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6|回复: 0

[近亲] 成家大院12-14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5-23 19:07:28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二章 秦越(上)

说话间成家大少爷成思怀结婚又一年了,少奶奶柳曼如已是身怀六甲,按医生吩咐,少奶奶这几个月不能行房事,把个欲火如织的思怀少爷憋得如火如燎,别提有多难受了。老爷三妻四妾还外加一个秀容,少爷也就只好和他的那帮朋友在外面打打野食消消火了。
这一天天气晴好,少奶奶在家里闷的慌,闹着要到娘家住一阵,少爷只好亲自前往,把少奶奶安置好以后,当天下午就打道回府了。
“少爷,您有会客。”少爷刚刚回来,王管家便来报。
少爷猜想又是他那些狐朋狗友邀他去玩吧。
成家大院豪华的客厅里,此时只见一个打扮入时,身材高佻的少妇正在观看客厅里悬挂的各种字画,少爷一进门都看呆了:那女人皮肤白皙如瓷,一双眼睛深邃若井,顾盼生波,一头瀑布般的长发飘洒过肩,穿着一身黑色丝质的职业装,无比冷艳,全身的打扮处处精致,无懈可击。
“是你啊,秦越。”少爷来到客厅,傻眼了,原来来的竟是自己婚前的恋人秦越。
“思怀,好久不见了,怎么?不请我坐啊。”少妇一阵银铃般的娇笑声。惹得思怀先就酥了半边。
“越,我可是一时一刻也没有忘记你啊!”思怀一双淫眼只往少妇胸前那凸起部位梭去。那颈项下的一片白,令人想入非非。
“思怀,你又使坏,往哪看啊!哈哈!”少妇一阵艳笑,花枝乱颤,眼波如潮,赶近几步,一双粉拳眼看就要落在思怀的胸口上。见王管家还在身边,才没好意思扑到思怀身上。
“来,快到我房间去坐。”此刻,思怀觉得语言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喝退下人后连忙拉起秦越的一只白嫩的柔荑,急冲冲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待到秦越到他房间入坐后,少爷才开始仔细打量这个令他魂牵梦绕的昔日情人。
“越,你还是这样风骚撩人啊!”少爷看到秦越眼睛的周围象雪一样白的前额和粉红的双颊,在两边桃花一样娇嫩的腮帮中间一个又细又长的鼻子,再下边是一张鲜红的嘴,不太大也不太小,下巴长得很好微微有点翘,脸蛋儿有些高傲但是很丰满,脖子有点长连一个皱纹都没有,是一种没有光泽的白色,上面轻轻地象枝头上一朵鲜花的摇晃着她那美丽多姿、令人神往的头部。
“讨厌,老盯着人家干什么呀?不认识啦?”少妇被他盯得一脸绯红,一边说话,一边将一双美丽的,带着无限风情的眼睛照射过来。
少妇的媚态和娇羞模样惹得少爷感到一股火热只往胯下窜,下面那尘根早就发威般翘起来了。
“我的心肝,你可想死我了。”思怀起身搂住秦越那惹火的娇躯,一张嘴准确无误地就捉住了另一张性感的小嘴。
“怀,你……你怎么这么猴急啊”秦越娇笑着一双粉拳雨点般地落到了思怀肩上。
少爷嘴里不知咕噜些什么,秦越好像没有听清,只见他脸上挂着古怪的微笑,然后伸出手插进了她的衣领,她立即感到胸前一阵发麻,她晕晕乎乎地看着这个自己心仪的男人,而他也模模糊糊地对着她笑。经过一番周围地段的摸索侦察之后,他的那双手一下就爬向了她胸前的最高地,揉搓着,秦越的乳房尖挺,那小巧玲珑柔软得无法言说。他在不知不觉中把她乳罩的扣子解了,把她的衬衣扣子也解了。她的胸部赤裸着落在他的怀里。轻巧的、诱人的、白嫩的、含蓄的、活跃的、犹豫的,全数落在他的怀里。他发现她的乳房变了,和她的身体一样更加柔韧,充满着弹性,她像一只鸽子,一只灵巧的鸽子,在他的掌心,轻理羽毛。
女人胸前敏感处受到来自情人双手的反复揉搓,全身的骨头一下就瘫软了,她无法支撑自己,往他的身上倚去。他们就这样紧搂着,他把她拥向了床边,一边亲吻着一边挪移着脚步,到了床边,他把一只手放到她的胸前并且用力一推,她一屁股跌坐在了床沿上。
她就这样双臂放在身后,支撑住自己的身子,瀑布似的长发遮盖住了眼睛,几乎裸露着的肩膀微微颤动,那雪白性感的大腿线条分明,他紧挨着她坐下,将手放在她膝盖上用力一挤。
秦越的双腿扩展开了,他开始沿着大腿抚摸直至她的腹部,他的手很有力量,似乎能透过她的肉体进入到她的腹内,她被迫挺直起身子。
此时,他又一次将手伸进她的内衣触摸她的前胸,手指不停地抓弄她的乳房,她发出阵阵细微的喘息,扭伲地从肩头拉下一根吊带,然后另一根,把裙子拉脱到纤细苗条的腰间,显露出完美无瑕的胸脯。
他再次验证到了一年多以前与她在一起时的感觉,乳房不大但坚挺充满弹性,反而更自然更富于挑逗性,他用力将她推倒在床上,强行拽下她的内裤,他见到了秦越最为隐私的那一处,阴毛稀疏柔软,微启的双唇丰满饱实,中间那处缝隙湿润细嫩。
成思怀目不转睛地站在床边欣赏着她的裸体,一边从容地解开领带,脱去衬衣,真是造物主的杰作,她柔软丰润曲线精致的身体,突出了丰满的胸部和臀部,两腿硕长而苗条。
成思怀知道像秦越这样的少妇在床上需要的是什么,他沉伏下身体的时候,不忘了将嘴唇印在她的面颊上,在她的耳垂轻轻的舔弄,而后再移到她那湿润的樱唇上。秦越接吻挺在行,舌头既没有抵着不动,也没有死咬着他不放,进退推拿,吞吐自如,使他感觉和谐流畅,完全不像他平日里跟那些风尘女子之接吻,使他感觉里面有一种更真情的味道。就在两人热吻的同时,少爷的那一根雄壮的东西像大鸟一样栖息在她的花瓣上,这样在前后反复移动的过程中就能够触及到她两腿间的关键地方,她只觉得那东西在她的大腿处不停的跳跃,她沿着他的大腿探手就把它给捻住了,在那根暴涨的玉柱上套弄起来。
成思怀只感觉一股热流直涌腿根处,连忙起身站在床前,将秦越的一双粉腿架在肩膀上,手把着自己的那根东西照准她那一处湿漉漉的地方挺身便戳,滑腻腻的一下就挑拱开了她的肉唇,她啊呀一声叫喊,顶起个肥白的屁股就摆动起来,六寸长的肉柱顷刻间就被那湿漉漉的肉洞全根吞没。
随着抽插动作的逐步加快,思怀的情欲亢然几乎到了极致,他一边抽插,一边把头埋到秦越那白嫩的双乳间,不停地舔吮着那两座颤巍巍的乳峰,稍后还伸出舌头,在她坚挺的乳房四周舔弄着,唧唧地吃将起来,秦越舒爽得咯咯一顿大笑,少妇的骚笑,更激起少爷兴奋,他把她的乳尖轻含到了嘴里,樱桃一般的那一颗在他的吮吸下更觉欢畅地尖挺了起来,他的舌尖频频地吞吐更把乳房四周溅得湿漉漉的。
少爷阴茎抽插的动作越来越猛烈,起落的节奏越来越快,那根东西在她里面暴长膨大,秦越知道他已经快到极致了,她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一个白嫩的身子悬空腾起,把她的小腹那处紧紧地依贴着他。不一会,他在她的里面迸发了、喷射了,思怀的精液像是开放了的水闸,一下子汹涌而出,一波波一迭迭狂喷而至。
良久,少爷的身体如同断了脊梁骨一般瘫软在秦越赤裸的身子上,原本粗重的气息变得越来越轻弱,而他们的下半身却挨得更紧贴,双腿交缠在一起。秦越清晰地感觉到他的那一根在慢慢地引退、收缩,但思怀还赖着不肯将他那软绵绵的分身退出她那迷人的秘穴。
一阵沉默,高潮过后的沉默……
还是思怀睁开了眼,只见怀中的玉人满面红潮,双目紧闭,嘴角带笑,好象在回味着什么高兴的事。
思怀搂紧身边的美人,一阵急吻如雨点般落在她的两腮、鼻子,最后粘在那性感的小嘴上。
美人终于睁开了眼睛,思怀却看见,一行晶莹的泪水从她那双好看的眼睛里缓缓流出来。
“越,越,你怎么啦?遇到什么难事了吗?”
“怀,怀,我……我……遇到麻烦了,唔……唔……”秦越一把搂住少爷,把头埋进他怀里抽泣起来。
原来,秦越的老公孙浩明出事了,前不久,孙托人从国外购进的一批价值十万大洋的棉纱,被海关扣下了,除货物全部没收外,他自己还因走私罪惹上了官司。秦越通过各种关系,好容易把货要回来了,而孙浩明却要在监狱里囚禁三年。她该想的办法都想了,该花的钱都花了,却一直没有打通法院这一关。听说成思怀的爸爸成豪鱼与法院张院长交情不薄,她只好找到昔日恋人家来求援了。
“越,不着急,不着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一定跟老爷说,要他无论如何想办法找张院长放人,不能让我的小美人独守空房啊!”思怀一边用力亲吻着秦越,一边安慰怀中的美女。
“哼,你讨厌,你就巴不得我守空房你好趁虚而入啊!”秦越刚刚还梨花带露,这会见思怀满口答应了她,又破涕为笑了,把个光溜溜的身子只往思怀胸前拱去。
“你这个骚美人啊,又想要了,是吗?看我怎么收拾你,哈哈!”思怀坏笑着又爬到美人光溜溜的胸脯上忙活起来……
第十三章 秦越(中)

当天晚上,思怀和秦越就来到老爷的书房请老爷出面帮忙。
“伯父,这个事情您可一定要帮我啊!”他们俩把情况说明后,秦越走到老爷身边,双手在老爷肩头揉捏着一边撒着娇说到。
“爸,您就当为自己的侄女帮忙一样罗,好不好啊,爸!”思怀也走过来在老爷的腰背上轻轻捶打起来。
老爷一双眼睛落在秦越那张俏脸上,寻思:怪不得儿子当时死活不愿意离开这个梦中情人啊,这女人还真燎人呢!要帮忙不假,可总得付出点代价啊。一想到这,老爷一阵淫笑,一边伸出一只手握住那只在他肩上揉捏的秦越的手,慢悠悠地说到:“秦越啊,不是伯父不帮忙,这事得慢慢来,你不是想尽办法还是没有如愿是吗?”
“伯父说的对,那帮爷们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我只好求伯父您了。”秦越也知道打官司不是一句话就能解决问题的,就顺着老爷的话回答。
“要不这样,你先回去,我先去汉州活动活动,一个星期后你再来找我,有些细节还有仔细商量。”
“慈祥”的伯父趁机在秦越那俏脸上摸了一把认真地对她说。
“伯父,您真好,太谢谢您了。”秦越高兴得在老爷脸上“啧”的亲了一下。
美人送香吻,老爷的胯下又蠢蠢欲动了,要不是儿子在场,老爷恐怕又要把这个俏佳人搂到怀里好好轻薄一番了。
一周以后,果然秦越如约早早来到成家大院,老爷已经安排少爷和少奶奶出门办事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这老色鬼做事总是滴水不漏,怪不得好多良家女子总是让他屡屡得手。
老爷还是在书房见的秦越。
秦越那天一袭鹅黄色长裙,略施粉黛,凹凸有致的身材格外惹眼,刚到书房,老爷一双贼眼就盯上她胸前那鼓鼓的两陀。
“来啦,请坐。”老爷显得不慌不忙,招呼管家给客人上茶。
“伯父,那事办的怎样了?我这几天老是提心吊胆的。”秦越一副焦急的模样。
“秦姑娘,那天我说这事要慢慢来吧,果真应验了我这句话,张文雄(法院张院长)那小子还真在我面前摆谱,以后看我怎么收拾他!”老爷先想吊吊小美人的胃口。
“伯父啊,那这事怎么办呢?”听老爷这一说,秦越更加云里雾里了。
“他跟我摆明了,要我不要插手这件事,否则没有好果子吃的。”老爷一脸无辜的样子。
“伯父,您可不能不管我啊!”秦越急了,走到老爷跟前拉着他的手撒着娇。
“他狮子开大口,要么我出让一百条船给他,要么孙浩明老老实实在监狱里呆三年。”老爷不紧不慢地把问题的要害捅穿了。
“天啦,那不是强盗逻辑吗?”秦越也知道,出让船只等于拱手相送,这兵荒马乱的年头,一万两黄金只怕还难得买到一百条船。“老爷,我们全家的身家性命就全托付给您了。”
“秦姑娘啊,我能看着你遭难而袖手旁观吗?”老爷不客气地拉过秦越一只柔荑,在那莲藕般的手臂上抚摩起来。
“那,我就谢谢伯父了。可是,可是,我今天是空手而来呀。”秦越不好意思地说。
老爷笑笑,说:“小越啊,你可真够可以的。你就是不空手,我会要你的东西吗?你知道,我想要你的什么吗?”
秦越知道,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了。但她还是装作不懂地问:“伯父,我不明白,我有什么东西值得你看中。”
“哈哈,只要你依了我,孙浩明一个星期内就可以回家了。”老爷淫笑着用手抬起秦越那俏丽的下巴,把一双臭嘴直往那樱唇上凑去。
“伯父,您,您别这样……”秦越明明知道老爷的心思,感情上还是无法接受这个比她父亲还要老的老男人。
“那好吧,这事就到这吧,你就回去慢慢等消息吧。”成豪鱼阅女人无数,从来也不想强迫哪个女子就范。他抓住秦越的手马上松开了。再说,欲擒故纵,这也是他惯用的手法,而且屡试屡灵。
“伯父,您别急吗?您温柔一点好不好啊!”秦越明明知道就要被这个老色鬼玩弄了,可孙浩明坐了监狱,那她这个家也就完了,只好把自己送出去了。
“乖乖,这就对了,一会你就知道了,伯父最懂得怜香惜玉的。” 正文 老爷起身扶着秦越的腰,目光中流露着吞噬人的欲望说:“你真漂亮,至少是我认识的女人中。”秦越一向习惯男人这种近乎肉麻的称赏,但话从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嘴里说出来,她不仅一阵恶心。老爷在她的脸颊上一吻,搂紧她向卧房走去。
来到卧房,老爷的兴致特好,一顿饭就摆平了那个张院长,而赚得如此貌美的女人在怀,他的确有了酒性。到卧房后,他倒满一杯就酒,自己呷上一口酒,却将手中的杯子慢慢递到了秦越的嘴边上,她使劲地将身子往后缩,伸长着脖子迅速地呷上一口酒,老爷那貌似平静的脸上隐约出现了几分激动,他的瞳仁里现出了炯炯夺目的光亮。突然地,他双臂一张,一下搂住了秦越浑圆光滑的肩头。秦越本能地挣扎着,但她的身子在他摸索着的手下面颤抖,没办法从他欲火炽热的冲动中逃脱,他好像发了疯似的,强行将她掀在卧房的沙发上。
秦越哎呀哎呀地叫着,但声音并不强烈,他丰厚的在嘴像章鱼一般压上来,紧紧地粘住她樱红的小嘴。他的吮吸是如此的热烈,她柔润鲜嫩的舌头被裹进了他的口腔中。一种男人的压迫感使秦越喘不过气来,她的身子也渐渐丧失了扭动的力气,她的舌头也开始了蜷缩活动,迎合着他的吮吸。
他感到了身子下的女人放弃了抵抗,他的心里浮现出一种别样的欢乐,由此他放松了对她的压制,腾出一只手,一边解她裙衫上的钮扣,一边擦着她的耳垂十分动情地呢喃:“宝贝,放松自己,让我来。”
她的钮扣让他解开了,一抹雪白的胸脯尽呈在他的眼里,他的手指在秦越黑色的缕花乳罩上停了一下,哆嗦着,像一只潜伏得内心焦渴的猛兽,一旦看见守候多时的小动物真的已在自己的利爪下挣扎,反而激动得不知所措。那饱满的乳房充满弹性,隔着一层丝绸在他的手下颤动,他感受着乳房温暖的体热,像一朵仙界才有的奇葩,诱引着他奋不顾身地纵身跳入它的花蕊。“绷”在他急切的动作下,一时解不开的乳罩带子被拉断了,那嫩红如樱桃般的乳头,令人头晕目眩地映入他的眼帘。
他埋下了头,他的嘴唇张开着一下就含住了那樱桃般的一粒,舌尖顺着乳头挠痒似地轻绕了一阵,挠得秦越心慌意乱。她好像是不适地扭动腰际,嘴里吐出了含糊不清的一声,裙衫的前摆让他掀开了,他的手重新绕到秦越的腰际抚摸了半圈,滑到她的腰下时便直落下去,停放在她窄小的裤衩难以掩映的那一簇浓密的芳草中。
他将她的两腿分开,自己跪在了她的两腿中间,最后,竟把脸埋进了那一地方,鼻尖隔着她黑色的内裤试探着,她的两瓣肉唇开始濡湿了起来,他狠狠地嗅着、闻着,有时也探出舌头舔弄着,两手轻抚着她丰腴的屁股。秦越被动地仰卧着,微微地闭住了双眼,脸上的两朵红霞缓缓地升起,渐渐地扩散,她的脸庞整个地红透了。
他到底还是拨弄开了她的内裤,对着她的肉唇迅速地吻了起来,他的舌尖温柔体贴,像一阵和风轻拂,毫无粗鲁莽撞的感觉。当那地方让他吻得水淋淋湿漉漉时,他终于掏出了那挺硬了的东西,手指轻轻地掰开她的肉唇,然后挺动屁股猛插了进去。
秦越顿时“哦”了一声,一种充实饱涨了的快感倏时弥漫着她的身心。
第十四章 秦越(下)

一个星期后,孙浩明回到了家中。货物保住了,人也只受了一点皮肉之苦,一场风波总算告一段落。然而,自此以后,秦越却象患了鸦片瘾一样,有事没事老往成家大院跑,跟男人说是为上次救他的事去感激人家,其实她自己心里明镜似的,是成家大院两个男人勾走了她的魂。
那两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男人,一个当然是自己的初恋情人成思怀,一个则是那个能够让她欲仙欲死的成老爷。
一想起和成豪鱼在一起的那次令人消魂荡魄的淫乱,秦越就禁不住全身发抖……不要看秦越平时打扮时髦,其实她骨子里还是属于比较传统的那一类,就拿她在学校与成思怀恋爱两年,始终还保持着处女之身这个事就可以看出。秦越与孙浩明结婚后,由于丈夫身体本来就虚弱,夫妻俩的房事也就缺了一份激情。自从这次孙浩明出狱后,他整个人就象得了一场重病似的,夫妻俩做那事时总提不起精神。每次秦越刚刚兴起,浩明就草草收兵了。
秦越是个刚刚进入三十岁的健康女性,又刚刚领略了与成豪鱼做爱时的那种消魂蚀骨的滋味,一下子要她天天守在一个“准太监”身边,日子当然过得乏味。要不然三千多年前孔老夫子提出的“食色,性也。”的著名论断为什么流传至今呢。
这一天是孙浩明出狱后的第三周,成家大太太祈晓燕生日,秦越也就找着这个理由上门了。
“曼如姐,你好啊!”刚进门,秦越就遇到了思怀的夫人柳曼如,笑吟吟地和她打着招呼。
“哦,你来了。”面对眼前丈夫的初恋情人,又是那样的漂亮时髦,曼如总显得有几分冷淡。“这骚娘们这一阵来得这么勤,肯定不安好心。”不过,曼如也只是这样想想而已,毕竟自己和公公也有一腿,何况肚子里头还是公公的孩子呢?还能说别人怎么样呢。
“秦越来了,快进来坐。”秦越刚进客厅门,大太太高兴地和她打着招呼,并吩咐下人茶水侍侯。
大太太今天是小生日,家里只有几个走得近一点的亲戚,见秦越姑娘来了,心里高兴。
老爷坐大太太左侧,秦越那俏丽的身影刚到客厅门口,他就瞧见了,一双色眼就直往秦越那高挺的胸前描去,身子却不动,赶紧抿上一口茶,压下那直冲脑门的心火。
秦越迈着轻盈的步子走进客厅,给大太太鞠了一个躬,笑吟吟地说:“晓燕阿姨,祝你生日快乐!”
边说边递上一个精致的礼品盒。
“越姑娘,怎么这么客气?我这个老太婆还用得着你这么记挂。”
“晓燕阿姨啊,你可是越来越年轻了啊,是不是啊,成老爷?”说着,转过脸对着成豪鱼那张色脸丢去一个媚眼。
“还是我们越姑娘嘴甜!”老爷一边打着哈哈,心里早就在想像秦越今天的内衣是什么颜色。
“都人老珠黄了,还年轻啊,看我不撕了你的嘴!”大太太嘴上这么怨着秦越,心里却是十分舒坦。
“老爷,今天浩明本来要来的,早上起来胸口痛,到医院去了,上次那个事还有一些细节问题委托我还要向您讨教,你看有没有时间呢?”说完,一双眉眼又瞄准了成豪鱼。
“现在人客多,就午饭后吧,还是到我的书房。”老爷一阵窃喜。
午饭后,客厅的大挂种刚刚敲过一点,老爷就匆匆来到书房。在客厅与女眷们聊天的秦越看着老爷走后便推说自己要去方便也离开了客厅。
秦越刚刚来到书房,老爷连忙起身关紧了她身后的门,两人就迫不及待的搂在了一起……
一阵长吻后秦越早已气喘吁吁眉眼如丝了,他们对视着坐到了床上,相对无言,老爷轻轻的由下向上帮秦越脱她的紧身薄毛衣,秦越则主动的伸起双臂好让他更容易地把她的毛衣脱下,秦越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镂空的半透明乳罩,老爷只感到映入他眼帘的是秦越那光滑滚圆的肩膀、雪白的双臂、以及丰满的乳房上那一道细嫩的乳沟。
老爷继续伸出颤抖的双手脱她的乳罩,秦越想起午饭时在饭桌上老爷那庄重威严的模样,再看看现在这种色淫淫的样子,不由得“扑哧”一笑,娇羞地低下头来,几缕长发也随之垂了下来。
当老爷把秦越的乳罩的扣子打开时,只觉得眼前一亮,秦越那两团高耸的乳峰呈现在他的眼前,乳头小小的,粉红粉红的,老爷用手轻轻一碰:白嫩弹手油滑的感觉简直美极了。
老爷温柔的把秦越放倒在床上又去褪她的肉色长丝袜,随着袜子的脱落秦越那两条雪白细嫩的大腿呈现在他面前,接着秦越的羊绒短裙也被老爷放到了床头柜上,继续下去,同样是白色镂空的半透明的小内裤紧裹着她那幽深的三角地带,她粉红色肥厚的肉缝若隐若现更给老爷带来莫大的刺激,他感觉自己的阴茎正在勃起,再看床上的美人美目微合,红潮满面,春意浓浓,高耸坚挺的乳房,乳房顶端上两颗粉嫩的乳头颤巍巍的……
“越越……我的小乖乖啊,看老爷今天怎么惩罚你吧!”老爷淫笑着开始手忙脚乱的脱掉自己身上的全部衣服,秦越贪婪的看着他胯下那粗大的阴茎,紫红色的龟头泛着红光,沾满了黏液。
俩人的嘴唇又粘到了一起,秦越伸出莲藕似的双臂环住了成老爷的脖子,便立即伸出温暖而湿润的舌头跟他的舌头扭在一起,他们的舌头在俩人的嘴里互相纠缠着,老爷左手搂着秦越光滑的后背,右手在她柔软的乳房上缓缓的揉搓着,老爷下边那粗大的阴茎在秦越的阴道附近隔着内裤不断地摩擦着,直弄得秦越脸色红润,心跳加速,在欲火的燃烧下她的神情越发的妩媚,老爷尽情地玩弄着秦越那高高隆起的双乳,闻着她身上特有的少妇那醉人的体香,他的嘴唇离开了秦越红润的嘴唇一路向下停留在她高耸的乳房上,尽情地在上面又舔又咬并把开始挺立的乳头含在嘴里轻轻的咬着,秦越的双乳在他的手中不断的变化着形状,就这样吻了几分钟后他把头埋到了秦越的大腿之间,秦越的阴穴处早已一片汪洋……
“你也该为我服务一回了!”老爷从秦越热烘烘的大腿间抬起头来,坐直身子,朝着秦越色淫淫地笑着,把她的头往胯下压去。
秦越嬉笑着一把把他掀翻在床上,二话不说,趴到了他的肚腹那儿,将他那根东西吞没到了嘴里。她那根舌头更像是灵蛇一般,把那根东西从下往上、再从上往下地舔弄个遍,更把那卵袋紧含进口里搅动。他的那根东西在秦越不遗余力的调弄下已变得粗壮无比,龟头立刻被一层火热柔软的肉洞所裹挟,饱涨的情欲使他忍无可忍了!
只见他把秦越娇柔的身子一压,疯狂地撕碎了还在护着她的私处的薄薄的裤衩,他的双腿跨上她小腹的一瞬间,他那东西立刻触到了柔软的那一处:一根粗硬了的东西,一处湿润的了地方,粗硬的东西在翻滚中四处乱拱,湿润的那一处左右摇摆凑迎着,很容易,那东西就拱顶了进去,那微启的肉唇紧紧地含住了。
一插了进去,老爷一抵到底,然后,呆着不动,细细地体验着里面那温湿的包容,秦越则努力凑挺着屁股,她的四肢紧紧地缠住了他,像只大章鱼触角死死地揪住着他,不准他滑脱,嘴里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呻吟。然而,愈来愈织的淫欲不容他不动,更因为秦越放肆般的呻吟令他意识到了作为男性的雄壮风采,老爷在她的身上开始了纵动,因为他的手扳着她雪白的大腿,一个身体如弓般一张一弛,把那根东西舞弄得灵巧如蛇。
秦越的身子在他的下面疯狂地扭摆着,她美目紧闭粉脸红涨,那一头长发随着他的每一次纵插而忽左忽右地摇晃着。
随着老爷一阵强似一阵的猛烈抽插,秦越摇曳着脑袋,嘴里的呻吟一下比一下热烈放荡,终于他把她带上了快乐的顶峰,在他播射着他的滚滚热情时候,秦越整个身子悬挂了起来,紧紧地依附着他,好像就要嵌入到他的身体里面。
他的暴胀终于将她击中,她的脸由于快乐而五官强烈地扭曲着,一声凄厉的叫嚷绵绵不绝地从她的胸腔里发了出来。
老爷还在发射,他也不知那来的能量,一汪汪地没完没了,直至整个人快要虚脱了一般。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才从梦境般的亢奋中恢复过来,并排躺在宽大的床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