底的放弃所有羞耻感。

    拍完后,那些人还没有结束。有两根手指在小娴已经充血的阴唇上滑动。一股暖流从她下腹升起。不多时手指滑动,挤到她阴道里,慢慢的抽插,而且抽插的很耐心。

    更让小娴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迎合陌生人的指淫。开始分泌淫水,方便他的抽动,而且水越来越多。

    「为什么,我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我真的喜欢、需要这样戏虐吗?」思想走神,呼吸也开始加紧了。而老王的手指还没有停下的迹象。

    一股热热的鼻吸,接着滚烫的舌唇贴到了她已经挺立的乳头上,老王开始舔吸起来,一阵阵温热的酥软感开始侵蚀小娴娇小的身躯。

    「哦,他太大胆了,他怎么居然敢这样。」尤其这个叫老王的还用牙齿轻咬她已经发硬坚挺而敏感的乳头,小娴尽力咬住自己的舌头不让呻吟发出来。可他手指乖巧地由抽插变成扣弄,努力去接触她阴道里每一处敏感的褶皱。

    小娴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已经变的急促。终于,终于他停止了。小娴提着的心长长舒了口起,但当他的唇与手指离开她身体的时候,却有丝毫的失落。恨自己的身体,居然期待一个陌生人在公车上的淫辱。

    「怎么?他离开了?是要下车了吗?」小娴有点疑惑。

    「看,这个骚货让我抠出怎么多淫水。」

    「我也来试试。」

    「你是不是也想吃她的奶呀。很滑,很软。口感不错的!」老王居然还和那

    人无耻地介绍他的感受。

    「去你的,我才不吃你的口水呢!不过这妞比小姐好,那些做鸡的绝对不会

    让你这样抠她的贱逼的。」

    那年纪大点的坐在小娴身旁,看她的阴唇犹如被雨淋过的湿润。先是两个手

    指,后面三个,最后居然四个。几乎把手掌都打算伸挤进去。

    「这个贱货现在肯定在做淫梦呢,不知道梦里让谁在操。」

    小娴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被打碎了的瓷娃娃,她感到疼痛难忍,可是外表上仍要装得轻松自如。任由他的手掌在她娇嫩的身体里反转。

    「各位看好了!」

    「啊!痛死了。」撕裂的疼痛,小娴实在难以忍受了,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只有假装想翻身。直起腰,努力的迎合那人的手掌彻底伸进去。随着他手掌的转动,阵阵快感随枢神经传到身体各出。

    「老许,你不怕把这婊弄醒啊!」

    「怕什么,反正现在都这样了。你说她醒了会怎么样?最多也说求求你们继

    续搞我,太爽了。哈哈,哈哈。」这个老许后面半句还故意装成女人的声音。

    终于,车停了。又上来两人,那两人也朝小娴这边走来。

    老许猛地抽了出来,离开了这个位置。留下小娴暴露各个私秘处仰躺在位置

    上。

    被陌生人挑动后,身体余韵未消,新上来的两人径直朝小娴身边过来。强烈的羞耻感让她几乎崩溃。害怕让更多的人看到自己难堪的样。内心对泼皮老黑有了更多的期待,希望他能再次出现,然后把自己带走,让这一切羞耻结束。

    而新来的人,已经坐到了她旁边。小娴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全身的血液沸腾,感觉到手心里全是汗,心里做好了再次给陌生人戏弄的准备。

    男人的鼻快贴到她脸颊了,温热的鼻吸挑动她的神经几近爆发。感觉到尚未平复的心理更加潮热,暴露在空气的身体更加敏感,呼吸又开始急促。想努力控制却更不容易做到。

    外面的声音说明车还是在这一带,真不知道这到底是几路车?怎么这样开的。车再次开动,能听到旁边老王他们趔趄,看来他们没有找别的位置,就站在旁边。刚刚上来那人却不向老王他们那样着急,只用指腹若有若无地在自己身上游移,婆娑的很有耐心。

    指腹在她丰满的乳肉上,沿她挺立的乳头周围,却不碰触她的乳头。渐渐的

    小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这人的拂弄的发酥。

    那人手掌开始变换方式:贴着她平坦的小腹下滑,在她纤细的腰上打了几个圈,小娴感觉是酥痒发热。

    过了很久那人的手尖有意无意地檫过她挺立的乳头,这种感觉让小娴内心又是恐惧又是期待,期待他的每个指尖能弄、捏一下自己的乳头。而那人明显知道小娴的需要,却偏偏不让她如愿。

    还不断在小娴耳边,哈出阵阵热气。手又回到小腹上,用指甲在肚脐周围打圈;小娴身体需要和心理矛盾纠结,欲火让那人开始点燃,身体微微下滑。

    温热而粗大的手掌完全贴和她的洁白平坦的小腹抚摸,小娴感觉那热度好熟悉很需要,忍不住从喉咙深处发出:「呃。」的一声叹吸,身体需要开始战胜自己的理智。

    那大手将她小腹一压,滑到裙腰里,勾动她的耻毛,撩动几下。继续……继续!小娴内心期待地呐喊。而那手又缓缓退出,游移在腹部,让小娴感觉莫名的失落。

    渐渐地手又滑朝下滑去,小娴微微收腹,让大手方便通过自己的裙腰。大手穿过缓慢地朝她腹根滑去,快到的时候又改变方向,就这样来回多次。让小娴的心理一直摇摆在期待与失望之间。

    就这样四、五次后,那手终于探到了耻丘,却用他食指和无名指沿着她外侧滑动。小娴感觉自己是即将崩溃的大坝,羞耻地期待大手蹂躏自己的阴门。忍不住腰身扭动,半悬的腹根抖动几下:「怎么样?舒服吗?」

    啊!是老黑,真的是他。我怎么会这样期待他对我身体的侵犯!哦!天啊,老黑蹂躏我吧!这是你常做的事情,就在这里玩弄我的身体吧!

    见小娴没有给他回答,老黑用指在她耻缝滑过,同时勾动一下她的阴核。小娴身体立刻颤抖一下,伴随一声娇哼,胸部激烈起伏,把长时间害怕被别人发现的压抑彻底释放了出来。而老黑完全停止了所有动作。

    「舒服吗?还想要吗?」老黑引导小娴做出羞耻的回答。

    「带我回去吧……」小娴的声音呢喃,腰却不自觉地扭动起来。

    「回去做什么?」

    「让……让你玩弄我……」小娴也惊奇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

    老黑将小娴耳垂含在口里吮吸,手抓住她整个乳房揉捏。洁白丰满的乳肉在他的手变形,挺立的粉红乳头高高凸起。

    「周围的所有人已经都能看到贾仁老婆在这里让我玩弄了。为什么还要换地方?」老黑还从语言上羞辱。

    「呃嗯……不要……」

    「刚才你表现的不错,现在把裙摆撩起来,不然我就停止了。」老黑温柔地

    指挥小娴。

    小娴的脑袋朝老黑靠了靠:「好羞耻哦!不要让他们看了!」喉咙深处发出动情的呻吟,手却顺从地将裙摆拉到腰上。

    老黑将他的乳头整个含入口吮吸,毫无顾及地发出小孩吃奶的「啧、啧」

    声。

    「呃嗯……呃嗯……」小娴有眼罩遮挡她的羞耻感,努力感受乳头传来的快感,腰枝颤摇。

    老黑将她右腿挂到自己腿上。让她彻底地暴露女人最隐秘部位在空气。黄毛递过来已经开口的瓶,老黑手指挽了厚厚的一块透明膏体,在她突起的阴核上轻轻滑动。小娴身体阵阵颤抖。

    「凉……」

    「我玩你淫荡小穴的样,他们更喜欢看哦。」

    「好丢脸哦……不要拉。」小娴压着裙摆往下滑。

    「不要挡,让所有人都要看的清楚你阴唇不断变形的样……让看的人也兴

    奋!」

    「太丢脸……太……丢……呃……嗯……」

    「说你喜欢……」老黑的口气略威胁。

    「我……太……太丢脸啦……」

    「真是个淫荡的尤物……」旁边老王他们脱口而出。

    不知道是谁的手机有开始拍照了。发出:「咔嚓、咔嚓。」声。

    「来给我让个位置!别挡我镜头。」是老黑老爸的声音。

    「太羞耻了,太羞耻了……」小娴哀声。

    「他们喜欢拍照做纪念,让他们看吗?」老黑的手突然一停。

    「看……要他们……看。」

    「让他们看看你肉洞里面是不是已经有很多水水了!」老黑撑开她阴唇,里面的嫩肉不断收缩,泛出淫水。然后手指贴住她每处褶皱抽动。

    「不要……已经……有……有了!啊……」小娴反弓起腰,手只是压在自己小腹上。

    「真是淫荡的小穴,摸几下就潮水泛滥。很享受吧!让他们见识下你欲仙欲

    死的样好吗?」

    老黑的动作开始更加激烈,小娴身体不停扭动,手抓着裙摆,用力压在自己的腹部,两腿开始曲起来,被老黑别住,呻吟声越来越大:「受……受不了……了……」语气有点哭腔,脑袋上下摆动。

    娇嫩的肉洞被老黑不断搅动,发出:「咕唧、咕唧。」声。

    「到了吗?到了吗?」老黑贴着她耳边。

    「啊……要去了……要……」正当小娴蓄势爆发的时候,老黑的手完全停止离开。小娴的身体抽搐,曲起的两腿剧烈的摆动,难以掩饰向高潮冲刺而被突然终止的失落。两条秀美的玉腿微开微合。

    老黑扯掉她的眼罩,小娴已经两眼迷离失神,哀求地望着老黑。散乱的头发被汗水粘贴在湿润潮红的脸颊,大口喘呼。老黑把他湿漉漉的手举在小娴面前。

    周围围了一圈目露贪婪的男人,挤的满满的,有:许总、阿彪、刘老板、小李、黄毛、老黑和他老爸,陌生的三人应该是老王他们三个。其一个老头和老黑老爸正淫笑着在拍摄自己失态的样。还有几个女人的身影,在窃窃私语。尽量远远地牵拉着刘老板、阿彪、许总,估计是他们的二奶或者小三了。

    小娴犹如受惊的羊羔曲了起来,用衣服尽量盖住自己。透过连衣裙看到她女人的丰韵,丰满胸形的线条、纤细的腰身、浑圆的臀部、露在裙外洁白诱人的玉腿。她的每处都是那么的诱惑,激起每个男人的无限欲望。

    「继续、继续呀!多给她几次高潮,把她弄虚脱!」

    「太残忍了……饶了我吧!」小娴两腿摩擦着,脑袋朝老黑身上钻。

    「让我把你送上去……」

    「不要拉,好难为情……」小娴羞的都快哭了。

    老黑一手抱过小娴在怀里,从背后又抠了点瓶里的液体,隔着衣服分别挑动小娴敏感的乳头,小娴身体又是振颤。衣服变的湿透,乳头的颜色显现出来。

    「看姐姐兴奋的样我都快射了。姐姐的身体太诱人了。」黄毛兴奋的说。

    「这个尤物我真想马上搞死他。」老许毫不客气地说:「鸡吧捣到她湿漉漉

    粉洞里一定很爽,看着我都快出鼻血了。」

    「爽翻了,她的肉洞会把你的吊融化的。象嘴巴一样会把你孙精吸干。」

    老黑老爸说。

    「朝她那里涂抹的是什么东西呀!」一个女人的声音。

    「等一下就知道拉。就当是你们女人需要的润滑液哦!」

    「我要射在她嘴里,射在她脸上。」

    「看着她脸上挂着我的精液,再搞死她!」

    「你们好变态哦!她和你们一样变态。」那女人又嗲怪地说。

    小娴虽没有和那几个女人视线接触,但想象到她们冷酷而鄙视的眼神。惭愧到极点,躲在老黑怀里,任由着他们议论自己的身体,把头埋的更深。

    「位置太窄了,换个!看不清楚。」叫老王的那个瘦老头高喊。

    「你看他们这样期待,这个要求应该满足吧!」老黑嬉笑着说,把小娴左手上的绳解开小娴把头埋的很底,两手拉扯衣服将自己包裹的更紧,身体半推半就地被拉出位置。

    站在人群里,小娴身朝老黑贴了贴,希望得到点点依偎感。老黑配合地从后面抓住她的两手,把她拥在自己怀里,对于老黑的温柔拥抱小娴的身体和她贴的更紧了。

    其他人也表现的不那么着急,在旁边找位置坐下。

    「你今天很乖哦,表现的很不错啊。」老黑在小娴耳鬓斯磨,两手在她双乳上抓捏揉搓,犹如在约会的恋人般,小娴动情地将两手盖在他手上。

    「你的身体太诱人了,怎么玩都不够。」老黑边说,边不失时机的抠弄她挺立的乳头。

    「呃嗯……回去……回去……好……吗?」小娴迷离地回答。

    老黑隔着薄薄的连衣裙,用指头夹拔她敏感的乳头。引起小娴阵阵娇喘,两腿交差紧夹着斯磨。

    「这样好撩人哦!」老黑将手朝她腹根滑去。

    「呃嗯……不要了……」

    「他们也很喜欢你被我搞的!」老黑硬是把手插到她两腿之间:「你看把裙都潮透了!毛毛都影出来了!」

    「不要拉,好羞人。」小娴配合地将两腿打开让他的手掌覆盖到自己耻丘上婆娑。

    「他们都喜欢看你投入的样,你的身体太动人了……我也知道你很想要高潮。」老黑缓慢地在她耻缝揉搓。

    「呃嗯……呃嗯……呃嗯……」

    「这个变态老黑,这样搞女人!」一个女人的声音。其他人也嬉笑着对望几

    眼。

    老黑拥着小娴坐到最后一排位置,这排位置因为有发动机而高起的,能看到车厢里的全部。让小娴坐在旁边继续挑逗她的身体。

    老黑他们带来的药物,暂时摆脱身体的痛苦,畅快无比。但也开始牵挂、担心爱妻小娴。也知道老黑把小娴带出去,必然又被他们猥亵、玩弄、用她娇弱的身体为他们宣泄兽欲。而她只有在屈辱忍受与呻吟。想象到小娴的样,内心兴奋又痛苦。

    不停变换电视频道。忍耐、等待、期盼很长时间,终于鼓起勇气拨通老黑的

    电话。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电话通了,自己在怯懦振作精神这样。

    「怎么,想你老婆拉!我让她和你说……」电话里声音很嘈杂。

    先是小娴长长的喘息声:「嗯……啊……不要……啊……嗯……啊嗯……」

    小娴的声音让我兴奋又痛苦:「喂、喂……」我的眼前立刻浮现出娇小的小娴被老黑他们欺负的样。

    「你听,她很享受是吧!不要担心。」老黑带调侃的回答:「告诉你老公舒服吗?舒不舒服……」

    「嗯啊……嗯啊……嗯啊……老公……对不起……啊……」

    「又在什么怎么欺负她……」我愤怒的吼叫。

    「是不是听了很兴奋,告诉他,我们在做什么。」老黑的声音:「他们……他们好变态……」小娴的声音:「亲他、亲她。」老黑的声音。

    我在电话这头能听到有人和小娴吻在一起,而且故意把声音弄的很大。伴随

    重重的鼻吸小娴的无奈地在拒绝接受。

    「……呃嗯……呃嗯……」

    「你们对她做了什么,做了些什么?」我着急的大吼,更加刺激他们的兽欲望!

    「你老公也听到了,你在吃男人口水……」

    「嗯……对不起……阿仁,对不起……挂了……挂了……」小娴是声音很含

    糊。

    「你媳妇现在很期待给她高潮,先挂了。」老黑不等我回答就急急把电话挂了,电话机里传出冰凉的:「嘟、嘟。」声。我无数次按重拨,都被他无情地挂掉。

    第二天,终于接到老黑的电话让我去宾馆接小娴。门开了个缝,探头出来的是个陌生的老头,他见了我也是一惊。我不顾一切地冲了进去,只见小娴全身赤裸,呈大字躺在床上,疲惫地呻吟,一个老头也是将她乳头整个含进口然后再用舌头不断的进行舔食挑逗。也是全身赤裸,他丑陋的鸡巴有气无力地挂在两腿之间。那个开门的老头用手捂住自己的裆干紧把门关上。

    「你、你谁啊!」两个老头被我的突然出现惊了好一阵终于开口。

    「我是你姥姥。」我举手就给旁边的老头一个巴掌,他后退了好几步。靠到了门边差点跌倒。我跳上床,抓住另一个老头的头发把他揪了下来。

    「大哥、大哥饶命,饶命呀!」俩老头一再哀求。光着屁股,随便拿了些衣裤跑了。

    小娴在我怀里委屈地哭了好一阵,才告诉我,原来昨晚他们一直逛到很晚。老黑让这俩老头带她到这里。让她和一个省里检察院的人睡在一起。当时那个人已经醉的不行了。他们乘机拍了很多照片。是用来要挟他不要再调查某个人了。

    也许他们就这样放过我们了!带着美好的愿望我们回家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提示:论坛所有女s均为骗子。防骗指南:【点击查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