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6|回复: 0

[近亲] 成家大院20(申精)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3 19:12:54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十章 智取小姨子

在玉洁的精心照料下,成老爷的身体完全康复了。
当年要到上海定购一批物质,老爷破天荒地提出由他亲自去,除了两名手下先行到达上海后,老爷还亲自点名让三姨太佩瑶陪他驱车去上海。
佩瑶的妹妹佩双早就吵着要去上海玩,听说姐姐姐夫要去,死活要跟着,成老爷巴不得有两个美女陪同,大方地同意了,收拾了一天,第二天就出发了。
佩瑶一头乌黑的长发,佩双则恰恰相反,乌黑的秀发短得绝不超过两公分,使她神朗气清,唇角露出浅笑,神态端庄,长着一付瓜子脸型,隆挺的俏鼻和鲜艳的红唇相映引人。一双眼睛又大又黑,清澈晶莹,可能是一袭短裙紧贴丰臀的缘故,尽显她的修长优美的线条,绰约动人。平时在姐夫面前飘来飘去,成老爷也的确没有机会一亲芳泽,这一次去上海,路途遥遥,又是她主动提出来要去,成老爷心思动了,如果略施小计,说不定又能尝尝美味了。
其实,老爷亲自去上海,主要是想通过佩瑶带着佩双去。对这个惹眼的小姨子,老爷垂涎已久。
头天上午佩瑶和老爷坐后排,佩双坐副驾驶座,老爷只得和三姨太调情,也无法顾及那个小咪咪了。
下午佩瑶闹着要坐副驾驶座看风景,老爷正好遂了她的心愿,把个美人胎子佩双送到自己身边,心里不禁一乐,胯下竟然就有了反映。
“姐夫,到了上海你可得让我到处看看,不能小气哦!”佩双坐到后座就摇着姐夫的肩膀撒起了娇。
“好,好,你想到哪里玩姐夫就让你到哪,这总行了吧!”
“这才是我的好姐夫!”小姨子见姐夫这么客气,兴奋地抱住他,在他脸上狠狠的亲了一下,胸前那两佗突出物也挤到了姐夫身上,颤巍巍的,成老爷温香软玉,本来就有反映的下体更加涨得厉害。
汽车在平坦的公路上飞奔,公路两旁,已是华灯初上,夜色阑珊。
坐在副驾驶座的佩瑶可能是累了,看了一会儿风景,竟靠在副驾驶座上悄悄地睡着了。
老爷一边观察着前面佩瑶的情况,一边想着如何把身边这个突胸丰臀的美女弄到手里,竟一时忘了说话了。
“怎么?有心事啊?”坐在他身旁的佩双小姐,见他神色黯淡,不由柔唇一笑,将丰腴的娇体依靠上来,附在他的耳边轻吐道:“不嘛,姐夫,你陪我说话啊!”
佩双那吐气如兰的樱唇近在咫尺,一股少女特有的清香钻入老爷的鼻孔,老爷伸手揽住她丰盈的肩膀,将头靠近佩双的耳坠处,吹了吹,低声道:“既然姐夫答应你的一切要求,你该怎样报答姐夫呢?”
佩双明眸一闪,有点承受不住老爷对她耳边的吹痒,娇躯微扭地道:“我有什么能给姐夫呢?”
“很简单!”成老爷闪着狡黠的笑眸,凝着她,轻声道:“让姐夫好好亲你一下就行了!”
言罢,双手捧住她的俏脸,臭烘烘的大嘴直往她的樱桃小嘴逼近。
佩双浑身发烫,俏颜飞霞,呢语道:“不……车上……不行……嗯!”
成老爷岂肯放过她,早将混合着烟酒味的大嘴紧贴到佩双的小嘴上,用舌尖翘开了佩双的细牙,双唇立即捕捉到了佩双那柔软细嫩的香舌,一只手也早已伸到佩双胸前捉住了那一对跳动不停的小兔子,一阵销魂蚀骨的亲吻和抚摩揉捏,让佩双全身都瘫软下来。
两人在车后的“伊晤”喘息声差点惊醒了前排睡觉的佩瑶。
佩双迅速地整理好衣裙,又拢了拢短发,附在姐夫的耳边吟道:“坏姐夫,我知道你想要什么,等有机会了,人家全都给你还不成啊!”说着狠狠地刮了他的鼻子一下。
成老爷暂忍体内欲火。
轻轻拥了一下她,重新坐稳身子。
脑中却联想起哪天要与佩双裸呈相对的销魂景状,不由暗暗笑了起来。
好在浙江到上海不是太远,第二天的下午,成老爷一行就赶到了上海,与先行的王管家一行会合了。王管家拿出这几天市场采购清单后,老爷很快确定了采购品名,下面就由王管家具体操作了。
到达上海后,老爷果不食言,带着佩瑶两姐妹到外滩、城隍庙、南京路所有上海有名的地方都玩遍了,吃遍了,大上海的豪华,让这一对姐妹花大开了眼界。在外滩的一家豪华的夜总会里,老爷也让姐妹俩切身体验了大上海那种歌舞升平、醉生梦死的夜生活。当老爷把突胸丰臀的佩双搂在怀里跳舞时,佩双那一个劲往老爷怀里钻的架势,就等于告诉老爷,到这个尤物躺在老爷胯下那一天只是时间问题了。
到达上海三天以后,采购任务全部完成了。
这天在宾馆吃饭时,王管家当着两姐妹的面告诉老爷,定了两张明天的飞机票。
“为什么要定飞机票呢?”老爷不理解。
“小姐要急着赶回去,坐汽车回去来不及。”原来佩瑶要参加一个同学的婚礼,必须赶时间。
“我明天还要去上海商会,要么佩双你跟姐姐先回去。”
“不吗,我明天还要去一趟南京路,我看中了一双鞋子,要么姐姐你先走,我坐汽车回。”佩双闹闹腾腾地说。
“那也只好这样了,老爷,你就让双双这丫头这回闹过够。王管家,我们就明天先走吧。”佩瑶一点也不怀疑老爷和妹妹。
当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佩瑶和王管家离开上海回到浙江。
当佩双和老爷到机场送走佩瑶和王管家坐到车里时,老爷就迫不及待地揽过风情万种的佩双的腰肢,直惹得她一声轻吟:“你轻点呀,色姐夫!”
他们饥渴无比地回到下榻的宾馆,在电梯里,老爷的手就在佩双的翘臀上迫不及待地摸弄起来。待到进得房间,刚刚锁紧房门,再也顾不上小姨子的扭俏不安,老爷立即横腰抱起她丰盈烫体,径直向卧房走去,把个羞得满面通红的小姨子,抛到软和的席梦思床上。
老爷打开了卧房所有的灯。
灯光之下。
成老爷情不自禁地褪去裹在佩双上身短装,双手托起她白晰的娇乳,只觉滑腻圆挺,浅浅的粉红色乳晕充满女人味。
“对……就在……来上海的车上…嗯…”
下腹像火烧一样的炽热已燃遍了全身,佩双觉得自己好像快要爆炸了。
终于,姐夫的手指离开了,意识模糊的她好不容易喘了一口气。
但是,紧接而来的新刺激不由让她弓起了娇背,激喊出声:“啊快…”
原来,姐夫已将嘴唇触到了她的核心之处。
这一招彻底让佩双娇喊出来,体内狂潮如汹涌波涛崩堤而出,潺潺爱水尽流不已。
成老爷横马上阵,只听佩双一声“啊”叫,老爷胯下的尖锐处毫无阻碍地进入了她的柔热内地,让体内的雄力尽情挥泄……
成豪鱼用力揉搓佩双丰满的乳房,用力左右拉动,手指使劲揉捏佩双尖尖俏立的乳头。
佩双的小腹肌肉已经开始剧烈地收缩了,身体也在开始痉挛,阴道里闹得天翻地覆,阴壁剧烈地蠕动,紧紧得箍住成豪鱼的肉棒,身体几乎是本能地上下疯狂地套弄着成豪鱼的阴茎。
“哦……哦……哦……哦……呜呜……噢……噢……哦哦……佩双要来了!哦……哦……”
佩双身体抖动得厉害,她伸手下来,随着成豪鱼有力的抽插,用手指捏着自己的阴核。
“用力……用力……用力!……插死佩双了……姐夫……哦……你要插死佩双了……哦……哦……。宝贝……哦……插得好……哦……哦……亲姐夫……坏姐夫……再大力点呀……哦……哦……佩双好快乐……佩双要为你生个好儿子……哦……厉害的姐夫……哦……哦……佩双的淫穴永远要给自己的姐夫插……哦……哦……好……哦……好舒服……哦……太美了……哦……哦……”
成豪鱼此时对佩双的言语早就充耳不闻了,只知道猛干佩双又骚又热又湿的淫穴。
“插死我!……插我!……插我!……好姐夫……哦……。哦……佩双……不行了……哦……哦……佩双要来了……呜……呜……哦……姐夫……佩双好舒服……哦……哦……佩双忍不住了……哦……哦……哦……。哦……佩双来了……哦……佩双泄……泄……泄……泄……了……”
“我要射精了!……佩双!……佩双!……姐夫射给你!……。哦……成豪鱼要把精液射进佩双的子宫里!……”
成豪鱼喘着粗气,已经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佩双反身爬起,把她的阴道口对准成豪鱼的阴茎坐下,让成豪鱼那坚硬似钢的肉棒从她身后顺势插入,然后佩双在成豪鱼的帮助下一上一下地颠伏起来,在成豪鱼阴茎强烈地研磨下,佩双的阴道剧烈地抽搐着,一股一股的灼热的热流突突地涌出来,迅速包围了成豪鱼的肉棒,成豪鱼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快速抽动了几下,用尽全身力气猛地往里一插,几乎连阴囊也一起插进去了,龟头直抵子宫口,然后成豪鱼才勃然喷发。
浓密粘稠的精液一股脑全部打在佩双的子宫口上,放射的快感令成豪鱼全身乏力,整个人瘫在地上,只有肉棒在下意识地一发一发地喷射出浓密的精液。
佩双身体极度地痉挛,脸涨得通红,紧紧地搂住成豪鱼,下体不住地耸动,与成豪鱼抵死缠绵,不放过成豪鱼射出的每一滴,仿佛要把它们全部吸收入子宫般,阴道口的肌肉一放一收,竭力炸干成豪鱼的所有存货。
过了好一会,佩双才从成豪鱼身上滚落,美丽的胴体上粘满了成豪鱼们的汗水和淫液,乳房仍然兴奋地高高耸立,随着他的呼吸起伏。她转头看向成豪鱼,脸上堆满了盈盈的爱意……
“姐夫…我的亲哥哥…”颤抖的双峰,通红的娇容,毫无矜持地吐露着体内快语。
这个时候的美人儿,已性感极了,在几度昏乱情迷的状态下,用尖尖的指甲在成老爷的肌肤上划下一道又一道印痕。
终于,一道喷泉,两人紧缠一起,颤抖不已,攀上了灵欲的最高峰,。
可是车子回到浙江时,佩瑶跟王管家还没有下车门,称成思怀由屋内客厅急速跑到车子前慌张起来说道∶“妈妈……完了……爸爸死了……在宾馆死了……刚刚小阿姨来电话说……我们赶紧去一趟上海……”
佩瑶一听心里直低咕想到,活该死了好总算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