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16|回复: 0

小恶魔睦月的诡计和无职转生变物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3-1-24 11:02:50 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天也非常晴啊,晴得有点过分。
从我所在的办公室的窗口向外看的话,基沃托斯的天空比从地面看还要更蓝一些。天气非常好,钱几乎没有,所以我不得不坚持工作,至少让自己维持一个“大人的体面”。而代价就是:在这样一个晴得过分的休息日,我还在这里加班处理那堆积如山的申请、决算、课程设置和学校自治会提交的各种报告。
身边的平板电脑里传来鼾声。阿罗娜这孩子要是能帮我处理一点工作就好了,但她目前只能发挥桌面宠物级的AI效果:带薪睡觉,随时等待我呼唤她去收发邮件、处理学生们的对话,或者在工作日志上确认那些已经完成的工作,仅此而已。如果可能的话,我也希望能给夏莱增加一点人手,但很可惜,钱总是在维持生活的方面就花光了,雇佣费用我是一点都掏不出来。因此阿罗娜的“招募”技术更是没有用武之地。但话说回来,就算我有钱,能否雇佣到“合用”的学生本质上是看概率的,这大概是更大的麻烦。
“锵锵!老师~老师!来玩吧!”
一个声音冷不防从身后爆出,给我吓得一激灵。但即便不分辨声音归属,我也知道,会喜欢这样作弄我的学生,只有一个——
“是睦月啊。”
浅黄睦月——不仅仅是“钱到位什么都能做”的学生组织“万事屋68”的员工,其调皮捣蛋,一肚子坏水的程度在基沃托斯全境也完全可以称王称霸,论及捉弄人绝不会输给任何一个人的恶劣存在。即便是身为名义上最应该受到所有学生尊敬的“老师”的我,也曾数次遭到她的作弄。我完全相信,万事屋68作为一个以“邪恶”为目标的法外组织,就算只有睦月一个人,其“邪恶”程度也足以达标。不,应该说是会远远超出一般标准吧。
我没有抬头。多少还是有必要让她看到现在的我是有多忙。事实上,课程安排之类的任务已经基本搞定,但决算类的账务工作仍然堆积如山。要说现在这个情况下我想要什么的话,那就是动用我“大人的权力”,给我身后的这个小恶魔少女下一单,让她来帮我处理掉这些工作。谁让她是只要有钱,就什么都可以做的“万事屋68”的经理呢?
然而我没钱。
“老~师!”
看到我没有对她的访问做出什么反应,小恶魔少女一如既往地用甜腻的声音叫着我,从身后攀过我的肩头来看我工作的样子。
“欸~原来真的是在工作啊,我还以为老师在带薪摸鱼呢?”
我转过脸,正好对上她鬼点子满满的眼神。
“怎么会有人选择在休息日跑来办公室摸鱼啊?我当然也想好好在家睡个懒觉。”
“有空闲时间宁可睡懒觉也不陪睦月玩嘛?”眼前的少女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但她话语背后捉弄我的含义,我心里再清楚不过了。
“那显然还是我个人的身体健康更重要一点。”
“知道了,这个要记下来:‘比起自己可爱的学生们,老师还是更注重自我健康的管理’——BY 老师。”
“我可没有说过那样的话!”
“可是老师的话就是那种意思嘛~二选其一时,必须要放弃的就是学生。”
“呃呃……也,也不能下这样的论断……”
真是的,就算我早有准备,还是会不经意地就掉进这个小恶魔的陷阱之中。
“那么老师也可以选择两全其美的方式~比如……”睦月从身后搂住我的脖子,“和睦月一起睡?”
天真无邪一般地眯起眼睛。为了捉弄人可以把演技提高到这种水平,应该说不愧是睦月吗?
“睦!月!”
“啊?啊!是……老师。”攀在我肩上的胳膊突然颤抖了一下。
“请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不然老师可要考虑扣你的学分哦?”
“啊……不要……老,老师,我错了……”
提到学分的问题时,睦月难得地表现出服软的样子,搂住我的臂膀也老实地松开来,似乎带着十二分的不甘转身走向屋角的长椅。只是,即便表面上安静了,她却仍在小声嘟囔着:“切……老师明明就有跑去找阿露要膝枕……”
“你在念叨什么?”
“……老师一定是听错了!我什么都没说!”
睦月气鼓鼓地一屁股坐在长椅上。
难得她安静了一会儿,我又重新将注意力移回眼前的工作。
啪嗒,啪嗒。
唉,就算坐着也不能消停一会儿吗?我循着声音望向睦月,正好看到她把右脚上的靴子脱了下来,正在揉着自己的脚趾。考虑到万事屋68的所在地,想必她来到这边应该也走了不少路,睦月揉脚的动作十分专注认真,根本没有发现我正在盯着她看。又过了半分钟左右,似乎是感觉隔着袜子揉捏仍然不够舒服,她揪住袜尖,把脚上穿着的黑色棉质袜子也脱了下来。那从袜子之中滑出的脚纤细白皙,饱满的足趾好像玉石一样润泽,在她可爱的手指的揉捏之下显得十分可口……
但睦月似乎有敏锐地感觉到我的视线,手上的动作稍缓,然后望向我这边。我自然不能让她发现她的老师正在以这样的痴汉眼神盯着她的脚,赶忙在她发现我之前把头低了下去。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最近颈椎病又有点犯了,这一低头,感觉脖子总是不太对劲……我无意识地摸了摸后颈,但触手之处竟有什么坚硬的东西,环绕着我的整个脖颈。
“睦月!!!”
“是……是?!老师!”
“这是什么东西?!”我认定了这是她刚才搂着我时,趁我一个不注意给我戴上的颈环。
“啊……那个啊,”睦月的惊慌只持续了一瞬,便又恢复为她游刃有余的小恶魔般的笑容。“喜欢吗?这可是睦月今天特别给老师带来的礼物~”
她在说话的时候,很自然地把袜子藏在背后,脚也直接踩进了靴子,就这么踩着鞋带松脱的靴子,啪嗒啪嗒地走到办公桌前。
“那种东西……我并不需要。”
我伸手去扯这个由塑料和金属构成的颈环,但它牢牢地扣在我的脖子上,几乎无法松脱。颈环正面有一个锁扣样的结构,但就现在的情况看来,想要解除它,非得是睦月不可。
“……呜……”
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眼前的少女先是用失望的眼神看着我,随后又嘟起了嘴,眼睛里已经有泪水在打转,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等……等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看来好像真的是我反应过大了,睦月这个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装出来的。难道她今天真的会大发慈悲,给我送一些既不会爆炸也没有催泪效果,更不会吓我一跳的礼物吗?
“平时总是老师送我礼物,多少也有点不好意思啦……难得给老师挑了半天……最新上市的电磁理疗仪什么的……上来就说不需要,太过分了!”这孩子说话都有点抽噎,果然我还是做得有点太过了吗……
“是……是我不对。抱歉啦,睦月,我本来以为你送我东西总是别有意图……”
眼睛里仍然闪烁着泪花的少女直视着我的眼睛:“那老师会收下吗?”
“当……当然,为什么不呢?”
“那老师先休息一会儿,正好趁这个机会试试吧?睦月的特别service?”
眼看着少女破涕为笑,从百褶裙的兜兜里掏出一个遥控器样的东西,递到我手上:“五个数字是不同档位,红色的最大的按钮是解除锁定,不信我的话,老师自己试试就好了。”
“唔……那倒是没有不信任睦月的意思,只是这个电磁理疗……”
我大着胆子,试着按下写有“1”的数字按钮。在起初的半分钟里,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只能听到它发出了一些嗡鸣,似乎是电磁感应加热这样的效果。渐渐地,贴在脖颈上不同位置的金属片开始发热,也有酥酥麻麻的感觉传来,只用了几分钟,便缓解了不少的肌肉僵硬。
“喔喔,这个好像还真挺好用的,脖子没有很痛了!”
“我就说是本大人精挑细选的啦,老~师~”
“啊,那可真是,让你费心了,不好意思。”
“但是……”
“但是?”
“我都给老师如此精挑细选礼物了,多少也给我那个……那个怎么说来着……阿比多斯的打工学生……她常说的……”
睦月手叉腰,模仿着芹香的样子,伸出食指指着我:
“给我感恩戴德一点啊!”
不得不说,那脸上还有点点红晕的傲娇表情学得实在是到位。
“我明白了。”我挠挠头,“那么作为回礼,这个,应该是你想买好久的了,请你收……”
我正要从一个礼物箱里掏出前几天刚买的Kira-Kira炸弹作为回礼送给睦月,却被她打断了。
“不对不对,笨蛋阿……不是,老师!睦月不想要这个!况且现在不是应该进入惩罚环节吗?惩罚老师刚才对睦月的粗暴对待!”
少女涨红了脸,似乎十分认真。这种认真的样子我之前很少见到,大多数都是只有在战斗中才会有的“决胜表情”。哎呀,怎么感觉不太妙呢?
“那好吧,惩罚内容是?”
睦月嘴角一翘:“当然是惩罚游戏啦,上次没玩完的那个。”
哪个?被作弄的次数多了之后我似乎难以一下回想起具体的细节,不过看到她似乎早就准备好了的道具之后我就想起来了……心跳挑战,双方各戴一个能够检测心率的电击手环,轮流用计,想尽各种办法让对方心率提升,先被电到就算失败了。上一次玩的时候,睦月偷偷关闭了自己手环的电源,被我识破之后就溜之大吉。
“啊,是那个?但上次明明是睦月作弊……”
“那老师大可以先检查一下这次的手环嘛。”
眼前的手环真的打开了开关,把金属笔尖递过去之后也产生了电弧……嘶……原来我之前就是被这样的电流给击中了吗?
“如何,老师还不信睦月嘛?今天人家可是做好了十足的准备的?”
“没办法,就当是先休息一会儿了……”
我话音未落,睦月便已经把脸凑到我面前。
哇,动作好快……这家伙,说不是蓄意的真没可能。但话说回来,看着眼前这双饱含着倾慕的酒红色眼眸,很难不让人心动。
但很可惜,这是睦月。
我已经充分理解她这个小坏脑袋里都在想什么了,因此这样的“骗术”骗不到我。包括接下来的这个也是。
果不其然,眼神攻击无效之后,她转而选择趴在我耳边,给我吹“耳边风”。
“放弃吧。同样的招式用第二遍就对〇斗士无用了!”
“切……老师看来也不是毫无准备呢?”
睦月把小嘴一嘟:“这和用几次没什么关系吧?基沃托斯里女学生可有那么——多呢,想必老师天天周旋在她们中间,对于这种程度的接触刺激已经完全免疫了吧?”
“虽然不是你想的那样,但睦月大概也要更新一下手段了?”我长出了一口气,伸出双手:“现在该我了。”
果然,睦月对我伸向她腰间的双手毫无反应。这说明她肯定也对此有所应对,知道我可能会故技重施……
如果你这么以为了那可就大错特错!
我的双手向下探去,抓住了她右脚的靴子,并且整个拽了下来。就在她还在震惊的当口,我迅速地将手指抵在她赤裸的脚心,然后开挠——
“呀啊哈哈哈哈,老,老师,我错了!我投降!”
睦月再怎么说也是有弱点的,现在这个爆笑的状态就是明证。她几乎没有犹豫地就立刻投降了,对这一点感到满足的我放开了她的脚,当然,还有那么一点不舍。
“那么睦月要接受惩罚……”
“诶?可是老师还没赢呢?”
“?”
“规则上是‘首先被触发了电击手环’的人输,睦月我刚才可没有被电哦?”一边说着,一边迅速把脚重新踩回靴子里的睦月,脸上得意的表情溢于言表。
可恶……好像又被耍了。
睦月看着我目瞪口呆的样子,噗嗤一下笑了出来:“呵~老师那是什么表情啊,好呆哦~”
“不过我现在要离开一会儿,老师大可以再多做一些准备,今天我来就是为了和老师一决胜负的,还是要玩到最后才有意思呢,毕竟在这个学园都市里,只有社长和老师才称得上是‘最有意思的’嘛~”
她毫不在意地就这么起身离开,走出了办公室,在出门之前还打了个响指。
这让我大感松了口气。即使只是在捉弄人,但她本人总在散发出近乎“难以战胜”的气场。不,应该说睦月大概就是在“捉弄人”一道绝无敌手的存在。到目前为止虽然也接触了许多会带着特别目的而选择捉弄我的学生,但没有一个能像睦月这样,只要在我身边,就会感觉到“被捉弄了”的压迫感。

不过她刚才在走之前好像有特意看了一眼某个角落。
确实,自从睦月进屋之后好像就有一股特殊的气味萦绕在四周,不会又是什么阴谋诡计吧?
我环顾室内,只用了几秒就发现是哪里不对:睦月背来的包。之前就有类似的情形,虽然一直从包里向外掏棋牌桌游什么的,但除此之外包包本身还出现了蠕动的迹象,看起来……十分不得了,但那一次却没有机会确认里面是什么。
?!
现在这个包距离我不过两米远,就那么静静放在地上,而且刚才绝不是我看错,包包又蠕动了一……
?!
是了!里面肯定有鬼!作为老师,我不能就这么放着不管,虽然擅自打开她的包可能会引来麻烦,但计算了一下,上次从她离开到回来的时间其实是远超今天的,如果当机立断一点的话……
说做就做,我起身,快速地接近了睦月的提包。
咕噜。
我紧张地咽下口水,在确认了包包又再次蠕动了之后,我一下子拉开了拉链!
我原以为里面会是小动物,甚或是被退学的不良学生,或者也说不定是睦月自己一向随身携带的炸弹。但大大出乎我意料的是,里面是一个可爱的小猫毛绒玩具。带有骨架,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自己扭动的那种玩具,包包里的蠕动正是它所制造出来的。
但这仍不是重点。
在毛绒玩具下面,塞满了各式各样的衣物。更准确一点说的话,都是袜子。
丝袜、网袜、长袜、短袜,不但是种类繁多的袜子,而且,似乎并非是睦月自己的。
白色小腿丝袜,靠近蓝圈袜口处缀有两个十字梅花的,是花子的袜子。
白色连裤丝袜,在大腿上织出02字样的,毫无疑问是花凛的。
红色裤袜,整个基沃托斯只有千夏在使用。
折边带蓝色荧光竖线的短棉袜,是佑香的袜子。
黑色小腿袜,袜口处印着蝴蝶样logo的是绫音所穿。
当然还有粉色条纹袜、带有草绳结的足袋、黑色带紫色蝴蝶结的花边短袜……这些仅凭特征就可以看出主人是谁的袜子。
而我所闻到的淡淡的气息,便是来自这满满一包的袜子。
“居然是穿过的吗?”
这个事实大概比发现包包之中装满其他女生的袜子这一点更让我震惊。从气味上可以大概判断出大家都很爱干净,几乎没有散发出特别强烈气味的袜子,甚至有些还因为喷上香水而具有淡淡香气。但还是有一些袜子有着明显的脏污,或是因为长期穿着而在袜底出现脚印状的痕迹。
不,不对……话说回来,我为什么会对“这些袜子属于谁”这件事了解得如此清楚?仅仅只是看着被放置于此处的一双双袜子,我的眼前便浮现出女生们穿着袜子的腿和脚。这样的影像在我心中根深蒂固,是因为我每次看到她们的时候,都在看向这样的位置,心里蒸腾着这样或那样的欲念……
我把手插入袜堆,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这些袜子刚刚被收集不久,最上面的一些似乎还残存着少女们的体温和汗湿的潮气。我鬼使神差般地把手向更深处扎进去,感受着胳膊被这些布料所包裹的感觉,我的脸不知不觉已经距离袜堆越来越近……
“老师?”
睦月的声音自背后传来,我一个激灵,手腕上遭到了电流的打击。糟糕,我忘记了“游戏”还在进行之中,但这并不是最糟糕的,几乎就在同一时间,那个套在我脖子上的颈环也放出了电流,而且是非常强大,强大到可以让人一瞬间昏迷的电流。
“呃啊啊啊啊啊!”
我在失去意识之前最后记得的画面,是睦月的包包,以及在其中的那一整个袜堆,向我扑面而来。
……
这触感……?
我在一个房间中醒来。起初,身陷柔软织物的触感让我一度产生了自己正睡在酒店的错觉。但很快,鼻端萦绕的混合了香水和脚味的气息,以及脖颈和手臂等裸露皮肤处感觉到的丝织品摩擦就让我明白,现在的我正完全陷入一个袜堆之中,由基沃托斯的女学生们穿过的袜子所组成的袜堆。
只需稍稍转动头部,我就可以看到脸侧的袜子,一双带有桔梗纹样,破损十分夸张的丝袜,似乎是若藻所用。而另一边则是以黄色蝴蝶结缎带圈住袜口的白色花边小腿袜,很明显来自亚津子。
但是……
“咳!咳!”
这两个人的袜子为何气味如此浓烈?是因为平时也总是穿着靴子吗……和外表的印象几乎完全不符啊……
但即便如此,当我意识到我正被袜子所包围时,我勃起了。
女学生们的脚味气息之中一定蕴含了丰富的荷尔蒙,而我,恰好是会对这样的气息起反应的差劲大人。
不,不对,现在不是什么安稳的休息时间。我在何处,为何会到这里,各种情况一概不知,我必须先搞清楚……
我挣扎着打算起身,但我只是稍稍一动,便有一个声音从我头顶传来:
“老师,你醒啦?”
睦月的脸出现在正上方,正笑吟吟地看着我。啊,对,我之前是在和睦月玩游戏来着?
“我在哪?你想干什么?”
我质问着眼前的女生。
“怎么样?睦月的包,不对,大家的袜子堆还舒服吗?”
睦月根本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反问了我一个问题。当我意识到是和睦月在一起的时候,心情还是放松了不少,毕竟看起来似乎只是恶作剧而已。但被问到这样的问题实在让我多少有点窘迫,我现在还是要先起来。
“不要再捉弄我了,睦月。”我一边说着,一边尝试着用手撑着地面坐起来。但我只是刚一动作,一只脚便重重踏在我的胸口——
“呃啊!”
力量很大,我被结结实实踩回平躺的状态。是睦月,她一边伸手捋着自己的头发,一边漫不经心地踩踏着我的胸口,好像我不是夏莱的老师,而只是她脚下一个普通的脚凳一般。
“今天的惩罚游戏是老师输了吧?所以要乖乖听睦月的~不要乱动,好好回答问题哟,老·师·”
我又好气又好笑。睦月最近是有点太骄纵了,玩惩罚游戏到绑架夏莱的老师,完全可以用胆大包天来形容。
我叹了口气:“虽然我也不想,但再这样的话,睦月,我就要扣……呃!”(各种sm资源的加扣3587165401)
睦月微笑着看我教训她,渐渐把重心移动到了踩住我的那只脚上。我一短气,后面的话立刻就被压了回去。
“别老想拿学分要挟人家啦,老师?”睦月眯缝起一只眼睛,竖起食指挡在嘴唇前,“睦月我啊,为了‘好玩’这件事,可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哟?”
她稍稍松动了脚上的力度,使我能够说话。
“我要警告你,”我在她脚下艰难地说着“再这样瞎胡闹的话,我就要……”
“……就要怎样?”
睦月用力踩住我,再次把我的话憋在胸口。然后漫不经心地抬起站在地上的脚,把重量全都集中在我的胸口——单脚。随后还扭动着脚踝,在我胸骨上方踩碾着来保持平衡。
“既然没有肯好好回答我的问题,那么就由人家来替老师说吧~”
她把悬空的脚抬得更高,随后便在我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时候重重落下,一脚踩在我的胯间!
“啊嗷嗷!!!!”
我不禁发出了惨叫。
“嘘——”睦月把手举在嘴唇前方,“我可是偷偷带老师进来的,大家都在,老师再叫可就要被发现了哦?到时候可能就得想办法不要让老师发出声音了吧?还是说,老师想要被大家看到这副样子呢?”
睦月的靴底十分坚硬,这一脚重击踢下来简直痛彻心扉,剧痛让我条件反射地弓起身子,肌肉痉挛和颤抖差点把睦月给掀翻下来;但她平衡能力超群,只是稍稍移动两步便仍旧好好地踩着我,同时一边欣赏着我的痛苦,一边露出开心而残忍的笑容。
“老师在这里面躺得可是舒服得很呐~毕竟里面集中了学生们的袜子——那可是老师最喜欢的,不是吗?”
“才……没……有……”
我咬着牙挤出这几个字,换来的是睦月毫不留情地跺在我下体上的第二脚。
“呵呵~别自欺欺人啦老师~”睦月看着我因痛苦而扭曲的脸,再度发出开心的笑声“不管是被电昏过去还是意识清醒的时候,老师的这个地方可一点没撒谎,一直都硬硬的呢?”
“那,那是因为……”
我开始慌张了。下体的状态在毫无掩饰的状态下被看到,这个事实足够证明我的变态,至少在睦月面前,我还是得保全一下老师的尊严,不然这个荤素不忌的小恶魔之后会怎么玩弄我,真让我想都不敢想。
“……因为什么?老师以为你的这种变态爱好能瞒得过我的眼睛吗?现在回答我一个问题,马上回答!这是哪里?”
“……是万事屋68……你的办公室?”
“老师回答问题的时候眼珠转了,老师在撒谎!”
可恶……我犹豫了一下就是为了不暴露我认识这里的事实,但睦月却毫不留情地指出了我的表演成分。她踩着我的胸口慢慢蹲了下来,同时从身后掏出一张纸:
“老师应该认得这个委托书上的字迹吧?”
“看老师的表情,一定是认得的。这也是老师为什么会对这个房间,阿露的办公室十分熟悉的原因~用你那巧言令色的大人的技巧,把我们可爱的笨蛋社长阿露给诓骗到。一周来这里三次,说是膝枕,但却借这个机会一个劲儿地嗅闻阿露的足底这种事……”
她把脸凑得离我更近了,酒红色的美丽眼瞳中露出揭开秘密的诡笑:“睦月我可知道得一清二楚呢?”
“等等!睦月!这……这都是误会!”
一直以来都隐藏得很好的秘密被完全揭穿这件事让我慌得有点语无伦次,即使被用力踩着,我还是用最快的速度矢口否认。确实,虽然没实质上的色情交易,但向自己的学生付费,换取“形为膝枕,实为恋足”这种事,还是太有悖伦常了。
“事到如今了还说是误会?要我给老师看录像吗?”睦月笑吟吟地抓起桌角放置的盆栽,伪装成花盆的监控摄像头立刻现出了它的真实样貌。
我哑口无言,
“不过呢,其实睦月不讨厌老师这样的变态性癖啦~毕竟这样会很好玩嘛~只是……”
小恶魔少女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可怖了起来,自双眸中闪过的蔑视、唾弃和失望看得我不寒而栗。
“只是老师为何不来向睦月我下委托呢?明明如果是这种事,难道不是我会比阿露做得更好……更能让老师满足呢?”
她一脚踩住我的嘴巴,深深用力。我的头向下沉,陷进袜堆之中。
“变·态老~~师?”
无职转生变物
序章
      我是叫上一天界的神仙净神,因触犯天庭律法,被贬下凡间,但是我发现我被贬到的并不是地球。而是来到无职转生的世界。(在本文中天界和地球还有其他动漫的世界只是位面不同)但如果只是单纯的被贬还不够,天界执法者给了我一个惩罚,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必须得变物一次。但相应的我的神力也没有完全被封掉,并且我是以我的人间体来到凡间。
       我的人间体是一个8岁样貌的小孩,当我刚来到人间神界执法者便告诉我。先让你熟悉一段时间,在几天后惩罚就会开启,如果你没有完成惩罚,那么你将会被剥夺全部神力。
       刚来到这个世界先熟悉熟悉,我发现我到了一个村子里面,但当我环顾四周发现这里特别的熟悉,这不就是鲁迪乌斯的那个村子吗?(虽然是神仙,但是也看动漫的。)随后我便马上找到鲁迪乌斯的家 见到了他的父亲保罗。当我向他表明来意之后,保罗表示鲁迪乌斯并不在家 并告诉我可以去找找。(目前的剧情是在他马上遇到希露菲叶特的剧情。)答谢后我便朝着保罗指示的方向追去。很快我便追上了鲁迪乌斯。鲁迪乌斯便问,请问你是谁?但我并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贴在他耳边用日语说出他以前的名字。此时鲁迪乌斯脑袋一片空白,我又说到,我们本来就认识,不是吗?此时鲁迪乌斯在震惊了,一会儿之后便马上表示我们是认识。随后我向他表明了我的身份,鲁迪乌斯也随之同意了,随后我们便开始交谈地球上的事。那很快听到前面有欺凌的声音,我心想可能是希露菲叶特的剧情要来了。随后我就看到了有人在欺负希露菲叶特。“打倒魔物,打到魔物。”“把他帽子摘了!”随后我们便出手了。因为我有神力,所以打在他们的时候很清松。随后我们便看到了这个“美少年。”很快我们便在一起玩了。几天后天界执法者向我发布了任务,和时间限制要求变成希露菲的凉鞋,此时的我在接到任务的时候,正值晚上,我便到了希露菲的家门口,直接穿墙到他家里面。很快,我就盯上了希露菲的鞋子。开始进行变物。我的手和腿附身到了鞋带上,脸和身体附身到了鞋底,闻了闻一股少女的清香。很快到了第2天早上,希露菲走上前来把脚伸向了另一只鞋子,很快便穿好了,随后我看到他的脚伸向了我他的脚最后直接贴在了我的脸上,随后又跺了跺脚便出门了。刚开始还好,但马上我便发现了不对劲。我的神力被封印了,虽然她体重并不重但我很明显感受到了压力,并且我的后背也感受到了摩擦。并且随后希露菲的脚便开始出汗这时我又听到了鲁迪乌斯的声音。很快,希露菲便把我脱了下来。但我看到了,他们两个马上要一起洗澡。我反应过来想道鲁迪乌斯还不知道希露菲是女生的事。
       这时的我看到希露菲光着身子,正在和鲁迪乌斯推推搡搡,随后裤子被一把扒了下来。此时希露菲的脸一下子变了。 同时我也看到了希露菲那洁白无瑕的下体,我又看了一眼鲁迪乌斯的表情。那表情,啧啧。最后希露菲一脚踩到了我的脸上,重重的跑下去。 好痛。过了一会儿希露菲踩着我回家了。当她把我脱了下来之后,天界执法者提示惩罚完成,请等待下次惩罚。

       自从上次惩罚过后,已经过去了几天。在这几天里面,我继续和鲁迪乌斯,还有希露菲一起玩。并且和鲁迪乌斯一起教希露菲学习魔法,但就在今天,当我去找希露菲的时候,天界执法者说话了“突击任务,此次任务过后你可休息半年”。听到这句话后,我心里还想有这好事儿? 算了,有的休息更好。最后天界执法者又说“此次变物,你会变成你会随机变成一个熟悉的人的物品。”话一说完便开始了变物。
       最后我便感觉自己的手和腿粘在了一起,身体和背变得扁平,静静的躺在一个很软很黑的地方。我尝试适应自己的身体,还好很快就适应了。虽然我已经猜到自己可能变成希露菲的某样东西,但不清楚变成了什么,当我还在猜测自己变成了什么的时候。突然一道光射了下来,随后我便看到了希露菲,此时的希露菲把我拿了出来,随后走进了浴室。此时的我看见希露菲一件一件的把身上的衣服脱下,不知道为何,我有点害羞,按理来说作为神仙这种果体我见的不少了,奇怪。然后希露菲开始洗澡,希露菲虽然年纪还小但身材已经很好了,难怪鲁迪乌斯会喜欢上他。不久后希露菲洗完了。希露菲拿起毛巾擦了擦自己的身体手便伸向了我。当我看到希露菲什么都没穿的时候拿起我,我就猜可能自己变成了内裤,最后我感觉自己的双手和双退被撑大,并且睁眼一看,看到了希露菲那洁白的下体。随后希露菲的脚穿过自己的双手,自己的脸也贴到了希露菲的下体,因为希露菲刚刚洗过澡,所以下体只有一股清香,然后希露菲穿起了衣服和外裤然后走出了门。
       刚开始感觉还不错,但随着希露菲走动的增加,希露菲的双腿和下体正在摩擦我的脸,并且自己也特别的热,希露菲的下体也出现了一些汗味,但是在他走的时候,我感觉她的下体出现一点湿润,并且摩擦也更剧烈了。突然我感觉希露菲停下了。随后希露菲一把把我脱了下来把我吓了一跳,然后我感到一股拉力,原来是希露菲蹲下了,此时的我看着希露菲的下体,他是要上厕所?果不其然,希露菲的下体射出一道金色的液体,尿在草地上,还有一部分贱到了我的脸上。很快那液体从连绵不断,到断断续续,到最后直接停下。随后希露菲抓起我把往上提,我的脸又一次贴到了希露菲的下体但这次不同,希露菲刚上完厕所,下体还有尿液残留,我的脸直接粘上了那些尿液。还好,因为希露菲年纪不大,所以味道也没那么重,然后又摩擦起来。
       过了一段时间,希露菲到了鲁迪乌斯家,我听到他们在对话,然后我突然感到一股压力,因为希露菲坐了下来,他的体重全部压到了我的身上,比鞋子的压力更重。并且他下体的温度也越来越高。过了一会我感受到希露菲站了起来。开始走动,最后我又被希露菲脱了下来,他又在上厕所。但就在这时,鲁迪乌斯又不小心冲了进来。吓得希露菲一抖,把尿全滴到我的身上,鲁迪乌斯此时也尴尬地走了出去。然后希露菲因为把尿全滴到了我的身上正在烦恼呢,便很不好意思的问,有没有多余的内裤?鲁迪乌斯很快便回答说,我把我的裤子给你。希露菲回答了一声好的,随后我便被脱了下来,换上了鲁迪乌斯递进来的裤子。然后我又被鲁迪乌斯拿了起来拿了起来。跟希露菲说去帮他洗一下便离开了。等到了鲁迪乌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露出他lSP的笑容。把我放到他的鼻子下深深的一闻。好香啊,好想冲,鲁迪乌斯便脱下了自己的裤子裤子把我移到他的下体,我看到他的jj已经大了,我眼看着他都JJ一点一点向我靠近,我却没有办法,还好就差一点接触上之后,他反应过来了,“我是在干什么?”上次就因为这事差点失去了希露菲这个“老婆”。就在这时,天界执法者说“本次惩罚已完成,请等待半年后的下一次惩罚”然后便回归了本体。
       终于有了半年的休息,这半年我要好好的和鲁迪乌斯他们打好关系。
三(1)
        我获得了半年的休息,过了三个月鲁迪乌斯告诉我他要去工作了,听到这我想想确实到时间了,我便提出也想要一份工作,鲁迪乌斯想了想说,我的工作都是我爸帮忙安排的,这样吧,我帮你问一下吧。好的,谢谢。
        一个星期后,鲁迪乌斯找到我跟我说他爸同意了。说顺便也可以帮我找一分工作,并且表示我们俩的工作是在一起。其实在之前我就已经和保罗切磋过了,保罗一败涂地,保罗当时表示说我的剑法他从来没见过,但看得出我自身也很厉害。我便和保罗说,我的剑法虽然并不属于剑神水神北神这三流,但我的实力也完全可以睥睨神级的高手,保罗沉默了一会儿,没有说话。随后便开始向我请教我的剑法,我也教给了他。随后保罗又问我,我的魔法怎么样。我对他表示,我的魔法可以达到神级上。他对此很不解,什么叫神级上?我对他解释就在神级的基础上加强,便可达到神机上,保罗和塞尼斯对此表示好奇,我便对他们说,我可以向你们展示一下,带上鲁迪乌斯吧。
随后我们便来到了野外,首先先给你们看看神级魔法:“天之有情,天亦有恨,天若听吾之召唤,将火播撒大地。”随后无数火球从天上落下。此时我开了一个金色的光罩在我们的身边,放心吧,火球落不进来。然后他们看到就一个火球就砸出了一个一百多米的大坑。他们惊呆了,如果这是神级的话,那神机上。。。
       过了一会儿,我说我将要开始使用神级上了,你们注意。随后我用手轻轻那么一点,一座火山直接拔地而起,然后我的手从握拳一下子张开,火山里直接喷发出无数的火球。同样我又开了个金色的光罩。那些火球落地之后都会化成一地的岩浆,然后我又向天上一指,瞬间起风,此时整个场地已经被浓雾弥漫,那些都是岩浆散发出来的灰,如果有一个人不小心掉入岩浆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当演示完之后,我手往回一收之前的岩浆和山都没了,他们还在震惊中。又要向他们解释到,这种等级的魔法杀伤力太高,所以我一般不使用,除非遇到很强大的敌人。不过我希望永远也用不到。
很快到了那天,保罗找到我跟我说接你工作的人来了快走吧,我跟着保罗来到他们家门口,看到鲁迪乌斯已经被绑着上车了,我也知道怎么回事,也就没有过多询问。边上站着个肌肉女基利奴,跟我说快上去吧。如果没错的话,今天下午就能到。嗯,好,谢谢。我叫基利奴,我叫拉斯特(人间的化名)。
       等鲁迪乌斯醒来和他介解释了一下,然后他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又和基利奴聊了一下天随后很快就到了目的地菲托亚领地罗亚城城主府,并且城主菲利普出来接待了他们,随后就是和爱丽丝见面了,见面后当爱丽丝知道了我们的年纪就咄咄逼人,我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所以没说话只有鲁迪乌斯还在“据理力争”果不其然他被打了当我还在窃喜的时候没想到爱丽丝也来找到我了随后说,你又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讲话我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然后回头看了一眼他的父亲,然后只见他父亲点了点头,因为我的实力在之前保罗就和他讲过,我之前也知道爱丽丝的性格,边和菲利普说好了如果爱丽丝动手打了,可以还手,所以,就在爱丽丝要打到我的时候,我一个接!化!发!把他打到在地虽然爱丽丝想要反抗,可惜没什么用,然后我看也差不多了就把他放开了,随后爱丽丝气呼呼的看着我却又拿我没办法只能去找鲁迪乌斯出气了,随后鲁迪乌斯被打的比之前更惨了。
      然后我们就被带的各自的房间休息了打算到第三天再开始我们的工作,随后我就收到了天界执法者发来的惩罚要求变成爱丽丝的鞋子持续一天一夜,当我接到任务后我就开始迫不及待了随后我就打算出门找机会了,然后我隐身出了门就往爱丽丝房间走,很快就找到了于是我就去就看到爱丽丝正好脱了鞋子在床上不知道干什么,于是我便附身上去然后我的脸和肚子变成了鞋底手和腿围绕在我的头上变成了鞋面然后就等着爱丽丝穿我了。
       没过多久就听到基利奴叫爱丽丝来训练的声音然后我就感觉到我被拿了起来一只穿着白丝的脚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只是我还没有仔细观察便被狠狠的踩在了脚底,果然爱丽丝的性格。。。随着爱丽丝不断的跑动鞋子里的温度也在逐渐升高我的后背也随着爱丽丝走到草地上被摩擦的更疼然后便开始了训练,可是我发现无论爱丽丝怎么动他的鞋子里的味道都不会怎么变大,可能是因为还是孩子吧。
       爱丽丝的训练可是非常累的不仅爱丽丝累我也累,鞋底也就是我的背各种被摩擦,脸还经常被重踩我感觉我的脸上都能有印子了虽然味道不算大脚汗也不多,但我还是可以感觉到一股潮湿的感觉。
      训练完成后爱丽丝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始玩了,还好因为都是在室内走的没有多大动静所以我也感觉还好,很快到了晚上爱丽丝把脚从鞋子里拿了出来,随后梳洗了一下就睡觉了。然后我也用这个形态休息了。
      可是到了半夜我听到了一阵声音,然后我就感觉我被拿了起来,我分出神识一看就看到一个 长着兔耳朵的女孩拿了起来年龄和爱丽丝差不多大,我想了想就想起来好像今天见过她好像是一个女仆的孩子当时被她妈妈一起带来当女仆的,然后就听见她说大小姐的鞋子好舒服,再来偷偷穿一下,随后一只勉强算干净的脚伸了进来轻轻的踩在了我的脸上又轻轻的走了出去然后我便感觉她开始小跑了起来并且他的脚的味道比爱丽丝的要大,脚汗也多,可能和他没穿袜子也有关系,然后我就一直在吸这只脚的脚汗然后就听到她说不知道为什么这只鞋子今天怎么舒服,在外面跑了一会我便被脱了下来放回了原位,我也在那里待了一晚上,在第二天早上收到惩罚完成的消息我便回到了主体。

      自从上次惩罚结束后,我就开始了工作教导爱丽丝数学,并且还配合了鲁迪乌斯一起演了一出戏,随后又过了一段时间到了爱丽丝的生日那一天而就在这一天的早上执法者有发布了这次惩罚,变成爱丽丝房间里的地毯时限一天一夜,当我接到任务的时候我正在整理房间,于是我便放出了替身来代替我,而我隐身前去爱丽丝房间,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爱丽丝还没有起床于是我也是变成了地上的地毯静静的躺在那,爱丽丝房间的地毯是放在房间中间的而就在这时我听到爱丽丝那边传来声音她迷迷糊糊的起来了光着脚向我的身体踩来,因为这次执法者觉得之前的惩罚不够于是加大了我的感受把正常的踩踏百分之五十上调到了百分之两百,于是当她踩在我的腿上的时候我很明显感觉到了很大的的压力后来一步一步往上走踩到了我的档部又踩到我的肚子最后踩到了我的脸走到了厕所。
       这压力比之前大了不少,不过还好她是光脚也没什么事可是就在她走回床边穿戴好衣物和鞋子时我便发现她的鞋子底好像占了什么东西虽然很细微应该是被人为清理过了不过在我这里就和没有清理一样,好像是尿,不出意外应该是那个女孩又把爱丽丝的鞋子穿出去结果到了厕所粘上了尿,虽然清理了但是手法特别差,于是当她踩到我的脸上的时候我就闻到了一股骚味并且伴随着鞋子的摩擦就当我想让他再往前走走时她偏偏站在那了,因为有女仆进来和爱丽丝讲话了,于是我便在爱丽丝的鞋底被踩着同时闻着那尿骚味过了一会女仆终于帮爱丽丝整理好了衣物,爱丽丝刚从我的脸上离开后不到一会又来了一个女仆踩向了我,这个女仆穿的是高跟相比于爱丽丝的鞋子尖锐了不少同时也更疼了,如果我还是本体的话这种程度根本不能让我有一点感觉可惜现在不是,我必须要承受下这些疼痛。这个女仆在整理房间的时候时不时会踩我一下每次踩我我都会吃痛一下,很快女仆也离开了。
      房间里平静了一段时间但和快门被粗暴的推开一个5岁小女孩跳了进来,正好重重的踩在了我的肚子上,还好我不会受伤不然的话那一下就可以把我踩出内伤,他是别的领主的女儿,她后面还跟着她的爸爸以及爱丽丝和菲利普,从爱丽丝的脸上表现出来的表情可以看出她非常不爽但是碍于情面也不好指责,这小女孩一进来就这翻翻那看看搞得房间都乱了不少并且时不时会在我身体上跳来跳去。可能是因为觉得我比较软就坐在了我的身上并脱下了鞋子露出了她那还带着热气的脚踩在了我的脸上,我是真的不理解就爱丽丝那么运动都没有这么臭的脚,而她的脚却非常臭,并且还在我身体上蹦蹦跳跳。
      还好,没过一会他们便出去了,于是我以为我可以清净一下的时候又进来了两个人把我拿了起来扔了出去,我无语住了,不用猜肯定是爱丽丝嫌弃了所以才要扔掉的。我被扔在了垃圾堆里周围臭气熏天但是又没办法回去因为惩罚是要求变一天一夜,可不过多久就来了一个人来翻垃圾,看那样子好像是个贫民,他向我走来观摩了一下便把我抬走了,不会吧,他要干什么。而此时已经晚上了当他把我抬回家后就把我剪了一段下来,而正好又是头部然后他把我拿进了房间,我看到两个四岁左右的小女孩和小男孩正在脱裤子准备上床睡觉,然后我就听到那个人说,爸爸给你们又拿了一块新的尿布你们这几天就先用这块吧,唉,不垫着不行啊虽然你们尿床的次数也少多了但不得不防着点。于是我被铺在了床上那两个小孩便光着屁股坐在了我的脸上然后躺了下来,盖上被子道了声晚安便睡觉了,我在他们的胯下非常煎熬,女孩子还好,可是那个男孩子却是趴着睡的,他的小雀雀就贴上我的脸上,虽然味道不大,但还是可以感觉有点湿,不会是要尿了吧?刚想完我就感觉一股热流扑面而来,他尿尿了同时我又因为是一块布,所以吸收了所有的尿,味道不大,微咸。
     很快一晚上过去了,等提示任务完成后我立马回到了本体,呜呜呜,太可怕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