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查看: 300|回复: 0

[淫妻换妻小说] 夫妻交换(十)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5-24 16:55:16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婷脸色原本就难看,在我说完话之后脸色立刻苍白了起来。摇着头,马婷慌乱的说着:「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不明白?那好,我去找那天喊我过去的女同事,她手里不是还有录像吗?你不承认不要紧,我让你们全公司还有你老公孩子都看看,那里边的人是不是你。」  在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马婷已经慌乱的眼眶布满了泪水。  马婷不断的摇头,紧张的看看左右,向我低声说着:「不要,求你了好吗?我跟张妍关系这么好,怎么可能会出卖她,明知道这是地狱我绝对不会把她拉扯进来的。是我在酒店的那天,张妍来找我拿东西,我推脱不过之后,黄石川就让我不穿内衣,只穿上外边衣服,看起来正常之后他带着我下楼了。跟张妍说了一下资料的事情之后她就离开了,黄石川又把我带到了酒店里,然后开始不断的向我打听张妍的情况。甚至,甚至逼我把她哄骗来,然后给她下药,还说之后就会放过我。因为我老公欠了一大笔钱,黄石川花了一百多万,买了我半年时间做她的女人,就是那种做什么都可以的女人。说的是时间到了就放过我,可是只要我把你妻子帮他弄到床上去,他就立刻放过我,让她去顶我的那半年时间。」  马婷焦急的向我说着。既然话说开了,马婷之后又一股脑的把黄石川的下流计划都说了出来。说完这些之后,马婷只是努力让自己不哭出来,近乎哀求的向我说着:「求你了,这件事情别跟任何人说好吗?我是被逼到绝路才这么做的。因为没有这笔钱的话,或许我老公被逼的要自杀。我要是不把你妻子约出来的话,他就会毁了我的一切,那个时候我也没脸活下去了,我真的不想毁掉我们的家庭。让我家破人亡。更何况我的身体都被你玩过了,我就当这些都没有发生过,你看好不好?」  我看着马婷可怜的样子,又想起在酒店里的时候,她几乎被玩弄的麻木,突然又有些同情。  今天我接受的信息量太大了,到现在还有些消化不了,只能飞快的转动思绪,希望能找到最妥当的处理办法。  「你加我的联系方式,这件事情不要再提了,如果黄石川还见你,或者还强迫让你去约我老婆出去的话,那你就提前联系我。我来想办法处理,也不会让你为难。我对你真的足够仁慈了,希望你能对得起我对你的信任。」  我知道马婷本质不坏,所以思来想去,只能等到这个苗头出现之后再去见招拆招。  马婷露出惊喜,不断的向我感激的道谢,我看着这个女人,无奈的叹息一声就离开了。我开车在路上,心里也盘算着。自古红颜出祸水?无妄之灾?我苦笑了起来,这种事情又能去怪谁呢,总不至于去责怪妻子性感魅力,让男人看了着迷吧。在郭卿敏那边是受到了大惊吓,可在徐玲玲的分析来看,应该是有惊无险的,那么接下来想办法搞定黄石川就可以了。不论是报警,还是重新去我的邮箱里把录像下载一遍传出去,我都没有把握扳倒他,这年头,法律在人脉关系和权势下屁都不是。当我回家之后就坐在客厅无聊的看电视,也在开始冷静的分析眼前的问题,这一切的危机都是围绕着我还不知情的妻子。只希望能够我们都能一切平安。手机叮铃一声,我原本没有在意,有叮铃的响了几声。我拿起手机一看,是小孙的,打开之后看着Q上的消息,第一条消息就把我刺激的外焦里嫩:「张叔,我把她干了。干的她整整一夜,最后叫的声音都哑了。  今天到现在她才刚下床。」  不得不说这个愣头青可真够猛的。我甚至能在他的字里行间感受到那种巨大的兴奋和惊喜。至于小孙说的『她』,我跟他都心知肚明。  「厉害啊,其中滋味的美妙只有你自己才清楚吧。」  我回复一句。那边很快回了信息:「是啊张叔,简直要了我的命,要不是她哭着喊着受不了,我现在还不想离开呢。太刺激了,做梦都想不到的刺激,突然感觉这人生是那么的美妙。」  「你这小子估计这段时间要好好折腾了,不过她四十出头的年纪,欲望旺盛,而且承受能力强,只听说一个女人应付几个男人,没听说过一个男人能应付几个女人的。她还长久的得不到满足,你就放心的搞吧,不论类型还是身材再加上年纪,她现在可是最耐肏的年纪。」  既然这家伙真的把幻想变成了现实,那我只能恭喜他。  「不能再说了,身体又要反应了,哎,感觉好罪恶,还感觉对不起我女朋友,我估计以后对她就没有太大的精力了。不过也没关系,女朋友身体敏感很容易满足,就是她确实跟你说的一样,还是耐折腾,而且花样多的让我爽死了。张叔,我向你汇报一下这个天大的喜讯,到时候我就可以肆无忌惮的玩交换了。到时候一定带上我女友报答你,或者带我妈去也行,我跟她聊过我发现他们夫妻的秘密了,想去交换,然后又说了我的想法,我看她竟然没反对。想想带着我妈去交换,亲眼看着她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奸淫,简直不能再刺激了。到时候看看要是女友和她两人一起参加。哎呀妈的,不敢想下去了,再想下午我就要射了。好了张叔,我不跟你扯了,我就是太兴奋了,可是满心欢喜又不能跟人说,只能跟你说一声分享我的兴奋心情。」  小孙的信息发送了好几条,零零碎碎的整合在一起,把我都给看笑了起来。分享过刺激的秘密之后,小孙不知道去忙什么了,也许又跑去他母亲的卧室里继续享受那种罪恶的禁忌乱伦也说不定。关闭了跟小孙的聊天框之后,我发现还有未读微信,只是我被小孙的消息刺激到了,这才响起来刚才手机可是响了好几声信息提示声的。  「老公在吗?」  「老公,快出来啊,我给你说个事情。」  「老公,紧急情况,快点回信,快点回信,你再不回信息,你老婆就要被几个壮汉给囚禁凌辱了。」  我打开手机,看到了妻子微信发来的这些信息之后惊慌的手机差点摔在地上。      第086章  「怎么回事?你现在在哪?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我连续发送了询问的信息,等待了几秒钟我才后知后觉的准备拨打妻子的电话。  今天事情太多,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也很多,我甚至怀疑这是黄石川或者郭卿敏干的。快速的翻出来妻子手机号,我还没点击拨通的按键,就看着微信又未读信息。我手忙脚乱的又打开微信界面看了一眼。  「骗你的,谁叫你那么久不回我微信的。」  这条信息的内容让我彻底放松下来,只感觉后背都湿了。我有点生气,给妻子发着:「以后别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好吗?你知道我看到的时候有多慌?!!!」  我发送了几个感叹号连带消息过去,用这种方式来证明我现在确实当真了,而且被气坏了。  妻子敏感的感受到我为了担心她而生气,信息很快就回了过来:「对不起啊老公,是我不对,我不知道会让你慌乱成这样。看你这样在乎我,我心里酸酸的,谢谢你老公。我想你保证以后再也不开这种玩笑了,消消气好吗老公?对不对对不起。」  一连几个对不起,末尾又加了个爱心的表情。  妻子这样道歉哄我,想想上次我还对妻子造成了那种伤害,心里立刻软了下来。  「以后不许这样了,刚才真的吓死我了。这都快下班了吧?你发微信有什么事请啊?」  我给妻子回了一条信息过去。这次妻子很快又发送了信息过来:「你很在意的那个小徒弟今晚要来咱家吃饭。一会儿你去学校顺路接孩子吧?我跟小鹏正好回来的时候路过市场,直接买菜回去了。」  我看看时间,现在也就半小时的时间妻子就回来,我就应了下来,然后休息了一会儿去接孩子。今年孩子二年级,平时放学很早,不过我们下班晚就晚去会儿,孩子倒是懂事会在教室里跟同学们玩一会儿,因为还有其他学生家长也是下班才能过去的,不得不说这所学校很人性化。当我早过去了一会儿把孩子接回来,也就十来分钟时间,我就听到了钥匙开门的声音。门被打开,我也从客厅起身,正好看到妻子和她的那个小徒弟钱晓鹏走了进来。  「张哥好,来你们家做客,给你们添麻烦了。」  小徒弟进来之后很礼貌的跟我打招呼。  妻子看起来心情不错,而且跟她的小徒弟更是熟络无比:「小鹏,去把买的吃的放到厨房那边,对了,你买来的水果放在厨房冰箱旁边的小桌上就行。」  小鹏看看妻子,又看看我,小声说了一句:「妍姐,你就别跟我说好话了,我是想买的可被你拦住了,这都是你花的钱。」  妻子开心的笑着,看着小鹏转身去厨房放东西抱怨了一句:「你这孩子。」  我看着妻子,妻子看向小鹏的眼神里带着宠爱和亲昵,像是母爱泛滥,可是又不像,又像是其他的一种复杂感情。当妻子转身过来看到我正盯着她看的时候,妻子脸色又羞红了起来:「老公,我去做饭,你稍等一会儿。」  说完之后妻子就去了厨房。我听着厨房里的对话,妻子说小徒弟是客人,出去喝水休息一会儿,这些交给她忙就好。可是小徒弟不知道是这种性格还是死脑筋,非要帮忙,最终妻子实在是对这个倔强的老实孩子没辙,只能让他打下手。我看着厨房里,小鹏手脚利索的准备,一看就是经常干活的,妻子也跟着忙活,这样看起来还真和谐呢。这小子都帮忙了,我这个做老公的不表达一下态度多不好,于是我也来到厨房门说着:「小鹏,你来做客怎么还能让你帮忙呢,还是我来吧。」  小鹏有些紧张,摇摇头:「张哥,我经常下厨,就让我来吧,来这里吃饭就很不好意思了,你再不让我做点什么,我心里过意不去。」  我说了两句,这家伙不知道是腼腆还是这种性格,他感觉自己买东西让妻子花的钱,非要帮忙做点什么心里才踏实。  「小鹏的性子我了解,咱们也别拿他当外人好了。你出去休息会,要不陪孩子玩会儿,就让他在这里帮我打下手吧。」  妻子也帮着小徒弟劝我。我似笑非笑的看着妻子,我当着小徒弟的面跟妻子说着:「行吧,那你们帮,我帮你们关严厨房门,省的一会儿油烟窜过来。你自己做饭就是慢,上次还是咱妹夫王建来厨房帮你的。」  我的话小鹏不知道情况,看起来还是正常,但是妻子的脸已经羞臊的一片通红,然后也是一语双关的向我说了一句:「那家伙哪会帮忙,就会添乱,小鹏可是真来帮忙的。好啦,快出去吧,别耽误我做饭。」  妻子表达的意思更明显,就是王建进厨房的时候想干她,而小鹏朴实有本分,不会做这种事情。  妻子不服气的眼神隐蔽的挑逗着我,我偷笑着跟她对视了一眼,这才关闭房门来到客厅,陪着孩子看电视。我脸上还挂着笑容呢,刚才虽然只是对话,可是以往我们夫妻的小情趣好像又回来了。饭菜做的很快,就炒了两个简单的菜炖了一个汤,其他的都是现成的熟食或者凉菜。饭菜上桌,洗手回来我们都坐在了餐桌前。看着眼前的菜色,我感觉还是缺了点什么于是问着小徒弟:「小鹏,平时也会喝酒吧?要是会喝酒的话就陪我喝点,今天第一次来作客,总不能失礼了。」  「小鹏很少喝酒,酒量不大,要不你们随便喝点,别喝太多了。小鹏,你说怎么样?」  这时候妻子突然开口说着。看到自己的小徒弟老实巴交的点点头,妻子起身准备去拿酒:「我去给你们拿点啤酒,一人喝一瓶就好。」  妻子还没走两步,我立刻跟妻子说着:「别喝啤酒了,那东西喝一瓶跟水一样。上次你买的那坛白酒不是还有吗?要不我跟小鹏都不喝多,每个人一小杯吧。」  说完之后我见妻子表情怪异,知道我说的白酒其实是补酒,正开口想拒绝的时候,我转头看看小徒弟先斩后奏:「小鹏,我说的怎么样?」  「嗯,那就听张哥的,喝一点白酒也不要紧的。」  小徒弟的回答令我很满意。  妻子张张嘴吧,可还是没有再说什么。一会儿工夫,妻子小心翼翼端着两杯倒出来的补酒走了出来。脸色羞红,妻子看起来有些激动,把能够有强烈催情助兴作用的补酒放在了小徒弟和我的面前。      第087章  大概是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脸庞发烫,妻子还心虚的用手假装有点热,用手做扇子扇了两下。  「老婆,天气这么热,你也不换衣服吗?」  我继续逗弄着妻子向她说着。  妻子平时回来是换衣服的,可都是换的睡衣,在我说完之后,妻子又很隐蔽的瞪了一眼,然后应着去卧室换衣服去了。等到换衣服出来,妻子脸色好了一些,我看着她穿着的宽松守旧的睡衣,忍不住的露出失望的表情。  妻子见到我的模样,早就知道我花花肠子的她只是努力憋住不让自己笑出来。等到妻子出来之后,人齐了,第一举动就是小徒弟端起酒杯敬了我一杯。我喝了一口,也看着小徒弟抿了一小口,紧接着他就皱了下眉,估计没想到这酒这么冲。小徒弟放下杯子,又被妻子礼让着夹菜,一边吃着小徒弟一边好奇的问着:「妍姐,这是什么酒?还有颜色呢,而且感觉很冲。」  什么酒?妻子心里的当然也知道这个白酒的作用了,毕竟那次我跟妹夫王建一起喝过一小杯,饭吃到末尾的时候,我们都忍不住的身体高耸冲着天了。  「这是,这是用些珍贵药材泡的酒,你张哥喜欢养生,平时就喝点。」  妻子磕磕绊绊的找了个理由应付了过去,不敢说这酒的真正作用。  妻子看起来一直都在拒绝着我的小心思,可是到现在为止,虽然让妻子没有机会拒绝,包括喝这种大补酒。  但妻子只要坚定不移的没有这种心思,也不可能顺利成这样的。所以我在心里肯定,妻子今晚肯定是想发生点什么。这种感觉如果是跟妹夫那边的暧昧和禁忌的边缘游走,那么对待这个另妻子无比亲昵的小徒弟,妻子的心里其实已经做好了准备,心理和身体都做好准备了。或许在去年雨中骑车主动夹紧摩擦小徒弟的坚硬身体时,就已经准备好了。现在不论是随缘,还是按照妻子内心深处幻想过很久的方式去发展,妻子看似在拒绝,同样也在期待。这种感觉就像是偶然遇到一个令自己无比喜欢和性幻想的男人,可是偏偏却错过了跟他一夜美妙,那种随着时间越久,也是遗憾的感觉会越来越强烈的。不管妻子现在的复杂心理,或者说是半推半就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可是至少在我看来,她应该也需要我的认可吧,毕竟作为老公的主动一些,妻子来被动承受,这样妻子也能够自我催眠自己,这一切其实也算为了老公。我们三个人随便闲聊着,小徒弟大多数时间都不说话,看得出来这个小家伙性格确实挺内向木讷的,不过我们说话的时候,他也会回应我们。对于我,小徒弟有些拘束和紧张,到现在也是。我不知道他在面对我的时候心里又是什么活动,或许也会想起雨中自己的坚挺,隔着裤子被妻子的臀缝给摩擦爆发的事情吧。现在看着我,这个看起来确实很单纯的小徒弟,自然有些不敢面对我。不过目前来看我们三个表面上还是平静的聊家常,今天的妻子异常的开朗,基本上话题都是由她发起的,我知道她是怕冷场。孩子闹腾,非要挨着我做要吃靠近我这边的汤菜。  妻子身体前倾准备把菜端过来靠近孩子的时候,被我给拒绝了:「别这么麻烦,那汤菜满满当当的这么多,一动就撒了。你去对面挨着小鹏做,我把孩子抱在里边就行了。」  小鹏依旧没说话,倒是妻子敏感的身体紧绷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看着妻子在我的面前羞涩害臊,我就感觉想笑。最终妻子没说话,表情怪异的挨着她的小徒弟小鹏坐着去了。我把孩子抱进最里边位置上,我坐在了外侧,用勺子帮着弄了些汤菜在孩子小碗里,让他凉一些再吃。这样一来,孩子跟小鹏算是对坐着,我跟妻子面对面坐着了。  「小鹏,找对象了没有?之前好像听你妍姐说你谈了个对象。」  我跟小鹏又喝了一口酒,放下杯子在夹菜的时候随口问着。小鹏放下杯子一愣,然后抿抿嘴巴笑了一下:「已经分了,我准备去老家找个结婚去,家里人这段时间也帮我介绍着呢。」  「怎么分了?」  我好奇的看着小鹏问着。在我印象里,像这种老实孩子找对象应该很好找吧,长得不帅可是并不丑,只能算是普通,关键是脾气性格好,这样的男生很少见了。哪怕不找出众的女孩子,找个一般化的很轻松,哪怕再差,做个接盘侠之类的也可以的。这时候小徒弟没说话,妻子接话说着:「分了很正常啊,这个傻孩子嘴巴笨,不会甜言蜜语,又不会哄女孩子开心。更重要的现在这个时代,很多女孩子找对象,并不是看男孩本身条件,她们想找的,想嫁的,是附属在男人身上的物质条件。那个女孩嫌弃小鹏家里是山村的,还很穷,所以……」  妻子正说着话,却被小鹏开口制止了:「妍姐。」  「都是自家人,你张哥也没办你当成外人,你就算我们的弟弟了,不用在意这些。」  妻子转头看着身旁的小徒弟,眼神里都带着关爱。  妻子知道这个小徒弟虽然不善言语,可自尊心很强,就急忙解释着。小鹏点点头,似乎被认可成弟弟很开心,不再去想被甩的事情,端起酒杯就跟我碰杯。年轻男孩最经不起的就是伤感,那种痛苦回头看没什么,可是经历的时候确实痛彻心扉,可是只有过来人才知道,只有这种撕心裂肺的事情多了,男孩才会出成熟起来,才会慢慢的变成一个真男人。我陪着小鹏把杯子里的大补酒干了,我又让妻子再去倒一杯。  妻子惊讶的眼睛都瞪出来了,漂亮的脸庞这种表情,真的异常诱人。  「不能再喝了,上次你跟王建那小子就喝了这么多,现在还喝的话,小鹏会不行的。」  妻子有点紧张的向我说着。小鹏摇摇头,说话依旧那么实在:「没事的妍姐,其实一直以来我自己也会喝酒的,酒量不至于差的喝两杯就不行了。这个杯子其实很小,没多少量的。」  我继续带着若有深意的笑容看着妻子:「小鹏哪像你说的那么弱,他总会长大变得成熟起来,喝点酒怕什么了?你怕他喝多了你的酒之后,你心疼酒,就感觉自己受不了啦?」  我故意把受不了三个字的声音拉的长长的,其中代表的什么意思,妻子知道的一清二楚。脸庞带着纠结的表情,最终妻子气恼的哼了一声,把我跟小鹏的酒杯都拿进厨房,边走边说:「你们就好好喝吧,喝到你们都醉的控制不住自己,我看看到底谁受罪。」  妻子倒酒过来递给我们,就又挨着小鹏坐了下来。我们喝第一杯的时候妻子没喝,可是在看到我跟小鹏还要和第二杯补酒的时候,妻子或许是为了缓解这种兴奋和羞臊到压抑的情绪,也拿过来了两罐啤酒开始陪我们喝了起来。又喝了半杯酒,聊着天的时候我就看着小鹏有些脸红,喝酒上脸的厉害。我在仔细观察着他忍不住想笑。  果然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小鹏这会儿已经感受到这大补酒的效果了,不自然的紧绷身体,是不是扭动身体调整坐姿和角度,应该是想掩盖自己的身体反应。我装作吃菜,把脚从桌底下伸出去,向前探索着,在碰触到妻子的腿之后,妻子坐在对面诧异的看着我。我的脚用力向外拨了一下,妻子的大腿向外侧劈开,因为身旁就是已经有了身体反应的小鹏,妻子的大腿那么明显,又那么用力的贴在了小鹏的大腿上。      第088章  妻子的眼神有些慌乱,倚靠在椅子上的装作很平静的同时,又隐蔽的狠狠瞪我,可只这么一下她又没时间跟我生气了。  妻子侧头,看着身旁的正在看着她的小鹏,妻子脸上带着极度尴尬羞臊表情笑了笑。小鹏没说话,低着头不敢再看妻子,就这么继续开始吃菜。我在旁边看着这一幕,特别是两个人在我面前又不敢说什么的表情,看得我真是想笑出声音来。  「小鹏,来咱们干了这一杯之后开始吃饭吧?」  我跟小鹏说了一句之后端起杯子。小鹏不知道在发呆还是在感受着妻子跟他贴在一起的大腿滋味,恍然了一下之后慌乱的端起杯子来,把剩下一小半的补酒全部喝了下去。这期间,妻子想要把腿并拢,因为这样直接分开腿,用大腿外侧跟小徒弟的腿紧紧贴在一起,妻子还是感觉太过丢人。有我的腿在用力顶着她,妻子因为跟小鹏的腿已经紧挨在一起,不敢动作太大,不然看出来我跟妻子的古怪举动,妻子将会更加难堪。小心翼翼的动了几下没有挣脱我的阻拦,妻子就任由自己的腿这么跟小徒弟紧紧贴在一起。至于小鹏,表情不断的变化着,显然是明显感觉到妻子性感的大腿滋味,而且还在在努力克制他自己的身体反应。  「好了,喝完了酒,咱们开始吃饭吧。」  我笑着跟妻子和小鹏说了一句。桌面是目前遮挡我们三人举动的最好遮挡物,要不然妻子现在已经羞臊的逃离了,至于小鹏,身体的反应应该很剧烈了,所以不断的身体向前挪动坐着,让桌面紧靠在身前,将身体遮挡的严严实实。这时候我又故作使坏,低头吃菜的时候,用我的腿不断晃动着,因为我腿正抵在妻子双腿之间,把妻子的一条腿向靠近小鹏的方向顶着。现在我的腿一旦晃动了起来,在小鹏的感觉中,一定是妻子的腿故意这样抖动着,摩擦着他的腿。  妻子怔怔的看着我,眼睛里已经带上了风情万种的幽怨,似乎我让她这么直白,让她感觉到很害羞和难堪了。  「妈妈,我吃饱了,我要看电视去。」  正在这个热火添柴的时候,我孩子突然很不给力的说了一句。  妻子立刻有了理由,站起身来的同时把我的腿狠狠的撞了一下。这一切都是风轻云淡,我没想到妻子的演技真是越来越精湛了。  「来,宝贝,我给你去开电视去。」  妻子说着话把孩子从椅子上抱下来,又从我跟孩子间隔的缝隙带着孩子去了客厅。这期间我明显感觉小鹏松了口气,刚才他似乎紧张的都不敢呼吸了。小鹏擦擦脸上细密的汗水,因为酒精作用,身体不断扭动的越来越厉害,甚至脸也越来越红了。匆匆吃了两口,小鹏的脸庞露出了矛盾的表情。  妻子这时候又走了过来,这次她学聪明了,侧身过去坐在了刚才孩子坐的地方,又跟我坐在了一起。我跟妻子一起装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表现出正常的吃饭,时不时还会闲聊两句。至于小鹏,我看着他倒不是醉了,只不过是酒精刺激喝酒脸红,而且在不断的扭动一下身体,或者不自觉的夹紧双腿的时候,眼神时不时的向客厅那边的房门看一眼。这个家伙倒是很懂事,估计是知道自己现在身体状态反应的太强烈,被我们发现了那还得了,所以他想快点回去了。  但是我跟妻子偏偏还在吃饭,小鹏又不能礼貌的说吃饱了想离开,就这么坐在这里煎熬着。我跟妻子都装作不在意小鹏那边,可是他的动作那么明显,我跟妻子都能感觉得到。  「小鹏,不舒服吗?看你老动弹。」  妻子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因为再装作没看到小鹏的样子,那就太假了。我没等这傻小子张口说话,因为我怕他找个理由说自己有事什么的就跑掉了。那样的话,没有了这种充满乐趣的愉悦刺激感觉,失望可不止我,我想妻子在内心深处也会失望。我跟妻子这种不断的拉扯与抗争,不断的游走在暧昧的边缘,这种诱惑的方式不单是我,我感觉妻子也深深的沉迷这种充满刺激的过程中找到了乐趣。  「小鹏是不是想去厕所,那里拐角就是。」  我伸手一指,向小鹏说了一句。小鹏张张嘴,纠结的表情看得我都有点心疼了,我在心里感慨,妻子说的没错,还真是个笨笨的好孩子。硬着头皮应着,小鹏像是从椅子上跟旋转一样的侧身,然后才站了起来,这样一来,我跟妻子就看不到他正面站起来的样子了。小鹏狼狈不堪的去了厕所。当妻子那双漂亮眼睛从小鹏的身上转移之后,才蓦然警觉我看着她。我正笑嘻嘻的看着妻子,妻子气恼的用拳头在我大腿上砸了一下,其中的风情与羞恼一目了然。因为她眼睛盯着小鹏的身体动作,被我看的清清楚楚。  「再故意作弄我跟小鹏,看我怎么收拾你。今晚还让他喝了两杯那种补酒,你想干什么?」  妻子恶狠狠的说着,可是配上她羞臊到已经动情的表情,没有一点杀伤力。说完话妻子心虚的抬手砸我的大腿,妻子瞥了我下身一眼,紧接着露出坏笑,伸出手握住我裤子的帐篷,狠狠的捏了一下。  「干什么你还不清楚吗?」  我笑着说了一句,声音很小,可是我把干这个字的发音要的重重的,妻子的呼吸又变得更乱了。我也不甘示弱,在妻子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伸手就摸进了她的裙子里,这一抹不要紧,摸到了内裤上的一大滩湿润。  妻子也感觉到了,被我的手刺激了一下,淫媚的哼了一声,又赶紧把我的手拿开。就这么美妙的互动中,我听到卫生间有冲水声音,还有外侧的洗漱间又水龙头打开的声音,知道了小鹏从厕所出来,我跟妻子的动作收敛了一些。小鹏看样子是用冷水好好的洗了把脸,出来之后的他装作弯腰整理自己的T恤下摆,就这么弓着腰来到座位上坐下来。我看着妻子忍住笑容,那双眼睛紧紧盯着小鹏的裤裆看着。就算是这样的动作,也不能完全掩饰小鹏剧烈的身体反应。好不容易吃完了,这还是我故意磨蹭的原因,至于妻子,吃完了就坐在餐桌前跟小鹏聊天。当小鹏如坐针毡一样的等我吃完之后,立刻开口说要回去了,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  「这都那么晚了,你还喝了白酒,你这么走我怎么放心,你要是看得起我,就在这里住一晚上吧。又不是没有房间。」  我向小鹏说出了我的真心话,而且还故意用话来堵住他想走的话,因为这样一来他再说想走,那就真是看不起我了。老实本分的孩子有些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半晌之后,抬头看着我的妻子。此时妻子脸色也是臊红,跟喝了酒一样,妻子看着她,又隐蔽的看了我一眼。  妻子叹息了一声,说着:「小鹏,要不,你今晚就在我家住吧。」      第089章  我把话给说死了,小鹏无奈的看着妻子想要求助一下。可是妻子的话让小鹏彻底断了再说要离开的心思。话都说到这份上,这个老实孩子怎么可能在不懂礼貌的坚持要走呢。  吃过饭之后我去冲澡洗漱去了,临去之前特意跟小鹏装作不把他当外人的说,让他辛苦一下,帮妻子一起把餐桌给收拾了。  妻子的脸色一直羞红,此时一双漂亮的眼睛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感觉丢人,总之看起来水汪汪的。我磨蹭着向洗漱间那边走着。看着小鹏脸庞的难堪与挣扎,最终还是站起身来帮着收拾桌子,妻子已经动作起来,他在坐着也不合适。只是这样一来,他狼狈的弯腰装作收拾样子开始忙着,也不知道他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来回收拾的话,他高高耸立的裤子帐篷,一定会明显的被妻子看到的。我没有管去管这些,舒舒服服的冲澡,又洗脸刷牙,磨磨蹭蹭的好久已经是八点。这时候小鹏正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叉在一起,喝着妻子为他细心准备的茶水。孩子该睡觉了,这次我让妻子继续坐在沙发上跟小鹏聊天,我就去带着孩子洗嗽哄他睡觉去了。我听着客厅那边隐约的在聊着天。从小鹏来公司开始就跟在妻子手下实习,转正,现在还在一个小团队里,所以这两年来每天上班几乎都在一起。这样来说的话,这两年妻子跟小鹏在一起的时间要比跟我在一起还要长久。或许我不在小鹏面前的时候,这个朴实的小家伙才会放轻松很多。这给了我一个思路,同时也让我心里冒出来一个强烈刺激的好玩的游戏。可是这需要妻子的配合才行,到时候睡觉的话,我就跟妻子好好聊聊。别人不好说,可是我想面对是小鹏,妻子或许会同意。毕竟感觉的出妻子对小鹏真的有种红颜知己的感情在里边。我同样也知道妻子现在分的很清楚,最多是暧昧与做姐弟的亲情感觉居多,并不是我跟她这种亲情和爱情的关系。当我磨蹭着好一会儿,孩子早就睡着之后,我才关灯,轻轻关闭了小卧室的房门。来到客厅,正听到两人在聊公司的事情,小鹏还是努力叠着腿这么坐着,听着妻子在说话。  「快九点钟了,咱们应该休息了,毕竟小鹏喝了点酒,我看着有点醉了。我也晕的难受,又困又累的。」  我看着妻子和小鹏,向他们装作有点醉的样子说了一句。  妻子知道我酒量,那古怪眼神看着我,仿佛在说「让你继续装,我看你又想干什么」。小鹏早就想赶紧离开我们俩的视线范围,怕自己身体强烈反应的尴尬再被我发现了。  妻子在刚才就看到了小鹏身体的剧烈程度,很细心的先站起来说着要去洗澡,让小鹏喝完之后稍等一会儿再去洗。我也跟着向我卧室走,跟妻子并肩走在着短短走廊中,我用细微的声音说着:「你骚的那条内裤都湿了,一会儿洗澡的时候留在浴室里吧。万一小鹏喜欢摸一摸,闻一闻你的淫水呢,正好让这个傻小子爽一下。」  我的话惹的妻子狠狠掐了我的腰一下,我说话的这个过程很短,妻子几步之间已经向卫生间那边走过去,而我则是回到了卧室里。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  妻子洗完澡之后回到卧室,又站在卧室走廊外毫不见外的嘱咐小鹏一会儿喝完茶就去冲澡,又交代了关灯和去哪个卧室之后,这才回到了我们的卧室。  妻子关上门,脸色红扑扑的,看起来那两罐啤酒也让她感觉到了酒意。  妻子的头发在浴室用吹风机吹干了,此刻的她正用手撩拨着头发,这样起床的时候头发能够保持顺滑不会乱的状态。我摆手,示意妻子赶紧坐到床上来。我的急不可耐不用解释什么,妻子跟我都心知肚明的。  妻子扭捏着,一边装作不明白问着我想干嘛,一边走了过来坐在床边。我没说话伸出手直接探进了妻子的裙子里,因为刚洗过澡,妻子的双腿有些凉爽的娇嫩感觉。摸着她双腿之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穿,只是妻子的身体那个地方,就像是洗澡没有擦干似的,还是一片湿润的泥泞。我得意的笑了起来,妻子嘴上说着不要,还扭扭捏捏的装作生气的样子,可是转眼间就按照我说的做了,果然把那条沾满妻子身体水迹的原味内裤放在了浴室。这样一来小鹏洗澡的时候就能看到了,喝了补酒在努力压制欲望的小鹏,在看到他亲爱的妍姐那条带着淫靡气息的内裤时,等于又加了一剂猛料。  妻子找到一条新内裤穿上,换了一身吊带的深紫色性感睡衣,丝绸般的布料不断手感滑腻,更是只能盖住一半屁股,香肩美背,还有胸前大半的白皙,加上一双修长的美腿。暴露在外边的部位配上这件睡衣,看起来更加诱惑淫靡。  「老婆,你愿意吗?」  我听着外边客厅的声音,还有小鹏去了浴室的声音,于是我拉住妻子的手一扯,让她坐在了我的怀里。  妻子在我身体里扭动了一下火辣的身体,故作姿态的说着:「什么愿意不愿意的?赶紧睡觉。」  「咱们说过,彼此的想法都不会隐瞒的,而且我能感觉的出来,今晚咱们之间互动的小秘密,其实你也很喜欢的对不对?我是问你今晚去小鹏的卧室,你愿意吗?」  我身体顶着妻子弹性丰润的臀肉,双手绕前开始揉捏着她一只手都握不住的丰硕波涛。  妻子知道我跟她终于开始问出了关键的问题。只是妻子的脖子红红的,在我的撩拨中,轻微的哼了几声,然后才声音颤抖着说着:「我不知道。」  女人说不知道的,一般都是同意的,更何况我们在一起十几年,我更了解她的心里,只是这次面对的是年轻她大概七八岁的朴实男孩。而且这个男孩让妻子对他的感情很复杂,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妻子心里也担心,因为小鹏太朴实,妻子害怕被拒绝的话,那就真的没脸再见人了。  「你要是听我的,保证成功。或许你能体会到没有体验到的刺激哦。」  我忍不住笑着,然后把我心里想到的刺激无比的花样告诉了妻子。  妻子只是静静的听着,当我说完之后,妻子在我怀里扭动的更厉害了,甚至在这种刺激中,她的小手不由自主的握住了我高耸的身体。小鹏终于洗澡出来了,听着外边响起了隔壁卧室关门的声音,我们都知道小鹏回了卧室。  「别纠结了老婆,来吧,不然以后错过了,你心里一定会后悔的,这个真是个好孩子。最初咱们交换的时候,你不也说首先是能接受,看着顺眼,有感觉的嘛?现在小鹏都具备了。」  我说着话,就起身在橱柜里寻找了起来。上次带来刘珊他们留下的道具我放在这里了。找出一个东西递给妻子。  妻子纠结了一下之后,又露出豁出去的表情,像是坚定了信念,深呼吸几下之后先关灯,又偷偷打开了卧室门。我紧紧跟着。外边漆黑,透过地面门缝看,小鹏的卧室也关灯了。  妻子小心翼翼的拧动把手,发现卧室们被锁上,就鼓起勇气敲响了小鹏的房门。      第090章  我就站在妻子的身边,昏暗中不知道妻子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我想一定是兴奋与忐忑并存吧。小鹏刚进卧室时间不长,也不可能立刻睡着的。细微的敲门声响起来的时候,里边疑惑的啊了一声像是在询问,声音正是小鹏的声音。我握着妻子的手,妻子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刺激的,手都在颤抖着。然后我用力握了两下妻子柔嫩的小手,算是给她加油鼓劲。  妻子这才把脸庞贴近了门前,用轻微的声音说着:「小鹏,你张哥醉得厉害,打呼噜声音太大了,吵得我头疼又睡不着,我想过来跟你聊会儿天。」  妻子说完话之后,里边大半天都没动静,接下来我听到了脚步声之后,然后摸索着悄悄躲在了这个卧室斜对着的洗漱间这里。我看着里边打开了灯,而走廊和洗漱间都一片漆黑,我把身体藏起来只是在黑暗中露出眼睛隐蔽的看着,小鹏也根本不会发现我的。小鹏打开了房门,里边灯光也变得明亮,我看着小鹏腰间围着一条毯子遮盖身体,只光着上身。当他看到门口妻子的时候,原本就有些泛红的眼睛此刻瞪得大大的,我看的很明显,那种炙热的欲望是那么强烈。  妻子没穿文胸,只穿了一条性感内裤,火辣性感的身材外边套着一件吊带的情趣睡衣,这种衣服什么都遮挡不住,甚至把那种撩拨的欲望更加的放大。紧接着小鹏又慌乱的把目光转移到了一侧,也用着轻微带着嘶哑与颤抖的声音跟妻子说着:「妍姐。」  既然已经敲了门,一切都已经不能向后倒退了,妻子这时候在我的鼓励和酒精刺激下,也变得大胆和坦然,漂亮的眼睛盯着小鹏。  妻子知道我在旁边偷窥,也知道我不会吃醋和生气,这才是她敢这样做的原因,毕竟跟王超交换过两次,我表现出来的情绪让妻子很放心。小鹏只喊了一声妍姐之后,就说不出话来,而妻子变得开始主导一切,双手伸出,扶住了小鹏的肩膀,小鹏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妻子带着小鹏走进了卧室里,并且故意在随手关门的时候力量很轻,闪出一条不足巴掌大小的缝出来。这时候小鹏估计心都到嗓子眼了,哪会注意到这些细节。我又悄悄的离开了洗漱间,来到了同样昏暗的走廊,然后通过那条小门缝向路边看去。  妻子引导着小鹏走进卧室里,又拉着小鹏坐在了床边,这时候妻子漂亮的胸膛在剧烈的起伏。两个人四目相对。  「妍姐,这样张哥会误会,你还是回去吧,要不我现在回去,应该能打到车的。」  小鹏手足无措,只是紧抱着毯子,努力的扯在他的腰间,掩盖住他更加剧烈的身体景象。  妻子摇头已经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了。或许是知道我在外边看着,怕光线太强因为反射光发现我,妻子把一盏昏暗壁灯打开,随后又把亮灯给关掉了。  妻子转身做这些的时候,在妻子看不到的角度,我能够清楚的看到小鹏那双炙热的眼睛正紧紧盯着妻子的胴体。关灯瞬间,立刻变得昏暗起来,我适应了一会儿才算看的清楚。  「小鹏,别说话,现在咱们都喝醉了,而且咱们都各自睡着了。你现在在梦里。小鹏,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更知道你很多事情其实都很不容易,特别是你跟女朋友分手之后,更知道年轻人欲望强烈的很。所以呢,你现在是在梦里边又做着充满诱惑的梦了。你的担心和矛盾心情我也知道,可是你知道妍姐是真的很疼你,把你当成弟弟的。所以呢,现在你只要不断的告诉自己是在做梦就好了。你看这样好吗?我把你的眼睛用眼罩遮盖住,你就看不到我了,到时候你需要做的就是躺下什么都不用做,好吗?」  妻子说着话,其实在进来的时候,妻子已经有了决然的心情。一切的主导下,再加上小鹏没有主意一直都是听妻子的。所以在妻子伸出手把我给她的黑色眼罩给小鹏戴好,我看着小鹏的视线被眼罩完全遮挡住,最后消失在他眼前的景象,是妻子那两团柔软而微微颤抖的胸前圆球,或许这么近的角度,他连上边的突出点都看的清清楚楚。王超这对夫妻很讲究品质,就连眼罩的质量也这么好,紧绷充满弹性的眼罩不会让小鹏又不舒服的感觉,又能将一切的光线全部封堵住。做到这里,小鹏一切都看不到了,反而没有像刚才那么的紧张到颤抖了。这时候我也轻轻的推门,动作是那么的缓慢,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因为夜晚的卧室里,太安静,除了窗外还有些隐约的声音。  妻子此刻看起来更加的兴奋,看了我一眼之后,已经控制不住的伸手握住了我的肉棒,我嫌不爽,直接又轻轻退内裤,让妻子可以毫无阻拦的感受我身体的滚烫。  「小鹏,现在你是在梦里,你在做梦,不要紧张。把毯子拿开。」  妻子的声音发出紧张和兴奋的颤抖声,说完话之后还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小鹏似乎在做着心里挣扎,这种刺激之下,加上药酒的催情,他就算定力再强,还能控制得住才是见鬼了。小鹏的呼吸变得粗重,在卧室里很清楚,手颤抖的很厉害,还是把身上的毛毯拿开。这时候我跟妻子都看到了小鹏的内裤,还有内裤里边那巨大的突起。小鹏被蒙住眼睛可以自我安慰的逃避,而且在他还以为只有妻子在,根本不知道卧室里还多了一个我。  妻子握着我身体的手变紧了一些,又继续颤抖的说着:「把内裤也脱掉,躺在床上。」  这对小鹏的刺激和纠结是巨大的冲击,可小鹏还是很顺从的把内裤脱掉,当看着那根黢黑丑陋的肉棒跳出来的时候,妻子握着我的身体的手在细微的颤抖着。这种环境,这种花样,让妻子也产生了强烈的刺激。当小鹏平躺在床上的时候,那根完全暴露在外的身体,已经直直的耸立在我们眼前。借着昏黄的灯光,我相信妻子也能看到小鹏那泛着欲望光泽的身体上,那一道道青筋毕露。  妻子伸出另一只手,终于握住了小鹏的身体,这种突然刺激之下,小鹏什么都看不到,让他身体的触感变得更加强烈,所以妻子的动作让小鹏忍不住兴奋的哼了一声。  就这样,妻子一手一个,同时把两个男人握在了手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