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41|回复: 0

我的主人是女仆gts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1-25 10:16:47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主人?还不起床嘛?”伴随着一阵咚咚的敲门声,由于平时懒散惯了,依旧在睡梦中的我隐约听到了一阵少女略带责备的声音。我下意识的晃了晃头,不去在意房门打开的“吱呀”声继续呼呼大睡。
  突然床略微的晃动了起来,然后腹部感受到了一股重压。脆弱的腹部受到重压让我慢慢的清醒了过来,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微微抬头,看清了到底是什么压在了我的身上——一个穿着女仆装的少女、我的女仆优娜。
  优娜毫不客气的坐在我的肚子上,双腿岔开,两只脚分别踩在我的头的两边,毫不在意裙底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不过就算这样,我还是注意到了优娜并没有脱掉鞋子就踩在了我的床上。要换其他人的话恐怕早就开始训斥了吧...但是我没有,现在我的心里只有一丝兴奋和恐惧。
  “早...早上好...”我看着优娜面带微笑的脸庞小心翼翼的说到。
  “早上好呀~主人~不过看起来主人还没有完全清醒呢...让我来帮主人清醒一下吧~”话音刚落,一对黑影遮住了优娜坏笑着的脸庞——这是优娜的女仆皮鞋的鞋底。鞋底的花纹我可以看的非常清楚,包括上面沾染的灰尘和污渍。优娜毫不留情的把脏兮兮的鞋底踏在了我的脸上;再加上优娜仍然坐在我的肚子上,优娜的脚向我的脸靠近的过程中,她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我的肚子上,这股压力让我不由自主的挺起上半身,在旁边看起来就像是我主动把脸贴在优娜的鞋底上一样。
  女仆皮鞋的鞋底有些冰凉,鞋底非常粗糙,毕竟是女仆工作时穿的鞋子,肯定是要增加鞋底的摩擦力的,不过现在鞋底踩着的不是地板,而是我的脸。“哼呵呵~”优娜轻笑着踩住我的脸之后开始用鞋底摩擦我的脸,算不上粗暴也不能说是温柔,不过粗糙的鞋底确实给我带来了些许皮肉上的痛苦。优娜鞋底的纹路在我眼前不断的移动,偶尔会出现能让我看到优娜那带着轻蔑笑容的脸的缝隙,双脸,鼻子,眼睛,额头乃至嘴唇都被优娜用鞋底蹂躏了一遍。
  被自己的女仆这样用鞋底践踏自己的脸,这种事情不管是谁就会感觉羞辱吧?其实就算是我也不例外,不过这种感觉却打开了奇怪的开关让我心跳加速,被动的接受着来自优娜鞋底的羞辱蹂躏,下体也随着优娜粗糙的鞋底在脸上的摩擦起了反应,幸好优娜坐在了我的肚子上,不然怕是要被优娜发现。
  几分钟后,优娜停止了摩擦,双脚分别停在了我的左右脸上。“怎么样呀主人?现在清醒了吧~”优娜的语气有些俏皮,同时又混着若有若无的威圧感。
  “清...清醒了...”
  “那就起床吃早餐吧~”说着优娜挪开了压在我脸上的双脚,从我身上离开了。我掀开被子,只穿着睡衣准备离开房间,却发现优娜依旧坐在我的床上,用穿着小皮鞋的脚一下没一下的踩我的枕头,在上面留下了一个又一个鞋底花纹的印记。
  “优...优娜...”
  “唔嗯?怎么啦?”
  “不是说要去吃早饭了嘛?”
  “嗯,确实呢,不过优娜准备让主人在这里吃早饭。”优娜停止了蹂躏枕头,把双脚重新放在地上。
  “在这里吗?那早饭...”
  “在这里哦~”优娜脱掉了一只鞋子,漏出了裹着白丝的小脚丫。不过并没有那么美好,优娜的白丝脚在脱掉鞋子的一瞬间冒出了一股不易察觉的白色雾气,原本洁白的白丝足底也染上了浅浅的灰色。优娜用白丝足轻轻的把鞋子向我推了推。“主人的早餐就在这里哦,快来看看吧~不许拿起来哦~”
  我慢慢的挪到了优娜面前,不许拿起来也就是说...我慢慢的跪在了优娜面前,慢慢的向优娜的鞋子里看。
  鞋子里的温度比外面高上一节,而且特别潮湿,看来优娜应该是刚刚结束工作。鞋子里是棕黄色的内衬,鞋垫上印着一个长期受重压和被足汗浸透形成的足型痕迹,脚掌脚跟和五根脚趾清晰可见。在脚掌的位置上,一个被踩扁的物体静静的躺在鞋垫上,虽然已经被足汗浸泡的变了颜色,但我还是能看出来那是一块小小的面包,小到完全可以轻松的塞进优娜的小脚趾甲缝里。
  “这也太小...了吧...”刚刚把“小”说出口我有些后悔了,我有些惶恐的抬头去看,却发现带着得意微笑的优娜已经变大了许多,我知道自己已经开始变小了。四周的一切越来越大,很快我已经没有优娜的鞋子高了。优娜的白丝足向我踩了下来,湿热的足底直接把我整个覆盖住了,不过优娜并没有用力蹂躏我的身体,而是蜷缩脚趾把我捏了起来,缓缓的移到了刚刚脱下的鞋子的上方,把我丢了进去。优娜甚至不想用手...我这么想着,心里却莫名的兴奋了起来。潮湿的足汗味扑面而来,瞬间充满了我的鼻孔,还没有散去的足汗蒸汽在我的身上凝结了一层足汗,让我的体表瞬间就被优娜的足汗覆盖了。“快去找你的早餐吧,垃圾主人...”
    被丢进鞋子里的我依旧在缩小,直到缩小到大概半厘米才停下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我在优娜巨大的鞋垫上,一边向着鞋子深处的面包跑去,一边回想着前几天的事情。
  我的家在乡下的一栋别墅里,父母都很勤劳,经营着家里的产业。我从小无忧无虑的生活,长大了就混日子。结果有一天父母遇到意外去世,只剩下了毫无经验的我焦头烂额的处理着家里的产业。我的生活经验几乎为零,连个像样的饭菜都做不好,更别说还有一堆事情要处理。好在有父母留下的大笔财产,于是我想着要不要雇一个女仆帮忙。
  招聘发出去之后很快就有了很多回应,当我觉得可能要选很久的时候,一个可爱的少女走到了我的面前,她就是优娜,今年刚刚17岁,穿着黑白色的女仆装,头上没有带头饰,头发在后脑绑成了马尾,脚上穿着过膝白丝和黑色的圆头小皮鞋。我立刻就被优娜的可爱吸引住了,不过残存的理智告诉我,要经过考核才行,万一是个花瓶可麻烦了。
  当我看着优娜干净利索的做完一系列家务之后,心里立刻出现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完美女仆吗?”的想法。我立刻就决定雇佣优娜了。
  一个月后,午睡后的我懒散的走在别墅的走廊里;自从优娜来了之后,优娜几乎包揽所有的家务,三餐和卫生都是优娜解决的,甚至大部分产业的事情也交给了优娜处理,每天我就像是一个废人一样浑浑噩噩的。
  “这里是...优娜的房间吧。”我走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前停了下来,自从安排优娜住进这个房间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进去过。“优娜这样优秀女仆的房间里会是怎样的呢...”我好奇的握住了门把手,“应该没关系吧...反正优娜在其他房间打扫,应该不会回房间。”我这样想着,推开了优娜房间的门。
  房间里很整洁,大床上的被褥整洁到没有褶皱,衣架上挂着几件同样款式的女仆装,地上放着两双女仆皮鞋。我的目光立刻就被地上的鞋子吸引住了,这两双小皮鞋的款式和优娜一直穿着的小皮鞋是同样的款式,穿在优娜脚上的模样真的很可爱,不知道优娜天天做这么多家务,穿的鞋子会不会很臭。我感觉自己开始心跳加快呼吸急促,虽然是鞋子,但还是属于优娜的衣物啊。我慢慢的,一步步的挪到了小皮鞋的旁边,然后两腿一软跪在了优娜的鞋子前。两双鞋子里自带的棕黄色内衬上都印着一个清晰的黑色足印,我有些期待的俯下身,把鼻子伸进了优娜的鞋子里用力吸气。结果除了淡淡的皮革气味,就没有其他的味道了。我有些失望的想抬起头,却感觉后脑一重,有什么东西压在了我的头上,让我的脸彻底埋进了优娜的鞋子里,鼻子也被压在了黑色的足印上。“主人?你在干什么呀?”
  糟了...优娜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是太专注了没有注意到吗?我有些不知所措了。想赶紧把头抬起来,却感觉后脑的压力更大了,那股粗糙冰冷的触感...应该是优娜的鞋底吧,难道优娜是踩在了我的头上吗?“那个...优娜...能不能先把脚抬起来...”我是语气是那么软弱无力,好像优娜才是主人似的,不过优娜听到我的话之后,还是抬起了脚。我忐忑的抬起头,看到了优娜在用冰冷的、仿佛在看垃圾桶里的垃圾的那种眼神俯视着我。
  “啊...那个...我...”
  “主人是在闻我鞋子里的气味吧?难道...”
  “不是...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甚至忘了站起来,就这样紧张的跪在优娜的面前。
  “真是的...明明人家什么都没说呢。”优娜的嘴角微微上扬,好像是在嘲笑。“这两双鞋子已经在这放了两三天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味道呢...不过...人家刚刚打扫了几个房间,感觉鞋子里好热呀~不知道...现在里面会是什么味道呢~”优娜又向前走了半步,女仆装的裙摆已经贴在了我的脸上,让我必须抬起头才能看到优娜的脸。
  突然我感觉胸口受到了冲击,是优娜用膝盖顶了我一下,突然受到撞击的我向后歪倒,一下子坐在了地上。“主人~想不想试试呢~人家鞋子里的味道~”优娜一边说着一边抬起脚,把鞋尖轻轻抵在我的嘴边。“想的话...就亲亲人家的鞋子吧~”
  穿着女仆皮鞋的白丝脚就在我的嘴边,我的欲望渐渐盖过了理智,一片空白的脑中逐渐被优娜穿着在黑色女仆皮鞋里的白丝玉足占满...我小心翼翼的在优娜的鞋尖上亲了一下。
  “呵呵~我的主人还真是个变态呢...”优娜的声音里满是嫌弃,鞋跟抵在我的胸口,轻轻蹭掉了鞋子,露出了闷在里面的白丝足。优娜的白丝是比较厚的那种,只能隐约看到一抹肉色。优娜的脚毫不客气的伸了过来,直接用微潮且温热的袜底踩住了我的口鼻,优娜在女仆鞋里闷了一上午的气味随着我的呼吸涌入了我的身体。
  优娜袜底的气味非常浓郁,但不能说是特别臭。那是少女的工作时的足汗被袜子吸收,在不透气的鞋子闷了许久后出现了一丝微微的足臭,再混合着微弱的皮革味,组成优娜脚下温热潮湿的气味,其中大部分是带着优娜微弱体味的足汗味。
  我一瞬间就被这股气味迷住了,用被压在脚趾下的鼻子一下一下的呼吸优娜脚下的那股气味,完全没有心思去抵抗优娜落下就袜足,被优娜慢慢的踩躺在地。
  优娜开始上下挪动她的袜足,让足底的每一部分都压过我的口鼻,我的视野也逐渐被微微发灰的白色袜底充满了,优娜脚下的力度也越来越大,很快我的全身都动弹不得了。不过一直沉浸在优娜足味中的我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直到优娜抬起的脚落在我的旁边,我才惊讶的发现优娜的脚竟然变得那么大了。
    “怎...怎么回事?”我惊讶的站起身,这时我才发现我的衣服已经被优娜的脚汗浸透了,我颤巍巍的走到了优娜的脚边,优娜的袜足依旧散发着那股气味,不过已经减弱了不少。不过现在我更在意的是,我现在竟然和优娜踩在地上的脚趾差不多高。
  “哦呀?发现自己变小了么~我的变态主人~”
  “为什么我会...难道是优娜你把我...变小了?”
  “嗯嗯~就是这样~”优娜的语气很平静,平静的有些可怕。
  “不...快把我变回来!”
  “...”沉默。
  “优娜!快把我变回来!!”我不自觉的提高了音量,几乎是大吼着吼了出来。
  “一只小虫子也敢大吼大叫呢...”优娜的语气突然变得冰冷了。“看你在我脚下那副变态的模样,明明是惩罚,对你却成了一种享受,像你这种令人作呕的下贱物种,优娜已经替你想好归宿了。”说着优娜重新把脚穿进了鞋子。
  我看着那巨大的袜足穿进那巨大的女仆皮鞋,感觉又是一阵心跳加速,同时又发现自己竟然看优娜穿鞋都会有感觉了。
  在我纠结的时候,优娜穿好鞋子的脚已经落在了我的身边,那股平时绝对感觉不到的震动和气浪直接把我掀翻在地。优娜的脚就踩在我的旁边,那巨大的女仆皮鞋也变成了我要仰望的存在了吗。
  “看到了吗?这才是你这种变态的归宿,既然这么喜欢我的脚的话,就算被我的脚踩成烂泥粘在鞋底也没有问题吧?”我看不到优娜的脸,仰望的话也只能看到优娜的裙底,不过我根本没有机会欣赏优娜的裙底,因为视野中优娜的裙底很快就被沾满灰尘的鞋底纹路替代了。“如果不想的话,就尽力逃跑吧~”
  我惊恐的往一旁冲刺,身后的震动和气浪有一次把我掀翻。“不想的话就在我视野里消失!”优娜又一次抬起了脚,踩在了正在逃跑的我的身旁,又一次把我掀翻在地。我拼命冲刺的这段距离,对优娜来说只是一小步而已。逃跑根本没有意义,只要优娜想,就可以轻易的把我踩扁。
  “优娜...别这样...求你放过我吧...”我对着优娜的女仆鞋跪了下去哀求到。
  “唔...无聊...果然是个废物...不光变态,还是个无聊的废物。”优娜的语气变得更加冰冷,下个瞬间,优娜的鞋底已经出现在我的头顶,把我死死的踩在脚下。
  优娜轻轻碾动着脚掌,鞋底的纹路摩擦着我的身体,让我身体沾满灰尘的同时带给我皮肉上的痛苦。我的全身都在优娜的鞋底被上面的纹路研磨,身体的每一处都传来粉碎般的巨疼,同时还能听到优娜发出的开心的“哼哼~”声。优娜就像是女神一样,用鞋底来惩罚我这个懒惰下贱的罪人。
  “哼哼~没想到你这种垃圾的身体还蛮结实的呐~”优娜的语气是那么的轻松愉悦,好像此刻在她脚下哀嚎的我正是她的取乐对象。“不过虫子就是虫子,就这样把你踩扁吧~”
  突然黑暗中出现了光,优娜鞋底的纹路又一次展现在我的眼前,我知道这是优娜在抬脚蓄力,接下了我要迎接的是我绝对不可能抵抗的压力。“不要!我什么都愿意做!求您放过我吧!”我徒劳的哀求着,女神怎么会在意脚下贱虫的哀求呢?优娜毫不留情的踩了下来,伴随着黑暗的,是优娜几乎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脚掌上的可怕压力,我的身体瞬间就被压在地上,发出咯吱咔嚓的响声...我的身体马上就要撑不住了。
    优娜的鞋底几乎和地面贴合,我已经闭上了眼睛,等待身体碎裂的那一刻。不过那一刻并没有到来,全身各处传来的疼痛反而更加明显了,不过没办法用惨叫来发泄,因为优娜的鞋底死死的压在我的身上,让我的身体明显扁了下去,现在感到窒息的我根本没有发声的能力。
  “嗯?竟然这么结实吗?”优娜的声音里有一丝惊讶。其实不只是优娜,我也觉得很惊讶,我被优娜这么用力的踩,竟然还没有死掉,身体也没有明显的伤。优娜抬起了脚,抬之前还不忘狠狠的碾一下。突然失去了所有负重的我瘫在地上大口喘息着。
  “嗯...还在恢复呢...有意思~”优娜就这么端详着瘫在地上的我。
  “优娜...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还活着?”我一边喘气一边发出了自己的疑问。
  “是这样,本来人被缩小后身体强度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补强,不过就算这样也不可能承受住这种程度的压力...嗯,看来主人的身体补强程度比较高吧,很稀有哦~”优娜好像突然又变成了平时的优娜,耐心的像我讲解着。
  “那...那是不是可以把我变回来了...”
  “唔?当然不行~哼哼~主人每天都无所事事,正好优娜有个工作可以让主人来做~”说着优娜又一次脱掉了鞋子,然后从鞋子里倒出了一个和我一样大的小人。
  这个小人已经没有的呼吸,身上沾满了优娜的足汗,体表上布满的淤青和以奇怪角度弯折的四肢仿佛在诉说自己的经历。“平时工作的时候脚很容易出汗,出汗多了就容易臭,这小人就是用来除臭的,虽然效果不怎么明显而且需要经常换就是了。”说着优娜拿起鞋子把小人压在了下面,然后笑嘻嘻的看着我。“主人~知道该干什么了嘛?”
  我惊恐的看着被压在女仆皮鞋下的小人凄惨的模样,不停的往后退,“难道...我也要...”
  “对呀~难道主人嫌弃优娜的脚嘛?告诉你哦~其实优娜还有个妹妹,她的脚比优娜脏多了,每次把小人拿出来的时候都黑黑的全身都是脚泥,优娜鞋子里的环境已经很不错啦~”说着优娜的手就向我伸了过来。
  “不...不要!放过我吧...会死的...”我惊恐的看着那个小人的惨状不停的摆手,优娜却毫不理会,直接把我捏了起来,“哼哼~主人不是喜欢优娜脚上的气味吗?这对主人来说难道不是福利吗?”确实,优娜脚上的气味对我有吸引力,但那个小人凄惨的模样就摆在我的眼前,让我对优娜的鞋子内部产生了恐惧感。可是优娜才不管这些,直接把我丢进了昏暗的鞋子里。
  我一下子摔在了潮湿的鞋垫上,也许是变小的缘故,我感觉鞋子里的味道特别浓厚,只要一呼吸肺部就会被优娜脚下浓厚的气味充满。
  “优娜...放过我吧...”我跪下哀求,优娜却连看都没看一眼,下一刻白丝脚就已经伸进了鞋子,我下意识伸手去挡,但是跟优娜脚趾差不多高的我怎么可能挡得住,下一秒我就被推到在鞋垫上,被优娜的脚趾压住、裹挟着被带进了鞋子的深处,优娜的脚彻底隔绝的光明,我什么都看不到,身体被优娜的脚掌压住,脑袋却在脚趾间不怎么受力的地方被白丝袜底蒙住,让我只能透过优娜的袜底呼吸足臭。
  “好啦~在人家脚下一边除臭一边体会工作的辛苦吧~”优娜的声音传了过来,紧接着柔软足底传来的压力把我死死的踩在了鞋垫上。
    优娜就像平时那样迈出脚步,然后踩在地上,完全不在意鞋子里的我。在优娜踩下来的时候,脚掌上的压力压在我的胸口让我根本无法呼吸,只能在优娜抬脚的空隙拼命的呼吸优娜脚底的气味。优娜和平时一样工作着...不对,优娜平时工作的时候鞋子里也有小人吧...对优娜来说也许确实和平时一样。
  随着时间的推移,优娜脚下的气味越来越重了,足臭开始渐渐覆盖优娜的体味,而且温度也越来越高,我的身体上也被一层足汗包裹。这种仿佛在蒸笼里的感觉让我很害怕,但想着我现在正在优娜这种美少女的鞋子里被她践踏着,这又让我很兴奋。在优娜毫不在意的践踏和越来越重的足臭中,我的下体不争气的挺立了起来顶在了优娜的袜底上,在优娜一次次的践踏中射了出来。
  优娜脚下的温度也越来越高,袜底也变得越来越潮湿,透过袜底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我尝试挣扎,却连动一下都做不到,只能任由优娜的脚一次又一次踩下来,像鞋垫一样被动的承受着优娜脚下的一切。
  就这样感觉过了很长时间,也许优娜终于做完了今天的工作,我感觉身上的压力突然变轻了一些,原本被踩的动弹不得的四肢终于可以轻微活动了,大概是优娜坐下了吧。
  “快...快放我出去啊!”我想捶打优娜的脚趾,却发现根本没有空间让我挥拳,只能一点一点隔着袜底去触碰优娜的脚趾。
  “唔?好啦好啦~知道啦~真是的,明明是主动闻人家的鞋子,现在却这么想出去...难道这就是渣男么?”优娜虽然听不到我的声音,不过还是感觉到了我的挣扎。
  组成袜底的丝线在我的身体上摩擦着褪去,光又一次照进优娜的小皮鞋里,看着优娜的白丝脚离开了这宽阔的鞋内空间,新鲜的空气终于涌进了这充满了足臭味的空间,我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全身被踩得发酸的关节,“应该结束了吧...至少暂时...吧。”
  我等着优娜把我从鞋子里拿出来,结果却发现优娜把脚缩到了沙发上,根本没有理会我。
  “优娜!把我拿出来呀!”我大声喊到。“唔...真是的,自己爬出来就是了,难道你连人家都鞋都爬不出来吗?”优娜的声音懒懒的,一副完全不想理会我的模样。没办法 ,我只能先自己尝试了。(各种sm资源的加扣3587165401)
  因为优娜的鞋子是低跟,所以鞋内的坡度并不大,走上去并不是很困难。但是接下来面临的鞋帮却让我无计可施。虽然因为我变小,皮革表面看起来比平时粗糙,但还是没有可以攀登的地方,根本不可能爬上去...再多次尝试无果后,只能再次呼喊优娜帮忙了。
  “唔...连人家的鞋子都爬不出来,真是个废物主人...”优娜有些不耐烦的把脚踩在鞋帮上,白丝袜足悬在头顶吓的我以为优娜又要把脚伸进来了。
  “哼哼,人家的脚好看吗?”
  “嗯...好看。”虽然还没见过优娜的裸足,不过白丝脚的轮廓确实很美。
  “嗯嗯~那人家的脚...臭吗?”我的回答让优娜有些开心了,不过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是害羞了一下。
  唔...我犹豫了,我该怎么回答才能不让优娜生气,我仰起头,越过优娜的脚尖看到了被脚挡住一部分的脸,优娜现在就想神一样,不管优娜想怎么样我都无法反抗。
  “放心说实话吧,这还是我第一次这样问小人哦~”
  “嗯...怎么说呢...一开始优娜的脚并不...完全不臭,不过过一段时间就有点臭了...”
  “这样啊...果然还是需要小人除臭呢。”我还没说完,优娜就打断了我。“那么...喜欢吗?”优娜漏出了微笑,我也看不出是嘲笑还是坏笑。“不...不讨厌...”
  “噗哈哈哈~”优娜笑出了声,“太好啦~以后主人就在人家的工作的时候在鞋子里除臭吧,反正主人也喜欢,而且不用担心被踩死,哼哼~完美的除臭小人呢。”
  “别别!优娜别这样...至少让我休息几天吧...”我慌了,担心优娜的脚下一秒就伸进来把我踩住,虽然被优娜穿在鞋子里践踏是痛并着快乐,但快乐过后就只剩痛了。
  “好呀~那就休息休息吧”不过优娜竟然爽快的答应了,我被优娜拿出来恢复了原样。我看着地上摆着的小皮鞋和坐在沙发上的优娜多少有些不真实感。
  “那个...优娜...”我纠结了一下,“优娜是...怎么看待我的...”
  ”嗯...废物变态垃圾人渣主人。”优娜略微思索了一下说到。
  “额...有必要加这么多标签吗?”
  “那...再加个除臭鞋垫?”
  “对不起!”看着优娜坏坏的笑脸,我头也不回的逃出了房间。
    第二天我小心翼翼的从房间探出头,却恰巧碰到了路过的优娜。
  “哟~主人早上好呀~”因为昨天的事情让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优娜,就在我全身僵硬不知所措,甚至腿一软差点跪下去的时候,优娜却像往常一样像我打着招呼,不过眼神和平时有些不同,好像带着一丝鄙夷。不过昨天我刚刚被优娜变成了“虫子”蹂躏了一顿,没有让我跪下然后践踏我的身体已经算好的了。
  “早...早上好...”我的回答有些僵硬。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哦~”
  “嗯嗯,我这就过去...”就在我目送优娜远去的时候,优娜又补了一句话,“两天的话鞋子可能会积攒不少味道呢~”我打了个冷颤,眼睛自然而然的飘到了优娜穿着的小皮鞋上。还是...快去吃饭吧。
  我来到吃饭的地方,却发现放在盘子中的饼和平时有些不同,在饼上印着一个足印,应该是烤制之前就印上去的。这是...优娜干的吗?
  “怎么啦?这可是人家准备的特殊料理哦~”就在我面饼上的足印发愣的时候,优娜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房间的门口。
  “可是...可是...再怎么样也不能用脚踩吧...”
  “诶~主人不是喜欢优娜的脚吗?这可是优娜特地准备的哦~”优娜有些不高兴的靠在了门框上。“要不...让主人提前来优娜的鞋子里工作吧?”
  “不不不...我很喜欢...”我心中一颤,赶紧抓起面饼吃了起来,感觉...好像和平时没什么区别,只不过由于印着优娜的鞋印,心里总有种怪怪的感觉。优娜看我开始吃了之后,一脸得意的离开了。
  于是这两天我的食物就一直和优娜的脚联系在一起,就算直接看不出来,优娜也会来告诉我。比如面团是优娜用脚揉的、比如煮面条的水是优娜的洗脚水之类的。在第二天晚饭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问优娜为什么要这么做。
  “很简单哦~主人明天就要到我的鞋子里工作了~考虑到工作量,主人可能一整天都不能出来,所以让主人提前适应适应和优娜的脚一起吃饭的感觉~”
  “诶?明天就...”
  “明天哦~”
  优娜离开了,我却有些迷茫了。优娜的脚确实很好看,虽然活动时间长了会积攒一些气味,但是我好像并不是太抵触。可以很明确的说,我喜欢优娜的脚。可是明天就要被优娜穿进鞋子里,被优娜可爱的小脚踩着了,我却感到了恐惧。
  不过想想也是,正常体型下被优娜的小脚踩不会怎么样,可是缩小后,优娜那小脚上的一根脚趾就可以轻易制服我,更别说被丢在优娜的鞋子里这种无处可逃的地方了。这样的优娜就像是女神,任何反抗都不可能成功,只能臣服在她的脚下任她踩踏,为她献上自己的一切......总感觉这两天总是和优娜的脚接触让我产生了奇怪的想法?
  我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准备休息,我确实反抗不了优娜,但是...也许我可以逃跑?......还是先看看情况吧,万一优娜放过我了呢......我胡思乱想这,渐渐睡了过去。等我第二天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优娜已经坐在我的肚子上了,接下来便是开头的那一幕了。
    我“扑通”一声摔在了优娜的鞋垫上,只要轻微呼吸,就会有浓郁的脚汗味冲击着我的嗅觉神经,虽然之前已经体验过优娜运动后鞋子里的气味了,但是突然进入这种环境还是不能马上适应,也许是因为这几天没有换鞋袜,气味比原来更重了,就算是优娜这样的美少女,脚上的袜子长时间被足汗浸透,肯定也会产生浓郁的气味吧。我隐约可以看到女仆皮鞋内部广阔的空间里飘着一层淡淡的薄雾,那应该是优娜的脚汗蒸发后形成的吧。
  “真是的,太慢了,要是不想吃的话我就先去工作啦~”我好像因为猛的进入优娜的鞋子后愣住了,而优娜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吃!我马上就吃!”我赶忙一边喊着一边向不远处的面包渣走去。但还没等我走两步,鞋子里就突然变暗了,猛然回头的我发现优娜的白丝脚已经伸了进来,几乎一瞬间就覆盖了我头顶的天空。优娜根本就没有在意我的回复,马上就要穿上鞋子了。看着眼前的面包在黑暗中变得模糊,我才想起我现在正待在一个相当不妙的地方——优娜的脚掌下。
  上次的经历让我知道了这个位置有多可怕,但想要转移位置已经不可能了,对优娜来说不过是个简单的穿鞋动作,但对我来说却要跑上一段距离才能离开优娜脚掌的区域。优娜的袜足压了下来,我被迫趴在鞋垫上,感受着背部传来的白丝触感和温度,被死死的踩在了鞋垫的痕迹上。
  “唔...应该是比上次还糟糕的位置吧...好笨。”优娜站起来感受了一下我的存在,还不忘嘲讽我一下。“自从那天之后鞋袜都没有换过哦~哼哼~想必主人是被里面的气味迷住了才一动不动吧~该开始工作喽~”
  优娜站起的一瞬间,那无法描述的压力,让我的全身都紧紧的贴着鞋垫,我侧着脸,让我可以在袜底与鞋垫之间几乎不存在的缝隙里卑微的呼吸着浓郁的足臭,可能是因为优娜的脚穿进来的原因,这里的足臭味又加重了几分。当优娜走起路来蹬脚的时候,恐怖的力量让呼吸足臭都变成了奢望,好像全身都在这恐怖的压力中扁了下去,直接把储存在肺中的气体全都挤了出去。如果不能随着优娜的脚步调整呼吸的节奏,恐怕很快就会窒息昏迷吧。不过就算这样,在足臭的熏蒸和渐渐升高的温度的折磨下,意识也会慢慢变得模糊,不过那随着优娜的走动带来的像被踩扁一样的剧痛让我无法就这样昏迷过去。只能被优娜脚下的足臭和足汗蒸汽包裹,努力的呼吸着灼热了足臭。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已经进入了半昏迷的状态,就算是被踩扁的痛苦也没办法刺激我被折磨到麻木的神经了。不过就在这时,突然减轻的压力和光亮让我的神经有了一丝触动。唔...优娜脱掉鞋子了?
  “到吃午饭的时间了呢~暂时把鞋子脱掉吧......哎呀?主人的早饭还在诶~看来不用给主人准备午饭了。快点吃哦~等人家吃完午饭就要穿上鞋子啦~”优娜低头看了一眼桌下的鞋子就开始吃午饭了。
  我足足花了5分钟才彻底恢复意识和理解了优娜刚刚说的语言的意思。在桌下的女仆皮鞋里的我只能看到优娜的裙子和白丝腿,这种情况下就算喊什么也无济于事吧。腹中饥饿的我没有选择,只能把目光放在了那被踩得扁扁的面包渣上。
    我很快就到了面包渣旁边,又经过了一上午的踩踏后,已经变成了扁扁的一片牢牢的粘在了鞋垫上,再加上被脚汗浸透导致颜色变深,仿佛已经成为了鞋垫上污垢的一部分。我废了点力气才把这块被踩成面包片的面包渣扣了下来,咬一口嘴里全都是咸涩的脚汗味。
  面包本就不大,很快就吃完了。我赶快移动到了鞋尖的位置,我可不想继续呆在脚掌下被践踏了。虽然不知道优娜是想让我吃上面包而脱掉鞋子还是单纯的想放松一下脚,我都得到了休整的机会。没过多久,优娜的白丝脚就伸进了鞋子。
  虽然不是第一次在鞋子里看优娜穿鞋了,但看着那巨大的袜足进入鞋子,然后轻而易举的把鞋子里空间塞满,对于被关在鞋子里渺小的我来说,优娜的脚带来的恐怖的压迫感让我直接跪伏在鞋垫上,看着那么巨大的白丝足迅速的挤占了自己所在的空间、夺走这里的光明,应该没有人能够冷静的看着这一切吧。
  优娜脚底的曲线与鞋垫重合,袜足的摩擦声也停了下来,但是我并没有被优娜踩到,大概是因为我缩在了鞋尖的位置吧,不过那散发着绝对无法忽视的存在感的巨物就在我的面前不远,稍微伸手就可以触及到。
  “嗯?你不在我的脚下?”优娜立刻就注意到我没有被踩住。“希望你还在我的鞋子里呐~哼哼~不然的话...嘛~算啦~给你十秒时间...十、九...”
  优娜自顾自的开始了倒计时,同时轻轻抬起了脚趾。虽然优娜没有说,但袜底和鞋垫之间的缝隙就是在让我自己钻进去吧?要...钻进去吗?要主动把自己送到优娜的袜底,然后任她踩踏蹂躏吗?
  “八、七、六...”
  如果不按照优娜的意思做,优娜就会不高兴然后狠狠的惩罚我吧?就我现在的状态,不管优娜想用什么更恐怖的方式虐待我都无法反抗...
  “五、四、三...”
  我把身体横了过来,然后开始往优娜的脚下钻,优娜感觉到了我的存在停止了倒计时。等我一停止蠕动,优娜的脚就踩了下来,把我压在了脚趾与脚掌之间压力较小的地方,我的全身都被优娜的脚趾覆盖,任由优娜的脚趾蹂躏。
  “阿拉阿拉~这不是主动把自己往人家的脚下送嘛~真是个变态呢,就这么想被踩吗?”恐怖的压力瞬间传遍了我的全身,就算是处在平时压力较小的地方,也让我的全身都陷入了优娜的袜底,白丝柔软的触感也不能缓解被压迫的窒息感。这种恐怖的压力平时从未出现过,大概是优娜故意的,可能现在的优娜正在单脚站立,然后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我的身上了吧。
  就在我的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优娜终于停止了对我的压踩,几乎要窒息昏厥的我得到解放,反射性的开始大口大口的呼吸,但这是在优娜的脚下。本就是在缺乏新鲜空气的鞋子里,再加上蒙在我脸上的白丝袜底,我每一次大口呼吸都只能吸入优娜的足臭。熟悉的有节奏的踩踏开始了,嗅觉在被优娜越来越浓郁的足臭不停的冲击着,但是我明白,现在的我只能靠努力的呼吸优娜的足臭才能活着,在这样的鞋中地狱里,我到底能活多久呢?我注定要被优娜的脚折磨致死吗?
    我渺小的身体被优娜的丝足不停的蹂躏,时而有节奏的践踏,时而长时间的闷踩,除了优娜袜底的触感、浓郁的足臭、时有时无的的踩踏和闷热潮湿的环境外我什么都感受不到,时间的概念也开始模糊了,当光再次照进充满了足汗蒸汽的鞋内空间的时候,仿佛已经过了好几个世纪,其实只不过是一下午罢了。
  “嗯?不会一天就被踩成傻子了吧?”优娜见我还愣愣的躺在鞋垫上,便用裹着白丝的脚趾戳了戳我的身体。“啊...”我惊呼了一声,终于回过神来了。由于长时间闷在优娜的脚趾下被碾踩践踏,我早已被优娜的足汗浸透,甚至有一些脚泥覆盖在我的身体上。
  见我缓过神来了,优娜便蜷缩脚趾把我从鞋子里夹了出来,然后把我的身高变回到大概1米。“唔...臭死了,快去洗澡,然后回你的房间吃晚饭吧。”说着便把我踹出了房门,关上门之前还用鞋底碾踩我的脸,把鞋底的灰尘蹭到我的脸上。“明天早上要是起晚的话~没有早饭吃哦~”
  我连滚带爬的回到了房间,在优娜脚下又闷又热的环境中被蹂躏了一天,还只吃了一点被优娜踩过、被足汗浸透的面包,我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都早已疲惫不堪,在狼吞虎咽的吃完优娜留在桌子上的晚餐、简单的冲洗了一下身体后便倒头便睡了过去,第二天我不出意外的睡过了。
  当我睁开眼睛都时候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了。我有些惊恐的环顾房间,并没有发现优娜的身影。我有些奇怪的从房间探出头,走廊里也没有优娜的身影。“怪了...”今天优娜竟然没来我的房间把我弄醒,难道在忙什么吗?我开始慢慢悠悠的在走廊里晃荡,一边慢慢寻找优娜在哪里。
  “唔?”我突然发现一个从来没见过的身影站在走廊的尽头。她也发现了我的存在,开始缓缓的像我靠近。看起来是是一个可爱的短发小萝莉,身高和现在的我差不多,可能会稍微高一点点。
  “你就是姐姐说的那只又懒又贱的变态虫子吗?”小萝莉走到我的面前双手叉腰,用一股可爱又充满压迫感的气势像我发问。
  “诶?”我完全没想到这个小萝莉会说出这样的,再加上那轻蔑的眼神,仿佛在看什么不屑之物,让我完全被她的气势镇住了,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过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允许我发呆,因为小萝莉已经像我伸出了小手:“缩小吧。”
  眼前的事物快速的变化着,原本我勉强可以和她对视,然后就变成了仰视,很快我的视野里就只剩下一双裸足穿着红色小皮鞋的脚了,这双皮鞋看起来穿了有一段时间了,上面有一些黑色的污痕。小红皮鞋快速的升起,重重的落在了我的面前,剧烈的震动和气浪将我掀翻,躺在地上的我看到了正一脸嫌弃俯视我的小萝莉的脸。
  “像你这样的恶心虫子根本没必要存在,踩死你!”小红鞋再次悬在空中,我惊恐的翻身躲避,“等...等等啊喂!我还一句话都没说呢!”我成功的翻滚着躲开了小萝莉的踩踏,剧烈的震动让我趴在地上站不起来,趴着的我看不到小萝莉的动作,只能赶快再次进行躲避。不过小萝莉的动作远比我想象的要快,一股可怕的重量带着冲击力落了下来,与地面碰撞后发出了“咚”的一声巨响,我被这股重量死死的压在冰凉的地面上。这是小萝莉抬脚后重重的跺了下来吧,如果我没有特殊体质的话恐怕会变成扁扁的一片吧。
  “嗯...果然像姐姐说的那样,很结实...很耐用呢...”她很快就把脚挪开,蹲下来查看我的情况,“既然这么耐踩的话...”小萝莉用左脚尖踩住右脚跟,把稚嫩的裸足从鞋子里抽了出来。那是一只红彤彤的可爱的小脚丫,如果没有那么脏的话...脚趾上有许多脚泥,散发着一股脚汗发酵后的酸臭味,就是这么一只可以说是恐怖的冒着热气的脚丫正在缓缓像我逼近。
    不过她并没有直接用裸足踩我,而是不停的拨弄我的身体,顺带把上面的足汗涂抹到我的身体上,很快我就被推到了她刚刚脱下的小红鞋的旁边。“自己进去吧~要是让我把你夹进去的话...就永远别想出来啦~”
  现在的我还不算被缩的特别小,至少还是要比小萝莉脚上的红皮鞋的鞋沿要高的,不过我往里面探头之后,被吓得连连后退,里面的鞋垫早已变黑,五个由凹痕和脚泥组成的漆黑的脚趾印印在鞋垫的深处,还有不少脚泥附着在鞋子的内壁,浓烈的足臭味令人窒息,我完全没有想到一只看起来还算干净的鞋子里竟然这么脏。
  “不想进去么?那就永远都生活在里面吧。”小萝莉毫不留情的下达了审判,脏兮兮的脚趾像我压了下来。“不要...求求你...救...救命啊!”在这么可怕的鞋子里怎么可能活的下去?很快就会在折磨中死去吧?和优娜的鞋子里比,这里就像是地狱,而优娜的鞋子里就是天堂。就在我徒劳的挣扎的时候,优娜终于出现了。
  “等一下!妹妹!先等一下。”优娜快步走了过来,小萝莉也很听优娜的话,没有用脚趾把我夹起来,直接把脚丫伸进了小红鞋里。我赶忙从可怕的小红鞋旁向优娜跑去,直接抱住了优娜女仆皮鞋的圆头。虽然我这一段时间一直被优娜穿在鞋子里蹂躏,但优娜的鞋子里还是很干净的,里面的痕迹也是因为穿的时间太久了被压出的痕迹,不像小红鞋里那样积攒了不知道多久的污渍,看一眼就会发自内心的感到恐惧。
  “嗯?干嘛抱住我的鞋子?这么喜欢它吗?”优娜半开玩笑的说着,一边用脚轻轻的把我推开。
  “诶...”被优娜推开的我感觉到了一丝恐慌,仿佛待在优娜的脚旁可以给我带来安全感。毕竟那双漂亮又可怕的小红鞋就在旁边,如果不是优娜及时出现,我恐怕已经被丢进那恐怖的鞋子里了吧。
  我想再次向优娜的脚边靠近,却发现身体在慢慢变大,身高很快就恢复到了1米,是优娜又把我变大了。
  “跪下!贱虫子。”优娜的妹妹还是那副嫌弃的表情,声音很稚嫩却有一种让我无法反抗的气势。沐浴在那种目光下的我根本承受不住,马上就跪了下去,而优娜又一次阻拦了她的妹妹,“好啦好啦,要玩的话一会儿再说呐。”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妹妹走进了旁边的房间。“你也进来吧,把文件签一下吧。”
  文件?我有些发懵的来到桌旁,大致的看了一下文件后便呆住了。这是一份将我家全部的资产产业都转让给优娜的。我愣愣的扭头看向坐在一旁的优娜,这段时间确实是优娜在打理我家的一切,不得不承认,优娜比我要强太多,但是...
  “快点签吧,主人~不然的话...妹妹可是很想和你玩的哦~”优娜的目光飘向一侧,我顺着优娜的目光,看到了优娜的妹妹正用脚尖勾着小红鞋悬在半空一晃一晃的。“真是的,姐姐完全可以不用这么麻烦呢...”
  “我...我...我签!”我知道挂在那脏脚丫上的小红皮鞋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干净漂亮,随时会被缩小的我没有任何反抗优娜姐妹的可能,就算不签也会被强制执行吧,如果签了的话...至少优娜会对我温柔一点...吗?不是肯定,只是有可能,我用哀求的目光看向优娜,然后颤巍巍的签上了字。
  “好啦~他已经没用了吧?姐姐姐姐~可以把他给我玩嘛?”看我签完了字,小萝莉,也就是优娜的妹妹立刻就来到了我的身边,用看玩物的目光俯视着我。虽然她并不比现在的我高太多,但却有一股莫名的压迫感令我恐惧。“真是个没用的东西呢...自己家里传下来的资产就这么送出去了。不过...听姐姐说,自从姐姐来了之后,几乎全部的事情都交给姐姐去做了呢,真是...太没用,太废物了。像你这样的废物存在的意义恐怕和人家鞋子里的污垢差不多——被人家永远踩在脚下。”
  “优娜...救救我吧...求你了...”我不敢抬头去看小萝莉的表情,只能惊恐的跪伏在优娜的面前,抱住了优娜的脚,仰望着优娜高高在上的脸庞。
  “嗯...”优娜低头俯视着我可怜的模样,眼神中似乎闪过一丝怜悯,看了一眼妹妹,又看了看我,“虽然一开始打算是直接把你处理掉的...那这样吧,你做我的玩具怎么样?只属于我的小玩物。”
  “唔...嗯!我...我愿意做您的玩具!”我很快就明白了优娜的意思,优娜知道我怕她的妹妹,就让我只属于她,这样就不用天天被那双脏脚丫虐待了,一想到这,我直接兴奋的跳了起来。
  “唔...”一旁传来了不满的可爱嘟嘴声。
  “啊...不过呢...我的话对你来说是绝对的,如果我让你服侍我的妹妹,你也不能拒绝,不然我就不要你了,比如...现在。”
  “啊...”是我得意忘形了吧...不过...至少不会天天都和优娜妹妹的脏脚丫接触了吧。
  “哼哼~快跪下,贱虫子。”
  我只能跪倒在优娜姐妹的面前,怯生生的说“主...主人...”
  “姐姐,我可以把他缩小了吧?”虽然我的主人是优娜,但优娜的妹妹还是抬脚踩住了我的后脑勺,让我的额头贴在地上不能抬起。
  “好呀~”话音刚落,我的身体就开始缩小,踩在我头上的鞋底渐渐覆盖了我的全身,我被小红鞋整个踩在了下面。不过小红鞋很快就挪开了,一只脏兮兮的脚丫落在了我的面前,“把我的脚舔干净~”我看着眼前和我一样高的脚趾,圆润的脚趾很可爱,但又脏的可怕,我只能用哀求的目光望向优娜。
  “唔...妹妹,你的脚也太脏了吧,我有说过要经常洗脚吧?”
  “嗯嗯~人家经常洗脚哦。”
  “那为什么?”
  “因为是用小人洗脚呐~我想让小人一直给我洗脚,但是那些小人在鞋子里舔一小会儿就不动了。”优娜的妹妹露出了一个很可爱的无奈表情,却说出了非常可怕的事实,到底有多少人在那双小红鞋里被那可爱的小脚丫折磨死了呢?但愿我不会是下一个。
  “快舔!”优娜的妹妹注意到了发愣的我,又一次命令我给她舔脚,我赶忙扑了过去开始舔舐巨大的脚趾。“别把它玩坏了呀。”
  “嗯嗯~放心吧姐姐~毕竟他是姐姐的东西。”
  脏兮兮的脚趾散发着浓郁的足汗臭,我伸出舌头舔舐脚趾上的纹路,镶在纹路里的黏糊糊的脚泥附着在我的舌头上,酸臭咸涩的气味和味道同时在我鼻腔和口中炸开,冲击着我全身的神经。我试着把附着在舌头上的脚泥咽下去,但当那黏糊糊的恶臭的脚泥附着在我的喉咙上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呕吐了,“呕——”
  “嗯?”优娜的妹妹把我的行为看的一清二楚,巨大的裸足抬起又落下,气浪和震动把我掀飞好远,“姐姐,它居然对着我的脚呕吐,能不能把它送给我,我要好好的惩罚它。”
  “咳咳...优娜...优娜主人,求求你...您...不要抛弃我...我愿意永远服侍您的脚,不要把我交给您的妹妹,求求您了...”听到优娜的妹妹索要我的支配权,我赶忙拖着虚弱的身体向优娜哀求。(各种sm资源的加扣3587165401)
  “嗯...如果它真的让我生气了的话我就不要它了,那时候你想怎么处置它都可以。”说着优娜把我从地上捡了起来微笑着说到,“你刚才说愿意永远服侍我的脚,对吧?”
  “嗯...我愿意...”
  “好~那以后我会把你当成宠物,养在我的鞋子里,怎么样?”
  “养在鞋子里...意思是...”
  “没错~就是永远待在里面,不许出来哦~”永远...不许出来...优娜是要把我永远囚禁在鞋子里么...我迟疑了一下,余光感觉到了优娜的妹妹期待的目光,连忙表示同意。“我...我...我愿意!”
  “好,今天你也被妹妹折腾的够呛吧?今天允许你去床上休息,要好好珍惜这最后一个睡在床上的夜晚哦。”
  “最后一个...睡在床上的...夜晚...”几分钟后,恢复正常大小的我躺在床上,嘟囔着优娜最后说的话,以后就要永远待在优娜的鞋子里了么?优娜的脚是很漂亮,很可爱,包裹在白丝里的时候说是圣物也不为过。但再怎么可爱漂亮神圣,那也是脚啊,哪怕是再可爱的女孩子都不能保证脚上没有味道、一直干净不出汗吧?待在鞋子里不可避免的要被优娜的脚折磨。现在的我是正常大小,也恢复了行动能力,如果我能趁夜逃跑的话...是不是就可以逃离这对可怕的姐妹?相对的,如果逃跑失败的话...简直不敢想象会有多惨。
  怎么办?是在优娜的鞋子里永远崇拜优娜的玉足?还是尝试逃离这对可怕的姐妹呢?
  结局1
  选择留下:
  思来想去,我决定放弃逃跑的计划,因为就算逃走了,对于生活经验基本为零的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生活下去,那样的话...还不如和优娜的脚生活在一起。我确实不抵触和优娜的脚待在一起,优娜的脚那么漂亮,那么可爱,哪怕被踩着蹂躏也没有那么抵触,反而感觉优娜的袜足是那么的圣洁、高贵,对已经成为奴隶的我来说,能被优娜踩着也算是一种荣幸吧。
  第二天我很早就睡醒了,我小心翼翼的走出房间,在走廊上遇到了正在赶来的优娜和她的妹妹,我深吸一了口气,然后在她们说话之前,快速跪伏在地上,把额头贴在了地板上,表示对优娜彻底的臣服。
  “好乖呀~而且今天居然没睡过头?”优娜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满意,而优娜的妹妹发出了一声不满的嘟嘴声,抬起脚踢了踢我的头,似乎不满我这么乖乖的臣服在优娜的脚下。不过...只是想找更多的理由来蹂躏我吧。
  “好了,快进去吧,以后这里就是你生活的地方了。”当我微微抬头来,看着眼前的女仆皮鞋逐渐变大,我知道自己被慢慢缩小了。优娜脱下了一只鞋子,扶着墙让那只白丝袜足悬在半空。我站在小皮鞋旁,发现自己已经和小皮鞋的鞋面差不多高了,我快速爬上鞋面,然后跳进了鞋子里,快速钻进了鞋子的最深处来避免被踩到,我能感觉到在这个过程中我的身体还在缩小,不过我还是成功的抵达了鞋子的最深处。当我回过头时,就看到了巨大的袜足正在伸进来,快速吞噬着鞋子里广阔的空间,将鞋垫上的足形痕迹快速覆盖,这壮观又充满压迫力的画面让我再一次体会到了自己的渺小与卑贱,忍不住跪在鞋垫上对着优娜的袜足膜拜。在光明被优娜的袜足彻底隔绝的前一秒,我发现了鞋子里的一些细节与以前不同了,似乎优娜换了一双鞋子?想着那伸进来的洁白的白丝上没有一丝污痕,袜子肯定也换过了。我试探着去抱住停在我面前比我还要高大的脚趾,把脸埋进白丝袜呼吸上面的气味——没有一丝足臭,只有优娜的体香与汗香混合在一起的气味,如果不是优娜走路时的惯性和震动,我可能会沉浸在优娜脚上的气味里吧。
  这次优娜并没有一定要把我踩住,穿好鞋子后就迈步离去了。为了不被优娜走路时的力量颠来颠去,而在鞋尖处有限的空间里到处碰撞,我只能隔着白丝紧紧的抱住优娜的脚趾,不过优娜走路时的力量对我来说太过强大,很快我就感觉有些支撑不住了被甩了出去,在这狭小的空间里被颠来颠去,不停的撞在鞋子内壁和优娜的脚趾上,简直...还不如被优娜踩住。在这之前我都是被优娜的脚踩着,那样的话我就被固定在了足底,不用担心被甩飞,不用担心被晃来晃去不停的碰撞,明明是被踩在脚底践踏,却成了现在的我向往的事情。
  优娜并没有一直走,很快就停了下来,我抓住机会,主动往优娜的脚趾下钻,优娜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动作,微微抬起脚趾漏出了一道缝隙让我钻了进去。又一次被彻底的被踩在脚下了,不过这一次是我自愿的,主动的把自己的身体送到了优娜的脚趾下,任由着白丝袜底蹂躏着我的躯体,我知道我已经彻底被优娜的脚征服了,被优娜的玉足踩着、服侍优娜的玉足已经成了我活着的意义。我闭上眼睛放松全身,感受着优娜的脚带来的压力、温热的白丝袜底、淡淡的混着足汗气味的少女气息以及那些有意无意的踩踏、踩踏、踩踏...
  当光再一次照在我的脸上时,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现在是什么时间,时间的意义在被不断踩踏的过程中变得模糊,似乎我的世界里只剩下了被优娜不停踩踏这一件事情。我发现我已经不在优娜的鞋子里了,而是在一个纸箱子里,里面甚至还有摆着干净的食物和水,身体也比之前变大了一些。我惊讶的抬起头,看到了优娜的脸。
  “醒了吗?小贱虫?”
  “主人...”我连忙跪好低下了头有些疑惑的问道,“主人不是说...要永远待在主人的鞋子里吗?为什么...”
  “哎呀呀~真是的,那是在吓唬你啦~噗嗤~”优娜笑了出来,“我可是打算把你当成宠物哦,至少短时间内是,如果一直待在鞋子里的话,就算天天换鞋袜,你也活不了太久吧?不过你居然主动往人家的脚底钻呢...果然本质还是一只卑贱的虫子呢~以后每天都会放你出来的,甚至还能让你休息几天哦,要努力的在人家的鞋子里活着哦~”
  “嗯嗯...谢谢主人!”优娜真的打算把我当成宠物养,虽然还是要经常进到鞋子里,不过那也比用之即弃的奴隶强多了,说实话我已经准备靠优娜的脚泥和脚汗来生存下去了。能活着经常和优娜的玉足待在一起,真的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吧。
  “对了对了~话说回来你居然在鞋子里睡着了,明明还打算让你给人家的鞋袜除臭的,结果你几乎睡了半天多吧?现在鞋袜都已经有气味了。”优娜嘟起了小嘴,一副生气的模样。
  “对...对不起主人!我...我下次绝对不会睡过去了!会努力的把主人脚上产生的气味吸到身体里...”
  “噗嗤~”没等我说完,优娜忍不住笑了出来。“好~既然你这么说了,作为惩罚,今天你就和人家的鞋袜一起睡觉吧,顺带把今天没能完成的工作完成。”说着优娜就把脱下的还带着温度的白丝塞进小皮鞋里然后里放进了箱子。
  “那么~我去睡觉啦~好好工作哦~小贱虫~”
  优娜离开后,我先如朝圣般的膜拜了优娜的小皮鞋,然后爬了进去,趴在鞋垫上亲吻着印在上面的足痕,贴在被优娜塞进鞋子里的白丝上,呼吸着上面残留着的淡淡的足臭味。今后我也会乖乖的作为被优娜养的宠物生活下去吧。虽然优娜愿意把我当成宠物养,甚至让我休息几天不用去她的鞋子里,但是我却把自己当成了优娜脚下一个卑贱的除臭奴隶。我崇拜着优娜的鞋子、崇拜优娜的白丝、崇拜优娜的玉足,如果我有资格的话,我会崇拜优娜的一切。我愿用自己的一切来服侍优娜的玉足,哪怕献上自己的生命也不愿从优娜的脚下离开。(结局1完)
  结局2  
  选择逃跑:
  逃走吧...趁着现在的自己是正常大小,趁机逃离这对可怕的姐妹吧,躺在床上的我,一想要天天被缩小进优娜的鞋子里被蹂躏,我就忍不住的颤抖。不管我再怎么是特殊体质,天天被踩在优娜的鞋子里那糟糕的环境中,就算没有被优娜的脚趾碾死,也会再某一天生病死掉吧,在优娜的袜足无止境的蹂躏中渐渐虚弱病死的未来...好可怕...
  夜深了,四周渐渐安静了下来,就连虫鸣声都消失了,我轻轻打开窗户翻了出来,稳稳的落在地上。幸好我在1楼,我一边庆幸着一边向记忆中优娜姐妹房间的方向观察:没有光亮、没有声音,想必已经熟睡了吧?虽然感觉有什么不妥,但我还是决定继续我的逃跑计划。我不敢直接去大门那边,而是准备从庭院的侧墙翻出去。但当我准备翻墙时,却被什么拉住了衣服,我颤抖着回头,在黑暗中发现优娜的妹妹正拉住了我的衣服,“要去哪里呀?贱虫~”
  “我...我...”我惊恐的后退,却直接抵在了墙上,黑暗那娇小的身影有些模糊,虽然看不太清楚,不过她的脸上肯定挂着得意的坏笑吧,“是要逃跑吧?小贱虫?不听话的玩具是要惩罚的哦~”娇小的的身躯迅速高大了起来,很快那双熟悉的小红皮鞋就呈现在我的面前,在昏暗的环境中显得格外亮眼,我知道,我被缩小了,逃跑的计划失败了...等待我的将是比选择留下更可怕的结局...
  小红鞋轻轻抬起,将我推倒在地。虽然环境很暗,但我还是能看到巨大的黑影向我压了下来,我根本不可能躲开,全身都被小红鞋踩在了下面,粗糙的鞋底摩擦着我的身体,让鞋底的泥土不停的落在我的身上,鞋底的花纹不停的在我的皮肤上碾过,痛楚席卷了全身,让我不停的发出呻吟,优娜的妹妹听到后发出了开心的笑声,与我的求饶声在黑暗中混在一起,碾踩的力度越来越大,在我的哀嚎与求饶声中,用那可爱的小红鞋踩着我在地面上碾出了一个小小的土坑。
  “姐姐!姐姐!我抓到他啦~”蹂躏终于停下了,小红鞋慢慢的抬起,鞋底的纹路中的泥土不停的脱落,飘洒到我那几乎无法动弹、几乎整个陷进了泥土的身体上。
  “真的的他吗?”是优娜的声音
  “嗯嗯~他想逃跑呢,被人家抓到啦~”还有叉着腰特别得意的妹妹。
  “主人...”我艰难的爬起来想向优娜求助,但......
  “我不是你的主人。”优娜的声音里充满了失望,只是蹲下确认了我的身份后,便转身离去了,甚至没有多看一眼。
  “主人?不...”我挣扎着站了起来爬出土坑,努力的向着优娜离去的方向跑了几步,但是渺小的我根本跟不上优娜的脚步,优娜的背影消失在拐角,也意味着...我最终的希望消失了。
  “姐姐真的生气了,真是一只又笨又低贱的虫子...哼哼~要替姐姐好好惩罚这样的贱虫呐~”我跑出的距离对于优娜的妹妹来说不过是一步罢了,我绝望的看着从裸足上被甩掉的小红鞋落在旁边,我知道我不可能在她的脚下逃掉。可爱的小脚压了过来,用脚趾夹住了我的上半身,虽然在昏暗中我看不清楚细节,但脚趾里潮湿的环境和浓郁的足汗臭味让我知道,这可爱的小脚丫绝对是个恐怖的存在。
  我被脚趾夹了起来,被缓缓送进了那只小红鞋的深处,在彻底穿好鞋子之前,夹着我的脚趾便松开了,让我掉落在潮湿的鞋垫上,习惯的想坐起来,却直接撞上了一面柔软又湿漉漉的墙壁,那是优娜的妹妹的脚掌,不等我做出反应,那面墙壁就毫不留情的压了下来,将我死死的压在脚掌下面。
  穿好鞋子后,优娜的妹妹开始用力的碾踩我的身体,恐怖的压力一阵一阵的从脚掌上传来,不停的压缩着我所在的、本就很狭小的空间和我的身体,身体被渐渐压扁的痛苦让我想发出惨叫,但我的脸被紧紧的压在脚掌上,被潮湿的足底包裹着完全发不出声音,只能不停的在心里哀嚎,足臭却不停的侵蚀着我的嗅觉,增加我的痛苦,“结束了...我马上就会被优娜的妹妹的脏脚丫踩死了。”我绝望的承受着覆盖着我的足底传来的一次次不可阻挡的压力,终于,在又一次无情的踩踏之后,我的意识渐渐模糊了,脑海里只剩下了那股那股浓郁的足汗臭味。
  在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我的意识渐渐回来了,费力的睁开眼睛,视野中有大概一半是天花板,另一半是...鞋子的顶部吗?“......”发不出声音...想活动四肢...动不了...甚至连视野都改变不了,只能用眼角的余光去艰难的观察四周...如果我还有眼角的话...
  无数脏兮兮的脚泥分布在四周的内衬上,触觉还活着...感觉四周有些潮湿,嗅觉也还存在...好臭!这是脚汗和脚泥混合发酵出的酸臭味。毫无疑问...我还在那只小红鞋里...
  如果有人在鞋子外观察,就可以看到一个被踩的扁扁的人形不明物体印在小红鞋脏兮兮的鞋垫上与四周的环境格格不入,不过用不了多久,就会在那只小脚丫的蹂躏中被染成与鞋垫相同的颜色,彻底的与鞋垫融为一体,成为鞋垫的一部分,彻底分辨不出来了吧。
  我绝望的感受着四周恶劣的环境,心中不停的祈求有人能把我救出去。在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世界震动了起来,“有人来救我了么?”想必我已经出现了妄想,这种情况下,来的只能是...
  四周的环境快速暗了下来,五颗圆润可爱的脚趾出现并快速的占据了我的视野,“不!”我心中呐喊着,却毫不影响不停夺去我视野的裸足,沉重的压力又一次遍布全身,已经熟悉了的足臭味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加重着,被踩扁在鞋垫上,我甚至不知道压住我身上的裸足的主人的名字是什么,这恶劣又绝望的环境将成为我今后生命中的一切吗?
  我为什么没有被踩死...如果被踩死了就不用继续在这脏臭的小皮鞋里受罪了,这一定是她对我做了什么,让我被踩扁后意识依然停留在鞋垫上被她践踏,我仿佛看到了她那可爱的脸蛋上挂着坏坏的笑容决定了我的命运。绝望的看着巨大的脚趾充满我的视野,在重压、酸臭、潮湿闷热的环境中被折磨的失去意识成了我每天都要重复经历事情,就算我的意识在哪一天彻底崩溃,我的身体也会作为鞋垫的一部分,被优娜的妹妹的裸足永远踩在脏兮兮的小红鞋里...直到这双鞋子被丢掉的那一刻吧。(结局2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点击进行验证

本版积分规则

1、请认真发帖,禁止回复纯表情,纯数字等无意义的内容!帖子内容不要太简单!
2、请勿发布任何反动言论。
3、每个贴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余3贴,每个版面回复请勿多余10贴!
4、如果你对主帖作者的帖子不屑一顾的话,请勿回帖。谢谢合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